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妹妹 第四章

离夜
Latest posts by 离夜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爱上妹妹

Part 4 抉择&记忆之尾(无H警告)

“阿枫。”

我回过神来,有些惊诧的看着紫叶,不知从何时起,他对我的称呼从亲昵的阿枫,变成了略显疏远的少爷。似乎是认清了两人的地位差距一般,但我一直不以为然,甚至视这些无聊的礼俗为一种愚昧。

尽管我的父亲一直很在意这样的差距,也一直对紫璃对他的冒犯和忤逆耿耿于怀。将紫璃逐出家门,便是他所能做到的,最显其愤怒的举动。

但也是这一瞬的称呼,让我意识到,他不再是那个一板一眼,遵从着命令形式的紫叶,而是我旧时的玩伴与兄弟。

“在二小姐和流岚之间,你总要做出一个选择。”

“但你父亲…不会让你选二小姐。”

“所以他想怎么做。”

“现在流岚小姐,应该已经在你家了。还有你的母亲,应该也在那里。”

紫叶有些愧疚的说着,我知道他也是不得不这么做,也并无怪罪他的意思。只是。

“带我回去吧,算是,我对你唯一的一次请求。毕竟这个选择,还是得由我自己来做。”

“好。”

紫叶没有犹豫,扭动车钥匙,车掉了个头,像是飞驰出去的影子一般,穿行在公路上。在同我说了这些话之后,他的立场就不再是偏向我的父母那边,而是,站在我这。

尽管不知道父母用了什么方式,抑或是流岚通过什么方式得知了紫璃和我之间的关系,但无论如何。

在这个时候我都必须带在紫璃身边。

曾经她为我挡过一劫,并为我承担了太多后果。

那么如今,就应该是我了。

我有些漠然的看着窗外,心中微微有些抽痛,隐隐有不祥的预感盘旋在我的心中,但一切担忧都不显于外。

显露这些并无益处,反倒会让自己落了下乘。不形于色,或许更好。

时间一秒一秒的在我的感知中前行着,熟悉的风景变幻,我知道此地已离家不远,隐隐可以见到别墅巨大的身影,就在不远处。

“阿叶…多谢了。”

“哈,你我之间这么客气做什么……很多事情,我也做错了。我不想对不起你。”

紫叶裂开嘴,笑了起来,有些憨厚的样子,掺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隐隐有所悟,但还是一笑:

“不怪你,我知道我父亲的性格,他就一老古董,我习惯了。”

“到了。”

紫叶踩一脚刹车,飞驰着的豪车急停在别墅门前,我掏出口袋里面的钥匙,飞奔向自己的家。

一进去,就看见了跪在客厅地上,浑身赤裸,身上遍布着红痕以及血痕的紫璃,以及站在一边,面色冰冷的念念叨叨的高挑女人。

我的母亲不知去了何处。

眼前的高挑女人便是流岚。

“阿枫,你怎么回来了。”

看见我的到来,她将手中的鞭子一垂,毫无怯色的看着我。

“你在做什么。”

我冷冷地说道,言语之间隐藏着怒火。看着遍体鳞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紫璃。原本灵动的神色,此刻如同凋零的鲜花,显得格外的黯淡。

流岚不曾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态度对她,心中生出几分委屈之意,说道:

“哼,我只是让这个不知廉耻的人认清了现实而已。”

“她是我妹妹。”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他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楼上,一道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虽老,但是言语之中依旧残存着往日的威势,心中下意识的升起了几分退却之意。

这样的画面让我想起了一年之前的那一刻,也是如此。

只是当时的逃避,如今却无法再故技重施,一切不在此了结,就只会将这份折磨与后悔无尽的绵延下去。

“父亲,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不清楚么。”
“在您眼中,一切就只有结果最为重要,连子女亦可抛却不顾是吗。”

我大声的反驳道,旁边的流岚后退几步,不曾想到我为了维护她眼中不知廉耻的人,而毫无犹豫的顶撞我的父亲。

“我说过,我没有这样的儿子。”

他毫不退让,站在二楼上,高高的俯视着一楼的一切。

“哥哥~”

微弱的呼唤声,在父亲的愤怒声中显得喑哑,但我却听得格外分明,我看着挣扎着想要起身的紫璃,单膝跪在地上,让少女靠在我的怀里。

“哥哥……我是不是,不应该在这里呢。”

“让哥哥为我牺牲了这么多,哥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不要辜负了父亲对你的期待呢……就当,我不曾来过这个世界好了。这样,对谁都好吧。”

