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六章〉(一)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六章〉(一)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六章〉

“这里⋯⋯是哪里?”

浓雾在蝶恋身旁耸动着,黏稠的擦在身上,却没留下任何痕迹。原本平静的黑泥被浓雾翻搅,交次形成碎浪。蝶恋刚刚起身,就被一波大浪打在身上。

“呜哇!”黑色浪花溅在蝶恋脸庞,没等蝶恋伸手擦拭,便如同雨珠滴在荷叶,轻巧弹落。

在蝶恋搞清楚状况前,黑浪势头已愈发猛烈,浪尖渐渐攀上小腹,波波凉意自四面八方拍在蝶恋毫无遮蔽的身躯。蝶恋察觉黑浪诡谲之处,不论怎么闪躲,黑浪总能或前或后,狠狠挤过两腿之间,每次都让蝶恋不禁浑身一颤。黑浪看似无序的胡搅蛮缠,实际则有意戏弄挑逗。

似沦为黑泥之海的掌中玩物,蝶恋被黑浪团团包围。黑浪时而从后方骚惹蝶恋臀部,时而从正面侵扰下腹。单手无法完全阻挡黑浪的冲击,但双手齐上会使一侧空门大开,黑浪则会趁机突袭,把蝶恋面颊冲的红一阵白一阵。

蝶恋脚步一个没站稳,黑浪一拍,身形一晃,视野陷入无尽黑暗。原在黑浪下的地面消失,蝶恋并不会游泳,两脚胡乱踢蹬,双手在黑泥中不断挥舞,想抓住些什么。然而手里能捞到的只有黑泥,自然没有是没有可以着力之处。好在黑泥似乎尚未尽兴,偶尔会推蝶恋一把,让她能够浮出黑泥露头换气。不过推的地方是早已卸去防备的股间,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令蝶恋意识更加混乱。

蝶恋被一道巨浪抛上高空,随后重重栽进黑泥的更深处。一片漆黑里,黑泥肆无忌惮侵入蝶恋身躯。耳间鼻间口间,尿道阴道肠道,尽被黑泥插入,拴上黑泥枷锁。这次,黑泥无意再让蝶恋有冒头的机会。

不、不要!

求生的意念让蝶恋更加奋力挣扎,不断仰头,想要逃出这致命的黑暗囚牢。

砰!

蝶恋猛地睁眼,头顶撞上木制床头的冲击把她拉回现实。

“噗咳咳!”触手袜发现主人的异样,急忙伸出数只触手,对着蝶恋背脊又推又拍。蝶恋对触手袜摆了摆手,指指头顶。触手袜马上转移重点,揉搓略为瘀血的碰撞处。

“哈啊⋯⋯”总算是缓过气来。蝶恋单手扶额,两眼微闭,放缓呼吸,慢慢抚平心绪。触手袜拉开窗帘,仲秋的暖阳正好打在蝶恋垂落的长发上,散射出金棕色的光芒。

“现在几点?”触手袜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举到蝶恋面前。

“还没十点啊⋯⋯呼嗯——哈!”蝶恋在暖阳和触手的按摩下,渐渐恢复元气,伸个懒腰,随后双手探入被窝里翻找。

“欸?那两颗球呢?”照记忆中的位置摸索一阵无果,蝶恋把整条被子掀开也没看见。“难道⋯⋯”朝床侧探头下望,地板上除去灰尘还是灰尘。“那就是在⋯⋯”蝶恋往床尾爬去,看见两颗黑球一近一远摊在地上——似乎是在被窝中软化许多。“呜呃,跟一开始你的样子越来越像了⋯⋯”果然是同种生物嘛,蝶恋如此想到。

触手袜捞起较远的黑球放回床上,蝶恋则负责较近的一颗。“抱歉了。”用手指稍稍戳几下,黑球软麋的触感,让蝶恋不禁以为摸到某不可名状之物。“呜哇,你们越来越噁心了。”黑球依然没有回应。“你——们——还——好——吗?”缄默。蝶恋感觉有股疼痛正自背脊爬上大脑,只能把黑球再度塞回被窝里,继续搁置问题。

“真的好像在孵蛋喔。这么说来我是母鸡喽⋯⋯怎么越想越噁心啊。”

