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银河(10)

文章目录[隐藏]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4章,专题:风骚银河

十.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们刚刚接到了命令,监视并净化侵入飞船的污物,尽管命令当中没有详细去介绍我们需要净化的任务目标——污物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看着往日的餐厅变得面目全非,我们一下子知道任务当中的污物是什么。

洁白光滑的地板如今流着刺鼻味道的淡白色液体,暗红色的触手恣意的在这个空间里生长着。我们许多曾经同胞,赤裸着身躯,用触手,自己的手,同伴的手爱抚着自己的双乳,自己的下体,忘情的接吻着。

而空间中央,则是漂浮着一团肉块,触手纠缠在一起,依稀可以看出它似乎包裹着一个成熟的女性,比跟我们同行的战姬姐姐们的身体还要火辣。是的,尽管我看不到触手包裹的东西,但是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我们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以及圣光对其的敌意。

“谨慎攻击,优先规避。”

随着领队的战姬一声令下,战斗开始了。战姬们身上的浮游盾开始飞舞,组合。修女们展开了圣光立场和护盾,以此抵御空气中不断削弱我们的淫欲气息,和试图入侵我们身体的孢子。

只是当我刚刚张开保护我的护盾和净化环境的立场后,我就看到那团肉块当中,刺出一根粗壮的触手,完全不受修女们的圣光镭射炮和战姬们的枪击和挥砍的影响,如同戳泡泡一般突破了我自认为坚硬无比的护盾,轻柔的挽住我纤细的腰肢。然后我就听着队友们的惊呼,看着面前的肉块越来越大,失去了意识。

“好难受,身体好热。”

如同被灼烧一般,体内残留的圣光和外界不断渗透入侵的淫能发生了冲突。二者如同水火一般,一见面就发生了剧烈的反应,互相抵消,湮灭,只是苦了这具无辜的身躯,不幸成为了二者的战场。

身上黏糊糊,不知名的粘液覆盖了全身,衣服还在,但是我是多么的希望它不在。如同跑进泥浆里打了一个滚一样,整个身体感觉无比沉重,而原本舒适的连衣裙现在贴在身上,只能让我感到不适。感受下被触手压迫拘束的赤裸手脚,我愈发确信了我的观点。

“噫,咿唔!”

似乎是发现我从昏迷中苏醒,触手活动了起来,周身的触手进一步的收缩,手脚被紧紧的禁锢在身上。被折叠的双腿在触手的巨力下分开,两根触手一前一后的,插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阴道与肛门。

“不行,不行的,好热,烫,烫,要死了!”

如果说只是触手强制的插入少女的下体,少女还不至于说有如此大的反应,长时间的禁欲生活,名为修女和战姬的少女们并不是很能理解敏感部位被触手爱抚的快乐,被触手强行穿刺的痛苦对于这些战士来说并非不能忍受的痛苦。而真正让她们感到生不如死的原因是体内能量的冲突。

圣光也是一种情绪能量,这是我们经过长期的研究后唯一得出的结论,它的源头同样是人,有情绪的生物,甚至是智能机械——原本我们以为机械式不能产出的,但是实际上经历过战场上的,来自利凡希决策机构高达1.2千米的散溢着圣光的超级作战体后,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机械也可以产出圣光。而除此以外,我们只是简单的知道这种能量具有极为强大的排他性,和我们任何的已知能量都会产生的湮灭反应,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湮灭只是湮灭,实际上如果不是反应过程中还释放一些能量,我们更向利用中和来形容这种反应,如同酸碱溶液中和后的中性溶液。

而当触手刺入少女的身躯后,环绕在空间的内的淫能仿佛被吸引一样,疯狂的灌入少女的体内,圣光与淫能在少女体内的每一个角落剧烈的反应着,释放的热量虽然无法用来充当什么炸药,但是剧烈的灼痛感从少女的每一根神经里传出来,而实际上,如同火焰烧灼一样,少女的身躯在这场圣光与淫能的交锋当中一点一点的被摧毁。不出意外的话,只需要短短的三两分钟后,这位身姿绰丽的少女就会变成一块香喷喷的美肉,字面意义上。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浪费淫能来干这些事情。”

“因为我一个人的能提供给你的淫能不够啊~”面对触的抱怨,我难得的心情不错调戏两句,毕竟对我来说,可以调教别人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就算是难得的s性暴露去夜总会,最终的结局也大多是跟请来的小姐一同被触绑在床上玩弄。

