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丝与魔女小姐

悠久の清清
Latest posts by 悠久の清清 (see all)

“诶多,打扰了……女巫小姐…?听说您了解很多诅咒有关的知识所以想拜访一下…”

希尔丝似乎对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信心来面对这种连学院的老师们都不愿意招惹的神秘人物,轻轻敲门后用着尽可能的敬语询问着门后。

“吵死了——难道不知道昨晚我可是一宿都没睡么,更何况我都说了多少遍我可不是什么女巫。魔女,魔女。为什么总是要把我和那些低能混为一谈!”

咿——

门内传来的低吼仿佛夹杂着一丝起床气般的抱怨,裸足踏在木板上的咚咚咚声似乎要将地板踩碎一般,逐渐逼近的声音夹杂着杀气从房内飘散出来。

希尔丝开始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了。

但现实似乎与希尔丝脑袋妄想的性情古怪老巫婆有些相差甚远。打开门的是一位身高只比希尔丝高上一个脑袋左右的少女,而对方披在肩上的杂乱金发也显露不出一丝的高贵气质。如果恰好有一只牛在旁边,说不定还会当成稻草吃掉。从黑暗环境里冲出来的她在开门的瞬间就因为阳光而捂住了眼睛,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

 

被女巫顺手拽进房子里的希尔丝双腿合拢地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攥着拳头低下头的样子似乎还在畏惧着对方。

“……所以,是想找我询问诅咒么?喔,想不到小妹妹这么小就有了仇恨的对象了呀~是初恋对象?还是可恶的老师?或者说是欺负父母的无良邻居?姆~看在小妹妹这么可爱的份上就打个八折吧。”

女巫似乎对害羞的希尔丝失去了耐心,一边自顾自翻找着自己所需要的素材,一边询问来访者的需求。“当然,我也不是有求必应,像这样的老好人可不存在。”

“才…才不是!是…是我…”

希尔丝支支吾吾的嘀咕着,对于自己的状态颇有羞耻。

“我好像被诅咒了发情…”

姆?

听到这里的女巫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兴致勃勃的凑到对方身前端详注视着——

“嗯…那么先脱了吧。”

“欸?”

“字面意思啦——把衣服脱掉什么的,诅咒这种东西肯定不是在衣服上面,既然如此的话把衣服脱了不是更方便么?”

“可…可是…”

面对对方奇怪的要求,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的希尔丝满脸通红低声嘀咕着蚊子声。

“不要怕啦~在同性面前有什么好担心的,更何况小妹妹这么贫瘠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

被女巫小姐大胆的发言导致自己更加面红耳赤的希尔丝稍微仰起头窥视着对方的身体。果然和自己相比起来,对方要有料的多。即便有长风衣的遮盖,胸口依然能够凸起的胸部足以证明自己的自信。相反自己的贫瘠在对方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察觉到这点而更加羞耻的希尔丝遵循对方的意思脱到只剩下内衣。

“喔——原来是这个。不过不用担心~这个诅咒是永久的~”

女巫小姐随便瞥了一眼后用轻松的口吻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可这样的答案却让希尔丝更加绝望。

“怎么会这样…永久什么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而且是在我身上..”

“人类这种生物可以随时随地控制发情啦,但其他生物就不一样,他们都有自己的发情周期的。而这种诅咒只是让人类不能顺利控制自己的发情期而已哦,对身体也没什么危害的啦~只需要发情的时候解决掉就好了呢。”

看着对方绝望的神情,女巫解释着诅咒。蹲下身抬起纤细的手指在对方白皙的小腹上划动,不自在的感觉使希尔丝扭捏几分。随后一丝温暖的魔力顺着指尖注入到小腹前,逐渐显露出一副爱心纹样般的漂亮印记。

“这个东西叫做淫纹唷,基本上发情系的诅咒和这个脱不掉干系啦。不过小妹妹的诅咒看起来更厉害一等,好像是可以潜移默化中影响身体的那一种。姆…至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啦所以不要提出后续的问题——”

“唔,唔嗯…”

似乎因为诅咒被激活的原因,希尔丝的身体逐渐燥热起来,最初扭捏的身躯似乎已经无法满足,开始不自觉的磨蹭双腿起来。而明知这样不对的她却无法抵触这样的行为。

“啊啦,触发了淫纹么~想不到这点魔力都能影响呀,看起来诅咒者是一位很厉害的人呢,小妹妹怎么会招惹到那种人~”

女巫用另一只手衬托着下巴,像是挑逗般继续着对小腹的抚摸。“不过让小妹妹发情的我也有责任呢。所以仅此一次,帮忙解决一下欲望喔~谁叫小妹妹那么可爱呢♪”

