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第六章 余波 第三节 噩梦成真?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我与我触手的旅途

第六章 余波

 

第三节 噩梦成真?

 

我曾经做个一个噩梦,在那个梦里,尼尔不在我身边,我也忘记了如何施法,我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面对现实施加给我的恶意,我无力反抗,只能逆来顺受,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人会在意你的感受,他们只在乎能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乐趣。

尽管着只是一个梦,但是它却如此的真实,仿佛身临其境。当我醒来,这一切并没有发生,那就是一个梦,我还记得如何施法,我依旧是那个天才般的法师,而尼尔就在我身上,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

只是,就在刚刚,似乎是幻觉,也似乎是事实,我听到尼尔用着我的声音,说了一声再见,充满着嘲弄。

“别,别走。不要离开我。”我想这样挽留它,只是我的身躯只是在高潮的余韵中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呻吟,我什么也没说出来,便沉沉的睡去。

一如既往,清晨时分在翻腾的欲火中苏醒,习惯性呼唤尼尔,渴求着蹂躏与奸淫,只是,我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而且我的手不在身后。

不在身后吊着?那能在哪里?身体两侧么,还是胸前?开什么玩笑。

而很快,我发现这并不是玩笑,而确实,我的身体,以一种让我感到异常难受的舒展姿态侧躺在床上,随着呼吸,乳汁不断从乳尖溢出,缓缓的流到下面垫着的吸水毛巾上。

尼尔不再身边,这是我的第二个发现,不是依靠身体的反应,也不是无法链接,单纯的是发现源自法师的魔宠契约中,我无法感知到它的情绪,它没有死,只是离我很远。

是在跟我再见么?嘲弄般的向我再见,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尼尔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这里面一定另有原因。

没有选择起身,一方面是不想让人发现我已经苏醒,另一方面,只是单纯的冷,盖在身上的棉被完全比不上尼尔的温暖,我完全无法想象我要是起身放跑这些仅存的暖气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冻死的吧。

继续感知着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健康与强壮?虽然依旧孱弱,但是至少我能感知到我在凭自己的力量在呼吸,而且双臂双腿也不是那种除了高潮时才能摆动摆动的摆设。而且,我的法术位?

准备的两套防御法术组合已经消失了一套,三个机械化心智全部用完,而如闪光尘,奥术飞弹,这些战斗当中常用的法术一个没少。依靠着残存的记忆,我逐渐勾勒出在我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有准备的遭遇了强敌,试图唤醒我,而且敌人强大到尼尔完全没机会施展法术去阻挠干扰,那我为什么还活着?是针对我,还是其他的什么?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房屋的门被打开了,逼近的脚步声和嘎吱嘎吱的声响让我提前就做好了准备,放松身体,降低呼吸,试图装作没有醒的样子,继续搜集·············等等?我能听见声音!

“醒了的话就起来吧,不用装了,我没有恶意。”不知是我意识到自己拥有听觉导致我的伪装太过拙劣,还是单纯的那个人拥有极强的观察能力,几乎就是在门打开的同时,和蔼的男声传入我的耳帘。语气是如此的平和,又肯定。“这里是科宁斯堡的培罗圣堂,你在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

思索片刻,我睁开双眼,柔软干净的床铺,和舒适的棉被,并非我租住的简陋旅馆所提供的劣质物品。

“你是谁?”我挣扎着起身,明明只是刚到秋季,但是在我感觉当中空气中寒意透骨,让我打了一个激灵,只是胸前这对过于沉重的乳房严重的干扰了我的行动,两条观赏性大于实用性的双臂完全无法撑起我的身体,除了把乳汁撒的满床都是以外,我还是没能坐起来。

“你先躺着吧,在这里你很安全。”男人一边背着我整理着什么东西,一边说着。“你还记得,最后一次拥有记忆的时候么?”

