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纳西索斯之湖

公主爱上了一个人。

未曾谋面的人。

公主总能在身边细微掠影看到对方的身形。皇宫富丽堂皇的走廊里看到对方一闪而过,偌大空旷的花园里喷泉旁倚着秀丽的靓影又转瞬即逝。每每当公主睁大眼睛望向对方消失的方向时,她却只能在镜子里看到困惑的自己瞪大双眼徒劳地寻觅着自己未曾谋面的爱人。

可这镜中人,也切实是个美人儿呀。

那是被己国和邻国所有人倾慕着敬仰着,“于皇城盛放的水仙花”。

多少邻国王子带着厚礼提亲,多少国王亲自前来说媒,这些自不必问。踏入皇城的旅人总能听到本地人细碎又带着自豪的低语。

“倾慕我们公主的人呀,比泉水里的水滴还要多,比山谷里的回声还要清朗俊丽。”

可是,公主把他们一位一位,全部拒绝了。

她说,她心里有个人。

未曾谋面的人。

——皇城中流传的故事之一

 

公主刚刚沐过浴,身上散发着馨香的潮热气息。还略带湿气的双腿伸进柔软的被褥里,丝制品特有的凉意让她不禁舒适地扭动着脚趾。

她略略倚靠着床头,把自己摆成舒服的姿势。

“今天我又看到她…诶,你在听吗?”公主伸手拿起床边的圆镜,半嗔半笑地敲了敲镜面。

镜面闪过一道白光,光洁的镜面泛起些许波纹,连带着倒映出的俏脸也变得苦恼起来:“梦中人怎能听到他人的话语呢?喋喋不休的公主哟,看在你打扰了吾辈睡觉的份上把未说完的话说下去吧。”

公主欣喜地捧起恼怒的镜子急匆匆地捡起刚刚的话尾:“今天我又看到她了!这次是在浴室里,朦朦胧胧的蒸汽里我一眼就看到她的身影,一定是她!我匆匆过去,她却不见了,恼的我一下子跳进冷水池里怄气…因为这个被老师惩罚了,现在脚心儿还在痒…”她用脚背交替摩挲着足心,为她刚刚的话增添一丝可信度。

“作为公主,总是毫无淑女气质可言。鲁莽又不思后果,惩罚是正确的行为。”镜面又闪过一道冷硬的光,公主不得不蹙起秀眉眯起眼睛,“为何总要追逐未曾谋面之人?若无心灵之交集,又何以言爱?爱从何而来?”

无视了镜子语气中谴责的意味,公主憧憬地抬起头细细盘点:“不,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那么纯洁美丽的身影,就像清澈的水潭里倒映摇曳的池边野花。我相信,无论谁看到那样的身影都会心甘情愿坠入爱之湖的。”紫罗兰色的眼眸在初夏傍晚的夜色萤火里期期闪烁,“她的金发好似科尔喀斯的金羊毛,夕阳余晖一般柔和明亮从头顶流淌到腰际;她的背影好似阿尔忒弥斯那样圣洁,似乎总是披着一层薄雾一般的月光。她举手投足都是那么柔美优雅…我的心自见到她的一刻就被深深束缚在爱湖底部无法挣脱了,无论是多俊美的王子都无法与这样的她相比。”

“魔镜啊魔镜,你能告诉我哪里能寻到这样的她吗?”

可镜子睡去了一样再没有回应。

 

是夜。

公主感到一阵心悸,她睁开眼睛。

自胸口传来的压迫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恐惧的尖叫将要脱口,对方带着笑意将手指压在她唇上:“嘘。”

丝质的白手套在月下微微泛着光,嘴唇上凉丝丝的触感莫名让她安心下来,于是她放松了身体。

夜色里公主看不清对方的脸,可是她知道这就是她心里的那个人。月光里宛如金丝银线的长发和月神一样的身影…

是你。她在心中默默想着,你终于来了。

“是我。”对方笑着说,“我来找你了。”

