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之泪

第一章

诸国林立,战乱不断;当权者利欲熏心,掀起战争;修仙者偏离本心,道心沉沦;凡人别无所求,但求一生,这是神州大地持续数百年的悲哀。

但是,那已成过去。

百废俱兴,蒸蒸日上,这才是如今的神州大地,而如今这一切,皆是一年前那位突破了前无古人的至高境界的仙人——李意灵所赐。

梁国,桂城

天顺轩是城中的一家糕点铺,哪怕是在战时,天顺轩就颇有人气了,如今和平了,来购买糕点的人更多了,天天都是络绎不绝的客人,这让一直都单干的店家升起了几分招个伙计的想法。

踏踏,踏踏。

轻盈的脚步声传入店家的耳朵,这本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这里是天顺轩,客人们的嘈杂声早就遍布了整家店,照理是听不见如此轻微的脚步声的。

店家转过头,瞬间便愣住了,手中正在包装的糕点都差点没抓牢。

来者是一位少女,一袭白衣如同白莲一般没有一丝污浊,丰满的胸部撑起了本不显身材的宽大白衣,及腰的黑色长发柔顺光泽,头上的犄角似鹿族,却有着他们所没有的白玉光泽,少女如同天上的仙子,遥不可及,但桃花般粉嫩的面容,水灵动人的眸子,又让她多了几分烟火气。

“店家。”空灵的声音唤醒了看呆了的店家,“来一份你这的招牌桂花糕。”

“……啊,是,是。”店家立刻手忙脚乱地准备着起来。

不一会儿,精致的盒子来到了少女面前,少女拿出银两正要递交,却突然身体一颤,白花花的银子落在地上,而少女本人则倚靠在柜台上,傲人的胸部被柜台拖住,令人神往的线条映入店家的眼睛,让他一时忘了询问少女怎么了。

“姑娘,你没事吧?”一位客人走近询问少女,并俯下身捡起银两。

“唔,没,没事,谢谢。”少女下意识地一只手挡住嘴,脸上的红晕似乎加深了不少,“呀!”

好心的客人抓住少女的手,将银两好好还给了少女,期间触碰到青葱般的玉指,而少女就好像受到什么强烈刺激一样,身子再次一震。

“主人,唔,很喜欢这的糕点,呜呜,哈哈……这些,不用找了。”

弱气的话语刚说完,少女直接取走装有桂花糕的盒子,运转起体内的灵力,像是逃跑一样迅速离开了。

“这么漂亮的修士竟然只是侍女吗?到底是怎样的人啊?”店家暗暗想到。

……

城内一间客栈,满脸樱红的陈政气喘吁吁着,胸前那丰腴的乳房只让他感到累赘。身为男子的他哪怕因为功法导致外貌再像女子,也不可能像如今这般长出女性的特征,但在仙力面前,一切皆有可能。

有点粗暴地推开房间的大门,李意灵正颓废地趴在桌上,双手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自己长长的头发。

“呐,你要的桂花糕。”没有丝毫犹豫,陈政直接将盒子拍在桌上,“既然买回来了,快点把我变回去啊!”

“诶~明明那么可爱,不如今后就这样吧。”

“才不要啦!”

面对大吵大闹的陈政,李意灵扭头看了一眼,突然一根手指指向陈政,手指勾了一下。

“咿呀!”

明明只是看上去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陈政却突然感受到下体那本不应该存在的器官里的异物的强烈振动,刚才在糕点铺时感受到的跟现在相比,那实在是太温柔了。

陈政抿着嘴唇,双腿内拐,手还颤抖着扶着身边的桌子,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似的。而看着这一切的李意灵更是玩心大起,坏笑着看着气势不断变弱的陈政,手指还在空中划着圈。

“不要,师,师傅,请……停下来。”

“来,跟师傅说说,下面是什么感觉?舒不舒服?”

“才,才不,呀啊啊!”话还没说完,强烈的振动瞬间夺走了陈政的语言能力,酥麻的快感顺着脊髓攀向大脑。

“要诚实哦。”一边说着,李意灵还取出一块桂花糕放入口中品尝起来。

“……舒……”

“什~么?”

