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17-21)

蝶天希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魔女之吻乃百合之味

第十七章 调教心得体会(1)

“什么……什么时候,又,又回到了笼子里?”
诺霖明明记得自己是AI打完了屁股之后直接昏睡在了那张金属床上, 然而当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脸上还不由得有点好奇,想要去摸摸自己的屁股,只不过被摸到的只有坚硬的金属,试图着弯起身,总感觉到身体之中好像是被什么顶到了一样,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腰间被锁着一条金属的贞操带。与昨日的普通贞操带不同,今天的这一条,是有着两根按摩棒直接插入在小穴和菊花内的。前后的两个洞都被塞的满满的,一时间令她倍感不适。
“这是,什么时候塞的……”
稍微艰难的坐起了身体,她试图着调整体内按摩棒的位置来让自己稍微好受一点,只不过看起来贞操带锁的很紧,完全不给她挪动的机会。倒也说不上讨厌这种被插入的感觉,只是单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昨晚她可能睡得太熟了,仔细想想,那些机械手要给她们戴上这种贞操带估计还花了一番功夫,她没有醒过来真的是奇迹。
“不见得吧……我,我什么时候睡得能有这么死了?”
诺霖还感觉到奇怪,她的小穴算是比较敏感的,照常理来说诺汐平日里偷偷在她睡觉的时候做小动作都会被发现。昨晚竟然直接睡得那么死?也许可能是因为这几天的高强度调教,令她的身体很是疲惫吧。
没事,好好休息一番也好。
“梦之魔女失责啊……”诺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项圈,好几天没有用过魔法了,甚至都感觉有点失去用魔法的感觉了。
真要说的话她当然肯定还是能用的出来魔法的。在这里的一切装备都无法限制住她的行动,只不过,没有这个必要。毕竟归根到底,这场调教计划是她们自己主动要求的,并没有强行使用魔法逃跑的必要,主人也只是AI而已,并不是真的被关在这里当性奴隶。
“咕……肚子有点饿了。”
诺霖感觉到脑袋还很沉,由于昨晚在被打完屁股之后直接就睡觉了,她连晚饭都没有吃,现在肚子还有点饿。
“早,小霖……唔,这里是,哪里?”在诺霖醒来之后不久,诺汐也跟着一起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坐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了有什么顶着她的样子,揉了揉眼睛一看,露出了与诺霖的反应。
“今天你们将会被戴着贞操带一天,在晚上21点的时候才会解开。”AI的声音在天花板之中传来,给她们布置着一整天的任务。
“一整天……那,那上厕所怎么办?”诺汐有点害怕,在晚上21点之前都不能摘下这个贞操带吗?
“没有主人的允许,奴隶不允许排泄。今天除了高潮管理之外,还会额外加入排泄管理的内容。”AI如此说着,令两人不禁睁大了眼睛。立即坐起身来,用手抓着笼子的边缘。
“这也太没有人权了吧!不让我自慰可以,但是,上厕所……上厕所什么的怎么可以管理啊!”诺霖立即抗议道。
“很抱歉,奴隶本来就没有人权。”AI如此的回应道,“如果再不听话,则延长管控的时间。”
“呜……我,我会坏掉的……”
果然成为奴隶什么的不是什么好事。
“没事啦,小霖就忍耐一天吧。”
“呜呜呜……”诺霖靠在了诺汐的身上,果然在这个冰冷的别墅之中,只有着诺汐的肩膀能够带给着她温暖。
在像是宠物一样的吃完了早餐之后,AI要求着她们来到了书房之中。这还是她们这三天来第一次进入到这个别墅的书房之中,因为基本上没人居住的原因,书房内还积上了一层灰。
“在9点之前,必须将书房整理干净。”
“是。”姐妹俩逐渐感觉她们好像不是什么性奴隶,而是一个被琳娜请来当保姆的样子。拿起着抹布和扫帚,一早上在被插着按摩棒的情况下,开始打扫起了这个书房。
当然,她们今天的主要任务,可并不是打扫书房那么简单。如果只是带着贞操带这么安稳地度过一天,那么对于她们岂不是太仁慈了?经过了两个小时打扫房间的磨炼,现在她们也已经习惯了双穴都被填满的感觉,也将书房给打扫的干干净净,
“主人,接下来要我们干什么?”诺霖决定表现的乖一点,说不定AI心情大好,愿意早点放过她呢?虽然她知道,这个AI也只会按照着深度学习的剧本来调教她们俩,但是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她也不想要放弃。
“请坐到这两个位置上。”房间里的聚光灯打在了书桌前的两个椅子上。姐妹俩立即按照着要求坐在了指定的位置,眼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两张A3纸,在纸上写着这么一行字。
「请以“被调教的心得与体会”为题,写下这三天生活的真实感受,不少于1500个单词,并必须在12点钱完成。」
一行指令工整地写在上面,顺便旁边还附给了她们两支笔。
“什么?”
她们不是来当性奴隶的吗?还要和高中那样写作文的吗?诺霖逐渐感觉这种奴隶生活已经变味了,理想之中的奴隶生活,不应该是每天躺在各种各样的按摩椅上被玩弄的舒舒服服的嘛?
怎么又是贞操带,又是排泄管理,还要打扫房间,顺便写被调教的心得小论文?这些事情像是一个奴隶该做的吗?
“而且,1500个词!这都快赶上我半篇论文了吧!”诺霖不禁吐槽道,给她三个小时的时间让她写一篇1500个词的小作文出来?简直是开玩笑!
“嘛……真要说,三个小时写完,估计也可以吧……”诺汐苦笑着拿起了桌上的钢笔,即使心有不甘,但是她也只能乖乖地开始写了起来,“好啦,小霖答应我不要再抱怨的,不是吗?”
