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汐儿被捕记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汐儿被捕记
九霄龙嘤惊天变
Latest posts by 九霄龙嘤惊天变 (see all)
”不适宜内容警告”
当前文章含有触手内容,请确保拥有相关接受能力

以前自己写过一个关于龙的故事,后来太监了。这篇文章是当时写正文的时候忽然有了兴致而写的。算是一个番外,独立性还蛮高的,大概不需要知道正文设定也没有阅读障碍。

关于龙族完整的设定和故事,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写完的

1
在龙的数量已经非常少的现世,龙族大多化作人形加入了人类的社会,与人一样生活着。尽管如此,大家还是知道龙族的存在。但是,白龙的数量远少于其他龙族,几乎已经被公认为一个已经灭绝的种族。
实际上,汐儿知道世界上还有白龙,因为她就是一条罕见的白龙。她的族人早已融入了人类的生活。即使是汐儿,也不知道世上其他的白龙家庭,也没有其他龙或人知道她的身份。白龙的魔法大多被用于自保而不是伤害,所以白龙的身份很难被他人发现。
但是这天,汐儿注意到自己被跟踪了。当然,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鬼迷心窍的坏蛋。汐儿皮肤白嫩姣好,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她穿着淡蓝色的水手服,正从学校走回家。脚上是不到膝盖的白色中筒袜和褐色学生皮鞋。这样的少女成为被跟踪的目标并不奇怪。汐儿完全没有必要怀疑对方知道自己的白龙身份。
汐儿被跟了整整一路。对方的隐蔽工作其实做的很好,若是普通的少女绝对不会意识到自己被盯上了。但白龙的感知力远非正常的少女可比。汐儿就这样被跟踪着快走到家了。前方不远处就是家门口。虽然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就这样让人知道了自己的住处并不是很好。于是龙少女决定给跟踪者一点儿颜色看看。汐儿突然转身向后飞去。她知道跟踪者就在躲在拐角处。跟踪者现在一定大吃一惊吧!汐儿心想。然而,就在汐儿快到拐角处时,跟踪者突然窜了出来,迎着汐儿冲来。一个人类如果就这样冲撞身为龙的汐儿,一定会被撞得粉身碎骨。汐儿赶紧收手停下,对方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手持一个黑东西就向汐儿刺来。汐儿不想伤害对方,只得伸出一只手开启了一个魔力护盾。谁知,那黑色的东西如同划过空气般穿透了护盾,在那一瞬间汐儿才看清这东西的真面目——破魔黑曜石。
汐儿赶紧借助魔力后跳,躲过了那一击,随后没有战斗经验的她扭头就跑。然而对方的行动也十分迅速,在汐儿转身想跑时向前一跨,伸手擒抱住了汐儿。“啊!”汐儿娇叫一声。常年有白魔法护体的她从未被他人这样接触过身体。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就这样无视她的魔法,紧紧搂住了她的腰肢。而当汐儿想要呼救时,对方又换作一只手搂住腰,另一只手捂住了汐儿的小嘴。汐儿奋力挣扎着,但常年依靠魔法防身的她,一旦魔法失效,近身战斗能力就甚至不如人类的女孩子。汐儿徒劳得扭动着身体。她闻到一股奇怪而刺鼻的气息。但这短短一分钟内发生的实在太多,龙少女完全没有时间思考。她又挣扎了几下,渐渐感觉全身脱力,眼皮也不知不觉地合上了。汐儿就这样昏睡在了对方的怀里。龙少女被抓住了。

2
过了不久,汐儿醒来了,但她的眼前一片漆黑,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她的眼睛。汐儿想伸手把它摘掉,但双手已经被绳子束缚在了背后。她想要喊叫,这才发现嘴里也被塞着口球。可怜的龙少女双腿并拢被紧紧捆住,双臂牢牢缚在身体两侧,双手被拉到背后死死绑住。各处的绳结被巧妙地连在一起,使少女无论如何用力都丝毫不能动弹。更有股绳穿过汐儿的下体,使她只要稍作挣扎,绳子就会深深嵌进她未受过开发的私处,刺激得她不由得扭动起身子来,又带动着绳索嵌得更深,形成循环,折磨得少女满面泪水,口水也从无法合上的嘴里流了出来。
汐儿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车里。她能听到引擎的声音,感到身下的移动。看样子自己是被绑架了,正在被运往很远的地方,而且是劫色。对方还很了解自己,至少知道自己会使用魔法,所以准备好了黑曜石破除她的魔法防御,配上麻痹毒素。想到这里,汐儿开始尝试用魔法移除身上的捆绑。身上的绳子感觉不到任何魔法气息,似乎只是普通的、人类制造的物体。然而,汐儿发现自己的魔力一旦放出就瞬间被全部抽走了。她聚集起所有残存的注意力想破坏身上的拘束,但她集中精力聚集起来的魔力,本该作用于绳子,却莫名地在她放出后就被吸收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是的,一定有什么在吸收自己的魔力。汐儿意识到她的脖子上多了点什么。那是一个项圈。似乎魔力都跑到那东西里面去了。汐儿不明白这是什么。她虽身为白龙会一些魔法,却常年融入人类社会,对魔法物件知之甚少。但眼下这个项圈很明显地吸收了她所有的魔力。汐儿不论怎样尝试都放不出哪怕半点魔法。没有魔法的汐儿只能束手无策地躺着,继续被捆着。汐儿在龙生中第一次感到了彻底的绝望,泪水不住地涌出,下体还饱受着摧残。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车上度过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车终于停了下来,少女已经几乎要失去意识。
“啧啧,流了这么多水,真是个好色的货色。”一个声音这样评价道。确实,当汐儿被从后备箱里“拎”出来时,她原先所躺的地方已经湿答答的了。汐儿的身体很轻,那个人轻松地把汐儿扛进了屋内。他把汐儿往一张床上一扔,把门一锁,就离开了。

