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屋(1)

林筱鸢
Latest posts by 林筱鸢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章,专题:甜品屋

甜品屋,正如其名是一家甜品店,坐落在城市外环处,店里涵盖了食品和饮品,屋内欧式风格装修显得店面十分奢华,时常能看见打扮光鲜的人光顾。可这看似华丽的外表实则是为了隐藏一个秘密,那就是这家甜品店的里屋。

从外部看甜品屋就像一家快餐店,位于街道的街角处,周围没有其他建筑,人工绿化树墙围着甜品屋的地皮边栽了一圈,使它们美观的同时也充当栅栏,把甜品屋与街道隔开。

一般人买东西是在甜品屋的外屋,而上次我误打误撞进入的则是里屋,因为有里外之分,所以两边售卖的东西和服务都大有差异。

“哟?挺准时嘛~”

泡芙坐在甜品屋窗边捧着咖啡,这次她身上没有任何拘束,仅仅只是文静的坐在那里欣赏着窗外街景,这让人很难联想出此人其实就是甜品屋的老板娘。

“泡芙好!”

“乖~”

在她说出这个字的那一刻我就像得到表扬的孩子般,不由的开心起来,她也微微一笑随后并放下咖啡杯领着我走进上次那道写有“闲人免进”的门。

“呜呜呜~”

进门后还是和上次一样,那被嵌在门上的女生发出了呜呜声,虽然看不出她详细的样貌,但她还是那让人一览无余的羞耻姿势,光看到她那想挣脱却又无可奈何微微颤动身体的样子就让我有些泛起红晕。

“今天蛋糕也有好好的当一道门呢~”

“呜~”

泡芙说着走到女生面前,用手指在她那此起彼伏的肚子上慢慢画着,黑色的橡胶如同皮肤般,泡芙手指划到之处都惊起女孩身体的痉挛抽搐,而后手指又沿着腰间的轮廓一丝丝的戳起她的侧腰,女生被挠的瘙痒难耐,可因为被固定在乳胶门上的缘故,使她最多只能微微前后晃动一下身子无法躲避。

“呜…呜~”

最终那名叫蛋糕的女生放弃了抵抗,伴随着“咔嚓”声,门在她的呻吟中打开,我们则顺利进入里屋。听泡芙说这名叫蛋糕的女生已经在这里当了一个星期的门,门的框架是一张定制的真空床,门锁是电子锁,只能通过遥控器打开,而遥控器则握在蛋糕手里被一起封入真空床,所以想要开门就得过她这关。

“真好呢…”

我不由的感叹,脑补着刚刚那位叫蛋糕的女生现在的五感,那无法改变的羞耻姿势,那丝毫无法活动的身躯,那手中握住的最后尊严。

进来后又到了上次那个类似于酒吧的大厅,不同于上次,这次大厅没有被束缚住摆放在四处的女生。

“这里呢其实是供员工们工作之余稍作休息的地方。”

“诶?我还以为是什么酒吧…”

“哈哈,要说是酒吧也没什么问题。”

“上次我看见这不是还摆放着很多被绑住的女生吗?”

“那些都是这里工作的员工哦。”

“诶?好厉害。”

“现在还早不是上班的时间,她们都还在休息呢,一会儿你就能看见她们了。”

“好期待~”

“今天是你第一次来,所以就给你点简单的活吧。”

“好~”

说完我们来到厨房,这大的出奇的厨房无论来几次都觉得夸张无比,而此处现在只有机器运作的声响,泡芙从那个类似于消毒柜的铁箱中取出一套黑白色女仆装递给我。

“你的工作就先试着当一名女仆吧,只需要随便走动走动,客人随叫随到就行。”

我拿着衣服走进屋内的更衣室,不一会儿便换好走出来。衣服除了贴合身子以外还伴有淡淡的薰衣草香。泡芙看我换好衣服后帮我整理了一下,紧接着又从那个消毒柜中拿出一支红色的马具口球。

“不用我解释了吧~”

“嗯…”

“雪糕真乖~”

之前泡芙给我说过,大部分员工工作时是不允许说话的,所以以防万一只有堵住嘴。

“呜~”

这颗口球似乎比看上去要大,还没全部塞进嘴里就已经感觉到下颚的酸痛。泡芙费力的按压着还没被我完全吃进去的口球,虽然我想配合她,但这颗口球实在太大。

“呼~雪糕的嘴太小了吧…”

“呜呜…”

虽说女生有一张樱桃小嘴是好事,不过正因为这样,口球在塞进嘴后便卡的死死的,就算不勒紧口球上的皮带,我也无法用舌头将它顶出来,只能借助手的帮忙才行。

把口球塞入我嘴后,泡芙把这马具口球上的三根带子系在我脑后并戴上小锁,带子紧紧的拉扯住口球,现在就算有外人帮忙只要没钥匙是绝对弄不下来的。

“呜嗯~”

我试着哼哼了两声,除了不能清楚吐字还伴随着上下颚被撑到极限的酸胀感。

“怎么样?还习惯吧?”

