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

“恩……”

叶青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在昏暗的火光之下,原本涣散的瞳孔重新开始聚焦。

“嘶——”

火辣辣的刺痛感突然之间遍布全身,原本还因为刚苏醒而有些迷糊地叶青顿时精神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道狱门,黑漆漆的金属长条在外界的火光之下反射出几抹亮光,四周都是青黑色的砖墙,墙面上还画有玄妙的道纹,不时发出荧光,为这昏暗的牢房增添了几分光亮。

叶青下意识地想要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已被一道铁索捆住双手,另一头吊在了天花板上,自己踮起脚尖才勉强碰到地面,长时间拉扯产生的痛感让叶青觉得仿佛整条手臂都不是自己的。

‘我这是,怎么了?’

伴随着大脑轻微的疼痛,叶青慢慢想起了缘由。

叶青乃是蛇族之人,但幼时不幸丧失双亲,沦为孤儿,所幸得当时的凤凰族少族长凰北侯收留,才摆脱了流浪的艰苦生活。凰北侯待叶青不薄,不仅给予栖身之所,还教授修仙之法,后来凰北侯接任族长,还将叶青作为贴身侍卫带在身边,叶青自己对于凰北侯自然是忠心耿耿的。

不过后来真仙陨落,其弟子陈政归国称王,依靠在其兄陈蛟治理下强盛的国家以及其自身真君巅峰的实力,不断吞并他国,吸纳各中小门派,如今已经成为神州最为强盛的国家了,前几年陈政又领悟了【道法天】,对外侵略战争更加频繁,凤凰族所统治的周国就因此被其吞并。

作为国君的凰北侯虽然表面上对陈政俯首称臣,但暗地里早就在招兵买马了,而作为其众近卫之一,叶青听从了凰北侯的命令,潜入皇宫,欲打探情报,如果有机会,刺杀之亦无不可。

叶青自然没有愚蠢到以为自己可以杀死当今最有望成为下一位圣人的陈政,可谨慎如她,也依旧被皇宫禁卫擒获,最终被押入大牢。

叶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是叶青自夸,自己这具身体完美继承了蛇族身形高挑的特点,纤腰不留一丝赘肉,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多年修道,肌肤紧致光滑,如美玉一般不存丝毫瑕疵,常年习武再加上坚毅的性格,略显锐利自傲的眼神也为其增添了几分韵味,若论美貌,凰家内所有女子包括仆从,也就只有凰北侯的嫡女能胜过叶青了。

但此时叶青的身体却是伤痕累累,长鞭在其身上留下无数瑕疵,胸前那对雪白的玉兔儿也未能幸免,穿过伤痕甚至能清楚地看见胸内的血肉,可人的脸蛋还被烙铁留下刺眼的疤痕,被烤焦的皮肉一块一块的,甚是可怖。叶青虽是大能,但在被封印束缚的如今,灵力停滞,哪怕是不慎划破皮的小伤也只能依靠身体自身自愈。

“那狴宪章还真是不留情啊。”叶青咬牙愤恨道,脸颊用力却又引得面部一阵剧痛,“不过,就算这样,也别想从我这套到半点情报。”

嗒,嗒,嗒,嗒……

“这么说,连爱卿也无计可施吗?”

平缓甚至有些无情的声音伴随着规律的脚步声缓缓向叶青靠近,这声音极具磁性,但叶青却听得有些毛骨悚然,甚至还打了个冷颤。

想罢,一道身影挡住了狱门外的火光,光线的突然变化让叶青有些目眩,但还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模样。

无情,这是叶青对此人的第一印象。深邃的眼神古井无波,宛如一潭死水一样看着便瘆人,面容相当白净,与那声音一样让人看不出男女,似有女子的阴柔,又有男子的阳刚,一身玄色衣袍与阴森的大牢格格不入。

“这就是那贼人吗?”

“正是,臣办事不力,未从贼人口中得出任何有用的情报,望陛下责罚。”

他,就是秦王?就是那毁灭了生养自己的周国的秦王?