“唔……”诺霖嘟起嘴,“算了,写就写吧。”
1500词的调教心得体会?
脑袋不禁有点疼了。
首先开篇的时候该些什么呢?我堂堂卡蕾娜公爵家的大小姐,因为阴差阳错的缘故,所以沦落为了AI的性奴隶,目前呆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别墅之中,过着性福的生活?
她怎么总感觉这种描述怪怪的。
平日里水论文的时候水的风生水起,到现在她却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回过头看了看旁边的姐姐,诺汐低头在奋笔疾书,不禁感觉到有点羡慕。
突然,耳边听到了那熟悉的机械手的声音。从地板之中冒出来的机械手,突然从身后移动了过来,那钢铁的手臂,一下子抓住了诺霖的胸部。诺霖的胸部本来就小,能够被机械手轻松地握住并捏着那敏感的小樱桃。
一下子被刺激乳首的时候,她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娇嗔。她扭了扭身体,立即选择了折服于AI之下。
“咿——我,我写还不行吗,不,不要捏,捏乳头……”诺霖委屈的说着,同时她也看了看自己的姐姐,一旁的诺汐情况也不是很好过,两只机械手也一样抓着她的乳房,只不过并没有像是对她那样直接袭击乳首处。
不能发呆,必须集中精力好好写,不然就要被机械手给揉胸,会令她原就敏感的身体变得更为敏感起来。
不可以写成流水账,要好好地描绘出这几天的心理感觉了。首先也必须压低自己的身份,时刻提醒着自己不是什么大小姐,而是奴隶,是奴隶。
突然乳头又被捏了一下,诺霖可怜的小身体不由得又抽搐了一番。AI似乎并不允许她们就这么发呆,一旦犹豫的时间超过一个值,就会对着她们的胸部展开攻击。
她可不想一边被揉着胸一边写这种羞耻的文章!
“咿呀,我,我会写的!”诺霖立即拿起了笔,已经不能去顾虑那么多了,文笔什么的也不管了,大致,反正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写出来就可以了。
「我是诺霖·卡蕾娜,目前是属于着主人的性奴。三天前,我和姐姐自愿来到了这一家别墅之中,开始了这段为期十天的调教……」
“如果觉得单纯的写作时间太过枯燥的话,接下来会给二位来一点小小的娱乐。请放心,并且认真的写作。”天花板上AI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插在体内的那两根按摩棒,则是开始缓缓地转动起来。
“等等,不,不要……”本来在好好写着的诺汐,突然身体一颤,就连手中的钢笔都差点滑了下来,还在那张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唔……还是,两根一起。救,救命……”
这是什么小小的娱乐啊!被按摩棒这么侵犯着,怎么可能写得好这些东西,同时,因为姐妹俩的犹豫,胸前的两只机械手,也开始对着她们的胸部展开了攻击。上下夹攻,在加上身体还是被拷在椅子上,就算想要逃跑,也逃不掉。
“饶命……饶命啊哈——”

 

第十八章 调教心得体会(2)

“写……要,要写不完了嘛……不,不要啊。”贞操带内的按摩棒,仍旧是不断地在对着诺霖的身体展开着侵袭。然而,即使小穴和菊花都被填的满满的,但是由于自己无法直接触碰那里的缘故,身体的一切权利,都被掌握在了那AI的手中。按摩棒的抽插频率控制的很好,显示屏上那快感指数的那一栏,永远维持在98和99之间的跳动,就是不给她高潮。
「今天是……第三天,主人要求着我们写下这三天的调教感想。我,我真的感觉到好羞耻啊。而且,还被戴着万恶的贞操带,和昨天所佩戴着的普通贞操带不同,这个贞操带里面还有着两根按摩棒,一根插着我的小穴,一根则是插入着后庭。我……」
“咿呀!”刚想犹豫措辞的时候,突然两根按摩棒一起攻击,不断地对着内壁展开着攻击,“求求你……不,不要……”与此同时,因为偷懒摸鱼的缘故,那些还在她胸口的机械手,也开始运动了起来,揉捏着她那可爱的小乳房。
“咿呀,不要,揪……乳首,啊啊啊——会,会变得,奇怪了,啊啊——我,我写,我立即写还不行吗……”由于自身是贫乳的原因,所以她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被揉胸,毕竟贫乳不仅胸部更敏感,被揉的时候也会感觉到更为羞耻,她立即拿起着桌上的笔,开始在那张A3纸上龙飞凤舞了起来。
“呜……为什么,要欺负我……”
不过,虽然诺霖嘴上总是显得那么一副委屈的模样,但是在纸上所写下的,则是完全另一种模样了。
「里面被填的满满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很是开心。也许我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子吧,竟然还会喜欢着私处被塞着的感觉。不过,看着旁边姐姐那满脸通红在奋笔疾书的模样,我估计,姐姐和我也一样,喜欢着这种感觉吧。毕竟,我们俩都是女孩子嘛。」
写着写着,她的脸上也不知道为何展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正当她要沉浸于写作的世界之中时,突然身下按摩棒的抽动,又一度仿佛要将她推入快感的巅峰。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要,要去了,不要不要不要……”她的口中发出了轻声地碎碎念,看着显示屏上自己那99的数字,仿佛后面有着无数的小数点在浮动着,要去了,真的要去了。明明带着贞操带,竟然还会这么不受控制的高潮。
「作为着主人的性奴隶,高潮的权利都已经不在了我自己的手中。这还是第一次有着如此的体验。内心中很矛盾,一方面有点感觉到抗拒,另一方面却也莫名的感觉到期待。」
她看着之前在纸上写下的这段话。