“呜呜!”

当然不习惯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拼命摇头表达自己对这东西的不满。

“别甩头了,甩不掉的。”

“呜!”

不容我过多适应,我的双手随即被扭到身后,紧接着泡芙拿出绳子开始对我捆绑,她先是做了两个绳套系在我横着并在后腰的小臂上,然后拿出一条长绳对折以并在一起的小臂为起点向上延伸,两条细绳从脖子两侧到达身前,在我胸部谷间交织,把胸部勒紧从身体两侧沿着手臂返回身后,和后背竖着的绳子上下交叉并打上结,最后泡芙做了两个绳套穿过我的腋下把身前身后横着的绳子扎紧,使它们不会因为我的扭动而滑落。

“呜呜~”

在泡芙处理完我上身后我微微使力轻轻的扭动着挣脱起来,结果横竖都使不上力的手臂只能老老实实背在身后,胸部也开始有些许束缚感,仿佛双峰被两个铁圈扎紧,开始有些许发胀,虽然并不难受。

“哟?雪糕开始享受了?”

“呜呜呜!”

“别急,还有呢~”

说着泡芙便蹲下,用一截绳子在我膝盖处系紧,同样为了防止绳套因走动而脱落,她在我两腿膝盖之间的绳子上又系了一节小绳套。

“还可以吧~”

“呜…”

问完话后泡芙顺势将我往后推倒,我则重心不稳的倒靠在厨房的加工台上,泡芙把我挪到台上坐好,而后便脱下我的小皮鞋,从消毒柜中拿出一双黑色高跟鞋给我换上,高跟鞋在脚跟处有一把小锁,使得我在穿上高跟鞋后不能自行脱下它。

“嗯嗯~不错,这样雪糕就变得更加诱人了!”

泡芙把我搀扶下桌子,让我背对着她,看她的样子似乎还要对我做点什么。

“这个呢是你高跟鞋的钥匙,而这个呢是你口球的钥匙,自己的钥匙肯定要自己保管啦!”

“呜?”

泡芙把两把钥匙分别放到我那被绑在身后的两手心上,又在我手心上滴了些不知名液体,而后使我的手掌握拳,不一会我便发现自己的手掌被牢牢粘住无法张开。

“为了防止你把钥匙弄丢,这是我给你做的一点小措施。”

“呜呜…”

“好啦!也差不多了,该带你转转了。”

“呜嗯!”

泡芙又从那消毒柜里拿出一个项圈为我戴上,然后挂上链子牵着我往厨房的另一扇门走去。

就这样,泡芙在前面牵着,我在后面跟着,回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位被牵着的兔女郎,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和她已经没有区别,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我是女仆装。

“呜…呜呜…”

“加油雪糕,要慢慢适应哦。”

因为膝盖被绑住的关系,我走路时只能迈出小腿,又加上高跟鞋的加持,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身体平衡上,而泡芙一步的距离在我这里就变成需要四五步才能走完。

“这边呢就是消费区了,到时候你下班休息时会有人来叫你的。”

“呜…”

穿过厨房另外那扇门后泡芙为我说明着工作安排等等,介绍完后便又把我像宠物一样牵回了厨房。

“嗯~差不多该叫醒她们了。”

“呜?”

泡芙来到嵌入墙内的巨大冰箱门前,在输入指纹后只听见门的内部开始有一道道锁弹开的声响,门缓缓打开,而冰箱内部的场景使我一惊。

冰箱内的灯在门打开后也全部亮了起来,而冰箱内部则整齐的挂着一排排被真空袋压缩封存的女生,真空袋里的她们形态各异,有裸着的,有只穿着内衣的,有全身束缚着的……

她们的嘴巴处无一例外都插着一根呼吸用的小短管,在装着她们的真空袋上还有一张张白条贴有各自的名字,有些女生似乎已经苏醒,在原地扭动挣扎着,然而她们丝毫无法改变现状,只能等待他人的解封。

“怎么样?”

