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一)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章,专题: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

  • 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一)

(一)关于教皇每日例行安排的简单介绍

“永恒的光芒啊,照耀大地;愿无限慈悲的主护佑您忠实的信徒——”

教堂的管风琴发出恢宏的乐声,唱诗班的声音伴随着琴声几乎要飞往神圣之地。

没有人会注意到乐句中难耐的低声喘息。

赞歌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教皇踏前几步站在圣坛前用清朗的声音带领信徒们诵读祷告。

“伟大的主,愿…”

句子被一声低低的呻吟中断了一下,所幸没人意识到。

“愿…愿您把光芒洒向大地,洒向我们…嗯…肥沃的土地。”

“土地中的麦穗…哈,哈啊,麦穗都属于您,我们也将倾尽全力为您献上…唔…贡品…”

金发的少女身披教皇的长衣长袍有条不紊地朗诵着赞美的语句,虔诚的语气鼓舞了无数这片大陆上的信徒。

只有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才能发现教皇脸上透着一抹淡淡的潮红,清澈的瞳孔也略微有些迷离。掩盖在衣服下修长的双腿难耐地夹紧摩擦着,又有些躁动地扭着胯去磨蹭面前的圣坛。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教皇祈祷词中的喘息也被本人很好地掩盖了。在信徒眼中,这位纯洁的少女教皇几乎就是神明的代言人。

“那么今日的礼拜就结束了,愿我主保佑大家。”教皇微笑着张开双手目送信徒们离开沐浴在正午阳光中的教堂。

她长长出了口气,快步向自己的房间赶去。

 

直到房门咔哒一声锁上,少女才彻底放松下来。

教皇的长袍长衣被急不可耐地扯下来丢在床上,少女牛乳一样柔软洁白的胴体终于暴露在空气中。

“哈啊…嗯…~停…暂时,暂时停一下啦…”带着些许娇嗔的口气她躺倒在床上扭动着,“让人家稍微休息下嘛…嗯啊啊!一上午三个小时的礼拜你可是一刻都没停地在折腾人家哎…三个小时一直玩弄着没让人家去,差点在念祷词的时候叫出来了…”

系在少女下身的是一个轻巧的贞操锁,在金属的外壳里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有触手在不断蠕动着刺激少女现在早已湿润不堪的小穴和阴蒂,代替胸衣的也是这样一个装置。也就是说,少女最为敏感的三角区一直在被触手不断折磨玩弄着。

“还有,在举起手臂的时候忽然袭击腋窝真是太坏了!差一点点就笑的缩成一团了!”她继续抱怨着,不过实际上依她的耐力,忽然被全身无差别地挠痒也可以轻松忍耐,在她敢带着触手贞操锁去做礼拜就证明了这点。

“嗯哦哦哦——停,停下来!再被寸止的话会…会死掉的呜嗯呀啊啊啊啊!快点变回原型好好把人家玩坏过去啦呀哈哈哈哈!”

似乎是听懂了一样,少女贞操锁里的触手从锁孔轻松地钻出来汇聚成一团,随后在她的床边迅速生长起来,直到变成一团一人半高的触手丛林才停止。

少女颤抖着从抽屉里翻出钥匙打开自己的贞操锁,两块金属都沉甸甸落在床上时她解脱似的长喘一口气,手指控制不住地伸向自己湿润的下体和已经被玩弄的硬邦邦的乳头。

忽然,手腕一下被一股不可抗的大力拉住。床边的触手团伸出两根修长柔韧的触手阻止了少女往下身探去的手。

“嗯哈…你说的对,现在自慰就前功尽弃了…”少女有些迷离,“那就…”

她顺势一下子扑进那团触手里。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几乎是立刻作出反应,成千上万粗细不一的触手涌了上来。手腕被两根粗壮的触手抓着举过头顶,脚踝也被尽量分开,几乎让她的双腿以环抱的姿势贴在这团触手上。后背被按着让胸前柔软的乳肉紧紧贴着地毯一样的软触手丛,阴蒂和小穴也因为腿部的动作不得不主动凑向前被触手摸弄滑动。

少女立刻扭动着尖叫起来,全身几乎无死角的痒感和快感一下子潮水一样袭来。触手摇摆着拨弄她充血的乳尖和敏感的乳肉,整个腰间腹部和肚脐都被大大小小的触手揉捏着,状似羽毛却湿润柔软的触手刺激她挺立的阴蒂,带着细细毛刺的触手在穴口浅浅地抽插。

“咕啊啊…啊啊!好,好棒…!嗯嗯嗯嗯嗯好刺激啊哈哈哈哈!!快…快一点,继续呜嗯嗯,多一点,再多一点!”少女粉嫩的小舌软软地垂在嘴边,半失神地尖叫着,“腋窝也要…腋窝也想被玩弄!”