3
汐儿只知道自己被换了个地方,身上的束缚一点没有减少。她已经绝望到麻木了,现在不过换个地方继续躺着而已。汐儿原本在学校里贵为校花,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为白龙的雪白皮肤和国人皆控的一头白毛,也是因为她的聪明和优异的成绩。眼下的她却早已无法思考,只是翻着白眼,嘴里和下身慢慢地流着水。然而,即使深陷这样的绝境,聪明的她还是慢慢察觉到了一些变动。现在屋子里只有她一人。脖子上的项圈不知为何,力量慢慢变得衰弱了。她的魔法似乎可以使用了。少女绝不会让机会就这样从眼前溜走。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使用分解魔法,破坏掉了股间的绳子。没有了股绳作乱,汐儿的意识很快就全都回来了。她集中精神一举破坏掉了全身的绳索,然后摘下了眼罩和口球。“呼——”做完这一系列举动的汐儿娇喘着,这几个小时的体力消耗太大了,她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浸湿了。汐儿赶紧用治疗魔法给自己的下体疗伤,并恢复自己的体力,准备接下来逃跑。
没过多久,汐儿感觉下身已经没有那么敏感,力气也差不多能走路了,就马上下床准备离开了。绑架自己的人随时可能回来,所以少女打算只要能动了就赶快走。门被锁上了,但不要紧,汐儿还是只要用基础的分解魔法,把锁拆掉就好了。轰的一声,门锁落地,汐儿正好开门,突然一直机械臂向她伸来,抓住了她的右手。
“快放开我!”汐儿急着要走,却被机械臂拉回房间里。汐儿身体还很虚弱,刚释放完分解魔法,没有魔力再次使用来分解掉这只机械臂。“这点就想拦住我吗?”虽然不能分解,但汐儿退而求其次,用念动魔法打开了机械臂的钳子,使自己脱了身。
然而,忽然又有一支机械臂向她伸来。汐儿赶紧也用念力控制住了那支手臂。汐儿突然发现这些手臂也是被他人的念力控制的。也就是说,它们正在与她进行一场魔法对抗。
汐儿从小到大从未遇到过其他魔法生物或道具。虽然毫无实战经验,但汐儿确实有着优秀的资质。被削弱的她仍占着上风。但是,第三支机械臂伸了出来。汐儿这下要一对三,慢慢开始力不从心起来。机械臂与她的距离开始逐渐缩短,张开的钳子马上就要咬住少女白嫩的手臂。“我绝不能就在这里输掉!”汐儿大喊一声给自己打气。果然就集中了许多,机械臂慢慢被她控制住,退去了。“不可能!”汐儿忽然惊恐地发现,第四支手臂向她伸来了。“可恶!”她这下要一对四。。等等!
天花板上藏着更多的机械臂,晃动着,似乎在嘲笑汐儿。
汐儿明白了。这其实是房主给她开的一个玩笑。机械臂的数量一点一点地增加,只是为了捉弄她,让她觉得自己好似有机会赢。实际上,她早已是笼中鸟,只是在让人看笑话而已。那些机械臂似乎也察觉到汐儿看到它们了,于是便一拥而上。
汐儿绝望了,任凭机械臂将她拉回了床上。她的双手被死死夹住拉向床的两边。大腿被拉开,然后小腿和大腿被并在一起,呈M字型,将毫无保护的下体暴露于无数的机械臂前。机械臂无礼地扯掉了汐儿的短裙,然后没有脱掉汐儿湿透的内裤,而是在她的内裤上撕开了一条缝,使阴带全然暴露在空气中。汐儿只能眼睁睁看着机械臂把自己的私处暴露出来。
随后,一只带着一个转轮的机械臂伸向了汐儿。汐儿看到转轮,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机械臂还故意将转轮伸到汐儿眼前调戏她。汐儿闭上蓝色的双眸,静静地等待着。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转轮挨上汐儿的阴带时,她还是忍不住娇叫了出来。这时,一个带着摄像头的机械臂伸了过来,将镜头对准了汐儿和她的阴带。汐儿强忍着不要高潮,但几分钟后,她还是对着镜头无奈地喷起了水。“不要。。不要。。快放开我。。”汐儿无助地求饶着,但转轮却越转越快。汐儿慢慢地说不出完整的字句了,只能嘤嘤地叫着。年幼的龙少女就这样被关在无人知晓的房子里,下体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被录着像。汐儿完全没有机会集中精神使用任何魔法了。她像喷泉一样喷着,喷得鞋子、白袜上到处都是,然后双目翻白,小脑袋往后一仰,便完全失去意识了。

