【艦隊collection】異色短篇集(全書完結,第八章完全重制)9/9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后日談1

“今天的嘉賓是天海元帥,將深海棲艦趕入南極的英雄……”

“什麼嘛,那種裝逼的人。”

這是練馬區的某座民居。

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坐在電腦前,看著屏幕上采訪天海的直播。

如果說長相,這家伙大概屬于完全不招人喜歡那種。

單看体重大概有一百八十公斤,當然這些都是脂肪而不是肌肉。

酒瓶底似的眼鏡從滿是油脂的鼻尖上滑了下去,他抬起一只肥手,又把眼鏡推好。

掃了一眼另一個窗口,上面是一篇網絡小說。

“哼,羽奈醬可是我老婆,你把她寫那麼慘,不看了,舉報了。”

按下舉報按鈕,胖子的注意力又轉回了屏幕上的天海。

西裝筆挺的男主持人雙手緊緊扣著。

按照職業素養,他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什麼,但雙手還是有點抖,手表都歪到了一邊。

“天海元帥,剛才說的那句話……您能夠再解釋一下麼。”

“好說。”天海清了清嗓子,“我真的不希望再打仗了。戰后的事情,能在桌子上解決就在桌子上解決最好。你看,打了十年仗,手下死的人我至今都能叫出名字……戰爭是軍人的榮耀和普通人的災難,這個道理我覺得我不用說了。”

“您這麼說倒也沒錯。”

“你別急著打斷我……我的意思是,深海棲艦,還有那些類似怪物的起源,本身就是人類的怨靈,而戰爭激發了這一點。或者說……任何人的負面情感都可能產生怪物。所以我真的希望別再有戰爭這東西了,日常生活也是,有什麼話咱好好說,是吧?”

“我覺得您最好不要說些無根據的話……”

“什麼叫無根據?我對神發誓,我說的沒有一句假話。生化武器的受害者,戰火中夭折的孤儿……他們都成了怪物向人類復仇,深海棲艦也是這樣。不反思的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變成那樣。而且……”

“您是說那些怪物都是人類變的?”

“也不能這麼說……人類的怨恨變成了那些東西,而不是說那就是人變的。雖然說元凶都死了也沒人知道會不會……”

“意外懷孕怎麼辦?請到大鐵棍子醫院……”

天海的臉突然變成了廣告。

看起來是節目組感到大事不好,直接掐斷了信號。

胖子還有點詫異。

然而走廊里老媽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陽介!你又在房間里不出來!你沒看像你一樣大的孩子都出去打工養活自己了麼!早知道你這樣我當初生下來就該把你打死……”

陽介眨了眨眼。

剛才天海說的話回響在他腦子里。

“任何人的負面情感都可能產生怪物。”

——完了。

——老媽真的要殺我。

——就算不是真的,想一想可能也會變成怪物。

——好可怕。

——好可怕。

——好可怕!

陽介渾身哆嗦。

剛打算站起來,他就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如果他學過醫,就知道胖成這樣可能引發的多種疾病。

比如這一下用力過猛誘發的腦血管破裂。

可惜他不學無术。

在帶走生命這一點上,死神從不手軟。

陽介猝死了。

——這只是個開幕。

考慮到后來的事情,他的死甚至是這段時間最体面的事情之一。

几個月前,天海和水無痕合力擊殺造物主白神,把真正的自由還給了人類。

但是很不幸,人類渴求的自由並不是什麼完美的東西。

人類有了發展的空間,但也放任自身的負面任意增長。

而導火索已經點下。

讓一群人要團結起來非常簡單。

只要給他們一個共同的敵人就行了。

“那些白人歧視我們,壓迫我們!他們肯定是怪物!Black lives matter!”

“黑鬼仇恨我們!他們肯定是怪物!他們會為了那些當奴隸的祖先回來報仇的!”

“不能讓他們得到我們的恨!你們這些種族主義者!我們中的敗類!你一定會變成怪物!”

“為什麼異性戀排斥我們!你們從來不會平等待人!整天只想著迫害!”

“那些同性戀垃圾!他們肯定會把我們都變成同性戀!我們該像經書里一樣清洗他們!”

