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第十八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可穿戴科技

 

18.

我是被穿着丝袜的脚踩醒的。

 

晴梦慧一只脚站在我的头边,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

 

苏:“学姐,起床啦~”

 

我注意到我四肢的拘束已经解开了。我稍稍点了点头,晴梦慧很快把脚移了开来。我缓缓地坐了起来。不出所料,体内的震动棒依然在工作着。

 

苏:“石倚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我:“嗯… 欸?她会做饭嘛?”

 

苏:“是啊,她是我的女仆啊。”

 

昨晚石倚和我说的话一下子闪过脑中。我用略微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晴梦慧,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沉思了一下。果然,对这个机制毫不理解的我想要逃脱晴梦慧的控制一定会是一件贼复杂的事情。

 

这样想着,我下了床。出乎意料的是,我面前摆着的是之前的可变高跟鞋,而不是昨天那透明的转轮鞋。看样子晴梦慧还没有过分到让我穿着这种羞耻鞋子去上课呢。

 

我自然地穿上了鞋,系上了搭扣。晴梦慧在我面前出了门,因此我跟着她走到了餐厅。显然,石倚确实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餐桌上放着两个盘子,盘子里装着一些面包鸡蛋,和一些其他常见的早餐。餐桌旁只有两张椅子。石倚穿着女仆装站在一旁。

 

石:“大人们请用餐。”

 

我看了一眼石倚,她并没有看我。晴梦慧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并示意我坐在另外一边。我也坐了下来。

 

苏:“嘛,石倚,还是老规矩,从现在开始坚持到我们吃完饭不许射精哦。”

 

说着,晴梦慧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忽然,石倚全身似乎是震了一下,紧接着,她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眼睛也缓缓闭了起来。

 

苏:“好了,学姐,我们可以开始吃了。”

 

说着晴梦慧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面露难色的石倚 —— 虽然不知道如果她如果没有坚持住会有怎样的惩罚,但是我决定为了避免坑她,我赶紧把自己的这份吃完。

 

 

我以最快的速度吃下了我面前的面包和鸡蛋。然而,木桶原理就在这里展现出来了。尽管我是吃完了,晴梦慧却依然在我对面悠闲地吃着。我看了一眼石倚,显然石倚已经快要接近极限了。她咬紧了牙关,全身都在颤抖着。

 

苏:“欸,学姐吃这么快?那学姐先享受一会儿好了。”

 

我:“啊?”

 

或者,晴梦慧伸手拿来了平板,按了两下后,我下体的按摩棒显著增加了频率。

 

我:“啊…”

 

我情不自禁地用腾出来的双手按住了大腿内侧的裙子。

 

晴梦慧操作完后,继续吃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石倚:尽管颤抖着,她还在继续坚持着。

 

终于,晴梦慧也快要吃好了:她只剩下手中的一小片面包了。石倚也睁开了眼睛,满怀希望地等待她吃下最后那一小块。

 

然而,晴梦慧把面包拿到嘴前,用舌头舔了一下面包的边缘。然后用牙齿咬下了一根细细的面包丝。

 

显然,晴梦慧是要故意拖时间让石倚失败了。

 

苏:“哦对了,石倚到这边来。”

 

听了命令,石倚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晴梦慧的身边。

 

石:“主、主人有何吩、吩咐?”

 

苏:“站着就好。”

 

晴梦慧一边继续舔着面包,一边注视着石倚。尽管舔了数十下,面包的尺寸几乎一点也没有变。

 

石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只听见叮的一声。

 

苏:“欸,看上去失败了呢。”

 

这么说着,晴梦慧迅速掀起了石倚的裙子,然后钻了进去。于此同时,石倚满脸通红地避开了我的视线。

 

几秒过后,晴梦慧一脸满意地从石倚的裙子中钻了出来。

 

苏:“啊,果然新鲜自然的比人工调制的要好喝很多呐… 学姐要试试吗…”

 

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的我赶紧使劲摇了摇头。

 

苏:“那… 有点可惜呀… 哦对了石倚,好喝不是避免惩罚的理由哦。”

 

石:“石、石倚明白。”

 

说着,晴梦慧一边在空中挥了挥手,一边一口将之前的面包吃了下去。

 

顿时,石倚突然捂住肚子蹲了下来。

 

苏:“站起来!”

