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六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9章,专题: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 扩张

刚被薇娅牵进房间,羽音就自觉地躺到床上去了,就差没把自己绑起来了。听话的羽音很让薇娅喜欢,好心的说道:

“羽音,神树给你定的标准是小穴和菊穴要同时达到8厘米的扩张才算合格,不过不用担心,姐姐相信你能扩张到的。”

“薇娅大人,扩张会疼吗?”

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的羽音扭头看向正在束缚她左手的薇娅。

“有白浊液,不会。”

说着,薇娅就把羽音的三穴涂上了几层白浊液,还细心的把手指伸进菊穴和小穴,让内壁也充分沾满了白浊液。

“羽音相信薇娅大人。”

被绑好的羽音听到不会疼,略微放下了心。

“放松,羽音,要插进来了。”

羽音立刻照做。两根有些冰凉的扩张棒就这么插入了不设防的小穴和菊穴,另一根被白浊液充分润滑过的细管也插入了尿穴。菊穴的扩张棒插得比较深,估计深入了十五厘米,小穴的依旧很浅,只有四五厘米,离处女膜有一段安全距离。

【羽音的三个地方又被插进去了,好羞耻,不过好舒服呀,尤其是插入的时候,那种渐渐填满的感觉…羽音,羽音在想什么羞耻的东西呢?】

“尿穴没有扩张要求,但是要求在菊穴和小穴极限扩张的时候,也能插入导管。”

“羽音,就不给你测量了,直接给你扩张吧。”

薇娅知道,测量不过是走个程序,神树为每位准巫女定下的要求从未有人直接测量合格,说到底,神树是想考验每位准巫女的耐受力。

说着,薇娅就把十几根末端是贴片的导线围绕着菊穴和小穴密密麻麻的贴了一圈,贴上去之前,薇娅还四处按了按,似乎是在找合适的地方。羽音以为准备工作要完成了,不过她还是低估了神树想得有多全面,薇娅又拿出了三十根肉色的导线,打开扩张棒的末端的盖子,就这么通过扩张棒中空的地方,让羽音的菊穴和小穴里各自多了二十根和十根导线。这些导线像是有生命一般,刚刚进入羽音的身体就四散开来,各自找准一个地方,长出薄薄的贴片,牢牢吸附在羽音的阴道壁和肠壁四周。体内传来被人吸附的感觉,羽音不禁缩了缩身子,但紧缚着她的十几根束缚带没有让她如愿。好在,已经熬过净身的她,这点程度的刺激就算没有白浊液的辅助也能抗住。

【这是什么东西?吸附在羽音的里面,感觉好奇怪?】

“做好心理准备,开始了。记住,无论如何,不允许叫出声!!”

羽音畏惧的点了点头,薇娅回以微笑,然后就无情的打开了开关。

“滋滋~”

“唔!”

【好麻!好胀!为什么止不住颤抖!】

电流声传来,密布在小穴和菊穴的几十根导线精准的刺激了羽音的每一块肌肉,虽然事先抹上了不少白浊液,感受不到痛觉,但如同几十根粗针扎得皮开肉绽的奇异感和难以抵抗的酥麻感,让羽音就算最好了十二分的准备,也差点叫出声。小穴和菊穴四周分布的肌肉更是剧烈收缩,几乎都快收缩成一根根红线了,若不出扩张棒的干涉,现在的小穴和菊穴早就闭合得连水都渗不进去。更夸张的是,因为电流的刺激,膣内和肠道极具收缩,尤其是肠道,一阵又一阵仿佛波涛的蠕动,带得羽音全身都开始震颤。

“很好,如果刚才你叫了出来,你就失去资格了。”

羽音被这句话吓得不轻,但她现在更需要做的是与电击继续对抗。

“哈…哈…哈…”

