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蝶恋的奇妙日常终章 (上)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蝶恋的奇妙日常终章 (上)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蝶恋的奇妙日常

〈终章〉

“哎,不知道蝶恋现在咋样了。”壮实的手掌捏起小巧的咖啡杯,在嘴边用虎牙磕磨杯缘。

“妳说她脚上那东西?”低哑的嗓音混着油煎发出的滋滋声。

“废话,还能担心啥?吴老头也来了,这事不小啊感觉。”嘴边的咖啡杯腾出个位置,好咬住面前的肉饼。“嗯,有入味。”

熄火,摆盘。“我看他只是趁机来放假而已吧?毕竟那种东西跑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三楼四号桌。”

“哎⋯⋯”仰头一饮而尽,杯底被重重砸在桌上。

“喂,轻点。”

“啧,就怕上边还交代别的事,他嫌磨迹瞎搞懂不?”

“唉,说的也对。不过应该没事,毕竟这次的监察官是羽叶他们。”

“还是放不下心。”

“再放不下心也得把餐给我端上去。”

“哎就不能我来煎你去送么。”

拖鞋声逐渐远离,一人的吧台内,低沉的声音嘟囔道:“应该⋯⋯没事。”

⋯⋯⋯⋯

面前的黑色巨物探出一只触手,樱露黏稠的落在蝶恋胸前的校服上,发出嘀嘀嗒嗒的声响。恐惧的阴影悄然爬上背脊,记忆里的一幕幕涌入眼中,犹如那日的情景再现。

灾难的预言跳针般在脑海里重播,汗与泪水早已混合难以分辨。蝶恋看着慢慢伸来的触手,连哀求的勇气都被碾的粉碎。

被注射药剂的触手袜在扭曲中胀大,绽裂的躯体上樱露横流。

黑影渐渐压上蝶恋鼻尖,一只又一只触手贴上蝶恋脸颊。蝶恋已经放弃哪怕是稍微咬紧嘴唇抵抗。再怎么紧闭的双唇,在狂暴的触手面前也只会被强行撬开。

嘀嗒、嘀嗒。不断滴下的樱露,如同等待行刑的指针发出的战栗声响,无情的走向终焉一刻。

嘀嗒、嘀嗒。

过了许久,触手只在蝶恋脸上一抽一抽的抖动,划过之处留下樱露形成的轨迹。仅存在蝶恋脚趾上的部分悄悄捏着,似是在传达某种讯息,却因本体的痉挛混乱不清。

但这并不阻碍一人一袜之间的沟通。

“呼⋯⋯真是的,你个混蛋触手。”蝶恋小声责备,脸颊却反而往触手贴近几许。如同受到安抚的野兽,触手袜的抽搐稍稍缓和,微弱的回应着蝶恋的话语,反过来蹭了蹭脸颊。

可此处不只有蝶恋与触手袜。

一阵风在蝶恋面前掠过,脸上的触手唰的一声,断线般落在地上。

被斩去肢体的触手袜再次发狂起来。不过触手只在空中甩荡,并未伤到蝶恋分毫。

“触手袜、唔——”

黑泥状的液体从蝶恋头顶浇下,眨眼间便把蝶恋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过了一会,完全吸收黑泥的校服“活”了起来。校服衬衫一如往日般平整,内却密布细软的触手绒毛,对着蝶恋的肌肤又舔又搔。裙脚则伸出数只较粗的触手,好奇的扒弄没有触手化的内裤。

在全身上下试探一遍后,触手服露出蝶恋被黑色胸罩所托起的一对丰乳,触手柜则从旁边卷起两颗棒球放到蝶恋胸旁。只见两颗棒球的缝线处裂开,一扭一扭的爬上胸罩。随后,如同菌丝般的银白色细丝开始从棒球边缘生长。

不要⋯⋯千夏送给我的礼物⋯⋯唔哼——咕呜⋯⋯

覆满银丝的胸罩表面没有任何变化,但被人揉捏的感觉传遍整个胸部,乳头彷佛被人用嘴唇咬住似的,甚至连背带都传来湿滑的触感。

保护蝶恋阴户的内裤也没逃过一劫,被几只触手轻松撕碎。凉飕飕的感觉没多久便被潮湿的触感取代。一团触手在蝶恋下身展开,逐渐贴上门户洞开的私处。毛茸茸的触手钻过紧闭的股沟,沿着腰臀曲线伸展,最终在小腹上缝合,变成一条蝶恋专属的触手内裤。

