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三章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三章
矜
Latest posts by 矜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三章 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在一支由安娜贝尔亲自指派的护卫小队陪同下,法琪娅和安珀儿顺利地乘上了小型转移艇,以正常的巡航速度向母舰开去。

“嗯……唔……”

但此时的法琪娅却感觉很不妙。

从刚才开始,下体就总是传来阵阵异样的湿热,好像爱液和失控的能量在里面混杂翻涌,甚至还有向外迸发的趋势。

同时,包裹她肌肤的战斗服,也比刚穿上时绷得更紧了。

若是因为之前的高潮导致的,那后果可能比表象更加糟糕……

……最少也要遭到宝木博士的暴躁轰炸。

“姐姐,你的脸色有点发红诶。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事。”

但这哪里是没事…这股湿热感渐渐地自内向外延伸,甚至好像有少量的爱液流了出来,伴随着丝丝令人兴奋的瘙痒。

不过好在护卫小队在驾驶舱,而法琪娅和安珀儿单独在乘员舱,他们之间隔了双层墙壁和气密门,法琪娅不必担心自己的这副样子会暴露在外人眼前。

法琪娅紧紧夹住双腿,暗暗咬紧牙关,强压着自己的感觉,不让小穴内那股狂热的涌流爆发出来。

就这样,转移艇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母舰下方的机库打开了巨大的气密门,迎接转移艇的到来。内置AI完美地操纵转移艇停在了合适的位置,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噪音和颠簸。

法琪娅像弹簧似地迅速站起身来,异常的兴奋感这才稍微缓解了一些。

护卫小队先行离开转移艇,并列成了两排,表情冷淡地向法琪娅和安珀儿依次敬礼。

果然他们并不关心少女先锋究竟状态如何,只不过是按部就班地执行着被派给他们的任务罢了。

不过,见到他们这副冷淡的样子,法琪娅也松了口气,起码没有被他们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异常。

她带着安珀儿走下转移艇,皱着眉头、红着脸颊,强忍着小穴内的不适感,向他们一一回了礼。

确认姐妹二人安全无恙(外表)后,护卫小队向猎隼五号做了例行报告,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便重新乘上了转移艇,返回了舰队。

“我们到了……”

站在母舰下方规模宏大的无人机库当中,法琪娅总算有了些安全感。

与巡洋舰上的升降梯不同,母舰的升降梯是能够与空中穿梭通道无缝连接的。因为母舰的体量十分巨大,四通八达的穿梭通道自然充当了母舰内部的立体交通系统。

在前往母舰舰桥的路上,法琪娅所在的穿梭通道正巧经过了母舰中央生活区的上空。穿梭通道是完全由磁场构成的,即使身处高速行驶的穿梭列车内,生活区的景致也清晰可见。

这里的空间相当辽阔,有着各式功能的高大建筑和通路被巧妙地规划为数个区域,整体上的色调明亮而欢快。

在这里生活的既有身负职责的船员,也有暂住于此的普通公民,繁荣又富有活力,与备战区的肃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以说,星区母舰并不像其他舰艇那样是纯粹的军用设施,而是更像一座具有战斗能力的移动城市,任务不太紧张的时候,法琪娅也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呜…!!”

正当法琪娅感觉正常了一些时,下体的那股湿热,不讲道理地再次向法琪娅袭来,这次她想要忽视都做不到了。

这股湿热像是夹着一团火在私处内外来回乱窜,仿佛是零点能在涨落似的。

连爱液也开始不可抑制地从小穴内流出,竟滑过勒紧下体的短裤,从缝隙中漏了出来,法琪娅的大腿内侧有明确的触感,正是液滴流过的感觉。

这次的刺激比刚才那次更加强烈,并不是被妈妈或是安珀儿玩弄时的那种快乐的刺激,而是令人极端不适的,连脑袋都快炸掉的焦躁感,法琪娅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法琪娅将牙齿咬合得更紧,捏着衣角的手握成了拳头,因为忍受得太过辛苦,连指节都在微微颤抖。

法琪娅不由得开始喘起了粗气,眼眶都有些发热,眼看着泪水马上就要涌出来,她只得低垂下目光,确保从平视的角度没人能看清她的神态。

不行。不论这是怎么回事,都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一定要分外注意,不能有丝毫松懈,更不能有任何暴露的迹象。

因为这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可并不止她和安珀儿两人在场。

不论周围是普通公民还是正在赶往岗位的船员,总之,至少有十数人正坐在这节车厢里。

她的个人形象,正是接受着如此严酷的考验。

可偏偏这时,安珀儿好死不死地凑了过来。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嘛,连眼眶都红了。”

“没有!都说了没事,你不用那么担心!”

