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成奴记(一)

不会取名的泡芙
Latest posts by 不会取名的泡芙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章,专题:大小姐成奴记

第一章:相遇

“羽铃小姐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

问话的是一位深蓝色短发并身着黑白色女仆装的年轻女子,在那黑色眼珠的点缀下更是凸显出了她那成熟稳重的气质。

“嗯,只是出去随便走走吧…”

蕾妮贴心的拿来外套披在羽铃身上,又拿出鞋子跪蹲着为她换好,随后打开门跟在羽铃身后一同走出家。

“不用每次都帮我穿鞋,我自己会的!”

“没事的小姐,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唉…”

“小姐是有什么烦心事才出来散步的吗?”

“没……”

羽铃虽嘴上说着没有,其实是因为她有捆绑拘束的癖好,可奈何家教关系和身边随时会跟着仆人的原因,至今无法亲身体验这种被紧紧束缚住的奇妙感觉,只能在自己房间里悄悄的用手机浏览这方面网站过过干瘾。

羽铃用手指缠绕着玩弄自己白色蓬松的短发,浅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出神,想象着被紧紧拘束起来的感觉。

“小姐?…”

“……”

“小姐!”

“哦…怎…怎么了?”

“再往前面走就是公司的办公楼了…小姐是要去…?”

“嗯…没什么,我们去其他地方吧…一不注意就走过来了呢…”

可能是在出神时大脑的本意识让羽铃不知不觉的走到这,而蕾妮口中所说的公司其实是羽铃家的家族企业,因为公司规模很大涉及领域广,所以世界各地都开设了分公司,这里的公司也不过是毛发中的一缕罢了。羽铃的父母都忙于事业,无法抽出时间陪羽铃,所以他们也尽可能的在物资上把最好的都给自己宝贝女儿。

“哇!”

“呜…”

“小姐您没事吧!”

羽铃出神也没看路,正好和迎面而来的女人撞个正着。羽铃瘦小的身子被这么一撞直接摊倒在地,而那女人也因为撞击踉跄了几步,最后靠着墙才算站稳。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看路!撞到你了…”

“……”

羽铃站起来连忙道歉,可女人却一句话没说,给外界一种高冷的气势。

羽铃胆小的慢慢抬起头,想看清楚女人的表情有没有打算放过自己的意思。视线顺着女人宽大的风衣小心的移到她脸上,可女人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唯有那直勾勾的眼神告诫着羽铃她很生气。

女人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打算责备羽铃的意图,便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后走开。

“小姐您没必要和这种人道歉的,一点礼貌都不懂,还装的自己很高冷一般。”

“蕾妮姐没事的…是我不好,不该走路不专心的…”

羽铃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回头看着还没走远的女人。

“嗯……”

“小姐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呢?还是说您要回去了?”

“蕾妮姐,我去找同学玩,你就先回去吧,我自己知道回来的。”

“做什么是小姐您的自由,我无权干涉,可是小姐您的安全…”

“放心吧,我不会出什么事的。”

“好…好吧…知道了小姐,那还请您要早点回来。”

羽铃支开蕾妮看着她走远后便往刚刚那女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还好没走远……”

不一会儿羽铃便发现刚刚那女人就在前面走着,羽铃则在后面偷偷跟着,和那女人短短相遇,些许微妙的细节引起了羽铃的注意,比如看似有些空空的衣袖和口罩中间略微的凸起,身为捆绑爱好者的羽铃对这些事物相当敏感,这也是为什么要跟踪她的原因。

“她是住这里吗?”

羽铃一直尾随到一栋矮楼,见女人上了楼便也悄悄跟上,女人上楼的动作明显感觉非常吃力,走两步就会靠在墙上缓一缓,但也没听见她喘大气的声音。这栋楼没有电梯,女人就这样走走停停的爬到了6楼顶楼,可她并没有立刻开门,而是站在门口,加上这昏暗的光线羽铃完全看不清女人在做什么。

“她这是要干什么?难道累了吗?一直站在门口。”

羽铃疑惑的瞄着女人,期待着接下来会不会发生和自己预想一样的事。

女人观察了周围,没有发现人后便抖了抖身子,把披在身上的风衣抖落在地上,而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则是她那双被交叉反绑在背后高高挂住的双手。

“这…真的…真的是被绑着,她一定是在玩自缚游戏…”

看到这种只会在小说里出现的场景羽铃已经激动的快要喊出来。

女人露出被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手里捏着房门钥匙,背对门半蹲着试图把钥匙插入门锁。女人知道现在已经暴露出被反绑的双手,为了不被别人看见必须尽快打开门。因为双手被交叉反绑在背后所以开门时看不见门锁的位置,她只能不断的变换姿势凭感觉把钥匙插入门锁上。

经过几分钟的不断尝试,女人终于打开了自家房门,她头也不回慌张的走进去。

“嘿!!”

