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肖雅(1)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3章,专题:我的妹妹肖雅

               第一章

六月十二,星期五,放学后。

回到家中,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客厅,我刚松了口气,身后便传来开门声。

转过身去,一名穿着白衫短裙的少女背着书包,从门厅走来,看着即将走到我身旁的她,我挤出笑容,硬着头皮说:“回来了啊。”

…………………

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

她无视掉站在一旁的我,向着卧室走去,看着她的身影我内心有些复杂。

她叫肖雅,是我的妹妹,小我两岁,一个让我感到头痛又有些麻烦的存在。

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一些影视剧里的兄妹那般和睦,我甚至许久未从她口中听到“哥哥”这两字。

在小学时,她还是个喜欢整天粘着我的鼻涕虫。

但是从她上国中开始,便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我了,最终演变成这恶劣的兄妹关系。

我曾多次试图改善这关系,但她就像一座无法融化了冰川,每次我都在她冷峻的神情中败下阵来。

我也逐渐明白过来,要改善一个讨厌你的人对你的看法,是何等的困难。

最后我选择了放弃这一想法。

之所以 会变成现在这糟糕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件事的关系吧。

虽然对于那件荒唐事,我们都非常有默契的只字不提,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也时常安慰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雅或许已经忘了,因为别的原因而讨厌我也说不定。

可当我躺在床上夜深人静时,它却总是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我辗转难眠。

呼~

我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接着向房间走去。
…………

晚上。

我坐在餐桌上,吃着用蔬菜做成的简易晚餐,我父母由于工作原因,时常不在家,通常都是我们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或许是不想与我独处的关系,只有我们两个在家时,肖雅总是能待在房间里一整天。

我看了眼,别一个位置上还散发着热气的饭菜,虽然明知它们放一晚上也不会被食用,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来肖雅的房间门前。

我着敲门 说道:“吃饭了。”

说完后我便回到房间内。

…………………

“砰砰砰”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准确来讲应该是砸门才对,我放下手中了漫画,有些困惑的来到门前。

打开门后,看着眼前的稀客—————肖雅,我内心震惊不已。

平时要想找机会与她说句话,都难如登天,让她主动找我这个大哥,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打量着她,这还是从她上国中以来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她。

一股淡淡的柑橘香味从她身上飘来,她的神情依旧那么冷峻,乌黑的秀发有些湿漉,穿着印着鹿的黑色短衫,曾经的飞机场也变得小有规模,白嫩修长的双腿在蓝色的牛仔短裤下格外引人注目。

感觉到她的目光变得有些锋锐,我急忙挪开视线。

“咳咳,那啥,雅,有什么事情吗?”

听了我对她的称呼,肖雅只是秀眉皱一下,并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见此我不由得窃喜,如果是平时的她,一定会说“恶心”并摆出一幅非常厌恶的表情。

看来,我这冰川妹妹,是真的遇到了不得不求助他人的难题呢。

“……我………”

“嗯?”

“就是……那……那个……能不能把你的电脑借我一段时间,我我…我把我每个星期的零花钱分一半给你。”

肖雅低着头,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语气中也没有以往的生硬,如果是对她不熟悉的人一定会认为这是名可爱的邻家女孩。

看着她这副模样,我都想掐自己一下,看看这是不是我的幻觉。

我倒是有些明白,肖雅为什么会主动找上我了,由于家里唯一的一台电脑在我房间的缘故,要使用电脑就需经过我的同意,来找她非常厌恶的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是一般的兄妹,只要妹妹对哥哥说声,“哥,把你电脑借我用一下,”就能简单解决吧。­

不过肖雅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虽然也可以找自己的好朋友帮忙,但在别人家总会有不方便的时候。所以她选择了用自己零花与我交换电脑的使用权,这样既解决了她的问题,又不会让她觉得欠我人情,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她的风格。