“啊,这…姐姐,你下面怎么湿成这样了?!难道是因为刚才——呜呜!!唔!!”

法琪娅忙把安珀儿揽进怀里紧紧捂住了嘴,低声质问:“当着这么多人你搞什么?!”

“呜呜!芥芥怼不叽(姐姐对不起),呜呜呜!!”

法琪娅立刻扔掉安珀儿,飞快地捂住自己的两腿之间,将渗出缝隙的爱液痕迹擦净,用力扯了扯裙边,并慌张地四下环顾,想确认一下有没有人看到自己的这副样子。

然而已经晚了。法琪娅抬起头时,发现车厢内的乘员们早已将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不只是一两个人,而是几乎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自己这边。

甚至有几个目光不老实的男性,还刻意向下看去,死死地盯着法琪娅正紧紧捂住的下半身。

法琪娅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可言。

她发誓自己当时有一股想当场掐死安珀儿的冲动,掐死之后再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辈子也不想出来了。

但法琪娅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想,一旦暴露了现下的姿态,一定会被多事之人留下什么影像,甚至会在整个星区都传播开来。

纵使少女先锋的战友们能够理解她为什么会这副样子,在普通的公民间她恐怕也会沦为茶余笑料,更糟糕的是,甚至有可能变成某些心术不正者的性幻想对象。

如果真的那样就大事不妙了。

法琪娅非常讨厌被人过度关注,单是以显眼的姿态挤在人群里就够她受了,况且现在这样简直可以说是淫荡地示众,这会有多难堪,可想而知。

耻笑的声音和一张张嘲讽的面孔接二连三地浮现在法琪娅的脑海中,尽管还没有出现在现实中,却只是这样的想象,就已使她欲哭无泪。

“这下真的不好了……可、可恶……反正你们也不会在意!”

她只得小声甩出一句狠话,接着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审判降临。

……安静……

“?”

……还是安静……

“…哈啊?”

与法琪娅预想中的不同,周围许久都鸦雀无声。她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却意外地发现,所谓的耻辱并没有到来。

出乎意料地,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很快就认出了她少女先锋的身份,并换上了一副肃然起敬的表情,关注点早就从她两腿间隐私的地方移开,转而集中在她的脸上了。

相当一部分乘客甚至离开座位争相要和她握手,还用各种应接不暇却尴尬得不行的问题,向法琪娅“嘘寒问暖”起来。

法琪娅还在人群中听到了“少女先锋们原来就是强忍着这样的感受去战斗的吗”、“这些小姑娘在战场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说实话有时候真的心疼她们”……等等诸如此类的窃窃私语。

还有一名身穿制服的年轻船员挤开了簇拥着的人群,飞快地奔上前来。

“法琪娅,你是法琪娅,对吗?!还记得你上次那场英姿飒爽的战斗吗?!当时的战地录像,我全程都收藏起来了!我可是你的头号粉丝,如果、如果能获得一份你的指纹和签名的话……”

然而法琪娅并没有听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或者说,她听清了这段话中的每个字,从前经历过的每一场战斗她也都记得,但她实在不明白这个船员如此兴奋,到底是什么意思。

“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啊?少女先锋什么时候变成偶像出道了吗?”

她只觉得困惑。

战斗是她唯一擅长的事情,应对人群对她而言无论何时都是噩梦一场,而现在她竟一时间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到底成了什么。

随着思绪陷入了这样的怪圈内,在吵闹和私处不断加重的焦躁感中,她的大脑宕机了。

宕机之前,似乎安珀儿的声音还在耳边隐约回响。

“真是,凭什么只有姐姐这么受欢迎啊……”

……

“原来如此,是被当做偶像一样簇拥起来了啊。”

指挥室的光线十分昏暗,房间布局很空旷,无数泛着光的全息屏幕在半空中上下悬浮,不断更新的实时影像、通讯界面和各种图形数据,在全息屏上跳动不止。

一张方桌孤零零地悬在指挥室中央,法琪娅和安珀儿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方桌旁。

而她们的指挥官,指挥分部的军士长,米莉安,正慢慢地在指挥室内踱着步。

她披散着一头暗蓝的头发,古典油画般美丽的脸庞上却是冰一样的表情,看不出一丝情绪。

“你应该想开些。这是件好事,至少说明,少女先锋,是被公众信任着的。”

米莉安转过头来看着法琪娅。

她周身围绕着强大的气场,只是坐在她的面前,法琪娅就已不太敢与她对视,而安珀儿更是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法琪娅,你或许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人中异类,能被公众信任,实际上是难能可贵的。”

“什…”

“与你们不同,曾经我在前线战斗时,我的身后除了战友以外没有任何支柱。那时的公众,并不把我们视作解决危机的人,反而将我们本人视作危机。”

米莉安轻轻活动了一下肩膀,褪下了上衣。她赤裸的上半身,在全息屏幕的微光映照下展露出来。

那身皮肤十分苍白,好像摸上去就会感到冰凉一般。

而更触目惊心的,是她的右半边身子——从手臂,到原本丰满的乳房,全部被替换成了人造的义体,而光泽四溢的合金仍在向下延伸。

法琪娅不禁猜想,是否连米莉安的腿,也被替换成了义肢?