4
当汐儿再次醒来时,已被机械臂带到了一个新的房间。汐儿发现自己正踮着白袜脚站着,皮鞋已经被脱掉了。双手举过头顶被绑在一起,由一根绳子连到天花板上。早就失去保护作用的内裤被脱掉了,水手服被向上撩起,堆在双乳以上,使得少女的双乳和腋下及以下全部暴露出来,也就是说身上虽然还有水手服和袜子,但汐儿所有的隐私部位已经暴露无遗了。汐儿身上唯一的被捆绑处只是头顶上的双手,但这一小小的绳结连在天花板上,将少女的身体拉得笔直,丝毫不能动弹。“如果这就是唯一的绳结,那么我用魔法。。”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呢?汐儿意识到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又开始工作了,她的魔法又被项圈全部吸收了。汐儿无奈地摇摇头。自己完全不该有任何逃跑的幻想。汐儿知道自己早已成为了绑架她的这个神秘人物的玩具。这个人虽然没有出现,却通过镜头欣赏着自己,自己就如同拍摄av的女优。一个涉世未深少女被强迫做这样的事却毫无办法。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走得了。
所以说,这次的折磨是什么呢?
汐儿的身边升起了许多机械手。这次确实是一只一只的手。一只手伸向汐儿的小肚子,轻轻地抚摸起来。这是在做什么呢?汐儿心想。
嘻嘻。稍微有点痒。
手轻轻划过汐儿的小腹,又伸向她的胳肢窝。
痒!哈哈。
两只手同时伸向了汐儿的两侧腋下。
哈哈哈哈哈哈!好痒~这是在。。
汐儿明白了,这次是要骚痒呢。
汐儿从不会让任何人触碰自己的身体,皮肤自然是十分敏感。两只手只是顺着少女光滑的肌肤从腰肢到腋下来回地游走,少女就笑得喘不过气来。汐儿这次甚至都无法像之前的刑罚一样扭动身体。虽然胡乱地扭动完全不能帮助汐儿挣脱刑具,但至少可以分散注意力,让她不那么痛苦,但这一次她的身体被吊绑着,拉得笔直,双脚也已经踮了起来,所以没有一点移动空间。此外,绷紧的身体也对这些机械手的触摸更加敏感。
汐儿笑得流出了眼泪,但这才仅仅是两只手。接着,又有两只手开始在汐儿的两腰上摩擦。先前的两只手则只在两腋下骚痒。汐儿的嫩腰比腋下更为敏感,四只手的同时瘙痒令她如同触电一般。身体无法移动的汐儿只能通过狂笑和摆头来发泄。她如天女散花般甩动着一头银发,配上笑声又如同一个疯子。
但折磨绝不会止于此。一只手又伸向汐儿的美腿,托住她的右腿大腿,将她的右腿提了起来。汐儿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左脚的脚尖上,痛得少女叫了出来,但很快痛苦的叫声又被大笑打断。接着,另两只手伸向了汐儿已经在半空中的右脚。一只手捧着少女的脚,另一只手对着这洁白的尤物抚摸起来。汐儿常年护体的魔法使她总是一尘不染,袜子就像云朵般洁白无瑕,只有之前踩在地上的脚尖有一丝灰色。汐儿的玉足极为敏感,仅仅是抚摸都比现在还在不停地折磨她的四只手加起来还要让她感觉痒。在一段时间的抚摸后,机械手找到了汐儿的脚心,开始认真挠起痒来。汐儿此时已经笑了十分钟,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她大张着嘴,笑不出来了,只有胸膛还在一起一伏。机械手并不理睬汐儿的惨状。一只微小的机械手伸向汐儿的脚指,专门在汐儿的脚趾间游走。隔着一层袜子表面上能减轻痒感,实际上通过袜子的布料间接地刺激少女的玉足有着完全不输直接挠脚的痒度。汐儿的嗓子已经哑了,呼吸也变得十分困难,但瘙痒当然还在继续。汐儿居然因窒息失禁了,黄色的尿液直接喷了出来。机械手这才停下。吊绳稍微降低了一点高度,使汐儿的左脚可以完全着地,身体也可以做一些扭动了。汐儿满脸都是泪水和口水,大张着嘴喘着气。虽然痛苦,但汐儿心想,这回的刑罚无非是挠痒,至少没有再对自己实施性侵。。。吧?
只让少女休息了不到一分钟,机械手就又开始工作了,而且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不。。不要。。不。。哈哈哈哈。。唔。。。。。。”汐儿很快就笑不出来,只能无声地抽搐,并前后扭动身体。折磨不会仅此而已。最后,一只手伸向了汐儿的下体,又有两只伸向了她裸露在外已久的双乳。汐儿的奶子不大不小,对于她娇小的身材来说刚刚好。机械手对着这对尤物一会儿抓一会儿揉,一会儿揪着她的小乳头。下体的那只手则时而飞速地摩擦,时而将手指伸入少女的小穴抽插。汐儿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仿佛这样就能躲过机械手的蹂躏,但自然是徒劳的。少女的体力最终到了极限,昏死了过去,机械手的游走和身体的扭动挣扎戛然而止。这是今天汐儿第四次不省人事了。