叶青从未见过陈政,但对他却是恨之入骨,凤凰族是历史上第一位接待仙祖的种族、大周是神州第一个建立的国家,不论哪个种族、哪个国家都要对周表现足够的敬意,可陈政却全然不顾,心中只想着扩张领土、统一神州,为此屠戮无数人民,毁灭大周,此亡国之恨叶青做梦都想报。

“此非卿之罪。”陈政慢慢走近狱门,轻轻一碰,门上禁制便被解开,“爱卿先至大牢门外等候吧。”

“是。”

两根粗大犬牙向上突出嘴巴的狴宪章面目狰狞、不怒自威,但在陈政面前却是表现出了彻彻底底的恭敬,与拷问时完全就是两个人。

陈政走近了叶青,无言地看着眼前这被束缚的女子,眼神仿佛彻底穿透了叶青一样,让叶青很不自在。

叶青自然也是接机看清了陈政的容貌,如传闻一样的难辨雌雄,叶青甚至从这张脸上看到了有点熟悉的面孔,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哼,名号响彻神州的秦王,就是你这阴阳人?”

叶青的讥讽没有引起陈政的一丝变化,甚至眉毛都没动一下。

陈政静静地看着,突然抬起了手,伸向叶青血淋淋的身体。正当叶青以为陈政要开始拷问自己的时候,一阵温暖的触感慢慢在叶青皮肤上游走了起来。

温润的灵气被陈政从伤口灌输入体内,犹如游蛇一般在叶青的经络内游走着,舒适感顿时充斥了叶青的身体,刺痛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消退着。

“你的主人,还真是有块宝啊。”陈政终于开口对叶青说了第一句话,“受到如此刑罚,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如此忠心,孤也羡慕啊。”

“什,你这个阴阳人到底想干什么!”

在刚见到陈政到来时,叶青就做好了要被严刑逼供的准备,但陈政却没有像料想的那样羞辱、折磨自己,相反还为其疗伤,语气中带有一丝欢喜。

“哼,见硬得不行想来软的?”叶青厉声喝道,“阴阳人,我告诉你,你休想让我说出半点情报!”

陈政依然没有说话,慢步绕到叶青的身后,玉指轻轻滑过叶青光滑细腻的后背,惹得叶青一阵发抖。

“呵,你有执念呢。”没有任何预兆,陈政从后方抱住了叶青的腰肢,轻薄的布料不时摩擦着叶青,“很好,这很好,我辈修士就应该有执念。”

“你到底,在说什么?”

叶青的心里突然升起满满的恐惧,从见面到现在,陈政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点莫名其妙的,难辨雌雄的平稳声线在叶青耳边回绕,更让人感到恐惧。

陈政怀抱着微微发抖的叶青,脸就靠在叶青的发丝间,轻轻吸了一口气。

“你若是不愿说,那也无妨。”陈政轻唇围起,在叶青身后耳语道。

陈政的双手慢慢上移,叶青的不大的胸部全部被收入掌中,轻柔地揉捏了起来。

“唔,恩,你到底,恩啊。”

陈政娴熟的手法让叶青情不自禁地放松了身体,手指每一次的按压,都仿佛按在敏感点一样,明明内心对他充满了厌恶,可身体还是条件反射似的有了感觉,胸部的触感却在不断向大脑扩散,曾经那个令人厌恶的形象开始逐渐模糊了。

“唔,呜呜,胸部,好奇怪,恩。”

叶青的身体逐渐开始发烫,身外的双手与体内游走的灵力相辅相成,刚刚恢复的皮肤也染上了绯红,胸前粉红色的小葡萄充血挺立起来,陈政分出两根手指捏住,温柔地揉搓起来。

“恩!不,不要,啊啊!”

突如其来的微弱电流从小小的乳头向身体扩散,叶青下意识地想要夹紧双腿,随着身体一阵颤抖,陈政也终于放开了双手,重新走到了叶青面前。

此时的陈政依旧是满脸的平静,一双杏目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轻轻喘气的叶青,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因为对自家主君的仰慕,叶青从未与任何人双修过,但这不代表她对合欢之事完全不懂,虽然刚刚的小高潮确实让她的肉体有愉悦之感,但内心却还是充满了厌恶,同时也有一丝疑惑。

‘秦王践祚以来已快接近百年,但一直没有立后纳妃,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怎会看上自己呢?’

“你,知道仙祖吗?”

陈政冷不丁地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仙祖,那是人们对于五千年前创立仙道之人的尊称,哪怕是凡人也听过他的威名,更何况修士。

“当然知道。”

“那你可知为什么,仙祖没有留下子嗣?”