“有时我们甚至要通过故意在战斗中受到伤害,来确立自己的立场,证明我们是站在共和国这边的,不会伤害任何同胞。但是…”

“但是…?”

“即使如此,仍然会有人不信任我们,只因为我们拥有在从前的人看来既淫乱又危险的力量,无论我们本性如何,仿佛这就是原罪一样,而这一切不过是七年前的事,现在还历历在目呢。”

米莉安从容地重新穿起了上衣。

“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处在更好的环境中了,这一切也都要感谢我们的共和国。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如此纠结,毕竟这个强大的共和国值得我们守护和为之战斗,比以往更甚。”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见到米莉安赤裸的身体,法琪娅难以平静。

她并不害怕自己会像米莉安那样受到严重的伤害,但米莉安的遭遇,她虽然不曾经历过,却也能多少感受到那种孤独地战斗的痛苦。

这也是法琪娅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幸运。

“好了,沉重的东西就到此为止。关于休假的事情,”米莉安打住了之前的话题,将一个新的全息屏幕在空中展开,“你们来找我肯定是为了这个吧。”

“是的……”

“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和妹妹好好地度过这个假期,不过也要多加小心。南十字星海盗的行踪神出鬼没,我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封锁零点能释放的,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但他们直接的矛头绝对直指少女先锋。共和国已经开始高度关注南十字星势力了,而你的身体被他们重创,更不可放松警惕。”

“是,明白了。”

“接下来是表扬。如果你没在关键时刻发送坐标,我们的舰队就没法及时赶到了。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漂亮。不过,在你休假之前,还有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需要解决。”

法琪娅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和米莉安四目相对。

米莉安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向指挥室外使了个眼色。

“法!!琪!!娅!!”

一个异常吵闹的女声立即从指挥室外传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急迫的脚步声,咚咚咚踏得指挥室的地板直发震。

法琪娅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竟是一个留着齐肩黑发、童颜巨乳的女性走了进来,一身古怪的科学家打扮,瞪着双眼,好像有人欠了她八辈子的债一样。

“宝木博士?”

法琪娅下意识叫出了宝木博士的名字,可她还没搞清状况,就感觉耳朵一阵疼痛。

原来她是被宝木博士狠狠地揪起了耳廓,直到意识到这一点的半秒钟之后,法琪娅才“嘶”地吸了口凉气,接着就乖乖地站了起来,一点脾气也不敢有。

“给我过来!!”

宝木博士揪着法琪娅就往外走,将不知所措的安珀儿撇在原地。

米莉安并没有阻拦,她对宝木博士的性子早有了解,况且以宝木博士的威望,哪怕是少女先锋的指挥官,也不好禁止她行使职权。

“啊疼疼疼!”

宝木博士个子不高,走路却出奇地快,身体状况欠佳的法琪娅一时间竟跟不上步伐,耳朵又被拽得生疼生疼的。

“小兔崽子还知道疼?!”

宝木博士将法琪娅一把推向身前,狠狠地在她翘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而且用的是全力。

啪!

这一巴掌响得恐怕连指挥室内都能听见,法琪娅顿时觉得自己的臀瓣要红肿起来了。

“呀啊!!”

法琪娅捂着屁股,咬着下唇,悻悻地转过身来。防御力全无的她现在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不耐疼,被打的地方火辣辣地刺激得她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错了没有?!”

“错了……”

“错哪了?!”

法琪娅立刻想起了自己在浴室和安珀儿的经历。

当时宝木博士的明确要求就是,可以稍微享受一下性快感的缓释,不过绝对不能高潮……结果却是她们姐妹两人擅自玩得越界了。

但宝木博士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

宝木博士却比法琪娅本人更快地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变化。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听话还有理了?你不承认,就等于说你妹妹安珀儿是罪魁祸首,我这就去找她兴师问罪!”

“不要,这和她没有关系!”