最后是不是会孵成两摊烂泥⋯⋯不行,得想想办法。

扭头看向窗外,艳阳高照的城市生机勃勃,别有一番风味。蝶恋不禁看得出神,直到触手袜举着手机到面前。

“十点了啊,那得——开始准备准备。有件事得跟你说一下。”蝶恋翻身下床,拎起书包清点书的数目。

“等下我们要去一家咖啡馆。帮我从那堆书里拿这本的解答本。”触手在书山里翻找着目标书籍。蝶恋顿了顿,盯着触手袜一会,目光又撇回书包。“我想⋯⋯想跟店长夫妇谈谈有关你的事情。”

刚刚抽出的书掉在地上。“哇!快捡起来。别这么害怕啦。”蝶恋捡起书,凹平折痕后,放在手里把玩几转才放进书包内。“姐和叔都是很嗯——好啦,姐她有时候会有点暴躁,不过也和叔一样是个温柔的人。”拉上拉链,蝶恋打开衣橱,挑出一件尺码宽松的薄长T和短裤。

“我也不会直接就跟他们说我穿上触手袜这样子啦。”换好衣服,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思考片刻,蝶恋走出房门,拿起半满的洗衣篮。“会用比较委婉的方式。主要是突然就遇上这么多事,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哔哔哔——。洗干一体机开始运转“大概就是这样。”阳台在大楼的西侧,没有阳光照射显得格外阴冷。目光闪烁,高处的微风,刮过蝶恋没在阴影的脸颊。

肯定,触手袜犹豫一下后表示。

⋯⋯⋯⋯

振臂一挥,扫把自体侧以圆弧轨迹探出。五指轻扭,毛鬃精准切入地砖纹路。压、滑、提、收一气呵成。恰到好处的劲道配上分秒不差的协作,既未尘土飞扬,也无残叶遗留。

长及后颈的马尾晃动,纤瘦的腰杆缓缓挺直。本落在下一处污痕的视线飘向对街的明媚,似乎是被阳光勾起心中的回忆。

喀喀哒。

“吓!”眼前的长发男人突然扭头,脖颈发出一连串声响,吓到刚想为非作歹的蝶恋。

“好久不见。”低哑而浑厚的嗓音。乌黑浓密的上唇须抖动几下,弯成一抹微笑。

“欸、嗯胤叔,好久不见。”与之相对,蝶恋的声音显得格外稚嫩。

两人大眼瞪小眼,胤叔见蝶恋这副模样,知道蝶恋还被吓着,便先说道:“你姐在⋯⋯”话未说完,一道比胤叔音调高出十六度的尖叫,自玻璃门内飞来。扎的辫子扬成水平线,穿着拖鞋围裙的女子踹门而出。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啊胤姐⋯⋯”蝶恋还不及反应,便被女子一个熊抱搂住。

“哎呦我的蝶恋你咋两个星期没来啊?姐想死你喽!”紧接一长串连珠炮般的问候。

“老婆你轻点,蝶恋要喘不过气了。”胤叔见蝶恋满脸焦急,口型不断变换却没有声响,赶忙出手解围。

“哎呦抱歉啊。”胤姐松开双手,转而拍打着蝶恋的背膀。

“咳、姐你、咳⋯⋯”突如其来的窒息体验,让蝶恋心底某些不好的记忆浮现。撑着膝盖摆了摆手,又挺身叉腰吸了几口气,才算是顺过气来。

“你⋯⋯”

“蝶恋你⋯⋯”

“没事。”蝶恋对着盯着自己的两人笑道。“呃⋯⋯怎么了吗?”

“没怎——”

“蝶恋你咋瘦了呀?啊?”两只强而有力的手搭住蝶恋肩膀。

“欸?”蝶恋霎时跟不上胤姐的思路。

“哎呦给姐心疼的,啥把你委屈成这样?快进去,今儿店里加量不要钱。”胤姐说着抓过书包,边把蝶恋往店里推,胤叔也收拾扫具跟在后头。

“啊、不——啊那个⋯⋯”

轻音乐回响在深进型的店内,一侧摆着储物架、飞镖机和一些私人藏品。长沙发贴墙放在另一侧,一张方形矮桌置于沙发前。沙发末端挨着矩形木制吧台,三张高脚椅并于吧台长边。椅旁走道尽头则是吧台入口,以及通往二楼的楼梯。

蝶恋被按到一张高脚椅上,胤姐上下打量着。“给姐瞧瞧,啧,你瞧你这胳膊都细成啥样了呀。”

