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人生(10)

克莱维儿Klavier
Latest posts by 克莱维儿Klavier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6章,专题:玩偶人生

“呼……呼……”

若银喘着粗气,一只手的手肘靠在杂物间的门框上,另外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双眼望向了被放在垃圾桶里面的祈夜。

此时此刻的祈夜,身上凝结着之前还没有喝完的豆浆所留下来的污垢,几根面条斜挂在祈夜的身上,还有一些蛋糕,面包,以及各种各样的杂物。

“你……是祈夜吧?”若银低下头,沉声问到。

祈夜并没有回答,她的身体被固定住完全没有办法动弹,口中也被那个超大的阳具口塞给塞了起来,鼻子里还插上了两根氧气管,她说话的权利也被剥夺,只能呜呜几声,而此时此刻,她望了望在阳光下的若银,无比的闪耀,而自己,完全的身处黑暗之中,似乎已经丧失了对未来的希望。

还有……这浑身的污秽,让她更加难以认同自己。

这个身处于垃圾桶之中,满身污秽,如同垃圾一般的人真的是自己吗?若银……会怎么看自己呢?

不……我不是祈夜,我不能承认自己是祈夜!不要看我,千万不要看我,祈夜,祈夜现在……很脏的,不对,我不是祈夜,我现在只是一个垃圾,祈夜不是垃圾,祈夜不可能成为一个垃圾!

祈夜心中疯狂的挣扎着,她完全不希望去面对此时此刻,如同圣人一般的若银。

她认出来了,虽然很久没有见面,但是看到的第一眼,她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若银,她小时候一起玩的伙伴。

可是不能认,绝对不能认!

若银望着祈夜,慢慢的向前走去,想要伸手去摘下祈夜脸上的口罩,好好看一看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祈夜!

她现在越来越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祈夜,就算她不承认,她也在心中确定,这个人就是祈夜!这个无助的表情,浑身颤抖的模样,简直如同很久之前,她失去自己父母后那害怕的表情,那试图否定自己的表情。

手距离祈夜脸上的面具越来越近,祈夜不由得疯狂挣扎起来。

啪!

垃圾桶之间倾倒,在烈日下发酵的臭气顿时弥漫开来,各种认识的,认不出来的垃圾覆盖着祈夜的身子,一直到脖子那儿,身体被垃圾所覆盖的恶心感直冲云霄,祈夜不由得产生一股反胃感。

此时此刻的教室,所有人因为垃圾桶的这一声倒地,如同按了暂停键一般,疑惑的望着教室后面的垃圾口,依秋暗道不好,举手示意道:“老师,我去看一下杂物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罢,也不去等老师同意,直接一个箭步冲出了教室,走到了杂物间里面,而若银,正趴在垃圾桶上,伸出手去够着祈夜脸上的面具。

祈夜的头部疯狂摆动,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试图去阻拦要摘下她口罩的若银。

不,不,不,不要!我不是祈夜,我不是祈夜!我不是祈夜啊,不要,不要再过来了,不要摘下我的口罩,不要,不要……

望着越来越近的手,祈夜眼中的绝望越爱越深。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如果,若银发现了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变态,那么之后,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她呢?

“呜呜……”

祈夜绝望的呜呜了两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命运的决定。

“你在干嘛?”

依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阻止了若银的继续行动,若银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装作无事的说道:“刚刚路过,看到垃圾箱倒了,打算扶起来,怎么?你们连我扶垃圾箱起来都不允许嘛?”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怎么有空来我们的教室,来扶我们的垃圾箱?你们……这么闲的吗?”

“我们这一节课体育课,我刚好要从这儿路过,难道你还不允许我路过你们班吗?”

若银与依秋争锋相对,丝毫不让,只是……

依秋望了望边上的风景,随意的说道:“没问题,你路过我们班一点问题没有,但是有一个问题,你们班在楼下,你究竟是如何,路过路过到向上面跑了这么多层?”

“当然是!”

若银不由得一僵,她找了许多的地方才找到祈夜现在被放置的位置,甚至运用了一些心理学去猜测,最后好不容易猜测到了祈夜的位置,可是刚刚快要得手的时候,依秋已经过来了,在依秋面前,自然不好继续行动。

不过她心中已经明白了,祈夜,应该已经成为了依秋的奴隶了。

就和她的父母,祈夜的父母一样,很多平民的父母一样,成为了贵族的奴隶,被贵族随意的玩弄,直到死亡。

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结局,若银回头望了一眼那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不敢睁开眼面对现实的祈夜,她似乎明白了很多很多。

平民,面对这类贵族天生就是不平等的,不管多少努力,都很难去弥补他们与贵族之间天然的差距,想要弥补这类差距,只有……推翻贵族的统治!