 

被女巫姐姐轻放在床上的希尔丝微微喘息着。对于希尔丝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躺在陌生人的床上。侧过头稍微的呼吸就能闻到女巫姐姐残留在床上的余香,一想到这种事的希尔丝就不由得再次脸红扭捏着因为诅咒而敏感的身体。

唔…女巫小姐说的解决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提供地方让我自慰么…但是在素不相识的人家里自慰什么的…

希尔丝逐渐按捺不住身体所带来的性冲动,四周无人的安静环境让自己想着大胆举措。

右手逐渐爬到了自己的私处,透过已经因为刺激而湿润的胖次轻轻触碰。而左手也顺势搭上贫瘠的胸部隔着内衣柔动着。

呜……

闭上眼享受着这种行为所带来的短暂舒适,但更多的想法却是布料的阻碍以及想要获取的更多舒适。

既然女巫小姐还没来的话…

希尔丝顺着身体的扭动扯下内衣,兴奋的樱粉私处以及胸部的小豆豆暴露在空气之中。燥热的身体与冰凉的气温带来的双重刺激使得自己的感觉更加兴奋。而闭上眼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身体又像是寻宝般的冒险。

两只纤细手指在粉嫩的小穴口缓缓滑动着,因兴奋而流出的透明液体也起着少许润滑作用,被沾湿的不自然感随着手指的滑动一同刺激着穴口。而兴奋的小豆豆似乎也渴望着刺激而微微凸起。

而在酥胸前揉动的手或许因为自己贫瘠做不出许多事,只能轻轻挤压着自己兴奋的小凸起。幻想着自己拥有女巫小姐大小的胸部而不断揉捏挤压,像生过孩子的妈妈一样能挤出母乳。

呜…仅仅这种程度的话…感觉根本无法满足…好想被什么填满…

渴望着更多刺激的希尔丝吞咽因为兴奋而过度分泌的津液。食指和无名指缓慢地撑开小穴,沾着透明液体的中指则向着穴内试探着。

明明是在别人家里什么的,居然妄想着被填满被满足…

呜…哈,哈啊…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手指塞入小穴的感觉使得穴内的嫩肉收缩,但挤压硬物的感觉又使刺激愈发强烈,酥麻的快感沿着脊背飞窜而上,使得希尔丝不由自主的挺直了娇小身体。

呜…要不还是停下来吧…

受到之前的快感影响之后,身体却又有些欲罢不能。虽然不太了解高潮但心里却期待着比之前更加厉害的感觉,那一种想要尿尿的舒适感。

手指缓缓的抽出再挤入,敏感的穴肉被剐蹭而向身体继续着传递酥麻的电流感。但作为初次尝试的希尔丝,越是期待着高潮反而越难做到。手指每一次的深入搅动,让因为兴奋而流出的透明液体发出阵阵水声。淫靡之声也不断回响在希尔丝的耳中,终于,积压已久的快感随着后续几次的玩弄而迸发,挺直身体让透明的液体喷射出来。

呜——

失去力气的希尔丝躺在床上大口喘息着,因为高潮而流出的爱液也沾湿了女巫小姐的床单。而随着呼吸带出的呻吟声也给自己增添了几分诱惑的色彩。

我…我居然在陌生人的家里自慰高潮了…

事后稍微缓过来的希尔丝感觉到无地自容般的羞耻,绯红的脸颊已经连着耳根都红透了。不过即便如此,刚才自慰所带来的快感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记忆之中,成为了萌芽的种子。

 

……

 

“啊啦,看样子已经自己先行解决掉了呀?”

在希尔丝短暂的自慰结束之后,女巫小姐轻哼着歌拿着几个道具来到自己的卧室。但令她意想不到的却是已经裸露着身体躺在自己床上的小萝莉以及沾湿了床单的爱液。

女巫稍微带着一丝抱怨的叹了口气,将道具放在床旁。

“姆…虽然自己解决了性欲是不错啦。不过我这样煞费心机准备的道具不就白费了吗,再加上将我平时休息用的床给弄脏什么的…坏孩子得惩罚一下才行呢。”

虽然说着像是威胁般的话语但也听不出很大的怒意,相反更像是一时兴起想出的话一般。坐在床尾的魔女缓缓爬上床,俯身观察着因为高潮结束而感到困意入睡的希尔丝,用于支撑身体的右手缓缓抬起抚摸着对方的脸颊,而刚才的话就像自言自语般没有被对方听到。

“坏孩子,坏孩子♪居然擅自睡着了,这里可是魔女的巢穴,任由宰割的猎物可没有反抗的余地♪”

像是轻哼着歌一般,魔女俯身舔舐着身下萝莉白皙的脸颊,手指顺着侧脸轻轻滑下借此抚摸着对方的肌肤。

“该怎么惩罚好呢?像你这样的小萝莉可不是很常见,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无法亵渎的神圣之物吧~可对于我而言~只是一只普通的猎物哦,你说呢~?”