【终于结束了,酥麻感一点都没消退…】

没多久,薇娅关掉了开关。电击只持续了三十秒,但刚刚过于强烈的刺激抽走了羽音不少的体能,一时忘记呼吸的她正在大口喘气,希望借此恢复一些体力,应对接下来的扩张。电击停止后三十秒,刚刚紧绷的肌肉已经变得十分松弛,这是肌肉极度收缩后的自然放松现象。薇娅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扩张时机,两只手各自握住一个气囊,快速的向着扩张棒充气,直到菊穴和小穴四周出现红痕,才停止充气,顺便又抹了一层白浊液,还透过中空的缝隙,为羽音两穴内注入了一些。由于刚刚就不是羽音的极限,这一次电击收获了扩张棒膨胀一倍有余的成效,达到了5厘米,薇娅还比较满意。

“又要开始了”

【还有?!羽音真的受不了了!】

白浊液的温暖感和包裹感让羽音很受用,菊穴和小穴传来的扩张感也转换成了快感,但她还没来得及多加享受,恶魔的低语又传到耳边了。

“唔!!”

到嘴边的叫声被硬生生的用最后的理智憋了回去,甚至嘴角都为此被咬破。不过薇娅贴心的抹上了少许白浊液后,嘴角的伤痕连带血迹都立刻消失。

【不行了!不行了!太麻太胀了!羽音要死了,要死了啊,哥哥快来救羽音啊!!】

这一次,电击时间更长,达到了一分钟,电击强度也比上一次更强更猛,上一次是粗针扎进去的奇异感,这一次是手术刀直接划开肌肉的奇异感,上一次是肠道和膣内的蠕动带动身体的颤动,这一次是全身不受控制的抖动,若不是白浊液的麻痹和修复效果,这根本不是人体可以承受的电压。

一分钟的时间内,电击导致了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羽音两侧的嘴角留下了津液组成的小流,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个不停,完全模糊了视线,琼鼻里也流出了两条清澈的小溪,若不是尿穴在净身过程中被清洗得非常干净,现在的羽音估计会很难堪,饶是如此,膀胱内残存的白浊液也从导管缝隙里渗了出来。难得的休息时间,羽音想用手擦拭,但很快想起来自己被绑得死死的,不过,就算没有被绑,她现在也没有力气抬起手来,刚刚与电击的对抗已经达到了她体力的极限,现在连大口喘气都力气都没有了。好在,薇娅很懂得被绑在床上的准巫女的想法,用名贵的丝巾给羽音擦拭了一番。

【活下来了吗…还是好麻好胀,但也好舒服…明明觉得有些地方都烂掉了,为什么会这样?接下来还会继续吗?】

这次休息的时间很长,足有五分钟,守护双穴的肌肉松弛到了夸张的地步,刚刚还紧贴着扩张棒的肌肉,现在出现了不少的缝隙。薇娅就像刚才一样,扩张到七厘米停了下来,然后又加涂了一层白浊液。

【好胀好舒服….羽音的那两个地方快胀不下了,扩张得太极限了!饶了羽音吧!】

“谢谢…薇娅…大人…”

懂事的羽音没有因为被极限扩张而反抗,反而是挤尽全身力气道谢,想为刚刚的伤口处理和擦拭道谢。看见羽音如此懂事,薇娅欣慰的一笑。只是,羽音的下体现在就有些恐怖了,原本娇小的两穴都达到了七厘米的扩张,若是拔出扩张棒,现在就能看见两个粉红色的黑洞,都快能放进一个小拳头了。

“不用勉强自己,羽音已经表现得很不错了。几乎没有准巫女可以忍耐第二强度的电击,不过,接下来的电击就算是我们巫女,也很难直接承受,对你们准巫女来说,需要一些辅助了。”

【还有更强的电击!?羽音不要,真的不要了!!】

说罢,薇娅又拿出了一些束缚带,把羽音束缚得更结实了,就连手指脚趾都没有放过,额头上也被绑上了一跟束缚带,这是为了防止她过度挣扎。双眼被金色的丝绸蒙了数层,完全看不见光亮,这是为了防止她双眼无法闭合而受到光线刺激。鼻子被滴入一些白浊液后,插入了两根直达肺部的导管,这是为了防止她窒息。

【吸进来的气体好奇怪,香香甜甜的,但让脑袋晕乎乎的,眼睛也看不见了,身体还是只能感觉到酥麻,羽音好怕…】

“羽音,张嘴,闭气。”