不过我可不打算轻易放过这次机会。

我故作严肃的的看着肖雅说道:“也就说你想用你每周一半的零花钱,换我电脑的使用权对吧。”

“嗯,对。”

“这样啊,也不是说不行,只不过我可对你的零花钱,不怎么感兴趣哦,既然是交易那就得双方自愿对吧。”

“那……那你想怎么样,如果是一些奇怪的事情,你想都别想。”

看着肖雅有些纠结的模样,我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说:“这样,你叫我声哥哥,然后我每次叫你吃饭的时候,你得马上从房间出来。这些事情对你来讲应该很容易吧。”

“就这些?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肖雅犹豫了片刻后,咬了下红润的嘴唇,谨慎的盯着我说道。

“当然不会,我这个人一向很守信,这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不知道。”

看着一脸鄙夷的肖雅,我有些挫败,我这个大哥在她心里是有多么的不堪啊。

“喂喂喂,你到底愿不愿意吧。”

“你可不能反悔。”

“为了表示你的诚意,你先叫声哥哥,对了,要用日语哦。”

“什么!日…日语!……变态……你去死吧。”

我故意做出一很惋惜的样子看着肖雅说:“唉,不愿意吗,你叫我哥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当然啦,你实在不肯就算了。”

“换一个条件。”

“NO。”

“我把我的零花钱都给你。”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不好意思哈,我真对你那零花钱不感兴趣。”

看着满脸愤恨的又可奈何肖雅,我心里一阵满足,这还是我第一次在与她的交锋中,获得胜利,真是太舒坦了。

“………现……现在?”

肖雅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向我妥协,现在的我恨不得拿台相机,记录下美妙的时刻。

“恩,就是现在,哦对,你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哦。”

肖雅听完后一言不发,似乎是在做着思想斗争,片刻后她白腻的脸颊浮许多潮红。

“……欧……欧……欧…欧尼…酱。”

一道细若蚊呐的声音传来,一瞬间我大脑有些空白,多年累积下来了憋屈,仿佛都在此刻间消失殆尽。

在我还沉浸在这巨大的满足感中时,肖雅红着脸瞪着我说道:“你…你少得意忘形,你要敢骗我我……我…………”

“哪啥,诚意还不错,我先去趟厕所哈。”

不等肖雅反应过来,我急忙向卫生间跑去,在继续待下去的话我绝对会忍不住笑出来的,真笑出来的话,恐怕局面又会变成另外一种情况了。

站在卫生间里,一个角落里的篮筐,引起了我的注意,准确来说是里面的东西,让我非常在意。

那是一条黑色的胖次,毫无疑问这是雅的,因为目前也只有我们在家,不过平时她洗完澡都是马上洗掉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落在这里,我强忍着拿起一探究竟的冲动,从它上面移开视线。

但不为何知肖雅的身影却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并与那时的情景相结合,接着一股邪火窜上心头。

“呼~呼~呼~”

我的心跳逐渐快了起来,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下体也传来轻微的胀痛。

我急忙拧开水龙头,捧起清水往脸上浇去,一股冰凉的感觉传来,让我清醒了许多,那股欲火也散去了不少。

稍微平复下来后,我整理了一下衣着便离开了卫生间。

来到客厅,餐桌上的饭菜,已经被收拾干净了,肖雅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知为何,我的视线总是飘向肖雅那双白嫩的双腿。

感觉到我的到来,她扭头瞥了我一眼,神情已经恢复成往日的冷峻。

我看着肖雅问道:“你要用电脑做什么。”

对于这个我颇为好奇,能让肖雅主动找她非常厌恶的我,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说起我房间内的电脑,那是一年前我用着要上网查学习资料的借口,让父母买的。

想不到如今又成了,改善我与肖雅恶劣关系的契机。好好利用这次机会,说不定能把我与肖雅的距离拉近些。

“我要什么事和你没关系,也不用向你汇报!”

