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第十七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可穿戴科技

 

17.

石倚走出了浴室,进了我的卧室。

 

石:“呼—— 来吧。”

 

她站在我的房间内,对我挥了挥手。没有反抗,我老老实实地跟着石倚走进了我的卧室。刚进房间,我就看到床的旁边放着一把金属镊子。尽管不知道镊子是做什么用的,我隐隐感到了一丝紧张。

 

石倚显然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指了指床,示意我躺上去。我照做了。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把我的双手铐起来。相反,她只是用手拨开了我的大腿。随后,她在我的贞操带上按了几下。忽然,随着开锁声,她把装在我的阴道和肛门上的盖板取了下来。

 

石:“长时间和这个春药接触的话,人会疯的。”

 

说着,石倚拿起了床边的镊子,然后伸进了我的阴道。当冰凉的金属接触到我的阴道内壁时,我几乎叫了出来。然而,石倚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而是轻轻夹住了之前塞在体内的红色春药棒并取了出来。

 

我:“咿… 呀——”

 

待她取出来后,我清楚地看见,春药棒已经融化了过半,其表面上沾满了我的爱液,以致于取出来时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半透明的丝。

 

石:“你得感谢晴梦慧没有把这个春药棒装在你的肛门里。尽管阴道是性器官,但是直肠直接吸收入效果更强烈。”

 

不知道为什么,石倚的声音突然感觉听起来柔和很多。

 

我:“嗯… 但是…”

 

石:“但是性欲依然很强烈对吗?”

 

我:“…嗯…”

 

尽管春药棒被取出来了,但是显然我身体所受的影响绝对没有停止。我感受到性欲涌动,甚至有一种希望石倚强奸自己的冲动。

 

石:“我知道那个感受,不过我什么也做不了,不过我可以帮你把阴道内残余的春药擦掉。你希望我这么做吗?”

 

我:“好… 不过… 那个…”

 

我几乎差点说了出来希望石倚强奸自己来缓解性欲,但是好在我及时克制住了。

 

石:“嗯?… 如果你希望我帮你缓解这个感觉的话,再次抱歉,我不被允许这么做。但是在帮你擦的时候可以… 稍微擦得仔细一点…”

 

石倚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但是很快恢复了正常 —— 天哪,石倚居然似乎是读出来了我想说什么,我一下子紧张地扭过了头去。

 

我:“好、好的吧…”

 

石:“嗯… 那开始吧…”

 

说着石倚从床边的抽屉中取出了一个橡胶手套,戴上,并拿了一张无纺布,然后缓缓地伸进了我被贞操带扩张了的阴道内。

 

我:“呀!——”

 

她的手刚刚接触到我的敏感到爆表的阴道内壁,我就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怔住了。

 

石:“受得了吗…”

 

我:“嗯…”

 

石倚开始缓缓地在我的阴道内壁上擦了起来。

 

我:“咿—— 好、好、…”

 

显然是听到了我的声音,晴梦慧从门外走了进来。

 

苏:“我回来啦,欸,石倚你在对学姐做什么?如果你要是…”

 

石:“主人,按照您的指示,石倚正在为这位大人清理体内的残余春药。”

 

苏:“嗯… 真的吗?好的吧,以及我先去做我那事了… 石倚你继续吧,如果学姐挣扎的话,可以用床边上的拘束带哦。”

 

说着晴梦慧走出了房间,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石:“…我们继续吧。”

 

说着石倚再次动起了她的手指。

 

我:“啊、、哈… 那、那个、石倚不、呼、不把我绑起来吗… 晴、晴…”

 

不知道为什么(其实知道),晴梦慧这么一说反而我开始幻想被束缚了…

 

石:“我相信你的挣扎不会对我造成什么问题的。”

 

石倚显然是没有意识到我内心的渴望。

 

我:“…但、但是… 石、石倚你还是把我绑起来吧…”

 

我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其实明白)。显然,我被束缚的渴望已经超越了我的理性。

 

石倚愣了一下。

 

石:“嗯… 明白了… 我们很像呢。”

 

说着,石倚抓住了我的四肢,锁在了床四个角的拘束上。

 

我:“…此话怎讲…”

 

石:“以前我也痴迷于被拘束 —— 不是说我现在就不喜欢了,只是… 只是现在失去了自己的想法。这种、这种奇怪的感觉导致我、我并不是很…”

 

石倚的声音说着说着就变小了。

 

我:“呃?”