“狗狗這麼可愛,你吃狗!你竟然吃狗!怪物,今天吃狗明天你是不是就要吃人!”

“我國之外都是怪物!不接受主体思想的都會變成怪物,沒有資格活在地球上!”

“現在知道了吧!為什麼男權社會對女人這樣!因為他們根本不是人是怪物!”

“最近老婆看我的眼神不對……她一定是在謀害我!對,她就是怪物!”

“我們的民族是至高無上的!上下五千年的文明,那些劣等畜生只配像動物一樣活著!”

“這是屬靈的戰爭!不信神的人必然會去信惡魔!在異教徒變成怪物前送他們下火獄!上天堂的只有我們!”

“那些宗教瘋子太可怕了!如果說什麼是怪物,必然是他們吧!”

“你是怪物!”

“你才是!”

“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

“殺!”

“殺!”

“殺!”

“殺!”

“殺!”

“殺!”

“殺!”

……

過了也就不到一年時間。

人類在地球上曾經的文明,已經基本成了殘垣斷壁。

核冬天的陰霾籠罩著天空,几乎透不進陽光。

原本風光明媚氣候宜人的衝繩,現在只剩一片焦土。

連水也不能喝了,大部分都浸透了輻射污染。

海邊只有兩個人。

或者只能說一個半。

除了散開頭發和穿著便捷的運動服之外,瑞鶴看起來基本是老樣子。

但天海就沒那麼輕松了。

他只剩下了左手和右腿。

現在,他的腦袋就擱在瑞鶴膝蓋上。

以前的嬉皮笑臉已經在他臉上無影無蹤。

“……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聽著天海的聲音,瑞鶴十分心痛。

她想流淚,但眼淚再也流不出。

仔細看去,她雙眼都蒙著一層青白陰翳。

雙眼被核爆的强光刺傷,瑞鶴再也看不見了。

“哥哥……那不是你的錯,他們本來就是這樣的,你只是推了一把而已。”

“放屁。我從來沒想到我成了全球開戰的罪魁禍首,所有人都嚇瘋了,就因為我電視上說了那些話……麥姐和方舟跟上輩子一樣,惡戰中一起死在了英吉利海峽……鴨滑不願向戰友動手自盡了……赤城她們還是在中途島……白神是對的,他們就是不可救藥……”

“夠了哥哥……薩拉……薩拉不是還活著嗎!”

“沒錯……薩拉出逃去想辦法找水無痕了,鳳凰陪著她……可那又怎麼樣?海對面那個姓金的王八蛋手里有核彈,一發射到南極想先把賢治和深海棲艦一勞永逸的干掉……結果……結果誰都沒想到賢治狠到那種地步。”

“他啟動了報復裝置……然后就同歸于盡了。”

“我都沒想到,這家伙用深海的同化能力黑了美軍的核武庫……其他國家的反應不用多說……媽的,上千顆核彈……那是上千顆啊!”

兩個人都沉默了。

誰都沒想到,几十年前本以為解決的核危機會在今天重演。

當初賢治留下的東西是緊急避難所的坐標。

如果不是瑞鶴强行拖走了天海,他們也會死。

像麗奈她們一樣,都會死。

如今的地球已經成了死星。

唯一值得誇耀的就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看到地球毀滅。

天海閉上了眼睛。

伸出僅存的左手,摸了摸瑞鶴的臉。

“這表情?太不体面了吧?”

是個平穩的男人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天海的眼淚突然就下來了。

“我說……是你小子啊。”

“是老子我。”

一聲輕響,那是水無痕雙腳和沙灘接觸的聲音。

“真好啊……反正老子也沒多少命了,有你來送我……也算不錯……”

“水無痕?是你嗎?”

瑞鶴向前伸出手,水無痕靠近兩步握住了她。

“沒關系……我是來帶你們走的。”

“帶我們走?”

“地球已經沒救了,不是麼?我甚至沒想到你們還活著……不過既然如此,跟我走吧。”

“走?往哪儿走?地球毀了,所有人都死了……然后我們兩個跟著你在宇宙流浪麼?”