只有,只有……

只有推翻他们的统治,才能够让那些人回到自己的身边!才能够让自己的母亲,祈夜的母亲,祈夜,重新成为一个健全的人,而不是一个奴隶,一个没有尊严的奴隶,一个连人都算不上的奴隶……

我们平民阶级必须站起来,我们不是天生的奴隶,我们需要的是,公正,法制,平等,和谐,而不是那些贵族所不需要赏赐给我们的东西。

人与人之间是没有所谓的天生的阶级差距,有的只是能力差距!贵族可以的,我为什么不可以?难道我天生比贵族差吗?

笑话

我,若银,在这里发誓,一定要将这些该死的,伪善的,没用的贵族全部,一个个,在城市的广场上斩首,让他们感受到,那些被欺侮的奴隶的痛苦!让他们知道,平民也是可以翻身当家作主的!

望着依秋,若银嘴角露出了一丝丝微笑,她似乎看到了这些该死的贵族的死亡,不由得轻轻点头,弯腰想着依秋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这里。

依秋望着若银的背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觉得有一丝丝奇怪,这个人,不应该就这个样子离开这儿的,她眼神里好像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最后居然还在笑?她为什么会去笑?

大脑里一团浆糊,但是此时此刻最主要的事情是将祈夜救出来,她走到了垃圾桶边上,将祈夜从一大堆垃圾里面拖了出来,再用扫帚把垃圾丢回了垃圾桶,收拾妥当了回到教室跟老师说了一声身体不舒服,刚刚收拾垃圾让她的身体上面产生一些恶心的反应,在征求完老师的意见之后,她将祈夜双脚的锁给打开,从口袋里拿出绳子牵着她来到了女厕所。

“你,跟她说了自己的身份?”

依秋将一身臭气的祈夜去除了脚上的义肢,放到了厕所上问到。

此时此刻的祈夜如同一个没有四肢的人棍一般,她红着脸望着祈夜,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出来的,难道若银对自己真的那么熟悉?就算自己现在就一个眼睛和头发和之前一样,都能够看出来?

自己明明都跟若银那么久没有见面了,她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自己究竟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不过还好没有把脸露出去,不然就真的做实了自己是祈夜的身份。

看着祈夜如同一个鸵鸟一般,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的身份其实早就暴露的样子,依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走上去,不顾祈夜身上的那股臭气,用力的抱着祈夜。

她其实跟祈夜一样,她心中也是慌张的要死,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够认出经过如此乔装打扮的祈夜,如果祈夜真的被别人发现,说不定,祈夜可能……会封印自己的人格,不去承认自己是祈夜。

到那个时候,祈夜还是那个可怜兮兮的,什么事情都顺从自己的祈夜吗?

还好……祈夜还在,没有离开自己。

祈夜被依秋冷不丁的直接抱着,身体猛的一僵硬,但是怕依秋抱起来不舒服,强迫自己放松了身体的控制,尽量的让自己的身体柔软一点点。

泪水渐渐的从依秋的眼中低落,滴在了祈夜的身体上,顺着那柔滑的乳胶向下缓缓滑落,她伸手解开了放在祈夜脑后的口塞锁,将那巨大的口塞,从祈夜的喉咙里拿了出来,在祈夜还没有来得及喘气的时候,那粉嫩的小嘴直接亲了上去。

不同于之前的青涩,以及渐渐了解亲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依秋用她那灵巧的舌头,用力的打开祈夜的牙关,在祈夜的嘴里横冲直撞,肆意的玩耍着祈夜的舌头,粗暴的掠夺者祈夜的香津。

祈夜的身体在看不清的黑色乳胶下渐渐泛红,如同她的脸一般,就好像喝醉了酒,沉浸在这温柔与暴虐共存的浪涛中。

“给我吧!”

依秋用牙齿温柔的咬着祈夜的下唇,认认真真的望着祈夜的眼睛说道。

看着依秋的眼睛,祈夜用着如同蚊子哼一般的声音,小声的说了一声

“嗯。”

 

下一章,下一章,我们就要开始玩那个了!妹子们就要开始人生第一次旅途了,我好兴奋啊诸君!
同时若银也完全跟祈夜还有依秋决裂,投身于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之中
接下来的故事应该会更加精彩
大概?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玩偶人生(10)》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