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四章

矜
Latest posts by 矜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四章 这种事难道不诡异吗?

按照计划,赛伊娜是法琪娅和安珀儿假期行程的第一站。

旅行飞船在靠近赛伊娜后,计算机顺利接入了近空导航线路。

无需任何手动操作,飞船自动找到了最佳的降落点,并立即迅速突入大气层,挨着一条宽阔似海的巨大河流,悬停在附近的河谷上。

这条河叫做赛伊娜巨河,发源自赛伊娜最高的高原,贯穿了赛伊娜上最大的一块大陆。

赛伊娜的中央城区就围绕着这条巨河的核心流域建立,并利用这条巨河撑起了至少三成的能源供给。

另外,由于巨河的河水中富含各种矿物和稀有化合物,含量甚至超过海洋,故而赛伊娜最大的化工研究所,也是建立在巨河中流速最快的下坡河段。

站在赛伊娜巨河边远远望去,法琪娅的视野中尽是奔涌不息的湍流、望不到头的紫色农田,和遍布星球各地的巨型丰收机。

远古时代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颜色,今天已染在最最基础的民生之物上了。

紫熏果、墨稻、夜藤豆……赛伊娜的所有作物都是经过极尽用心的基因编辑的选育物种,那些随风摇曳的巨大紫叶之下,不知是多少亿人的预备口粮。

但是扫兴的事情很快就来了。

法琪娅面前突然展开了半透明的通讯界面,正巧挡住了她正观赏得起劲的壮丽景色。

接着,宝木博士的脸突兀地出现在画面里。

“别想把贞操带摘下来!你拿单分子锯也别想!好了,玩得开心!告辞!”

“博士,你多虑——”

宝木博士显然没想让法琪娅有说话的机会,刚刚说完,通讯界面蛮横地“嘀”一声关闭了,法琪娅的申辩就这样被冻在了空气里。

本来经过将近两小时的飞行,法琪娅已经基本适应了这种紧绷的感觉。但宝木博士正巧挑在这个时候提醒她,反倒让法琪娅又开始在意那条扣在自己胯间的古怪物什。

这贞操带几乎有一半的结构是用力场保护起来的,如果没有专用工具就不可能打开,除非使用零点能暴力拆解——而好死不死的是这东西恰好完美封锁了法琪娅的小穴,让零点能连同性欲一起憋在腔内,再也释放不出来。

而且,更可恶的是,这东西和法琪娅衣服中的纳米生成程序是有冲突的。

具体到外表上,就是在不可调和的恶性BUG下,无法完整生成的战斗服被硬生生弄成了万分羞耻的样子。

换句话说,原本看起来正常的穿着,现在被搞得裙边不见、短裤消失,活脱脱一件高叉体操服,白白的翘臀从两侧各露出了半边,只能堪堪遮住这条形状古怪的贞操带。

反观将战斗服变成连衣裙样式的安珀儿,法琪娅现在的着装状况,比这个金毛小碧池还要色情。

法琪娅情不情愿已经不是首要问题了,首要问题是法琪娅现在根本弄不清楚宝木博士搞出这个BUG是技术问题还是故意捉弄她。

“姐姐好像还在生宝木博士的气……”

“岂止是生气!宝木博士简直可恨啊呀啊啊啊?!”

“可恨”二字一说出口,法琪娅顿时感觉自己咬到了舌头,回过神时竟然发现贞操带以强烈的频率震动了起来,完全不顾法琪娅的颜面,不讲道理地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姐姐?!”

“唔!!呃……呜哇啊啊……”

法琪娅立刻被震动带来的强烈刺激弄得站立不稳,酥麻的快感从体表注入了腔内,将震动从小穴口传到了子宫口,直到几乎整个生殖系统都在贞操带的蹂躏之下颤抖不止。

“快…快停下!不要!快停下……!”

她试图夹紧双腿抵抗刺激,但贞操带紧密的结构将法琪娅的整个外阴部都裹得死死的,哪怕腿夹得再紧也丝毫无用;大腿内侧的软肉必定斗不过高级复合材料,又怎么护得住那片可怜的小白鲍呢?