一道冰凉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可不行,虽然说你是我妹妹,但我可对现在的你一无所知,要是你用电脑来做一违法的事情怎么办。”

我这高傲的妹妹似乎还没明白呢,从她向我求助开始时,主动权就已经在我手上了。

“你!”

几乎是吼出来的,肖雅登着我,漂亮的杏仁眼里夹杂着怒火。

“好吧,好吧,我不问就是了,你可要答应我不能做些违法的事情。”

我意识到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过火了,急忙转口。要是太操之过急的话就会适得其反了。

我坐在别一边的沙发上,等肖雅的脸色有所缓和开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要用就去用吧。”

肖雅瞥了我一眼,从沙发上起身向卧室走去,不一会便从房间出来,看着她手中拿着的笔记本和笔,我有些疑惑,不过并没有过问。

“你跟着我干嘛。”

“哈,我回我自己房间不行吗?你总不能因为要借我电脑,就把我赶出去吧。”

我看站在房间门口的肖雅有些无语的说道。

“那你不准偷窥。”

“放心,我对你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木有。”

回到房间后,我拿着漫画书,坐在床边,瞥了眼电脑前的肖雅,一开始她为了提防我偷看,还会时不时扭头用眼神警告我,后来似乎因为太过投入而不在管我。

她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交错的看着显示屏与笔记本,还时不时的停下,用笔记录些什么。有一点让我有些在意,她敲打键盘的手法并不像新手的那般生涩笨拙,反而十分娴熟。

由于背对着我的关系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不过那一定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吧。

我看了她一会,便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漫画上。

……………………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哒哒哒”的键盘声消失了,电脑前的肖雅站了起来,似乎是有些累了,她伸了个懒腰,瞧了我一眼,接着拿起桌子上的笔记本,向着房门走去。

见她走后,我关上房门,来到电脑前,座椅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柑橘香味,看了下时间已经10点多了。

因为明是周末不用早起的缘故,我决定洗完澡后,打几局【幸存者】在睡。

说起【幸存者】它是当下非常火爆的多人竞技游戏,玩法是把100玩家投放在一座荒岛,然后玩家在岛上搜寻物质并互相斗争,存活到最后的人,便是胜利者。

我拿着要换的衣服,一边幻想着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情景,一边向卫生间走去,来到门前正打算进去,肖雅突然出里面出来。

我看着表情有些奇怪的肖雅,不解地问:“怎么不开灯啊”

“你……你刚才……………”

“嗯?”

肖雅没回答我,而是看了我一眼了说了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站在卫生里,看着角落里空空如也的篮筐,我有些明白肖雅想说什么了。

打开花洒,随着温暖的水流,源源不断的地冲过身体,压力,烦恼,似乎都被这水流,一点点的带走。我不禁想起了那段荒唐的过往。

小的时候,我很爱哭,也很喜欢粘着父母,那时我们还住在乡下,由房间不够的关系,爸妈一开始是安排我和奶奶一个房间,雅则和他们一个房间。

后来在我的大哭大闹下,爸妈无奈只能让雅和我同一张床与他们在一个房间睡,这也是一切的开端。

一天夜里,我正熟睡着的,突然传来的奇怪声音把我吵醒,我睁开眼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转了一下身后,发现别一张床上的爸妈还没睡,并且做着一些奇怪的事情,只见爸爸光着身子,压在妈妈的身上,那声音正是他们发出来。

妈妈咬着牙,表情似乎有些痛苦,突然“啊”的大叫一声,吓得我急忙闭上双眼。虽然心里很好奇,但害怕被爸妈发现,我没敢睁开眼继续看下去。

那晚之后,我经常会睡到一半的时候,被爸妈那奇怪的声音吵醒,大多数时候,我会闭着眼睛等声音消失,有时也会眯着眼睛偷看一会儿。最痛苦的就突然有尿的时候了,我要等他们结束后,才敢去厕所,往往要撇很长一段时间。

图书馆精选[AD]
绯常液渔
Latest posts by 绯常液渔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