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地牢

赤城saki
Latest posts by 赤城saki (see all)

Chapter Zero 哈姆雷特镇

在婕米亚.坎贝尔挖出地下的异界传送门,释放出无数的怪物后,哈姆雷特镇便成了字面上的亵渎之地:骸骨在光明下行走,疯子先知诅咒着灭亡;污秽的猪人与血肉生物在兽窟中疯狂繁殖,配备有大炮的强盗团盘踞荒野,伺机夺取城镇;海妖与溺死的船员封锁了海湾,迷惑人心的歌声一夜也未曾停下。

所幸艾尔蓓塔.坎贝尔,愚蠢又正直的家族晚辈,为了洗刷耻辱而前往小镇,誓要同不愿坐以待毙的镇民们一起击退怪物,恢复家族的荣誉。

本应该是这样的。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与缇斯玛和蕾娜——两位侍从前往小镇的第一天,就受到了可怕的对待。

在欢迎宴上,她们被迷药药倒。在被憎恨婕米亚的镇民们轮奸后,又受到了日以夜继的调教。

游街、走绳、当众放尿……经历了一系列的公开调教后,她们的身心彻底屈服,成为了镇里的公用肉便器。

不过即使在她们身上发泄了愤怒,镇里外的一系列麻烦依旧要派人解决。好在婕米亚.坎贝尔虽然在放出怪物后便因恐惧而自尽,她留下的财产仍足以募集到足够的冒险者。

就这样,艾尔蓓塔三人过上了白天处理公务,晚上处理性欲——视情况也可能一整天都要处理性欲——这样的生活。

放出小镇上的消息,佐以财宝引诱,这样便有无数懵懂无知的冒险者坐着大马车来到了哈姆雷特镇。

在见到艾尔蓓塔.坎贝尔,这位高贵又美丽的继承者后,冒险者们也许会觉得这次冒险并没有传闻的那么凶险吧。然而,就跟她们想象不到艾尔蓓塔在人后的淫行一样,她们对这座小镇里的危险同样一无所知。

 

 

Chapter One 废墟 小型 学徒难度

场景读取。

参加:蕾娜——十字军、缇斯玛——强盗、凯瑟琳——修女、莉拉——瘟疫医生,

人物读取。

任务:测绘。末世将至?带好你的补给,深入你那衰败家族的甬道内,绘制一张你的探险地图。

放送开始。

 

坚实的护臂砸碎了最后一只骸骨士兵的头颅,劫后余生的氛围迅速在小队中弥漫开来。

“……检查装备。”四人中正面战斗力最强的蕾娜缓缓开口,声音沙哑得连她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

“勉强够一次战斗吧。”缇斯玛把子弹快速地压进弹匣,从包裹中取出一份残破的地图,用即将烧尽的火把照亮:“正好,前面应该就是这个遗迹的最后一个房间了。”

呼……她听到同伴们舒出一口气的声音,不禁笑了出来。

“可别大意了啊,我们还有火把吗?”

“没有了,我的腐蚀手雷也用完了。”莉拉摇头,从鸟嘴面罩中传来低沉的声音。

“但是女神依然保佑着我们。”凯瑟琳捧着手中的圣典,坚定地应道。

“可是身体呢?”在先前的战斗中,担当后卫的莉拉和凯瑟琳二人,不止一次被官僚打扮的骸骨用装满污秽液体的酒杯泼中。而最直观的效果就是,她们发情了。

尽管在那之后,蕾娜和缇斯玛不止一次为她们“消火”,但只是使用手指的话,效果仿佛饮鸩止渴。即使能一时消解她们的性欲,随后的饥渴感反而会愈加严重。看着这二人发情的样子,早已被开发过的蕾娜和缇斯玛也已经忍到了极限。

“我……还坚持得住,莉拉呢?”

“没问题。”一向寡言的瘟疫医生简短回应。

“那就上吧。”得到另外三人的回应后,蕾娜一口气推开了尽头的门。

没有敌人。

“太好了!”短暂的沉默后,众人齐声欢呼,就连莉拉也在脸上露出了微笑。

“等到回去后,我们可要好好放松一下!”

