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性转成公主的我,被敌国俘虏调教成了奴隶。

我,为了救小女孩,所以被卡车撞死了。

“拯救幼女的好人啊,我允许你,转生成高贵的公主。”

而在死后纯白的空间之中,我听到了神明的声音。

“只要是女孩子,就有一个成为公主的梦想吧,所以,我允许你在异世界成为真正的公主。成为闭月羞花的貌美女性。”

“诶?”

听到神明如此的话语,我不由得发出了有些惊愕的声音。

“那个,再怎么说,让我变成公主都不太合适吧,我可是……”

“不用谦虚,这是你的善报。神明会将你的善行看在眼里的。”

不不,不是谦虚的问题。

被扔去了轮回之门的我,在心中无奈的喊到。

虽然说,我的确长的瘦弱了一点,的确稍稍肌肤白皙了一点……

但是,在死前的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孩子啊!

只是……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明明是死后转生到了异世界,明明是变成了公主……

有着十分宠爱我的父王,把我当成宝物一般呵护的姐姐,还有着喜爱着我,把我当成王国的吉祥物与信仰的人民……

虽然说对于曾经是男孩子的我而言十分羞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啊!

天边闪烁着的点点繁星,映照在我,帝国的小公主朵露,高贵而纯洁的金色长发之上,带来了些许皎洁与弥朦,也为城堡的断壁残垣增添了一抹凄凉。

在我转生到这个世界,到边境与那里的领主进行茶会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魔族对于人族的侵略战争。

而我所在的边境城池,在魔族闪电般的攻势下,眨眼间化作了一片废墟。

至于……身为王国小公主的我,此时此刻也已经被戴上了金属制的项圈,作为魔族的战利品被关进了原本用来关押犯人的,领主府的地牢。

“嗯……咿呀……”

为了防止逃跑,所以被关在地牢中的我,不仅脖子上面系上了坚硬的项圈,纤细的手腕,也被铁链所束缚住,不得不背在身后。

这种令人别扭的姿势令我稍稍有些难受,我不由得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和手腕,可是却仍旧无法摆脱这种被束缚的感觉。

并且,现在的我……

“果然,在这里呢,我可爱的小公主。”

牢门被打开的声音,将我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我不由得顺着声音望去,映入我眼帘的,则是一个看似娇小柔弱的银发少女……

不过,仅仅是看似柔弱罢了……这个人,是如今崇尚强者的魔族中最高的统治者,继承了最为崇高真祖血脉的吸血鬼少女,瑟莉。

“你……这样子做,难道不担心让人族与魔族百年之间和平的关系毁于一旦么?”

虽然我清楚,既然对方已经发兵,那么这一切就已经无法挽回了。不过,我还是抱着“万一能够让对方改变想法放过我”这样的想法,向对方分析派兵攻打人族的利弊。

“如果和人族全面开战的话,只会是两败俱伤而已,反而会让你们的子民遭受战争之苦。并且,人族的圣骑士团恐怕也已经出动,在圣光面前,魔族就算取胜也会遭受极大的损伤……咿……”

“竟然还为我们的子民着想,真是一个善良的公主。”

只是,我的话刚说一半,瑟莉纤细的手指便轻轻的挑起了我敏感而纤细的脖颈,瞬间所产生的酥痒感觉使得我原本想要说出的话语,也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不过,放心吧,可爱的小公主,我对于人类和战争并没有兴趣,我想要的只有你而已啦。”

诶?

她突然的话语使得我不由得愣住。

似乎是看到了惊愕的模样,她的嘴角浮现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知道么,在几年前,我参加了你在社交界上初次登台的舞会。在那个时候,我就对娇小可爱的你一见钟情了……啊,又小又可爱,仿佛很容易就可以像是精致而完美的人偶一样,控制在手心里面,看着露出各式各样表情……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这样子的女孩子。自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想尽方法得到你。虽然向国王请求过,不过似乎,国王要将你许配给国内的大公来稳定国内局势。因此,我足足等待了三年,才等到你来到边境的信息。现在的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她的语调,也随着逐渐无法抑制的声音变得激昂起来……我不由得感受到了些许恐惧……