 

石:“是、是,主人。”

 

石倚显然是强忍着痛意站了起来。

 

苏:“石倚去洗碗吧,学姐可以先出发了。不过学姐还是自己走吧,说着她看了我一眼。”

 

尽管不是很想跑步,我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门。

 

自从换上了晴梦慧的贞操带,早上的跑步似乎就是不计时了。但是因为害怕惩罚之类的,我一路上并没有敢休息。尽管是被晴梦慧增加了按摩棒的力度,经过之前的洗礼,这个程度的震动已经是可以应付的了。

 

说是可以应付,也只是不会当众失态的程度。边跑边高潮还是无法避免的。晨跑很顺利,我很快来到了学校。

 

走进教室,我看见陈变态的座椅上空无一人。正当我好奇他去哪了之时,班长突然叫了我。

 

班:“琳!学品保的主任让你到校后立刻去他办公室。”

 

我:“欸!”

 

突然,我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学品保,顾名思义,是保障学生品德的部门。学品保的主任叫我能有什么好事呢?

 

我:“他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班:“没有噢,不过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所以还是赶紧去吧。”

 

得不到有用的信息,没有别的办法,我走出了教室,走向了学品保主任办公室。

 

我到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中:“进来。”

 

我推开了门,一个一脸严肃的男子坐在办公桌的后面。

 

中:“你是琳?”

 

我:“…嗯…”

 

男子的声音令人不快,我的声音情不自禁地变小了。

 

中:“把门关上,然后坐下。”

 

说着,他指了指办公桌另外一边的椅子。

 

我关上了门,坐了下来。

 

中:“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我:“我、我不知道…”

 

中:“呼、不知道你是装傻还是不好意思说。不过都这样了还不好意思,真的是…”

 

说着,中年男子转过了他的电脑显示屏,显示屏里赫然播放着前天英语考试的监控录像。我看到监控才知道当时我的反应是有多明显。

 

从监控里,陈志鹏每一次按下遥控器和我伴随着的颤抖都是如此显眼。

 

我没看几秒监控就看不下去了,我羞愧地把头转了过去,恨不得赶紧传送走。

 

中:“考试作弊就不说了,你一个十六岁的女生,上高中就开始搞这种东西,你不害臊吗?”

 

我:“…”

 

中:“陈志鹏已经被退学了,因为他承认是他提出的这个主意。你的话,留校观察一个学期,如果期间…”

 

中年男子说到一半,我突然感觉到体内的震动棒力度增加了。

 

我:“唔!”

 

中年男子停止了说话,盯着我。

 

中:“…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今天又把这不该带到学校的东西带过来了?”

 

我:“…我…”

 

我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回答。然而,我的身体似乎是替我回答了:我的脸开始发热,身体也开始颤抖。

 

中:“好家伙,胆子这么大。把它取出来!”

 

我:“我… 不…”

 

我说不出话来。

 

中:“???什么,你不?”

 

我:“不是,我取不…”

 

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我取不下来。

 

中:“嗬!真是胆大包天!你不取,我来帮你取!”

 

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我见他逼近,我缓缓站了起来。

 

我:“…那、那个…“

 

中:“那什么那?今天你不取下来你以后别想在这读书了!”

 

说着他继续朝我走着。我感觉到势头不对。我缓缓后退,摸到了门把手后,迅速打开门跑了出去。我听见主任在我身后也出了门。他没有追我,而是朝我喊了一句。

 

中:“你别想回来了!”