天海笑了笑,但他覺得這比哭還難看。

“不然呢?我倒是有几個朋友想介紹給你倆認識……不過在那之前,我要再給這星球一次機會。”

水無痕手指一勾。

天海馬上就站了起來,而且他發現自己手腳全都恢復了。

再看瑞鶴,她的眼睛也恢復了過去的明亮。

——然而卻是半透明的。

回頭一看,自己的身体就倒在剛才的位置。

“別看了,這就是靈魂出竅。”水無痕道,“身体的事到了多元宇宙再說……從此之后地球如果還能演化生物,那就都是你們的后代,亞當和夏娃,聽起來不錯吧?”

天海嘆了口氣。

“光著啊?”

“他們早晚會進化出來衣服,不是麼?”

水無痕抬起了手。

兩具屍体都浮到了半空。

接著,就開始一點點溶解。

一分鐘不到,他們就都成了一團肉泥。

“……有點惡心啊。”瑞鶴擦了擦鼻子。

“你看你自己惡心,我是服氣。”

水無痕手一揚,一團肉泥全都進了大海。

帶著輻射的海水濺起了一點漣漪。

“媽的你行不行啊?”天海倒吸了口氣。

“怎麼了?”

“你要說這是重新開始……能別跟倒洗腳水似的行麼?好歹神聖點是不是?”

“我就是神,我干的一切都是神聖的,你不服麼?”

“行行行,服。……唉。”

“別唉聲嘆氣了,走吧,跟地球說再見了。”

“等等。”瑞鶴止住了水無痕。

“怎麼?”

“薩拉醬……她一直在找你。雖然……”

“那就先去找她。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現在我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一年也好,一百年也好……先找到她再說吧。”

“行了,老兄弟,走吧……那麼長時間沒一起散步聊天了。”

天海勉强一笑,拍了拍水無痕的肩膀。

順著海岸線,三人一起向前慢慢走去。

在重新開始童年的地球上,他們走在一起的樣子仍然像昨天一樣。

【BadEnding——童年開端】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丁軍長,如果我們的爭論僅僅是喝白酒好還是喝紅酒好,海參是蔥爆還是紅燒,那就爭論好了。歷史上從來沒有因為這樣的爭論而引起有組織的殘殺。有組織的殘殺不外乎有以下几點爭論而引起的:哪個民族是最好的、哪種宗教是最好的、哪種政治理論和政府形式是最好的、為什麼其他人是如此的愚昧和邪惡,他們為什麼要抗拒我們把他們納入我們的控制之下。我們為什麼不能擱置這些意識形態的爭論?”

——《亮劍》田墨軒

我覺得大多數讀者應該知道最開始那部分是在罵誰了。我就是心胸狹隘。

水無痕把白神在宇宙轟成碎渣,贏了戰斗,卻輸了賭局。

在英雄浴血奮戰擊退了打算徹底控制人類的白神之后,我並不想寫出這麼一個惡魔人一般的結局。

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認,對于現在來說這不是不可能的。

最大的問題究竟是什麼?宗教,女權,同性戀,動物保護,還是別的什麼玩意儿?

都是,也都不是。

自我表達越來越容易,也越來越聽不進其他觀點。

但是有這麼簡單麼?你真的認為沒有了對立一派就能證明自己是對的麼?

意識形態的撕裂催生了所謂意見領袖,為了被人擁簇的資本,越極端的思想越有市場。

而極端到了頭會是什麼,讀過歷史的人應該都懂。

沒錯,跟那個破團說過的一樣,72年了,法西斯從未遠去。

什麼是法西斯,我們所有人都是法西斯。

好了,說吧,你覺得你跟我有什麼不同?

說啊,你跟我,有什麼不同?

后日談2

四月十五日,天氣晴間多云。

陽光透過敞開的窗子,照在了書房里一個老人和一個女孩身上。

——我總在告訴他們,是那些英雄拯救了世界。

——因為我想讓他們明白希望。

“爺爺,這個故事您已經講了很多次了!”

“它是個好故事……不是那些英雄,爺爺不會和奶奶結婚,也就不會有爸爸和你了,結芽。”

“真是的……我想聽后面的故事嘛!”