5
第五次醒来的汐儿已经明白套路了。自己就是不断地醒来,不断地受刑,然后不断地昏迷,如此往复,除非被人救出,否则就要被永远折磨下去。
那么这次的刑罚又是什么呢?无非就是又要玩我的胸和下身,直到我昏死过去呗,没什么大不了的。有谁会相信,仅仅几个小时前还是纯真的初中校花的少女的汐儿现在会这样想呢?
这间房间里只有一个三角木马。
机械手没有粗暴地抓住汐儿,只是轻轻推推她。
汐儿看了眼身边的机械手,轻叹一口气。她知道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少女走向三角木马,自己爬了上去,坐在了木马上。
机械手又碰碰少女的衣服。
汐儿起初没有明白,但机械手又碰了碰。汐儿大概猜到了。她脱掉了水手服,扔在了地上。机械手竖起一个大拇指。确实,不管汐儿做什么,结果都是会被扒光衣服按到木马上去,那么自己爬,自己脱衣服还能减少不必要的痛苦。汐儿知道自己已经抛弃了所有身为女人的尊严,但在绝对的力量下她又能如何呢?美丽的少女现在除了脚上的白袜外一丝不挂,坐在木马上自己磨着自己的下体。
汐儿绝不是想从中获得快感。没错,坚强的她即使被折磨到现在,理智还是主导着她的行为。她还远远没有堕落成只想着性爱刺激的母狗。眼下她只是想装装样子,赶快高潮了事,只要昏过去就好了。
机械手们架着镜头,似乎是饶有兴趣地拍摄着。汐儿终于把自己磨到了高潮,几乎可以算是在三角木马上第一次完成了自慰,然后双眸一闭,假装昏了过去。
她听到机械臂动起来的声音。大概是要把我转移到下个刑场了吧。她心想。
然而几分钟后,她等来的是一个电极。

汐儿的身上被接上了电极。
通电。
啊啊啊啊!!
汐儿被电得睁圆了眼睛,全身痉挛。接着,她的双手被拉到背后用铁手铐铐住,双乳被带上了乳夹。摄像头被拿到了离她很近的地方,似乎就再说:我已经盯好你了,别想偷懒!
可恶!被识破了。。呜。。
汐儿只得挺起胸来,戴着乳夹,好好地在三角木马上受刑。由于双手被铐在背后,汐儿无法用手分担身体的重量。全身的体重都集中压在了汐儿的阴带上。汐儿连调整坐姿都做不到,只能骑在木马上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终于,汐儿第五次昏迷了过去。