“我,我说,舒服!”陈政自暴自弃地朝着李意灵喊到,“那东西在小,小穴里面,一震一震的,酥酥麻麻的,一直刺激着里面,很……很舒服。”

陈政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李意灵的笑意倒是越来越大。

“哈哈,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李意灵再一动手指,陈政感到体内的异物消失,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同时也多了一丝空虚,“还有,那个东西叫跳蛋,是我家乡的东西,神州可是没有的哦。”

“师傅你的家乡真是够奇妙的。”陈政站稳脚跟,没好气地看着李意灵,“那快把我变回去啊。”

“不要。”

“诶?”

还没等陈政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倒在了房间里那张颇大的双人床上了,而一脸震惊的陈政在下面看着满面坏笑的李意灵。

“哇啊!师傅你干什么?”

李意灵突然开始解陈政的衣服,陈政自然是会反抗地,哪怕两人以前做过不少,在这种情况下陈政可不会乖乖就范。

有心反抗是一回事,但反不反抗得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成仙的李意灵哪怕不善武道,其力量也不是陈政区区一个大能可以反抗的。结果很明显,没多久,陈政就被李意灵扒得一干二净,无辜地眼神与李意灵充满欲望的眼神对视,活脱脱的女流氓奸淫良家妇女的样子。

“没想到跳蛋的效果还挺好的嘛,这不都泛滥了嘛。”

“那,那个,师傅,现在我们都是女儿身,做不了的。”陈政心虚地说道。

“你没听过磨镜之好吗?而且女生之间,还可以借助道具嘛。”说完,李意灵还舔了舔嘴唇,“不过嘛,这次我不打算那样。”

李意灵也脱下了裤子,当里面的东西显露出来的时候,陈政人都傻了。

一个……阳具?

“这,这是?”

“仙力还真是方便啊,只要心里有印象,什么都能变。”

“那个,师傅,你该不会是想……”陈政一阵后怕。

李意灵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将勃起的阳具置于阴道口之上,缓慢摩擦着,而陈政也分泌出了更多的爱液回应,很快便沾湿了整根肉棒。

“这么期待吗?”李意灵俯身耳语道。

“才,才没有,只是害怕而已。”陈政扭头反抗道。

其实说害怕倒也没错,毕竟做了几百年的男子,现在突然变成女儿身,还要经历这种事,难免还是会害怕的,但是说不期待那肯定是假的,以前与李意灵双修时看见她那陶醉的表情,心里也想象过女生的快感真的那么强烈吗?

“呵,真是可爱啊,我的政儿。”李意灵轻咬陈政耳朵,龟头对准了阴道口,慢慢向前推进。

狭小稚嫩的穴口被撑开,陈政暗哼一声,双腿不自觉地收拢,却被李意灵的身体阻挡住了。青葱玉指温柔地在陈政的肌肤上滑过,有点痒,也让陈政稍稍放松了些。

香舌移至脖颈,因舔舐而留下了一道半透明的水痕,李意灵轻轻吻住陈政的胸部,从山脚慢慢攀至山峰,舌尖围绕着乳晕打着圈,引得陈政不禁呻吟。

察觉到下身的阳具停住了,陈政眼神躲闪了几下,随即小声说道,“……没问题的。”

“唔!”

察觉到处女膜的破裂,陈政没感觉到她本以为会到来的疼痛,反而因为阳具的突入感到一丝满足。

“我怎么会忍心我可爱的徒弟受苦呢?”

陈政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浑身舒畅,暖洋洋的,李意灵立起身,双手在陈政那对硕大的胸部上来回抚弄。

陈政的嫩肤很快便泛起一片粉红色,受到刺激而流出的香汗更是加添一层光泽,同时下身肉唇也不断流出不绝的蜜液。

陈政那因仙力而出现的丰腴乳肉此刻也因仙力的作用越发敏感,李意灵开始加快下身抽插的速度,两处性感带的双重刺激让陈总很快就到达了一次高潮。

陈政的眼神真正变得享受起来,两人的胯间不断相撞,肉壁紧紧地包裹住肉棒,李意灵不断给予着刺激,蜜液也源源不绝地流出。

陈政的声音逐渐放开了,李意灵终于放开了,在其体内深处射出,同时间陈政深藏起来的欲望也被点燃,两人在同时间达到极乐的喜悦。

……

陈政脱力地躺在床上,双眼还有点朦胧,但体内可一点也不闲着,灵力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吸收着体内李意灵射出的阳气,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说不定还会搞出生命危险,那时李意灵可就不会帮他复原身体了。

李意灵看着陈政,突然微笑了起来。

“师傅。”

“什么?”