公主的手被温柔地举过头顶,用床边的白丝长袜束缚在床头。金发少女用裹着手套的手指一次一次抚弄公主的腋窝,让她在微弱的痒感和舒适中轻笑着挣扎。初夏的夜晚也还有白天未散的暑气,在公主光洁的腋窝里覆上一层薄汗。手套的尖端沾了汗液变得更加滑润,腋肉在挑逗搬的刺激中泛起潮红,由青涩的柔白变成已然静候采撷的成熟嫩红。忽然那手指由一根缓缓转圈拨划变为五根轮流探入腋窝里略用力地刮搔,本在轻笑中喘息呻吟的公主身体一震,惊慌的笑声将要脱口而出。金发少女却收了手,再次变成慢慢的划拨,在潮湿柔软的腋肉里轻触搅动。公主只觉得一阵阵极舒服温存的酥麻感从两边的腋窝送入脑海里,似乎要变成一池温水,轻轻一搅就泛起快乐的涟漪。水越积越满,好像就要溢出来…

就在这时手指离开了她的身体。对方俯下身轮流在她两旁的腋窝里印下一个轻吻,不顾她恳求挽留的眼神解开她的束缚消失在即将升起的曙光里。

公主在晨光中悠悠醒转,床边的白色长袜没有一丝拉抻折叠过的痕迹,平展地摆在床头。

“是梦…?”可是她抬起双臂,湿热腋窝中的潮红还未褪去。

 

公主一天的寻觅再次变为无用功。

睡前她半倚在床上双手交叉伸入腋窝里揉捏自己的软肉,回忆着对方的手指给自己留下那种将漫溢而出的快感。

吹灭烛火后月色清明,在公主半睡半醒间她金发的爱人果然如期而至。

手腕再次被温柔地束缚在床头的栏杆上,丝滑柔顺的白色长袜巧妙地阻止栏杆的任何部分把她弄痛。

公主期待地撑开双臂希望对方能像昨天那样抚弄自己的腋窝,可是对方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无视公主眼中失望的神色,裹着丝质手套的手指攀上她的腰际轻轻揉捏起来。这种痒感与抓挠腋窝又不相同,公主纤细的腰不断弹起落下左右摇摆,耐不住痒漏出的笑声也比昨天多了不少。金发少女时而轻轻在侧腰上画圈,时而用手指揉捏腰间和小腹,带着狡黠的笑意低头在平坦的小腹上用舌头一圈圈舔舐,留下潮湿的痒意。圆圈越缩越小,直到灵活的舌尖终于探进肚脐勾动直牵心弦的深处。公主惊哼一声猛地挺起小腹,下面也被牵动着一跳一跳。被舔弄肚脐的强烈尿意让她不得不紧紧夹着双腿忍耐,于此同时还要忍受腰侧痒感的侵袭。金发少女的舌尖灵活地挑逗着肚脐深处每一个缝隙,时而轻柔地吮吸着肚脐周围的嫩肉,还会时不时轻轻往泛红的肉洼里吹气。

小腹的鼓胀感和下体的酥麻痒感越来越强烈,公主终于耐不住,细声向对方求饶:

“呜…我,可以让我去上厕所吗…”

对方只是俏皮地眨了眨眼,还故意按了按她的小腹。

公主哀鸣一声,只好努力夹紧双腿摩擦以抵抗尿意。

忍耐已经失去了时间感。在小腹酥麻的压迫中,公主居然感受到了丝丝前一天晚上所体会的那种满足的舒适感。热流从下体窜起,她毫不自知地把双腿又夹紧了些。

就在公主马上要失去控制让羞人的体液打湿床单时,对方轻吻了她的肚脐便又一次从她面前离开。

这次天光一大亮公主便匆匆起床,红着脸冲向厕所。

 

“天马行空的公主哟,你是说你爱恋的人每日都来梦中寻你?”