想要用手抓住贞操带、让它停下也是徒劳:贞操带的外部结构是双层独立的,法琪娅能用手抓住的只是外壳。真正的震源是贞操带内贴近下阴部的核心部件,它完美地隐藏在重重叠叠的保护之下,除非砸碎贞操带,否则它的震动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

明明双手是完全自由的,却只能被动地忍受着在无法高潮的情况下不断增强的快感折磨,这比先前把她四肢都拘束起来玩弄更让人难受!

堂堂少女先锋,就这样在青天之下被区区一条贞操带弄得满面潮红、气息不稳,还没有任何办法,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诡异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法琪娅无助地站在空地上忍耐着贞操带的剧烈震动时,贞操带内的某个元件突然传出了神似宝木博士的声音,但语气机械而平淡,像是AI生成的,或者是提前录好的:

“警报:用户应对开发者抱有感激之心,对肆意辱骂开发者之人,贞操带将自动启动惩戒程序直到用户承认错误。”

法琪娅听闻立刻感觉自己能徒手撕了这条贞操带,然后顺便搭飞船回母舰,三天之内把宝木博士的研究所都给扬了。

但那只是感觉而已,她做不到,只能继续像只无助的小动物一样被贞操带的震动程序肆意玩弄凌虐,发出可爱的娇声。

最后,除了乖乖认输,法琪娅没有任何办法。她这次彻底地败给了宝木博士,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对…唔…!对不起…我错了…请停下……!”

在法琪娅话音落下的瞬间,“嘟”地一声猛然停止了震动。不过即使停止,这样的瞬间撤力,对法琪娅来说也并不舒适。

因为直到刚才都还承受着强烈的、酥麻的快乐,突然停止后,法琪娅一时间无法适应,只感觉自己的下体好像承受了一记无形的重拳。

随着这份突兀而来的则是淡淡的失落感,以及,不断向外拥挤的尿意……

法琪娅顿时感觉大事不好,她将腿夹得更紧,同时还试图用手去捂住下身,但这一切也不过是下意识的行动而已,因为即刻她就意识到,只要胯间还有这条贞操带的存在,一切就都是无用功。

安珀儿见到法琪娅一脸哭相,茫然无措地后退几步。

“姐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啊…等等!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法琪娅并没有理会安珀儿,只是羞耻地别过头去大喊道,“等等!!安珀儿……还有谁……不管谁也好,不要看啊!!”

尿意,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一股浓郁的气味在空中飘散了起来,闻起来,像是色情、羞涩、快感和耻辱的混合体。

汩汩暖流自法琪娅的胯下涌出,淡黄的颜色,与脚下沉暗的土地、浅紫的作物融为一体,濡湿了胯下的衣料,还冒着一丝淡淡的热气。

一台百吨级的丰收机从她们身边轰鸣着经过,悬浮在半空中缓缓前行,将极大一片成熟的作物瞬间收割至舱内,同时撒下了相当数量的种子。

第二台丰收机接踵而至,这些刚撒下的种子,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新芽。

一缕新风吹来,轻柔拂面,凉爽宜人;紧接着便从法琪娅的耳边悄然溜走,好像在安慰着法琪娅,不要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此时的安珀儿正以躲避的姿态缩在一旁瑟瑟发抖,显然宝木博士的杰作把她吓得不轻。但她的目光深处,又好像有一丝期待的色彩。

“宝木博士,真是,太可怕了呢……”

“……”

“呃…那个…姐姐……?”

“……”

“姐姐?”

“……”

“姐姐!”安珀儿上前用力摇晃着法琪娅,“别发呆啦!有人朝我们这来啦!……呃?!”

法琪娅回过头来,安珀儿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但在这样的状态下,听到有人过来,法琪娅仍然强撑着扯起了一副半真不假的笑脸。

余光所见之处,确实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慢慢地向她们走来,在距离她们最近的主干道上停下了脚步。

“对不起…让您见笑了,实际上呢,呃,我们是,想要体验一下怎么在这片农田上进行…呃…经典的原生态施肥……哎?”