汐儿被电得又醒了过来。她不可思议地看了摄像头一眼,然后又被电击。
少女含着泪水再次挺起了胸,坐在木马上流着水。看来这次刑罚是不会让自己简简单单地昏迷过去了事了。并且每次昏迷后少女的身上都会多点什么。这次少女的脚上被挂上了铁球,增加少女压在阴带上的重量。而少女又一次昏迷后,再被电醒时,乳夹上就又多了跳蛋。
夜深了,然后又有了鸟鸣声,然后太阳又升了起来。一整个晚上过去了,汐儿仍然没有机会从木马上下来。
汐儿绝望地发现,项圈的魔力吸收功率被降低了,使得汐儿不自觉使用的保护和治疗魔法在慢慢地给她自己疗伤,使得她不至于死掉或者昏迷到电击都无法叫醒的地步。这也意味着这一关的折磨永远不会结束了。汐儿会不断地昏迷然后被电醒。
不过,越来越多的小道具也使汐儿的昏迷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频繁的电击摧残着汐儿的意识,使她越来越神智不清。
一整晚过去了。被捆得严严实实,脚上吊满赘物,全身布满跳蛋的少女第数不清次昏迷了。这次被叫醒后,摄像头里居然传来了声音。
“汐儿,只要你说:’我永远是艾格力敏博士的母狗‘,这一关就算你过了。”
“呜。。唔。啊。。嘤。。。”
然而,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的少女已经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句子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6
这一次醒来带给汐儿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少女仿佛是甜甜地睡了一觉。全身没有一丝被拘束的酸痛,下体更是在坐了一夜木马后居然毫无痛感存留。身上的衣物也完好无损。要不是少女看到了周围的环境,她可能真的要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罢了。
虽然不管是痛感还是女性的弱点被攻击带来的快感都已经消失了,但汐儿却莫名怀念起那种感觉来。
刺激。。兴奋。。快乐。。绝望。。
这一次的刑罚又会是什么呢?
汐儿想着,心跳竟然加速了。她赶紧摇摇头,并为自己居然期待着受辱而感到羞耻。
这时,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一个全身黑衣,戴着面具,少女感觉就是他袭击了自己并把自己带到了这个地方。另一个衣着有些古怪,像是个中世纪的欧洲上层贵族穿越过来了,穿着一身蓝色调的礼服,一头长长的蓝发披肩。不过汐儿一下就察觉到了这个男人衣着古怪的原因——他的身上散发着龙的气息。他也是一条龙。
通常来说,龙化作人形后的衣服是龙的本能魔力投影出的,反映出的是龙本身的属性,比如属于哪个种族,有怎样的特长。投影的衣服是不可选择的,所以才会给人一种怪怪的、不符合现世衣着习惯的感觉。汐儿与这些龙不一样。她从小就在人类世界生活,并没有给自己投影衣服的本能,而是像人类一样穿衣服。
黑衣人开口了:“汐儿,你好。我是艾格力敏博士。这是我的助手,蓝龙萨姆拉。”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自有我的渠道。今天请你过来是想跟你合作?”
“请我?这就是请我吗?这就是需要我跟你合作的态度吗?”汐儿忿忿道。
“请息怒。如你所见,你的身体状态已经被完全恢复到了来这里之前。之前那些只是本人一点小小的癖好,请见谅。”
“这怎么可能原谅呢。。”
“总之,我需要你的帮忙。因为我要集齐五大龙族的成员,以前往龙德乌托邦纳。”
汐儿知道,龙德乌托邦纳是上古时期的龙族聚集地。传说在上古时期龙曾有过自己的文明,龙德乌托邦纳则是坐落于大陆中心的龙族大都市。现在虽然已经化为了废墟,但相传,一条永远不死的,从上古时期存活至今的古龙仍生活在那里。龙德乌托邦纳被极强的法术封印,前往那地的一个前提要求就是必须有一支由五大种族的龙每族各一条组成的队伍。
“所以你知道我是白龙。”
“没错就是这样。”
“你要去龙德乌托邦纳干什么?”
“击杀上古之龙,彻底粉碎龙与人的区别。”
汐儿愣住了。
“几千年过去了。你们龙族融入人类社会已经几千年了。为什么还有残留的魔力?我的研究表明,这正是因为古龙在为你们源源不断地提供魔力。只要古龙一死,龙族就会失去魔法。”
“哈?这样的话我为什么样帮你?”
“你想。龙没有了魔法就会和人类没什么两样,你们就可以更安心地生活在人类之中。人类也不再需要担心龙族的魔法这一威胁。”
这似乎是有几分道理的。但就算她加入,能否前往龙德乌托邦纳仍是个未知数,就算真的到了,又如何击败上古之龙呢?
等等,为什么要考虑这些?我还没有答应加入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陌生人。他的话并没有太大的可信度。何况,他是一个刚刚绑架了自己,并对自己实施了各种各样的性刑罚的男人。这样的人,我凭什么帮助他?