公主趴在圆镜前苦恼地点了点头:“她不仅出现在我梦里,还会对我的身体做很奇怪的事情,虽然很舒服,但是…”她脸上漫开一片红晕噤了声。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镜子的声音依然不为所动,“吾辈明白那位心上人何许人也。你当真想要见她?”

公主笃定地点了点头:“不仅要见到,还要能触碰到!我希望真实的生活里她也能那样…”她又低头不出声了。

“也罢,给吾辈三天时间准备。”镜子长叹一口气。

在公主欣喜地冲出房间时镜子好似自言自语般幽幽开口:

“自古以来,打破规则者都将被神明严惩。”

“若她执迷不悟,必将堕入深渊。”

 

自认为摸清了恋人循序向下的规律,公主期待着今夜她能用轻柔灵活的手指触碰自己未经人事的青涩禁区,把甘甜的一池温水搅动成暗流汹涌的活泉。

可惜她又一次猜错了。

金发少女把公主的头温和地安置在自己的耻骨处,让她仰躺在自己双腿中间,头枕在小腹的位置。公主横一字张开的双臂被对方的双腿分别压住,让她几乎逃不出这甘美的束缚。公主的下半身被折起,和上半身恰好成一个锐角,这样一对漂亮的玉足便恰好倒放着悬在金发少女面前。公主被这羞人的姿势扰的嘤咛不断,摇着头磨蹭对方的耻骨和小腹使得头顶的呼吸声也略略粗重起来。金发少女把公主的双脚拢成一个碗状凑近凹陷处轻轻嗅着她足心的香气。看公主羞的轻声抗议时她又狡黠地故意用鼻尖摩挲光滑的奶白色皮肤,让若有若无的游丝痒感欺弄面前的尤物。很快,似乎是嗅够了公主足底百合花的香气,金发少女抓住她的脚踝轻轻晃了晃,让公主看到自己的双脚在他人的掌控下微微摇摆。果不其然,公主又发出一声羞耻的哀鸣。少女把双脚轮流送到自己面前,在每只脚的足心用舌头轻轻一滑,好像小孩子忽然得到了两个冰淇淋却不知先吃哪个好。随后,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一般,她轻轻把右脚拉近了些开始舔舐公主柔软光洁的足底。并不是大口贪婪地用舌头平贴皮肤,而是尖起舌头用舌尖灵活地在足底描画,留下一条条湿痕。公主受痒,扭动起右脚的脚趾却逃不出舌头如影随形的湿热痒感,左脚也克制不住前后拍打,一下下轻轻拍着对方的脸颊。对方决心教训调皮的左脚,于是覆盖着手套的手指攀上她的足心轻轻抠挠,毫不吝啬地把直白的痒感送给对方。公主仰躺着,恰好能在扭动痴笑中看到轻抚自己脚背、抓挠自己脚心的手指和在足心来回游走又穿入脚趾缝舔弄的舌头。她羞的想捂住眼睛,可手臂又被禁锢着,她只好闭上眼摇着头娇笑求饶,偶尔红着脸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牙齿在脚趾上轻咬磨蹭,脚趾缝被人仔细地用舌头品尝清理,羞耻的痒感不断冲击公主的神志。在整个右脚都被对方仔细舔舐了一遍后,左右两只脚角色互换,换成左脚被对方细细品味而右脚忍受温柔的痒刑。

在湿热一次次覆上自己的足心后,公主感觉那潮意逐渐注满了自己的双脚。淡淡的粉红悄然爬上原本洁白的皮肤,足底也泛起热气想要被进一步舔弄。足弓变成了盛满清水的温泉,痒感和某种舒适的感觉在平静的水面下翻涌。舌头和手指一左一右把那舒适感平衡在喷涌的线以下,差丝毫便能突破束缚。公主的娇笑已经逐渐变成了舒适的低吟,她甚至扭动双脚期盼着自己能冲破那无形的束缚自己的线。但对方只是低笑,手指和舌头依然精准地把持着水线。