“哥哥也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一辈子,只要哥哥幸福就好了。”
“如果这一世不能在一起,那哥哥就和我许定来生,来生,我再做哥哥的妻子,这样,一定不会有任何人来阻拦吧。”

“哥哥,好爱你……”

言尽,少女便晕了过去。

莫名的心慌感吞噬着我,我贴在少女的胸前,心跳微弱,但依旧残存着一丝声音,只是身体过于虚弱,所以昏迷了过去。

我抱着紫璃,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盖住了她赤裸的身体。

目光冰冷且平静,怒火熊熊升起,却让我陷入了一种极致的冷静,仿佛周围的一切人都与我无关。我看着眼前目光闪烁的流岚,她也听见了方才紫璃的一番话。

“流岚,你陪我走了六年。我们的感情不会作伪,时间也不会作伪。但我一直想知道,你究竟因为什么而喜欢上我,是否单纯是因为我的身份而接近我。你又是否能理解我,真正是我所在等的人。”

“但今天,很遗憾,我看清了你。你应该知道,紫璃在我心中的地位,才会让我一直庇护她。你做出这样的事,无非是想迎合我的父母,然后依靠他们来坐实你的未婚妻地位吧。”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老古董说的话你竟然会相信到现在。”

“我喜欢谁,我又会和谁结婚,这取决于我。”
“如果你和她之间,让我做出一个选择。”

“很抱歉,我们分手吧,流岚。”

说罢,我没有丝毫留恋的走上二楼,流岚眼中的不可思议转变成了些许的绝望,看着我的背影,嘴中说着什么,但不曾入耳,我也无心去听。

眼前的,才是我最终要面对的一关,来自我的父亲。

“父亲…你老了,老到看不清人了。”

我淡淡的说道,当我踏上这条路的时候,世俗就已然被我抛在身后,那些应当被计较的,真的还重要吗?那些真正源自于本心的,我已然看清。

“无论我多老,你永远是我的儿子,也永远听我的话。”

他几乎是吼着说出这样的话的。

“父亲,你以前不是这么教我的,你说,喜怒不形于色,无论多么生气,都要保持冷静。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在家庭之内,都是如此。”

“而且,我要听你的什么话?是抛弃紫璃,让她流落荒野,然后孤独而死;还是娶了流岚,顺从您的心愿?”

无言。只是攥紧的拳头彰显着他的愤怒,站在父亲身后的母亲,有些不忍的看着我怀中伤痕累累的紫璃。

“父亲,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年的车祸,原本应该身受重伤的人是谁,那个承载了你心血的人,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知恩图报,是谁曾教会我的道理,更何况,这是手足之间。”

“或许您要失望了,但我知道,您不会心满意足的,如果你真要强逼我做你想要我做的事,那么很抱歉,您也可以当没有我这个儿子,我所继承的紫氏集团还给你,现在的紫氏集团比以前兴盛了太多,就当做对您多年养育之恩的回报。我所求的本就不多,只是想让紫璃,一世安然无忧,幸福终老而已。你连让孩子幸福都做不到,只不过是,一个失败的父亲而已。”

我看着父亲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怒火,抱紧了怀中的紫璃,愈渐发白的脸色,让我知道紫璃已经不能再等了。

我转身离去,干脆利落,不留给他们任何言语的余地。

飞奔在停在外面的车子,对着摇下车窗,注意着里面动静的紫叶,我大声叫道。

“紫叶,去医院,快点。”

看着怀中被衣服紧紧包裹住来保暖的紫璃,紫叶明白了什么,旋即踩下油门,奔赴离这里最近的大医院之中。

我从车上找了几件男款的衣服,然后给紫璃遍布伤痕的身体穿上,外面是冬天,如果让她赤裸着,绝对会着凉,彼时伤上加伤,紫璃孱弱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了。

方才升起的怒火此刻逐渐的冷却下来,我摸了摸紫璃的额头,微微有些发烫,和发冷的身体以及冰凉的双手形成鲜明的反差。

记忆里零星的画面再次闪动,虽然微弱,但是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之中的画面。

只是,怀中的妹妹忘却了而已。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医院熟悉的白色长廊出现在了面前,或许是早有通知的缘故,一些看上去已有一些年岁的女医生,都已在急诊室前等候。

或许是出于占有欲的缘故,我特意让一些男医生避讳。

坐在诊室前的长廊里等待了一会儿,便听到里面的一位医生出来。

“紫先生,紫璃小姐现在生命垂危,体内的旧伤被牵动,身体内脏有大出血的风险,现在需要立刻做手术。”

“好。”

我点点头。无意识间,我的手已经捏紧了一旁的扶手。

旁边的紫叶看着我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出声安慰道:

“阿枫,没事的,紫璃会好起来的。”

“嗯。”

我轻声的回应了一句,坐在长椅上,微微有些倦意袭上心头。手术室的灯亮起,照着前方心绪不宁的人们。

或许是出于氛围的缘故,周围的一切显得格外的宁静,也不知为何,困意愈渐深厚,朦朦胧胧之间,我神游在旧日的重现之间。

 

“哥哥,哥哥,今天去哪里玩呢?”