 

我顶着体内的震动,跑下了楼。

 

走出校门的时候,我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

 

明明是大晴天,我的却感到有些冰冷。

 

总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我被辞退了。

 

接下来的我该怎么办呢。

 

似乎有种不真实的自由的感觉这种感觉如梦似幻般,使我感觉踩在云端。

 

但是现实中依然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把我拉回到现实。

 

最现实的问题肯定就是钱,实际我的的存款并不多,要生活下去必需要有钱。

 

那就必须要去工作。

 

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就凭我在学校学的一点数学英语之类的,可能找到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吗?怎么可能会有人看得上我?说到底我也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来做这些工作。

 

要去便利店之类的地方打工吗…… 但是我穿着这贞操带我就完全没有可能去正常的打工,再说便利店的打工就凭我一个被退学的人真的可以胜任吗……

 

说起来,我是会一些编程的,但是我完全不觉得这些雕虫小技可以让别人看得上眼。

 

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候我完全没发觉,每天怀着玩玩的心态去上学,在课堂上也没有专心去听讲。直到现在才发现。

 

“我,原来是个废物的吗。”

 

嘴角忍不住地颤抖。我,为什么就我会遭遇这种事情呢?

 

要是能继续上学的话……

 

要是没有那个录像的话……

 

要是没有…… 可穿戴科技的话!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攥紧拳头,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止不住地往下流,胸口处的衣服不知不觉已经湿透了。

 

回家吧,只有在那里我才能冷静下来。

 

回家吧,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回家吧,至少在付不起房租之前。

 

今天街上的人特别少。大概是因为平时来这里的时候都是上学高峰吧。我转过身去,向一旁的小巷走去 —— 我要穿过小巷到另外一边坐公交车。

 

如果说街上没什么人,那么小巷里人是一个也看不到了。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小妹妹,来帮我个忙。”

 

我打了一个冷颤,正准备转过头去。突然间,一个袋子套在了我的头上,然后我感觉我被举了了起来,扛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

 

我:“啊!救命!”

 

我奋力挣扎着,然而似乎没有什么效果,扛起我的人开始跑了起来。

 

我:“救命啊!绑架啦!”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我继续喊着。我感觉我被扛着上了楼,进了一个房间。我被放在了地上,很快我的双手被抓住,用手铐拷在了我的身后。紧接着,我头上的袋子被扯了下来。然后一个金属开口器被塞入我的嘴中撑开,使我说不出话。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刀:“嘿嘿嘿,小妹妹长得真可爱啊。”

 

说着,刀疤脸开始摸我的大腿。

 

我:“啊!!啊!!”

 

我恐惧地看着刀疤脸。

 

刀:“不仅人长得可爱,穿衣品味也很不错啊。”

 

他继续摸着我的腿,然后摸到了我的鞋子。他轻轻拽了一下我的鞋子,试图把鞋子脱下来。他很快注意到我的鞋子上有锁。

 

刀:“好家伙,还上了锁。这种鞋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这种锁怎么难得倒我?”

 

说着,刀疤脸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柜子上,似乎在找什么工具。很快,他拿着一把老虎钳走了回来,开始钳我左脚鞋子上的锁。然而钳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效果。

 

刀:“妈的还很结实!”

 

说着,他把头凑低了继续钳着我的鞋子。突然,我注意到我右脚的鞋子的后跟突然变长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划过了我的心头。

 

不行,这太过分了… 但… 但是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 算了,来吧。

 

突然间,我抬起右脚,用高跟鞋的后跟朝刀疤脸的脸踢去。刀疤脸万万没有想到我要反击,后跟顺利击中了我想要击中的部位,刀疤脸痛的捂住脸,坐在地上。

 

刀:“啊啊啊啊!臭婊子!啊啊!”

 

我抓住这个机会快速起身,用身后的手勉强打开了门,朝房外跑去。然后左脚的高跟也非常不合时宜地展开了。尽管鞋子并没有变成那种超高跟模式,但是已经到了会严重影响跑步的程度。

 

我没有办法脱下高跟鞋,只能顶着不适,快步走下了楼梯。很快,我听到刀疤脸似乎也出了门。我冲出了楼房,沿着小巷继续跑着。然而因为该死的高跟鞋,不但我根本跑不快,而且每走一步都有震耳欲聋的咚咚声。我感觉刀疤脸已经下了楼。我赶紧左拐进入了侧面的小巷。

 