“最后一次拥有记忆?”我咀嚼着这句话背后的含义,难以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尼尔在哪?我在哪?而现在,又是什么时候?“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真的不用害怕,真的不用。”那名男子回过神来,淡淡的神术波动回荡在屋子里,让我不安的心神逐渐安定下来,甚至压制住了在我体内永不熄灭的欲火。“我是淇祱·普奇谬米,一位培罗的忠实信徒,叫我淇祱就好了。”

“淇祱,牧师么?”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我的思路愈发清晰,似乎摸到了一些事情的脉络。等等,没必要吧,如果是信仰太阳神培罗的牧师,按照他们的教义。“淇祱牧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很重要,你可以不回答,但我希望能够得到真实的答复。”

“当然可以,女士。当然,过于刁难的问题我想我还是做不到的。”淇祱的脸上绽放了温暖的笑容,完事开头难,虽然这位女士是自己救下的受害者(淇祱自己认为),但是不信任或者拒绝沟通也是很常见的,而只要肯开启对话,淇祱有信心让培罗的光辉温暖他们的心灵,然后得到哪些应该被铲除的异端的讯息,再让培罗的愤怒烧尽他们。

“不过,从一位男性绅士的角度而言,我建议你遮掩一下你的乳房。”直到淇祱提醒,我才注意到在刚才的挣扎中,上半身的被子已经脱落了一半,而放弃坐起的我选择侧躺看向他并与他交谈,我的上半身,完完全全,不带有一丝遮拦的暴露在他面前。与尼尔长久的生活似乎让我忘记了羞耻,与着衣遮羞这件事情。慌乱的动起双手,试图挡在自己的胸前,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我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试图用双手遮掩自己的乳房除了变得更加色情之外别无其他任何作用,直到淇祱牧师一脸尴尬的走到我面前,替我拉上了被子。

“好了,忘掉刚才的事情吧,我很抱歉我无法将你的身体恢复成原样,(御坂:虽然很不方便但这是我的梦想啊喂)而且因为一些原因,我暂时也找不到其他女性的牧师为你更衣,她们在面对你的时候,展现了不应存在的欲望,很抱歉。”迎着窗口射入的阳光,淇祱低下头,直视着我羞的满脸通红的脸,诚挚着道歉着。阳光的照射下,培罗的圣徽散发出异样的光辉。驱散了旖旎的氛围,只留下真挚的歉意。“那么女士,你可以问我问题了。”

“是这样的,”我已经不惊讶说我能听,还能说了,大抵是他施展了恢复术,修复了我肢体上的损伤。当初尼尔因为这些事情向我致歉过,不过看在反正能有替代而自己也实在用不上来看,干脆也就没去治疗。心中胡思乱想,嘴上则是谨慎的组织着措辞。虽然说我可以确信这位信仰培罗的牧师对我必定是友善的,但是对尼尔呢?“我想知道,淇祱牧师对于那些天性邪恶的生物,但是后天从未作恶,甚至行善的生物,是什么样的看法。”

“你是在考察我对教义的掌握么,女士。”淇祱牧师笑着说道,然后转身拿着一托盘的食物放到我面前。“从教义上来说,无论你过去做过什么,无论你的出身如何,只要你愿意帮助那些出于危难的人,那么你就是我们的同伴,如果再此之上,你还能鼓起勇气,同邪恶进行抗争,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是教义,那你呢?”

“因地制宜女士,再此之上,哪怕他们洗心革面,与过去的自己诀别,但是犯下的过错必须得到惩罚,或许是在于邪恶的斗争中赎罪,或许是得到受害者的原谅。”淇祱温柔的回应道。只是松了一口气的御坂,没能听见淇祱低语的下半句,一改温柔和蔼,锋锐刺骨的寒意躲藏在字里行间之中。“对于堕落者,叛教者,出尔反尔者,我会亲手终结他们。”

“我明白了。”整理一下思绪,大体上发生了什么已经弄清楚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尼尔撞上了这位牧师,而且毫无疑问,这位忠诚的培罗信徒不光遵循着想危难之人伸出援手,还会尽自己所能铲除邪恶。就在昨晚,这位牧师不知道怎么就发现了“寄居”在自己身上的尼尔,随即除恶。嗯不对,大概是有准备的见面?算了,着并不重要。然后大概就是尼尔被驱逐,自己被当做受害者救了回来。尼尔尝试唤醒我,只是失败了,而它应该是察觉到了敌意的源头,暂时离开了自己。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淇祱牧师,我说件事情,你不要惊讶。”

