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更多">阅读更多"> 义体的肉意外美味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义体的肉意外美味
千重草
Latest posts by 千重草 (see all)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R18-G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在第7次对木卫十二的例行科考调查时,突然爆发的太阳风暴造成了强烈的干扰,vigo舰由于距离木星较远未能得到木星磁场的有效保护,舰内大部分精密电子仪器失灵,虽然太阳风暴已经过去,但是联络用的通讯系统和导航用的定位仪依然无法正常运转,oyata一直在尝试向心裂湾发射求救信号,但是由于航线的偏移,我们无法得知这些电波的方向到底是心裂湾所在的小行星带还是毫无边际的虚空。舰内携带的食物已经接近耗尽,虽然水能够通过净化系统循环利用,但是人无法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生存。只有这种时候,我是那样羡慕oyata的义体——远比我高效,还没有口腹之欲的限制……

敲击键盘的手不知何时停了下来,raff无言地看着发出幽光的屏幕。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把这份日志写下去,比如附上自己几句托孤的遗言?开玩笑,vigo无论如何也是一艘出色的战舰,而一个小工程师的遗嘱可不够换来她余生的自由。

“唉…”raff觉得自己已经把余生的气都给叹完了,修不好通讯设备和定位仪意味着回不去心裂湾,回不去心裂湾意味着补给的消耗,短缺的补给意味着精力的下降,下降的精力更难集中修理那些难伺候的电子设备……

这该死的死循环已经牢牢掐住了raff的咽喉,只差最后临门一脚把他送进万劫不复的死亡深渊。

就在raff下定决心留下自己只言片语的遗嘱时,自事故以来一直在维护舰船设备,很少露面的oyata突然把他从座椅上拉起,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穿过一条条走道,一直向着vigo舰的深处,最后停在一个平时根本不会打理的弹药库门前。

“oyata?”爱人出乎意料的举动让raff有点不知所措,倒不如说,这是平时听话的oyata难得的主动。不过,更加让raff意外的则是隐藏在弹药库里的景象——巨大的弹药库里整齐地排列着诸如断头台,绞刑架等各式刑具,每一件刑具,都是他喜欢的类型——干净利落,尸体整洁大方,尤其是他由衷热爱的断头台,更是有好几种不同的设计一字排开展现在他的眼前。

“oyata,这是?”raff下意识地转过头询问身后的爱人,对于vigo舰了如指掌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里藏了这么多他的嗜好品,那么自然只能是掌握所有进出vigo舰信息数据的oyata,只有她知道自己喜欢这些不切实际的古老刑罚,尤其是自己喜欢斩落少女头颅的guro爱好。

“这些是我临时调用纳米机械做成的,舰长。”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在背后响起,而是从弹药库的深处幽幽传出,oyata的身姿从阴影中浮现——不着片缕,甚至还缠绕着些许淡绿色的粘液,正随着她的走动滴落在地板上,“这些都是您最喜欢的,尤其是断头台,我把您最常使用提及的款式全部复制出来了。”

“这可真是…”raff像是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走走停停跟着显然是刚从培养舱里出来的oyata,一件件审视自己在网上摆弄了无数次的刑具,他在3d的建模软件里用它们处决了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的美人,不知疲倦地来回调整她们的四肢和表情,力求让那份瞬间的美丽展现的淋漓尽致。他清楚的知道这里每一件刑具的设计,尤其是那些断头台,它们的每分每角,各个零件都是他精密设计的杰作,能够出色地完成各种情趣的需要。

“oyata,我可以…用一用它们吗?”raff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激动兴奋的热血正随着他加快的心跳流窜到四肢百骸,原本已经快要放弃思考的大脑重新开始飞速运转,思维的马良神笔为raff绘出一幅幅oyata的凄美死尸——被斩落头颅,美目里满是惊恐和不舍;被他踢开脚下的矮凳,不得不蹬着修长的双腿在绞刑架上跳起绝舞;被铐死在铡刀下,不住地流泪挣扎迎来那扇钢刀的终结……

“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舰长这么大反应的oyata下意识后退半步,小心翼翼地开口向raff解释道,“当然可以舰长……呼…到不如说,您必须杀掉我,舰长,我的义体是全仿生设计的……我就是您仅剩的储备粮了!”

oyata的声音越说越大越说越急,最后那句话像是烫嘴一样被她飞快的甩出,同时血一般的绯红迅速爬上了她的脸颊。使用刑具杀死自己的义体不但能够让raff获得活下去的肉食,同时还满足了他长期以来的爱好,这几天来oyata一直试图用这样的思路说服自己,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方法更高效呢?!