羽音勉强张开了樱桃小嘴,薇娅顺势把杯角放到了羽音的嘴唇处,一大杯浓缩圣水与白浊液的混合体缓缓倒进了羽音的胃里。

【好好喝,圣水…白浊液…应该就是这些】

喝完,薇娅把一团仿佛有生命的粉红色肉球拿了出来。

“把嘴张大一点”

“啊~~~”

浓缩圣水很快见效,羽音的体力完全恢复,得以费力的把樱桃小嘴张得大大的,可塑性很强的肉球收缩成了椭圆形,缓缓滑入了羽音的嘴巴,让羽音嘴巴维持大张的状态,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填满了羽音口腔的每一寸空隙,这是为了防止牙齿的过度咬合。现在,羽音全身没有一处地方可以挪动一厘米,眼睛看不见,琼鼻只能呼吸导管里香甜的气体,小嘴完全被堵死,别说是发声,就连吸气都不可能,皮肤更是因为刚才的电击而只剩下酥麻感,全身就只剩下耳朵还能听见薇娅的话。

【连话都不能说了,呜呜呜…后悔的余地都没有了…】

薇娅这一次不仅在两穴四周涂抹白浊液,就连身体也薄薄的涂抹了一层,更是向下体的三穴注入了不少。突然,羽音感觉有针扎入了双手,不过手背早就涂抹过白浊液,只是有点异样感,带动手背的肌肉缩了缩而已。

“不用害怕,这是往你的血管里注入白浊液。”

听到解释,羽音立刻配合的放松了双手,让针管的插入更顺利。注入的时间有些长,持续了十分钟,而且两袋流空,薇娅立刻换上更大的两袋。但羽音只剩下听觉,对时间没有太多的概念,更不知道自己的血管里被注入了如此恐怖的量的白浊液,只觉得自己全身麻麻的,对不少地方都失去了感觉。白浊液本来只会屏蔽痛觉,要到屏蔽所有感觉的地步,需要非常大的量。而之所以要提前让准巫女丧失四感,是为了让准巫女可以完全放松,用这十分钟时间,保持最佳的体力迎接第三强度的电击。

【为什么感觉不到手掌了?手臂的感觉也好模糊…羽音这是怎么了?】

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羽音终于听到了薇娅的声音。

“要开始了。”薇娅把小嘴凑到羽音的耳旁,悄悄地又说了一句:“电击会持续三分钟,无论如何,也要保持一分钟的清醒。”

【三分钟?怎么可能!这真的会死人的啊!羽音不想当巫女了,饶过羽音吧!但是…大家花了那么多钱培养羽音…呜呜呜…】

羽音想点头,又想摇头,但发现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默默挣扎着。

“我数到三就会按下开关”

【不!不要!!】

“1…2…3”

“哐”

电流比声音更快,在羽音听到声音前,全身肌肉就因为超强的电流极度紧缩,原本松弛时有两指宽的肌肉,现在只剩下了一根细线的宽度,紧绷到随时可能勒断。这一次,不仅肠道有剧烈的蠕动,就连胃和食道都开始做着不安分的起伏,刚刚喝下去的圣水和白浊液险些吐出来,还好嘴巴被肉球彻底堵死,才又流了回去。电流穿过两穴,刺激着所有器官超负荷对抗,出现了损伤则由血液内的白浊液修复,比较脆弱的脾脏更是直接崩碎,但很快又由白浊液完全修复。体表传导着强烈的电流,以至于不断地出现焦痕,又不断地被白浊液修复,血管成了电流的一根根导线,好在血管内也是白浊液最多的地方,所以还不至于断裂。当然,现在最惨的一定是两穴,薇娅甚至能闻到肉烤糊的味道,不过有大量白浊液的内外修复,羽音的两穴反而变得更加晶莹剔透,紧缩的肌肉几近把扩张棒勒断,扩张棒还随着两穴的震颤上下摇摆,两穴内大量分泌的汁液甚至稀释了一部分体内的白浊液,让扩张棒的中空处喷出了一阵阵半浑浊半清晰的液体。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唔!!!唔…”

