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尼希瑞亚 莉雅的旅途

doll 荧光人偶
Latest posts by 荧光人偶 (see all)

第一章  新生的欢愉

夜晚,皎洁的月光顺着植物枝叶的缝隙稀稀落落的照在地上,将巢穴搭在大榕树根须附近的夜行啮齿动物刚探出头就被早早守候在这里的豹猫死死地咬住喉咙,在短促的“吱”悲鸣后,它便化作了后者的食物,轻盈的几次移动,豹猫和它的猎物就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这便是欧尼希瑞亚大陆南方广袤的原始热带雨林中再也平常不过的一幕。繁盛的植物为动物提供了食物与藏身之所,也成为猎手最好的隐蔽场所。

这里的一切都是一副令人沉醉的未被文明侵袭的自然风光,如果没有在不远处的那个石制的类似祭坛的人工建筑的话,它确实如此。

细长的尖耳表明了她们的身份,那是身高相近的两位精灵,她们正静静地站在祭坛旁边。一位有着漂亮的及腰长发,纵使光照不甚充足的夜晚也掩盖不了她有着妙曼曲线的身体;另一位则稍矮些,头发的长度也不过刚刚超过耳朵,身材一点起伏也没有,与一旁的有着成熟身体的女性呈现强烈对比,就像成年人和孩童那般差距。

当距离再拉近些时,你终于能够一窥她们的样貌——她们的皮肤白皙的就像是天鹅的羽毛或纤尘不染的白雪般完美。那位身材妙曼精灵少女居然一丝不挂!饱满挺拔的胸部随着呼吸微微律动着,粉嫩的乳首挺立着,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两腿间的私处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纤细又不失力量感的健美双腿笔直又诱人。

视线转到她对面那矮一些的精灵身上,她同样全身赤裸,胸前几乎没有任何起伏,只不过有些羞涩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私处,私处周边同样是没有哪怕一根毛发。身体同样的纤细,一看就是缺乏锻炼。她们的谈话也变得清晰起来:

“莱尔,你真的决定抛弃你男生的身份,彻底变成女生吗?”

她,不,他坚定的点头:“是的,奥德莉姐姐,从你把我从坏人手里救出来、从你收养我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变成和你一样强大的德鲁伊!”

“可是男孩子是不能当德鲁伊的。”

“所以我才决定变成女孩子,然后再成为德鲁伊。”

“你能接受赤身裸体的去城镇里吗?这可是很多资深德鲁伊都难以承受的哟?”

“当然可以!”他的声音格外坚定,更像是不加考虑就让答案脱口而出:“还有,不要再叫我莱尔了,我的名字是莉雅。”

“既然你坚持,那么就听我的指示进行仪式吧,今晚过后你就是名为莉雅的德鲁伊了。”

我的内心在欢呼,奥德莉姐姐终于同意了!我终于踏上了和姐姐一样的道路!

忽然,我的额头被奥德莉轻轻地敲了敲,奥德莉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了,等转化的仪式结束后再高兴吧。”她指了指旁边的祭坛:“去祭坛上躺好,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愿望即将实现的喜悦让我连走路都轻快了不少,三步并作两步,我满怀期待地躺在了凉凉的石制祭坛上,祭坛的上方雕刻着我看不懂的符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个祭坛上的符文是在我提出想要变成女生的愿望后奥德莉才刻在上面的,那么它一定就是接下来性别转换仪式中的一环。

“接下来可能有些痒,要忍住哦,莉雅。”奥德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根羽毛笔,上面沾满了闪烁着充满生命力的绿色材料,她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看她这么一副认真的模样,我也将喜悦暂时收回了心里,换上了凝重的表情。我倒是不担心仪式有出错的可能性,我只是尽量的想让奥德莉稍微安心些。

出乎意料的是,奥德莉姐姐竟然也爬上了祭坛。她迈着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的美腿跨坐在了我的小腹上,她温热柔软的臀肉接触到我的小腹、饱满的阴户若有若无地接触到我的身体时,我全身都烧了起来,我敢打赌我现在的脸一定很红,一直被我刻意藏起来的幼小阴茎也挺立起来,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莉雅,不要乱动,作为承受仪式的一方必须要保持静止,你不想仪式失败吧?”