“你说想看看和平的神州,才从天擎山出来,可到了桂城,你根本就没出来走过啊。”

“唔……那么,一会儿你带为师逛逛吧。”

 

第二章

金色的海面、金色的夕阳,落日余晖下的海面妩媚迷人,海浪击打礁石,海鸟逐渐归巢。李意灵凝望着,深邃的眼中似有思念、似有不舍。

此处,是神州西海岸,也是李意灵与陈政这次旅行的终点。

陈政望着李意灵的背影,心里充满了担心与疑惑。她已经站在那里超过两个时辰了,期间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政儿。”轻灵的女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你可知,海的另一边是什么?”

“海的另一边……西土?”

陈政想了想,说出了世人们普遍相信的一件事。

“你觉得,西土,存在吗?”

陈政突然一愣,毕竟从来没有人跨越过大海去亲眼见证再回来,也从来没有人从海对面过来向人们讲述那边的故事,所以,所谓的西土,一直都是世人的猜想而已。

无尽之海,这是连圣人都无法跨越的危险地带,五千年前,世人都认为海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所以才为其取名“无尽”。

直到五千年前,凤凰族联合各族讨伐狐族,狐族九尾为了种族存续,献祭九尾换来大道的提示,举族逃往海外,只有少数狐族还留在神州。因为九尾献祭所得的提示从来没有出错过,所以人们纷纷开始猜想海外存在着适宜生存的土地,又因狐族是往西边去的,所以才将那片猜想中的土地称之为“西土”。

“西土,是存在的。”

“诶?”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李意灵收回了一直看海的目光,转过头看向诧异的陈政。

“我跟你说过的吧,我来自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而让我来到神州的,是名为电脑的道具。其实我本来是不会去碰那台电脑的,一切的起因,在于我的弟弟。”

“师傅的……弟弟?”李意灵确实向陈政坦白过自己的家乡,但从来都是一句话带过,根本没有好好跟陈政说过那边的事情,弟弟的事情,陈政还是第一次听到。

“那天,我弟弟失踪了,在他房间里,我发现了一台启动了的电脑,画面停留在一个游戏的主页面,我好奇地打开了游戏,待回过神来,我便已经来到了这边的世界。

我本以为,他也跟我一样来到了神州,可这茫茫人海,我又从何找起呢?不过我始终没有放弃希望,一百年、两百年,直到如今已经六百年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四十年前,我修成大自在念,这份磅礴的魂力足以覆盖整个神州,甚至可以窥视海外。我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西海岸,依靠大自在念,我看到了泥土、岛屿、大陆、生命,那里的一切,都与电脑上的一模一样,那时我就明白了,那里就是西土。

或者叫,欧尼希瑞亚。”

“……欧尼希瑞亚?”陈政呢喃着这个从未听过的词语,不知李意灵是怎么知道的。

“电脑上写的,是欧尼希瑞亚,不是神州。”李意灵垂着头,声音轻微地颤抖,“他所前往的,是西土,是欧尼希瑞亚,而不是和我一起,来到神州。”

“……师傅,是想去那欧尼希瑞亚吗?寻找弟弟。”

“……是的。我还不想放弃,既然我都能活六百年,那么他也可以,哪怕……他真的不在了,我也要亲自去确认。”李意灵看陈政的眼神并不如陈政所想的那番坚定,反而被泪珠占据了眼眶,悲伤的感情流露了出来,“但是,我不能去。”

天空的云朵违背风向翻滚起来,海浪与海浪相互拍打——李意灵的心念乱了,大自在念也随之失控起来,就连一直悬于天际的道力也开始活跃起来。

“神州的和平,是很脆弱的。七百年了,好战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心里,邪派、暴君,还有那些被战争赋予了伤痛,一心想要报复的人,他们能够像现在这样蛰伏起来,也不过是惧于仙之伟力罢了。

