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鸟

Outline
Latest posts by Outline (see all)

“受死吧,你这害人无数魔女!”

年轻的猎巫人朝着面前一身漆黑礼服的丽人嘶吼着,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挥动着长剑——

然后他就在法术的冲击中失去了意识。

……

“呃啊……”脑袋里剧烈的刺痛唤醒了昏迷的猎巫人,“这里是……”

他发现自己现在正被数条皮带死死地拴在一个木十字架上,脑袋也被额头处的皮带死死地拘束着,只能目视前方看着眼前镜子中自己屈辱的样子。

而这个屋子中,除了自己和自己面前镜子之外,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盏亮得有些刺眼的魔晶灯了。

“我还活着……那个魔女想干什么?”

活体解剖、人体素材、魔药试验,还有各种各样让人毛骨悚然的器物和法术……
一时间,导师们所描述的无恶不作罄竹难书的女巫形象在他的脑中瞬间清晰了起来。

“……冷静,冷静,”猎巫人深呼吸,拼命挥散脑中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我得赶紧想个办法逃出去。”

但是回应他的,只有老旧枷架发出的刺耳响声。明明好像随时都会断掉,却又牢牢固定住自己的身体,半朽的木头像是在嘲讽他的无能一般,嘎吱嘎吱地尖笑着。

“嗨呀,才刚睡醒就这么有活力,”不知何时,那个漆黑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也不枉我的那一堆魔药了。”

“你!你在我身上用了什么!”

“我想想啊……”女巫食指轻点朱唇,做思考状,转而回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一些能让身体高度活性化的药剂,还有几个小小的刻印……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你到底——快……快把我变回去……嗯……不然……”

似乎是女巫所说的药剂开始了作用,身体突然产生的变化直接打断了猎巫人的提问。

“不然什么?呵,与其由我来解释,倒不如让你自己的身体亲自来告诉你那些小可爱的作用吧,”她的笑容愈发深邃,眼神也越来越尖锐,“呼,你说呢?”

“嗯……就这种程度而已……我是……不会……呃……”

青年这样说着,但是身体里的怪异感觉却越来越明晰。

先是阵阵刺痛,周身都火辣辣的痛,然后火烧般的阵痛慢慢变为了瘙痒,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渐渐的,周身的瘙痒变得让人越来越难以忍受,变得如骨附蛆一般。

“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啊?”女巫修长灵活的双手抚摸着猎巫人结实却打着颤的肌肉,被黑色织物裹住的双手像是情人的吻一般,抚上了青年火热坚挺的分身,“嗨呀,已经这么精神了呢。还是说,有人想要更舒服一点?”

“……杀了我……”

“嗯?”女巫装作没听见,手上的动作却更加肆意妄为起来。

“杀了我啊!你这****!听见了没有你这个臭*****!!!你***要杀便杀,这样羞辱人又算哦呜呜嗯——!!!”

“嗨呀,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样口无遮拦吗……没办法,既然你那么心急,那就赶快开始吧。”

“哦呜呜呜——”

巨大的压力侵袭着男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挤压着他的每一根骨头。但是猎巫人并没有感受到预想的剧痛,相反的,巨大的的快感却从身体各处传来,让他发疯。

男人扭动着,闷叫着,木枷再一次尖笑着,嘲讽着被缚者的无力。

坚挺的分身不停地喷吐着雄性的白浊,与此同时,猎巫人的身体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原本的短发慢慢变成了让贵族小姐们都羡慕的柔顺长发,挺拔的身材也越来越矮小,常年修行带来的坚硬的身体线条也越发柔和,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也褪成了宛如明月一般的白色。似乎一切都在“缩水”,但他的——或者说“她的”前胸和臀部却慢慢变得饱满圆润。就连曾经男性的象征也愈发短小,最终成为了泛着淡粉色小丘上的一到蜜裂,缓缓开阖着淌下淫汁。

“呵,真是的,这么可爱让人怎么忍得住嘛。”女巫捏了捏昏迷少女尚未褪去红潮的柔软脸颊,“那么,接下来是……”

……

“……♩♪……”

陌生的天花板,以及温暖柔软的美妙触感。

但是似乎有哪里不对。

“嗨呀,睡得好吗,我的小菲娅?”

“♩……♪?……♫?!♪——♩♪?!♩♬!!”