 

 

Chapter One 幕间 减压措施

蕾娜——酒吧,

十字军现在的样子很不雅观,喝得酩酊大醉的她被扒得赤裸,身体上满是羞辱的字词和酒客们的精液。

在初次冒险结束后,再也无法压抑性欲的她,马上就跑去酒吧,并在喝醉后迎来了她期待已久的轮奸派对。粗大的肉棒在她的两个肉洞中驰骋,一发接一发的精液被射进了她的子宫与菊穴;酒杯里同样被倒满了精液,和酒一块咕嘟咕嘟地灌进嘴中。

 

缇斯玛——赌场,

就像蕾娜嗜酒如命一样,缇斯玛对赌博也有着强烈的瘾,而她的赌博技术更是出众,以至于在不少赌场,她都被禁止出入。

但在主仆三人被一起调教后,这条禁令便不再实施。倒不如说,賭客们都在期待着她来到赌场,就像现在一样。

“第十一轮了!现在——是缇斯玛小姐的高潮竞猜第十一轮了!”庄家高声吆喝,闲家纷纷下注。

缇斯玛坐在藤织的靠背椅上,手脚被紧紧绑在把手与椅子腿上,嘴里被塞进了口球,在椅子下方还可以看到大滩水渍。

一旁的托盘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性虐道具,也有不少已经沾满了液体。看着缇斯玛满脸绯红、眼神涣散的样子,想必是才在她的身上用过。

而这项赌博的内容非常简单,那就是赌缇斯玛要多长时间会被玩到高潮。

闲家们各自为自己选择的时长下注,而后用轮盘随机抽取玩具用在缇斯玛的身上,最靠近高潮时长者获胜,如果时间小于一分钟,则庄家通吃。而每一次的竞猜,都会在庄家通吃三次后结束——那之后,缇斯玛就会被亏了钱的闲家们一起惩罚,将输钱的不满发泄在她身上。

顺带一提,现在已经是第二次通吃了。

“3分钟,20金币!”

“那我赌两分半,25!”

庄家愉快地看着其他人热火朝天地下注,转动了轮盘。

毫无疑问,操盘是庄家的必备技能之一,男人十分清楚这一轮轮盘赌的结果会是什么。当轮盘最终停下的时候,指针指向了43的位置,意味着缇斯玛将要受到最高级别的责弄。

把跳蛋粘在乳头上,用可以放电的夹子夹在阴蒂上,装有两根大号假阳具的炮机对准了她的前后二穴。

“呜呜呜呜呜!”缇斯玛惊慌地叫起来,像是哀求又像是反抗。而在男人启动了全部的道具后,这又迅速地变成了浪叫。

伴随着机器的运作声和噗哧噗哧的水声,黑又粗的假阳具在女孩洁白的臀肉中进出着。看着她在快感中无助挣扎,丰满的胸部不住摇晃的样子,台下的赌客纷纷吹起口哨,用最下流的语言来表达着自己的赞美。

“看她那奶子,是不是又变大了?”

“哇哦,这么一说还真是!要不,下次就试试那对奶子能不能搾出奶来?”

“他妈的,老子赌了50金币在你身上!敢高潮的话今晚就等着被我们干烂吧!”

“呜哦哦哦哦哦!”在阴蒂夹放出电流的时候,缇斯玛再也忍耐不住,翻起白眼浑身颤抖着高潮了。

“看啊,这小婊子居然尿了!”立马就有人喊了出来。

“要是今天的赌博结束的话,这小婊子我们就带走了,得好好教一下她肉便器的礼仪。”男人们一拥而上,将缇斯玛从椅子上解下,七手八脚地把其它东西用在她的身上。

男人们给她戴上了马具型的口球和眼罩,双手用长筒手套拘束在背后,脚上穿起了十公分的高跟鞋后,又用脚镣把脚踝铐在一起,迫使她只能用极其艰难的方式前进。

完成了这一切后,男人们又在缇斯玛的脖子上套上了项圈,牵着她离开了赌场。

想必她会过上及其淫靡的一夜吧。

 

凯瑟琳——教堂,鞭笞

“你的罪会和淫液一起流尽。”

