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银河(12)

文章目录[隐藏]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4章,专题:风骚银河

十二。

在一片无法逃离的战场,面对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夜弥能做出的指挥只有召集人员,收缩防线。

逃跑是没有意义的,左右都是在这个巨像之中,求救信号已经发送,但是最快的舰队也需要12日才能抵达。说真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夜弥差点把桌子拍碎,因为按照这个时间点。在等两天就可以得到大批舰队的折跃支援了,因为跃迁引擎的充能时间是14天。

而12天,如果自己的尸体没凉,那么多半是需要被同族处决了。

越来越多的修女加入了吟唱的行列,备用的小精灵在圣光的塑造下变形为临时的圣光立场发生器。短暂的观察下,夜弥除了发现‘她’不喜欢,或者说避免暴露在圣光当中以外,没有找到‘她’的任何弱点。

“真是完美啊,type-α军民两用女仆型万能天使伊卡洛斯。如果这种战争兵器能为我们所用······”

尽管面对近乎可以称之为绝望的困境,出于军人的本能,夜弥还是对她的敌人做出了极高的赞誉,毕竟,她是如此的强大。

“但她现在是我们的敌人。”

米娅无机质的声音响起,并非利用身体,而是凭空制造的声响。作为这艘巨像上最为强大的修女,她自然而然的承担了新的仪式的核心。经过简单的重构,她轻而易举的将原本用于激活武器充能的圣光引导到临时改造的圣光立场发生器。每时每刻,都有新的人加入这场仪式。平稳的心神呼唤着圣光,而圣光又冲刷着她们心灵当中的杂质,圣光立场的强度每时每刻都在以夸张的速度进行着增幅,就是不知道这场仪式结束后,还能有多少人拥有自己的思维。

“那就消灭‘她’。”

夜弥把玩着手中的药剂,这是mk-3型战斗药剂,是战姬专用的战斗药剂,这个药剂提供两个作用,一个是高浓度的营养液,用于保证战士战斗当中的体力,另一个是神经高强度活化并制造痛楚。战姬的情绪力量主要是愤怒,但是更本源的,是濒死恐惧。临近死亡,向死而生,能够直面最大的恐惧,就能发挥最强的实力。mk-3可以模拟这种濒死的体验,极大的催化战姬们的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步入太空时代了,战姬依旧选择了暴露度极高的装甲,因为她们相信,只有让肌肤感受到灼热的弹痕,直面死亡的威胁,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但是服用过mk-3的人都在战后出现了极大的认知错位,她们经常性的将感知到的威胁极端化,这固然让她们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的强化,也让她们的寿命急剧的缩短。长期处于死亡威胁的感知下让她们无一例外的死于神经衰弱。

这是星海战役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但是对这场战斗的双方来说,这是她们的全部,修女们虔诚的吟唱着,战姬们一遍一遍的调试着武器,而对于触来说,战斗直觉没有让她第一时间进攻这个敌人临时构筑的龟壳,而是耐心的一点点破坏整个巨像。直到积攒够足够的“优势”。

“开门吧。”

触自言自语的低语着,临时构筑的小型淫虫孢子炮不断的积蓄着能量。如果只是击破武器核心的隔间,是不需要这种方式的,只需要简单的将淫能附着在触须上,就可以构造一根柔韧锋利的长鞭,几次挥击就足以摧毁这些以中子装甲为材料的墙壁。但是来自浪妓不断响起的警兆,让触的行为变得一次比一次小心。通过灵能预知未来并非不可能,如果你无法预知只有两个原因,一,你太弱。而二是,你的对手太强。

而触游走在巨像内不断捕捉俘虏的原因也是非常的简单,她没有足够的孢子去做一门临时的炮,以及炮弹。因此,如同闪电般突袭那些正在收缩防线的无知敌人们,被诱导出食肉性的孢子尽情的在这些俘虏身上增殖着,吞噬着母体的血肉。而淫能入体被暴力摧残心智的战姬修女们毫无抵抗之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这些孢子太小,被吞噬的话并不会很痛苦。

很快,能量积蓄就达到了顶峰,伴随着一声尖啸,携带着庞大动能的孢子团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墙壁。原理上模仿触手森林扩张的淫虫孢子炮自然不只是简单的动能轰击那么简单。存储了大量淫能的孢子团会在击中物体后开始飞快的扩散,试图寄生在周围生物体上,汲取生物质。

“喝啊。”

痛呼是来自触的,尽管她已经做足了准备,并且出其不意的构造远超正常单兵使用范围的大口径武器展开偷袭,但是敌人的准备更加的充足。

“净化,净化,调整阵型,速度!”