被女巫称为“菲娅”少女在柔软的大床上惊起,却终于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努力,都无法说出哪怕一句话。而嘴巴里能发出的唯一声音,就是那美妙得难以描述的音调——但绝对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刚睡醒就忍不住为主人献歌了,主人我好高兴啊……呵呵……”

“♬♩♪♪♫?♩♬♪!♫♬!!”

“哈哈真可爱呢小菲娅,看你这么精神主人我也就高兴啦,呵呵,好乖好乖~”
少女一下冲到女巫面前挥动拳头,但在外人眼里就像是没能得到礼物的妹妹扑到姐姐怀里撒娇一般,可爱至极。

而始作俑者,一手搂着怀中微微发颤的小小身体,一手轻抚着对方柔顺的长发,笑得更开心了。

而菲娅,却觉得一阵又一阵的微弱电流从头顶窜到胸口,又逐渐扩散到小腹,麻酥酥的让人提不起力气,却又说不清是舒服还是其他什么感觉。

“♩♪♬……♫?♬♩……♫♫♬!”

菲娅挣扎着想要推搡开面前的女巫,但除了让自己更加陷入这可怕的温柔乡之外什么也没做到。

“嗨呀,光顾着玩了差点忘了正事,”女巫似是玩够了,放开了怀中的少女,“呵呵,都怪菲娅你实在太可爱了,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呢。”

“……”少女连滚带爬地退到房间角落,双手一上一下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身体,忌惮地看着面前身上只着薄纱的女巫。

“别那样看着我嘛,只要你乖乖听话的话主人我还是会很温柔的哦,”女巫耸耸肩,转向一旁的衣箱,“啊,至于你的声音……如果这么可爱的女孩儿总说那些不入流的话岂不是暴殄天物?所以我就稍微做了点加工,怎么样,很棒吧?”

“♫♫♪!♩♬♩♫♪!!♩♬♩!!!”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放心,以后你只能这样说话了哦,而且为了杜绝你那小脑袋里再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我也给你下了几个刻印,”女巫从衣箱中取出了一大堆东西放到菲娅身旁的床头柜上,转而轻抚菲娅纤细脖颈上的项圈,还有镶嵌在少女额头上闪着异样的光的宝石,“简单来说,你看不懂任何文字,也听不懂别人说的任何话——除了我以外。”

“……♩♩♬♪?♩♩♬♩♪!♫♫♬♪♩♬?!!”

一股暖流自菲娅侧颊滑落,曾经的尊严让她拼命地想要擦去泪痕,但不知为何,这副身体的泪就是擦不干。到最后,菲娅干脆放弃了,任凭眼泪肆意流淌。

“那么,在做一些最后的准备就开始工作吧?”女人俯身啜去少女的泪水,把她抱到床上,转身又拿出了一个小陶罐。
冰冷的毛刷蘸着粘腻的药剂舔上了少女的胴体。

先是腋窝、侧胸,又转向纤细的腰际,在肚脐周围来回旋转了许久之后有转到了修长大腿的内测,最后又一直舔到了足底,钻心的搔痒让少女不住轻吟着,事到如今无声的忍耐是她唯一的反抗方式。

“♬♩♪……♫♩♬♪……”
随后,另外三小罐同样的药剂也被涂抹到了菲娅已经泛起红潮的身上。柔软的毛刷像是在登山一般自胸廓开始一圈一圈向上,留下晶莹的痕迹,最终在早已挺立的两点殷红处来回涂抹着,让少女好不快活。

“♩♪……♫♪……♩♫♬?!”

稍作休息,毛刷便抚上了已经变得晶莹的蜜洞,两瓣蜜肉颤抖着,微微开合,渗出少女自己的“特制药剂”。当柔软的绒毛吻上翘挺的小肉芽时,菲娅颤抖着,发出了不像样的声音。

“♪♪♥~……♩♬!……♩♬♪♡~……♬♯♩♪!♡”

每吻一次,少女的双腿便紧绷一次,渐渐的,少女的轻呼越发甜腻,而修长的双腿也越发僵硬,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直到少女即将登顶,可女巫手里的动作却先一步停了下来。

“♩♩……♫♬♥♩……♬♬♩?”

“嗨呀,看你这色迷迷的样子,”女人又摊开了先前抱过来的那套衣服,“不行哦,只有好好完成工作才能获得奖励呦,至于不乖的孩子,就只能被这种苦闷所困扰了,知道吗?”