在教堂的地下室里,修女正骑在三角木马上,神父手中的九头鞭抽在她白皙的裸背上,留下一道道的红印。

随着神父一次次的鞭打,凯瑟琳的呻吟变得越发动情。尖锐的马背卡进阴唇,阴蒂在体重的作用下被紧紧地压在马背上。在不断的刺激下肿大起来的阴蒂,只是轻微的摩擦都会给修女带来混合着痛苦的强烈快感。

“主啊,请鞭笞迷途的羊羔,赦免我的罪恶……”修女像是在梦游一般,反复呢喃着。

地下室里还有着许多的刑具,修女只有在除尽罪业之后,方可离开教堂。

 

莉拉——病房

脱下防护服和防毒面罩后,莉拉的体型便显得格外娇小。也正因此,她胯下的那根肉棒,看起来更加凶恶。

在冒险结束后,回到家中的莉拉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下体居然长出了男人的肉棒。随之而来的还有高涨的性欲。

自己无论怎么弄,也无法除掉这根肉棒。走投无路之下,莉拉前往小镇内的病院寻求治疗。

“小莉拉,你知道这里怪物的特点吗?”为莉拉治疗的海伦娜护士笑眯眯地问着她。

“什么?”

“它们的攻击不管多么骇人,实际上在达到某个阈值以前,都不会对生命安全造成太严重的损伤——即使被猪人的连枷砸中脑袋,也只是会变得昏昏沉沉的程度。但是相对的,这样的攻击会对肉体造成不少影响。”

“肉体的影响?”

“至于这种影响,我个人的习惯是用一种数值表现出来——我比较喜欢称其为,‘淫乱值’。”

听到这个名称,正被拘束在分娩台上的莉拉有点不安地扭动着。

“你脸红啦?”看着露出微妙表情的莉拉,护士大姐姐微微一笑,继续说了下去:“如果说这个值的极限是200的话,那么你现在已经超过100了哟。”

“诶?可是我……呜呜呜!”

“别那么急嘛。”海伦娜从莉拉看不见的地方拿出一个口球,塞进她的嘴里。“你应该是被那些骸骨的淫酒泼了不少吧?啊继续说,按照我的那套理论,当一个人的淫乱值在怪物们的攻击下超过100之后,就会在她们身上出现某种变化……”

“溢乳、扶她化、性器发达化……不可抗拒的,所有人都会这样。所幸在淫乱值达到200前,所有的变化都是可逆的。”

“要是过了200……很不幸,那个人就会彻底失去理智,变成只知道追求快感的雌兽。”

“所以,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要尽快满足你对性的渴望……什么?你是想问为什么要绑起来吗?很简单,根据临床数据显示,女孩子们在被拘束起来时更容易兴奋,施加的束缚越多,就越容易高潮……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一条黑布蒙上了莉拉的眼睛,而后耳塞封住了她的听力。接着,她感到海伦娜的双手正在她的裸体上游走。护士姐姐的手虽然冰凉,但是却很光滑细腻,莉拉很快就想到她是在给自己涂油。涂完油之后,海伦娜给莉拉做起了按摩。随着对莉拉全身各处的按摩,精油的效力逐渐发作,莉拉感觉全身好像都在发热一样,正渴望着某种慰藉。

接着,有某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撑开了莉拉的甬道,粗暴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莉拉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这小妮子可能没有自觉,但她的身体“素质”很高,是个调教的好苗子……海伦娜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用力抽插起来。

海伦娜将肉棒深深插入莉拉的小穴里,重重顶上她的花心,然后在莉拉的惊叫声中缓缓抽出,周而复始。不过如果想要治疗莉拉的话,这还远远不够。

于是海伦娜又戴上丝质手套,涂上精油后揉搓起了莉拉的肉棒。先是双手合握,套弄起那根粉嫩颜色,虽然粗大但却显出一丝可爱的肉棒来。对于初次体验被人玩弄男性器的少女医生来说,这样简单的玩法似乎也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只是套弄了两三下,先走液就从铃口中流了出来。

察觉到这一点后,某个邪恶的想法突然在海伦娜心中浮现,施虐欲使得她想要变本加厉地玩弄莉拉。

在海伦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后,从异样的快感中缓过来的莉拉,大口喘息着。趁着莉拉松懈的时机,海伦娜发起了第二次的进攻。