“这……”

见叶青答不上来,陈政也没有继续说,微微俯下身子,脸贴在叶青的小腹处。

对于陈政的奇怪举动,叶青自然想要大力挣扎,但不知是刚才高潮的原因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刚被治愈的身体竟使不出多少力气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微微湿润又带有一丝瘙痒的触感让叶青瞬间明白了陈政在干什么。

‘他在舔我!’

湿润的水痕从小腹处慢慢上升,很快便来到了尚还敏感的胸部,灵巧的舌头在淡粉色的乳晕上打着转,才经历完高潮的叶青哪里受得住,稚嫩的阴户渗出蜜液,但被束缚的如今也只能微微摇晃身体,根本无法逃离陈政。

晶莹的水痕终于延伸到了叶青的脖子,陈政紧紧抱住叶青的身体,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着,不留一丝缝隙。

“嘶!”

被穿刺的微妙触感突然出现在脖子上,看着终于离开了自己的陈政,叶青的瞳孔猛地缩成了一点。

‘那嘴里的是,毒牙?’

微微张开的嘴唇内,叶青勉强可以看到两点白色,那东西她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身为蛇族的自己天生就有的,但是,从没有人听说过,龙族也有毒牙。

脖子的触感没有骗人,叶青激烈地向陈政质问着,手上的锁链因挣扎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你到底给我注入了什么?”

“……你知道,合欢术是何人所创吗?”

“我问你呢!你到底给我注入了什么?”

陈政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

“咕,初圣。”

叶青恶狠狠地看着陈政,其实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初圣创造的,但初圣作为神州与仙祖齐名的修士,答对的概率还是稍高一点的。

“没错。那你知道,初圣为什么要创造合欢术吗?”

“够了!先告诉我!”

陈政再次走近叶青,一只手探入叶青双腿之间,叶青刚要夹紧双腿,却发现脚踝不知何时被道纹缠上,动弹不得。

两根手指插入尚无人探访过的阴道搅动着,灵活的手指按在阴道内的息肉上,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的叶青只觉奇怪,但这奇怪的感觉又充满了诱惑,不断吸引着叶青的身体。

就在叶青差点又要泄身的时候,陈政迅速拔出手指,将被淫液沾湿的手掌抬到叶青眼前,半透明的淫液在微微分开的手指之间搭起桥来。

叶青看着陈政的双手,只觉脸红,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变得那么敏感。

“是淫毒。”

话音刚落,陈政那一身玄色长袍瞬间变作无数光点,消散在了空中,完美符合黄金比例的身体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视线,婀娜的身体线条任谁都为之着迷,但叶青却被陈政身下之物吸引了视线,一根粗大的阴茎挺立在双腿之间,凶猛的模样与优美的身材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浑然天成。

没有任何话语,陈政抓起叶青纤细的腰肢,准备多时的阳具对准了淫液已流至大腿的阴户,直接插入了进去。

“啊!不要,好痛!”

到底还是处子之身,哪怕有淫毒改变身体,破瓜之痛依旧难以忍受,鲜红的血液从阴茎与阴道的缝隙处流出,大滴大滴的眼泪也从叶青的眼眶落下。

“唔恩,痛楚在,减弱?恩啊啊。”

被注入体内的淫毒的作用逐渐开始显现出来了,阴道被强行冲破的痛楚正一点点被化为快感。陈政弯下腰,嘴巴刚好贴在叶青的胸脯处,牙齿轻轻咬住乳头,在不会引起痛感的情况下不断给予叶青以刺激。

陈政腰部的动作还不算太快,这让初经人事的叶青好受了不少,狭小的阴道渐渐习惯了外来的异物,形状愈发贴合。

‘唔,下面,好奇怪,唔啊啊……啊,可是,不讨厌,啊又来了啊啊!’

樱红的肌肤代表着叶青的身体已经彻底发情了,小穴的爱液分泌得越来越多,砖石地面都积起了一个小水滩。陈政开始加快速度了,嘴上对于乳头也从刚才的摩擦变成了吮吸,息肉被肉棒拉扯着,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如潮水席卷了叶青的大脑,心里除了快感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

“唔……唔……啊呀呀……下面,奇怪的感觉……唔……要来了啊啊啊……”

毫无掩盖的声音回荡在大牢内,叶青也慢慢恢复了些许理智,放荡的回声传入耳朵,本就泛红的俏脸更加红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一阵虚弱感席卷了叶青的全身,叶青只能大口地喘着气。

‘第一次,竟然,交给了这样的人……等等!’