“你说,我不会惊讶。”

“那就是,你昨晚驱逐,击退,反正是从我身上赶走的那个夺躯怪,实际上是我的魔宠。”

“!!!”(惊讶)

**********************************************************************************
淇祱:时代变了,最早的魔宠都是什么猫头鹰,蝙蝠,蟾蜍 ,猫之类
御坂:现在呢?
淇祱:见过的小魔鬼,地狱犬,森林狼,炼狱毒蛇。现在多了一个,夺躯怪。
**********************************************************************************

“这样啊,确实,是我武断了。”淇祱回忆了下昨天的经历,确实,自己在动手前并没有确定那个夺躯怪的阵营,而是凭借着对夺躯怪的认知和当时的情景判断的,出于遮蔽自身存在,寄居在昏迷的人类体内,以及像极了储存备用尸体的行为以及谎言,在确认面前的生物是夺躯怪后,淇祱没有犹豫,直接动手,毕竟拯救处于危难之人是太阳神培罗的第一优先级。只是现在看来,这确实如同那个夺躯怪所言,是一场误会。尤其是在通过法术确认面前的这个人确实没有被法术所控制,扭曲精神后,淇祱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心做了一次坏事。“给你带来的麻烦让我感到羞愧,我希望治愈你身体上的损伤可以弥补我的过错,得到你的原谅。”

误会误会倒霉的误会,我郁闷的想到。有些陌生的吟唱着咒语,摆弄着手势,虚幻的立场手凝聚在我身旁,协助我至少给自己身上盖上一层袍子,也是辅助我至少坐了起来,或者说半靠在床头,我的腰比我想的要更加的虚弱,根本撑不起我的上半身。

久违的用舌头尝到食物的味道,没有说感到美味,而是有些陌生,或者说不适应,舌头搅动半天也没能正确的把嘴里的食物送到牙齿下边咀嚼,反倒是好几次不小心的咬到了舌头,最后干脆一狠心直接吞了下去,倒是感到无比的熟悉。不知不觉间,我的目光开始搜集说那块食物大一点吞下去会比较舒服。

“这是你的次元袋,很抱歉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对其中的物品进行过翻找,不过我以我的圣徽发誓,我并没有从中拿走任何东西。”

“唔,谢谢你。”没有尝试用手去接过这个袋子这种高难度的动作,直接立场手接过,放在身边,打开,确认着其中的物品。“你是说,昨天晚上,尼尔,嗯,夺躯怪吧,那个夺躯怪从次元袋中拿了一个卷轴,然后就从我身上消失了?然后我就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

“它叫尼尔么?真是个好名字。”淇祱坐在床脚,吃着东西回忆着,”确实如此,不过准确来说,是逐渐消失的,手脚头部是最先不见的,然后是躯干双腿,最后是腰胯,不过当时天色并不明亮,我也只是看了个大概。”

“一点点的消失了么?你就没想过是它钻进我身体躲了起来么?”

一边闲聊,一边打开次元袋,分门别类的将袋子中的卷轴放好,有的是我自己抄写备用以及出售的,还有的就是从其他地方买的卷轴,准备逆向学习掌握的,由于卷轴实在是太多太杂,在完全缕清之前我大概是弄不清尼尔到底是用了什么卷轴又是怎么突然消失的。毕竟我清晰的记得我没有传送术,隐身术之类可以让它藏起来的东西。而且究竟是为什么能够让我完全无法感知到尼尔的情感?它跑了多远?

“一开始以为那个夺躯怪之所以附着在你体表是因为它相对你太大了,不能完全藏匿进去,所以并没有往这方面想。“淇祱解释道”不过后来为了确保你的身体里没有残存的夺躯怪,我施展过驱逐疾病。你的身体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是除此以外,淇祱还想到,假如说这个夺躯怪有实力也真的想要夺他姓名的话,下意识认为它是邪恶生物的自己

太大么?仔细想想,尼尔似乎个头真的不小了,这小家伙长得有点快啊。

手头上的工作接近完成了,所幸我还有个习惯说记录下自己都买过什么作过什么卖过什么,不然这些卷轴被偷一些我都不一定能知道。

所以,尼尔用的是————魔宠口袋???