就像是要为酒庄里的干露开瓶那样,海伦娜戴着手套的左手环住冠状沟,用那丝绸制物轻柔地摩擦;她的右手掌心握住了龟头,快速地摩擦着。

“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从未体会过,像是下身融化一样的快感冲入脑海,莉拉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绝叫,从肉棒里射出了浓厚的白浊精液。

与此同时,海伦娜的肉棒也被突然夹紧的肉壁袭击。被莉拉紧致的穴肉包裹着,在莉拉的膣内射入了第一发之后,海伦娜开始思考。要怎么跟莉拉的伙伴们说,需要延长她的疗程。

在夸张的射精后,莉拉的肉棒依旧坚挺,看起来完全没有变小。接下来准备怎么玩呢?只用手的话好像容易玩腻……对了!把吸引机套上去,看着肉棒扑哧扑哧的喷出牛奶的样子;也可以把肉棒绑住,让莉拉跪在地上哀求,求着我让她射精……想着怎么玩弄这根宝贝,海伦娜流下口水而不自知。

这里的治疗,看起来也要很久呢。

 

 

Chapter Two 兽窟 小型 学徒难度

场景读取。

参加:姬榭尔——麻风剑客、露易丝——老兵、玛莉安——驯兽师、佩蒂——神秘学者,

人物读取。

任务:冲突。对这令人发狂的百窟之地进行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在战斗中与敌人交手,并将前线侦查的信息安全带回。

放送开始。

 

全完了。

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那个女人、那个东西……“收集者”,正向我们逼来,我们的防御被她的“藏品”们轻易瓦解。

姬榭尔的大剑被强盗格开,散弹枪的还击打穿了她的护甲,轻易地制服了她。

玛莉安试图指挥她的猛犬从侧翼进攻,但那凶恶的猎犬只是被圣光一照,而后修女再用手中的狼牙棒往它头上来了一下——现在玛莉安还坐在地上哭着呢,这个白痴!战场上哪有那么多感伤的时候?

我和佩蒂尝试组织最后的反抗,但是在那老兵藏品的攻势之下——

天啊!那该不会是……?

那副盔甲上的部队番号,那把特殊制式的晨星锤,以及她那令人怀念的招架动作……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是你吗,我的姐妹?

深沉的绝望逐渐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和她都在那场大战后侥幸生还,本以为从今往后都能过上平静生活,没想到却会在此地以这种方式重逢。

“不要……不要过来啊!谁都好,救救我们!”佩蒂绝望的叫喊传入耳中,让我的思绪暂时回到现实。

环视周围,我们已经被收集者和她的藏品们包围了。明知死期将至,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收集者衣服内的触手刺穿了我的身体,原来她的藏品是这样来的吗?我竟然还有闲心思考这个,真可笑。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逐渐消失——之后,我再次获得了思考能力。看着主人体内的姐妹们,满溢的幸福感意上心头。

 

将老兵也收作自己的藏品后,收集者走向了佩蒂。

平心而论,收集者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这是在她没有脱下大衣的情况下。一旦脱下衣服,她的受害者们就会看到那非人的本质:在那颗精致的头颅下,是由无数触手组成的蠕动身体;而在大衣里,则能看到成十个缩小化的人类脑袋,这些小脑袋只要离开了大衣,就会迅速变作常人大小,并获得同收集者本体一样的透明身体——在之前的战斗中,正是这些“藏品”击垮了冒险者们的防线。

现在,收集者从体内伸出了触手,靠近了神秘学者。

“呵呵呵……原来这就是和恶魔交易的代价吗……”佩蒂想起过去的某个时刻,自己为了探求神秘而许下的承诺,绝望地笑了起来。

“反正,我马上也会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对吧……唔咕?咕喔喔?”突然的,像是为了嘲笑佩蒂一样,收集者用体内的触手缠住了佩蒂,然后把她卷入了自己体中,用大衣封闭住她的视线。

明明收集者的体型和自己也差不多,可“用触手把自己吞入体内玩弄”这件事却一点也没有受阻碍——是的,玩弄。在被触手拖入收集者体内后,触手分泌出了大量黏液,腐蚀掉了衣服。而身体也开始发热、瘙痒起来。