“……谢谢你,oyata,能拥有你是我一辈子的福分。”短暂的沉默后,raff上前抱住了光溜溜的oyata,将她深深地搂紧怀里,嘴唇牢牢相印,传入味蕾的是有些怪异的培养液气味,但是raff还是主动地索取着怀中爱人的嘴唇,直到oyata气喘吁吁,挣扎着从他的怀中逃出。

“呼~呼~肉还需要时间处理…舰长…请您选一个吧…..”勉强平复了呼吸,oyata像是鼓起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绷直了身体,尽可能平静的催促着,等待raff赐予这具刚“诞生”不久的身体死刑。

“嗯,我知道~”高涨的情绪让raff的声音都变得轻快起来,反绑住oyata的手,带着她来到一根朴素的钢铁立柱前,拉动立柱上装饰物似的铁环,原本平平无奇的立柱慢慢展开拉高,raff手中的铁环也变成了绞刑架的绞绳,随着结构的展开变成两个半圆,被raff套在oyata光洁的颈项上,自动贴合成一个完整的铁圈,绞住了oyata的咽喉。

“咳嗯…舰长…我想这样子想要绞死我得花几个小时……”被微微绞紧的铁环卡住了气管,oyata不适地咳嗽着,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催促着raff结束这具义体的生命。

“稍等一下,先要给oyata打上我的印记才行。”raff一面抚摸着oyata光洁挺翘的臀部,一面从下方的立柱里抽出一根已经被加热到通红的电烙铁,红到发橙的镜像“R”字母和那股扑到皮肤上的热浪让oyata不用看数据也知道烙铁的温度高到了何等骇人的地步——皮肤和神经会在一瞬间坏死,只有一瞬的痛苦,就能打下永远的烙印——oyata不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一块肉接受处理的预定。

“糍糍糍~”滚烫的烙铁被狠狠印在白净的臀瓣上,包裹在圆润臀部中的脂肪在烙铁的加热下翻腾炸开,伴随着难言的肉香一同传开的,还有oyata的惨叫声:“咿呀啊啊啊!屁股,屁股要烧焦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汗水、泪水、口水都不受控制地从oyata的身上滴落,要不是这具义体刚刚从培养舱中取出还没有尿液,恐怕此时她的脚下早就被尿了一地。

直到raff把冷却的烙铁移开,一个被焦痕包裹着的通红“R”字被完美的印在了oyata的臀瓣上,就像是打响了发令枪似的,箍住oyata的铁圈突然开始缓缓地上移。

“呃啊…呼吸…哈~呵~哈~呵~”虽然铁圈上升的速度几乎难以用肉眼观察到,但是oyata敏感的脖颈立刻将增强的窒息感传入了她的大脑,意识最深处对生命的渴望让她下意识踮起了脚,让铁环不至于卡死自己的喉咙,同时尽最大努力地换气,粗重的呼吸声让她看起来像极了一条被抛上陆地的鱼儿。

“哈啊~舰…舰长…呵~好痛苦……”脖子上的铁环显然被刻意设定了程序,每当oyata踮起一分,它就会突然加速向上升起一分,把oyata好不容易争取的呼吸空间再次挤得一干二净,这样恶趣味的设计逼着oyata不断地踮高脚尖,争分夺秒地吸走难得的空气,又不得不因为铁环的上升再次把脚尖踮高。

『不要!不要再上升了,呼吸……呼吸不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和铁环的赛跑最终以oyata的失败而告终,此刻的oyata已经把全身绷紧到了极限,尤其是那双晶莹剔透的小脚丫,已经只剩下寥寥几根足趾艰难地点在地面上,撑起oyata摇摇欲坠的生命。

肺内的空气正在浑浊,为了维持供氧心跳正在越来越快,奔流的血液使的她的皮肤变得粉红发烫,豆大的汗滴从她的每一个毛孔中流出。原本文静的面庞此刻像是一个资深的小丑般滑稽——樱桃小嘴大大张开,粉嫩的舌头耷拉着,双眼因为用力而瞪大到极限,隐约能看到额头上的青筋和正在爬上她脸颊的苍白。哪怕已经吸不进一丝空气,oyata还是下意识地开合着嘴,仿佛这样能抽来救命的氧气。

“呵……”突然,卡住喉咙的铁环向下放松了少许,久违的空气被大张的气管吸入,拖出刺耳的长鸣。正当oyata好奇是不是自己临时制作的装置出现错误时,催命的铁环猛的上提,在她的肉体做出任何反应前,把她彻底提到了半空。

修长的双腿不论绷得多直都无处着落,任由她怎么在空中扭动,踢蹬,挣扎,想要找到一处借力的点,最终都无功而返,却只是把原本就卡死了喉咙的铁环搞得越来越紧,把她的喉咙勒疼,疼的钻心刺骨。