虽然这些话语听起来仿佛是天方夜谭,但是,透过言语都可以传达的情感告诉我,她所说的一切都不是谎言。

“现在这个小公主已经完完全全被我所占有,接下来我就要占有她更多的部分(贪欲),不管是大公还是国王现在来抢这么可爱的小公主试试啊!(傲慢),真是,竟然之前能够独自占有这么长时间的小公主,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嫉妒),要不干脆直接把人类的王国灭掉吧(暴怒),不过,和这些相比首先还是要和小公主过上轻轻松松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悠闲生活(懒惰),倒不如说,趁着现在先把小公主给彻彻底底的吃干抹净(暴食),之后在让小公主被我调教的淫靡起来吧(色欲)……”

果然……不愧是是魔族之王,竟然短短的一句话就占尽了七宗罪。

只是……

对于我而言,现在又更要紧的事情需要去做。

“魔王大人……可以,暂时……松开手链么?”

“不可以哦!”

这样说着,我可以感受到魔王的手顺着我白嫩的脖颈逐渐下滑,敏感的肌肤被隔着衣物用手指挑逗的感觉,使得我不由得咬紧了嘴唇,夹紧了双腿,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可是……可是……再这样……下去……我会……漏出来……”

小腹部逐渐产生的肿胀感觉,使得我不由得绷紧了下体的肌肤,才勉强抑制住即将满溢而出的晶莹液体……

如今的我,是女孩子……

和曾经身为男孩子的自己不同,由于生理构造的缘故,所以身为女孩子的我很难能够忍住这样逐渐上升的尿意。

在我变成女孩子之后,也有过好几次因为不熟悉这种改变所以漏出来的经历……

这种羞耻的事情,我已经不希望第二次的发生了。

“哦……这样子啊……”

可是,在听到我的话语之后,瑟莉脸上的笑意却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诶……等等……瑟莉……你……”

而当我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纯白色的棉绒内裤,已经被瑟莉用粗暴的手法褪下,挂在了脚踝上。

虽然我想要反抗,可是如果这个时候要做出什么剧烈的动作的话,温热晶莹的液体恐怕就会立即顺着我敏感的大腿内侧洒落而下……因此,我也只能尽量的绷紧了下体,任凭对方这样子脱下我的内裤。

“是这里,要漏出来了么?”

而这个时候,我却感受到对方正在用修剪过的指甲,轻轻的刮着自己的下面。

“等……不要……这样子……”

这样被刺激的感觉,使得我骤然绷紧了身子,下面也不由得一抽一缩着……

差一点,差一点就要直接漏出来了……

可即使这样,我却还是可以感受到,我下体那狭小的缝隙,已经变得微微有些湿润了。

“那么,这样子就好了!”

这样说着,对方突然将什么东西塞入了我的尿道里面。

“这是我的魔力哦,这样的话,你就不用担心漏出来了吧!”

她说的没有错……

在感受到尿道被塞入的瞬间,我便无法抑制的昂起了脑袋,任由绷紧的下体剧烈的颤抖着。

可是,却连一滴液体都没有漏出来……如果不是因为被魔力塞住了的话,恐怕现在,我已经瘫软在温热的液体之中了吧。

只是……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已经不会漏出来了,因此,她便露出了愉悦的表情,同时用手指轻轻的在我的小腹上打转,时不时的还轻轻的摁几下。

“咿……呜……嗯……啊……”

而我已经满盈的小腹内部被这样子揉捏,酥麻而带有微微疼痛的感觉,瞬间便顺着我的脊髓冲击着我的大脑。

虽然下面已经被堵住了,可是这种已经被塞满,已经要溢出的感觉,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背德感……

明明刚才那么担心自己会不会漏出来,可是在这种被挤压,想要尿出来缺被堵住的感受下,我却开始希望能不能尽快的漏出来。

这样子被肆意玩弄着小腹,被肆意的揉捏的感觉,使得我不由得感受到了些许焦躁的感觉,就算再怎么放松,再怎么用力,可是不断颤抖着的尿道,却仍旧没有办法排解这种不断上升的酥痒感觉。

“呼哈……”

眼神已经变得迷离的我,在瑟莉不断对小腹的挤压下不断的喘着粗气,原本白皙的面容也已经染上了些许潮红,小巧的舌头也已经微微吐出,些许粘稠的津液也顺着我的脸颊缓缓留下。

虽然我知道,这样子很羞耻,可是……下面无法排解的酥麻涨感,已经使我没有思考这些事情的闲暇了……

“怎么了,小公主?难道说,想要尿尿了么?”