【要死了!要死了!一分钟…思考…思考…不能……】

如此强烈的刺激,羽音不可能忍住不叫,但她的嘴被肉球封死,叫不出声。而且随着电流统治大脑,大脑下达的一切指令完全无法传送到任何地方,甚至思考都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就算是哥哥的名字,她都回答不出来。随着电击的继续,羽音开始还能感受到全身如同被分割成无数块的奇异感和每一个细胞都呐喊着的酥麻感,但很快就连这种感觉都消失了,大脑只觉得白茫茫的一片,眩晕感不断冲击着最后的意识,羽音完完全全是靠着惊人的信念,死撑了两分钟,然后双眼一翻,华丽丽的晕过去了。

当羽音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被薇娅抱在怀里,所有的束缚都已经解除,但肌肉依旧在隐隐抽搐,全身各处也残存着酥麻的感觉。羽音抿了抿嘴,残留着圣水的味道,猜想着大概又被喂了不少的圣水。

“羽音,你成功了,甚至扩张到了9厘米。”

薇娅语气里难得的有点开心,她掀开羽音的裙子,让羽音看见自己的双穴上,还插着狰狞的两根扩张棒。9厘米,远远超过了这幅娇小身体的承受极限,甚至连四周的骨骼都被移位了,但白浊液配合电击就是能完成这种对身体的奇妙重塑。羽音不仅感受不到痛苦,反而觉得这两根恐怖的扩张棒让她非常舒服,扩张感几乎转换成了同等快感。不过,羽音的神色里还是露出了难堪,有这两根扩张棒在,肯定穿不上内裤,这怎么见人呀。

“不用担心,扩张棒在面见神树大人时就会被取下来。”

薇娅是过来人,很明白羽音现在的想法。

另一边,羽幻还在为最后一厘米做着冲刺,似乎是因为他的男儿身,让他总能受到神树的照顾。他的扩张方式连巫女长都没见过,不是用电击,而是由神树的触手直接扩张。他的菊穴里已经塞进去八十六根非常细小的触手,现在第八十七根正在四处寻觅空隙,用力的往里面挤。菊穴外,巫女长涂抹白浊液的手没有停下过,菊穴内,八十六根触手同样缓慢分泌着白浊液。

“要死了!要死了!别塞了!让我做什么都行,别塞了!!!”

羽幻感受不到痛苦,但雏菊不断撕裂又愈合、肠道不断崩开又合拢的感觉同样很不是滋味,更何况,雏菊被极限之上的扩张,让有地球人灵魂的羽幻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他的大叫声巫女长没有制止,也没有给他带口枷什么的,因为神树专门给了她旨意,仿佛是恶趣味,就是想听见羽幻的惨叫。不过在扩张开始的时候,羽幻同样被加了束缚带,任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最后嗓子吼哑了,力气挣扎没了,只能一个人流着无限悲伤的泪水,默默地数着触手的根数。

到一百根的时候,菊穴刚好到了10厘米,他本以为终于可以结束了,哪知道神树压根没打算收回这些触手,一百根触手就这么被巫女长斩断根部,剩下的部分全都留在了羽幻的菊穴中。而且失去了神树的控制,一百根细小的触手就像一百根细小的断了身体的蚯蚓,在羽幻的菊穴内疯狂摇摆蠕动,让羽幻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巫女长解开了羽幻的束缚,但羽幻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菊穴被插成这样,怎么也不可能走路了。巫女长同样明白羽幻的感受,把他公主抱在怀里,甚至让羽幻享受香香甜甜的洗面奶,这是连帝王都不敢幻想的东西,当然,享受的本人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穿这一身准巫女服就已经够羞耻了,现在下身插满了一百根触手,短得过分的裙子不能完全挡住触手,这要怎么见人啊?

