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银河(2)

文章目录[隐藏]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4章,专题:风骚银河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触手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二,我与我

 

淫户星域在帝国的众多星域中是与众不同的,作为帝国领地之中最早的对外色情产业发源地,这里这片星域中分别有三颗极地星球,三颗草原星球,三颗大陆大陆星球,以及两颗拥有星魂的盖亚星球,和我现在脚下的孢子星球。

如同蜂巢思维的蜂巢星球会对非蜂巢思维的生物无止境的施加恶意,孢子星球也会无止境的去爱抚,挑逗星球上的每一个生物,并在她们身上,体内留下厚厚的精液与圆圆的虫卵,

虽然这些触手很温驯,只要你略加抵抗就可以把它们从身上扒下来,不过于此同时,还会用更多的触手攀附到你的身上,就算你用力的捂住自己的敏感部位,大气中无处不在的催情孢子,触手上附带的催淫精液,和那些有孢子演化而成的大大小小无缝不入的触手,总有办法让你不得不去接纳它们。只有经过帝国的基因优化,并且把性爱视为吃饭喝水一般寻常行为的人,才能在这里安然生活。

当然,如果你以在外太空生存为标准佩戴航天服的话,确实可以抵挡孢子触手的袭击,但是我想,如果你真的那么做的话,那些触手恐怕就不再温驯了。

而出于对安全的考虑,行政中心就坐落在这颗被称为放纵天堂的孢子星球。

出于对工作的需求,行政大厅是这颗星球当中鲜有的可以让人冷静工作的区域,稳定心神的思维增幅器,安稳身体的惰性空气,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这里的员工可以维持一个理性的思维模式来处理这片星域当中大大小小事务。

这里的人,理应可以压抑主自己无尽的欲火,安心工作。但是有些东西不讲道理。

进入严格密封的传送梯,空间内的空气逐渐被置换为这颗孢子星球独有的孢子大气。被美羽刺激的肉体与心灵在脱离环境的抑制后变得愈发狂躁,乳头与胸罩间细不可查的摩擦,凸起的阴蒂与丝滑的丝袜亲密接触,很快,这具身躯就回归了它原有的模样。两片被沾湿的痕迹在我胸前逐渐扩大着,而我被一步裙约束下并拢的大腿间也流下了无色的透明粘液。按捺不住的双手几次想要顺着衣物间的开口伸进去爱抚自己身躯,但是秉承着美味要留到恰当的时候食用的奇怪想法,我选择将自己双手在背后拷住。

嘀的一声轻响,另一侧的门哗啦的打开。不同于行政大厅里放眼望去非黑即白的冷淡色调,这里的天空,大气因孢子弥散在空中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地面也并非冰冷的无机质,而是暗红色的柔韧肉质平面。当我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踏上这片区域,原本平整的地面在我周围裂开大量的豁口,或大或小的触手从那里面吐出,然后顺着气息的指引,先是搭上我的脚背,然后滑腻软绵的触手一点一点的顺着我的身躯向上攀附着。

这是这颗星球对待它身上的居住者的态度。

在这里,你不需要住房,因为只要你躺在地上,温润的触手就会小心翼翼的包裹住你的身躯,当确定你无意反抗之后,大地就会将你吞没。一根中空的触手会伸进你的口腔,强硬但不痛苦的接管你的呼吸。浓厚的精液会在接下来充斥满你体内体外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回归母胎一般,你可以选择任何匪夷所思,但只要你觉得舒适的姿势。然后作为代价,你的胃,你的肠道,你的子宫,你的膀胱,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会被注满圆鼓鼓的虫卵,而你将做一场回味无穷但又无法回忆的美梦,然后再第二天的清晨,当你苏醒之时,你将带着挂满全身的触手和灌满全身的虫卵回到地面之上。你既可以选择带着这些可爱的宝宝继续你新的一天的生活,也可以只留一小部分不影响活动的虫卵,将大部分送回这颗星球。然后这些虫卵或许会在你再次入眠的时候回到你的体内继续它们的孵化,也可能会灌输给另一位疲惫不堪,想要休息的美人。

而食物则更加简单,如果你不介意那触手精液的原始味道,那么这要你想,跪下来,俯下身,接受触手的爱抚,在触手的抽插玩弄之中进行足够次数的高潮,那么触手就会喂给你可以满足你口腹之欲的食物。

在这个世界,能量货币是国际间公认的货币单位,也是大多数人支持的交付手段。只是在这颗星球,可以被触手所利用的淫欲情绪,也可以被当做货币来使用,只不过,他只支持当场制造,当场交货。