 

石:“啊,抱歉,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那个、继续吧。”

 

说着,石倚继续擦起了我的阴道内壁。

 

我:“啊… 哈…”

 

在刺激下,我不禁在床上扭动着身体。石倚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石:“你知道你被卷入了什么吗?”

 

我:“啊… 不、不知道…”

 

石:“那样的话,趁现在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 你也好,我也好,甚至是晴梦慧,我们都被卷入了一个非常莫名其妙的系统… 我们先用传销系统来与它进行比对,因为在很多地方,它们确实很相像。”

 

我:“欸?…”

 

石:“我也不知道这个系统到底是什么,是谁创造的。它的目的是什么… 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查明。所有别的传销的目的无非是钱,但是这个… 我们这个…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创造者 —— 如果存在的话 —— 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为、为什么说是传销呢…”

 

我一边喘一边问道。

 

石:“嗯… 你果然什么也不知道啊… 唉、你也听到了,我称呼晴梦慧为主人,因为晴梦慧是我的… 呃… 用传销的术语来说就是‘上线’。我也是她的第一个‘下线’。”

 

石倚说着说着,手里擦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我:“那… 那成为下线是什么意思呢?主仆关系吗?”

 

石:“不,成为上下线只是意味着拥有对方的设备的控制权。比如晴梦慧可以打一个响指让固定在我的… 我的后面的那个往我的肚子里输送灌肠液… 而且也不知道她今天往瓶子里加了什么… 而且,我称呼她为主人完全是她的个人兴趣… 她似乎对于男娘女仆特别感兴趣…”

 

石倚一边苦笑一边拨弄着头上的头饰,说道。

 

我:“…那个… 能继续帮我擦一下吗…”

 

注意到他的手已经基本上停了下来,我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石:“啊… 当然…”

 

我:“嗯、、啊… 那、那个、我能问下你、你是怎么成、成为晴梦慧的、的下线的吗?”

 

石:“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呢… 她当时和我只是偶然间认识的,我们很快成为了有些不对等的朋友,她很可爱,又温柔,善解人意,他人的困扰在她眼里无论如何逞强,也会被她发觉,我其实背地里一直都很崇拜她。”

 

说到这里,石倚突然停了一下,双眼直盯着我。

 

我心中有些慌乱,一时不知改如何应对,急忙就想把视线移开。

 

石:“你的下一句话是:‘怎么突然盯着我,这和你刚刚说的话有关系吗?’”

 

我:“怎么突然盯着我,这和你刚刚说的话… 诶?”

 

石倚笑了笑:“这大概是我的一个天分了,只要直视对方的眼睛,对方在想什么我可以直接读出来。不过仅限于现在在想的事情,如果想一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那么就无效了。”

 

我惊讶于石倚的能力同时,也好奇他是如何学会这一项技能的。

 

石:“我从小到大都没任何一个现实中的朋友,我总是过于在意他人的想法,最后忽略了自己,只是一味的迎合别人,搞得对方不愉快… 久而久之,等我留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学会这个技能了。晴梦慧,她是第一个能读出我心中所想的人。”

 

石倚偏开头,我注意到石倚用胳膊擦了下眼睛。

 

石:“大概是因为这样,我喜欢——也不能说是喜欢,更多的是倚靠吧,我在晴梦慧那里找到了安身的感觉。很快我们就变得很亲密了,也是那个时候她提议让我做她的女仆,我当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可是,谁知道,我刚同意,她就把这个该死的东西装在了我的身上,一开始我还不肯屈服,但是那根棒子… 那根该死的棒子… 她只要摇摇手,就会有刻苦铭心的疼痛… 没过几天我就完全无法反抗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石倚的表情充满了不甘心和愤怒,这种被自己最信赖的人背叛的感觉我并没有体验过,但是想必是痛彻骨髓的,难以抹去的痛楚。

 

石:“于是我主动要求也进入这个系统,总有一天我要摧毁这个组织。晴梦慧… 已经不是我所憧憬的那位了,她的双眼已经被欲望填满…”

 

石倚说着说着,手上的速度又慢慢停了下来。

 

我:“…那… 我现在也变成晴梦慧的下线了吗?”