 

第六章 面见神树

关于下体的事,重新见面的羽音和羽幻很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就算羽音非常好奇哥哥的下体里塞得是什么,跟大家都不同,而且长相如此怪异。

这种尴尬没持续多久,因为巫女长放下羽幻就走到了前面,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终于可以面见神树了呢~今年罗兰帝国能留下你们十个人,很不错哟~”

【十个人?刚才不还有二十个?】

显然,大家都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扩张棒上,而没有在意这一次淘汰了整整一半的人。第一轮电击叫出声会被淘汰,第三轮电击提前晕过去会被淘汰,扩张不达标会被淘汰,对身体耐受力和内心意志力的严苛要求,使得粗选一轮的准巫女能有三分之一可以面见神树都不错了,但说是粗选,其实已经是万里挑一了。

这些准巫女们还不知道,更可怕的还在后面。获得面见神树的资格,只是摆脱了准巫女的称号,转而获得见习巫女的称号。不过,见习巫女就已经必须把身心完全奉献给神树。如果见习巫女通不过考验,无法成为神树巫女,神树也会回馈她们一些东西,例如容颜不老和强大的魔法武技造诣,但不会获得永生,也不会获得在神社居住的资格,而是去其他分社做神官,不过她们也会被神树遍布全大陆的根茎照顾到,各种意义上…当然,如果只是成为神官,帝国给的奖赏就会缩水十倍。

严苛到发指的标准和层层淘汰的制度,直接导致了从神树出现开始的五百年来,就算神树巫女会获得永生,而且从未意外死亡,现在的人数也依旧不足五百人。

因为大家的下体都插着夸张的扩张棒,连动一动脚都费劲,更别说穿戴完成面见神树前的服饰了,所以她们再次享受到了帝王都无法享受到的待遇,每人身边都有两位巫女帮助其更衣。几乎没有配饰的准巫女服和纯白的长袜都被脱下,因为准巫女们都只能张着腿应对扩张棒,已经够羞耻了,以至于当面被脱衣服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反抗。重新穿在身上的,依旧是红白为主调的巫女服,但领间多了一颗名贵的蓝宝石,衣服的用料除了名贵的天蚕丝,红色部分还夹杂了金丝,白色部分则有白金丝,背部则是白底上缝了金色的神树图案,新套上双腿的两条长袜依旧是纯白的,但多了不少金色的花纹,袜口处的一排小树图案最为精致。饶是如此,这套衣服竟是比刚才更加轻飘飘的,还不起一丝褶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秀发则是依据各自的发色和长度,被打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发型,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头上都有好几颗价值连城的宝石。

前往面见室的一大段路是巫女长领在前面,十名巫女抱着准巫女过去的。当然,面见室的最后一小段路,只能插着狰狞的扩张棒,自己想办法过去。

“好~~这是成为见习巫女的最后一道考验哦~大家加油~”

说实话,大陆所有人都憧憬着高贵、美丽而且永生的神树巫女,但被选中的少女们,根本没有想到她们会受到这种待遇,简直比卖身娼馆还惨。不过,反抗太激烈的都被淘汰了,剩下的十位,除了羽幻如何反抗都不被淘汰外,要么是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的,要么就是像羽音一样性格软弱、逆来顺受的。

第一位准巫女被放进了门沿,她还在挣扎起身的时候,两位巫女就关上了门,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五分钟后,又一名紧张得脸色发白的准巫女被放了进去。

第六位,轮到了羽音。

方才,把她抱在怀里的薇娅悄悄告诉她,从被放进去开始,成为见习巫女的最终考验就开始了。不想放弃的羽音用尽全身力气想爬起来,但奈何下体的两根扩张棒实在是不给机会,大张的双腿刚有闭合的想法,两穴就传来胀痛的悲鸣,但羽音实在不敢私自拿下扩张棒。在地上挣扎了两分钟,香汗已经密布双鬓,但就是站不起来。

【呜呜呜…好胀,双腿完全合不拢,怎么办…不行,不能让神树大人等太久】

下定决心的羽音保持双腿张开的姿势,用手肘撑地,一点一点的爬过去,好在神树应该早就知道了巫女们的前进方式,地面格外的柔软温暖。神树的树干距离门边仅有十米,但从小几乎是被供奉起来的羽音体力太差,香汗掉落了一地,但也才爬了五米,体力也基本透支了,更可怕的是,小穴的扩张棒本就插得不深,这么一折腾,竟然感觉要落出来了。羽音不得不分出不少的力气,夹住两根扩张棒,让它们不再往外掉。