“我不会帮助像你这样的人的,不管你的目标在你看来是多么的正确。”
“啊,确实。我也知道你会拒绝。毕竟龙怎么会放弃自己的魔法呢?”
艾格力敏博士向萨姆拉点了一下头。“杀了她。”随后推门离开了。
门刚刚合上,萨姆拉即如猛兽般向汐儿扑来。汐儿立刻用魔法强化自身的移动能力,向一边闪避。
“你为什么要帮助他?你也是龙啊!”汐儿喊道。但萨姆拉似乎听不到一般又朝汐儿猛扑来。汐儿见沟通无果,只得继续闪避。
萨姆拉的攻势极为凶猛,仿佛不知疲倦一般。汐儿只能不断的躲闪,毫无还手机会。渐渐地,少女的体力和魔力都遭到了极大损耗。
但实际上,这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汐儿年纪轻轻,又从未有战斗经验,更是从未刻意修炼过自己的法力。面对成年的、有丰富作战经验、修炼多年的蓝龙,汐儿没有一丝胜算。
因此,汐儿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无限的被动。蓝龙都还没有感到一点点的疲惫,汐儿就已经要支撑不住了。
战斗力。。差的太多了啊。。
但是如此悬殊的战力对比,大概会让对方放松警惕吧。。汐儿这样想。
如果能抓住机会,也许能给对方一痛击。
利用强者的心理,给予对方一次狠狠的还击吧。
汐儿仍然在不停地躲闪,但她一直紧盯着萨姆拉。
他会有破绽的!
从萨姆拉的攻击中,汐儿似乎看到了对方的不耐烦。
他会有破绽的!一定会有!比如说。。
龙息。
萨姆拉似乎是不耐烦了,想直接给汐儿来一发龙息了事。汐儿如果被蓝龙的寒冰吐息直接命中,后果自然不堪设想。但汐儿躲过了这一击,并且由于龙息的后摇较大,她得以绕到蓝龙身后!
那你也来尝尝本小姐的绝杀吧!
白龙不会龙息,而是擅长用锋利的右爪撕碎敌人。汐儿的白魔法正是对白龙先辈这样的攻击手段的模仿。一柄由魔力汇集的白色的大剑出现在了汐儿的右手上。汐儿用尽全身力气,对着萨姆拉的后背斩去。
邦。
“。。。”
蓝龙停下了龙息,转头看着汐儿。汐儿只是感觉手被震得疼。
“。。。”两龙对视无声。
汐儿全力的一击,只是打在萨姆拉坚硬的鳞片上弹了回来。
汐儿跪到在地。她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
萨姆拉向她走过去,捏住了她的脖子,像提起一只鸡一样将她提了起来。
少女的双脚在半空中无助地晃着,身体本能地胡乱挣扎着。“呜。。。”被掐住咽喉的汐儿长大了嘴巴,但却呼吸不到一丝空气。绝望、痛苦、刺激,甚至是快感,再次涌上心头。
为什么。。汐儿不理解自己为何会感到快乐,但受虐的快感确实开始充满她的大脑。汐儿的眼球开始向上翻去,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她意识到自己下面又开始喷水了。
被首绞虐得舒服到下面都流水了。
萨姆拉终于放开了汐儿,将她一把甩在地上。躺在地上的汐儿大口大口呼吸着,下面的流水还没有停。
“这还不是母狗吗?”突然传来了艾格力敏的声音。
汐儿只顾娇喘着,无暇回应他。
萨姆拉则走向了汐儿。
“绝对冰窖。”
一个蓝色的冰罩从天而降。汐儿再也没有力气闪躲了,被完全罩在了里面。
好冷。。汐儿呼出的水汽瞬间就结成了冰。她只能用魔力维持着自己身体和体表附近的温度。然而,冰窖里的温度在不断下降,汐儿即使功率全开,也无法阻止自己周边的温度缓慢下降了。
但即使汐儿能够保住自己的体温,随着环境温度的不断下降,氧气最终会凝结成固体,汐儿仍会窒息而死。
20度。。15度。。10度。。5度。。
终于,汐儿用魔力保护的身边的气温也只有0度了。少女全身无法控制地哆嗦着。
呜。。就要这样冻死了吗?
艾格力敏的声音又出现了。
“你思考得怎么样了?加入我,抑或化为冰雕。冰窖里的温度会慢慢达到绝对零度。”
绝对零度吗?汐儿知道那是所有粒子都停止运动的温度,或者说是只能在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所允许的最小范围内运动。但粒子只能在那个范围内运动的话,她就和一滩量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如果同意艾格力敏呢?
就这样像萨姆拉一样成为艾格力敏的工具吗?那样的生活,似乎和一滩量子也没有什么区别。
选什么,都是一样的。汐儿的生命已经死了。汐儿这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被跟踪的一瞬间就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她就只是艾格力敏的工具。然后她可以作为工具继续存活,或现在就死去。
生存还是死亡,这头一次在汐儿这里成了个问题。
汐儿全身疯狂得颤抖着,现在她就算想回应艾格力敏,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汐儿闭上眼睛,蜷缩起来。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就这样吧。
oyasumi.

