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玄阴教巫碧阴传 第二章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玄阴教巫碧阴传 第二章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转自 pixiv  原作者:墨晓

第二章 雾山伏龙

灵聚山峦,雾海沉龙。世人一直如是称雾山,雾山有龙的传说古来有之。三百年前,当还是樾朝的时候,天地间有银龙作恶,翻山倒海,民不聊生。当时的纯阳掌门和玄阴派掌门率领数十名当时顶尖的存在,二十多个通玄的存在,才在鏖战数十天后将它逼入雾山。

龙素来被称为天灾,因为这种传说中的生物一旦现世,那必定是犹如天灾一样的,人为之力无可抗衡,唯独那一次,人类真正战胜了天灾。自那以后人们才将人力对抗天灾不再认为是不可能的存在,在江湖中,这一段历史甚至比那个国家开朝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更多的人只是将其视作传闻。

通玄指武功臻至化境,得神通,被凡人视作神明,一人一般只有一项神通,而龙,一身聚九神通。一人身具两神通,便是三名通玄也难敌,何况一人身具九神通

一位身着黑色鎏金云纹的旗袍的美丽倩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雾山脚下,静静地凝望山巅。白色的狐裘袍子,黑色兰花的丝绸,里面穿着上百下黑的性感束腰旗袍。旗袍的开口一直从胸口到小腹间,呈一个大大的“V”型。甚至可以看见肚脐下面的淫纹和隐约的耻丘,鼓鼓的阴户,上面丰满的乳房露出大半,偶尔可以看见露出的乳晕。背后也有一直开到臀部下方的“V”字开口,将雪白的臀瓣露出来,深邃的股沟,光洁的玉背无比性感。旗袍的裙摆很长,但是很细,露出丰膄性感的大腿,足踏一双黑底金边高跟长筒皮靴,十几厘米的高跟竟然是两根粗粗的肉棒形状,黑丝包裹着的完美大腿和高跟皮靴将两条笔直的美腿就像是两柄黑色的剑一样插在地上,优雅非凡。腰肢用一根金色玉带凸显出盈盈一握的柳腰,水滴状的玉石刚好遮住了鱼人线上的肚脐。水滴被刻意雕刻成了阴户的样子,比起遮羞,这件衣服更像是为了情趣而设计的。

明明一身无比淫荡服装,可是在她犹如仙子般温婉姣好的面容和出尘入化的气质下,似乎变得雍容华贵,神圣不可侵犯。一头如雪的白发被金色的凤冠玉钗挽起,尽显华贵,甚至比身上的白色狐裘还要白上几分。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坚毅的丹凤眼让她更是添了三分英气,不怒自威,红色的眼影如桃花妖精般潦倒众生,一撇一笑牵动红,眼角的泪痣又为她添加了几分多情和柔美。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将坚毅和柔美如此完美的结合,只觉此女不当为世间之人,独立而绝世。除非亲眼所见,不然谁也无法想象世间竟有如比不可方物的美女尤物。

剑帝便是这样一个高贵典雅,却又淫荡无比的矛盾存在。她的名字叫做“皎昏”,一个被全世间所铭记的名字。

皎昏并没有使用轻功,而是缓缓漫步一样走进了雾中。像是云海一样的白雾,一进入便将她包裹其内,四周纯白,什么也看不见。

“剑冢,指路。”她娇喝一声,空中竟然出现一把把平放的出窍利剑,像是楼梯一样向上延伸。她莲步轻踏,足跟的肉棒状高跟踏着剑身上一步步向上直通山巅。每次足跟踩在剑身上,一股白色的浓稠液体竟然沿着肉棒上的血管纹路流了下来,滴在剑身上,利刃嗡鸣,发出一缕寒光,似乎更加锐利了几分。