“哈…哈…”

【真的,真的不行了…】

透支体力的羽音再也不能撑起来,只能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剩下的半米成了不可逾越的距离。

【这是…什么?】

精神有些恍惚的羽音感受到四肢被滑腻、柔软而又温暖的东西缠上了,刚想挣扎,就被这四条奇怪的东西强行分开了四肢,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大字。接着,柔软的地板突然向上生长,羽音就像是被几十只手拖起来一样,悬在半空中。突然的变故让羽音又慌又怕,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神社最核心的地方,现在这些奇怪的东西,一定和神树有关。她平复了情绪,不再挣扎,反而配合起触手来。

三条新的触手从地面长了出来,一条很细,另外两条刚好8厘米。粗的两条触手缠上了扩张棒,轻而易举的拔了出来,毕竟羽音的小穴和菊穴早就适应,而且方才还掉出来不少。

【插进去的东西被取出来了…那里,好空虚…羽音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看见周围一圈粉色、内里黑洞洞的两个小穴,两条触手趁着还未开始闭合,立刻填满了刚才的空洞。

【又!又塞进来了!好…好舒服…可惜好像比刚才细一点…想要…再深一点…】

白浊液的不断改造,让羽音拥有了足够的敏感度,1厘米的差距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但她似乎还没有猜到触手要对她做什么,直到她感到小穴的触手在那层脆弱的膜前试探。

“从今日起,你即是见习巫女,你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全身、将自己的灵魂奉献于我?”

分不清性别的声音从神树的树干内传来,羽音知道,决定她今后全部命运的时刻到了。只可惜,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愿意!”

【但能不能不要夺走那里!起码第一次要留给哥哥!】

羽音回答得很坚决,但内心依旧抗拒。只可惜,神树的触手并不在意,从听到的愿意的那一刻起,就继续前进了。

“痛!好痛!”

“不要…不要…明明是想…呜呜呜…”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羽音不能把第一次给你了】

薄薄的处女膜无法阻挡触手的前进,被粗壮的触手毫不留情的刺破,处女膜后的膣内没有扩张,被如此粗暴的对待,让羽音不禁大叫出声来。但很快想起要噤声的她,只能低声抽泣。

这是神树唯一一次会让巫女感受到痛苦的时候,也是唯一一次不会使用白浊液的调教,这是让巫女用切身之痛,永远记住这神圣的时刻。既是破身之时,更是终生奉献于神树之始。

粗壮的触手在子宫口停住了,没有白浊液的辅助和提前的扩张就入侵子宫,这对刚成为见习巫女的她们太苛刻了。但菊穴的插入从一开始就没停止,柔韧而又粗壮的触手绕着肠道一圈又一圈的前进,几乎沾满了肠道的所有空隙,太窄的地方甚至会因为过度膨胀,而让羽音的小肚腩凸出一块。

【那里,好舒服…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羽音一如既往的更能接受菊穴,专心享受被快速插入的快感,以及体内传来的填充感和温暖感。触手回应着羽音内心的渴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到胃,到食道…

“呕!唔!!!”

从喉咙突如其来的触手入侵了羽音的口腔,红唇未能挡住触手顶端的前进,粗壮的触手很快就破嘴而出,但也到此为止了。尿穴那根极其细小的触手早在羽音全心关注菊穴的时候,悄悄插了进去,甚至传来的痛觉都被过度快感给屏蔽。三根触手停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占据着羽音全身的空隙。可惜羽音现在却很难受,虽然快感强烈,但菊穴那根粗壮的触手就这么霸占着未经扩张的喉咙,让她窒息感愈发强烈,甚至渐渐感受不到快感了。好在,她刚要到极限的时候,三根触手就开始快速的拔出,没过多久就彻底离开了羽音的身体。