意料之外的突袭位置和意料之外的突袭方式给圣女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战姬修女统称圣女族,代表禁欲主义。)位于房间中央的修女蒙受巨大的损失,飞舞装甲碎片在她们身上大出一块块巨大的孔洞,如果说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碎片的速度太快,打出的几乎全是过穿,没有直接撕碎她们的身体。

但是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在击中墙壁的那一刻孢子团就自发的解体扩散,这些因痛苦变得虚弱的修女们就是极佳的目标。哪怕后续的治疗与净化来的十分及时,也有不少人因被充满淫能的孢子感染而失去了救助机会。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但是现在情况更糟的应该是触,紧跟孢子团突入空间的她无疑是想要第一时间扩大战果。只要能个借助孢子炮制造的混乱一举破坏武器核心,她就拥有了充足的时间清理这艘船上的人,然后再执行最终计划。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敌人果断的放弃了武器充能,转而设置一个针对她的陷阱,一个圈套。

“慷慨赴死就在今朝,战姬们,用你们的生命,血肉去拖住她。”

经历了短暂的慌乱,战姬们从混乱当中恢复了秩序,存贮在轻薄战甲当中的药剂被注射进身体,肉眼可见的,她们的气势正在攀升。她们依旧对这个强大到无可匹敌的敌人充满恐惧,但是在她们的眼神深处,闪耀的是向死而生的疯狂。

面对第一个战姬的突进,尽管强度异常的圣光立场极大的抑制了淫堕立场的展开,灼烧着触的身躯,削弱了触的实力。但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战姬可以挑战的。遵循浪妓的灵能指引,触如同和对方表演一场血腥歌剧一般,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凌空飞舞的浮空盾,避开了突击的枪刃与飞弹,附着着坚硬几丁质的触手尖刺直接击穿对方坚硬的护心镜,彻底的摧毁了这位不自量力战姬的心脏。

“真是,死局一样的情况啊。”

触的直觉疯狂的向她发出警告,现在这个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让浪妓恢复意识,强行进行灵能跃迁,哪怕是冰冷的虚空都比这里安全。但是她不能这么做,在淫堕立场被如此压制的情况下,如果再降低淫能的输出,那就等着在圣光中化为烈焰吧。

越来越多的战姬加入了合围,由那些实力高强的战姬进行保守性的贴身缠斗,这些互不干扰的浮空盾严重的干扰了触的行动和攻击,而每当触拼着受伤进行强行突破的时候,一旁掠阵的实力稍次的战姬就会采取近乎是自毁式的拖延行动,然后等到触再次被合围。

战姬的工作是辅攻,防护,拖延,而主攻则是交给了这些俏丽纤细的修女们。目标过小,且过于灵活,因此修女们抛弃了以往的圣光镭射炮,单纯的聚集圣光,在这片并不宽广的空间内掀起一阵阵圣光浪潮,而当浪潮的顶峰打到触的时候,被彻底压制的淫堕立场再也无法在圣光面前保护她的身躯,火焰在她身上短暂的燃起又被迅速的熄灭。简单,粗暴,但行之有效。面对如此蛮不讲理的攻击方式,触却恰好没有任何的应对方法,毕竟敌人已经选择了这种浪费极大的攻击方式了,面对过饱和式炮火洗地,你难道还有什么闪避方式么?

快节奏的攻防之下,战姬的伤亡数量飞快的增长着,就算是服用了药剂提高战斗力,选择保守性的攻击方式,相比于触来说,她们还是太弱了。尤其是眼见眼前的敌人在一波波进攻的浪潮当中,受到的创伤在愈合,然后消失不见。长达10分钟的交火后,数量多达三千人的战姬团已经折损过半,而眼前的这个怪物,仍未显现任何疲态。

但你也并非无敌,不是么。夜弥作为巨像上战姬的领袖,最强大的战士,毫无疑问的奋战在阻拦的第一线,凭借着敏锐的战斗直觉,她现在身上不过两处贯穿伤,一处在右肋,一处在左大腿。而近距离的拼杀,尤其是一次次对方在面对圣光浪潮的抵抗动作,夜弥想她发现了这个怪物的弱点。

“你有一个,不能被破坏的核心,对么。”夜弥咬着牙,忍着痛苦,低语道。“而且,你的体型在变小。”

“‘她’在变得虚弱,继续进攻,进攻。胜利属于荣耀圣堂!”

