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九章〉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蝶恋的奇妙日常

〈第九章〉

“小蝶恋。”

“千夏⋯⋯”万缕思绪交错,在蝶恋心里打成一个死结。

“我觉得⋯⋯”

“不用管我!呜⋯⋯不是、我,千夏⋯⋯”失控的情绪刹那间突破理性的把守,从口中喷涌而出。惊惶的双手急忙制止,并尝试表达对刚才错误的悔恨。

“小蝶恋你果然有问题。”千夏半身陷入阴影,慢慢朝蝶恋走来。

“我⋯⋯”蝶恋很想否定,但千夏步步逼近,让所有掩饰的词汇都卡在喉头。

“以前你根本不会有那些恶毒的谣言流传,说话的时候也不会露出痛苦的表情。小蝶恋!”千夏逐渐壮大的身姿令蝶恋不由得后退几步。“我⋯⋯很对不起!过去两年常常忘记找你,常常忽视你。但我下定——”

“不是的!”蝶恋厉声喝退千夏的脚步。远方的灯火在蝶恋眼里,摇曳成一个个圆圈。“不是你的错。一个人上下学什么的,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最近我⋯⋯呼呜⋯⋯”

千夏很想搂住在月色下显得分外弱小的蝶恋,但几步的距离却像是相隔异界,难以跨越。“小蝶恋⋯⋯”

“千夏,我⋯⋯”蝶恋欲言又止,似是下定决心吐露,却在迟疑片刻后往一旁的漆黑树丛跑去。

“蝶、等等!”

⋯⋯⋯⋯

“哈——哈——小蝶恋!”千夏一直追着蝶恋到公园中央,四周变幻的树影扰乱着视线。在分神的瞬间,便跟丢了蝶恋的身影。

“小蝶恋!你在——哇呜,吓我一跳,你怎么⋯⋯”眼前的少女与以往判若两人,散发着阴郁的氛围,使的千夏顿住话语。

“即使有触手袜的帮忙也甩不掉吗⋯⋯千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蝶恋一席话前言不搭后语,即使是千夏也摸不着头脑。

“最后的机会?如果是听小蝶恋妳、哇呜!”话未说完,千夏只见蝶恋一咬牙,随后脚踝突然被缠住并向前拽去,令毫无防备的千夏失去平衡踉跄后倒,

“呜⋯⋯嗯?”预期的冲击并未到来,貌似有什么在临危之际托住千夏身躯。绷着心情慢慢睁眼,惊愕的小嘴倒抽一口凉气。“小、小蝶恋,这些、是触手?”

树影在蝶恋脸上飘忽,暴露的大腿被月光漂的惨白。半掩的月儿为暗森平添几分沉默,让罩在蝶恋身上的夜纱多了些哀愁。一只只触手从蝶恋双腿的黑丝伸出,把千夏以半躺的姿势支撑——捆绑——在半空中。

“是触手喔。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千夏。”蝶恋走到千夏面前幽幽说道。嘶啦声响,校服被撕成布条,坦露出贫脊的身材。

“小小小蝶恋?”

“你不是一直想要跟我一样的身材吗?”

“是、是有说过。”

蝶恋抓起一只触手递到千夏嘴前,触手的末端分泌出粉色液体,滴落在连小巧都称不上的胸前。“这是樱露,我的胸最近因为这个变大不少喔。如过千夏也喝下去的话,就能有跟我一样的胸部了。”

“这、这就是小蝶恋所埋藏的秘密吗?”

蝶恋愣了一会,别过眼神,阴森森的说道:“没错,有一天突然就穿上触手袜,然后就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常了呢,很莫名奇妙对吧?”

“喔⋯⋯那既然是小蝶恋推荐,那我就不客气喽。”

“欸?等、不行!”千夏在蝶恋不及反应前,一口含住面前的触手,将樱露尽饮下肚。不只是蝶恋,触手袜也为之一惊,急忙从千夏嘴里抽出。

“嘿嘿,已经喝完了。”

“为什么⋯⋯你不会怕吗?”

“刚才有吓到,不过既然小蝶恋没问题,就代表这些触手也没问题,所以就接受了。”千夏语气轻松的继续说着:“而且现在的小蝶恋⋯⋯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欸?欸!”