皎昏顺着利刃铺成的道路,很轻松的就来到了山顶。偌大的山脉竟然只有这不到方圆一里的区域没有烟雾笼罩。她从剑身上轻踏而下,进入了这个被竹林环绕的小屋。小屋的院子里散落一地的瓶瓶罐罐,正是巫碧阴刚刚吸收完不久的精液管子。剑帝皎昏手指一钩,一个罐子便飞了起来,她用手指沿着壶壁又刮了一下,如同象牙雕刻的芊芊玉指被黄白色的腥臭粘液盖住,她轻启朱唇,毫不在意的将手指塞进小嘴中细细品尝。她闭着眼睛细细品味了一阵,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轻轻地呢喃:“神行犬的精液,独角狼的精液,乘黄的精液,天狗的精液,狰的精液,蛊雕的精液,夔的精液。。。”她断断续续念叨了十多个名字,竟然从这小小的一口精液里品出了所有巫碧阴所榨取的山中异兽。

“不对,这些不是孤要的。”剑帝素手一挥,院子中所有的罐子都腾空而起,剩余的残精全都化作一缕缕的细丝顺着剑帝足底的肉棒鞋跟流了进去。她用力一踏左脚,左脚的鞋跟竟然全部收了进去,整只二十厘米长的肉棒鞋跟不知去了哪里,她闭上紫水晶一样明媚的美目,用手轻点额头的红莲印记。

江湖中曾有传说,剑帝天生与常人不同,足下生双穴,耳后,额头亦是骚穴,舌奇长,伸出有洞,可套阳具,出生既有天象,天上云雾化作各种男女交合之状,数日不曾散去。

不过此项出自闲云野志,只为笑谈,见过剑帝的有几人,剑帝出生又在哪,谁还记得,谁还知道。甚至几百年前剑帝似乎就存在。根本没人知道她合适出生。

除了出生不可考究,其他的倒是不假,只是难以置信。

剑帝两只玲珑小巧的玉足,脚裸处有像是阴户一样的骚穴,腿内结构也与常人不同,竟可以容纳数尺的棍棒插入。腿内藏被制作成超长肉棒状的剑鞘,足下靴子的肉棒鞋跟正是剑柄。虽然美腿细长傲人,纵使插入了超粗剑鞘缺腿型依旧完美,明明超过小腿很多的剑鞘,缺不影响走动,剑鞘就像是消失在了其他空间。剑鞘剑柄特殊制作,淫水通过血管雕刻可以流出体外。左腿足穴内剑名为:“渡生”右腿足穴内的剑名为:“劫死”一生一死两柄剑就是剑帝的证道之器。所以剑帝虽有两剑,却不携于腰间。流出来的淫水,体液,都具有将武器增幅的特殊效果。

皎昏的额头上的莲花印记,也是一个肉棒状的法器,背面几厘米的小肉棒插入头顶的穴内,外面莲花底座便可以挡住骚穴的外貌。一般人的头颅是一个整体,怎么可能会有个洞,肉棒插了进去,那么她的大脑又是否会受伤?这一切都是迷,只能说,可能她天生就是为了榨精而存在的。

剑帝通过运转头顶的莲花法器,清楚地看到了各个生物的记忆,她迅速地在其中寻找,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她正在寻找的那个身影:“雾山中的银龙”

剑帝顺着那些异兽记忆中的位置,沿着青石台阶走向祭坛。只留下足下的肉棒状剑柄敲打石面的清脆响声回荡在幽谷中。本来喧嚣吵闹的山峦,似乎她一来,便变得万籁俱静,所有的生物都惧怕她的气场。

白龙祭坛上,八方各竖着一根龙柱,中间八卦祭台中央是一口大鼎,中间竖着一根锥形的手臂粗的肉棒。据说以前召唤神龙的方式需要将还是处子的女人,固定在肉棒上,然后斩去四肢,待血流满大鼎,神龙便会出来玩弄还没死去的女子。此时它也会听一听祭祀的人的一些愿望。

