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第十一章

文章目录[隐藏]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可穿戴科技

11.

显然,把这姓陈的移到我的班级这种事一定是人工智能的邪恶计划。陈色狼一直把两只手揣在牛仔裤的兜里,右手一直在口袋里按着遥控器,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路走到了教室门口。尽管已经快要上课了,教室里面还是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此时,班长正趴在讲台上,低头玩着手里的粉笔。我们班的班长是在真正意义上,不带有讽刺意味的民主选举中得出的,再加上班长并没有什么具体需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们的班长是一个虽然学习不算出彩,但是人缘却巨好的阳光少年。见到我们俩进去后,他开口了。

“老陈,老杨说你的位置在琳后面。”

老陈显然指的是陈沙雕,因为班长本来就是一个交友面特别广的社交花,加上陈沙雕几乎全年级的人都认识,他们俩认识这件事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了。老杨指的是我们的班主任杨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就开始叫他老杨了 —— 当然不是当着他面叫。

这时我感到按摩停止了,转头发现姓陈的去和班长聊天了。我暗自庆幸,赶紧借着这难得的清净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我刚坐下来,我就听到陈变态和班长在讨论我。

“你觉得琳这人怎么样啊?”,陈志鹏侧靠着讲台,双手依旧揣在裤兜里。

“祝你跌下来。”我暗自嘀咕。

陈志鹏当然不会因为我在他身后念叨就失去平衡从讲台上摔下来。班长从墙壁上拿下挂着的抹布开始擦拭讲台,这也是他的工作了,平常值日生打扫得不够仔细的地方他也懒得去跟值日生贫嘴,基本上都是自己完成。

“挺好的啊,怎么了?喜欢她啊?”班长对着陈志鹏笑了笑,交际面广的人洞察力就是不一般。

陈志鹏摆了摆手,做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有点吧,有人在追她嘛?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班长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追她的人挺多的,但是她的反应都很被动。”

“是吗,我倒是感觉她挺主————还行吧。”

班长继续擦着讲台:“她毕竟上次选校花她可是得了第二。”

那是因为第一的雅诗刷票……欸,等一下!这些对话明显是故意说的很小声不让我听见的,为什么我可以听得如此清楚?我突然间反应过来,这些和我相关的对话一定是被我身上的某个设备捕获了,并通过耳机播放出来。估计是因为什么黑科技,导致这个耳机播放出来的声音和真实的声音无法区分,才使我一直以为我是直接偷听到别人的对话。

陈:“不过当时的第一的那人,叫什么来着…”

“雅诗。”,班长回答。

陈:“对,雅诗,她当时每天在走廊里卖萌拉票,为了得到第一也挺拼的呢。”

班:“雅诗也确实很可爱啊。一到冬天,她跟琳两个人一个白丝一个黑丝,简直社保了。”

陈志鹏笑了笑:“就是啊,这么说突然超想看她们俩百合…”

很抱歉,我们已经做过了,然而你错过了。

班长和陈绅士继续聊着天,此时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赶来了。这时,人工智能终于再次开口了。

“你可以把耳机摘下来。放学后再戴上。”

显然学校里是不允许戴耳机的,我趁周围没人注意时快速将耳机取了下来。

早晨七点,随着铃声响起,陈话痨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 我的正后方。不出所料,我很快感到体内的按摩棒动了起来。我转过头去。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陈缺德居然直接把那遥控器放在了桌子上,并把手指轻轻地按在了上面。见我转过去,他居然用手指在遥控器上画了起来。我立刻感觉到一阵酥麻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之间乱窜。我感觉他的手就像是直接划在我的身上一样。我赶紧轻声说道。

“你要玩就算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把它拿到外面来啊… 被同学发现岂不是很…”,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尽量地压低声音。

陈傻子完全就是一副变态的嘴脸:“没事的啦,不会有人意识到这个是什么的。”

我:“…我现在就感觉你的手在我身上划来划去…”

陈变态露出一副淫邪的笑容:“我现在在尝试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手势命令。”

我:“…你为什么会如此无聊… 你无论怎么划,我都只是感觉有一阵按摩从… 呀!”

不知道姓陈的做了什么,刚刚在早餐铺里的那种全身刺激又开始了。

我:“快停!”

姓陈的倒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怎么了?”

我:“快关了… 呼… 不行了… 太舒服了…”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把它关了。

我:“…你为什么… 你到底在做什么?”

陈:“正如你所见,我正在研究有没有手势命令。我发现只要双击就会触发和按耳机播放键一样的效果诶。”

我:“…好吧… 然后呢?”

陈:“然后什么?”

我:“那… 你不继续吗?”