啥玩意?仔细确认后,包里卷轴数量对不上的就一个机械化心智和一个魔宠口袋,可魔宠口袋,它是怎么做到?

魔宠口袋,是以一个现有的小型空间,如瓶子里面,衣服口袋,以其为基础扩大,并创造一个小型的异次元空间,这个法术的精髓之处在于你的魔宠可以躲进不可能塞进去的地方,而且也不会有任何外观上的变化,更可以将其完全密封,躲避侦测。可是按照淇祱的说法,我倒下时赤身裸体,身上除了掉下一个次元袋外别无他物,而次元袋很明显无法成为这个法术的目标,目标一般是那种衣服口袋或者一些容器,而且必须接触施法。

这···呃,不会····吧?如果真的是这样,尼尔你可真是个小天才了。

“怎么样,知道你的魔宠去哪里了么?”

看我的动作突然一怔,淇祱好奇的询问道。

“我,大概知道了,但我宁可不知道。”

“什么意思?”

尼尔不会法术,装备上的能力也没有可能让它躲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最后掏出的法术卷轴毫无疑问是魔宠口袋,而关于施法目标,只要是个容器就可以了。

解除魔法,目标自己。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这玩意太他妈的离谱了。(御坂小姐姐15w字第一次说脏话23333)

肚子如同吹气的气球一样鼓了起来,这不是夸张,而是描述事实,甚至我认为吹气也无法这么快的把气球吹起来。子宫里骤然出现了巨大的异物,飞速的扩张给我带来的巨大的痛苦,只是对于这幅身躯而言,不会有痛苦,有的只有快感。

“呃呃啊——”

“女士?!你怎么了?”淇祱有点搞不清楚,刚才她还只是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带有无奈,凝噎这种奇怪的语气自然自语着,突然间,就发出了惨叫,或许不应该用惨叫来形容,更准确来说,应该叫高亢的呻吟,淇祱看着带着春意的眼神,涨红了脸庞的御坂在心底修正道。

“没···没事,待会,待会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奇怪,不要插手。”我竭力控制着精神说道,早上起来还没来得及泄欲,之前都是借着淇祱牧师施展的静心神术平稳心神,而现在,随着尼尔暴力的撑开我的子宫,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触手狠狠的顶了进去一样,如果不是顾忌还需要跟尼尔交代情况,以及旁边还有个外人,我恐怕已经翻着白眼,把一切交给尼尔,去享受了。

“妈妈?妈妈!妈妈你还好么。”几乎就在出来的那一刻,重新链接的思绪中就传来了尼尔焦急的问候,说起来我真的很庆幸,尽管我的身体被尼尔搞的一团糟,给我带来个各种不便,但是至少,我的肚子只是被撑开,娇嫩的子宫坚强的兜住了突然出现的尼尔,而不是给我搞个开膛破肚。哪怕代价是在快感的浪潮中近乎晕厥。

“没事,没有危险,你赶紧回来,从里面出,不要,太···太刺激了,我···我···”本想警告尼尔说,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慢一点。只可惜,在狭窄的异次元空间里久等的尼尔早就焦急的不得了,听到妈妈说需要自己以后,便急忙的在子宫里调整姿态,触手如同产卵一样鱼贯而出。而我想说的话,自然而然的被快感堵了回去,只能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告诉它,身旁的牧师,不是敌人。

只不过这一切,在淇祱看来就显得十分诡异了。在他的视角里,他并没有发现随着御坂施法而诡异隆起的腹部,毕竟有袍子被子遮掩,外带上边一对夺人眼球的巨乳,淇祱还没有注意到。反倒是御坂奇异的呻吟,以及很快就失去意识,陷入高潮的异状,反倒是让他担心是不是遭到了什么诅咒。没有什么迟疑,直接一个医疗术放了出来。