这些都是被刚刚逼退回来的时候,那时候这儿还不叫雾山。它也并非作恶,只是人类这样祭祀它,它便就接收。直到与初代玄阴派掌门相遇,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异常残忍的,遂在玄阴派掌门的劝阻下停止了接受祭祀,并且将所有神龙村的村民赶下山,在山上布起大雾,不容许再有人上山。

之前巫碧阴见银龙使用的是唤龙哨,使用龙鳞制作的道具。而剑帝此时并没有这种道具,在异兽的记忆中也只有祭祀的场景。她便以为,若是想要召唤银龙,必须使用祭坛。

剑帝走到台上,脱下外面的狐裘外衣,身上只留下紧裹身体,异常性感暴露的旗袍。她走到祭坛中的大鼎内。双腿一弯,臀部一挺,竟然不用撩开裙摆,阳具雕像就从露出半个美臀的开叉内插进了骚屄里,一缕红色的血液顺着雕塑流淌下来,这位淫荡无比的剑帝,竟然还是一位处子。

但是,这没有完成祭祀,她反弓身体,两腿后弯,将全身体重放在插进骚屄里的雕像的情况下,伸手握住插进足穴里的剑柄,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圆形闭环。她用力一抽,两柄三尺有余的长剑腾空出世,一柄金光璀璨,一柄紫色幽邃。两柄剑脱手在空中顺着剑帝的控制飞舞,如热刀切牛油,剑刃划过大腿跟和胳膊后竞过了一会儿才齐根分开。四肢全部被自己斩断后,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切口的位置,竟然有皮肤的存在,一滴血没有流出,就像是一直如此。四肢全无的她就像是一根美女飞机杯一样,被安置在肉棒底座上。被斩下来的四肢也正静静的躺在大鼎里。

她绝美的容颜,没有一丝变化,仿佛看淡一切的波澜不惊。她紫色的美目一转不转的看着远方,直到一声龙吟划破宁静。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银龙说来也奇怪,前几日,巫碧阴从它这里获得精液后,让它不由得想起了当年被祭祀的时候的事情,就想着来看看。可刚刚过来就看到了一名绝美的美人正“座”在大鼎中等他。按说这项祭祀活动早就已经被它摒弃,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做。

银龙飞过去,巨大的龙身撕破云海,环绕龙柱,发出剧烈的轰鸣声。它看着鼎力的女人,没有四肢,但是也没有鲜血流出。按说龙类的审美有人类不同,就算是巫吞阳和巫碧阴在它看来也就是和猩猩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不同的物种,可是这个女人却让他感觉到了美,一种难以克制的欲望,他想要占有她,这种美超越了种族,就像是一个宝藏。龙瞳可以让它看到世上所有灵气的流动,内力的流动,但是当它看着剑帝的时候,它发现,剑帝的身上,竟然没有一丝内力的流动。这种未知的感觉就像是在纯白的云彩里,看见了一朵乌云一样突兀。这种不协调的感觉让它不禁控制了自己的欲望。

剑帝淡漠地看着银龙,似乎并不惊讶,一切都在预料之内。银龙受不了互相观察的气氛,率先开口了:“你要什么?”

剑帝也很给面子,只说了三个字:“我要你。”

银龙愣了一会儿,低沉响亮的声音笑了起来:“有意思,女人。那你便试试吧。”

银龙伸出如弯刀一样的利爪,抓住被削成人棍的剑帝,将她从肉棒雕塑上取下来。

巨龙握着手中的美人,它尖锐的利爪竟然没有刺破剑帝白雪般娇嫩的肌肤,纵使内力奇绝,护住身体,可是没有手脚她如何让自己臣服?