粉红色的两个大洞彻底失去了依存,随着羽音的呼吸一张一缩,渐渐变小。

【好空虚…好想被插进去东西…羽音不要下面就这么缩小…羽音,羽音好奇怪…】

这一次,神树没再回应她的内心,而是伸出了一些小触手,长出电极片贴在两穴四周,再分泌了一些白浊液后,就开始释放轻微的电击辅助两穴收缩,一阵麻麻的感觉过后,羽音的小穴彻底变回原样,至少外观上是这样。但内里,其实一边保持着处女的紧致,一边又随时可以扩张到夸张的地步。

【下面都闭合了呢…空虚感小了不少…但还是好想被扩张】

一名巫女及时的进来了,看着地上的点点落红,她明白了神树的决定,抱起还有些脱力的羽音,轻声说道:“欢迎你,可爱的见习巫女。”

另一边,急不可耐的羽幻再又等了三个人后,才终于轮到他。

【偏偏是最后一个人,又是神树的照顾?】

虽然羽幻同样插着一百根蠕动着的触手,但只有菊穴,而且是男孩子,所以这十米对他来说轻松不少,挣扎一会儿就过去了。但迎接他的不是神树的触手,而是一个泛着金光的人,虽看不清面容,但从体型看,应该是女性。

“你就是神树的本体?”

羽幻也不忌讳,分开双腿就坐在了地上。

“是的,世界之种。”

“你叫我什么?”

“世界之种。”

【这么快就暴露了?不可能吧?我体内的种子,可是神明藏的啊!】

“什么奇怪的名字,我叫羽幻!”

“不用辩解了,主神的手段的确高明。特地从万千世界中找来了完全不信神明的特异个体,让我完全接收不到你的思念;把重要部分都瞒了下来,让你意识不到你有多重要;还用世界之种将你伪装成男性,甚至依旧不放心,再加上了羽音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很好,真的很好!”

“所以,你要怎么做?”

见完全暴露,羽幻彻底看开了,反正莫名其妙地被神明从地球抓走,就已经让他哔了狗了,现在算是万念俱灰了。

“配合我,让我从你的体内剥离世界之种。”

“凭什么?”

“世界之种会给你成为主神的资质,但它其实只是以你为养料,你成为主神的时候,就是它发芽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和万界,包括神界在内,完全隔离,所以,现在能救你命的只有我”

“我身为地球人的心早就死了。”

“但你身为罗兰帝国人的心没有死,你的妹妹在我手上,要杀死全村的人也只需要随便一个命令。”

“你!哎…”

凡人之躯,哪来和神明周旋的余地。

“那你起码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死也要死个明白!”

“我是神界的异类,他们叫我魔神,但我只是想变革神界而已,让那群只知道吸收信仰而不做事的神明遭到应有的惩罚!可惜,失败了,所以逃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偷走了神界至宝:神树,他们拿我没办法,于是他们想到了世界之种。神界的几位主神本来用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影响力,派了人来辅导你茁壮成长,等世界之种发芽,就会剥夺完数界的一切生机,神树自然会因此而死。但他们没想到,你的存在,我一开始就感应到了,辅导你的人早被我的巫女杀死了。”

“而且,你不会死,你拥有成为主神的天赋,14岁正是开始培养的最佳时机,我不可能浪费。”

“那还真是谢谢,所以,你干嘛要把神社弄到像娼馆一样折腾凡人?”

“你错了,神树巫女都不再是凡人了,她们自己没有察觉,但巫女长她甚至已经比肩主神了。至于为什么这样,我已经与神树融为一体,而神树本就是繁殖和交媾的图腾,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好吧,反正我也反抗不了,任你来插吧。”

“嘻嘻~你似乎很期待?”

羽幻小脸一红,别过头去不说话。

“今天不会的,今天只是一个仪式,让见习巫女彻底信仰我而已,至于你,完全的无神论者,我不抱希望了。不过,接下来的调教可是一个都不会落哦~”

说完,金光消失,顺便还收走菊穴内的触手、帮助羽幻闭合菊穴。

刚做完这些,巫女及时的推门进入,应该是神树早有通知,就算没有看见地上的落红,她也没有清除羽幻的记忆,而是把羽幻抱进了见习巫女的房间里。此时,房间里加上羽幻,也只有五个见习巫女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7+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六章》有3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