“随你咯。”

幼时的我刮了一下紫璃的鼻子。自幼便粉雕玉琢的样子,俨然就像一个穿着男装的小女孩,看上去有几分滑稽感,如果换上女装的话,会显得更自然吧。朦胧之中,我这样想到。

因应酬和公司内的事而时常外出的父母,除了让保姆在家中看养我们两个之外,并且时不时地询问一下我们的成绩之外,对我们几乎不闻不问。

也因此,我们两人的关系特别好,几乎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直到我18岁之前,我们也总是躺在一张床上睡,拉都拉不开。

而今天,趁着保姆还在睡觉,我们一大清早便偷偷溜出来,这几乎是成了我们每周六早上的日常活动。

“周围的话……上次去过公园了,嗯……这次,去旁边那个喷泉怎么样?”

“都听哥哥的。”

小紫璃点点头,一脸幸福的待在我旁边。

路很漫长,但是两个人一同前行的话,原本漫长无比的路,此刻也显得不那么难熬了。清晨大街上的人并不多,出来步行,听着彼此略显波动的喘气声,也几分宁静的意境在。

骤然间。

似乎是余光瞥到了什么,小紫璃猛地大喊起来:

“哥哥小心!”

我陷入了呆滞的状态,身体却猝然被一股大力推开,被用力的推倒到一旁的地面上,我清晰地看着一辆大街上的车突然失控,朝着站在原地已经无法改变姿势的紫璃猛地冲了过来。

眼前骤然变得有些猩红。

或许是血液进入了双眼,还是,难以抑制的情绪涌动,我本能的拨打了急救电话,按照课本上教的知识,并没有移动被车撞后的紫璃。

之后发生的一切在我的记忆之中都有些模糊了。

只记得,我那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的状态,就如同即将失去什么,极致的失落感和窒息感,如同置身一片黑暗的海洋,所有人的声音在我的耳畔,都如同大海里的回音,宏大,模糊,又散着一种令人麻木的窒息意味。

“虽然抢救过来,但是病人的身体从此会变得比较虚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做一些比较剧烈的运动,可能性功能也会受到一定的阻碍,需要比较长时间的静养。而且在撞击的过程中,病人的大脑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有轻微脑震荡的可能,有一定几率会失去一部分记忆。”

后来,的确如此,醒来之后的紫璃,已然忘却了自己因为什么而来到医院,甚至和父母的相处记忆,自己的出身都变得淡忘。

只是。

“哥哥…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她醒过来之后的第一句话。

她忘却了所有人,甚至于对自己的过去都变得模糊,却依旧记得我的存在。

那时我默默发了誓,誓言延及今日,一直深藏在我的记忆之中,像是记忆的一条尾巴,却贯穿了我的整段人生。

 

“怎么样了。”

大梦初醒,我看着熟悉的抢救室,一切就如同几年之前的那一幕,心中再次被相似的窒息感所充斥,只是这一次,一切又是否还能想最开始那样平平安安呢?

我祈祷着,下唇渗着微微的血丝。

紫叶看着我愈渐苍白的脸色,然后有些担心的说道:

“还没有消息……你没事吧,你这脸色,有点吓人。”

“我没事……”

只是加速的心跳,还有苍白的脸色,都在暴露着我此刻状态的极度起伏,若不是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会做出什么,大概我自己都难以想象。

“小枫。”

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逐渐顺着回廊而来,母亲熟悉的声线回荡,我看见那张已显出有些皱纹的,有些老去的容颜,心中生出说不出的厌烦和疲倦。

“你怎么来了。”

我抬起头,淡淡地回应着母亲的呼唤,虽然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误,但母亲的默不作声和无所作为,也令我有些心寒。

“你父亲让我来的…他还是放不下你们两个。”

“呵呵。”

我冷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继续闭目。

旁边的紫叶显得有些尴尬,看着我和母亲之间异常冷淡的气氛,他站起身,然后说了一句:

“阿枫,夫人,我先走了。”

我点点头,旋即,紫叶便匆匆离去,母亲没有询问,便坐在了我旁边,我向另外一边挪了挪,和母亲保持着距离。

手术室前的一分一秒都显得尤为漫长。

长久凝视着亮红色的手术进行中的指示灯,看久了,也显得有些猩红。窗外覆压着白雪的树枝,白色的世界里林立着医院的大楼,纷白的世界中无数人等待着,无数人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

“咔嚓。”

细微的声音。

我抬起头,眼前手术室的灯一暗,情绪顿时涌到极限,手不自觉的开始微微发抖,我看着躺在白床上,包裹在一团被单中的少女。

“医生?”