因为羞耻而不敢抬头与那人对视的法琪娅, 正绞尽脑汁地试图解释,但当法琪娅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时,却发现来者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有着少女姿态的机器人,身高在法琪娅与安珀儿之间。

法琪娅四下观望,发现还有很多外形类似的机器人在四处巡视,它们的姿态都分外优雅,除了机械化的外壳,看起来与真的人类并没有什么两样。

“两位旅客,欢迎来到赛伊娜。”

机器人完全忽视了法琪娅的狼狈模样,只是向她温和地致辞。

“我是丽莎型-9921号机械导游,请随我前往中央城区查询具体观光项目。”

见到是来迎接她们的机械导游,法琪娅终于松了口气。没有被人见到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还好有这样一个暖心的AI导游来帮她们解围。

“谢谢……请带我们去中央城区。”

法琪娅直起身来擦干眼泪,朝安珀儿使个眼色,示意她别再大嘴巴把什么不该说的说出去。

安珀儿抿着嘴点了点头。

“明白了,那么我们就启程吧。”

机械导游的声音很悦耳,像是夜间悬挂在窗边的风铃,但这悦耳的声线中似乎夹杂了些不自然的电流声,法琪娅猜测应该是用得久了,出了一点小故障。

“感觉真是安静啊,”安珀儿迈着跳舞一样的轻盈步伐,“中央城区边缘也没有近防工事,和母舰真不一样呢……”

“是啊,可能是南十字星那帮恶棍打不进这里吧。”

“不过现在我们也没必要考虑这个啦!”

“你看你高兴的样子。”

“那是当然了!终于可以休假了,姐姐的身体也没有大碍,我也要好好玩一玩嘛!”

法琪娅的脚步变得沉了一些。

想到米莉安在指挥室的那番话,法琪娅愈发觉得,少女先锋至今以来的奋斗并没有白费。只要她们不停止战斗,共和国的道路就不会中断。

中央城区的确出奇地安静,甚至连游客都寥寥无几,只有随处可见的机械导游,正在中央城区的宽大街道上整齐地列队巡视,乍看之下,竟有几分像是军队。

或许因为现在的共和国正面临着内忧外患,大多数人都没有游玩的心思,像赛伊娜这样比较冷门的地方,就更少有人会来了。

而且,赛伊娜中央城区的大部分产业都是自动化运行的,这就导致中央城区密集的摩天大厦中绝大多数空无一人,在背着阳光投下的巨大阴影与,氛围倒的确是有一点点诡异。

踏过主干道后,中央广场出现在法琪娅眼前。这是一片圆形的宽阔空地,接待大厅就坐落在广场的正中间,规整、简洁、有序。

“接待…大厅…已经到了,请继续…随我来……”

机械导游声音中的电流杂音越来越重,法琪娅不禁起了一丝疑心。

大厅内仍然没几个游客。仅有的那几人,也是动作机械地踱着步,观望着四处飘动的巨型全息屏,满脸的木然,似乎没有要去任何地方的意愿。

这样稀少的人数让偌大的接待大厅显得空荡荡的,只有空洞的广播声远远地自最高的楼层传出,到达底层时,已经模糊得难以听清。

除此以外,整座接待大厅静谧无声,法琪娅能听到自己和安珀儿的脚步声回荡四方。

“姐姐,我感觉哪里不对……”

安珀儿刚刚还很轻松的表情,现在变得担忧了起来。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想必她也逐渐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不正常。

“安珀儿。”

“是……!姐姐……!”安珀儿被法琪娅突然唤名的声音吓到了。

“你不觉得,这里的人,举止很怪异吗?”

“这个、那个…好像是有点……”

“而且,这里实在是静得出奇,哪怕是在这样的紧张局势下,这里也不至于安静成这样。”

“姐姐……难道……”

“最后…虽然我们没来过赛伊娜,但丽莎型机械导游,不是早就被淘汰了吗?!”

法琪娅的话音刚落,周围的景色立刻如同玻璃一般扭曲破碎、消失在空气当中。

取而代之的,则是已半化作废墟的中央城区,无论何处,都在冒着滚滚浓烟,爆裂与撞击声不绝于耳,金属与复合材料断裂发出的刺耳的咯咯声令耳膜躁动不安。

那几名身份不明的游客的身影随着虚假布景的消失也不见踪迹,而刚才或站立不动或四下巡视的机械导游,外形在短短几秒内变换成了犀利的战斗形态。

这哪里是什么机械导游,根本就是机械兵!