“♬♩♪……”

已经完全脱力的少女只象征性的哼了几声,看也没看对方一下。

“就这么不愿意接受女孩儿的身份吗?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把男人的象征还给你吧。”

听到这句话,菲娅的眼中几乎要冒出光来。但看到对方手里两大一小的三根棒状物之后,她惊恐地拼命摇头,手脚并用想爬到女巫够不到地方去,然而虚弱的身体让她仅翻了个身就被对方压在了身下。

“这两根可是完全按照你之前的尺寸做的呢……嗨呀,原来你更喜欢后面吗?难不成……嘿嘿……”

借由刚刚剩余的粘腻药剂,冰冷又充满弹性的伪具被缓慢而不可阻挡地送入了少女体内,意料之外的巨大快感甚至让菲娅一时间双目有些翻白。

而耻丘的蜜洞,也很快被同样的伪具填满,连新生的敏感孔洞也被满是绒毛的软棒塞得满满当当。

“♩♬♥♩♪……♪♫♬♩?!♪♫♪♡♫♬♩……!!♩♪♫♥——!!”

菲娅双目翻白,小舌微微自口中吐出,随后甜腻音调戛然而止。

……

“……♩♪……”

“自己的感觉怎么样啊,我可爱的小菲娅?”

自己的感觉?

使用自己的感觉?

被自己使用的感觉?

感受到下身前后传来的饱涨感和若有若无的酥麻快感,菲娅从脸颊到耳根都被潮红占据。

“……♬♩♪♩……”

“那么,你的工作就开始了哦?努力为主人我献歌来获得快乐吧。”

环顾四周,菲娅没有看到她的女巫主人,却觉得自己好像到了冒险书中描述的巨人国:自己貌似是在一张有城主庭院那么大的木桌上,而周围的一切都同样是那样巨大,就连旁边插在墨瓶里的羽毛笔,似乎都比自己高出一头,而菲娅自己则被“关”在一个巨大而空旷的鸟笼中,鸟笼的中央则垂吊着一个像是秋千一样的椅子。

“啊,其实只是你自己被我变小了而已,是不是有些吓到了?”女巫主人的声音又一次从头顶传来,“记得坐到我给你特意准备的‘座椅’上啊,不然你会非常、非常、非常后悔的,我保证。”

“♫♩♪……”

犹豫着坐上了那个看起来挺舒服的“座椅”,在菲娅反映过来之前,那椅子就上升到了笼子中央的位置,断绝了她再下来的可能性。

“♩♪♬♫?!”

“嗨呀,忘了告诉你了,之前的那个药剂好像是会让你被涂抹过的地方都瘙痒难耐来着,大概是生效三刻半,失效半刻的样子,”依旧是温柔地声音,吐出的话语却让笼中少女差点昏过去。

“而你身体里的那几个‘小玩具’则是随机启动的——运动方式、强度,持续时间什么的——当然这个过程中你是绝对丢不了的。

“而你的项圈中也有我刻印的开关,只要小菲娅你好好唱歌,那两个小玩具就会保证服服帖帖,而且还会慢慢释放缓解药剂——嗨呀,如果你想的话,当然也可以用歌声命令它们努力‘工作’……

“那么选择的权力都教给你咯?”

一张巨大的乐谱被挂在了菲娅面前的墙壁上。

菲娅看着眼前的乐谱,又拽了拽身上可爱又完全合身的衣裙,不知所措。

一个男人,却被套上了可爱得过分的衣裙,成为了歌姬。

一个猎巫人,却被女巫所俘,成为了她的笼中之鸟。

菲娅幻想着这一切只是个噩梦,等自己再度睁开双眼时又会是曾经那破旧的小酒馆。

但是下身扭动得越来越剧烈的伪具以及不知何时从各处敏感带传来的蚀骨瘙痒都在提醒着她这个无可改变的事实。

或许……

“……”

“♫♩♬♩♪……♩♪♫♩♩♬……♩♫♫♪♩……♩♩♬♩♪……♫♪♫♬——♩♬♫”

沁人心脾的美妙声音借助笼中各处的扩音术式荡漾在杂乱而又有些温馨的工作室内,或许从今以后的每一天,法塔的主人都能听到这般美妙的声音吧。

 

 

后记:新人,请多指教,咕咕咕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2+

《笼鸟》有3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