这不禁让它想起了人类中的一个江湖共有的常识,雌雄交尾的时候,一方如果令对方臣服,将会得到对方身体乃至灵魂的归属权,如果性技对战失败,将会沦为奴隶一般的存在。它活了不知多少岁月,这些东西对它而言只是人类的事情,与它没有什么关系,完全可以不屑一顾的离开,但是这个女人毫无还手之力,只是这样平静的看着它,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内的感觉让它异常愤怒,这伤害到了它高傲的自尊。

巨龙一下划开剑帝的最后一件旗袍,完美的酮体展露在它的面前,像是一个白玉雕刻的仙女,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没有一根毛发的阴户。鼓鼓的阴户,肥美的大阴唇将销魂淫洞藏在其中。粉嫩的乳头像是两颗小枣,兴奋得挺立在浑圆白嫩的玉女峰上。

巨龙看着剑帝得天垂怜的完美娇躯,不知在思考什么,半天不动,最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它嘶吼一声,身体的后半部分腹部,一根紫红色的肉柱慢慢从裂缝伸出。巨大的肉柱比人头还要大上一圈,与肉棒上狰狞的血管不同,光滑得像是被避孕套包裹着一样。马眼的位置更是像是子宫颈一样奇怪,长度完全伸出,甚至比一个人都要长。

巨龙用两根尖锐的利爪插进被丰满的阴唇覆盖的骚屄,然后毫不怜惜得用力拉扯,把剑帝刚刚还是处女的骚屄用力扩张,本来绝美的阴户,此时就像是一个粉红色的烂洞一样。剑帝那副毫无波澜的表情居然丝毫没有变化!这银龙哪里能忍,它一把抓住剑帝的身体,一下用力的套在肉棒上。肉棒插入骚屄,粗大的阴茎在肚皮上顶起了一个超长的圆柱隆起,这时候剑帝的表情才开始变得温柔快活,似乎十分享受。

银龙抓着剑帝,像是飞机杯一样粗鲁得套在阳具上上下抽插。渐渐的剑帝白皙的肚皮都被撑得透明,可以看见肉棒不停地摧残她的内脏。

银龙巨大的力气,肉棒撞击的的残忍声音,和内脏被挤压的粘稠声音,不停地在山谷中回想。直到黄昏,银龙才高吼一声,用力一捏,一股金色的精液一下就讲剑帝被肏得透明的肚子鼓起一个大大的凸起。可刚刚凸起,精液又飞快的消失了。

“仅此而已吗?龙?”剑帝依旧平稳的声音,变得有些娇媚,酥到骨子里,仿佛听到身子都软了。

银龙看着掌中带着戏谑微笑的美人,不禁感到了巨大的侮辱,本来只是一次教训,可是现在的它决定一定要肏服这个女人。

一声龙吟,银龙庞大的身躯一甩,龙尾拍打山崖如惊涛拍岸,轰雷般的巨响,它一跃踏上祭坛,仅仅触碰就将两人合抱粗的龙柱撞的东倒西歪。它松开握着剑帝的爪子,剑帝如同装精液用的避孕套一样挂在龙的肉棒上。龙弓起身子,将剑帝带上数十米高,然后用力往地上一砸,龙庞大的身躯在地上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本来卡在子宫,凸起被双峰包裹包裹的肉棒,也被挤了进去。

现在剑帝再想叫也叫不出声了,巨龙甩动庞大的身躯,狠狠地一下又一下得前后拧动,整个山顶都似乎变得摇摇欲坠。

银龙的肉棒套着子宫在娇躯里疯狂乱串,一下直接顶过了喉咙,套着子宫的肉棒强行从嘴巴了伸了出来。本来插入几根手指都困难的樱桃小嘴,被强硬的撑开一个恐怖的大小,似乎连下颌都脱臼了。美目恐惧的睁大,瞳孔向上翻到了几乎只能看到眼白,粉嫩的子宫套着肉棒从嘴里被顶了出来,一口贝齿不断的刮着自己的子宫,就像是自己在被自己的子宫强奸嘴巴一样,脸颊也有些凸起,看着子宫上的两根输卵管,恐怕就连卵巢也被顶了出来,但是嘴巴被塞满出不去,只能卡在了脸颊里自己的子宫强奸自己的卵巢,恐怕从古至今,剑帝是第一个。疯狂的快感就算是她也定不住,如果不是嘴巴被堵住,恐怕就可以首次听到剑帝的呻吟娇喘了。