瞬间感觉到羞耻感要爆炸了,同时,那根体内的按摩棒突然停下了震动,就好似像没电了一般。明明,刚刚只差一点点了,却又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停下。
她敲打着,去抓着那条贞操带,然而金属的回响声,却无情的打断了她一切的想法。这根贞操带,牢牢地锁在她的股间,不给她任何解放的机会。快感指数从99跌下了98,预示着她又被控制住了高潮。
“可恶,可恶啊——”
“警告,请专心写作。”天花板上AI对着诺霖发出了警告,同时脖子上的项圈之中都放出了一道电流,给予了她小小的警告。
“呜……”
「显示屏上所写着的我的快感指数,一直在98到99左右浮动着,这种被高潮控制的感觉,在这三天的奴隶生活之中也体验了数次。这是姐姐很少对我做过的事情,我……我好奇怪。
明明嘴上一直在抗拒着这种玩法,昨天的时候甚至还偷偷想要自慰来发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这样被控制着的时候,心里却是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啊啊啊,好兴奋。一旦被高潮控制什么的,我感觉自己都好像是要坏掉了一样。」
没错,虽然表面上委屈的不行,但是一方面又感觉到无比的兴奋。当然,这些话她也只敢写在纸上,亲口说出来?哪怕是给诺汐看到了,她都会羞耻到爆炸的。
不行,绝对不可以给姐姐知道她有这种特别的癖好。
不对不对,高潮控制才不是她的癖好。
才,才不想就一直维持在这种边缘又不给高潮的阶段呢。脑袋之中乱成一团,这种快要高潮但又迟迟去不了的情况,简直是太折磨了。
“还有半小时时间。”而这个时候,天花板上传来了来自AI的无情提示。诺霖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什么?竟然只有半小时的时间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写了多少,也不知道是否能在3个小时内完成那1500词的“作文”。
自己的字迹十分潦草,她都不知道自己之前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没办法,为了赶速度,她又怎么可能像是平日里那般好好静下心来写字呢?
“加油啊,小霖。”突然,诺汐放下了手中的笔,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她直接躺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并伸了一个懒腰。原先至于胸口的机械手,也收了回去,暂时给了诺汐一点自由。
“什么?姐姐写完了?!”看到了诺汐放下手中笔的时候,诺霖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还有半个小时,她应该怎么才能凑完剩下的那些字,糟糕,时间不够……体内的按摩棒再一度的开始抽动了起来,这一次宛若着活塞一般开始在她的小穴开始抽插着,诺霖立即拿起了笔,准备着将最后的这一个段落给完成。
为什么,这个贞操带还自带抽插模式的。
精力都感觉到无法集中,每每被抽插一次,都能感觉到快感从小腹之中漫向全身,每一个字母对此时的她来说都显得有那么几分困难。
最后的半小时,要把这结尾段写完。
加油,诺霖·卡蕾娜,你可以的。
「奴隶的生活体验,对我这种出生在贵族家庭的大小姐来说,是绝无仅有的。虽然也曾和姐姐开玩笑说,以后想要当姐姐的性奴,被她饲养在笼子里过一辈子。但是……」
“是呢,我写完了哦,接下来就来看看小霖在写些什么了~”诺汐突然蹿到了诺汐的身后,想要偷看一下诺霖的心得体会。
“咿呀!姐姐,姐姐你干什么!”诺霖当即便是被吓了一跳,她立即用手捂住了自己身前的那张A3纸,不想让姐姐看到那些无比羞耻的内容。
“诶~小霖不想给我看看嘛~”诺汐嘟起嘴来,脸上表现出了几分不满,她凑在诺霖的身后,准备着从指缝间偷瞄几下诺霖究竟写了些什么。
“不,不给啊!姐姐,不准,不准偷看!”
上面的那些东西,她怎么可能会给姐姐看!
羞耻,字里行间满满的都写着羞耻。
这些心得体会,可不是她凭空捏造出来的,而是真真正正的,自己这三天来所思所想的一切。她绝对,一点都不想让诺汐看见啊!
虽然她知道因为双子姐妹的心灵感应,诺汐早就对她心里的小算盘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这种就好像是一层遮羞布一样,就算彼此心知肚明,但是一旦把这一层掀开……
“啊啊啊啊……”一想到这里,诺霖的脸颊就红的宛若熟透的番茄,眼眶之中泪水打着转,露出了一副极度委屈的模样。
会羞耻到钻进地缝里的!
最终,诺汐还是选择尊重了诺霖的意见,她乖乖地在一旁开始等待起了接下来的项目。
“两位都很好的完成了任务,那么接下来在午饭时间过后,将进行下一个项目,请二位绘声绘色地朗读二位所写的心得体会。”
“什么?!”

 

第十九章 调教心得体会(3)

阅读?阅读……
吃午饭的时候,诺霖也都显得有那么几分心不在焉,本来外观就不好看的食物,在这种心理作用之下,就显得更是索然无味。
羞耻的想法占满了她的内心,脑海之中满满的被之前写下的文字所填满。不可以的,这种事情绝对做不到的!这种羞耻的东西,要在姐姐的面前绘声绘色地朗读出来,不如把她杀了吧。
就算是在吃完午饭之后,诺霖也依旧是在轻声地嘀咕着什么。差点还不小心被绊了一跤,还算好诺汐及时将她搀扶住,才没有让她摔倒。
“笨蛋小霖,如果太心不在焉可是会被主人骂的哦!”诺汐抚摸着她的脑袋,在这段时间的生活之中,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在AI的监控之下。
“呜……姐姐,之后,不要嘲笑我。”
“嘲笑小霖?你是说之后阅读的事情吗?”