陈:“不继续了,我要复习一下第一节考试内容。如果你性欲憋不住了叫我啊。”

我:“我怎么可能会… 等等,第一节要考试?”

陈:“对啊。”

我:“考什么?”

陈:“英语第三单元啊…”

完了,完全忘记了。我一定是周末过糊涂了。

陈:“你是不是周末过糊涂了?”

我:“才没有…”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英语书。翻开一看,不妙,一个单词也不认识。

我:“那个…”

陈:“你要作弊啊?”

我:“嗯…”

陈:“你打算怎么… 有了,就用这个好了。”

说着,陈白痴就把遥控器拿起来在空中挥了一下。我本能地起身去夺,但是他用手指在控制器底部划了一下,我瞬间感到一阵腿软,坐回了椅子上。

我:“你…”

陈:“这样咯,震一下是 A,两下是 B,以此类推。”

他怕是不知道这按摩不光只是震动。我刚想跟他说能不能用什么别的正常一点的方式,可是这时英语老师已经拿着试卷走进来了。

我:“好的吧… 但是你按得轻一点啊…”

陈好人点了点头。

很快,试卷发下来了 —— 果然,我几乎一道题也不会做。这次单元测试一共只有 45 道选择题。但是因为我完全没有复习加上上课也没怎么认真听,我要是错过了任何一个陈好人发来的答案而导致对不上号,我就有大麻烦了。

不过幸运的是,姓陈的很快就通过按摩器把答案传过来了。尽管刚刚并没有明确按摩的部位是哪里,但是按着陈变态的性格,答案果然是从阴道里传出来的。

为了不错过答案,我努力地将注意力集中到阴道上,来数一共刺激了多少次。然而,陈骗子显然是没有遵守之前的按轻一点的约定,他每按一次,我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快感扫过全身。

就这样,我一边忍着快感,一边数着 ABCD。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的下体变得越来越热,而之前无论刺激多么强烈,都没有这种情况。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 —— 什么鬼!

我发现我的裤裆 —— 那个带显示功能的内裤 —— 湿了。

我用食指和拇指沾了一点这液体,然后将两指分开,一条熟悉的丝便出现在两指之间。

我自然是知道自慰时,或者是受到性刺激时,亦或者是爽的时候,阴道里会有分泌粘液。然而,自从被锁上贞操带后,这些分泌物一直都是被其收集了。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可能:人工智能又想整我。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迅速舔掉了手指上的粘液然后继续抄着答案。因为需要准确地识别每一次刺激,我不得不努力夹紧按摩棒。就这样,我越来越接近高潮。很快,我就开始情不自禁地轻声娇喘,下体也是一直有液体渗出。然而,即使我努力忍受刺激,我依然是被 42 – 45 连续四个 D 击败了。我迅速用手捂住嘴巴,防止露出的呻吟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我依然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抑制我全身的颤抖。陈色狼显然是注意到了,随着两声清脆的敲击声,他激活了全身按摩模式。

此时的我上一次高潮还没有结束,根本无法招架这全身模式的刺激。我很快就趴倒在桌子上。我感觉有更多的液体从我下体涌出。我刚想举手请求去卫生间,我很快意识到,如果陈变态没有关闭这全身模式,我根本不可能在这刺激下走到卫生间。我想拿餐巾纸,然而我的餐巾纸已经用完了。去讲台拿公用的显然也不现实。

我看了一眼时间,下课还有十五分钟。难道陈沙雕要等到下课才给我关掉吗?管不了这么多,我只能咬着自己的手继续抵御着这不可能抵御得住的快感。

还没过两分钟,我再次达到了高潮。于是,在教室内高潮这件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事,我在短短一节课内已经经历了两次了。

很快,一件令我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我听到陈傻子再次连续敲击桌子的声音 —— 然而按摩并没有停止 —— 显然他是操作失误了。

就这样,我只能趴在桌子上继续忍受这短暂而又漫长的高潮地狱。在又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后,总算收卷了。我迅速回过头去,满脸通红地对着陈智障轻声说道。

我:“快… 嗯… 快关了!…”

陈:“什么?没关吗?”

我:“快关!…”

好在姓陈的反应还快,迅速地把全身按摩模式停了。这时,试卷已经传上来了,我快速把试卷交给了前桌。这时,姓陈的看见我满脸通红的样子,他 “关切” 地问道。

陈:“刚刚一直开着啊… 你是不是… 了很多次…”

我:“快给我点餐巾纸…”

陈:“你要餐巾纸做什么… 难道?…”

我:“快给我!”