“我倒觉得这样更好。要是像你粗手粗脚,以后就没人娶了。”胤叔检查着玻璃门的损伤说道。

“你这老色鬼就好这口。”胤姐回头白了一眼,在蝶恋身上比划道:“你看蝶恋这腿、这腰都瘦成啥——”手停于蝶恋胸部下缘。“我说我的小老妹呀,你这是、施了啥魔法啊?这肉咋都、都⋯⋯”胤姐的手在蝶恋的胸上一遍遍量测着,每滑过一圈,两眼都会瞪大一点,像是碰上千古难见的奇观。

“姐,你的手⋯⋯”虽然这一周成长不少,对方也是老熟人了,但胤姐的十八摸还是让蝶恋害臊不已,脸上羞红一片。

“老婆!”胤叔猫腰进到吧台,见自己老婆还抓着蝶恋不放,嗔了一句。

“哎哎哎,抱歉啊。”

“该干嘛干嘛去,别给人家添麻烦。”胤姐咧嘴讪笑着也进到吧台,接过扫具,灰溜溜的拐进后厨。

“对不住了,她也是两周没人说话,憋坏了。”胤叔语带一丝责怪。

“欸嘿嘿。不过看姐那么精神⋯⋯老实说蛮羡慕的。”换一年前,蝶恋可能不会有如此感受。但高三的操劳,让她颇有转瞬间年迈三十岁的憔悴。

胤叔从壁橱取下马克杯,拧着浓眉,转身露出满脸愁容。“你羡慕,我可遭不住了。”

“嘿嘿,辛苦胤叔啦。”蝶恋脑海浮现出胤姐每天缠着胤叔,不断唠唠叨叨的场景。

“今天是来做作业的吧?”

“嗯。”经胤叔这句话,蝶恋想起此行的正事。

半晌,蝶恋理好思绪,下定决心。触手袜小小骚动着。“那个胤⋯⋯”

“先去把包放好吧,趁你的位子空着。等下熟客来你就没得坐了。”

“⋯⋯嗯,那我等会再下楼聊。”身后传来奶泡机发出的轰鸣,蝶恋小步爬上楼梯。二楼的布置与一楼相比单纯许多,两均是一人半高的书柜,就连楼梯间也是用书柜区隔。柜里头的书形形色色,从文学到科学、古典到现代应有尽有。

蝶恋穿过几张菱形桌来到落地窗前,挪开“书籍仅限内阅”的告示牌,侧身走进书柜与落地窗间的小道。小道通向一个被书柜隐蔽的小隔间,只有一张半圆小桌和迷你方沙发靠墙放置。大多数顾客看到二楼满座后,会选择到座位更多,也更宽敞的三楼。唯有像蝶恋这种与店长相熟的老顾客,才有机会知晓这二楼内的秘密天地。

蝶恋甫一坐下,触手袜就发出更加不安的躁动,光滑的外表浮现出一条条触手纹路,在蝶恋腿上扭来扭去。

“啊⋯⋯刚刚还以为要被胤姐怀中抱妹杀了。”蝶恋脸上泛着红晕,轻轻用手安抚触手袜。“姐今天是激动些。不过平时还是比较⋯⋯呃,比较温和的,嗯。”蝶恋不禁莞尔,想起第一次和父亲来到咖啡馆时,胤姐把自己抛起来的场景。

公园的绿茵被阳光照的耀眼。蝶恋望向窗外呆坐一阵,将书放好,手机和钱包塞进裤袋,慢慢踱着步,思索等下该如何开口。“下来的正好。”胤叔把马克杯放到吧台最里侧的椅子前。

“这是⋯⋯”棕白相间的蝴蝶纹拉花微微晃荡,飘散着茶与奶融合的香甜,一旁倚着块心形的桂花糕。

“呜哇⋯⋯叔的手艺越来越惊人呢。”一时间蝶恋无法想出更好的赞美之词,只能用最为惊喜的脸直述内心的真实感受。

“这可是你姐逼出来的成果。”胤叔没好气的说道,往后厨瞟了一眼。

“哎呦——你看人家蝶恋不是都高三了嘛,天天读书读成这副颓样,还不得拿出点真功夫好好养养。”胤姐端出一片轻乳酪蛋糕,上头用蜂蜜画着另一种花纹的蝴蝶与爱心。“再说拉只蝴蝶也少不了你几块肉,至于么?来,甭管有什么苦头,先痛快的把蛋糕吃了,包你心情舒畅、浑身有力!”