就像被施加了定身术,我的动作一滞,随后恢复了最初的姿势,以大字的形式张开双臂和双腿躺在祭坛上。

兴奋的阴茎紧贴着奥德莉的臀瓣,可她却丝毫未受影响,专心地伏下身,在我的面颊上用鹅毛笔涂写起来。她挺立的乳首和我的身体摩擦着,说明她其实也不平静。但为了仪式的成功,我尽量的放空自己,希望这煎熬快些过去、快些完成我梦寐以求的转变。

我能感觉到奥德莉在我的额头,在眼皮和脸颊上,在脖颈,在锁骨,在胸部,在腋下,在上臂和小臂,在肩胛,在肋间,在肚脐,在腰肢,在胯部,在臀部,在大腿内侧,在阴部,在阴茎,在大腿,膝弯、膝盖,小腿,脚踝,脚背,足趾和脚底上耐心的撰写着仪式所需的符文与涂饰。

我能感觉到,它们有的是我不认识的魔法符文,有的是树叶的形状,有的是刚发芽的树枝模样,有的是待放的骨朵,有的是盛开的玫瑰和百合,以及画在我肚脐的太阳和臀瓣上的两轮弯月。

画完这些,饶是奥德莉也流下了汗水,顺着她的脸滴落在我的胸部上。她对我露出迷人的微笑,在我惊讶的眼神下轻轻地吻上了我的唇。转瞬即逝,轻飘飘的话语,却让我的心泛起涟漪。

奥德莉离开了祭坛,在我还在怀念她身体温暖柔软的触感时,她吟唱起了我不懂的语言。森林也似乎和她的语言产生了共鸣,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从祭坛的四面八方、从森林深处朝我的身体聚集,在我身上所撰写的符文和图案爆发出了耀眼的绿色光芒。

没有想象中的灼痛或其他不适,唯有清凉的如同流水一样的触感,自然能量顺着符文与符号进入我的身体,我能清晰的从奥德莉的可视法术中看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原本平坦的胸部在逐渐变得鼓胀,身体似乎又缩小了一圈,而臀部却又在扩大;头发从原来及耳的波波头变成及肩的中长发;本就光滑白皙的肌肤变得更加吹弹可破、脸蛋变成了标准的瓜子脸,唇比之前更加娇嫩红润;原本就不太显眼的喉结更是彻底失去了踪迹;她漂亮的小脚也比以前更加精致可爱、饱满的足趾纤尘不染,让人恨不得放在手中把玩。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双腿变得修长又精致,手感极佳;而她那原本作为男性象征的阴茎也彻底消失,仅留下尿道作为排泄之用。代替男性性征的是女性的阴部:一道幽深又诱人的蜜裂,以及藏在蜜裂深处的子宫,旁边的是如贝肉般的阴唇,阴唇上方是小巧可爱的、约6mm大小的阴蒂。

“夜风。”奥德莉的唇中吐出一个词汇:“从此以后,你就跟我叫相同的姓氏,莉雅·夜风,这就是你的新名字,你的新生。”

“莉雅·夜风吗···”搭配着盈盈一握的乳鸽的完美身体,吹弹可破的肌肤,足以迷倒一方的相貌,动听的声音,还有那神奇地出现在我头上的、点缀着娇艳花朵的桂冠。这一切是如此的成功,我终于向自己的理想迈出了坚实的一步。紧接着,我的大脑中出现了一段信息,告诉我那顶桂冠的来历。

“奥德莉姐姐,你看到了吗?”我从祭坛上坐起身,兴奋的指着头上的桂冠:“这是自然女神赠予我的礼物、坦然者的桂冠,我是被承认的德鲁伊了!”

奥德莉带着宠溺的笑着,分享着我的喜悦。她温柔的坐在我身边,轻轻地朝我的耳朵吹气,不一样的感觉让我的脸上染上一层绯红——我想起了奥德莉许诺给我的,让我在转变完成后享受女人的快乐的话。

我被奥德莉从身侧抱住,她温柔又带着不可质疑的让我与她四目相对,唇与唇交合,她伸出粉嫩的小舌霸道地撬开我的唇齿,我笨拙的回应着,顺应着她的节奏,被动的用舌迎合着她的舌,二人的唇间发出诱人的水声,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与唇的缝隙拉出淫靡的丝线滴落在我的胸上。

“唔,嗯——”美妙的感觉让我不自觉地溢出了甜美的呻吟,在奥德莉听来却像是一种魅惑,一种催促她继续进攻的信号。她的手从侧面握住了我的乳房,熟稔的揉捏着我刚刚才拥有的敏感部位。粉嫩的乳首动情地挺立着,成为了她接下来玩弄的重点。

她用灵巧的手指不停地揉捏、按拉着我樱粉色的乳首,趁我动情时还坏心眼地轻轻掐它,酥麻的快感和奇异的痛感一并化作快感直入我的大脑。我就像天生的女孩子那样,软软的靠在奥德莉的怀里,任由她摆布。

我的默许让奥德莉更加大胆了,或者说她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她将我慢慢地放在祭坛上,再一次跨坐在我的小腹上,她那柔嫩的玉足就搭在我的肋下附近,我的视线随着她玉足的移动而移动着,这么近距离观赏奥德莉那堪称艺术品的玉足的机会并不多。

只听她轻轻地笑着:“莉雅,你一直盯着姐姐的脚做什么,你很喜欢她们吗?”