效果,基本没有,如果说真要有的话,大概就是修复了子宫的隐性拉上,而我们的主角——御坂,则是在尼尔蠕动调整姿态,疯狂的刮擦子宫内壁,以及触手反向抽插阴道时,陷入了无止境的高潮。医疗术确实能够解除昏迷,迷魂这类的异常状态,但是眼下因太舒服而高潮失神,很难说清楚是没起效果还是说,起了效果但是很快又爽到失去意识。

不过淇祱不需要去惊讶自己的医疗术无效了,因为接下来,更加挑战他三观的东西来了。微弱的沙沙,噗滋噗滋,一种难以形容的,给人一种黏腻湿滑感的声音从衣物被子底下传来。没等他反应过来,大量的触手就从里面伸出,缠住了裸露在外的北半球,双臂,固定住痉挛的身躯,随后,一根格外粗壮的触手撬开半张的樱唇,粗暴的塞了进去。

吓得淇祱是下意识一个后滚,几乎是在滚动的同时,他就捏好了手势,唱完了咒语,正气如虹完成施法,手中握紧至善美德之剑,只是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侦测邪恶甩出去,而法术告诉它,附近并没有邪恶阵营生物。

尴尬了,淇祱想道。倘若自己能多个心眼,动手前用法术侦测一下目标的阵营,大概就不会动手了?应该也不会,万一对面遮蔽伪装了自己的阵营怎么办。

淇祱陷入了沉思,而尼尔没有停下自己的行动。尼尔的“着装”很快,不如说对于御坂如今的身体来说,尼尔“寄居”在她身上才是正常的状态,绷紧的束腰,塞满的下体,或许曾经这些东西给御坂带来的是烦恼,是不适。那么现在,没有这些东西,大概御坂的也是烦恼,不适。

“妈妈,感觉怎么样。”在把自己重新穿到御坂身上的时候,尼尔就注意到了,不光是昨晚那场战斗受到的伤害,就连很久之前受到的暗伤都愈合了。再考虑到自己是被妈妈强行拉出来的,以及她那轻松的情绪,多半是已经和面前这位牧师达成了和解。所以尼尔也是用着轻佻的语气回应着妈妈。

“不,给我,尼尔给我,我忍不住了。”尽管尼尔没做什么多余的动作,但是光是在敏感的子宫内壁上大幅度的刮擦和反向抽插就已经将我数次送上高潮,而着装时的连绵不绝的微弱刺激则是压垮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说真的,这种状态很危险,无法进行正常思考,从身到心都在无穷尽的追求着淫欲,毫无疑问是失去自我成为雌兽的前兆。不过好在我的自制力还算不错,而尼尔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我的限制器,避免她沉沦于欲望,无尽的去追求快感。只是想让我的精神恢复正常,还是只能让尼尔好好的操弄我一番。幸运的是,在这种规律的性爱之中,我还能压制住试图无限增长的欲望。

触手驾轻就熟的摸上了全身的敏感点,很快,我便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无论是用嘴,还是用心。尼尔将注意力从妈妈身上转向周围,看着一旁尴尬的把剑收回剑鞘,等待正气如虹效果结束的淇祱牧师,尼尔也是控制着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往角落里缩了缩。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一会(御坂:我都翻白眼闭眼了你们怎么对视的。),还是尼尔打破了僵局。

“我想,我们之前真的是误会,而且···”尼尔顿了顿,毫无疑问,妈妈现在又是叫不醒的状态,至少在她发泄完之前,哪怕是机械化心智都无法让她恢复理性,如果这个时候再搞错什么的话,那颗真是太糟糕了。“如果还有误会了,可以等等么,我妈······我的主人马上就醒了,她需要稍微的休息一下。”

“我明白,是误会,是误会。”淇祱看着自己殴打过的无辜群众,尤其是自己身上的正气如虹效果还没有消失的,显得格外尴尬。“你叫尼尔对么,很高兴认识你。”

看着淇祱伸出的右手,思索一阵,也伸出了御坂被触手包裹的右手。“很高兴,没有误会,我很高兴。”

一些额外的信息,
淇祱·普奇缪米 5级牧师,6级教廷审判官
信仰培罗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