触很烦躁,非常的烦躁,早在第一时间,她就准备迎着火力直接原路返回,敌人终止了武器充能,那么缺乏时间压迫的触有的是时间和空间去慢慢蚕食这些躲在角落里的敌人。但是逃不了,望向漂浮在空间中央的米娅,这位修女的领袖是吟唱团的领导者,她操纵着周围人汇聚的圣光,先是一道圣光屏障封堵了进入的入口,高强度的圣光甚至将它的排他性延伸到物质位面,任何物体无法通过。而后,也是她一次次的掀起圣光浪潮,从空间中央扩散开来。而触能做的仅仅是在圣光浪潮扩散开来的时候,迎着它冲锋。

斩首是做不到的,现在的这个环境情欲投射器不会有任何作用,而淫虫孢子炮更不要说了,现在每一分每一毫的孢子都用来修复装甲的损伤,将这些孢子当做炮弹射出,毫无疑问是自杀。

罕见的,极为罕见的,触泛起了孤独,绝望这种感觉。她不应该有这种情感的,不应该有,触和浪妓的情感都应该是残缺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可控支配的淫能越来越少,每次面对圣光浪潮的袭击时,收到的损伤都在变大。甚至,她总感觉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姐姐”。这都什么乱七八杂的东西。

“怪物,你要死了吧,伊卡洛斯,哼,理事会那边真的是把你们都吹上了天,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简单的对伤口进行了处理,夜弥再次提起自己的双刀,激进和触展开了近身搏杀,这并非什么莽撞寻死,而是早在两分钟前,触就停止了所有的进攻行为,转换为全防。然而失去了进攻的全防,只能遭受比之前更多的伤害。

“但是如果是杀死你,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触面无表情的(一团触手哪里来的表情)闪开了夜弥的攻击,创伤的愈合并非没有代价,每次迎接圣光浪潮的侵蚀,被圣光灼烧净化受到的伤害是一方面,不如说着根本无需在意,充沛的淫能足以扭转躯体受伤的事实,而关键在于,每次冲击过后,不断的有孢子被圣光彻底的湮灭。失去补充的身躯一再缩水,为了保证防护能力,不得已触只好拆掉最后一根进攻用的触手,重新诱导其中的孢子分化为保护用的肉膜。

“那你来啊,来啊,之前你那几根无坚不摧的触手都去哪里了啊,我的身体可是还清楚的记得它们的形状样子呢。”

药剂和创伤的共同作用下,夜弥已经精神已经变得有些狂乱,但是精神狂乱但是进攻依旧不失章法,浮游盾配合着挥舞的双刀压缩着触的躲闪空间,但是二者过大的实力差距导致触只需要随便吃一两刀就可以逃开收缩的包围网,只是,愈发衰减的淫能让她的愈合速度越来越慢。

“切,没意思,我说,你们收俘虏么。我想投降么。”

再次拼着受创,借着高机动又一次脱离刀光弹雨的包围网,稍微计算了自己残留的实力,触毫不犹豫的试图投降。

“你说什么?!”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夜弥的如同进入了暴怒状态一样,她完全没有章法的脱离了队伍,冒进的追上触。“你想要投降?做梦,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你想要投降?!!” “夜指导小心。”

“这当然不是做梦。”失去章法的攻击固然看上去更加的凶狠,但是实际上漏洞百出,如同漫步一般,触轻松的闪避着夜弥的攻击,“死掉的人没有价值,活着的人才有,我这么强大的战士你们就不感兴趣说我是怎么做到的么。杀掉我,是最没价值的行为。”

“当然有,你会成为我的功绩,”挥砍着手中的武器,夜弥一字一顿的回应着。“成就我那些因你而死的战士们的英名。”

“那我换个说法,我这里还有个人质,虽然我不知道地位有多高,但是实力强劲。”一边躲避着夜弥的攻击,一边绞尽脑汁的劝说着。军人出身的浪妓自然也不可能掌握游说的技巧,而由浪妓裂魂诞生的触自然更缺乏谈判的技巧。迫不得已,只好以利益权衡这种冷酷无情的思考回路,进行劝说。

“她现在还活着,但也只是现在,我现在确实杀不了人,但是她呢?”缺乏情感的话语精准的表达了触的想法,买命。一边说着,之前那个被改造成完美便器的修女从触的身体里露出头来。暗黑色泛光的肉膜包裹住了她的口鼻,湿漉漉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身上,紧闭的双眼显露出她的疲惫。尽管只是露出了如此的一小部分,但也足够某些人认出这是谁。

“米莎?!怎么会,夜弥,住手。她是米莎。”

原本如同冰晶般纯净的眼眸中投射出了慌乱的情感,漂浮在房间正中央的米娅说出了战斗开始以来的第一句话。

“她是我妹妹。”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