“好好好……那就講講后面的故事吧。”

——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故事。

歷經了多年爭論,艦娘終于被承認為公民,那一天,少年和少女第一個去領取了登記證書。

又過了一段時間,人類和深海棲艦開始了第一次正式會談。

這種事情非常奇妙。

明明几年之前還在打生打死,現在卻又在一張桌子上談話了。

也許是知道了負面情緒中藏著魔鬼,也許是大部分人都不想再繼續這場無意義的戰爭。

少年永遠不知道在那場戰斗之后英雄們都做了些什麼,他只能看出來世界似乎比以前更像樣了。

他承認了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完全不懂那些斗爭都在代表什麼。

上大學,找工作,在某一年,終于給妻子補上了欠她的婚禮。

在那個時候,少年又見到了那些人。

作為女方的父母,那個流氓一樣的家伙把少女的手交到了他手里。

再然后,他當年的幻想就成了現實。

一直到現在。

自己和妻子都退休了,現在看著下一代就是他們最大的樂趣。

然后——

“太無聊了!爺爺,您下次還是給我講他們打仗的故事吧。”

小女孩嘟著嘴,斜眼看著那個老人。

“結芽……爺爺也沒跟他們一起戰斗過,怎麼給你講呢。或者說就是因為他們,爺爺才……”

春天的風永遠是毫無預兆。

透過打開的窗戶,溫暖的風把窗台上的一個相框推了下去。

“哇!”

結芽二話不說,兩步跑到窗片,在相框摔碎之前一下接住了它。

里面的內容似乎讓她很感興趣。

“好帥氣……爺爺,他們就是您說的英雄,對吧?”

“沒錯。把它放到床頭櫥上吧。窗台上太容易掉下來了。”

“嗯!”

濱風,浦風,谷風,磯風。

四個布偶並排坐在床頭櫥上,結芽將相框放在了她們旁邊。

這次似乎它不會再被風吹落了。

透過玻璃,里面是五個人。

放肆大笑的天海,一臉輕松右臂搭在他肩上的水無痕,背后偷偷比出兔耳朵手勢的瑞鶴,衝進相框的麗奈,還有一邊掩嘴嬌笑的薩拉。

陽光照在相框上,讓他們的臉微微有些耀眼。

老人笑了。

“結芽……爺爺是個好人,沒錯吧?”

“爺爺最疼我了,您怎麼會是壞人呢?”

“那就好。天海……我沒有辜負你們,堂堂正正的活下來了。”

【GoodEnd——宛若天堂】

【全文完】

“我們爭斗,廝殺。我們相互背叛。但我們能重整旗鼓,我們能做的更好。我們會的,我們必須如此。”

——《正義黎明》蝙蝠俠

這個結局……簡單。太簡單了。但是我想看到它。我相信在座諸位也想。

十七驅突擊進去的三個人死了嗎?我不知道。

濱風是一直保持著少女外表還是和一真一起老去了?我不知道。

他們結婚的時候水無痕回來了嗎?我不知道。

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按照你們希望的方向來吧。

唯一可以確認的是,人類克服了自己的恐懼,也接受了自己的狹隘,真正成了水無痕口中成熟的種族。

至于他們怎麼接受了自己,我也不知道。

這不是不負責任,而是其中有著太多無法以我的筆描述的故事。

但不論如何,英雄們的鮮血並非毫無意義。

只是和平的世界中也許不再有天海那種人的位置了。

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

后記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

浪子無根,英雄無淚。

浪子三唱,不唱悲歌。

紅塵間,悲傷事,已太多。

浪子為君歌一曲,勸君切莫把淚流。

人間若有不平事,縱酒揮刀斬人頭。”