一旦我——唯一的仙离开了,他们必然暴起,神州将再次陷入战火,我成仙,将失去意义。”

李意灵握着拳,全身战栗着,珍珠般的泪花一滴接着一滴落下。

陈政瞪大了眼睛,瞳孔忍不住颤抖,他从未见过李意灵的这番模样,也是第一次听李意灵向他倾诉,眼前的人,仿佛不再是无人可敌的仙、仿佛不是坚强的师傅、仿佛不是乐天的李意灵,只是一个无助的少女。

握住少女的手,明明是娇嫩的玉手,却让陈政感到不比的厚重。

“请放心,师傅。”陈政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些,深邃的黑瞳对上了满是泪花的眼眸,“战争给所有人带来的伤痛,这份伤痛也确实深入人心,但是,战争所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伤痛,也让我们明白了,和平的可贵。

时间让伤痛刻入我们的内心,也同样可以让和平深入,邪派也好,暴君也罢,他们终会明白和平的美好。而且,追求和平的,不止师傅一人,还有许许多多的有志之士,他们有平民、有高官、有国君、有修士,还有我,你绝不是孤身一人,我们所有人都会帮助你,用和平抚平伤痛。

所以,请不要伤心,师傅,你一定可以,见到你弟弟的,一定,一定。”

看着陈政坚毅的脸庞,少女紧紧地抓住他的臂膀,埋入他的胸脯,大哭起来。

 

第三章

肥大异常的乳房,甚至让婴儿整个人趴上去都绰绰有余,胸前原本的小葡萄被粗暴地扩张了,变得如婴儿拳头般大小,时不时还会钻出小小的虫子,小臂般粗细的肉虫从阴道与肛门钻出——被邪派抓走,种下肉蛊的女修士。

被死死锁住的男子,哪怕是扭头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两对男女交合的情景就在眼前,两个女子哭喊着,却又忍不住吐出娇喘,披甲之士无视两人,粗暴地抽插着,男子只能无力地落下眼泪——被异国士兵抓走妻女,被强迫观看妻女被奸淫的凡人。

焦黑的土地,无数肉块杂乱地倒在地上,臭气熏天,被刀剑砍开的血肉出现几处嫩白,蝇虫的卵、恶心的蛆——惨遭战乱、无人收尸,只得在野外供养蝇虫的无辜村民。

还有很多!很多!

天擎峰上,李意灵缓缓睁开眼睛。四十年前,她刚刚修成大自在念,磅礴的魂力根本不受控制,弥漫于整片神州大地,而战乱期间的一切,也都在那时,毫无保留地涌入了她的脑海。

她害怕了,她害怕这些影像会永远伴随着她,女修产下的每一只肉虫、蛆虫体内的每一滴汁水,都因为大自在念的强大而看得一清二楚。

她发疯似的修炼,历时四十年,她成就了仙道出现至今五千年都没人能突破的传说境界——仙。

其实,她本是想借助天劫自杀,却误打误撞突破成仙,利用这股力量,她迫使神州全面停战,那些尚有战意的人在见识了仙之伟力之后都乖乖地蛰伏起来了,大自在念也在她的锻炼之下渐渐收回识海,令她害怕的影像这才离开了她。

李意灵静下心想着,自己活了六百年,也害怕了六百年。

“我只是想,不再害怕地活下去而已。”

因为害怕考不上好学校,她努力读书,却在考上大学之后突然孤身一人穿越到神州。

因为害怕孤身一人,她接受了百媚教的帮助,并加入了百媚教,却被告知百媚教将与玉女宫决一死战。

因为害怕战争,她逃离百媚教,却被邪派抓走,险些被种下肉蛊。

害怕,害怕,害怕。

害怕才是李意灵修炼的动力,因为害怕,她发疯似的修炼,直至成仙。

但是,她还在害怕。

轰隆隆!