叶青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猛地瞪住了陈政。

气息平稳,不见一丝疲态,反观自己,气力虚浮,比之幼童都要羸弱。

“你难道!”

没有给叶青任何喘息的机会,陈政再次动了起来,动作比之刚才更加激烈。

“唔啊……等……等等!恩……不要这么……咿呀……激烈……”

“意识到了吗?”

声音不再尽是平静,有悲哀、有戏谑、有决意、有疯狂,尽是执念。

“凡人通过修炼,提升自身的生命力,经历第一次天劫,踏入修仙之路。”

“而从踏入这条路的那一刻起,凡人求生的本能在修士的身体内就被不断加强了,毕竟修士提升,就是生命力的不断提升啊。”

“但生命不会凭空产生,它需要吸收才能壮大。就像大鱼吃小鱼一样,更强的生命在遇到更弱的生命时,会本能地吸纳它。”

听到这里,叶青终于明白陈政到底想做什么了,发疯似的晃动身体,乞求着体内那还在不断撞击的阳具的离开,但这完全起不到作用,甚至因为自身的运动,导致阴道内的快感更加强烈了。

“仙道的诞生,就源于机缘巧合之下,仙祖于被欺辱中将欺辱者的生命夺走,方才步入练气境。”

“正是因为仙祖步入了练气,他才能发明练气法,但作为第一位修士,他也不知如何遏制自身的本能。”

“在凤凰族的领地内传道时,他也曾有为之动心的女子,但是,一旦他们在一起了,便必有一方为另一方而死。”

肉棒如攻城锤一样不断冲撞着叶青的花芯,但早已发情的身体再加上淫毒的功效使现在的她不再感到痛感,相反,随着花芯不断被撞击,酥麻的快感也不断冲击着身体,从大脑的脚趾,没有一处不被快乐的海洋淹没,叶青的精神也越发混乱,陈政的话语越来越模糊。

“这个问题一直到初圣时期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那个时期的正道修士没有一人有婚配,就算有,在一方修炼后,也不会再有夫妻之实。”

“但邪修可不会在意这些,强行囚禁异性,哪怕是境界比自己强的,也会用药物等手段使其实力弱于自己后与之交欢,夺起修为。”

“初圣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创造了合欢术,使得天下修士都有追寻真爱的机会,被邪修抓走的人也不会快速死去。”

“但是,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少邪修不使用初圣的合欢术,因为,杀鸡取卵式的交合,才能最快地提升啊,为此,他们甚至开发了专门夺人生命的合欢术。”

放荡的娇喘充斥了整座大牢,叶青失神地微微吐出香舌,青绿色的眼眸也彻底失去了光彩,身下仿佛要贯穿身体的大肉棒给予了她超越大脑承受范围的快感,此刻的叶青已经彻底沦为快感的奴隶了。

“啊……好舒服……啊啊……又,又要去了……唔啊啊啊啊啊!”

叶青的身体痉挛似的颤抖,强烈的快感比之前更加强烈,而其本人,也在这次高潮过后,更加虚脱。

“啊……不要,不要停下……我……贱奴还要……更多啊啊啊啊!”

陈政抱紧了发狂的叶青,两具雪白的优美肉体紧紧贴合着,束缚叶青的锁链已经被解开了,但她没有逃,她不会逃,两人在大牢之内不断尽情地交欢着。

这淫靡的景象,将会持续到一方永远不动为止。

……

无情的君王走出牢狱,红润的脸庞、平稳的呼吸,没有人能猜得到他刚刚做了什么激烈的运动。

“狴廷尉,进来吧。”

声音穿透了大牢,在外面等候多时的狴宪章低头走了进来。

狴宪章看了看大牢内干瘪的尸体,灵力、气血、魂力,没有一丝一毫被留下来,此人所有的价值都被榨干了。

狴宪章看了看缓缓走向大门的陈政的背影,眼中多了几分恐惧,他也是大能,他知道身为大能的叶青有多么强盛的修为,但此时陈政的修为却与刚刚进来时一样,犹如往大海滴入一滴水,没有任何变化。

“狴廷尉。”陈政突然停下脚步说道,“过段时间,会很忙的。”

“望陛下恕臣愚钝,不明陛下圣意。”

陈政转过头去,看着正躬身对自己行礼的狴宪章,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凤凰族,要造反了。”

图书馆精选[AD]
山紫水明
Latest posts by 山紫水明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牢狱》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