如果我继续向前跑,高跟鞋的声音会出卖我的位置,而且我根本跑不过刀疤脸 —— 至少在穿着高跟鞋的情况下。我快步走到了一台大型空调室外机后面,试图躲避追踪。只不过这空调室外机不知道为什么接着从对面楼过来的管道。横在地上的管道差点绊倒了我。勉强维持住平衡后,我把后背贴在空调室外机上,试图不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这该死的按摩棒又在关键时刻添乱。我感觉到体内的震动棒突然肆虐了起来。我的口水因为开口器从嘴中流出。我想要捂住自己的嘴巴,无奈双手被拷在背后无法挣脱。与此同时,我听到背后刀疤脸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 他朝这个方向走来了。

 

 

 

点此查看该图来源及评论

 

刀:“小婊子,藏在哪里…”

 

在这关键时刻,该死的按摩棒丝毫没有要放过我的迹象。我努力地放松自己的下体,来减弱传入身体的震动。结果这按摩棒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打算,反而震动得更加激烈了。

 

我感觉体内的快感越来越控制不住了。尽管努力克制着,我还是不小心发出了一丝不该发出的声音。

 

我:“嗯、”

 

然而刀疤脸显然是听到了我的这一声娇喘。

 

刀:“哈、在这呢!”

 

顾不着犹豫了,我立刻穿着高跟鞋向前跑去。

 

刀:“别跑!啊!”

 

没跑两步,我就听到了刀疤脸的一声大叫。我回过头一看,刀疤脸摔在了地上,额头刚好磕在了台阶上。再仔细一看,他原来是被之前的空调管子绊倒了。除此之外,我看见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橘黄色的枪。

 

尽管脸上被我用后跟踹了一脚再加上额头撞在台阶上,刀疤脸似乎依然没有放弃要追我。他努力地要站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他手里有枪,无论如何我都是跑不掉了。于是,我做了我唯一能做的事 —— 我快步上前,一脚踢在了他抓着枪的手上。橘红色的枪一下子被我踢飞了。刀疤脸试图抓我的脚腕,然而我非常幸运地躲开了他的手,跨过了他的身体,来到另一侧。我快速蹲下,用背后的手勉强拾起了地上的枪。这时刀疤脸已经快要站起来了。

 

没有时间犹豫了。

 

我把枪从腰的右侧伸出,对准了刀疤脸,解除保险,扣下扳机。

 

出乎意料的是,从枪口射出的并不是子弹,而是数根线缆。线缆击中了站着的刀疤脸。瞬间,他一下子痉挛了起来。

 

刀:“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这才意识到,这不是打子弹的枪,而是电击枪。

 

电了一会儿后,线缆突然如同自动回收的卷尺般吸回了手中的枪里。被电了的刀疤脸显然还是失去意识地躺在地上。我低头看着这把枪,突然一个念头在我心中浮现出来。

 

我现在能为自己做出选择了。

 

正当我盘算着我的计谋时,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秩:“我是秩序维持人员!你现在被逮捕了!乖乖站好,束手就擒!”

 

我:“啊?”

 

嘴巴被撑开的我并不能说话,只能一脸困惑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秩序维持人员。

 

秩:“对,你!”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我的鞋子 —— 我的脚上沾满了倒在我一侧的刀疤脸的血。秩序维持人员要求逮捕我那是太正常了。

 

不行,一旦被秩序维持人员逮捕,我的计谋就泡汤了。

 

然而,尽管认为我是犯罪份子,他似乎并没有把我当成威胁,估计是认为像我穿着这么文艺,手还被拷在背后的女生是不会有什么威胁的。他几乎毫无防备地朝我走了过来。

 

只能这样了。

 

突然,我用藏在背后的电击枪瞄准了那秩序维持人员,再次扣动了扳机。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如同刀疤脸一样,被射出的电缆击中,开始痉挛了。

 

秩:“呀啊啊啊啊啊啊!”