“虽然第一次很想要留给小凡,但如果是现在的小蝶恋⋯⋯可以给你喔。”

“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在说什么奇怪的⋯⋯”瞬间蝶恋和触手袜极大的动摇,让绑住上身的触手显出一丝松懈。千夏浑身一使劲,挣脱束缚朝前一跃。不顾纷纷落下的衣服碎片,把蝶恋紧紧拥在胸前。

“呜呃⋯⋯”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总算让我抓到了。嘻嘻,踩在触手上就能轻松摸到小蝶恋的头顶呢。”手指安抚发颤的柔发,千夏在蝶恋耳畔低语:“没事的,小蝶恋,没事的。”

“千夏⋯⋯不会怕吗?”

“不会。我说过,我最喜欢现在的蝶恋。”

“真是个奇怪的人⋯⋯”蝶恋的声音愈发轻细,被一道秋蝉的鸣泣盖过。千夏没有回应,只静静搂住蝶恋双肩。

犹若渐涨的海面,湿润的话语如潮水般淹没晚空的静谧。蝉泣的更加悲凄,声声寂鸣拉破脆弱的心灵。月垂下泪光,被夜纱弹落,四散在二人交融的影上。

⋯⋯⋯⋯

“你们真的没问题吗?”蝶恋的眼神四处躲闪,倒是被质问的千夏一脸镇定地答道:“没问题。今晚我就住这了。辛苦你跑一趟,回家小心!”

“可是你脸红成这样,还在发烫⋯⋯”

“没问题的!”狐疑的目光虽然没有退去,但千夏既然如此坚持,也只得放弃。“⋯⋯有事再打给我,随叫随到。”

“嘻嘻,再见啦。”

砰。

“呜⋯⋯总觉得好对不起他。”

“没问题的,这种事他一定会谅解。而且如果我现在跟他回去⋯⋯”两只手臂吊上蝶恋颈领。“在路上我就会忍不住的。我还想后天生日的时候再给他⋯⋯所以⋯⋯”

“好好好,你先坐下来冷静冷静。”蝶恋将缠在颈上的手一把推开,让触手袜倒了杯水,搀着千夏坐到沙发上。

“呼——效果比预期的强烈,感觉全身都在骚动着。小蝶恋能每天都⋯⋯呼——真厉害。”千夏缓缓躺在蝶恋腿上。虽然隔着一双触手袜,但蝶恋仍能感觉到千夏的心在急躁的震动着。

“还不是你一口气喝下那么多樱露。”蝶恋扶起以自己大腿为为枕的千夏,接过水杯小心翼翼的慢慢喂着。“还行吗?”

“呜——你摸摸看。”

“呃⋯⋯怎么湿成这样?”

“第一次嘛。”长发间满布汗水,蒸腾的脸颊珠光点点。

“小蝶恋,帮我脱衣服。”

“欸?”

“我没力气。刚刚路上有丢几次,现在全身又热又乏力。不信的话你摸摸看下⋯⋯”

“呃别,我信妳行吧?”蝶恋制止把自己往深处带去的手,抽回的同时握住衣角往上拉起,露出一件雪白的胸衣。

“你还穿这种胸衣喔。”青色的吊带,没有花边,是未成年的款式。

千夏双瞳撇向一旁,似是对眼前蝶恋的傲人身材十分不甘。“这几年胸都没有变化,穿习惯就不想换了。”

“欸?那后天他不会有意见吗?”

“他不会⋯⋯”睫毛间突然冒起阵阵惊慌。“明天放学陪我去买。”

“呃,可是这样又要早退⋯⋯”

“你最近不也在抱怨胸罩太小。”

“可是早退⋯⋯”

“呜——小蝶恋好过分,把人家搞成这样,连一起买内衣都不愿意。”

“把你丢给触手床喔。”

“哼,丢就丢。”

是樱露的作用吗?

蝶恋望着眼前嘟着嘴的小脸,不由得想到触手袜委屈的样子。

“好啦,陪你去行吧?”

“呼呼~小蝶恋最棒了!”