——《英雄無淚》古龍

2015年11月到2018年10月。

敲下最后一個字的時候,感覺就像自己結束了一部分人生。

——明明最開始只想寫一個成人網站混積分的短篇故事,到底是怎麼成了一個連載三年三十万字有余的長篇小說呢。

我也記不清了。大概真的認為這個世界可以寫的太多所以剎不住了吧。事實也就是這樣。

最要命的是,這個笨蛋一定要把自己近年的思考全都塞進去,導致寫的有如蝸牛。

——一個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本來應該寫起來無比輕松,他卻非要自討苦吃。

明明寫個香艷一點的多角戀就能吸引很多讀者,卻非要一門心思向里面加上一堆讓人不舒服的社會思考。

只能說是這個作者的壞毛病了。

別人寫輕松戀愛,他非要嚴肅冷硬。

別人的男主角要亞撒西,他非要讓這二位爺滿嘴三字經殺人不眨眼。

別人鎮守府里日常甜掉牙,他非要告訴你,鎮守府外面有個世界危如累卵,惡意四伏。

別人的戰斗出門就鼻青臉腫回家,他非不要錢似的血肉橫飛,不斷几根骨頭不算打架。

即便是極端的表現手法受了不少非議甚至還被舉報過,這個家伙也沒停下來。

甚至于有的劇情讓他自己都不舒服,不靠煙草酒精根本不忍心下手。

——他確實是個想給相關圈子帶來不一樣的東西的笨蛋。

怪奇,我對自己的創作是這麼界定的。

什麼血腥暴力怪力亂神,統統都是皮相。不可思議的本質是人心,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的背光面。

誰說幻想作品一定不接地氣?蒲松齡老爺子恐怕第一個不服。

而這種亦真亦假也是我的追求目標之一。

故事中的世界並不完美,戰火連天,相互傾軋,勾心斗角。

少女們面對著完全陌生的世界,痛苦,彷徨,無助。

而真正把她們帶來的人,卻壓根不關心她們。

——這不是黑暗,這是現實。那個世界並不遠,它就在身邊。

而這才顯得英雄們的黃金精神閃耀奪目。

人類的贊歌就是勇氣的贊歌。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熱愛生活。

也許在最后一戰之后,他們仍然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但他們不會再有任何迷茫。

就像決戰中水無痕對白神的反駁,結果如何並不重要,追尋的過程本身,就是意義。

順便一提,其實有些劇情我自己也不太滿意。

比如因為刀男退坑太久,紗紀的未來線最后處理的有點粗糙。

鈴谷的黑科技線最后實在不知道該插在哪儿,導致小一和院長走了就是真走了,其實個人感覺還有一定發掘空間。

白神的台詞也可以多雕琢一下,讓他看起來最后不像是全程車轱轆話。

只不過生存和自由誰更重要本來也是個爭論不休的問題,所以我可能要去再看几本書。

當然了,第8章水無痕初登場是肯定要徹底重寫的。

只不過先讓我休息一陣子吧。

這個故事離不開人們的幫助。

感謝制作人田中謙介,沒有你的框架也就不會讓我有這種自由發揮的空間。以及再給我來一個E5P2我真的想去線下真人快打你了。

感謝保羅提督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還在探尋那段深海中的歷史。

感謝扎克施耐德導演,你給了我靈感,立起了整部作品的大部分核心。願今生能看到你原汁原味的正義聯盟。

感謝橫尾太郎,另一部分思想核心來自于你。願人類榮光永存。

感謝魯迅先生和古龍先生,二位永遠是我文學上的精神導師。

感謝藤子F老師,本書全部的劇情設計都是對您拙劣的模仿。

感謝楊驛行老師角度特殊的想法和交流。

感謝UZI。不是你一開始的認真回復我大概根本寫不了這麼長。

感謝我的父母,即使不理解我在干嘛一樣也支持我。尤其是身為天海原型的我爸。當然了我爸跟花心沒有任何關系。

感謝硫酸臉板垣伴信和三浦建太郎給我提供了不少打斗靈感。

感謝爽哥貢獻了全書同一角色的最多死亡次數。

感謝Sakuya,因為你先寫了小黃文才讓我萌生了寫十八禁作品的念頭。

感謝我的前任,這個世界觀的几個基本大概念有你一半功勞。

感謝鳳凰借我人設,補足了核心矛盾的最后一塊拼圖。

最后,感謝我所有的讀者。

感謝你們和天海他們一起走到最后,和我一起鑄就了這部英雄傳奇。

2018年10月19日 02:27

于北美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