 

开枪后我就立刻后悔了 —— 明明是自己差点被绑架,结果却变成了袭击秩序维护人员的真正犯罪份子。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被带去警察局之类的地方绝对是最差的情况了。

 

待到昏厥后,电缆很快收了回来。面对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我颤抖着向后退去。看样子得跑了。

 

我蹲下身去,将脚向后跨过了手铐。这样,虽然我的双手还被拷在一起,但是我的手总管是在我面前了。我用手解开了嘴中的开口器。然后,我走到了刀疤脸的一旁,试图找手铐的钥匙。然而,我摸遍了他的全身依然没有找到任何钥匙。这家伙,估计是把钥匙留在家里了。我看了看来的路,感觉回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只得把电击枪放进了背包里,戴着手铐,继续沿着小巷子走去。

 

 

尽管体内的按摩棒依然在肆虐着,我还是顺利地一路跑到了家门口。我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电击枪,推开了门。

 

我注意到,房间内多出了一个金属笼子。而石倚此时正坐在笼子里,晴梦慧正一手搭在笼子上。看见我进了门,晴梦慧显然很是吃惊。

 

苏:“欸,你怎么…”

 

我大口地喘着气,被汗沾湿的头发几乎让我看不见前方,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我:“对不起… 但是… 把手举起来!”

 

我迅速举起了电击枪,瞄准了晴梦慧。她显然是被我吓到了。但是她还是故作镇静地说着话。

 

苏:“学姐… 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说着,晴梦慧慢慢地朝着桌子走去。我注意到她的平板电脑正放在桌上。

 

我:“往… 往后退,不许接触你的平板电脑。”

 

我晃了晃手中的枪,晴梦慧明显是被威慑到了。

 

苏:“…好…”

 

晴梦慧往后退了几步,远离了桌子上放着的平板电脑。

 

我:“现在,把我的贞操带解开。”

 

一丝惊愕划过了晴梦慧的脸。

 

苏:“这、这个需要使用平板电脑才能解、解除… 而平、平板只有我能操作…”

 

晴梦慧平时的气势已经小了一半。

 

我:“是这样的吗?”

 

我转头向笼子中的石倚问道。

 

石:“是、是的。”

 

石倚显然也是被我的架势吓到了。

 

我:“好、好的吧。那你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操作平板,把我的贞操带解除了。”

 

我对着晴梦慧说道。

 

苏:“…好…”

 

我走到离晴梦慧约一米的距离,把她的平板放在了我们之间,然后继续用电击枪指着她。

 

我:“解除吧。”

 

晴梦慧缓缓地伸出一只手,在平板上操作着。我看见她点开了设备管理,里面出现了一系列头像。她点开了我的头像。这时我注意到屏幕右上角有一个写着“紧急控制”的按钮。同时,我注意到晴梦慧的眼睛眨了一下。一个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头划过。

 

晴梦慧继续缓慢地操作着平板。她点开了设置,滚到了一个叫做“危险区”的地方。这时,我注意到了一个写着“释放”的按钮。我看着她的手伸向“释放”。突然,她的手方向一变,伸向了“紧急控制”。果然,我最怕的事情发生了:晴梦慧打算用这个“紧急控制”的功能让我身上的设备制服我。然而,幸好我已经预测到了这个可能。我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数十根线缆从电击枪前端射出,贴在了晴梦慧的身上。与此同时,其释放出的强烈电流一下子使晴梦慧全身抽搐,蜷缩在了一起。

 

苏:“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的是,我突然感觉到体内的震动棒开始震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原先早已停下的乳头按摩器和阴蒂按摩器也重新启动了。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裆部。我抬头注意到,有几根电击枪的线射在了平板电脑上。此时,平板电脑的屏幕已经完全不亮了,甚至从侧面冒出了一些黑烟。

 

看样子我一不小心把晴梦慧的平板电脑烧了。

 

我一边忍受着巨大的快感,一边转过头去看向石倚。

 

我:“怎、怎么回事?”

 

石:“什么怎么回事。”

 

在笼子中的石倚似乎并不知道我体内玩具功率增大这件事。

 

我:“我、我体内的、啊!”

 

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我的阴蒂。

 

石:“你、你没事吧?”

 

我:“我、我体内的玩具突、突然变强了,底、底下还有东西刺我、”

 

我夹着腿说道。

 

石:“难、难道是… 可能是你把平板弄坏前,它最后发出了几个莫名奇妙的命令,把你的体内的玩具开大了?”