随着oyata的挣扎,她的身体也不断地发热,被唤醒的肌肉和心脏贪婪地从大脑那里夺走了更多氧气,意识的浑浊以远超她计算的速度来临,一同涌进她大脑的还有一股怪异的热流。

是小腹传来的热量。哪怕此时全身都热的发烫,哪怕意识已经变得模糊,oyata还是立刻明白了这股热流的来源。远超常量的爱液正顺着她的双腿洒落在地板上,对死的恐惧激发了生物最原始的本能——繁衍。她的身体正在发情,在即将被绞死的时刻发情,在死亡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用整个大脑,所有的神经渴求着繁衍!

oyata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自己的双腿,两条玉腿在空中疯狂地挥洒着主人的情欲,它们或蹬或摆,或收或展,oyata姣好的身姿和这纵情的舞姿让她远看过去像是正在水中起舞的人鱼,正在扭动她婀娜的身体,跳一曲名为“诱惑”的绝舞。

正当oyata的舞姿即将落幕之际,一根粗大的注射器被插入了已经无力合拢的臀瓣,冰凉的液体被无情地注入,强烈的水流击打在未经人事的肠壁上,本能的刺激使的已经无力的oyata猛的夹紧了肛门,反而正中raff下怀把全部的液体锁死在了体内。

不知名的液体大量地涌进直肠里,无奈oyata现在已经是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了,她雪白丰满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颤抖扭动起来,冰凉的液体匀速又缓慢地灌进丽儿的直肠内,就像一条冰凉的冷蛇一般缓缓钻进她体内,使得她混乱的神志再次清醒了些。突然,原本已经浑浊得和玻璃珠没什么两样的眼睛猛地瞪大,被挂在半空中的oyata马上开始狂野地扭动身体,那双迷人的小脚忽而向前忽而向后,娇小的身躯如遭受电击的水蛇般胡乱扭动挣扎。

此时此刻,oyata已经完全没法接收来自外界的信息了,灌入肠道的液体是那样的浓稠,以至于让她产生了强烈的便意,可是被raff死死塞住的注射器把所有的液体全部堵死在肚子里,而那些液体先是冰凉,但很快又变得像熔岩一样火烫,所有接触到它的肠壁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不受控制地抽搐,那股深入灵魂的灼热也正随着扭曲的肠道在身体里扩散开来,热流所到之处,每一寸身体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不受控制地抽搐,扭动,前一秒已经无力垂下身体奄奄一息的“美人鱼”,突然就回光返照地跳起了更加热烈的舞蹈,每一块肌肉,每一分皮肤都在尽情地“舞动”,将oyata的绝舞推上全新的高潮。可是对于oyata来说,这凤凰涅槃的液体无异于饮鸩止渴。当那股热流传入大脑,停摆的思维再次开始运转时,她立刻反应过来raff究竟把什么东西注射进她的菊穴——浓缩的培养液。

oyata的义体都是用稀释后的培养液催生,这奇妙的液体不但能够供给义体营养,同时还能促进义体的细胞活化,让义体飞速生长,浓缩的培养液的药效甚至强到让已经缺氧的细胞爆发出超乎常态的生命力,以至于过分活化的身体脱离了神经的操控,开始无意识地扭动——换句话说,oyata的头已经被培养液变相切除了她的身体,她能够感受到身体正在狂舞,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地接收过分敏感的皮肤传来的巨量的快感。窒息的痛苦和极乐的兴奋在oyata的大脑里针锋相对,每一波冲击都像是在往她的大脑里泼浓硫酸一样激烈。

“呵……呵……”oyata的小嘴仍然在开合,但是智慧的思维早已放弃了这具破烂的肉体——过分的感觉已经摧毁了她的神经,脑细胞正在死亡,大片地死亡,就像是联合收割机前的麦茬一样排山倒海。铁环早已在不知何时再次收紧,深深地勒进她雪白的脖颈,原本曼妙的曲线被粗暴地拉长,原本文静的脸庞已经扭曲的不成人样,皮肤正在从鲜红变得紫绀,热烈的绝舞也随着药效的消退渐入尾声。

『原来,网络上说,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会体验到超乎想象的快感是真的。』在意识彻底被撕碎前,oyata的大脑里只剩下这一句话。她的身体已经不再舞动,无力地挂在铁环上,爱液、汗水、口水顺着油光滑亮的双腿滑落,隐约间还能看到几滴淡黄色的水滴混杂其中。

oyata这一具义体短暂的生命,正式结束在自己爱人亲手设计的绞刑架上。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评论

  1. Raff_Vigo
    7月前
    2020-10-03 21:33:48

    本舰长现身说法(

    0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