楼梯传来有人喊声控灯的声音,把正在偷窥的羽铃吓的半死,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能遇见自缚出行的人,为了不被人发现自己,羽铃一咬牙窜进半开着门的女人家里,顺便也可以近距离观察她,只要到时候悄悄溜出来就好。

女人的家还算宽敞,收拾的也非常干净整洁,可以看出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羽铃则提着自己的鞋蹑手蹑脚的往客厅走,她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个藏身之处。

厨房发出刀具碰撞的声响,不一会女人便走了出来,此时的她双手已经完全解放,羽铃为了不被发现便躲在客厅靠近门的沙发后,想着就算被发现也能第一时间冲出去。解缚后的女人不慌不忙的往大门走去。

“她怎么还往门口走,难道还要出去?……遭了!”

反应过来的羽铃乘着女人去大门背对着自己,立马起身随便找一间屋子就溜进去,她知道女人是去捡刚刚掉在门口的风衣,如果回头必定会发现自己。

进入房间因为不敢开灯的缘故,羽铃借着窗外微弱的光亮在屋子里摸索着。

“这好像是卧室?”

随着大门关上所发出砰的声响,女人的脚步也越来越近,羽铃只好顺手打开衣柜藏进去。透过衣柜缝隙看见屋子灯被打开,女人活动着手腕走进来坐到梳妆台前。

“呜呜呜…”

女人呜呜几声后,便把戴在脸上的口罩取下,露出那被银色胶带层层封住略微凸起的嘴部。女人慢慢撕开封印自己语言能力的胶带,露出嘴巴中央那颗红色口球,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钥匙解开,把湿漉漉的口球放在一旁。不过取下口球后她的嘴巴依旧是被撑开的形状,而后她拿手指从嘴里扯出两条已经被口水浸湿的丝袜后嘴巴才得以闭上。

女人在解放嘴巴以后也终于开口说话。

“咳咳~啊~早知道就不塞这么多东西在嘴里了,难受死我了…”

女人把盘起的头发放下,那一头乌黑长发借着惯性在腰间摆动,在解开自己脸上装束后可以看清,她那暗红色的眼睛盯着镜子里的那个她彼此欣赏。

与其说她是女人,更不如说她是女孩,一个年龄最多比羽铃大5岁的姐姐。

欣赏完自己后女孩又陆陆续续在身上拿下许多小玩具,然后便躺在床上玩起手机一直没离开卧室,当然羽铃也就自然没办法离开衣柜。

“呜…”

窗外鸟儿的叽叽声把梦中的羽铃叫回现实,羽铃也渐渐醒来。

“呜呜…”

羽铃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进入视野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自己则是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也记不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便伸个懒腰准备起床。

【嗯…我记得…我不是躲在衣柜里的吗?】

“呜?”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动不了了?】

“呜呜~”

羽铃此时发现自己除了不能动以外,连自己的嘴也被堵住封死,口腔内的异物把嘴巴撑的变成“O”型,为了防止把异物吐出来,嘴巴还被贴上了几张灰色胶带。

“呜呜~”

羽铃在床上扭动着想要挣脱束缚,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两条腿被分别大小腿对折捆紧,双臂在背后并拢被绳子捆牢,整个人平躺在床上,别说挣脱了,现在就连起身都变的异常困难。

她现在不敢相信,明明自己是在衣柜里,为什么一醒来就被人绑成这样,自己居然还丝毫没察觉,而且现在这姿势应该已经保持很久了,从自己关节的酸痛就能明显感受到。

【原来被绑以后是这么的难受啊…】

虽说羽铃被绑的无法动弹痛苦难安,不过这阴差阳错的拘束让她在痛苦之中也伴随着一种兴奋,但就算这样也不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羽铃缓了缓便抬起被折叠捆绑在一起的大小腿,用脚掌一点点推着自己,移动到床头后用身子顶着墙一点点坐起来。环顾四周,这就是昨晚女孩的那间卧室,不过现在听不见如何声音,可能是女孩出去了?

羽铃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在女孩回来前逃离这里,可这周围看不到一件能用来逃脱的工具。

“呜?”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就在羽铃不知所措时看见了身旁床头柜上放着的纸条,纸条上写着“亲爱的小偷妹妹,介于你昨天晚上的不礼貌行为,这是对你的一点点惩罚,若是醒了想离开就去客厅,在茶几上我给你放了一把剪刀(笑),希望你以后别再做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哦!对了,塞在你嘴里的东西是你的内裤和袜子哦!”

“呜!!呜嗯…”

知道塞在嘴里的东西是自己的内裤和袜子后羽铃已经开始恶心的反胃,酸水因为堵在嘴里的内裤和袜子的缘故,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后又原路返回。

回过神的羽铃知道客厅有剪刀,便用同样的方法艰难的挪动着身子试图下床。可到床边后羽铃犹豫了,以现在的姿势下床无疑会摔倒,于是只能费劲的翻个身趴在床上,用膝盖一点点往床外挪。

“呜嗯!!”