“那临时调教一些便器充当电池就够了?”触往想面前那些寥寥改造成功的战姬们,那些聚集在淫堕立场附近的劣等便器们几乎无法提供任何的帮助,更不要说更多的只是单纯的变成一具只有一些简单神经反应的娃娃。

“这不成功率在提高么,你看后面改造的这些不是越来越有用么,而且这也是少有的机会大规模实验对战姬修女中的灵能佼佼者进行便器改造。而且临界点你懂不懂啊,我的大部分的淫能都用来维持淫堕立场了,能供你挥霍的十不存一。”

“嗨嗨,听你的。”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便器改造,或者说淫堕调教,是帝国的一项重要技术,能够快速的将敌人的死忠分子转换为一种可以使用的劳力,当然这种劳力的质量低劣到难以直视的地步,就连妓院的小姐,甚至奴隶都比她们好用。

但是这里面有个两个隐藏点,一个是经过数据关联分析,我们发现便器的淫能潜力和其原本的精神强度密切相关,这也是我们会想到将敌人改造成便器的原因。这些能够成为战士的战姬修女们本身就是强大的灵能者,而改造劣化后也能为我提供不少的淫能。另一个原因是极少数的人在便器改造的过程中,她们的精神强度不光不会下降,或者说摧毁,而是维持不变甚至大幅加强,而且当改造完成后,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成为对性爱无比狂热的爱好者。

强大的灵能者,对性爱狂热的忠诚,和大多原本就是敌对国家当中优秀的将领,科学家,总督,拥有着丰富的经验和优秀的能力。这就出现一个很尴尬的情况,触奴联合部落的顶层管理者当中只有不到7%是我们触奴,而更多的人则是那些被称为完美便器的降将。

而我也希望,这些人里面,能够诞生一个奇迹,。

“呼,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

触手插进来以后就没有任何的活动,被灼痛的身躯想要尽力的挣扎,但是触手锁死了任何活动的机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痛苦已经消失,清凉的舒适感渗入骨髓,如同回到母亲树的怀抱一般,无比的放松,无比的安心。

“!!!”

安心?我怎么会安心?!被肮脏的触手所紧紧拘束的我,竟然会感到安心!

想到这里,恐慌,不安瞬间涌上心头,想要扭动四肢,但是柔弱的身躯怎么可能对抗强壮的触手,下意识的想要呼唤圣光,净化周身的秽物,但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取而代之的是身体当中陌生的能量。

“怎么会,这样。”

以往如臂使指的圣光没有回应的呼唤,虔诚洁净的思绪驾轻就熟的前往圣光界,以期得到答案和帮助,但是令我诧异的是我被拒绝了,而我甚至感受到了,圣光的敌意,它想要净化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这不同于身体的痛苦,源于灵魂的伤害让我感受到了不知名的痛苦,不是头疼,也不是身体疼,这种难以名状的剧烈痛苦瞬间摧毁了我的精神,而我甚至不知道将我的双手覆盖在哪里来获取一点点虚假的抚慰。

不过很快,体内那不知名的能量活动起来,一边消弭着正在净化我灵魂的圣光,一边抚慰着我灵魂的创伤。与此同时,身体再一次热了起来。不过不是之前那种生理意义上的,而是更近似心灵之上的热,那种躁动不安的热。仿佛当年,练习心如止水时,拥抱姐姐时的那种感觉,躁动不安。

“‘抱住姐姐,补充姐姐元素。’

结束了,枯燥的心如止水的练习,一下课我就破了功,属于小孩的活泼情绪洋溢在肥嘟嘟的脸蛋上,从背后抱住面无表情的姐姐,感受着姐姐那种独有的清凉感和亲近感。

‘别,别这样。’冷冰冰的姐姐时班里的优等生,虽然说理论课的成绩只能算是平均分之上,但是在心如止水的练习上,姐姐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名,也是班里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成功沟通圣光的人。

‘不要’罕见的,姐姐脸上泛起绯红,但是从背后抱住姐姐的我自然是看不到的,把头埋在姐姐柔软的长发里,嗅那一抹清香。

‘那,不许太久哦。’

‘嗯’