一听到宝木博士提起安珀儿,法琪娅在思考之前便已开口了。

承认自己的“罪行”绝非易事,但事关安珀儿的话,决不能让她被牵连……空气沉静了许久,再三犹豫之下,法琪娅终于还是绞着手指,用颤抖的声音招供了:

“是我。我……错在没遵从宝木博士的要求,擅自高潮了。”

法琪娅微低着头,目光四处游走着。被迫说出如此羞耻的供词,根本和杀了她没有两样。

哪怕少女先锋在这种事上是绝对不会出现什么社会性死亡的情况的,但法琪娅始终不能真正释怀,无论多少次也无法习惯……

宝木博士挑起一边眉毛,后退几步,将双臂环抱在胸前,正好垫在那对汹涌的山峰下面。而在实验室专用的外衣之下,好像并没有穿胸罩的样子,胸前微微突起的两点格外惹眼。

宝木博士一直秉承着摩擦丰胸的宗旨,无论在什么样的刺激之下也坚决不穿内衣。法琪娅羞愧之余却不禁猜想,难道这就是她胸部这么大的原因?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还有,别看不该看的地方,我可还没打算饶过你!”

“博士……啊呀呀呀啊!”

法琪娅无可避免地再次被宝木博士揪住了耳朵。

这下宝木博士飞快的步伐可是一路都没有再停止,狠狠地一口气将法琪娅拽进了她的专属治疗室,而大门则在身后悄无声息地合上。

整艘母舰都知道,治疗室是宝木博士的绝对主权地,没有她的允许,是谁也别想出去的。

“我说你啊,无视我的要求,还玩得很开心是吧!”

宝木博士向前一推,就让法琪娅准确地跌坐在了一架医疗椅上。

医疗椅检测到重量压了上来,指示灯立刻全部亮起,下半部分自动展开、升起,托着法琪娅的双腿高高抬到空中,用力分开,摆成M字型。

“紧急情况下我能通过芯片查到你的生理状态,你忘了?换句话说,我能查到你的生理状态时,你的身体就已经是紧急状态了!还不给我注意点!”

不知这东西是不是声控,法琪娅只见宝木博士打了个响指,轻而坚硬的合金环立刻环住了法琪娅的大腿和脚腕,让她的双腿丝毫动弹不得。

而不到一秒过后,法琪娅的双手也被固定在了医疗椅的扶手上,合金环同样扣在了她的手腕和小臂上。

“让你再乱动弹!你再动弹呀!”

宝木博士骂骂咧咧地在法琪娅战斗服的核心元件上按了一下,法琪娅两腿间遮羞的底裤瞬间消失,白嫩的屁股和肉缝当即露了出来,仍旧一副柔嫩香软的样子,爱液还在不断地从穴间向下流淌,滴落在地板上。

“唔,宝木博士…!”

她下意识地想合拢双腿躲避,但无奈被扣环死死地扣住,只能以这种双腿M字大开的姿势,毫无隐私地坐在宝木博士跟前。

“咕呜……”

这样的姿态下,不能动弹地感受着逐渐加重的焦躁,本身已经足够让法琪娅万分不安,而此时爱液滴出穴口的奇怪瘙痒感,更是给法琪娅火上浇油。

宝木博士则一脸司空见惯的表情坐在法琪娅的对面,甚至还喝起了机器管家刚泡好的茶,就为了等她安静下来。

“宝木博士…你…怎么这样……”

轻合金的束缚环很冰凉,压在皮肤上很不舒服。娇嫩的肌肤本该是要被温柔地抚触的,而冰冷强硬的压迫感所形成的心理落差,只能使法琪娅更加地害羞。

被宝木博士这样对待并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经历都几乎能让法琪娅的三观刷新一次。

如果说米莉安能在心理层面上把法琪娅吓得六神无主,那么宝木博士绝对是真正在物理层面专治各种不服。

法琪娅自己还算是好的那类,如果换成是安珀儿之流被宝木博士抓到,不给她收拾得哭上一整天,宝木两字就得倒过来写。

但与南十字星海盗那种恶棍不同,这样服服帖帖的状态,是来源于法琪娅对宝木博士的信任,她知道宝木博士无论如何不会害她。

所以法琪娅才羞惭到如此地步。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宝木博士仍旧按兵不动,静静地看着法琪娅前庭大开的模样,目光正锁定在法琪娅胯间那道不断滴着爱液的缝隙上,表情还有几分暧昧。

法琪娅真的很想合上双腿摩擦几下,来减轻爱液滑过皮肤时造成的瘙痒,和被人盯视着秘部的羞耻。她真的很想,因为实在太羞,太痒,连头皮都开始发麻,眼泪也止不住地簌簌流下。

“呜…好痒…呜……!”