 

石:“应该没有。招募下线有一大堆复杂的指标,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其佩戴自己授予的设备达到一个月。你显然没有到达一个月。不过你现在穿的这个就是晴梦慧的,而且长时间穿戴自己的设备也是招募下线的一个指标。因此我估计晴梦慧现在就在想招你成为下线。”

 

我:“呃… 那、那晴梦慧有上线吗?”

 

石:“有的吧,你也注意到了吧,晴梦慧也有佩戴贞操带。那个就是她上线给她戴的。不过我一次也没见到过她的上线。总体而言,让自己的下线见不到自己的上线是一个挺有道理的操作,毕竟上线是掌握自己命脉的。如果我被允许见到她的上线,我就可以、可以想办法和她的上线勾结起来。”

 

石倚讲的东西越来越复杂了。

 

我:“…这样啊… 以及那个… 能不能…”

 

石:“嗯?你说… 哦那个啊… 抱歉我继续。”

 

石倚很快意识到我对于她停下的手表示了不满。作为回应,她很快再次动了起来。

 

我:“啊… 哈…”

 

石:“不过你看基本上晴梦慧一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活动,只有晚上需要为她的上线服务。虽然我不能说她具体在做什么,但是她现在就在为她的上线做事。因此基本可以推断出来,晴梦慧的上线权力非常大:因为基本上每个参与者都会想要把人留在身边为他们自己服务,只有拥有大量下线的上线会把部分人放出来,留下剩下的人服务自己。至少基本上应该是这样的。”

 

我:“…可是… 为什么会有人把下线放出来呢?一直留给自己不也挺好的嘛?”

 

石:“那是因为一个很复杂的理由,我在背地里稍稍调查过:和现实中的传销一样,这个系统也有自己的货币体系。然而这里的货币不是钱,而是一个虚无的点数系统。这个点数可以用于购买各种玩具或者现实中的建筑之类的。要建立下线也是需要一定的点数。而令我最困惑的是,获得这个点数的方式非常莫名其妙,大概都是些让自己的下线感到痛苦或是快感之类的。”

 

我:“欸?”

 

石:“是啊,我也觉得毫无逻辑。为什么这套系统的设计人会想要这样呢?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高潮对他们完全没有好处啊。不过这并没有解释为什么有人想要把自己的下线释放出去找新的下线。那是因为,每一个参与者获得的点数的一半会给上线。并且这个效果是可以串的。”

 

我:“好复杂…”

 

石:“举个例子,比如我被榨精了。那么根据一堆贼复杂且不透明的公式,我的主人,或者说上线,会获得一定的点数,比如说 100 点。那么,这时候,晴梦慧只能获得 50 点,其中 50 会给她的神秘上线。但是她的神秘上线只能获得 25 点,其中剩下 25 点则会继续上传给这位神秘上线的上线,当然假设如果存在的话。因此,很容易发现,若想要自己的点数快速增长,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下线去发展更多下线,然后获得下线的收益。”

 

就在我快达到高潮时,石倚的手又一次完全停了下来,我不好意思再次请求,只好继续接话。

 

我:“那… 我有个问题…”

 

石:“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我:“为什么晴梦慧的上线还是会希望晴梦慧晚上给他做事。直接给下线大量的自由时间让他们自己去发展不是更好吗?话说下线难道不会憎恨自己的上线吗?因为她们拿了自己一半的点数…”

 

石:“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晴梦慧的上线会要求晴梦慧做事。那是因为计算点数的公式含有收益递减(Diminishing Returns)。大概意思是晴梦慧每天第一次高潮会给她的上线更多的点数。但是随着高潮次数的增加,她的上线获得的点数会越来越少。因此晴梦慧的上线每天会要求晴梦慧受一些… 呃… 受一些刺激,赚到每天开始的那些价值更多的点数。”