“因为……我,其实……写了很羞耻的话。事先说好,那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哦!那只是,只是我为了讨好AI,表现出我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才写的,有着添油加醋的成分,不代表我个人的想法!绝对!”诺霖如此的对着诺汐强调道,其实一开始诺汐也觉得没啥,毕竟作文嘛,有点添油加醋是肯定的,只不过被诺霖这么一强调,反倒是有了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嗯~”
“姐姐不准用这么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我——啊啊啊啊——”诺霖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然而由于着脚镣的存在,她还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那迷迷糊糊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是可爱。
在诺汐的搀扶与安慰之下,她们俩来到了书房内。
“请N071首先进行朗读,要求声音富有情感,吐字清晰,每读错一个字,按摩棒将会启动半分钟,时间会累计计算。同时,在N071朗读之时,N072将必须佩戴口球,同时按摩棒也会不断地抽动。”AI向着她们解释着这番规定,不禁令她们俩都感觉到了一丝绝望。
在诺汐朗读的期间,诺霖将会持续不断地被贞操带内的按摩棒给侵犯着,如果诺汐心疼诺霖,想要让她的妹妹少受苦的话,那么唯有快速地读完她写下的话,只不过,一旦加快速度,那么很有可能读错,然后就是自己将会被按摩棒所侵犯,按摩棒的抽插,会使得她更有可能读错,然后,这种时间还是会像滚雪球一般的累计起来,令她……
不行,怎么才能尽可能的让妹妹少受苦,又不让自己被按摩棒欺负的太惨。诺汐不禁感觉到了困难,只见两只机械手递来了她所写的那篇羞耻文章,同时也给坐在她旁边的妹妹戴上了口球。
“呜呜。”从诺霖那合拢的双腿之中,诺汐知道妹妹体内的那根按摩棒,已经开始对着她的双穴进行着抽插了。用来一个眼神安慰着她之后,她立即站到了书房之中,所有的灯一下子熄灭,窗帘紧闭,唯有投射下的聚光灯,打在了她的位置上。
看起来,就好像是在进行着特别的TEDtalk一般,只不过,演讲的内容,可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早就废除了奴隶制度的现今,奴隶仍旧是存在于世界的各地,而比起古时候那些用于压榨,帮贵族、国王等劳作的奴隶,现代的奴隶,则更多的是指性奴隶,是用于服侍主人,帮着主人处理着性欲的奴隶。身为着卡蕾娜家族的大小姐,我平日里的生活,理论上来说也与奴隶是没有什么联系的。虽然有时候妹妹会向着我开玩笑说,不如让自己成为着我的性奴算了,但是这也仅限于我们彼此之间特别的情话而已。”
诺汐平稳地读着自己的第一段文字,很好,语速平稳,也是尽可能地做到了绘声绘色,也没有读错任何一个单词。只要保持着这样,妹妹就很快能够解脱了。
“以前我们也曾一起幻想过,性奴隶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而就在三天前,我们便是来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别墅,开始了我和妹妹诺霖这长达10天的奴隶生活。”
“呜呜……”听到了诺霖的声音,诺汐不禁回头看去,只见角落里她妹妹的口中仍旧是发出着几声低吟,虽然看不清显示屏上的数字,但是诺汐也知道,妹妹此时的感觉并不好受,也不知道要维持着多久这种状态。
“N071,不允许长时间的停顿。”
“大小姐的生活,与成为性奴隶之后的体验生活,真的完全不一样。在家的时候,我有着一个衣柜的衣服可以穿,每天可以换上许许多多可爱的衣服。然而,在成为性奴隶之后,我被剥夺了,穿衣服的权利。”诺汐稍作停顿,还算好,因为考虑到1500个词实在是太难写,所以她就疯狂地在用这种无关的话语水字数,读起来的时候也倒是避免了羞耻感。
“在第一天,被带到了这里之后,我们就被强制命令脱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包括着内衣和袜子,也都全部被要求脱下。就算是现在,我的衣服也依旧是被锁在门口的保险柜里,恐怕在结束调教之前,我是不可能有着穿上它们的机会了。”
“在诸多种调教之中,我觉得,裸体一直是最能刺激人的羞耻感的调教。以前我也曾与妹妹诺霖一起玩过些许露出play,目的也是为了追求这种裸体时候所带来的心理刺激。而这种裸体的生活,又与往日的露出play,有着不少的差异。以裸体的姿势,做着那些平常的动作,仿佛世界的常识都倒错了一般,这种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微妙感觉,令我实则,相当的兴奋。”
读着这一段的时候,诺汐的语速已经明显有了下降,她看着后续写下的那些东西,每一个字读出来都是对着她的公开处刑,每一个词都可以让她在妹妹面前社会死亡。
不行啊……这种东西,读不出来啊——
突然,插在小穴内的按摩棒启动了,仿佛就好像是在提醒着她不要停下一样,她只能咬咬牙,抛弃掉了自己的羞耻心,开始读起了下面那些羞耻的“心得体会”。
原先只是想依靠着这些“心得体会”来凑字数,并且不让自己的作文显得空洞而又流水账,而现在,诺汐真的恨不得自己写下来的东西就是流水账了。
至少流水账读起来没有那么羞耻。
体内的按摩棒继续地在震动着,令她渐渐地都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不行,再不读的话,这种震动还会持续,同时妹妹也会被更长时间的折磨,她必须主动行动起来。
“全裸的感觉,就感觉仿佛在禁忌的深渊之中展翅翱翔,再加上这种强制的条件,则更是令我兴奋。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喜欢着这种暴露身体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直压抑着的情欲得到了解放。我一直觉得自己和妹妹诺霖不一样,像是露出play之类的,也都是一直催眠着自己只是想陪她玩而已,为了维持着我那虚无缥缈的姐姐的威严,但是实际上,会兴奋是真的,会享受是真的。我也喜欢着裸体的那种感觉。只不过,诺霖她比较享受的是露出时开放而又飘飘然的感觉,而我则是更为享受露出时的背德感,那种光着身子做着平日里那种平常的事情的倒错感,我……”诺汐一边读着,口中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AI用着项圈之中的电流进行着警告,她也依旧是不愿再提高声音。
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感觉到宛若着好像是在针尖上行走一般。自己所写下的每一个词语叙述,都好像是公开在对着她处刑一般。
“呜呜呜……我是变态……呜呜……”眼眶之中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接下来还有一大堆心得体会,她实在是感觉到一个字都念不下去了。
好羞耻,好害羞。
“我是姐姐诶,只是来陪你而已!”