就这样,在金发少女轮流吻别她的左右足心离开时,她还在无心地来回摩擦潮红的足底。

 

“明日晚上准备便可就绪。”镜子对满心期盼的公主说。

“一意孤行的公主哟,你真的要…”

“我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见到她。”公主决绝地打断镜子的话。

“吾辈也并非未警告过你,若迷失在幻梦中必将堕入深渊。”

“我不怕。我要见到她。”

镜子不知第几次长叹:“若是这样,便准备‘信物’吧。”看到公主探询的眼神,它又接着说下去:“‘信物’,是一个能够提醒你身在梦中的物件,它可以是贴身怀表,可以是宝石耳饰,甚至可以是一张古旧的羊皮纸。平时你便随身携带它,当你发现它不在你身边时,那便是你坠入幻梦了。你见到她时必然会失心失神,这‘信物’,便也能提醒你:还有一个现实等待你回来。”

公主显得若有所思。

“吾辈认为那双水晶鞋便好。”镜子说,“那是你受洗时,邻国的教皇秘密赠予你的礼物。除了国王,你与吾辈,无人知晓它的存在。这水晶鞋是以极为稀有昂贵的星辉水晶打造而成,即使歹人有心也无法复制出完全合脚的赝品。且那教皇说,以最高级的魔法铸就的水晶鞋只在你十五岁时合脚,而如今你恰好十五岁,那水晶鞋穿在脚上也会恍若无物,正适合作为随身之物。”

公主沉思许久,点了点头。

这是她能够真正在幻梦世界见到她心上人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公主的双手被白丝袜束缚在头顶的床栏上,脚上的水晶鞋不知所踪。

对方骑跨在她的小腹上,手指在乳肉上缓缓画圈。

不同于刮腋窝、揉腰眼、搔脚心的痒感,这是一种带着酥麻的热意,让她心脏乱跳,身体灼烧着渴求更多。金发少女的手指缓缓从两团软肉底部画着圈向上,却在将要登顶的一刻讪讪原路返回,惹得公主娇吟着扭动身体,恳求对方触碰自己胸口的红樱。她的愿望自然不可能被满足。明明已经只有咫尺之遥的手指却并没有遂她的意登上顶峰,而只是在乳晕上摩挲画圈,让身下人焦急地挣扎。一对红樱在这样不疾不徐的刺激下颤抖着挺立,却迟迟等不到被重视的时刻。不知公主在情欲中沉浮了多久,对方终于俯下身含住她左边的乳珠轻轻吮吸,右手则时而上下拨弄、时而轻轻揉捏她右边的樱红。那种奇妙的舒适感比以往更加强烈地闯入公主的脑海,她克制不住地娇声呻吟起来,小腹也麻酥酥地燥热闷痒。胸口好像变成了活泉期待着涌出喷发,下半身也湿润地不断流出爱液。可与往常一样,金发少女每每在她要冲破水线把满溢的舒适喷涌而出时停下一切动作并快速地抓挠她的腋窝,把悠长的声声呻吟变成难受焦急的大笑。

第一抹晨光乍现时金发少女轻吻了公主依然挺立的左右乳尖,悄然离去。

公主大口喘着气,下半身的布料上沾了些许水渍。

 

“固执己见的公主哟,若是你准备好了,就去摘下它吧。”

公主腋下挟着圆镜站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这是皇宫的密室,全由洁白的大理石筑成,圆形的房间里只有中心一刻矮小的苹果树,茂密的叶子上只挂着一颗苹果。

“那是…”

“那是智慧果,当年主神禁止我们的祖先触碰的唯一果实。吃下智慧果便能得到沟通万物的能力,这也是为何你要吃下它才能去往幻梦世界。智慧果赋予人类智慧和羞耻心,却也让他们理解了性爱的欢愉。自我矛盾又贪求快乐的人类哟,他们将被自己的本能与自己的智慧之间那冲突永远折磨。”