“呜啊!你明明就还有力气、呜——明天还要上学,快点洗澡睡觉啦。”

“有什么关系,明天星期五撑一下就过去了。”

“不行啦。”

“一下下就好。”

“呜⋯⋯就只能一下下喔。”

“嘻嘻,小蝶恋最棒了。”

⋯⋯⋯⋯

“所以你今天又要早退?”厚重的镜片映着窗外夕阳的颜色,透出一丝不快。

“欸、嗯。”蝶恋脸上拚命挤出带有最大歉意的笑容。

“我说你啊⋯⋯”

“嘿嘿,抱歉老师。”

“⋯⋯行吧。不过你得做点事才行。”满是青筋的手指引导蝶恋的视线落在一旁的书堆上。“这叠书你拿去仓库放着,这是钥匙。放好之后记得把门锁好,回来时要是我不在座位,就把钥匙放桌上就行了。”

“这些是?”蝶恋望着将近半身高的书堆,手臂的肌肉有些颤栗。

“老师们整理出来的旧参考书。说是找到一个最近想收这类书的二手书商,让老师们整理整理放到仓库那。搬得动吗?要不要分成两次?”

“呃,应该不用——”蝶恋让触手袜暗中伸出几只触手,从校服底下帮忙支撑,才勉强使自己的双手不至于崩溃。

好不容易终于抵达仓库,大门没锁,只是年久失修的滑轨让推门也成为费劲活。

“呼——放这里应该可以吧。”蝶恋揉搓获得解放的手掌,四处打量着周围的陈设。“第一次进仓库,原来里面长这样啊。嗯?”触手袜忽然有了反应,指引蝶恋穿过积灰的跳箱与球篮,走到深处一个铁柜前。“这里面也有你的同伴?”

肯——

“对!”中气十足的嗓音突然响起,吓得蝶恋几乎要跳起来。

“欸!?”转头定睛一看,吊衫、拖鞋、干瘪的皮肤。“吴、吴大爷?什么时候⋯⋯”蝶恋突然意识到,触手袜还伸着触手没有收回。“呃、吴大爷这、这是⋯⋯”

“咱知道,不就是触手袜么。”

“欸?”

蝶恋发现触手袜在脚上不断发抖,骇人的预感在心中升起。吴大爷咧着嘴,打出一个大大响指。

当啷。

“嗯?”视野边际急速向前移动,吴大爷的身姿越来越小——不对,是自己在后退。蝶恋与触手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身后的铁柜——触手柜拖入,并用数十只触手以大字形的姿势牢牢缠住。触手袜先一步反应过来,用力鞭打的触手柜,却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是叫你有空要来么?”吴大爷斜睨着蝶恋,语气中夹杂着明显的责备之意。

“呃、嗯。”蝶恋的大脑正努力厘清当下状况,对于吴大爷的问题只能机械式的回答。

“哎你这小姑娘真是,咱宝贵的假期啊,现在——”

“吴先生就别再责怪了,把事情办好才要紧。”一名年轻男子走进仓库,蝶恋一眼认出,是闹区里饮料店的店员。

“这是⋯⋯什么意思?”

“啥意思你还不明白?你要倒大楣了明白不?大难临头了明白不?”

“吴先生我来吧,您先歇会。”店员拍了拍吴大爷肩头。而吴大爷虽一脸愤怒,也没再说什么,踩着两只拖鞋啪叽啪叽的离开仓库。

“是蝶恋小姐对吧?”

“嗯是。请问——”

“简单来说就是吴先生的任务期限要到了,所以打算尽快结束,用剩余的时间来放假。”微妙的笑容,与蝶恋上周见到的一样。

“呃,什么任务?还有我大难临头的意思是?”蝶恋想起白夫人的占卜。

“是不是大难端看您的意思。不过一般来说,刚开始您会觉得是大难没错。但之后⋯⋯现在不便赘述,总之只看您而已。”

“嗯⋯⋯还有那个任务我不是很懂。”

“没关系,您很快就会懂了。”店员拿出一根装满乳白色液体的针管,抓住触手袜的一只触手,彷佛触手的挣扎不存在似的全部注射进去。“这是跟上周五您在敝店买的奶昔一样的药剂,不过是加大剂量浓缩版的。”

“欸?”蝶恋心底一沈,完全明白这针打进去的意思。

“顺带一提,这个仓库里所有的物品皆已触手化。那么,祝您有个美好的周末。”

“等等!”

“钥匙是吧?我们会帮您归还,还请放心。”店员握住大门,回过头补充道。

“不是!”

喀啦,大门快速被阖上,传来上锁的声音。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7+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