“是……是……的……”

主动说出这样子的话语,让我不由得羞耻到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可是……被这样挤压着,却还是没办法尿出来,只能感受着体内早已满盈,微微有些发胀的小腹被像是玩具一样的嗯来嗯去……我实在是已经忍受不了了……比起羞耻什么的……我已经没办法再这样忍耐住尿意了……

这样下去……我会坏掉的……我的脑袋……绝对会坏掉的……

“既然小公主这么希望了,我也可以满足你~”

可以,尿出来了么?

被这样子不断玩弄早已人耐不住的尿道与小腹,我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

“可是,既然我答应了你的要求的话,你是不是也要答应我的要求才可以呢?”

答应,魔族的要求?

这样的话语使得我本能一般的便咬紧了牙冠。

不管是在前世,还是在这个世界的经验都告诉我,这种情况下答应对方的请求,肯定不会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可是……

伴随着对方这样的话语,她却仍旧用力的挤压着我的小腹,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我下体内部的液体正在不断的随着她的动作四处的晃动着……一瞬间的痛感以及奇妙的快感,顿时便掩盖住了我残存的理智。

就算是再怎么样的条件,也比现在被她当做玩具一样的玩弄,被玩坏掉要好吧……

“我同意……不管是什么都可以……”

“既然这样……”

刹那之间,在我说出同意之后,我便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灼热感在小腹上缓缓升起,与此同时,她的手指轻轻的在我的小腹上滑动着,每一次滑动,都会带来一阵阵令人战栗的快感。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虽然尿道已经被堵住了,可是在尿道的附近,女孩子特有的器官,在这种奇妙的感受之下也变得湿润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的尿意也随之不断的扩大着。

“诶……不是说好了……我可以……”

“很快了哦。”

并没有理睬我求饶一般的呻吟,她的手指继续在我的小腹上打着圈。

我可以感受到,似乎,我的小腹上被画出了什么类似于爱心,却十分精细的图案。

一股股不断产生的灼热感觉,使得我不断的扭动着自己娇小的身躯,诱惑力十足,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发出的娇喘声,也源源不断的从我的喉咙之中穿出。被困住双手的我,就这样无助的蜷缩着身子,仰着头泛起了白眼,夹紧的双腿一颤一颤的忍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

“好的,你的淫纹,已经画好了哦,将会陪伴着你一辈子~”

……

那是什么东西来……的……

已经在这种感觉下,无法思考的我,只能茫然的看着身前的少女,轻轻的把什么东西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还有这个乳环,也要好好的扣紧呢。这个,就是你今后变成了我奴隶的证明!”

……奴隶……

虽然本能在不断提醒我,这是什么危险的词语,可是……

“人家要……尿尿……人家……已经快要……坏掉了……要尿尿……”

宛若撒娇一般的呓语,伴随着呻吟从我的口中流出。

“很快的哦!”

刹那之间,感受到自己尚未发育的胸前,有什么东西狠狠地贯穿了的痛觉,使得我两只小手下意识抓紧了铁链,整个身子也不由得瞬间便弓了起来。

也正在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下面那紧紧的塞在我尿道里面的魔力消失了。

一瞬间,交错的奇妙感觉,使我原本就已经灼热的不行的脑袋,再次无法思考的放空了起来。

只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自己仿佛,被推到了什么很高的地方,还有什么热热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喷涌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缓缓的取回了意识。

感觉……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就连撑起身子都变得极为疲惫。

不过,似乎困住我双手的铁链消失了。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趁着现在逃走呢?