 

我:“…我脑子不够用了…”

 

石:“我现在回答后一个问题。其实憎恨是不会的。因为你换个角度想,其实刚刚的例子中,你只获得了 50 点,你上线收到的 25 点相当于是复制出来的。因为所有人都有上线,因此你不需要考虑没有上线的情况 —— 与其想无论如何你都是只获得一半,不如想无论如何你都是收到全款,只不过上线可以凭空获得等于你的每一笔收入的一半的点数。”

 

我:“所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呢…”

 

石:“因为我曾经当过上线… 如果你当上了上线,你就会获得一台这个平板电脑。”

 

说着,石倚拿出来之前的那个小型平板电脑。

 

石:“这个电脑上可以让你查看规则,查询点数,购买玩具,控制设备之类的。你看晴梦慧也有一个。”

 

我:“那… 你现在是… 是为什么又不是上线了。”

 

石:“…因为我心软了… 当时晴梦慧突然决定让我去发展自己的下线,所以给了我一些自由时间… 于是我就半拐骗了一个女生。我调教了大概… 大概一个多星期后,她突然跪着来求我,让我放了她… 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温顺的…”

 

我:“…我很温顺吗…”

 

石:“你几乎连反抗都没有好吗… 当然春药也有原因,但是你这个明显是你的内心也喜欢这种道具玩法啊…”

 

听石倚这么说着,我再次羞红了脸。

 

我:“继续帮我擦了啦…”

 

实在不满刚刚被中断的高潮,我提出了要求。

 

石:“其实早就擦好了。”

 

我:“…那再擦一会儿吧…”

 

我已经迷上这种异性的手指在身体里搅动的感觉了。

 

石:“…看来你很喜欢…”

 

说着,伴随着我的喘息,石倚的手指再次动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石倚的手指显然是快了很多。

 

石:“刚刚说到我之前的下线。”

 

我:“嗯… 哈… 啊…”

 

石:“当时是一个下午,她推开了我的房门,然后跪在地板上求我,说什么‘求您了放过我吧,我还想要自己的生活之类的’。”

 

我:“嗯… 哈… 所、所以你放了她?”

 

我一边本能地扭动着身体一边搭着话。

 

石:“我一开始当然不能同意,如果直接放走她,那么晴梦慧就会对我… 而且我还需要呆在她的身边收集情报。所以我、我一上来就把她身上的电击器,按摩器什么的调到了最大,然后还笑着问她能坚持多久之类的…”

 

我:“呼… 哈… 啊——”

 

尽管显然石倚正在谈论什么不是很愉快的回忆,我那敏感的身体在这时候不合时宜地高潮了。

 

石:“啊… 把你弄高潮了吗… 真是抱歉…”

 

我:“呼… 没、没事,你继续说…”

 

石:“然后她很快开始哭了。我看到她眼中的恐惧,看到她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因为电击之类的浑身颤抖… 看到她缩着身体,尿液混合着爱液流了一地的样子… 我无法继续了。”

 

我:“然、然后你放了她吗?嗯、”

 

石:“差不多… 但是我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 我不能这么放了她,各方面的。我之前买了一个微型植入式的跳蛋。然后我在让她走之前,我… 我用植入器把这个跳蛋植入进了她的… 她的阴蒂里… 这种跳蛋一旦被装进去,似乎会和细胞同化,完全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取出来… 至少普通人能接触的医术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其实就算是如何装进去的,我也完全不知道。整个过程就像瞬移一样… 等我把这个跳蛋装好后,才把我之前装上去的其他设备拆了下来。”

 

说着,石倚把手从我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并站了起来。

 

石:“当她腰间最后一把锁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感动地抱住了我表示感谢。而我一边摸了摸她的头,一边按下了跳蛋的开关。这个跳蛋只能被打开。一旦被打开将永远无法关闭。突然,她的身体开始颤抖… 她一脸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我能看在她眼中的绝望,就像沉进大海中,一边被挤压着,一边被剥夺五感的体验,就像我被晴梦慧背叛一样… 然后在跳蛋的刺激下,她一摇一晃地走出了房间。我明白,那颗跳蛋要伴随她一辈子。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要忍受着最敏感部位传来的阵阵快感。”