牢牢吸附住蝶恋下身的内裤继续的行动,与触手胸罩联合进攻蝶恋的敏感带。借着占据整片下身的优势,无数只小爪状的触手拉开蜜唇,在穴口旁不断挑弄,却又迟迟不肯深入其中。上身的触手胸罩则更为保守,仅止于搔刮乳晕,旁边一大片酥软的嫩肉一概不管。

但这对于蝶恋而言是莫大的折磨。习惯于触手袜动辄揉乳贯入的程度,这点爱抚根本无法满足蝶恋。可四肢被拘束的状态下没有办法自己满足,出口请求更是不可能的选项。被戏弄的身躯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处境,只好让双腿夹紧股间,一点点消磨囤积的欲望。

数分钟的轻轻骚扰过后,触手胸罩往两侧解开,与触手服融为一体。触手柜则从上方垂下几只带有细针的触手,刺入蝶恋裸露的乳房。

“唔呜!”瞬间数滴冷汗流下,如同灼烧般的疼痛自针刺处蔓延。过了一会刺痛感消失,只剩火辣辣的热麻残留。

“这是⋯⋯什么啊?”蝶恋心头被寒流笼罩。古怪的黑色花纹以乳头为中心,一轮一轮的环在胸上。原本只在体表的热麻深入胸中,汇聚成一道道暖流,卷起原本不深不浅的情欲。

触手柜并未就这样放过蝶恋的酥胸。两只细长的触手一左一右,先是在乳尖上挑动,待到蝶恋春意萦缭后便向下一绕,束住挺起的乳头。连声娇媚自蝶恋口中吐露,触手服也包住蝶恋软白的胸脯,用细小触手或掐或舔,却又巧妙的避开靶心。蝶恋忙着压抑体内四处激荡的热潮,没有发现胸上的黑纹渐渐变紫,从触手服的缝隙发出微弱的光芒。

与此同时,发狂的触手袜倒在地上,肿胀的躯体扭成一团。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触手袜、哼嗯——要撑住,等药效过、哈嗯⋯⋯”蝶恋看着挣扎触手袜,坚定忍耐到底的意志。可这意志持续不到几秒,就被来自胸部的快感打断。双乳中满溢的燥热似要倾泄而出,却被将溃的堤防困住。

“呜⋯⋯为什么、唔嗯、却⋯⋯”腰肢徒劳的扭动着,满腔欲火不得释放,乱冲的快感蚕食着蝶恋的理智。若此时两臂没有被触手拘束,蝶恋一定会十指全上,尽情享受抚慰胸部带来的快感吧。胸中的欲火延烧至全身,双瞳逐渐混浊,被炙烤的身躯香汗淋漓。

就在蝶恋的意识即将熔毁之际,触手柜松开四肢的枷锁。手脚早已脱力的蝶恋跌在触手袜旁。地面的冰凉使蝶恋的大脑稍稍降温,也让原本迷离的快感变得清晰。非但没有缓和胸部产生的炎热,反倒如引线般点燃潜藏在全身的火种。

手掌焦急扑上硬挺的乳头,指尖钻入触手内裤张开的裂口,胡乱沾上些蜜液后就直奔蜜唇间的小豆而去。然而期望中的满足并未到来,纵使蝶恋再怎么努力,内心的空洞却只越挖越大、越搅越燥。

正当蝶恋心慌意乱之时,焦急的眼角瞥见触手柜里垂吊的两个杯状物。透明的杯壁,杯口约有手指环起来这么大,杯缘长着一圈钩爪状的小触手。

是榨乳器。蝶恋虽然从未见过,仍一眼认出两个触手杯的功用。

心底的声音不停攘嚷,蝶恋强忍着继续自慰的冲动,手臂颤抖的伸进触手柜,扯下触手杯。缠在胸上的触手服各自退让,闻到香味的触手杯早已蠢蠢欲动,一碰到蝶恋松软的乳房便牢牢扣住。刹那间,原本晦暗的紫纹以触手杯为中心迅速转变成亮紫色。全身的烈焰像是被触手杯吸引般,涌向蝶恋胸前。