 

我:“啊… 那、那可怎么办啊…”

 

本来就一路跑回来的我,这下连站立都不太好维持了。

 

石:“解锁只能用晴梦慧的平板进行,如果你把她的平板破坏了的话…”

 

我看了一眼继续躺在地上抽搐的晴梦慧,叹了一口气。

 

我:“…”

 

石:“比起这个,你的电击枪是从哪里拿到的?”

 

我:“…出校门的时候有个坏人想绑架我,但是被、被我制止了,我拿了他的枪… 还、还用了他的枪射击了一个秩序维护人员…”

 

石:“噢,原来是… 什么?你射击了秩维?”

 

我:“我、我想把这枪拿回来胁迫晴梦慧释放我的… 但、但是… 没想到… 这怎么办啊…”

 

下体的快感一阵一阵地传来。我感觉渐渐失去了平衡。

 

石:“…如果你袭击了秩维的话… 你可能要立刻离开这个城市… 他们随时都会出现…”

 

我:“欸、可、可是我应该去哪里啊… 而且就算要走,这贞操带… 还有这手铐…”

 

我低头看了看在我下体肆虐着的该死的贞操带,和手腕上的手铐。

 

石:“…贞操带的话… 晴梦慧倒是把一些权限给了我… 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调轻松点…”

 

我:“…我、我并不想把你的平板交给你… 虽然感觉不太可能,但是我怕你…”

 

突然,石倚从背后拿出了她的平板,在我眼前晃了晃。

 

石:“我要是想害你我早就动手了。”

 

我:“欸!”

 

石倚的平板居然就在她身边。没等我阻止她,石倚用手指在平板上划了几下。

 

石:“…看上去晴梦慧把我的权限都撤了呢… 原来还可以调节震动棒强度之类的… 现在看来我能用的功能只有让你上厕所了… 不过我好像是可以允许你自由如厕,这样之后就不需要我授权了。”

 

我:“呃…”

 

石:“好了,我授权你自由如厕了。你点你自己贞操带上的触摸屏就可以如厕了。不过说是自由… 也是由管子直接从你体内抽出来的,所以并不能把它取下来…”

 

我:“啊… 这样吗…”

 

石:“手铐的话… 可以用老虎钳钳开… 老虎钳在那边抽屉里。那里应该还有一个人脸识别干扰器,你带走吧。”

 

说着,石倚指了指客厅侧面的一个白色柜子。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开过那个柜子了。

 

我打开了白色柜子,里面果然有一把老虎钳和一个灰色的小盒子。我打开了小盒子,盒子内有一个五彩斑斓的发夹。

 

石:“这个人脸识别发夹只要戴在头发上,就可以把你伪装成另一个人。这个假人的账户里已经存了大概十万元,之后就用这个身份住旅馆之类的吧。不过秩维估计马上就到这里了,秩维用的探测器用的不是人脸识别所以干扰器无效。他们现在既然在找你,一旦锁定了就麻烦了。因为用老虎钳开手铐需要很久,你最好立刻就走,然后找机会钳开。”

 

我:“…可是…”

 

我感觉我都快站不住了。

 

我:“我不知道去哪… 而且我走了… 你的话…”

 

石:“你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你现在坐火车出城,到周围任何一个城市的旅馆先住下。然后看看能不能安顿下来。以袭击秩维的罪名被抓住,你一辈子也别想从牢房里出来了。我之后会找到你的。”

 

我:“可是我…”

 

体内肆虐的道具已经把我推到了高潮边缘。

 

我:“哈… 要、要…”

 

然而,正如我恐惧的一般,机械再送我上路前一秒停了下来。

 

我:“该、该死…”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我:“欸… 不会是已经…”

 

石:“不会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正规组织逮捕人的时候会发出这么大声音的,总之快点走吧。”

 

尽管犹豫,我还是听了石倚的建议,将老虎钳放进包中,戴上了干扰器发夹,悄悄走到了门旁,确认走廊上没有人后,推开门。

 

我:”那我可就直接走咯…… 可是你怎么办?“

 

石倚笑了,不知为何他在笼子里还能笑得出来。

 

石:”不用担心我,我有办法,而且我还有些事情要跟晴梦慧说呢,她现在可没有平板可以操纵我了。“

 

我点点头,离开了家。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