“糟糕,安珀儿,快找掩体!!”

刚刚躲到身旁一支断裂的粗大柱台后,就有高热的粒子束从掩体前方暴雨般袭来。

第一轮齐射将柱台融得只剩下一半了,边缘的火力则命中了地面,留下一个个巨大的坑洞,滚烫的熔渣还发着亮黄的微光,还好姐妹两人没有受伤,只是战斗服被划破了一点。

红色的双眼在硝烟下的昏暗中纷纷亮起。

汹涌如潮的机械兵,自废墟下无光的角落里鱼贯而出,很快就呈椭圆阵型将法琪娅和安珀儿包围其中。

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机械兵凌空飞起,在包围圈的上空形成了钢铁的穹顶。

它们手持结构复杂的巨大枪械,式样杂乱不一,好像是胡乱拼凑而成,法琪娅完全认不出这些武器的原型,更无从判断这些机械兵是从何而来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假期要泡汤了呀!”

“现在没时间管什么假期不假期的了!先想办法突围!”

法琪娅试图将包围圈的空中部分利用空间震散,随后跳出包围圈与敌人拉开距离。但她感觉下体一阵阻塞,这才想起自己的零点能被贞操带封锁,无法再使用。

“该死……安珀儿,拜托掩护我一下!”

“啊…是!”

安珀儿像芭蕾舞者一样单脚原地旋转起来,轻飘飘的裙子随风扬起。而与普通的舞者不同,她抬起的双臂和右腿,瞬间激发出极强的电流,以雷霆之势直冲包围圈而去。

然而机械兵们并不蠢,它们在第一时间对内展开了转化护盾,彼此连成一片,吸收了绝大部分电能,并将其转换成了自己的能量。

好在有部分机械兵本就是满能量状态,在电流的冲击之下因为过载而被烧坏,从密密麻麻的包围圈当中掉落、倒地,摔得零零散散,只有残缺的肢体还在徒劳地抽动。

不一会,安珀儿的动作已有些颤抖,虽然表情很认真,但面色早就绯红一片,胯下已湿得一塌糊涂。

“唔……!姐姐……请快些……”

法琪娅抓住机会受身翻滚跳出掩体,瞅着安珀儿电流释放的空隙,一个滑铲滑进了机械兵的残骸旁,抓起一把外形还算熟悉的枪,扣动了扳机。

“好痛——!”

这是经典的实弹轻机枪,强大的后坐力让没有零点能强化的法琪娅险些肩膀脱臼。但它的射速和精准度毫不含糊,没来得及切换护盾模式的机械兵在眨眼间便被击退了数十个。

“哈…呼……哈……”

这次发电持续实在太久,第一回合结束后,安珀儿夹着腿勉强站在原地,但从她身体颤抖的幅度来看,应该是已经高潮过几次,站不稳了。

但机械兵没有退缩,很快就有补充上来的战力填满了空缺的位置,没有等安珀儿缓过状态,包围圈已经重新组织起来,接着就是来势更猛的第二轮火力覆盖。

安珀儿干脆直接鸭子坐在地上,展开了一面电能偏移护盾,但过高的能耗让安珀儿的身下很快多了一滩晶莹的水洼。

“呜…呜啊啊啊!!如果把…把武器带来就好了……!”

“突发情况可没有如果!坚持住,安珀儿!别放弃!”

法琪娅打开了枪载护盾,但防御力明显不如她自己的结界护盾。她只能凭借自己的体力,尽可能躲在护盾下不让自己被汹涌的弹雨击倒。

“快…快撑不住了……!啊啊…又…又要去了……!姐姐…姐姐!”

“别怕!等这轮火力覆盖结束了,我们就有机会了——”

法琪娅话音未落,一连串的爆炸忽然贴脸袭来,法琪娅和安珀儿下意识地抱在一起,将护盾缩小到最小,以维持最强的防御效果。

“——敢欺负本大人的战友?!都麻溜滚蛋!!”