“真空上课是不可能的!”
“才不像是小霖这么变态呢!”
这些她曾经说过的话语,也开始在她的耳边回荡了起来,虽然诺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只是喜欢在这种方面傲娇而已,但是也从来并不会真的强迫自己。姐妹间,总是保留着这种彼此心知肚明的默契。
而现在这么一出自爆了之后,她以后……
“呜呜呜……我,我是变态……喜欢……喜欢露出的变态痴女……如果能被强制全裸会感觉到很兴奋,我……啊啊啊啊——”诺汐觉得自己实在是读不下去了,于是直接将写下的稿纸一扔,并开始自暴自弃了起来。
“N071,请继续完成指令。”
“不读了。”她开始闹起了小脾气。
“N071,请继续完成指令。”AI再重复了一遍,并且加快了按摩棒的抽插力度,同时还在脖子上的项圈之中,放出了电流。
“啊……电,电我也不读,不,不读!”她拿起了那张写满着自己那羞耻的心得体验的A3纸,直接将其撕得粉碎……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第二十章 小皮鞭

“请随意惩罚我好了!我不想再读这种东西了!”诺汐倒在地上,眼角都不由得落下了泪水,她不断地抹着自己的眼泪,内心中感觉到极度的委屈。
身体内按摩棒的震动已经停下了,然而诺汐知道,这不过只是暴风雨前短暂的宁静而已。顶撞主人,违反规定的她,必将会遭受到严厉的惩罚。
身体上的痛苦可以忍受,毕竟她可以都在地狱之中走过无数次了。像是昨晚那样被打屁股什么的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是半吸血鬼,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唯独不行的,就是这种羞耻到极点的公开处刑。
还是在自己最重要的妹妹面前,说着那种话语。
“N071因为违反奴隶生活的规则,现将会N072一起执行惩罚,惩罚的内容,将由N072进行选择。”AI宣读着,同时也将诺霖直接放了开来,得到了解脱的诺霖,立即来到了诺汐的面前,本来想要安慰的,但是AI的催促之中,却没有给她们姐妹闲谈的时间。
眼前出现的转盘上,写着各种各样的惩罚项目,例如三角木马、打屁股、水刑等等,不过虽然看起来都很可怕,实际上并没有真正会伤到她们身体的内容。
“我……我开始了……琳娜大人保佑……”诺霖轻轻地转了转转盘,看着上面的指针旋转着,“希望只是轻一点的惩罚,希望只是轻一点的惩罚……”
最终,指针所停留的位置只写着“鞭刑”两个字。
“是……是要被鞭子打了……”
“还,还算好吧……”诺汐抹了抹泪水,仅仅是被鞭子打而已,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谢谢小霖,为我争取的这个惩罚……”
虽然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但是似乎也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姐妹俩在机械手的押送之下,就好像是犯人一样地被送到了一个空房间内,那里除了一些拿着鞭子的机械手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紧接着,两人的手按照着指示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手铐启动,将她们重新给吊在了天花板上。
“带着贞操带倒是有点好了,至少不用担心那里被鞭子抽了呢。”诺霖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贞操带这种东西,虽然真的被情欲控制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兴奋,但是作为少女最后的尊严和底线令她仍旧表示无法接受。
不过这种时候这个金属贞操带反倒是成为了保护着她私密处的道具,反倒是令她心中感觉到莫名的有点舒适?
“对不起……对不起小霖……对不起……”诺汐不断地碎碎念着,即使她想要故作坚强,但是泪水仍旧是不停地在她的眼眶之中直打着转。
“怎么了,姐姐。”诺霖稍微靠近了诺汐一点。
“都怪我……呜呜……小霖,小霖会讨厌我的吧……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机械手控制的鞭子落了下来,抽打在了诺汐那白皙的身体上,诺汐不由得颤抖了好几下,在眼眶之中打着转的泪水也随着她们的脸颊滑落。
“为什么,我不会讨厌姐姐的啦。”听着姐姐的哭声,诺霖感觉到甚是心疼,不过紧接着,机械手控制的另一条鞭子也随之抽打了下来,“啪”的一声,在她的后背上也落下了一道红色的鞭痕。
“因为,我……我害得小霖,被惩罚……呜……”
“都是奴隶啦,就不要在乎这些啦……而且,姐姐你忘记了吗,我,我其实不讨厌被抽打的感觉啦,咿呀——主,主人,轻一点,呜呜……”
诺霖的确不讨厌被鞭子抽的感觉,她甚至还主动要求过诺汐拿鞭子抽自己,只不过因为诺汐心疼妹妹,也压根不敢用力,只能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轻轻地用鞭子抽几下。到最后,诺霖也不想在为难姐姐,这种play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小霖……抖M……呀!”鞭子再一度地落下,打在诺汐的后背上,“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回荡着,诺汐不断地挣扎,然而由于双手被吊在天花板上,身体只能进行着很简单的移动而已。
“怎么了,难道,小汐讨厌抖M的我吗?”