对于那些热衷于性爱的种族来说,孢子星球,就是完美的度假胜地。

触手还在攀登,正常来说,他们会顺着我的丝袜,钻进我的裙子之中,填满我的小穴我的后庭,给予我充实的满足和足量的精液与虫卵,然后继续向上,勒住我的乳房,剥开我的乳孔,榨取并畅饮我的乳汁,最后顺着我的嘴角,钻进我的口腔,在你的舌苔上涂抹着甜蜜的媚药,让你不自觉的舔舐嘴里那些细密的触手。

但是,当这些触手刚刚攀登到我的小腿时,这些无心智的触手仿佛就像看到了天敌一样,溃散的从我身上逃离,重归地下,如果不是小腿丝袜上那些粘稠的痕迹,那些触手就仿佛从未出现一样。

“你怎么今天出来的这么早啊,差点就让给那些没脑子的触手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一句缠绵的声音直接传入我的脑海,随后,我身旁的空间泛起涟漪,虚实之间,数跟触手从我后颈处的空间无端的伸出,顺着我精致的脖颈,沿着的诱人的锁骨,钻进我的衣物之下,驾轻就熟的在我身上环绕,一些触手顺着皮肤插入胸罩之下,抱住我的乳房,而粗壮的部分在我腰间环绕几圈,然后顺着双腿直至脚踝,被拷在背后的双手也没有放过,环绕手臂的触手故意的互相,和身体上的触手交织在一起,将我双臂强制并拢,固定在身躯之上。不过这只是开始,以粗壮的触手为骨干,更加细密纤长的触手,长着微小的绒毛,一边摩挲着我娇嫩敏感的肌肤,一边互相编织成一张无法逃脱的网,把我困在其中。

随后,身边泛起了更多的涟漪,这回不再仅仅是我后颈处,身体两侧伸出数跟强壮又灵巧的触手,它们驾轻就熟的伸向我衣物两旁的绳结,轻而易举的,绳结被解开,整件严肃的女式黑色西装和性感的一步短裙转瞬之间化作几张布片,从身上脱落,只留下一具备触手严密包裹的身躯。

随后,这些触手带着我身上脱落的衣物,解开手腕上的手铐,以及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今天,似乎很兴奋,怎么,要我来好好服侍一番么。”

诱惑,甜蜜,带有情欲挑逗的话语回荡在我脑海之中。

于此同时,脚心,脚缝,全是细小触手蠕动摩擦的触感,阴蒂被剥开,三两根带有硬化甲质壳的小触手时不时的冲撞摩擦着敏感的肉块,而整个下作乳房,则是被长满绒毛的触手不断的摩挲挑逗着,配合顶端特化的榨取结构,随着我的心跳,一次一次的收缩着,吸吮着。这一切一切的刺激都让我发狂,让我的身体迅速的达到了情欲的巅峰。

庞大的能量在我身边聚集,我折起双腿,弓起身躯,如同四马攒蹄一般,整个人无端的悬浮在半空之中。而当我闭上双眼,触手顺着我的脖颈飞快的生长着,让我眼前一片漆黑,让我耳间仅能听闻血液流动的轰隆声,一部分感知被剥夺,自然会强化其余的感知,鼻孔里拿诱人的腥气,溢进嘴里的粘稠精液,以及一切的重中之重,被触手全方面刺激的触感。而当我吞下那根几乎要刺穿我咽喉的巨根以后,这一切,又让我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

“不要!每次都是你high到最后,我才不要让你来呢。”

与火辣辣肉体对应的,是精神层面的冷淡对话,我无情的拒绝了她的要约。

“别这样啊,是按照我的想法来,我是玩的最开心的那个,可是说的好想你不爽一样,你不会想让那些星球上蒙昧无知的野生触手来满足你吧,这些低能儿怎么能跟我比。”

“触手乐园。”

随着这句话,身上的刺激突然断了一瞬,失去能量供给的异能差点让我从半空中摔下,不过很快,无论我还是她都做出了调整,歪歪扭扭的飞行一阵以后,重归平稳。

“你搞什么啊,这么大反应。”

“你把话聊死了你知道么,心情不好?”

“活没干完,美羽那个便器带着一身淫欲进了办公室,还是刚刚从亚蒙回来,一身被虐的情欲快把整个屋子给污染了,我去泄泄火。”

“我真的不行么。”

“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心情不好。”

“好吧,可怜的我啊,什么时候能够在你办公的时候尽情的玩弄你呢。”

“等你厉害点,能够压制并剥离我的精神,让我进入无心的状态,你想怎么玩怎么玩,就是·····”

无心状态是帝国在宇宙中的一个死对头搞出来的,那帮爱管闲事的家伙非要崇尚禁欲,自己禁欲不说还要拉着别人一起。真的是别搞笑了,没有欲望怎么繁殖,又不是所有种群都有ips无性繁殖技术的,禁欲了不是自掘坟墓么。再说了,如此美好的事务,为什么要拒绝它。

“就是还不如去欲望广场找个肉便器玩,至少它会有反应。”

身上的触手接上了我的下半句话,无心之所以说无心,就是单纯如冰冷机械一般,只会对外界做出冷漠的理性回应。这样的人,比起心智崩坏更加无用,至少那些崩坏肉便器还能够勾引出旁边人的施虐欲,尽管利用起来不如情欲那么方便,但也算可以转化。而且崩坏的心智尽管说是心智全失,但也能产出一些情绪能量,也算是为发电做出贡献,这帮被那些自称圣女的家伙净化成无心的存在,则是根根本本的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情绪能量,除了放到一些地方当做奴隶苦工外,再也无用。

“至少,至少我们不用分开?你可以试试在精神上调教我?”