“……”

我一时间被这场景震撼到身体兴奋的微微颤抖,要是手没有被绑起来我可能就要亲自上前触摸一遍那些女生,看着她们如物品般被装进真空袋里封存然后悬挂在冰箱内,无助的挣扎着或放弃抵抗安然等待。

“甜品嘛~保质期不长,所以得放冰箱保存~”

“呜…”

“特别是…雪糕这种~更容易化掉的食物~”

“呜…呜…”

泡芙边说边用手捏住我的下巴,把我凑到她脸前和她对视着,她似乎抓住了我此刻的心,那诱惑的眼神惹的我有些难为情,还好有口球堵住嘴才不用说些什么。

“嘛~工作完后雪糕要想试试再说吧,毕竟现在塞着口球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呐~”

“呜呜~”

泡芙松开捏住我下巴的手,转身看向冰箱,随着她的操作,冰箱里的几只“甜品”被机械臂取下,注气,解封。

“泡芙早!”

“呜嗯~睡的好饱~”

“咦?抹茶呢?”

“她怕是被人租走了吧…”

“……”

随着这几只“甜品”被从真空袋里解放出来,现在的厨房开始有了生气。

“好了好了,收拾完就该干嘛干嘛。”

泡芙的呵斥让被放出来的“甜品”立马安静了不少,随即便相互为彼此“梳妆打扮”。

“顺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甜品,叫雪糕,她是新人我就叫她先来做做女仆。”

“哇,被泡芙亲自动手的新人诶!好棒!”

“呜嗯~呜呜!”

“我也想被…哇等我把话…呜~”

眼前这几位女生似乎也是是甜品屋的女仆,在她们换好衣服后不同款式的女仆装随即出现在眼前,我们的着装都很相似,全都是女仆装加拘束。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好啦!你们工作去吧,雪糕也加油哦~我也差不多可以休息会儿了。”

随后我们女仆中唯一一个身上没有束缚的人拿出了一张真空袋,泡芙便很配合的躺到厨房的加工台上。那名女仆熟练的给泡芙带上鼻塞,把呼吸用的短管喂到嘴边,将泡芙套入真空袋,然后抽气,贴上标签—-泡芙。最后把打包好的泡芙挂在机械臂上送入冰箱。

“好了听泡芙话,该干嘛干嘛。”

“呜嗯!”

随着其他人的散开,现在的厨房只剩下我和那位女仆,我想开口问她,可自己现在有嘴说不出话,于是只好走到她身前哼哼起来。

“呜呜!呜!”

“诶?不好意思啊,我居然把雪糕你忘了~”

“…”

“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店里的女仆长,我叫奶茶,正好抹茶不在,你就暂替她的工作吧。”

“呜呜…”

“其实也很简单,你只需要在店里随便走动走动就行,如果客人有什么需求,我会通过耳麦告诉你。”

说完奶茶便把一颗小耳麦塞到我耳朵里,这女仆的工作似乎比我想象的单一,我本以为会像那种歌厅里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的服务生。

“因为你是新来的,所以最后给你把名字写上。”

“呜?”

奶茶带着玩笑般的口吻边说边用黑色记号笔在我左脸颊上写下雪糕两字后便转身离去。

第一次上班,还是以这种方式,难免会令我有点小兴奋,尽管我现在还不怎么走得稳路,但通过这几个小时的摸索,甜品屋内部路线我已大致清楚。

从上班开始,便陆陆续续有客人光临,他们从另外一边的门进来,到访的全部是男性。甜品屋给每位来玩的客人都准备了单独的隔间,走廊上除了我们这种女仆在四处走动外也没有别的店员,起初我还在好奇客人们来店里是怎么玩的,直到我在走廊门窗边偷偷观察几位刚进去的客人才有所知晓其中奥秘。

每个隔间墙上都有一个运输口,客人们只需在运输口旁的电子屏上操作一番,便会有“甜品”从那里自动送出。送达的“甜品”都是真空包装好的,所以需要客人们自行拆封,也有客人至始至终未拆真空袋,只是隔着真空袋戏弄着被封装在内的女孩。

“呼呼!喂~喂?小雪糕?去一下二层的204房间,客人需求帮助。”