虽然嘴上答应着的,但是逐渐躁动的心灵让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拥抱中越来越贪恋属于姐姐的味道,直到姐姐因为成绩过于优异提前毕业。”

触手略微的松开了我的身躯,但是我没有挣扎,顺从的保持着被拘束的姿势,尽管我什么都还不懂,但是我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因此安静的等待着。

粗壮的触手略微松开为我和触手之间空出了一小片间隙,随后海量的柔软的小触手探了进来,这些细小的触手携带着催淫的粘液,附着在韧性极强的细密绒毛上涂满了我身体表面。

“好热,好热,好···好舒服。”

身体越来越热,我似乎感觉我的耳根加热了附近的空气,灼热的气息环绕着我,但是意外的没有感觉到不适,反倒再渴求着更多。

“姐姐当初被我抱住的感觉,和这相似么?”

不知道,灵魂,躁动不安。缓过劲的身体不止的扭动的,但是触手对于这种活动没有任何的阻拦,似乎是发现,这场顺着欲望的恣意舞蹈,和我身旁的触手,相得益彰。

“嗯~嗯~啊”

饥渴的呻吟从鲜艳的红唇中吐出,不再是蕴含痛苦的哀嚎,而是苦闷不满的呻吟,没有经历过性爱的我根本无法理解这种冲动,这种欲望,更不要说原本的身躯几乎不存在的快感神经,而从母亲树上诞生的我们,对性爱的理解也仅仅限于某些物种当中生殖的必要过程。但是,经历过烧灼重塑的身躯,是名副其实的性爱之躯,无用的,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被替代的器官,都在灵能的扭曲下消失,遍布每一片肌肤的快感神经让我在触手的轻抚当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情欲巅峰,但是,似乎是缺少一个关键的钥匙一般,无法抵达到那高潮。

“好······好棒,还,还要~~~”

确认了怀里的这具女体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自插入以来一直未动的两根巨大触手也开始了自己的活动,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对我的下体展开了猛攻,或同进同出,或一进一出,前所未有的感受击溃了我的意识,我从未感受过这种快乐,从来没有。但我现在体验到了,这种从肉体到心灵每一处都感受欢愉无尽快感,是我在被圣光浸染全身是那种温暖无法比拟的感觉。

“她们········真的是邪恶么··········”

不知不觉,遮住我双眼的触手已经消失,在快感的海洋当中我迷茫的张开双眼,眼前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你很难说清楚她哪里漂亮,五官端正但是平平无奇,柔顺的黑发沾满了粘液贴在她的脖颈上,雪白光滑的肌肤上有着一道道红色的印痕。不大不小的翘挺双乳被触手勒住根部,不住的挤压出甜蜜的乳汁。粗壮的触手紧紧的箍住纤细的腰肢,如同一双巨手抵拎着这位美人,把她吊在半空中,洁白的下体没有阴毛,触手强行掰开纤长的美腿,三根触手不停的在她身下进进出出,带出大片的爱液,精液。如果是以往,我会感到恶心,但是现在,这些爱液的味道令我兴奋,令我高兴,甚至想要趴到地上,让我的全身沾满这些过去我认为无比肮脏的东西,而剩下的,再一点点用舌头舔舐着地面,吃的干干净净。

她在说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她似乎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超越了血缘的亲近感油然而生,她仿佛是我十分重要的人,非常重要,仅次于姐姐,不,比我那和我在同一个花苞里出生的姐姐要更加的亲近的存在。被触手拘束的四肢难以活动,被抽插刺激的身体让我娇颤连连。我只能带着迷离的眼神,充满情欲的思绪,看向她。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触手的作用下,我们越聚越近,然后是甜蜜的亲吻。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但是就是想要这么做,两条粉嫩的香舌交缠在一起,津液在我们双方的嘴里吞吐,没有觉得恶心,反倒觉得欣喜。不知过了多久,触手把我们温柔的分开,我刚想要抗议,又是一根粗壮的触手直直的插进我嘴里,完全不像另一条舌头那么温柔,触手更大,更硬,也更粗暴,但是完全讨厌不起来,被撑得满满当当的给了我一种下体被塞满的充实感,随后随着自己的节奏,伴着下体的触手一同开始抽插。

触手再次包覆了我的双眼,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个让我想要无限亲近的女人就在我的身边,离得很近很近。

“好幸福啊,好开心,好像让姐姐,和我一起。”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风骚银河(10)》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