魔女继续着自言自语,停留在对方小腹的纤细手指再次给淫纹注入魔力。而另一只手停留在自己下体发动着魔法,随后隔着衣物逐渐凸起一根棒状物。

“唔姆,虽然不是很喜欢用这个魔法就是的啦……”

掀开碍事的衣服后露出的是颇为巨大的男性生殖器。魔女似乎也因为这种异于自身性别的器官而略微脸红,双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相对敏感的肉棒,肉棒也不断地颤抖跳动作为回应。

“哈、哈…果然不习惯呀,比起再这样下去的自我高潮,还是早点的进行惩罚吧…”

魔女忍耐着异于平时所知的各种感觉,肉棒光是被手抚摸,被微风吹过,被双目注视,也能给自己带来一种莫名的羞耻与来自骨子里的兴奋。握住肉棒的左手将其缓缓压下对着身下萝莉的裂缝开始磨蹭。

因为淫纹刺激而重新变得湿润的小穴流出透明爱液滋润肉棒。两侧的嫩肉被硬物的摩擦而兴奋起来,即便是处在睡梦中的希尔丝也因为这样的行为发出了低声的呻吟声。然后魔女将巨大的肉棒前端抵在对方小穴口将其轻轻的撑开。

“小妹妹应该还是处女吧~像这样做下去的话会不会有点太过分,嘛,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处女就让我收下吧~”

稚嫩的小穴第一次被不属于自己能够承受的硬物所撑开,毫不怜香惜玉的肉棒将象征着纯洁与贞洁的膜捅穿。

“呜——”

针扎般的刺痛感让希尔丝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夺走了对方处女的魔女戏谑般缓缓抽出肉棒,看着与爱液混在一起的处女之血,随后将硬物再次刺入,在紧致的穴内缓缓搅动扩张。

呼…果然这种体型的话会比较浅一些。

还未完全地深入肉棒便已经顶到子宫口,为了不让对方感觉到几分的痛苦感稍微放慢了自己的节奏。但在对方的温热湿穴侵犯的快感让自己产生些许想要释放的感觉,轻轻扶着对方的腰部提升顶入的程度。

或许梦到了相似的梦境,又或者是淫纹诅咒潜移默化的控制着身体。希尔丝在被对方侵犯的同时,发出低声的呻吟配合魔女的节奏生涩地扭动着细腰。随着每一次的顶入,因为兴奋而泛滥的爱液都在发出阵阵水声以刺激着听觉。

“果、果然是不错的体验呀~要射出来了唔——”

不同于魔女自身的潮吹快感,肉棒在不断的侵犯对方与嫩肉产生的磨蹭感,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自己更加飘飘欲仙。最后连续的几次冲击让肉棒几乎挤入子宫里,随即迸发出的温热浊液也将其与穴道填满。

魔女缓缓地抽出肉棒,像是过度劳累般胸口不断起伏呼吸着大口空气。对于这样的高潮自己还算是第一次的体验,身体短暂的失力也让自己产生略微的慵懒感,随后懒洋洋地倒在了希尔丝的一旁与其一同入眠…

 

 

从女巫小姐的家中回到城里已经是傍晚的事情了,忙碌了一天的人群期待着回家而会选择性无视掉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希尔丝拖着疲倦的步伐缓缓走回家中,对于今天的遭遇又感觉像是做梦一般,有着说不出来不对劲但是又感觉没变化,低头隔着衣服抚摸着大概位置的淫纹,摇摇头又打消自己的所有想法。

“累死了——明明感觉今天什么事都没干,但是只想好好的洗一个舒服澡然后休息到第二天——”

这么自言自语的希尔丝决定了回家后要做的事情,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呀!欢迎回来——应该说是,总算回来了♪我可是等的不耐烦了唷。啊,之前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伊莉莎哦。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姐姐了,小~可~爱~”

熟悉又令人恐惧的声音在开门的瞬间从家里传来,一位金发少女正慵懒的趴在自己家的餐桌前,她黯然无光的头发如果有牛在的话,真的会吃掉吧。

希尔丝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要去寻求魔女的帮助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