7
汐儿再次醒来了。
我是在天堂吗?。。很遗憾,并不是,因为面前的还是艾格力敏。
汐儿全身被章鱼的触手般的奇怪生命体缠绕着,动弹不得。
“我。。没有死。。”
“那是自然。其实之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我只是想欣赏你在各种情况下所露出的表情而已,包括临死的绝望面前。实际上,这并不是留给你的选择。你已经成为我们的一员了。”
“嗯?”
“还不能理解吗?只要对你进行洗脑改造,你就会和萨姆拉一样了。”
“洗。。脑?”
艾格力敏拿出了一个外貌古怪的大帽子。
“哼,你别想骗我了。人类的科技根本做不到洗脑,人类所谓的洗脑无非是骗术,就连龙族的魔法都做不到类似洗脑的精神控制!”
“说的不错!人类做不到,龙也做不到。只有我做得到。”
艾格力敏凑近了汐儿,摘下了面具。
“呀!!”
那是一张不剩什么肉的骷髅脸。
“我再向你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艾格力敏,生物与物理双博士、黑龙与人的混血后裔、第一亡灵巫师萨-艾扎的第386代弟子。我有人类的科技,龙族的魔法,和亡灵巫术。能够做到洗脑的,确实只有我一人。”
汐儿不知道是否要相信这一切,但骷髅的脸庞至少说明了此人确是亡灵巫师。
“而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我会打败上古之龙,然后奴役他,就像亡灵巫师奴役死人、死龙一样,只是我不需要让任何人、任何龙死。我的所拥有的精神掌控力量,可以在不杀死目标的情况下奴役其。这比那些亡灵巫师老家伙们操控的不死大军要强太多了。我无需将龙杀死转化为骨龙,可以直接奴役能力全盛时期的龙族。然后我就会称霸全世界。”
他摘下手套,用骷髅般的手摸了摸汐儿的脸蛋儿。“所以说小妹妹,这从来不由得你选。世人会迎来一场血雨腥风,你该感到高兴,因为你是最早服侍我的奴仆之一。嘿嘿,以后我的队伍里必然会有比你更可爱的少女,到时候你们怕是还要争宠呢!”
“呸!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服侍你的!你就不怕我咬舌自尽吗?”
“呵,娇生惯养的小妹妹啊,你真的有自尽的胆量吗?”
“我。。”汐儿一时语塞。她真想干脆就咬舌自尽,但又下不去口。
“算了,以防万一吧。”艾格力敏一挥手,一坨触手就插进了汐儿的嘴里。汐儿的小嘴被触手填得满满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更别说自尽了。”
艾格力敏将洗脑机戴到了汐儿头上。“慢慢享受吧,少女。”
“呜呜!。。”
艾格力敏关上灯,离开了。
黑暗中,那些缠绕汐儿的触手开始活动了。这些触手开始在汐儿身上大量喷吐粘液。这些粘液涂在衣服上能慢慢溶解衣物,涂在皮肤上则会大大提升汐儿的敏感度。汐儿口中的触手开始不断喷出含有媚药的淫液。触手使汐儿跪坐着挺起身子,又将她的头向后拉去,使她仰着头难以吐出口中的液体。“唔唔。。”尽管汐儿奋力反抗,大量的淫液还是被灌入她的腹中。
触手的粘液慢慢溶解着汐儿的水手服,有些触手则已迫不及待地从衣服底下和衣服的破洞处钻进去,缠绕汐儿的肌肤了。没等汐儿的水手服被脱掉,她的上身已经沾满黏液,双乳从衣服的破洞处露了出来。两条触手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汐儿敏感的双乳,榨起她的乳汁来。“嘤!”汐儿被咬得身体一颤,娇叫起来,双眼噙着泪水。慢慢地,她的水手服消失殆尽了,媚药开始发挥作用,使她全身的敏感度再次上升,面红耳赤起来。双乳似乎也被催大了一圈,乳汁被触手源源不断地汲取着。
接下来,触手又看中了汐儿的下体。汐儿的裙摆已经被溶解殆尽,只在她的腰上剩下一个小圈,什么也挡不住,似乎是在无力地表示着裙子曾经的存在。内裤也很快被溶解掉。接着,一根布满倒刺的粗大触手向汐儿的阴带伸来,贴在了少女的阴带上。光是被这样的触手贴住,汐儿就被刺激得叫了出来,紧接着触手又开始高速移动。布满倒刺的触手划过汐儿的阴带又划回来,之前已经被开发得很彻底的汐儿,直接高潮了起来。但触手不会只是折磨阴带了事。汐儿的身体被向前一推,脸挨在地上,屁股则高高撅起。“这是。。不。。不要!”一根触手直接插入了少女的后庭,粗鲁地捣腾了一番后又拔出,接着又插入,开始了不断的活塞运动。汐儿的身子也跟着一起一伏。“好痛。。但是为什么。。有点舒服。。不!不可能,不可能舒服。。”汐儿几乎开始通过不断的默念来强迫自己觉得痛苦,好让自己不注意到触手的抽插给身体带来的快感。但洗脑机突然放出一阵电流,打断了汐儿的思绪。这下,汐儿先入为主的痛苦感消失了,触手抽插的快感一下子涌入,令汐儿欲罢不能。“啊。。啊。。好舒服。。不对。。但真的好舒服。。”汐儿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巨大的快感完全主导了少女的大脑。汐儿虽感到万分羞耻,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正在享受着触手的蹂躏。
接下来就是少女的玉足了。汐儿的皮鞋被触手脱掉,接着,布满绒毛的触手包裹住了汐儿的双足。绒毛隔着湿透的袜子刺激着汐儿双脚的脚心和脚趾。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汐儿笑不出来,只能扭动身体来分散注意力。她的扭动配合着后庭触手的抽插,不自觉地又提升了快感。汐儿的白袜被溶解殆尽了,一双玉足直接暴露在了触手的攻击下。触手严严包裹住了汐儿的双足,然后不断地在她的脚上涂满粘液,再用绒毛擦拭干净,再涂满粘液,如此往复。脚上的折磨刺激得汐儿几乎要昏厥了,但后庭的抽插又使她昏厥不能。美少女如今已是一丝不挂,全裸着被触手无礼地蹂躏着。
汐儿的目光呆滞,身体随着抽插一下一下扭动着。“看来。。就要保持这个状态一直下去了。。”汐儿虽然已经沉溺于快感之中,但仍有意识,且她只是感到快乐,精神仍完全受自己控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这时,触手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势。几条触手开始在少女的尿道旁跃跃欲试。“停下!不要啊!那里是尿尿的地方!你们不要弄错了。。”触手自然不会理睬汐儿的想法。在经过几轮试探和挑逗后,一根细长的触手成功进入了汐儿的尿道,开始探索,蠕动起来。“嘤。。”肛交是汐儿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其实各种性交在一天前对于汐儿来说都是从未体验过的,但至少下体和乳房在这一天已经受了不少开发。尿道的刺激是汐儿从未经历的。“呜。。这是什么感觉啊。。啊啊啊。”汐儿痛苦地想。但很快,痛苦又化作了受虐的快感,叠加在了之前的种种快感之上。少女的尿道就这样也沦陷了。“好舒服。。继续这样吧。。不用停下来了。。”被榨着乳,玩着脚,前后三个洞插满触手的汐儿彻底被快感击败了。她翻着白眼,屎尿失禁了。
触手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彻底开发这位不幸的少女了。在尿道之后,汐儿的耳朵和肚脐也相继被微小的触手塞住。身心都被完全开发的汐儿,在这些本不该敏感的洞被插时,也表现出强烈的反应。“触手棒子。。插。。我好快乐。。”除了快感,汐儿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其他事了。触手没有放过汐儿身上的任何一个洞,甚至把精液都射到了汐儿蓝色的眼睛里去。汐儿的小肚子已经被精液撑得滚圆。最后,所有触手一同射精,汐儿的身体被刺激得紧绷了起来,然后在射精完成后一下子瘫软了下去。触手都从她的洞里退了出来。汐儿翻着白眼,舌头也翻了出来。触手抓住了她滚圆的腹部,用力一收缩,汐儿肚里的精液就从她全身所有的洞里往外倒流出来。七窍喷精的少女这下完全昏厥了过去。
面对毫无意识的少女,触手也停止了蹂躏,转为开始在少女的子宫里产卵,做触手该做的事。洗脑机开始向无法思考的少女的脑海中输入思维方式:我爱触手,触手爱我,艾格力敏有触手,我要追随艾格力敏。。少女的肚子又挺得圆滚滚的了,这次是被塞满了卵的缘故。卵汲取着母体的魔法力量,飞快地成长着,很快就发育成虫,从汐儿的各个洞里爬了出来。
看样子,很快汐儿就会成为艾格力敏的新追随者,和触手怪物的苗床了。已经变成这样的汐儿,就算是艾格力敏大发善心,也做不到把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呢。