可任凭她怎么想,怎么不安,怎么挣扎,被强行分开、拘束的双腿,也始终做不出任何动作,只能是在医疗椅上徒劳地晃着屁股,远远看去,就像被大人抱起来把尿的小孩一样。

正当这时,宝木博士忽然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宝木博士?!”

“你看看你,跟只小野猫似的,真是可爱,哈哈哈哈哈……”

法琪娅霎时感到一股灼热的蒸汽直达头顶,甚至隐约产生了“滋啦”一声的幻听,仿佛车厢上暴露那时尚未降临的巨大耻辱,现在一股脑全给她找了回来,压在法琪娅的脑袋上,仅仅瞬间就感绝要羞到炸裂。

“宝木博士…请,请不要说这种话……!”

“怎么,你还知道害羞啊?”

法琪娅不知该摇头还是该点头。

人在极度的羞耻和紧张当中是说不清话的,但法琪娅早有感觉:现在越是害羞,不听话的小穴就越是让爱液流得更猛烈,到头来反而闹得自己像是个会因为被人观赏小穴而发情的露出癖患者。

但她才不是那种人!

“唔、唔…宝木博士,我真的错了!请别再捉弄我了……!”

“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了!对不起!对不起啦!”

“你这孩子还会说对不起,真是出乎意料,呵呵呵。”

听到法琪娅一连好几遍的“对不起”之后,宝木博士才带着古怪的微笑站起身来,摸了摸法琪娅的脸颊,帮她拭去了流出眼眶的泪水……

接着,一根算不上粗,却有着圆楔形前端的棒状物,毫不留情地塞进了法琪娅的菊穴里。

“咕哇?!”

法琪娅猛然吃痛,惊讶间发出了小动物一样的叫声。

“不许乱动,现在正在确认你的零点能状态。你还是处女,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探查子宫了。忍一忍,一会就好。”

宝木博士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说明她现在的确是在认真地为法琪娅做着检查,而不是在玩弄了。

于是法琪娅只能抿紧嘴唇,任由宝木博士宰割。一股强烈的排泄冲动氤氲起来,但好在棒状物上提前抹好了润滑,渐渐深入的时候,除了些微的不适之外,也没有多少疼痛的感觉。

宝木博士转头看向旁边屏幕的监测画面。

起初她皱起了眉头,法琪娅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但过了两秒,宝木博士的表情舒缓了下来,法琪娅也跟着松了一大口气。

用宝木博士的表情来预估自己的状态,对法琪娅来说,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然后在法琪娅没注意到的时候,宝木博士把棒状物又猛然拔了出来。

“呀啊啊?!”

“太好了。虽然子宫内的零点能有少许紊乱,但这次高潮没有实质上伤到你的身体。”

宝木博士陈述检查结果的时候,语气比起刚才轻松了不止一点。

“不过,有一点还是需要注意。从现在开始直到你的假期结束,96小时,应该没错,到那之前,你都不能使用零点能,也绝对不能再高潮了,一次都不行。”

“我——”

“你什么你,如果你这次再不听话,就不只是像个痴女一样爱液乱流的事了。你的子宫可能会就此作废,就永远和你的战斗力告别了。”

“那——”

宝木博士再次打断了法琪娅。

“如果你是在担心外力干扰的话,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宝木博士抬起右手,手上赫然握着一条特制的贞操带。

“百分百排斥外力干涉,精准封锁小穴,不必担心任何事物的骚扰,经百万人次试验无一失败,宝木琴南独家开发,版权归个人所有哦。”

……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

租来的旅行飞船上,法琪娅扯开底裤边缘,给安珀儿展示着那条被强行扣在胯间的贞操带。

“哇…一点也不能再享受了吗……”

“是的。”

“呜呜我对不起你啊姐姐……”

“没怪你。”

“可要不是我没有听姐姐的,把姐姐强行弄高潮了……”

“都说了没怪你。”

法琪娅叹了口气,把妹妹搂进怀里。虽然的确是被安珀儿弄到高潮的,但法琪娅完全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倒不如说,从小到大,法琪娅没有真正责怪过安珀儿一次,无论她闯了什么祸都是一样,面对这个不省心的妹妹,法琪娅向来生不起气。

“姐姐,我们快到了……”

“嗯。”

法琪娅靠着驾驶座的椅背,向全景舷窗外望去。

飞船刚刚脱离超空间、进入亚光速巡航。农田行星赛伊娜的全貌自深空中显现,那是一颗被淡紫色植被包覆的星球,其上的大气澄澈明净,在昼半球泛起一层美丽的光晕。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