随着地板发出咯噔一声羽铃成功下床,不过是膝盖着地,疼的她呜呜直叫,要不是有东西塞在嘴里她能叫的全楼声控灯都亮起来。

疼痛让羽铃一时半会儿无法行动,而绳子的紧缚感也随着身体的活动越来越强。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貌似可以蹲着走?】

羽铃借助床边使身体回正,脚掌发力让身子从跪的姿势变成蹲,然后犹如龟速的往卧室门挪动。

嘴里内裤的骚味和袜子的汗味混合刺激着羽铃,虽说平时自己都很爱干净,但这些东西入口的话难免会觉得恶心。

羽铃除了一件上衣外身上没有任何衣物。鞋、外套和裙子都不知所踪,腿袜和内裤倒是在自己嘴里。汗水浸透了绳子,使得绳子开始收紧,特别是绑住大小腿的绳子已经嵌入肉里。

历尽千辛的羽铃终于挪到了卧室门口,成功就在眼前,只要打开这卧室门她就能得到剪刀顺利逃脱。可要命的事情出现了,羽铃现在是蹲在门口的,而她的大小腿被叠在一起绑住,无论再怎么使劲自己也无法站起来,双手也被绑在背后摸不到门把手。

“呜!!!”

明明触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羽铃急的开始大叫,然而经过层层过滤只有微弱的呜呜声传出。

冷静下来后,羽铃试图跪在地上用膝盖做支撑,这样她的脸刚好可以摸到把手。强忍着膝盖传来的刺痛,羽铃用脸压下门把手打开了卧室门。

门开后羽铃也因为重心不稳倒在地上,又一次用起脚掌推着自己往目标方向移动。来到茶几下,羽铃翻个身跪坐起来,转身用绑在背后的手拿走茶几上的剪刀。

在剪刀的帮助下,羽铃顺利的剪断束缚在身上的绳子,揉了揉绑的快失去知觉的双手,然后扯开黏在嘴上的胶布,扣出全是口水的腿袜和内裤。

回想起自己被绑的过程羽铃还有些意犹未尽,衣服鞋子也在旁边的沙发上整齐的码放着。

“居然帮我的衣服叠的这么整齐,似乎她并没有生我的气?”

因为内裤和腿袜已经湿的不再能穿,羽铃只好套上裙子披上外衣离开这里。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嗯…对不起蕾妮姐让你担心了…我…我在同学家玩的太晚,于是就住她家了…”

“是这样呀。”

“所以蕾妮姐就不用担心啦!”

“行吧,您能安全回来我们也就安心了…”

应付完女仆蕾妮后,羽铃便来到浴室泡澡,被绑这么久满身是汗,腿上手臂上还有未消退的绳印,现在唯有泡澡能使疲惫的身心得到放松。

“呜…明明好不容易逃出来…为什么我还想再被绑一次呢?”

羽铃害羞的把嘴埋到水里吹气,回想这次被绑,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那种无助交织着绳子的紧缚感。

“好!决定了!那就去和她做朋友吧!”

晚上羽铃又以找同学玩为借口,独自一人跑到那栋上午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矮楼。

“加油加油!我能行的…不能紧张!”

羽铃拍拍脸,提着一盒买来赔不是用的饼干敲响了门。

“来啦来啦!”

“你…你好…那个…那…个…”

“哦,是你啊…怎么?想报复我吗?”

“没…没有…”

“那你来干嘛?想让我把你绑了扔大街上吗?”

“不是的…这…个…给你…姐姐能原谅我吗?”

“喔!是来赔礼道歉的啊,行吧知道了,原谅你了,你可以走了。”

羽铃也没想到昕研会如此冷淡,一种被当众羞辱的感觉瞬间涌入大脑,可这种感觉自己不但不讨厌反而开始兴奋起来。

“诶!等等!那个…那个…其实…我想和姐姐做朋友,我叫羽铃,我…我…我很…很…喜喜喜…喜欢被姐姐拘束起来!!”

羽铃借着那股兴奋劲,红着脸大胆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笨蛋!你说这么大声干什么?是想让别人都听见吗?快进来!”

“那姐姐是同意啦?”

“嗯嗯…快点进来别磨蹭。”

再一次回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屋子内,上午逃脱时的画面还在羽铃脑海中浮现,回忆着那种被拘束的感觉,想象着绳子如同细蛇般缠绕在躯体间。

“喂!你有没有在听?”

“啊?什…什么?”

“我是说你既然喜欢被我捆,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好…”

“把衣服脱光。”

“内裤也要脱掉吗?”

“你说呢?嗯?”