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刚才我所经历的,再也不想再一次感受的羞耻事情。

只要我逃回王国的中心区域,让王宫的圣骑士团保护我的话,就算对方是魔王,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把我给抢走。

“站起来,朵露。”

“是的,主人!”

瞬间,伴随着微微有些发热的小腹,一种近乎本能的感觉,驱使着我强忍着自己身体的疲惫,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

“叮叮当当~”

与此同时,些许如若铃铛一般的声音使我不由得低下了头。此时的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得浑身赤裸,而仍旧青涩微微鼓起的胸部之上,则是被带上了两个银白色的小铃铛。

不过,和这些相比……

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听到她话语的瞬间,自己便站了起来……

并且,刚刚自己似乎毫不犹豫的,叫了她主人……

一瞬间,在我的脑海之中闪过了无数种可能性。

其中,一种我最不想承认,可是却无法否认的可能性,逐渐在我的脑海之中缓缓浮现。

“啊啦,似乎察觉到了呢。我们吸血鬼啊,可以通过交换血液的方式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奴隶哦,刚刚再给你穿环的时候,我品尝了你的血液,果然,是让人上瘾的甘甜血液呢,而你腹部的淫纹,则是用我的血刻画而成……啊啦,真是的,不要试图用手擦了,这是擦不掉的哦!”

开什么玩笑……

我,怎么会……变成她的奴隶。

不对,这一定是骗人的,我肯定是做噩梦了吧!嗯嗯,这一定是我在出行边境领土的时候睡着了,所以在做噩梦……

可是,就算我这么安慰着自己,胸口处,那刚刚被贯穿,镶嵌上铃铛的痛感,使得我不由得咬紧了牙齿。

这里……是现实啊……

就算我再怎么不情愿,可是……

低着脑袋的我,看到了自己小腹上的淫纹,以及胸前小巧可爱的铃铛之后,只觉得眼眶一下子便模糊了,泪水险些就满溢而出。

就算,前世的我是男孩子。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的,可是……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又怎么能够忍住自己的泪水呢。

“可是……主人您这样做……父皇肯定会发兵来讨伐您的……”

啊……就连称呼,都已经变成了主人了……么。

“不用担心,一个女孩子,和屠城相比选择哪个,我想,你的父皇一定会很清楚的吧。”

啊……

父皇之所以能够被称作贤明的君主,也正是因为爱民如子。

并且,就算父皇不这么选择的话,民众和贵族们也会逼着父皇做选择的……

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么……

“那么,一起去散步吧!”

诶?

一起散步什么的……

“等等,至少让我穿衣服……”

“不要,你可是我的东西!这样子不穿衣服也很可爱的,不是么!并且啊,你的身体,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吧!”

“可……”

“就这样跟在我的身后,朵露!”

“是的,主人……”

啊……

不要说是求饶了……

我,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就这样,缓步跟在她身后的我,只能用手轻轻的捂住自己的下体和胸部。

但即使这样,当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却还是感受到了魔族们的目光,听到了魔族们的窃窃私语。

“喂,这个赤裸的人类小女孩好可爱!”

“看她的小腹,是淫纹……”

“看到她身前的魔王大人了么?这个是魔王大人的宠物。”

“诶,是魔王大人的宠物么?”

“嗯,肯定是魔王大人看上了这个俘虏,所以才恩宠她成为宠物的吧。能被魔王大人亲自宠爱,真是好羡慕啊!”

你羡慕的话,你来啊!

可是,我也只能是在心里面这么说了。

被这么多的视线所凝视着,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开始不断的发烫。

好希望能够躲在周围的房子里面,或者说可以至少用什么掩盖一下身体……

可是,只要瑟莉不下命令,那么如今的我,除去跟在瑟莉的身后,什么都做不到……

在那血奴契约的作用下……

就算我再怎么不想承认,可是如今的我已经是瑟莉的东西,随便她怎么玩弄,怎么使用都没有关系的奴隶了。

而此时,瑟莉的手指,轻轻的在我的小腹上游离着。

原本,我光滑的小腹便极为敏感,哪怕只是轻轻的抚摸都会在酥痒的感觉下出现鸡皮疙瘩……

但被烙印上淫纹后的小腹,却变得要比原本还要敏感数倍。

“咿呀……”