“你说的这话你自己信么。”

“不信···········真的没办法啊,理解一下嘛,国庆快到了,总归是有点忙的。”

“算了,该干什么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我被调配的地方居然是星域总督,而不是前线战士将领什么的。”

“大概,是真的因为我很能打吧。然后正好又有一个不太喜欢正常工作的便器姬,就被分配到这片重地了。”

就这样,我和她一起沉默了。

实际上,覆盖在我身上的触手,真正的名字叫做触手装甲,拥有一定的保护能力和随时随地将穿戴者的情欲维持的高水平的能力。

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刺激过于强烈,那么极有可能导致穿戴者高潮,而高潮,除非是帝国那几个稀有的完美便器,任何人都是无比脆弱的,失去意识,无法反抗,而且非常容易被其他精神轻易的入侵。而如果维持在低水准,那么完全可以考虑机械拘束服,利用电子器械和自我调节去维持在一个高情欲但不影响战斗的状态。

不上不下的触手装甲就这样无比的尴尬,空有对情欲能量的强大利用,却因为生物的不可控性导致难以在战场上使用。

但是科学的疯子是无极限的,裂魂仪式诞生了。源自情绪能量和对灵魂的研究,科学家们提出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将人与触手装甲绑定,然后把人的灵魂分裂,把倾向于母性,受虐,淫欲,乃至软弱,同情,恐惧这些在战场上不利的情绪全部封存在身体之中,然后把那些施虐,冷酷,以及愤怒,傲慢,这些情绪转移到绑定的触手装甲之中。

理想当中,被装甲包裹的女体作为能量电池,而本身的思考则是放置在穿着的绑定触手装甲上,科学家希望以此来规避高潮时的脆弱。

而结果,她们成功了一半,新的触手战士确实可以在高潮时继续活动,并且爆发出远比一般战士更加强大的战斗能力。但是这些战士在平日里变得笨拙呆滞,难以进行复杂的思考。而当进入战场以后,也只能执行简单的命令,甚至难以命令。导致帝国在对这些战士的使用上变得束手束脚。

而我,则是其中的奇迹,裂魂仪式过后,无论我,还是她,都拥有理性完整思考的能力,只是因为情绪的割裂导致我和她像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格。而更神奇的是,我打破了触手战士装甲必须时刻佩戴在身上的限制。正常的触手战士如果身体和触手分割,那么就像灵魂被割裂一样,失去思考能力,也失去活力。但是我却可以做到和她分离开来独自行动,甚至依靠简单的情绪调动进行独立战斗。而当我和她化为一体的时候,爆发出的战斗力甚至可以在太空当中和护卫舰打个难舍难分。

于是我这样一个可以说是走在陆地上的太空战舰,被丢到了后方,镇守一方。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活着的威慑力远远大于我去前线参战吧。

不想这么多了,触手乐园近在眼前,我想,大概只需要休息一个小时就可以排解掉身上的欲火与不满。

“保护好我呦,要知道在性爱高潮的时候,我可是非常非常脆弱呢。”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享受触手乐园那些经过特意调配触手的完美爱抚,我的心情自然开朗了不少,甚至用着嗲嗲的语气和我自己撒着娇。

“不给肏谁保护你啊,所以·······”

一根粗壮的阳具毫无征兆的刺穿我的阴道,不留情面的突破子宫颈,又差点捅穿子宫。尽管小穴在爱抚之下早已泥泞不堪,但是没有经过热身扩张的身体在骤然的突击下还是感到痛苦不堪。

“也让我稍微发泄一下啊。”

触手开始收缩,光洁的皮肤再次接触到了粉红色的大气,而我则是因为痛苦和突如其来的快感瘫倒在地上。

“在触手乐园你还是别穿衣服了,好了,去玩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身旁的空间再次泛起涟漪,触手消失不见。只在红色的肉质地面上留下一位双手被拷在身后,赤身裸体但又穿着一双不适宜行动的12cm高跟鞋的女性。

我趴在地上缓口气,周围的触手出来又回去,出来又回去,目光呆滞的我看着这些触手如此反复,然后拖着自己敏感的身躯,一路上流着爱液与乳汁,踉踉跄跄的走进了触手乐园。

“大坏蛋。”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