还在偷窥的我在听到耳麦里奶茶的要求后,便蹒跚着步子向通往二层的楼梯走去。

甜品屋室内装修奢华至极且富有科技感,走廊地板由带有印花的大理石砖铺制,头顶的水晶灯每隔一截便是一小盏。

“雪糕快点,别让客人久等。”

在奶茶的催促声中我来到楼梯,而此刻的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我想象的那么容易。精雕细琢的古欧式台阶,对于脚踩高跟鞋且只能迈开小腿的我来说一时不知该如何下脚。我尝试一点点迈开右腿,可高跟鞋脚尖却只能抵在那一层楼梯下方,若是没有这高跟鞋也许我会容易许多。我又尝试把小腿太高,但伴随而来的是重心不稳身体开始向后仰,吓的我连忙蹲下放低重心。

仔细观察能发现这楼梯每一节其实要比正常的高上不少,也许建造之初就是为了让我们不这么容易上去而设计的吧。

其实我心中早就开始抱怨如此奢华的店内为什么没有电梯?但抱怨归抱怨,楼还是要上的,于是乎我就借着蹲下的姿势一屁股坐到楼梯上,然后挪动脚支撑起身子顺着楼梯一节节往楼上移动。

“呜呜…”

来到二层后我喘起大气,可这巨大的马具口球阻碍了我嘴的大口呼吸,耳麦里还不断传来奶茶的催促,我只好口鼻同时吸气来尽可能的换取身体的舒适,并斜靠墙顶起身子朝204走去。

来到204我用身子顶开门,屋内客人是一位中年大叔,他正坐在沙发上,而他旁边的女生左腿被大小腿折叠束缚住,两根绳子穿过左腿间的绳索把腿吊起,而右腿则脚尖点地艰难的支撑着全身。她的双手被高吊在身后交叉反绑,一条麻绳粗鲁的勒住她的嘴,口水早已把其浸湿,开始不断滴在自己衣服上。

“哟?新来的小姑娘啊。”

“呜嗯~”

“我这的绳子用完了,还请麻烦…雪糕?去帮我拿一捆来,哦对了,再给我拿一个你戴的这种口球。”

我注意到大叔在打量着我,他边说还边把头微微凑上前,像是在念我脸上的字一般叫着我名字。没想到泡芙给我戴的这种马具口球这大叔会喜欢,知道他的要求后我便回到厨房,奶茶已经把那个大叔要的东西给准备好了。

“来,拿上~”

“呜呜~”

奶茶一个劲把绳子和口球往我绑在背后的手里送,但奈何我手心现在被黏住无法分开,根本无法抓握。

“喂,雪糕倒是张开手呀!”

“呜呜呜!”

“哦哦!原来是这样呀…嘻嘻”

奶茶似乎发现了我手的秘密,于是便把绳子和口球系在我项圈的链子上。

“喏~既然如此就这样啰~”

结果我便这样挂着东西又一次前往二层,面对那专门为我们设计的楼梯我无奈再一次用同样的方法坐下一点点挪动的二层。

“呜呜嗯!”

“哟,雪糕回来了?”

“呜哼~哼~哼嗯~”

听大叔语气似乎在和我套近乎,看他迟迟不来拿东西,我便哼哼着用塞着口球的嘴指了指脖子上拴着的链条。

“你们女仆就是这样服务客人的吗?都不把东西送到客人面前?”

“…”

被这么一说我只好勉为其难的走到他躺坐的沙发前,让他自己从链条上取,可大叔从链条上取下东西后并没有松开手,反而扯住拴在我项圈上的链子一点点拉向他,直到我被拉的倒在他身上。

“呜!”

“这么主动吗?”

倒在他身上后我本能的起身,但他却顺势将我抱住,使我像主动扑在他怀里一样。

“呜呜!!”

“哎呀呀,雪糕真诱人,下次…就点你吧…”

说完他便松开手中的链子并放开我。没有手臂做支撑,被他突然这么一放,我直接从他身上滑到地上斜坐着,费了我一番周折后才站立起来。

这大叔从头到尾散发出的猥琐气质让我有些厌恶,真为屋里那位女生担忧,但他再怎么猥琐毕竟也是店里尊贵的客人,而我们则是侍奉他人的女仆,加上身上的这些束缚,让我们彻底沦为别人玩弄的羔羊。

经过一下午的女仆工作,我开始慢慢适应这种被缚的行走状态,虽说不上舒服,但相比以前自己那种小打小闹般的捆绑游戏,这已经很刺激了。

“小雪糕~下班啦~”

从耳麦另一头听到奶茶兴奋的喊着下班,不知道为何她会突然这样。待我到厨房时所有女仆都已回来,泡芙也被从真空袋中放出。

“怎么样?雪糕?要我帮你解开吗?还是说~你想一直这样?”