一阵中二的少女声线,大喊大叫着由远至近,现在听来却格外热血。

法琪娅勉强抬头,看到一个玫红色的身影在空中来回跳跃,用肉眼无法辨认的速度,将一记又一记直拳捣入机械兵的核心当中,再用重重的回旋踢将它们狠狠踢飞。

“这儿给你一拳!这儿给你一脚!空手全垒打!哈哈哈哈哈!!”

转眼间,包围圈中的机械兵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个挨着个地成了一堆废铜烂铁,连电路都被撕成了碎片。

大胜的少女在法琪娅面前叉起腰来,满脸都是不可一世的神气,一看就是没被宝木博士收拾过的样子。

少女只比安珀儿高一点,留着一头粉色的碎发,头发内侧是火红的挑染,连皮肤都是白里透红的颜色。

她光着上半身,两个刚刚隆起的小馒头Q弹Q弹的,完全没有遮挡;金属的腰带下也只有一条紧身裤,大腿内侧镂空,没有鞋也没有内裤,因此可以清晰地看到,刚刚使用过零点能后,小小的嫩穴正滴落着爱液。

“谢谢你来救场……”

法琪娅喘着气站起来,一眼认出了面前的少女。

“是你吗,纽依?”

“不然呢,除了本大人,还能有谁这么厉害?超人的肉体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为什么会在这?”

“老女人派我来的啊,没跟你们说就是了!我还觉得这地方可无聊了,没想到刚来几天就有架打了,呵,还真是刺激呢!”

的确,这样说也合情合理,南十字星海盗这么猖獗,赛伊娜上种的是不知几百亿人的口粮,让少女先锋亲自来驻守也不为过。

不过以纽依这个性格,多半是在拿任务当玩吧。而且把米莉安叫老女人,不知道她听见会不会把纽依活剥了……

“既然刚才那些人是假的,那真的人呢?”

“居民和游客吗?我早安排他们疏散了,一个个吓得杀猪一样,都快烦死了。怎么,你也要去避难所吃白食啊?”

“等等,有什么声音。”

机械足踏在地面上的声音远远传来,但比普通的机械兵更加沉重。而随之传来的,似乎还有少女的哭声和呼吸声。

“?!”

法琪娅、安珀儿和纽依同时警觉了起来。

“谁?给本大人出来!”

从最黑暗的角落现身的,是一架形状怪异的机甲。它孤零零地站在高耸的断壁上,与机械兵的外形有几分相似,但运行时的噪音却格外刺耳。

它的头部像是个头盔,但没有眼睛;四肢的设计比起机械兵更加符合人体工学,看起来矫健无比。

而这机甲的躯干部位,则好像是隐藏着什么一样,背部有奇特的隆起,而且形状……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机甲直接以子弹般的速度向法琪娅这边冲来,起步时的力量甚至踏裂了实心的金属。

法琪娅立刻举枪瞄准机甲,但先前有效打退了机械兵的高动能实弹,打在这架机甲身上,却像滋水枪一样完全起不到任何效果,甚至连它的速度都放不缓。

“姐姐……呃呜?!”

安珀儿立刻上前欲替姐姐接招,却在零点能释放之前就被机甲冲到面前,一记肘击打中了心窝。

“安珀儿!!不要!!”

安珀儿整个人凌空飞起,而机甲跟着跳起,又在十分之一秒内给了她一记势大力沉的直踢,这次是照着胸口去的。

安珀儿直接狠狠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到她再强撑着爬起时,已有几滴鲜红从嘴角流下。

机甲悠然上前,一脚踩在安珀儿的头上,伴随着巨大的噪音,它前臂的脉冲武器已开始了充能。安珀儿被踩得痛叫了一声,却完全无法反抗。

“姐姐…救…救救我……”

三招就把正在使用零点能的少女先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该死的东西……你只会欺负我妹妹是吗?!有种冲我来呀!!”

法琪娅端起机枪,尽管明知道子弹伤不到机甲分毫,她也至少要吸引到机甲的注意力,决不能让它再动安珀儿一根手指了。

这样想着,法琪娅开了火,子弹也毫无疑问打中了机甲,但机甲却没有一点反应。它的脉冲武器仍然在继续充能,眼看着就要打穿安珀儿的心脏。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安珀儿,安珀儿——!!!”