陈废话从课桌下取出了一盒餐巾纸,还没递过一半我就把它抢了过来。趁着周围收卷子的混乱,我迅速抽了一张,伸进了裙子。

很快,原本干燥的餐巾纸一下子就湿透了。此时陈色狼却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盯着我。我稍微有点不好意思,说道。

我:“看什么看… 还不是你害的…”

陈:“我刚刚以为已经关了…”

我:“然而你没有关,而且还是开的那个特别强的模式!”

陈:“真是抱歉… 说起来,擦完湿掉的纸能给我吗?”

我一脸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我:“你是变态吗?”

陈:“是的,所以请务必给我。”

我叹了一口气。为了不见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恶心的事情,我把擦完的纸往陈变态的桌子上一放,就转回了身去。

课间很快就结束了,下一节是语文课。

出乎意料的是,陈变态似乎打算让我休息一会儿 —— 按摩棒在我体内一动不动,我都感觉有点不适应了。

每节语文课都会有大概 5 分钟的小组讨论,讨论后由一个人汇报讨论结果。这节课也不是例外。小组是按列分的,我自然就和陈沙雕分在了同一组。

在开始小组讨论之前,第一件事情永远是争论到底谁去汇报。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平时我都是尽可能避免上台,小组的成员 —— 尤其是这姓陈的 —— 都把目光投给了我。

我:“欸?要我去吗?”

小组成员就像是串通好了一样点了点头。

我:“那… 好吧…”

汇报开始了。我拿着一张简单的草稿走上了讲台。还没开始讲一个字,我的上半身就传来了酥麻的感觉。对此,我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显然陈变态早就预谋好想要看我在讲台上受快感折磨的样子了,而此时,他正靠在椅子背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邪恶地看着我。

上半身的刺激并不会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我迅速念完了草稿上的三分之一。这时,我感觉按摩的部位开始下移 —— 陈变态估计是注意到了我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很快,我感觉阴蒂上的爪子动了起来。这下可不妙。我的身体开始颤抖,说话也开始中断。

我:“作者写… 嗯… 这么写的作用是… 嗯… 是这个…”

这时,我再一次感觉到下体有液体渗出。好在我站在讲台后面,同学并不能能看到我的下半身。为了赶紧讲完回座位,我的语速也越来越快。陈智障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便按得更加重了。这一下,我是彻底抵挡不住快感了。

我:“这样… 呼… 嗯… 这样写… 哈… 可以… 嗯…”

显然,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师:“你身体不舒服吗?”

我:“嗯… 有点肚子痛…”

我用起了女生专属的借口。

师:“这样啊,那你回去坐着吧。”

我如释重负,正准备下台,一阵极强的刺激传到了我的下体,我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

师:“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bao)务(jian)室?”

我:“不用不用不用不用!我没事!”

鬼知道保健室里面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站起身后,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我注意到我的椅子边上放着一盒餐巾纸。我一脸鄙视地看着陈猥琐,他朝我笑了笑,甚至朝我竖了个大拇指。

上午剩下的课过得还算相对平静。陈缺德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把强度开到最大,而是不停地用低强度挑逗着我的全身。

因此,等到最后一节课下课时,我早已是饥渴难耐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色狼突然一把抓起了我的手,说道。

陈:“走,吃饭去。”

欸?!

因为我平时都是一个人吃饭,所以和他一起吃饭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 但是会很奇怪的啊… 突然和新调来的男生之类的… 而且他喊的声音又这么响,周围的同学都看了过来…

我:“等…”

我突然感觉下体的按摩设备开始快速转动。我这才注意到,陈变态右手抓着我,左手却插在裤子口袋里按着遥控器 —— 这分明是威胁我嘛。尽管我此时非常希望得到高潮,但是无论怎么样,在同学面前高潮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我只得妥协。

我:“…嗯,来了…”

于是,我站起身来,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被姓陈的拉着跑出了教室。

来到食堂,快速点完餐后,我们便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座位上。偏远并不是指靠窗,而是指在一个柱子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陈变态似乎特别沉得住气,直到现在 —— 包括刚刚在买饭的时候 —— 都只是非常温和地调戏着我。眼看饭已经吃了一半了,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那个,难得周围没有人… 不来刺激一点吗…”

陈:“你想要?”

我:“嗯…”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这陈变态是真的一点情商都没有吗?为什么要问如此羞耻的问题?

陈:“把腿搁在桌子底下的杠上。”

尽管我并不是很清楚他要做什么,但我还是把右腿抬了起来,搁在了桌子底下的杠上。这根杠并不是用来搁腿的,因此它的位置很高,差不多和桌面只隔了 30 厘米。因此,把腿搁在上面这个姿势并不舒服。不过这样一来,我倒是相当于把脚直接送到了陈变态的面前。

陈变态倒也是完全不害臊,大庭广众之下居然直接开始脱我的鞋了。我正准备庆幸鞋子上有锁,他并不能打开,然而只听一声清脆的碰撞声,锁居然开了。

这人工智能居然让这个沙雕脱我的鞋也不让我自己脱。简直是太过分了啊!