“不可能讨厌呀……咿呀,好,好疼——”鞭子抽打在了诺汐娇小而又敏感的胸部上,令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断地摇着脑袋,以表示出几分害怕,“呜呜……小霖,小霖……”
“小汐讨厌被鞭子抽身体吗?”诺霖听着诺汐那娇弱的声音,不由得担心起了姐姐的身体。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更希望鞭子更多的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啪——啪啪——”又是几下抽打,这一次,倒是诺霖的小乳房遭了殃,连打两下,不断地。低下头一看,娇小的乳房上已经可以看到那两道红色的印记。自己就好像是一个不合格的商品一样,被主人用着鞭子给标记上了“X”的痕迹。
这种感觉,又是羞耻又是兴奋,所以说她才会想要被欺负。不过,具体到了诺汐那边的情况就不清楚了,根据着心灵感应的推断,诺汐至少是不反感目前的“惩罚”的,她只是看起来很纠结的样子。
“不,不知道……被打的感觉,很,很疼……”
全身都感觉到火辣辣的,在痛感之余还能莫名的感觉到快感。
心中所盘旋着的那团欲火不断地灼烧着她的情欲,她感觉到身体变得愈发奇怪了起来。被锁在贞操带之中的私处,仿佛在向着大脑渴求着什么。
“呜……我想……”声音略带着几丝委屈,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只是莫名的,渐渐也开始不抗拒被鞭打了。
好奇怪,身体被调教的越来越奇怪了。
诺汐也知道自己是个M,但是她自认为程度还是没有诺霖那么深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她逐渐感觉到自己的底线正一点点地被打破。
不对,更准确的说法也不是打破。
而是在AI的带领之下,更为清晰地了解了自己的身体。平日里姐妹间不会去主动尝试的,就连伊梦也都不会用于惩罚的一些play,正渐渐地被她们所接受。
身体,越来越奇怪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后背接连受到了三次鞭打,每一次的力度都好像是逐步在增加,最后一次甚至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在贞操带的保护之下,屁股上虽然并没有怎么感觉到很大的疼痛,但是反倒是令她愈发感觉到不满。
想要摘下贞操带,想要被抽打着屁股。
如果可以的话,更想要被抽打小穴。
那里是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无法想象,当鞭子落在那个地方的时候,又会有多少种感觉来冲击着她的大脑呢?
整个人又会不会在那一瞬间达到高潮,甚至舒服到昏迷呢?
不行不行,她感觉到自己的思考都变得不正常了起来。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会想要主动被抽打小穴呢?不对不对,绝对是这个环境令她的思维都不正常了起来。
“啪——”AI开始抽打起了诺霖,稍微给了诺汐一点点休息的时间。
“对了,姐姐,刚刚我被塞着口球,都忘记来问你了。姐姐你,为什么当时要撕掉那张纸啊?明明不是才刚刚读到一半吗?”
“这个……因为太,太……”
“因为太羞耻了感觉到读不下去吗?”
“呜……”诺汐点了点头, 同时鞭子再一度抽打到了她的身上,“那种东西……我,我一开始只是以为写完就,就行了,谁,谁知道……还要,读,读出来……”
当着妹妹的面,还要承认自己很喜欢裸体的感觉什么的,甚至还写出了什么想要裸着身体生活,享受背德感之类的话。
“我,我一点都不诚实……明明,明明经常陪着小霖玩露出,但是却自己从来都没有一次承认过自己喜欢露出。我,我是笨蛋……”
“口嫌体正直的小汐,我也很喜欢呢~”诺霖笑了笑,在这种时候她觉得应该好好伸出手抚摸一下诺汐的脸颊,然而手现在被吊在天花板上,也只能用话语作为安慰了。
“呜呜……好丢脸……明明,明明我是姐姐的说……”
“没事啦,小汐永远是我的小汐哦~如果小汐不想被别人知道的话,那么这就当作是我们共同秘密,怎么样?”
“呜……是秘密哦!秘密……”诺汐轻声地说着,被鞭打着的同时,她也变得越来越害羞,“小,小霖也说一个,补偿,补偿我!你,你在那篇文中,写了什么?”
“诶,我,我吗?”
“是……是的,只有我一个人念,念出来……太,太过分了!补,补偿我,我,我也想要知道小霖内心的想法。”
“我……很,很害羞的……”到了这个时候,诺霖反倒是羞红了脸,回想着自己放飞自我所写下的那篇心得体会,但是看着姐姐那满脸泪水的可怜模样,她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将自己写下的那些羞耻文字告诉诺汐。
毕竟,作为着姐妹,要同甘共苦才行。
……
“诶?原来小霖喜欢着被高潮控制吗?”诺汐一下子感觉到心头的雾霾一扫而空。她看着眼前的妹妹,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下一秒就又被鞭子给打了回去,但是从刚刚的话语之中,她的确得知了很多很多诺霖不曾对她说过的小秘密。
“呜呜呜……才,才不喜欢!绝对,绝对不喜欢……只是,被这么对待的时候会兴奋,会感觉到兴奋而已啦!”诺霖向着诺汐尽力地解释着,“不要……高潮控制……不可以的,咿呀!”在害羞的时候,突然落下的皮鞭,反倒是愈发刺激了她的羞耻感,身体不断地颤抖着,泪水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原来如此,又多知道了小霖的一点秘密了呢。”
“被小汐知道就不是秘密了……”诺霖红着脸,低下头去,“那么……扯,扯平了!小汐……也,也不要自责了,我,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怪罪小汐的!”