触手将佩蒂紧紧拘束住,蒙上她的双眼、粗暴地进入她的口中。触手末端长出了细小的分叉,深入她的耳内,向她传递来自同伴们的淫靡之音。

“快来吧……来和我们一起享受这人间极乐呀……!”听到了似乎是露易丝的女声后,佩蒂眼中的世界发现了剧变,周围的环境变成了由森林环绕的一片平原,接着她“看”到了发生在同伴们身上的淫戏。

驯兽师正躺在两条成年人体型的大狗中间,享受着一上一下的夹击。爪子在她洁白的裸背与胸部上留下了道道血痕,可她却毫无反应,反而与面前的狗拥吻着,口中更是汪汪地叫着,好似她是大狗们的妻子一般。

麻风剑客被触手丸吞进去,只有躯干的部位露在外面——就实际效果而言,或许观看者们会比她本人更加兴奋?高挺的乳房被手指粗细的触手紧紧缠住,下身的三个洞同样被填满,不断喷出乳汁和爱液。根据从触手肉壁上透出的表情来看,她好像乐在其中。

老兵正和她的姐妹们缠绵,已经脱去了盔甲的女孩们以另一种方式战斗着。她们用69的体位缠绵在一块,各自拿着剑柄,或是枪,或是类似的东西——总之是可以塞进她们那两个肉洞的东西,抽插着对方不断流出淫液的小穴。

佩蒂没能继续看下去,因为在那之前就有一道阴影笼罩了她。抬头看去,那是个约二人高的恶魔。看到恶魔胯间那晃荡着的,至少有成人大腿那么粗的阳具,神秘学者依稀想起这就是当初她召唤的恶魔。

没有给她更多回忆过去的时间,恶魔像抓小鸡一样抓着神秘学者的身体,直挺挺地往阳具上套去。

“不要,不要!这怎么可能进的来!我会——!”不仅粗大,还带着倒刺——这样可怕的阳具长驱直入,甚至还在佩蒂的小腹上顶出了一个明显的凸起,然而由于某种神秘的影响,佩蒂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

随意地把佩蒂套在阳具上,恶魔朝外走去。每走一步,深入她身体的阳具都会撞击她一下。起初有着的反抗想法,也在巨物在体内横冲直撞后,由于那占据了思考能力的快感而烟消云散。恶魔阳具贯穿了子宫壁,紧紧顶着佩蒂最敏感的地方——或者反过来,佩蒂就像个飞机杯一样,用她的小穴吸住了恶魔阳具。

当恶魔射精的时候,炙热的精液喷涌而出,冲刷着佩蒂的女阴。白浊的精液一滩接着一滩,从小穴里滴落。与之而来的还有佩蒂高亢的尖叫声。

……

像这样挂起来,已经被干了多久呢?佩蒂在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失神后,突然意识到她们还在森林中。我该不会被这傻大个在这走不出去的森林里一直干下去吧?

“白痴!傻瓜!听我说!你这样走是走不出去的!你只要把我放下来……”听到佩蒂的话,恶魔停下了动作。

正当佩蒂以为能够沟通的时候,恶魔突然向前跑了起来,然后高高跳起——

“啊……咕啊……”落地的同时,可怕的恶魔阳具狠狠地顶撞了佩蒂的子宫,仿佛全身都被贯穿的快感暴力地破坏了她的思考,也让她试图用来沟通的话语变成了紧咬的牙关所泄露出的丝丝呻吟。

看到挂在阳具上的小人不再胡闹之后,恶魔满意地继续前进,在她们走过的路上用浓厚的恶魔精液留下标识。

 

 

Chapter Two 幕间 城镇事件

艾尔蓓塔——失职惩罚

临近周末,外出的探险者们依旧没有回来。可想而知她们多半是陷在了兽窟——可能是被猪人抓去交配,也可能是被血肉生物捕获,成为它们的苗床。但不管怎么样,总得有人为此负责。

这就是为什么还在办公的女镇长突然被绑出去出去游街的原因。

地点当然是选在了富人区:一方面是与招募来的新兵们隔绝开,一旦她们目睹了艾尔蓓塔的淫乱行径,她的威严就会像遗迹里的火光一样转瞬即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取悦有钱人们——或许是从地下放出的怪物的影响,或许是这片土地本身所具有的魔性,总之居住在这儿的人们多少有些那么不太好公之于众的爱好。而艾尔蓓塔和她的两名护卫,就成了他们少有的消遣。在这之后,富人们自然也不会吝惜自己的“赞助”。给镇民提供了娱乐的同时,又能给将来的战斗提供了经费,实在是一笔好买卖,不是吗?