法琪娅见状立刻丢下枪,以现在的状态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向机甲跑去。如果不能吸引机甲的注意力,或者把它推开,至少她得替安珀儿挡下这一枪!

不过这一步被纽依抢了先。

砰。

纽依不知何时出现在机甲的身后,一脚将机甲踢了个趔趄。机甲试图维持平衡,却失败了,而那致命的一枪也因此而打空。

法琪娅立刻趁机将安珀儿抱到一旁,为她把脉、探鼻息。

还好,心跳和呼吸都是正常的,只是有些昏昏沉沉而已,没有生命危险。

纽依再次飞起一脚,这一招是她最得意的后旋踢——她的腿高高抬起,脚跟像重锤一样砸在机甲的头部。

这一脚所发出的是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低沉悠长,震得法琪娅的胸腔都在共鸣。这样的碰撞声,说明纽依已将肉体加强到了极限,是在全力应战。

但机甲依旧只是后退了两步。

“怎么会……你的脑袋应该已经碎掉了才对啊?!”

纽依的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她立刻意识到这机甲绝不是一般货色,于是没有给机甲任何反应的时间,她立刻在机甲的头上精准地补了一拳、一肘,又给了机甲的胸口一记膝撞,每一击都是全力,每一击都发出了沉重的金属碰撞声。

机甲也毫不相让,双臂以极快的速度动起来,有条不紊地格挡起了纽依后续的招式,甚至还会找到合适的机会还击,给纽依也照着脑袋来上几下子。

“呃哇啊!!你…你竟敢打本大人的脸!!我杀了你这个混账!!”

纽依用腋窝夹住机甲向前打来的重拳,向下扭去,并随之无缝衔接到了另一套战法,开始以速度为重,这才扳回一局。

这机甲的动作非常流畅、平衡,这么一架身高和法琪娅相仿的机甲,竟拥有比状态极佳的纽依还强劲的绝对力量,一时间纽依居然还落了下风,看得法琪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但机甲终归是机甲,虽然力量上碾压常人,但比起纽依这种力速双A的格斗专家来说仍不够灵活。

纽依在逐渐加快的节奏中看破了这机甲的出招模式,在一套假动作之下,纽依引出了机甲的破绽,紧接着,她猛蹲下身,一脚将机甲的双腿踢离地面。

纽依飞速变换身位,将机甲的双腿紧紧攥住,像流星锤一样在空中甩了几圈,接着用尽自己全身的每一丝力气,将机甲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地面随之裂开。

而纽依在机甲触地的一瞬间又放了手,让机甲自己弹到空中。

纽依没有放过它,她也跟着跳了起来,就像方才机甲对安珀儿所做的那样,纽依使出了一记狠辣的空中回旋踢,直接将机甲的头盔踢成了碎片。

随之碎裂的,还有与头盔相接的背部保护层。

“啊……”

不成想,当机甲的头盔和背部碎裂时,露出的却是一个全裸的少女的身形。少女被戴上了金属制的眼罩和口枷,颈部和机甲的前部外壳被一只特制的项圈缠绕在了一起。

这个少女看起来并不是机甲的驾驶员。因为机甲的四肢,是完全由机械制造的,而少女本人的双手和双腿则是被强行折叠到了背后,以几乎180°的弯折程度,用拘束具固定了起来,一眼看上去就非常不适。

“这…什么鬼东西……”

纽依脸上惊讶的神色愈发地不加掩饰了。

“南十字星海盗干的好事……”

法琪娅面色凝重地看着跌在地上的少女机甲。

机甲中的少女, 左半边屁股上赫然被烙上了南十字星海盗的标志。而她的下体被插入了古怪的粗大管道,阴道、肛门和尿道都没有放过。

管道不断闪烁着古怪的蓝光,好像仍在源源不断地向少女体内输送着什么,同时还在榨取着什么东西。

这时,机甲又开始动了起来。

没有了背部外壳和头盔的遮蔽,纽依和法琪娅都能看到,在机甲的运动下,少女浑身不停颤抖,悲哀地发出了只有强烈高潮时才会发出的尖叫。

“喂,我说,这种事太诡异了吧!”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共和国的少女先锋 第四章》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