“嗯……对,对了小霖,我,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咿呀!”诺汐轻声地说着,只不过,某条不合时宜的鞭子,却又是打断了她说到一半的话。
“什么,什么请求呀?只要是,小汐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那,那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把,把我的内裤,锁,锁起来吧。以后的话,以后我也和你一样,真空出门……”
“诶?!”听到诺汐的这个要求,诺霖先是震惊,随即脸上又绽放出了笑容。没想到那个总是口口声声地说着什么作为女孩子的底线是一定要穿内裤的诺汐,竟然会真的答应真空出门的要求。
果然,这一次奴隶调教,还真的是有效果的呢。
“一言为定,小汐。”

 

第二十一章 姐妹的选择

“夜晚是自由活动时间,不要离开笼子里就可以。”结束了一整天的调教之后,AI也给了她们一点休息的时间。由于着半吸血鬼的特殊体质,她们身上被鞭子所抽打过的地方也基本恢复了,只有着洁白的表面上,还残留着一道道微红的印记。姐妹俩互相依偎在一起,看起来甚是惹人怜爱。
夜晚,什么调教都没有被安排,但是,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反倒是更为严酷的折磨。缺少了调教之后,大脑之中的一切思绪,都转移到了那条贞操带上。
“呜,小汐……”诺霖娇声地蹭着自己的姐姐,体内只感觉到有一团欲火不断地燃烧着。她想要发泄,想要顺从着内心的欲望,想要解脱。
然而,锁在她股间的贞操带,却是关上了那一扇天堂的大门。如果是普通的贞操带,那说不定还能忍受一下,就只是当成脱不下来的金属内裤即可。但是,诺霖身上的这一条贞操带,却既有着插入小穴之中的那根按摩棒,还有着贴在阴唇上的金属片。里面内置的那些情趣用具,令她几乎是一整天都维持在情欲高涨的状态之中。早上写作文时、下午被鞭打时,都不断地给她的下体带来着冲击。而现在,AI什么都不对她们做,反倒是令她完全无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身体好热,浑身饥渴难耐,只想要得到解脱。
“小霖,接吻吧?”诺汐也侧过了身,与她紧紧贴在了一起。贞操带,简直就是人类史上最恶劣的发明,她才不想成为什么“纯洁”的女孩子呢!
“嗯……”
姐妹俩贴在了一起,舌尖彼此交缠在一起,口中发出着可爱的“咕啾”声,一番激吻之后,舌尖还拉出着唾液的银丝。然而,这样亲昵的动作,反倒是使得两人的情欲变得愈发高涨。
“小,小汐……继续,继续……”诺霖的眼睛之中仿佛都充满了爱心,刚与诺汐分开不到三秒,她就已经感觉到无法再忍耐。
接吻,必须去与姐姐接吻。
至少,在接吻的过程之中,她可以忘却自己,沉浸于两人舌头的交缠之中。
“嗯……嗯啾……小霖~”
“小汐……再,再猛烈,一点……”
接吻的同时,两人那娇小的乳房都贴在了一起,彼此的乳首摩擦着,那姐妹间水乳交融的场景,无论是谁见了,估计都会鼻血横流吧。
只不过,这个别墅内,也只有她们两人。这般美妙的场景,也只有着她们彼此才能见到。
“小霖……嗯,啾……”也完全谈不上主动与被动,两人都在互相地爱抚着彼此的身体,试图着从那高涨的情欲之中得到解脱。
然而,她们的身体,却并没有她们所想的那么简单。越是这么接吻,她们越是感觉到身体之中变得无比饥渴,想要,想要,内心之中满满的写着“想要”这两个字。
“啊……”短暂地分开,内心之中又是感觉到无比的空虚。
“忍不住了……”
“好想要啊……”
姐妹俩抱在了一起,只能用手互相抚慰着彼此的身体,快感迟迟得不到发泄,她们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要坏掉了一样。
“小汐……呜呜……”
难受,身体之中的快感只有变得愈发强烈了起来。越是接吻,情欲就越是强烈。隔着贞操带,彼此抚慰着大腿的根部,那金属的贞操带也不断地碰撞着,甚至里面还可以听见按摩棒搅动着小穴的水声。
“啊哈……小汐, 不,不行……”
“揉我的胸……揉我的胸,求你了,求你了小霖!想要,我好想要,啊,啊啊啊——”她又一度吻上诺霖的嘴唇,身上好热,就感觉到仿佛有着无数的手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一样。
“诶,会,会揉大的吧……”
“还,还管这些干什么。快,快揉我,随便怎么蹂躏我,快,快点哈啊!”诺汐感觉到自己好淫乱,只想要愈发渴求着诺霖来欺负她,带给着她快感。
“嗯,嗯好,小汐,我也要……”
娇小的胸部,在彼此的手中互相把玩着。被情欲操控了大脑的姐妹俩,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欺负着彼此的胸部。
“啊,啊哈哈——再,在用力点!”感觉到妹妹的手在自己的胸部上揉着,诺汐不由得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胸部上的感觉,好强烈。
“小,小汐也是,不,不准松懈,哈哈哈啊啊!”诺霖用着自己的指甲轻轻一掐诺汐的乳首,同时两个人也靠的更近了。
“小,小霖~嗯哈啊——继续,抚摸,我——胸部,好涨,好舒服啊啊哈——”然而,这种舒适仅仅只是短暂的,一时间虽然感觉到情欲似乎得到了几分发泄,然而紧接其后的,则是更为愈发高涨的情欲。
身上都是汗,黏黏的。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发出着疲倦的喘息。然而,这些亲昵的动作,却是只有使得她们的情欲,丝毫没有起到任何的缓解作用。
必须,要小穴那边的才有感觉。
记得以前身体检查的时候,医生给的报告里面说过,她们姐妹的小穴都是极度敏感体质的,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其余的地方,无论怎么被玩弄,都没有高潮的可能性。
被锁住的小穴,被贞操带夺走的快感。
她们俩仿佛要哭出来一样。
“呜呜……我想要高潮……”
再忍耐下去,身体就要到极限了,会疯的,会坏掉的。思考都变得断断续续的了。诺霖捶打着自己的贞操带,小小的调整着里面按摩棒所插入的位置,被这么填的满满的很舒服,奈何就是被强行抑制了高潮的可能性。
“呜呜……”
笼子里的奴隶姐妹,传出着委屈的哭泣声。
“要不,我们俩去向着主人求情吧?”