8
“艾格力敏大人,您早呀~”当艾格力敏第二天回到这个房间时,汐儿全裸着身子,妖魅地说。
“啊。。汐儿。。你确实好看,尤其是添上几丝成熟女人的气质之后。”
“艾格力敏大人这么早过来,是来接受在下的服务的嘛?”
“嗯。。只是来看看进度如何了,没想到这么快。那行吧,就让我看看你的活吧。”
艾格力敏开始脱去衣服。他全身几乎是一副骨架,但也残有一些肌肉组织,尤其是下体还较为发达。那些老头子们,他想,说什么变成亡灵巫师后,肉欲就与他们无关了。我呸。他们那是因为彻底变成骨头架子了。身为黑龙后裔的我即使投向了亡灵巫术,肉体也没有完全消失。这是他们人类巫师无法拥有的福利。
打个比方,这就好比艾格力敏既做上了太监的职位,又保持了男人的器官。
艾格力敏笑着,在脑海里嘲讽着他的亡灵巫师同行和先辈们,就这样,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胸膛已经被刺穿。
若是普通武器,可能还不致于要了他的命,但刺穿他的手一柄由圣洁的魔法汇聚的白色光剑。
手持魔法剑的不是别龙,正是汐儿。
“汐儿。。你。。”
“博士、混血后裔、亡灵巫师大人,”汐儿还是妖魅地笑着,“塞哟那拉。”
艾格力敏死了。汐儿不知道萨姆拉在哪里,但他肯定也已经脱离了艾格力敏的控制。汐儿用魔力给自己投影了一身洁白的休闲服,离开了。
汐儿是一条刀龙。
汐儿自己都不知道,何况他人。
是的,汐儿很弱小,弱小到全力一击都无法伤害到一条成年的蓝龙。
但汐儿不仅仅是白龙,还是白龙中的刀龙。
【反制】。
上古时期,最后龙族最恐惧的敌人就是刀龙。这并不是因为刀龙巨大的右爪或嗜血的天性,而是他们的【反制】技能。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攻击手段,只要刀龙提前做好招架准备,都可以完全格挡这次攻击,并吸收攻击的力量,然后释放出比这更强的能量。
在一切希望都破碎后,汐儿不知怎样使用出了祖先的反制本能。她体内流淌的刀龙之血帮助她化解了这次危机。触手和洗脑机的能量全部被汐儿吸收,并在她的体内被转化成了白龙可以操纵的魔力。
但即使有了魔力,汐儿深知艾格力敏的实力,于是一直等到第二天,假装自己已被洗脑,这才偷袭成功了。
汐儿终于离开了这间恐怖的房子。阳光重新照在她身上。然而,汐儿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重新开始她的生活。现在的她得知了自己刀龙的新身份,拥有了更强大的能力,全身的性感带却也遭到了开发。
汐儿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日常,但她现在有了一条新的路。那就是真的艾格力敏所说,去龙德乌托邦纳。年轻的龙少女已经单独击败了上位亡灵巫师,是她的话可能还真能去龙的古都呢。
也许上古之龙可以给她开导,点明她龙生的道路。

*******************【The End】********************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评论

  1. Trafalgar
    Trafalgar
    Android Chrome
    6月前
    2020-11-23 15:40:00

    好文,要是有后续就更好了

    3+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