艾尔蓓塔此时正以双手背缚,脚踝与大腿铐一块,分别固定在木马侧面的状态被拘束在木马上,由两个仆人一前一后分别推拉着木马前进。随着木马每一次的前进,女镇长都会发出压抑不住的娇吟。

“呜呜……又要去了……再被这两根棒棒这么抽插的话,又要被弄到高潮了……!”木马上原本插着的两根假阳具,此时从外面已经看不到了。但从艾尔蓓塔时不时被顶起的小腹,还有一路上的水迹来看,显而易见艾尔蓓塔正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快感与折磨。

“嗯哦哦哦!小穴~去了啊啊啊!”在推到富人区大门口时,艾尔蓓塔尖叫着迎来了她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

“好,再来一圈!”

“嗯,再来一圈!”

在旁观者们群情高涨的叫喊中,坎贝尔家的管家示意另外两名仆人上前替换。

“不,不要啊……我已经,已经受不了!求求你们放过我……!”

”大小姐,很抱歉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呢。这一圈游街结束后您还要和出价最高的援助者过夜。如果我没记错,今天的客人似乎很喜欢看女性和动物交合……”

”呜呜……”在艾尔蓓塔还想说什么之前 仆人们推动木马开始了第三圈。

 

”太粗暴了。”海伦娜趴在诊所二楼的窗台上看着街道上的男人们,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她想,通过给予无上的快感,让对方主动追求肉体的欢愉,这才是调教的乐趣所在。

是时候了,海伦娜起身下楼,打开了地下调教室的暗门。自莉拉哀求自己不要再让她射精后,就给莉拉的肉棒用上了贞操锁。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天内,莉拉一直保持着前后穴被充分开发,但肉棒却无法发泄的一种错乱状态中。海伦娜十分清楚,只要让莉拉在禁欲之后随便被玩弄一下,可怜的少女医生就会彻底沦为快感的俘虏。

开启铁门后,海伦娜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四肢贴地,正不断用被锁住的肉棒摩擦地毯的莉拉。

“怎么了,小莉拉?前几天还哭着说不想再射精了,现在反而是这副样子,嗯?”海伦娜提着莉拉脖子上的项圈,强迫她看着自己。

“对不起,海伦娜医生……我真的好想射出来!前几天说的都是骗人的!把锁解开吧,我什么都愿意做……!”

“比如成为我的实验品?”海伦娜饶有兴趣地看着莉拉,接着拿出了一份契约。

“签了它,不会对妳有任何损害的。”附在莉拉耳边,海伦娜对她低语,“相反,妳每一天都会过得十分幸福,每天都能泄个痛快,每天都能射个痛快。”

“我,我知道了!请解开锁吧……!”莉拉毫不犹豫地坐下去,将阴唇印留在了纸上。

在完成了契约后,海伦娜牵着莉拉,让她跪趴到房间里的大床上,用皮带将她的上身像对待精神病人那样紧紧拘束起来,又将双手用皮革单手套束缚在背后,双脚则是分别绑在床脚。

“医生?这是要做什么……”

“妳不是很想射出来?”海伦娜从墙上取下了一个带有导管的吸引器后,解开了贞操锁,莉拉的肉棒几乎像是要为了彰显存在感一样而蹦了出来。

带着几分戏谑,海伦娜伸出右手随意套弄了几下肉棒,而被解放的莉拉毫无少女的矜持,畅快地呻吟着。接着,海伦娜把吸引器套在了莉拉的肉棒上。

“不,等等!我想要真正的小穴,不要用这种玩意啊!”