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太久不曾说话,抑或是太紧张的缘故,我期待地等待着一个积极地回答。

“手术成功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现在是手术之后的一个危险期,如果能醒来,就算度过了危险期。如果醒不来……以后可能会变成植物人。而且不乐观的是,患者的求生意识比较淡薄……”

“求生意识淡薄?”

“是的。”

“患者在术后这段恢复期内,可以有家属进入探望,来帮助唤起患者的求生意识。最好是患者最亲近的人,而且尽量不要有太多人进入,为患者保持一个宁静的恢复氛围。”

“在她旁边给我加一张病床。”

我说道,旋即,跟随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女,一路跟到医院VIP待遇的病房之中。

那里已然摆好了两张病床,依旧是白色的房间,但外面的风景却是相当的绚丽。正对着医院中央的一片湖,湖心有一座亭子静然地坐落在哪里,宛如柔美女子静卧,俨然一道风景。

少女的病床旁有各种器械,监控着少女的体征数值。

我坐在少女的病床旁,看着少女静谧的脸,出了神。虽然卸了妆,但是一年以来蓄养的长发,以及瞒着我服用的药物,已然让少女的脸部曲线愈来愈柔和,出落得格外水灵。

母亲跟在我的后面,细看床上的紫璃,才发现一年不见,紫璃已几乎面目全非。

“你出去吧,她醒来,应该不想看到你们。”

我轻声的说道。转过头,看着有些愣神的母亲。此刻紫璃已然全然占据了我的内心,就像是一道灵动的倩影,每每念及,嘴角都会撩起些许的笑意。

世界冰冷且残酷,也只有这位少女在提醒我,世界,还有残存的温柔不散。

“哥哥,哥哥……”

幻念之间,我仿佛看见了沉睡的少女醒来,像是过往一年中的无数次呼唤,抑或是儿时黏在我身边的小孩,总是拉着我的袖子和我形影不离。

骤然想起她问。

“哥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无言之间。在我心底始终存在一个回答,或许应该是我问,为什么你总是为我付出一切呢?记忆的深处仿佛存在过这样一个答案。只是时光辗转,我以为无意的一切,都变成了少女世界中的缕缕光影。

逐光,是人类的本性。

但那追逐着光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扑来的身影,才最让人难以忘怀罢。

“小璃…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我开口,声音却已然沙哑到难以清晰地分辨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只是情绪涌动,在最亲近的人身边,我已不再想压抑自己的害怕与迷茫。

“你要是走了…大概,我活着也会很无趣吧。”

“总是说来世,就在这一世,不好吗。”

“……”

尽管不想流泪,但眼泪并非我所能控制,就像爱一样,喜欢上谁,又爱上了谁,又是谁能清醒的,像是控制程序一般去控制?

日影斜落,昏黄的光洒满了整间病房。黄昏之光带着最后一丝留恋,宣誓着一切将回归终点,等待着另一个起点,一切伊始,循环往复。

“阿枫。”

熟悉的声音唤回我凝望的双眸。

我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紫叶端着一个大的保温瓶。

“夫人给你做的。”

“等她醒了再吃吧。”

“阿枫……”

“你放在那里吧。”

紫叶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看着我有些漠然的神色,放下了手中的保温瓶,旋即回头望了一眼始终不曾变换姿态的我,叹了一口气,知道此时的我不希望看见任何人,便转身离去。

我继续私语着,这一幕留在未来的回忆里,只是少女静睡的侧脸,与反复回旋着的少女的余音,旧日的一颦一蹙,都仿佛拥有了灵魂一样,共同回荡在这不算宽敞的房间之中。

回忆之尾摆动着,一切如同幻灯片般播放,直至一切顺流至今日午时,躺在地上近乎奄奄一息的少女,对我说出的那一段话。

撕裂般的痛楚重现。

猛然间,我似乎明悟了什么。流窜在少女心中的,只是一种,随时会失去的,不安全感罢了。

“等你醒来…我们就结婚吧。”

我贴近少女的耳侧,一字一顿的说道。

静待了许久,并未有奇迹发生。我有些失望,但依旧看着紫璃,期许从那张精致的容颜上找出一丝一缕的变化。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4+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