公主并没有细听镜子的话,水晶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她走的很急,浅蓝色的裙摆与金色的长发一同在身后飘荡。那长发好似科尔喀斯的金羊毛,夕阳余晖一般柔和明亮从头顶流淌到腰际,她的背影好似阿尔忒弥斯那样圣洁。

公主扯下那仿佛神筑的果实细细打量。鲜红的外皮勾画出完美的曲线,毫无瘢痕与磕碰,比进贡的所有苹果都要完美饱满。

她不再犹豫,牙齿触碰多汁的果肉迸发出清甜的脆响。

她恍惚间看到镜面泛着涟漪变大变大直到能容一个人走进去。

于是她义无反顾地踏入了镜中的幻梦。

 

然后,她看到了那个她。

公主看到了那个金发少女。

紫罗兰色的眼眸在幻梦世界的一片空白中期期闪烁,金发好似科尔喀斯的金羊毛,夕阳余晖一般柔和明亮从头顶流淌到腰际,身影好似阿尔忒弥斯那样圣洁,似乎披着一层薄雾一般的月光,她举手投足都是那么柔美优雅。

公主痴痴地望着对方: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对方微笑着与她同时开口。

 

二人已然缠绵在一起。

公主再一次被对方温柔的手指触碰,而这次,她的双腿攀在对方腰间仰躺着,下半身青涩的禁地正对着对方的视线。除了下身最后一片遮羞布,公主一丝不挂,连水晶鞋都被脱去了放在一边。

水晶鞋?

这明明是幻梦世界里!

公主想要起身,却被对方轻轻挑逗小豆的快感放软了身子。

“在惊讶为什么水晶鞋会出现在这里?”对方凑在她耳边轻轻吐息,下身手指不停,让公主只能娇吟着扭动。

“不奇怪哦,毕竟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有的东西…我也一定会有。”

每个晚上的挑逗已经让公主的情欲涨到了极限,每一晚的梦境里都会被触碰到溢出的边缘。现在,就只是轻轻的触碰也足以让公主半失神地喘息呻吟。她把双手死死扣在脑后以便金发少女不时地轻刮她的腋窝,舔吮她的乳头。这一次那种舒适的感觉似乎要透出头顶,但金发少女像一个技艺高超的杂技演员,把满满一桶温水顶在指尖却丝毫洒不出一滴。

金发少女在阴蒂上缓缓画圈,另一只手撩拨着公主早已湿润不堪的穴口。一次次顶起又落下的小腹和公主夹着难耐喘息的哀求并不能打动她一丝一毫。她只是尽职尽责地挑拨着公主的欲望,再让她在焦急中一次次落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喘息早已变成拉长尾音的娇吟和破碎的求饶时,手指的动作悄悄加速了。公主感觉那种幸福的舒适感逐渐要透过头顶冲向,极高极远的天际。

可在这时,公主挣扎着示意对方停下来。

强忍着身体几乎装不下的情欲,公主努力伸手把水晶鞋够到手里,声音还带着尚未褪去的色气尾音:

“我不想让它时刻提醒我这只是一个梦…我不想这只是一个幻梦。你明明能触碰我,明明能让我这么舒服,说这只是个梦未免太过残忍…我爱你,虽然你就是我,但是我深深地爱着你。一个人不该爱上自己的倒影,这是违反规则的,但是我…我不介意,我不介意堕入深渊,只要能和你…”

她用力将水晶鞋掷碎在虚无的地面上,于此同时,对方的手指骤然加快,把她送到了绝顶的天堂。

 

似乎是落水声,又似乎是镜子打碎的声音,公主好像落入了深深的黑水湖里。

她半梦半醒地继续坠落。

在看不到底的深渊,伸出了黑色的、影子一样的触手。

它们蠕动着欺上金发公主的身体,凄惨的大笑呻吟立刻从水中闷闷地震响。

它们挽着执迷不悟的公主堕入了永恒的深渊湖底,无法挣脱。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坠入纳西索斯之湖》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