“做的这么精致我都舍不得吃啦。”蝶恋看着眼前一对蝴蝶爱心,心底暖洋洋的,但想说的话却更加如鲠在喉。对于胤夫妇的感动,让蝶恋不忍他们再多为自己操心。

“那我来喂你。”说话间胤姐拿起一只叉子。

“欸等我还没拍⋯⋯”等蝶恋掏出手机时已经迟了,胤姐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离蝴蝶与爱心,叉上一块伸到蝶恋嘴边。

“欸⋯⋯啊~”抱着遗憾,蝶恋一口咬住松软绵密的蛋糕。

“瞧你这样子,是受啥罪过啊,吃块蛋糕脸都要吃化了。”看着蝶恋满脸幸福的样子,胤姐笑着切好剩下的蛋糕,一块接一块往蝶恋嘴里送。没过多久盘净杯空,店里也来几组客人。胤姐收走杯盘回到后厨,胤叔则继续在吧台调制饮品。

蝶恋并未如往常上楼读书,而是坐在吧台,痴痴地望向门外。约莫一年前的某日,蝶恋也是在吧台,从傍午直坐到傍晚。

“最近遇到什么难事吗?”蝶恋迷茫的点着头。

“高三生活很累吧。”胤叔拣只玻璃杯,与一壶柠檬水放在蝶恋身旁。

“嗯,每天都得读到九点才能回家,还有数不尽的考试。”蝶恋给自己倒满水,捧起玻璃杯慢慢抿着。

“嗯哼。”金属壶嘴沿着滤纸边缘旋转,热水渗入,化为浓郁的咖啡从漏斗滴落。

“爸妈还挑这种时候出国度假。”蝶恋的目光被对街两位身着黑衣的男女吸引。

“嗯——哼。”胤叔俯身钻进吧台下的橱柜,声音稍显艰难。

“叔,你能不能有点别的回应呀?”蝶恋趴在吧台上,看着只剩半截身体在外的胤叔。

“我有朝一日一定要在这开个门。”胤叔在橱柜里奋力说道。

“这话你都讲好几年了。”总算是把埋藏在深处的咖啡豆挖出来。“你再不说重点,等下熟客来你就没得说了。”

“呜⋯⋯好啦。想跟你商量件事,但你得先跟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

“我保证。”低沉的嗓音几乎与倾倒咖啡豆的噪音混在一起。

“真的吗?”蝶恋觉得胤叔敷衍的态度极不可靠。

“你怎么神经兮兮的,高三压力这么大?”手掌在麻袋上转个两圈后抽出,胤叔又钻进吧台下。

“还不是叔你过去有信用不良纪录。”

“都过一年还记着,你这好头脑净往坏地方用。得了吧,这回你爸妈都在国外。说吧。”

“那还是不能告诉他们。”蝶恋千叮咛万嘱咐。

“你都是个小大人了,不会说的行吧?”比刚才快一些起身,胤叔沾染灰尘的脸上大大写着无奈。

“那我讲了喔。”触手袜小小的紧张一下。

“说吧。”胤叔说完,用毛巾在额头到下巴来回擦拭。

“嗯⋯⋯就是,那个⋯⋯”触手袜的颤抖让蝶恋更加犹豫。

“得了,熟客来了,你也不用说了。”胤叔叹了口气,胡须朝外头扬起。

“欸?”蝶恋顺着胤叔扬起的胡须望去,刚刚在对街的黑衣男女正准备推开玻璃门。

“好久不见。”胤叔率先招呼。

“哦,是胤老弟!多年未会,你的声音我都快认不出了。”墨镜几乎遮住男子半张脸,黑色大衣配上黑色西装裤,有股特务的调调。女子也是同款式的墨镜,只不过黑的更彻底,多一副黑色口罩,手戴着黑皮手套,身穿宽松的黑色兜帽风衣与阔裤。两人手挽着手,小心地绕过矮方桌来到吧台前。女子领着男子到最外侧的高脚椅上,自己则坐于男子与蝶恋中间。

“胤老立好朽胡见!”女子的声线轻柔,虽然被口罩遮住而略带含糊,却给蝶恋一种如同细雨濛濛的淡美,很是迷人。

“哈,互好意乎。”女子笑着摘下口罩退去风衣。

好、好漂亮!

蝶恋的双眼被女子牢牢俘获。目光顺着从肩颈滑落的长发望到腰际,匀称的身材裹着黑色低领毛衣,苗条却不失婀娜。最为夺目的是,女子所露出的肌肤均洁白无瑕,连那长发也如雪丝般交织。

原作者:Gate Master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7+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