“会有的,妳马上就能尝到。”海伦娜意味深长地回答,接着按下了开关。

伴随着吸引泵富有节奏的运作声,吸引器一下接一下的套弄着莉拉的肉棒。先前还满脸不情愿的莉拉,在这样粗暴的对待下,表情也迅速融化成了快感的形状。

戴上了光滑的医用手套,海伦娜伸出食指探进了莉拉的菊穴。早已被开发过无数次的肛门被手指轻易顶入,但依然紧致的穴肉还是令海伦娜十分满意。

“我的小猫,妳为什么吸得怎么紧?”海伦娜改用两指,在后穴中寻找着莉拉的弱点,“是不是因为,妳是个用屁股都能达到高潮的小骚货?”

“不,我才不是呢!不要这么说……呜呜呜!”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态度,明明喜欢得不得了却总是不承认。”和以往的调教差不多,莉拉又一次被戴上了口球和眼罩。

“而我就很喜欢,也很擅长让人乖乖承认。”虽然海伦娜的语气十分温柔,但要是莉拉能透过眼罩看到女医生的表情,一定会被那充满了恶意的微笑吓到。

对接下来要用的器具略加思索,海伦娜拔下了套在莉拉肉棒上的吸引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逼真的女性屁股模型。

跟往常一样,莉拉在被用上眼罩和口球的时候会变得极其敏感。几乎是刚开始插入,她就像野兽一样一边呻吟着一边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肉模的女阴部分就像是真物一样紧紧吸住了肉棒,阴道内的皱褶死死压迫着莉拉。在暌违了三天后第一次插入的刺激下,她动了没几下就射在了里面。

“看妳用这根东西射得很爽呀,那么后面两个小洞洞呢?”

“呜嗯嗯嗯!!”莉拉使劲点头。

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回应,海伦娜将一根栩栩如生的假阳具接到了床尾的炮机上,将其抵上莉拉的小穴。

不过并没有急着启动,因为海伦娜预定要将“快感”放到“忍耐”之后。她又取出了一根装满了粉红色流质的粗大针管,将有着肛珠外形的注射口插入莉拉的菊穴后,开始了灌肠。

“这是用镇外血肉生物的尸骸提取出的史莱姆……不用害怕,它们现在没有繁殖能力,更是完全无害的,有的只是性爱方面的用处。它们会消化掉粪便,清洁肠道,而且还有着强烈的催情效果。”停顿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海伦娜一巴掌拍在莉拉的屁股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拉出来的时候特别爽。妳这下流的小婊子,不会连排泄都能高潮吧?”

最后,海伦娜终于开动了莉拉渴望已久的炮机。通过和肉模连接的机关,炮机能和莉拉的动作达成同步。当莉拉的肉棒深入肉穴内部的时候,她的小穴也会被肉棒粗暴地塞满。

看到莉拉在大力地操着身下的肉模同时,被炮机干的爱液四溅的淫乱模样,海伦娜止住想要大笑的心情附到她的耳边,说出一件事:

“告诉妳一件事,亲爱的。”

“妳在操的这个小穴,是用妳的阴道倒模的。而正在操妳的那根肉棒,也是根据妳的那根来制作的。”

“被自己的肉棒操,还有操自己小穴的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哦咿咿哦哦!呜诶诶诶!”伴随着又一次的浪叫,莉拉停下了动作。海伦娜看得真切,在她的肉棒与倒模肉穴的结合处有精液缓缓溢出,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她已经被假肉棒深入的小穴里。

“所以答案是高潮?哼哼,看来妳真的很喜欢被这么玩呢!”海伦娜又告诉了莉拉最后一件事:“差点忘说了,这两个玩具其实是相通的,妳已经被中出过一次了吧,自己的精液又感觉怎么样呢?”

“好了。接下来我还有事情要办,妳就在这好好爽个够吧。”随手把炮机的震动调到最大,海伦娜朝门口走去。

“要是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地上弄得一团糟,晚上妳可就要有大麻烦咯。”

就在海伦娜关上铁门的同时,史莱姆伴随着尖叫声从莉拉的屁股里被拉了出来。

 

 

Chapter Two 幕间 减压措施

本周无需减压。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少女地牢》有3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