从未承受这般冲击的喉头娇鸣着。在到达顶点之时,体内的欲火终于突破牢笼,化作白色的乳汁喷涌而出,尽数被触手杯吸收。

“嗯啊——呼⋯⋯”蝶恋刚想松一口气,便被胸上的异动硬生生噎了回去。恢复成黑色的古怪纹路随着胸部的宣泄逐渐生长,已经蔓延到锁骨下方。

而接下来触手柜的举动,让蝶恋无暇思考黑纹的问题。一个的触手袋垂到蝶恋眼前,近乎半个脑袋大的透明薄膜中,装满刚从蝶恋胸部榨取的成果。连接在触手袋下的触手露出闪着银光的细针,在空中旋了几圈后,没有刺向蝶恋,而是直直往下,扎进地上的触手袜。

“嗯?⋯⋯等等!呜⋯⋯不要!”蝶恋意识到自己生产出来的乳水意味着什么,急忙想要阻止。却先是被触手裙裹住双脚,再被触手柜抓住四肢,眼睁睁看着快要平复的触手袜再次扭曲抽搐。

“快停下、呜⋯⋯求你了,不要把我的、唔唔!”像是不满蝶恋的哀求般,一只触手插进蝶恋咽喉。蝶恋在窒息的同时,感觉咽喉传来和胸部长出黑纹时同样的刺痛,紧接着便是剧烈的灼烧感。

“咕⋯⋯咳咳⋯⋯”过了一阵,刺痛感退去,触手拔出。

、唔啊⋯⋯呼嗯⋯⋯呼⋯⋯”咽喉刻上黑纹后,就连呼吸都会让蝶恋心底隐隐发痒,更别提出声说话。蝶恋只能无声的望着不停抽打地板的触手袜,等待刻在身上的黑纹再次被触手启动。

⋯⋯⋯⋯

叮——叮——

门板静静的挡在面前。

叮——叮——

“请问有触手在家吗?”

门板依然沉默以对。

“里面的触手床,我是千夏!昨天还跟你们玩的——”

嘎叽声响,在一只触手堵上千夏的嘴时,更多触手缠住肚子与双脚,一把将千夏拉入门内,并急切的关上大门。

“呼呼呼~”触手床被惊慌的比出“安静”的姿势,触手枕立在触手床上张着触手威吓。看着眼前有趣的一幕,千夏也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回应。

触手床无奈的把千夏放到沙发上,触手被则爬到厨房里准备着什么。“噗哈~请问小蝶恋在⋯⋯不对,不能这样问。请问你们主人在吗?”千夏举起触手枕问道。

触手床和枕都在左右摇动,表示不在。

“都八点了⋯⋯那她有回来过吗?”

左右摇动,同时触手被递来一杯温水与剥好皮的柚子。千夏把手中的触手枕还给触手被,接过水杯一口饮尽。

“谢谢,柚子你们自己吃就好。既然小蝶⋯⋯你们主人不在,那我就先告辞啦。”

触手被接过空杯,除了把柚子强塞给千夏以外,并未多做挽留,继续左右摇动触手。

⋯⋯⋯⋯

“啊啊⋯⋯哈啊⋯⋯”短暂的悲鸣随身上的紫色光芒消逝渐趋微弱。黑纹已覆盖蝶恋肚脐以上的身躯,两只白皙的手臂也被侵蚀大半,而眼前的触手袋比第一次蓄了接近三倍份量。

疲惫的内心呢喃着细碎的歉意。最大的痛苦,并非来自黑纹的淫欲控制,抑或触手服与触手柜的共同凌辱。而是触手袜在每次蝶恋产乳后,都会被注入蝶恋的乳汁而扭曲抽搐。虽然到目前为止触手袜都没有袭向蝶恋,但挣扎的力度却一次比一次强烈。