泛红的色气腋肉在话音落下时就被带着凸起的触手伸进去搅弄,带着淫靡的闪亮汗液颤抖着忍受交缠不清的痒感和快感。

双脚也没有被放过。一双玉足被舌头样的触手温柔地划弄着,湿润柔软的触感从脚跟滑倒脚心,在漂亮的足弓处来回舔弄后又钻进趾缝里游走。脚趾被几个口状的触手包裹,好像在被吮吸一样。

“脚底…脚底好棒!脚底酥…嗯哈…酥酥麻麻的好舒服…!要变得奇怪了咿呜脑子变得奇怪了!要…嗯嗯啊啊啊啊…要去了!!”

少女战栗着绷紧身体,穴口跟着身体颤抖的频率一股一股地喷出爱液。瞳孔已然失神地上翻,身体无力地垂挂在触手丛上。

 

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少女轻吟一声伸展身体睁开眼睛。

“呀,早上好。”她推开被子,“今天阳光很好…唔别闹!”手指半恼地敲了敲准备偷袭她腰间的触手。

“你一会儿可是有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可以随便闹腾哦?所以现在先别着急~”

少女迅捷地翻身起床梳洗打扮,好像昨日激烈的绝顶玩弄根本不存在一样没有露出任何疲态。

在她把内部布满触手的贞操带贴上自己下体和乳肉时不禁轻轻嘶了口气,朦胧的痒感和快感几乎是同时从这两处敏感点扩散开来。

面不改色地套上教皇的长袍和长衣,少女保持着优雅的微笑走向教堂的讲坛前。

 

“早上好,苏柏教皇大人!”

“早安,苏柏大人!”

“愿主保佑您,苏柏大人!”

少女走进教堂时热情的教徒纷纷向她致意,她也微笑着握住教徒伸来的手。

“早安,早安。愿主保佑大家。”

但是,教徒们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位优雅从容的教皇此刻在承受着怎样的折磨。

胸前贞操锁里的触手不安分地伸展戳弄腋下的软肉,又化成布满肉粒凸起的软刷狠狠摩擦着。其他没能挤进柔软腋窝的触手发泄一般狠狠揉捏她软弹的腰际和肚子,连后腰都在被轻柔地抚摸。乳粒和乳肉是触手们的“大本营”,自然受到最细致的照顾:乳肉被几根细长柔韧的触手揉捏的变形,羽毛状的触手不断扫弄乳晕,口状的触手把充血敏感的乳首含入湿润的甬道里吸吮,触手内壁上凸起的肉粒让快感更为强烈。

下半身的触手不必说着重在玩弄苏柏的阴蒂和小穴,臀肉也被延伸出的触手揉捏搔弄着,让两瓣挺翘的软肉颤抖不已。

美中不足的是,一双被轻轻舔弄就能高潮的色气玉足不在触手管辖的范围内。不过,苏柏干脆把这点不足变成了自己高潮禁止的刑具之一。她出门前将双脚好好用媚药浸泡揉搓了一番,现在无法被触碰玩弄的双脚正在想要被玩弄的欲望下颤抖,渗出的汗液把鞋底浸的潮湿。

尽管触手的攻势极为猛烈,却始终克制着节奏不让她高潮,苏柏就要在这样的绝顶管理折磨下忍耐着欲望和痒感带领信徒们完成这个上午的礼拜。

她挂着完美的微笑走上前高高举起手臂,让腋窝完全大开地暴露在触手的进攻下:“愿主保佑我们!”

表面波澜不惊笑容温暖却在众人的注视下被触手残忍折磨的少女教皇开始了她今天的生活。

【TBC】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5+

《教皇怎么会和触手相提并论呢?(一)》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