“我···”类似偷窥的行为被当场识破令我尴尬极了,下意识的偏过头去,可那只不过让我和奥德莉的小脚的距离更近了。

“不要害羞,既然姐姐说了要让你体验女孩子的快乐,满足你这小小的癖好也不是问题。”奥德莉话中的笑意更明显了:“但是你要乖乖任姐姐摆布哦。”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祭坛旁边伸出的藤蔓绑住我的手腕并将手臂向后拉绑在了背后,另外几根藤蔓则死死缠住我的脚踝,将双腿大大地分开,露出我因兴奋和快感而变得湿润的蜜穴。

“奥德莉姐姐,你要做什么···”我的声音紧张的颤抖着,还有对接下来事态的奇怪期待。

她柔嫩的双足在我的视线中不断放大,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最后轻轻地踩在我的脸上,我的意识恍惚了,似乎不敢相信奥德莉姐姐竟然真的这么做了,可是从脸上传来的柔嫩的触感告诉我,这就是事实。

迷乱中,我伸出舌尖轻轻地舔舐着奥德莉的脚趾和漂亮的足弓,明明是每天都赤裸地踩在地上的双足,非但没有长出破坏美感的茧,甚至就连灰尘也没有沾染,干净的像是刚从浴池中出来,柔软的就像婴孩的身体,还带有淡淡的体香。我舔舐的幅度越来越大,奥德莉的脚也不老实的在我脸上踩着。错乱的欢愉方式,被踩在脚底玩弄的屈辱都化作快感冲击着大脑,让我丧失了思维能力。

奥德莉把中指插入我蜜汁横流的小穴,摸索着内部的结构,寻找我敏感点的同时也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快感。“没想到莉雅居然是这样的变态,乖乖的告诉姐姐,以前有没有幻想着现在的场景自慰呢?”

“唔、嗯嗯——”我的回答被她用足底堵了回去,这不妨碍她曲解我的意思:“居然这样幻想了很多次啊,果然,莉雅就是个满脑子都是奇怪的H玩法的变态。”

“那么,乖乖的接受惩罚吧~”

压在我脸上的美脚突然用力,剥夺了我获得空气的权力,蜜穴被奥德莉更激烈的玩弄着,我初经人事的蜜穴很是淫乱的吞没了她的三根手指,就连菊穴也被她温柔地插入了手指,隔着蜜穴与菊穴间薄薄的肉壁一同玩弄着。

“唔嗯、啊、啊啊——”沉闷的呻吟从足底的掩盖下透了出来,我的身体猛地紧绷,然后又瘫软了下去,晶莹的蜜汁不断地从蜜穴涌出,快感让我彻底失去了对下体的控制,温热的微黄尿液不受控制的从尿道流了出来,淅淅沥沥的浇在祭坛上,将本是神秘的场所渲染成淫乱的欢爱场。

奥德莉把沾满了我唾液的双脚拿开,原本紧缚着脚踝的藤蔓也放弃了束缚,险些因为窒息陷入昏迷的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可奥德莉却仍然没有尽兴——在欢爱中先行高潮的行为无异于偷跑,必须要让伴侣也享受美妙的高潮,这是奥德莉的观念。

她操纵着粗壮的藤蔓抽插着我的蜜穴和菊穴,她本人则岔开双腿蹲在我头上,几滴淫靡的爱液滴在我的脸上,她的小穴也被爱液浸湿了。奥德莉姐姐原来也不是表现的那样淡然啊,那么,就让我来帮助奥德莉姐姐高潮吧。

不用等待命令,我抬头伸出小舌,笨拙却也专心的侍奉起奥德莉光洁的蜜穴,小舌灵巧的在甜腻的贝肉和溪水潺潺的幽谷中不停地走访,将甜蜜的爱液悉数吞入腹中。以前从未听过的、奥德莉姐姐动情的呻吟声回荡在耳边,就像最好的奖励,鼓舞着我侍奉她,侍奉着我所崇拜的奥德莉姐姐。

林间这片小小的空地不间断的传来湿润的水声和舔弄声、噗嗤噗嗤的抽插声,还有少女们悠扬动听的呻吟,今夜的二人不知道达到顶峰了多少次,唯一可以知晓的是,这靡靡之音直到天亮也未曾停歇。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欧尼希瑞亚 莉雅的旅途》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