天空一声响雷,促使李意灵脱离冥想,起身看向黑压压的天空。无边无际,无时无刻都压制着地面的一众生灵,李意灵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天”的存在。

这之上蕴藏的,是浩瀚无尽的道力。

成仙之后,就不断有道力在李意灵头上汇聚,李意灵本没把这当回事儿,直到——她感受到了杀意。

大道无情,但本应无情的大道却对她展现了杀意。

仿佛领地受到侵害的猛兽,仿佛权力受到威胁的国王。

今日,这份杀意终于到了极限。

李意灵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散开大自在念,看向因她的介入而变得和平美好的世界;抬起头,看向充满压迫的天空。

“如果,我能再活久一点,或许,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如果,我能再活久一点,或许,百姓会活得更加快乐。”

“如果,我能再活久一点,或许,我能看到更加美好的世道。”

“大道!”李意灵怒吼着、咆哮着,“你曾将我与亲人分隔,使我们永世不得相见;你曾将我置于这苦难世道,使我受尽折磨!

如今,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我终止了战争,你为何还要剥夺我!”

悲伤的眼泪自眼眶落下,滴入泥土,彻底带走了李意灵的悲伤,剩下的,是愤怒、怨恨、不甘。

她不恨何人,她不怨何物。

她恨着无情的天,她怨着混乱的世道。

“我不甘!我不甘!我不甘!”

紫电碎魂、赑风乱道、阴火焚体,三灾合一,后世称之为,死劫。

 

终章

陈政垂着头,跪在地上,眼神已经失去了身材,瞳孔晃动着,看上去受尽了打击。

周围什么都没有,巍峨的高山、成荫的树林,此刻都化作尘土。

陈政手上抓着一封信,这是师傅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政儿,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这场劫难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也知道我不可能跨越这场劫难,所以,我写下了这封信,算是为师最后对你的嘱托,也是为师最你一些难为人的请求吧。

成仙之后,圣力将会慢慢转变为仙力,仙力不仅仅能演化万物,它还能化解道力,所以,当圣力转化到一定程度时,天将会降下劫难,这将是由道力凝聚的灾,没有充足的仙力无法化解天灾,不渡过天灾就无法得到足够的仙力,这就是一个死循环啊,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要成仙。

最后,算是为师的一点请求吧,就算你不答应也没关系的,毕竟我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啊。

人靠山为仙,所谓仙,是人族的靠山。真正的修仙之人,应当有成为人族靠山的觉悟,而不是像战场的那些修士一样,成为人族的刽子手。为师作为唯一的仙,为百姓压制了战争,但为师一死,最多一年,战争将会重临,所以,为师拜托,为师请求你,为百姓,停止这场战争吧。

对了,如果未来,你接触到了欧尼希瑞亚,能麻烦你帮我找找我弟弟吗?他叫,李意泓。”

信纸在陈政的手上逐渐脱离,在微风的吹拂下,化作一道霞光,流入陈政体内,宛如丝绸,丝滑的感触令人愉悦,但陈政却悲伤地跪伏在地,头重重地扣在泥土上。

“师傅,你不是喜欢玩弄我的身体吗?我不要仙力,我不会再反抗你了,请你回来吧!

你不是想看着太平盛世吗?你走了,怎么看啊?请你回来吧!

请你……回来吧!”

……

仙陨半年,天下打乱,各路诸侯相继开战。

仙陨一年,陈政突破真君,归国,时其兄陈蛟为西部霸主,见政,遂禅让。

政称王,以灭邪之名,剿灭门派,以和平之义,吞并他国。

仙陨九十年,天下只余七国。

仙陨九十九年,陈政成圣。

仙陨一百年,神州统一。

神州统一后,陈政设神州历,改国号为神州。

神州八百年战乱,正式终结。

这篇文,某种程度上,算是对未来某篇的伏笔吧

感觉,自己最近写的,都是低h啊,本来第三章是有h的,但因为写h的话我想不出开头怎么样好,最后干脆就不要h,直接渡劫了

李意灵的弟弟,有写他的故事的想法,不过他的名字不需要记,就跟仙道的境界名称一样不记也没关系

图书馆精选[AD]
山紫水明
Latest posts by 山紫水明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仙之泪》有2条留言

    • 目前,打算写李意泓穿越到西土的故事,以及创造仙道的仙祖的故事
      未来陈政接触到欧尼希瑞亚的故事其实我以前写过,因为当时写的时候还不知道图书馆,所以投稿在其它网站(虽然我写的文是可以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大世界的,但是不合起来当成短篇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打算整理一下以前写的再投到图书馆(因为是以前写的,跟现在的感觉,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

      1+
      回复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