把我的鞋子脱下来以后,陈变态先是捧着我的脚端详了几秒,没等我问在做什么,他就开始用一只手揉着我的脚,另一只手抚摸着小腿。

陈:“…好腿啊…”

我听了瞬间满脸通红,赶紧低头吃饭。尽管这样不但特别羞耻而且脚底还感觉很痒,但是被这样抚摸着还是挺舒服的。很快我的性欲就被带到了极点。

我:“那个… 能不能让我…”

姓陈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从口袋中取出遥控器。

我:“轻一…”

还没等我说完,陈变态快速双击了一下控制器,便将控制器放回口袋并继续揉我的脚。于此同时,那股强大的刺激再一次从我身体各个部位传来。这种刺激根本不是什么能够靠毅力抵挡得住的。还没过 5 秒我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陈色狼显然是从我颤抖的腿中注意到了。

陈:“这么快啊?”

我:“…快关了…”

陈:“你再享受一会儿吧,我还没玩够呢。”

等到陈变态“玩够了”,我早已因为频繁的高潮趴倒在桌子上,而地上和椅子上也已是“洪水泛滥”了。

陈变态帮我穿好了鞋,并递过来了厚厚一叠餐巾纸。我有气无力地接过了餐巾纸,开始擦那湿透的丝袜和裙子。

陈:“明天玩左腿~”

我:“…”

擦干了衣服上的液体后,我勉勉强强站了起来,在陈变态的搀扶下总算是到了教室。显然,刚刚在食堂发生的事被许多人都看到了,他们都纷纷议论着。而我也顾不上周围人的议论了,我只想趴在课桌上休息一会儿。

很快,下午的课开始了。陈变态依然用着那遥控器调戏着我。不过有了中午那恶魔般的经历,我那敏感的身体或多或少是迟钝了一些,反应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敏感了。

就这样,我在这快感中成功度过了整个下午。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放学铃一响,按摩棒突然速度加快了。我回过头去准备让陈变态收手,但是我惊奇地发现,他的手没有按在遥控器上,与此同时,舒服的电击也停止了。我突然注意到,遥控器上的红灯亮起了。然而,陈同学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陈:“欸,这是一放学就终止了吗?”

我感觉榨乳器开始工作了。是的,公共场合被搭话要榨乳的设定启动了。

我:“…是的…”

一阵电流划过我的身体。公共场合说话电击也开始了。

陈:“啊,原来你果然是喜欢在学校羞耻 play 啊。”

我:“…”

既然已经不用担心陈变态了,我迅速拿出包里的耳机戴上,并跑进了女厕所。陈变态一开始追了几步,但是看我诚心想离开,再加上他的狐朋狗友们都凑了上去,他便停下了。

快速确认了一下厕所内没有人后,我朝人工智能大喊了起来。

我:“漏水到底是闹哪样啊!还有这个双击的超强模式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凭什么…”

智:“欸!不要急,一件一件来… 你的爱液漏出来其实是目前的中央控制系统中有部分零件故障了,导致没有正常采集。这个问题会被解决的,不要担心。不过,你不觉得爱液流一地非常有意思吗?”

我:“有意思个鬼啊!”

智:“…至于这个双击的自动高潮模式其实是远程快感控制器的隐藏功能。这个控制器还有很多别的隐藏功能,至于是什么,就只能等陈志鹏去发现了,对于陈志鹏,我们还有一系列的其他安排……”

我感觉人工智能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妙,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我:“…还有比刚刚这个功能更强的吗?”

智:“有,这个控制器的隐藏功能多了呢。另外因为一些特别原因,我们安排了另一位可穿戴自慰系统的用户到你家居住。”

我:“什么!”

智:“对方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她以后会每天开车送你回家。现在,她已经在楼下等候了。为了不让她等待过久,你可以下楼了。”

我:“为什么她要来我家住?”

智:“请相信进程。

…什么嘛… 先是强制让我在全班面前高潮,又是让陌生人住进家里… 这自慰器做的事真的是有些超纲了。

我下了楼,按照人工智能的指示,找到了这未来室友的车。

这时,车窗摇了下来。我注意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比我矮将近一个头的少女。她上身穿着和我一样的校服,下身却是短裙和黑色过膝袜。

见我有点犹豫,少女开口了。

“学姐好,我叫苏 晴梦慧,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一定能好好相处的,不是吗?”

 

作者名:琳·缇佩斯

作品地址:https://wt.tepis.me

发布使用的条款:CC BY-NC-ND 4.0)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