“可是,主人不是机械论AI吗……如果是伊梦的话,她说不定已经饶过我们了。”诺霖的内心其实是很绝望的,她觉得那个机械论AI主人,只会照着剧本来调教她们,丝毫不会理睬她们的感受。
还是伊梦主人好,至少,她会关心自己和姐姐。每一次说着要惩罚,其实在“度”方面也能把控得当,至少,不会再进行这种魔鬼般的管理。
“不,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就算是机械论AI,也会根据我们的反应来对应计算出应急方案的吧?相信琳娜大人和薇娅大人,她们写出来的算法,肯定不会只知道欺负我们的。”诺汐抚摸着诺霖的脑袋。
“嗯。”
看着这个监禁着她们的铁笼,像是宠物一般的奴隶生活,也已经过去了四天。明明是贵族家的大小姐,却是享受着这种像是宠物一般被调教的日子。
什么所谓的少女的矜持,也都已经不想要了。
现在的她们,只不过是欲望的奴隶而已。
而为了能够更合理地发泄下自己的欲望,姐妹俩在无法继续忍耐之后,便是跪了下来,彼此异口同声地说着。
“主人,请您脱下我们的贞操带。”
一阵沉寂之后,AI很快便是有了反应。
“脱下贞操带是违反规定的行为,请问是否要继续执行。”
“是的,我,我再也不想被贞操带锁着了!”
生怕着AI听不见自己的请求,诺霖还不由得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AI沉默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运算着什么。
每一分每一秒,体内的欲火就会再多燃烧几分,姐妹俩坐立难安,但是依旧是保持着十分恭敬的模样,毕竟,现在的她们是奴隶。
“由于提出了违反规定的要求,经计算需要给予惩罚。而惩罚模式,接下来会有两种调教方案供二位选择。”就在这个时候,AI发话了。
“一,继续进行高潮管理,每天给予1个小时的放松时间,其余时间,包括睡觉时间都必须佩戴贞操带。”
姐妹俩不禁瞪大了眼,光是戴着一天贞操带就已经够难受了,还要一天24小时之中,23小时都要戴着贞操带?
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的!
撑不到10天,她们的身体绝对会坏掉的。
“二,以后不再进行高潮管理。取而代之的,则每天将接受更高强度的调教,并且每一天都会进行一次惩罚轮盘。”
“第二种,第二种!”姐妹俩如此说着,不再进行高潮管理,对于今天苦苦忍耐的一天的她们来说,简直就宛若着最大的福音。
人就是这样,曾经有人说过,如果你觉得屋子太暗,直接说想要开灯的话,肯定会有人来反对,但是,如果你说把屋顶拆了,他们肯定就会来说不如开灯得了。
如果直接和卡蕾娜姐妹说着要进行这种高强度的惩罚调教,即使这对姐妹再怎么抖M,但是也绝对不愿意的吧!
然而,你要是先和她们谈起要进行每天23小时的高潮管理,等她们一下子慌乱之后,再开始对着她们说有着第二种不用高潮管理的选项,她们现在可别提有多激动了。
“好的,接下来会进行第二种调教模式,请平躺躺好,会摘除二位的贞操带。”AI毫无感情地说着,几只机械手从铁笼之中钻出,伴随着锁扣的“啪嗒”声,诺霖和诺汐的贞操带,也算是解了开来。
“呜……”
机械手将贞操带从她们的体内摘下,按摩棒的尖端还拉出了一条爱液的银丝。被这种插入式贞操带玩了一整天之后,连小穴都还是红红的。流着爱液的模样,令人不由得很想舔一口。
“终于,解脱了呢……姐姐。”诺霖长舒了一口气,一想到以后也不用穿着贞操带,她就感觉到非常的舒服。
虽然内心之中觉得被高潮管理的时候会感觉到兴奋,但是因为着自己的魔女体质,长期不给她高潮就是对身体的折磨了,偶尔一两个小时还行,整整一天的高潮管理,她身体完全吃不消的。
“不准对我高潮管理哦,小汐,不然我会生气的!”诺霖又对着诺汐强调了一番,“呜,一定……一定要的话,不准超过两个小时,这是我的底线!”
“知道的……更何况,我也管不住你……”诺汐苦笑了一下。每每看着诺霖那娇羞可怜的模样,她就忍耐不住想吃掉她了,高潮管理什么的,即使已经有快感手环,对她来说也很难做到吧。
毕竟自己也不是个S。
“姐姐最好了~”诺霖依靠在了诺汐的腰间,“小汐~自由活动时间,做一次吗?人家可是~饥渴死了~”她将自己的大腿缠了上去,诱惑着眼前的诺汐。
“这个笨蛋丫头又在诱惑姐姐。”诺汐也很快回应了过去。
“忘记了,小汐其实也是个小~受~呢~”诺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用手轻轻一挑诺汐的乳头。
“嗯~看来得要好好教育你一下才可以了呢。”诺汐反手握住了妹妹的手腕,一个起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今晚欲求不满的小丫头想要什么姿势呢?”
“69……可以吗?”被姐姐压在身下之后,诺霖不由得心跳加速了起来,啊,似乎已经好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普通而又寻常的感觉了!
“那就如你所愿吧~不过,我得在上面哦~”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8+

《双子大小姐的奴隶生活(17-21)》有3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