巨龙低吼一声:“破宫诀!”狠狠地往地上把剑帝一砸,如果普通的通玄这一下恐怕也得变成肉泥,但是剑帝却毫发无伤,这一声低沉的吼叫让她意识到事情不对,她急忙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四肢全无的她,只能像是肉便器一样任由巨龙玩弄。

巨龙使用破宫诀,一股股金色粘液如同水上一样,打在剑帝的子宫上,没了身体的束缚,剑帝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子宫被精液的冲击力拉扯成了一个梭子的形状。可是才刚刚开始,剑帝疯狂的炼化金色粘液,但是金色粘液却以超出她炼化的速度灌入,从嘴巴被顶出来的子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撑大,龙保持着将剑帝死死压在地上的姿势,不停灌输精液。这就成了一场拉锯赛。

这场拉锯赛直到夜晚,剑帝死死用内力保护子宫,但是此时的子宫已经像是一个巨大的瑜伽球,巨龙四五米宽的巨大身躯压在上面,子宫包裹着身躯,好像随时就要爆炸。连剑帝的身体在子宫气球面试都像是挂载上面的一个小挂件。剑帝的坚韧身躯和庞大的内力将子宫就算扩大几百上千倍也没有破裂。

感到精液停止灌输,正当剑帝以为自己终于抗过恐怖的破宫诀后,没想到巨龙人性化的瞳孔中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意。

银龙的身躯突然暴涨,银白的龙鬃随风飘舞,一身龙鳞全部褪去,化作一身如银丝般的皮毛,银色的龙鳞如星辰在身边飞舞,本来还有些柔和的角和牙齿,全部变得尖锐无比,龙爪变得更加锐利细长,星辰环绕,龙威尽显,本来不朽的龙鳞是真龙象征,对它而言竟然是一种束缚,此时才是它本来的面目。

它昂起前身,看着身下的仿佛被水灌满的避孕套一样的精液子宫气球,一声龙吟,星辰在空中化作一支巨大的阳具,上面满是利刺。

“既然这么淫荡,那就死在肉棒下吧!”巨龙口吐人言。

剑帝扭动身躯,可是被自己的子宫和精液压的根本没法动弹,骚屄又被巨龙的肉棒堵住,精液也排不出去,敏感的子宫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如星辰坠落般力量的危险,剑帝终于放弃了挣扎。死在肉棒下,但也不错。

肉棒狼牙棒挥下,尖锐的刺扎在被精液撑得只有头发丝厚完全透明的子宫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精液如同气球中的水一样溅射开来,冲天的精液溅起覆盖了整个山巅。银龙的一身白色毛发也被染成了金色。

这层金色突然全部渐渐淡化,变成了透明的粘液。在祭坛中间只剩下了嘴里含着喊着自己破碎掉的子宫的剑帝,就像是被用烂了的肉便器一样被随意丢在那里,两颗被精液灌满的鸡蛋大小的卵巢没了束缚,从殷红的小嘴中滑出,滚落在地上。屁穴和骚屄都被银龙巨大的肉棒肏得根本合不上,完全没了原来美丽的模样,只剩下两个鲜红色的肉洞。

银龙看这这具艳尸,终于松了一口气。它也从没见过这种根本看不到内力流动的怪物,心里一点底儿没有,但是好在这个淫荡的蠢女人选择了不应该选的方式。龙性本淫,就算它是龙中最修身养性的,可不代表它的性技并不丰富。遇上其他龙,剑帝恐怕还有得一挣,可是它和玄阴派紧密来往,也没有对于人类功法的不屑一顾,自然和其他不愿意学习人族功法,只崇拜蛮力的龙不一样,它可是懂的最顶尖性技的龙。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评论

  1. 绒布球
    绒布球
    Android Chrome
    7月前
    2020-10-08 0:55:30

    真好看

    0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