羽铃难为情的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物直至一丝不挂的站在昕研面前,昕研则把羽铃迁到卧室推倒在床上,羽铃不敢做任何抵抗的任由昕研摆弄,紧接着昕研拿出四只黑色乳胶拘束套,分别把羽铃的大小臂和大小腿对折塞入套中用皮带勒紧,把露在外面的手掌握成拳用胶带捆住。

昕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羽铃则像是少了一节手臂和腿的洋娃娃般坐在床上。

“那个…姐姐?就没有了吗?”

“嗯,难道你这小骚货还不满足吗?”

“……”

昕研把羽铃四肢拘束起来后便将她抱下床,使她像狗一样四肢撑地。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在床上?”

“你见过谁家的狗狗准许它睡在床上?”

“诶?”

“少废话!来,啊!张嘴!”

说着昕研便拿来一个圆环形口枷想要戴在羽铃嘴上。

“呜…不要…”

“你可能没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呢…既然要让我绑,那么你现在就是我的奴,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我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呜…那姐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名字吗?…嗯…刚刚好像忘告诉你了…那就叫我主人吧。”

“怎么…可…呜呜嗯…”

羽铃话还没说完便被昕研把口枷塞进嘴里,然后把口枷的带子在羽铃头后面拉紧上锁。

“今天我要上夜班,那家里就拜托妹妹…哦不!是羽铃狗狗看家咯!”

“呜…”

“哦对了!给你做个标记!”

昕研拿出记号笔在羽铃水嫩的屁股上写着“母狗羽铃”几个字后便急匆匆离开家。

“呜…”

羽铃现在如同小狗般四肢支撑着身体,因为没有穿衣服的缘故,暴露在外的私处更是加剧了自己的羞耻感,而口水也因为带着环形口枷的缘故不断往外流,羽铃试图用舌头堵住这漏水的洞,但反之帮了倒忙,口水积攒在舌根,然后顺着舌尖流出来,在地上拉出一条条银丝。

止不住的口水还在不断流着,而羽铃也因此渴的口腔发苦。羽铃试着移动四肢,像狗狗爬行般蹒跚的爬出卧室。口水如同标记般,走一路流一路。羽铃也开始慢慢适应这种用手肘和膝盖爬行的姿势。

出了卧室,地上摆放着一碗水,这应该是昕研为羽铃准备的,早已口干舌燥的羽铃现在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淑女形象,爬过去便把头埋到碗里。

“呜呜呜…呜呜…”

羽铃哭了起来,因为口枷的原因,她现在喝不到半口水,好不容易吸上来水也会因为被大大撑开的嘴而漏出来。

羽铃抽噎着可怜兮兮的用舌头舔着碗里的水,虽然效率低,但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了。

经过一番折腾,地上到处都是口水和碗里洒出的水,羽铃也算是解决了自己口渴的问题。

时间一晃而过,窗外的鸟叫声又一次叫醒躺在地上睡着的羽铃。羽铃想用手揉眼睛才发现自己依然被拘束着,而昕研也没有回来,她就这样被拘束了一整晚,这一晚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漫长的等待。无聊时最多只能在屋子内如散步般爬行几步,但又因为是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身体的缘故,爬不了多久便会疼起来,最后只有侧躺在地上看着钟表慢慢转动。

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羽铃支撑起浑身酸痛的身体往门口爬去,希望昕研能快点把自己给解开。

“哟~小母狗有好好看家吗?”

“呜呜~”

“不错不错,居然会迎接主人了”

“呜!”

昕研虽然大致猜到了羽铃的意图,不过还是故意在言语上羞辱她。羽铃也不顾这么多,一个劲的用手肘去推着昕研的脚示意把她放开。

“哎呀,你怎么流这么多口水。”

“呜嗯…”

昕研边说边解开折磨羽铃一晚的口枷。

“呜…终于解开了…这东西可把我害惨了!”

“帮你解开了该对我说什么?”

“嗯…说什么?…哦!谢谢姐姐!”

“什么?姐姐?我怎么可能是一只母狗的姐姐?你再乱叫信不信我不给你解开了!”

“呜…谢…谢谢…主人…请快点帮我解开吧。”

刚上完夜班的昕研又累又困,现在只想美美的睡一觉,所以也不想和羽铃有太多纠缠,便解开她的四肢后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其实昨晚羽铃拜访时正巧昕研要出门去上班,为了不耽搁时间,昕研便想出把羽铃绑一晚上的念头,好让她知难而退以后别再来打扰自己。

解除束缚的羽铃如烂泥般躺在地板上,关节不断发出的酸胀刺痛促使她不敢马上站起来,这也是目前她被拘束的最长一次。恢复了十多分钟,羽铃缓缓的从地上爬起,穿好衣服后本想和昕研打个招呼再回家,可卧室门被昕研锁着,羽铃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大小姐成奴记(一)》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