“呜…”

看着现在别人都已摆脱束缚,只有我还保持着拘束,泡芙开始挑逗着我。

“哎呀呀~雪糕毕竟是新人,让她这样也不是什么坏事,可以让她多适应适应,嘻嘻~”

“呜呜呜!”

“你看!她都同意了!”

“呜呜!”

继泡芙后身为女仆长的奶茶也开始带头调侃起我来,还乘着我说不出话在哪一个劲捉弄。

“哈哈哈,好啦,不逗她了,给她解开吧。”

“呜…”

随后我手心被滴上了还原剂,不一会手掌便能张开,手里握住的钥匙也随之掉下。现在我就像古时候的将军,即将解甲归田。

高跟鞋的锁被打开,我的脚丫终于结束了折磨踩在平地上。系在脑后的口球带子被解开,塞在嘴里的口球也被顺利取出,我活动着因长时间撑开无法闭合的牙冠,在上下颚关闭瞬间,牙根的酸劲如触电般充斥着整个口腔。

“雪糕你说是泡芙对你好呢?还是我对你好呢?”

“这个…”

奶茶停下手问到,这句话无疑是在给我下套,想让我左右为难,选谁都不是。

“嗯…这个…那个…都对我好!”

“嘿,你这小脑瓜转的挺快啊。”

我急中生智的说出这番话,不由的逗笑了她们。最后我身上的绳子也被解开,全身的拘束一点不剩。

“走吧,吃饭去,就当是雪糕的欢迎会。”

在泡芙的提议后我们一起去吃了晚饭,晚饭时我们畅聊着,我也从她们口中知道了各自的喜好,而且她们也都是因为有这方面兴趣爱好才来工作的。

“说起来,雪糕晚上有事吗?我意思是直到明天早上的那种。”

“嗯…没有…吧…”

“那要不~就~睡这里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诶?”

“来吗?”

“嗯…晚上也没什么事…那就…行吧…”

奶茶似乎就像她们几人的代表,泡芙也微微一笑不做声,在饭后便领着我回到甜品屋。

“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

说完便指了指冰箱,并开始准备起东西。

“我这是要被装进真空袋吗?”

“肯定呀!你现在可是一件物品了,当然得封装保存起来嘿嘿。”

也不等我做出反馈,奶茶便开始脱我的衣服,被脱了个光的我站在她们面前不由有些害羞,奶茶还解释到裸睡对身体发育好什么的。她还用卫生棉条塞住了我的私处,用棉花和肛塞堵住了我那两个地方,在我的鼻腔内塞入两个鼻塞,让我含住呼吸管,最后把我装进真空袋里并封口。

真没想到把一个人装进真空袋里会这么麻烦,我现在平躺在厨房的加工台上,看着身前还在操作着的奶茶,我的心开始兴奋的不规律跳动,期待着自己被打包封装最后像一件物品一样放入库房,我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要开始了啰!”

在奶茶提醒后伴随着抽气机的运作,我能感觉到真空袋在收紧内部空间在变小,随着真空袋如薄膜般附在我身体上,我的人体轮廓也逐渐显现出来。真空袋内壁从腹部开始贴合,那塑料薄膜开始包裹着我的手指,每一根手指都没能逃过,全都被拘束起来,连一丝弯曲都办不到。

真空袋内还在不断收紧,直至全身如变成雕像般做不出丝毫动作的定在那里,唯有我的小腹在略微的一起一伏。

“完美!成功把雪糕打包。”

奶茶关掉抽气机自顾自的说着,她的声音传到我耳里已经变的有些模糊,而此时我因为是闭着眼的缘故不知道她们还要做什么,只感觉到有人在我左胸上轻轻一拍横着一抹和笔尖触碰的触感。

没过一会我便被人抱住立起来挂在挂钩上,随着机器的启动我感觉自己在空中来回晃动,我现在应该正在被送入冰箱存放,没过一会儿便再也听不见泡芙和奶茶她们的声音,此时周围只有呜呜声和塑料摩擦的声响,我知道那些声音是和我一样被打包存放进来的甜品们所发出的。

“呜呜~”

晚安,不知什么时候我这个物品会被别人取出…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甜品屋(1)》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