罪恶与无助感,远比被触手玩弄,更加摧残心灵。

像是了解蝶恋心底的哀求,这次触手袋并未直接注射。一只吐着信子的触手吸吮着蝶恋脸颊上的泪痕,随后触手柜的拘束松开,让蝶恋倒在触手袜旁。

多次的产乳将体力耗损殆尽,蝶恋只能缓缓用指尖,轻轻拉住一只瘫在地上的触手。感应到来自主人的温暖,几只触手也慢慢爬上手臂。

“触⋯⋯手⋯⋯袜⋯⋯”蝶恋强忍着舌尖如电流般四窜的快感,吃力的挤出几个字。

噗咻。

惊惧的眼神盯着扎在触手袜上的银针,视野之上传来液体灌注的声响。像是在嘲讽主仆间的友谊是如此脆弱,又有几只触手插在触手袜各处。不过几秒,袋内就已排空。

绕在手臂上的触手奋力一甩,逃离蝶恋后便扭成一团。发疯的触手抽在地上,一声一声的鞭在蝶恋心底。

“呜⋯⋯不、要⋯⋯”惶恐的眼皮尝试掩盖真相,但愈发密集的击地声,毫不避讳的刺进耳膜。响彻脑髓的愧疚,最终震落紧锁在睫毛上的泪珠。

“至、少⋯⋯让⋯⋯我⋯⋯”一直畏缩的双手捱着雨点般的鞭打,忍受一条条烙上的血印,倾尽全力扑上黑色的巨物。凌乱中,温柔的脸颊磨蹭着,传达出沉默的宽容。

僵直、颤抖。

触手袜愣怔一会,随后便反过来把蝶恋压在巨大的躯体之下。蝶恋身上的触手衣物没来得及反抗,迅即被触手袜撕开、吞噬,化做触手袜的一部分。大大小小的触手缠上蝶恋的身躯,吸吮着从颈侧到臀沟的每一滴汗珠。又将柔软的乳房吞入,享用来自每一寸肌肤的温润。下身的两穴自然是倍加疼怜,伸着小舌的触手先是舔净濡湿的唇瓣。待到娇羞的小豆微微探头时,再以两只沾满樱露的触手合力抱住。时而夹着蜜唇揉捏,时而以触手尖端细细挑逗。

酣醇的汁液渗出,透露主人的欲望。原本只在嫩沟摩挲的触手滑入唇中,慢慢填满小穴,尝尽每一丝香甜。最后才悄悄探入后庭,按摩着肠道的每一分嫩肉。

“呼呜——呼呜——”蝶恋深陷在触手袜的爱抚之中,喘着舒心的娇息。通晓蝶恋心思的触手游走在全身上下,除了力道稍大以外,何处禁忌何处敏感都调教妥当。原本触手服覆盖的部分成为触手袜扩张的起始点,自蝶恋身体四处延伸,脚底、小腿、双膝、腰臀、肚脐、胸胛,直至颈间以下的躯体都被触手袜包裹在其中。

小嘴含住伸来的触手,与舌尖在口中交缠。樱露饮下,为全身的欢淫更上层楼。

然而一股异样始终萦绕在蝶恋心头。任凭触手袜怎么揉弄,身体总是在高潮前徘徊。宣泄不出的快感充涨在全身,压得蝶恋呼吸略显浅促。发现主人异常的触手袜,伸出一只长有小针的触手到蝶恋面前。蝶恋呆呆的盯着触手,轻轻点了点头。

小穴里传来点点刺痛,在敏感处烙下黑纹的痛苦远超蝶恋预期。紧绷的脸颊用力咬着触手,勉强保持着意识。灼烫感觉在环住小腹后朝上下扩张,先是占领肚脐旁的肌肤,接着夹着蜜唇勾在穴口旁,然后顺着蜜液流过的痕迹向下蔓延。

“咕唔唔!呜哼——唔、唔——唔唔!”蝶恋的其他部位也接连被打上烙印。指尖、小臂先后被炎蛇缠上,直至衔接触手柜所留下的部分。自肩胛内侧两点生长的灼痛,最终印在所有触手袜所能触及的身躯。

“呼⋯⋯呼⋯⋯唔唔!唔⋯⋯”紧接在灼痛之后,是泄洪般暴动的快感。蝶恋炙熟的身体,在触手们的冲刺下一次又一次推向高潮。触手袜的缝隙中并发出粉色光芒,为蝶恋的身躯添上最后一把火。纵欲的小穴吹出香甜汁液,蝶恋的意识在四处奔涌的快感中迷失,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沉沦。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4+

评论

  1. 匿名
    Windows Chrome
    5月前
    2020-11-25 14:43:06

    居然都要完结了

    0
  2. 莲音
    莲音
    iPhone Chrome
    5月前
    2020-11-26 20:20:03

    要完結了~看這次柳兒可以咕咕咕多久(誤)很開心能看到一部作品完結呢,下一部作品也要快點生出來喔(?)加油~

    1+
    • 匿名
      Android Chrome
      5月前
      2020-11-28 9:33:17

      多谢支持!我想应该不会咕咕咕多久呢,我会加油答!请尽情期待我的下一部作品哦!

      0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