 

我:“…”

 

石:“我… 完全无法宽恕我自己,你知道吗… 我在放走了她以后,晴梦慧大发雷霆。因为建立下线关系所需要支付的点数都是她垫付的。我不是很想说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那个月过得很不舒服… 不过大概是那颗跳蛋的关系,她没有做出特别过分的事情,但是想必之后她也不会再允许我发展下线了。”

 

石倚一边说着,一边从边上的柜子中取出了两根天蓝色的假阴茎,朝我走了过来。

 

石:“今天要装的这个只是普通的震动棒。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功能。”

 

我:“嗯…”

 

石倚坐到了我的床上,然后把其中一根震动棒对准了我的阴道,缓缓地插了进来。

 

我:“啊… 哈…”

 

石:“你知道吗,你很特别,你和我或者我曾经的下线不一样。”

 

我:“…是说我基本上不反抗吗。”

 

石:“不是… 而是说,你最开始装的那个贞操带不是晴梦慧的,而是似乎是上层某个机构直接下放下来的,然后被转移给了晴梦慧。”

 

我:“欸?好像确实是这样。但是、啊!——”

 

随着石倚把震动棒推到了底,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石:“但是我完全想不出来为什么会有上层机构做这种事。所以另外一种可能是,晴梦慧强行把你接过来的… 但是,她怎么可能可以劫持别人的贞操带呢… 嗯… 果然不太可能。”

 

我:“…是啊,我记得当时是人工智能叫我上晴梦慧的车的… 所以… 不感觉是劫持的…”

 

石:“人工智能?你的贞操带有人工智能?”

 

我:“是啊…”

 

石:“那,那难道是晴梦慧把你的贞操带入侵了?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人工智能说话方式有改变?”

 

我:“什么鬼,怎么可能啊… 她难道是黑客?而且我完全不记得说话方式有改变啊…”

 

石:“不过倒是注意到之前晴梦慧一直在电脑上做着什么。我一问她在做什么,她就强迫我射、射精,然后我就不敢问了。”

 

说着,石倚把振动棒的底座固定在了贞操带上,准备插入第二根。

 

我:“怎么看都是阴谋论啊…”

 

石倚突然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不知为何我从脊柱尖冒出一股凉意一直冲到了头顶。

 

石:“嗯… 我知道了。”

 

石倚缓缓地把第二根按摩棒推入了我的肛门,并上锁。

 

石:“好了,装好了,打开开关咯。”

 

我:“你知道什么了?”

 

石倚在我的贞操带上按了几下,然乎突然我感到体内的震动棒开始震动了起来。

 

我:“啊… 开… 开始了…”

 

石倚站了起来。

 

石:“那个,今天我们说的,不要告诉晴梦慧。虽然她并不明确禁止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但是我并不认为她会很愉快如果她知道了我跟你说了什么。”

 

我:“嗯… 嗯…”

 

石:“以及… 你的房间是安全的,但是不要在卫生间说不该说的话,那里有监视器。”

 

我:“欸…”

 

石:“好了我走了。”

 

说着,石倚关上了灯,推开了门,走出了房间。

 

随着体内震动着的按摩棒,我长叹了一口气。

 

我:“唉…”

 

如果石倚说的是真的,看样子晴梦慧是希望我加入她所在的这个恐怖的组织并让我成为她的“下线”。如果不想就范的话,是不是要现在就做些什么了呢?我一脸困惑地躺在床上。

 

没准要反抗?可是… 要怎么做呢?

 

算了,这种事情明天再想好了。今天体内的按摩棒微微震动舒服得很,不是什么想这种东西的时候。这样想着,伴随着高潮,我睡了过去。

 

作者名(琳·缇佩斯),作品原始地址( https://wt.tepis.me/ ),和发布使用的条款(CC BY-NC-ND 4.0)。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