因此,在被瑟莉这样随手抚摸的瞬间,我便不由得咬紧了牙,绷紧身子,可即使如此,还是有着些许羞耻的音节从我的喉咙之间漏了出来。

而见到露出这样表情的我,瑟莉则是会心一笑。

就像是炫耀新买的玩具一样,她牵着我,走入不远处,那些魅魔少女和吸血鬼少女的集会之中。

啊……

我可以感受到,她们向赤裸的我投来的目光。

“不可以掩盖住身体,不可以反抗哦,小朵露。”

仅仅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我想要隐藏住自己隐秘之处的动作,便骤然止住了。

并且,除此之外……

“那个,魔王大人,我可以触碰一下么?”

“可以哦!”

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我就像是一个有着体温的玩具一样,被她们肆意的触碰着身体上的各个地方。

不论哪里,不论是多么隐私的部位,不论是多么羞于展示的部位,在瑟莉的命令下,都暴露在了别人的身前,被别人随意的玩弄着。

“咿呀……”

“快看!两腿之间这个地方只要一碰,她的身子就会绷紧。”

“我也试试,呜哇,这个呻吟声好可爱!是触碰之后随机出现的么?”

她们,就像是好奇一个新玩具有什么功能一样,好奇的触碰着我的身体。

“快看,这个地方,一缩一缩的,好可爱。”

“真是的,诶,手指还可以放进去!”

“喂喂,手指放进去之后,她的胸部哪里的铃铛也晃动了!好可爱!”

“不只是铃铛,她的身子像是虾米一样的弓了起来!”

实在是……太羞耻了……

在她们的抚摸之下,就算我再怎么不情愿,却还是被轻而易举的推向了高潮。

不远处的瑟莉,看着神情恍惚的我,也仅仅是露出微笑的看着……

就像是,在欣赏着自己的正在玩耍的宠物一样……

而像是一个人偶被这样子随意玩弄的我,却连掩盖住逐渐泛起绯红色脸颊都难以做到。

因为,被交换了血液,被签订了契约的我,不管是多么羞耻,多么不想要做的事情,只要被瑟莉下了命令,我便没有任何违背的可能性……

“嘛,真是的,流了这么多的水,一定也很渴了吧。乖哦,小公主,到了喝奶时间了!”

即使……是这种,被下令在公共场合,像是婴儿一般,抱着奶嘴,用嘴巴拼命的吮吸着牛奶的行为……我也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就算不情愿,却还是毫不犹豫的遵从了瑟莉的命令,接过了她所递过来的奶瓶,像是喜欢喝牛奶的小孩子一样用舌头舔食者奶瓶,让甘甜的牛奶在我的口中弥漫。

“呐,魔王大人,这个小家伙真好玩,下次还可以来玩么?”

“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哦,只要别玩坏掉就好,因为啊,我要亲手把她玩坏呢。”

瘫软在粘稠的液体之中,我稍稍有些呆滞的,用已经无法聚焦的瞳孔凝视着满天星子。

任何反抗……我都没有办法做到……

到底是为什么,让我转生……

只是为了,让我变成别人的人偶,成为被肆意玩弄的玩具……么?

如果这样的话,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死掉呢……

现在的我,被签订了这样的契约之后,就连死亡都变成了一种奢求……

滑落嘴角的泪水,带来了一丝苦涩的滋味。

夜晚的风,吹在我赤裸的肌肤上,带来了些许秋意。

夏天,已经结束了。

不管是带着些许燥热的风,还是说稍稍有些喧闹的蝉鸣,亦或是夏日特有的祭典,都已经不在了。

只剩下,秋风萧瑟,将原本翠绿的树叶染成枯黄。

仰望黑白单调的星空,夏日大三角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那漫长的银河,如若将全世界的悲伤都连接在一起般,将凄美的星光洒落在双目无神的金发女孩,那柔嫩的肌肤上。

我想,我心里面的泪水,一定,不会被注意到的吧。

因为,主人面前的奴隶,一定,只能露出笑容的吧。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异界性转成公主的我,被敌国俘虏调教成了奴隶。》有3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