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的奇妙日常终章 (下)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5章,专题:蝶恋的奇妙日常

(终章)

“⋯⋯嗯?”

时间彷佛凝滞在蝶恋看见纸蝶的刹那,千夏、床铺、飘散的烟雾如同投射在空气中的幻像,看似伸手可及,实则如虚影般飘缈。

这样的状态并未维持多久,房内空间便开始以纸蝶为中心缓缓收缩,扭曲的光线吞噬着蝶恋视野内的一切事物。一阵天旋地转后,最后一丝的光芒也消失在幽黑之中,只有身上时不时蠕动几下的触手,和下身源源涌入的快感留存。

晚风自仓库大门吹来,稍稍把蝶恋的理智从幻象破灭所带来的眩晕中唤回。忍着巨大的空虚,蝶恋起身检查着自己的状况。

手脚可以动了,只是这件触手衣⋯⋯应该是触手袜变成的吧、呜⋯⋯小穴好痒⋯⋯肚子好胀⋯⋯得赶紧逃出去⋯⋯

扫了一眼周围,蝶恋看到摆在脱出之路上的难关——一个木制跳箱和一张软垫。约莫半身高的跳箱最上层没有任何平坦的地方,完全就是棱边朝上的三角柱。

“那、咕呜⋯⋯”一股电流在蝶恋说话的瞬间从舌腹激起,引得蝶恋全身酥麻不已,敏感的穴口又渗出不少汁液。

那些奇怪的黑纹的作用吗⋯⋯呜⋯⋯身体、好想⋯⋯不行、得快点⋯⋯

发软的身躯彷佛随时都会倒下,蝶恋夹着大腿,歪歪扭扭的朝出口走去。两腿间些许摩擦刺激着蝶恋异常敏锐的神经,沿途留下一条水痕便是发情的证据。好在这次大门没有响起倒计时的叽叽声,一副放任蝶恋出去的模样。

总算到了⋯⋯呼⋯⋯反正没有时间限制⋯⋯稍稍休息一下⋯⋯

双手一前一后撑在跳箱顶上,颤抖的上身向前微倾,蝶恋翘着臀,小心翼翼的让蜜唇贴近跳箱边缘的棱角。但意外总是在疏忽时发生,蝶恋撑在跳箱上的部分忽然下沈,轻薄的紧身衣并未起到任何阻挡作用,使棱角径直突入蜜唇之间,划过埋藏小豆的唇窝直抵蜜穴深处。

“嘎啊哼——”一声娇鸣,所带来的是以舌腹为中心高强度电流,配合下身的快感直冲脑门,绞碎仅有的一点理智。失去控制的身躯爬上跳箱卖力扭动着,让全身的重量压在腿间最敏感的三角。穴口到小豆之间连成一条完美的直线,恰好可以沿着跳箱的棱边肆意发泄。

“啊哈——啊哈——”

不在线上的后庭则由跳下伸出的触手重点照顾,一次次的抽出、冲击,配合著娇喘引发的酥麻,让蝶恋彻底沉沦其中。

得、得快点⋯⋯

不知是潜意识里的理智残渣作用,抑或是混乱中的因缘巧合,蝶恋的身体跟随着触手抽插的节奏,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察觉捕获的猎物正在逃脱,跳箱的棱边长出柔韧的触角,与蜜唇中的嫩肉纠缠。深入后庭的触手也开始不断注入樱露,以期把蝶恋淹没在淫靡的汪洋中。

“呼啊啊⋯⋯哼嗯⋯⋯就差、喀啊⋯⋯呼⋯⋯”

得快⋯⋯

双脚在悬空数十分钟后落到软垫上,也代表第二道关卡的开始。

“咕⋯⋯呜呜!”箱内的触手见蝶恋已经逃离掌控,便往蝶恋身体里一掏。寄生在腹中的肉虫被触手从后庭拽出,成为触手箱拴住蝶恋缰绳。身上的触手服也发生异变,将蝶恋的双手拉到身后黏合,形成一副绑缚到手臂的单手套。

“呼、啊啊——”蝶恋试着往前踏出一步,就因肉虫在腹部挣扎所带来的刺激而小去了一次。第二步、第三步⋯⋯混合著快感的悲鸣愈发响亮,前行的步伐也逐渐放缓。

而蝶恋脚底的软垫也露出真正面目,长到小腿肚的触手无时无刻不在抚摸着蝶恋的双脚,每一次迈步都得忍受如同舔舐神经的瘙痒。

短短两三公尺长的路程犹若不见尽头,蝶恋的身体在永无止境的爱抚与刺激中不断高潮。每当意识昏沈时,蝶恋身上就会闪起紫色光纹。伴随着下身大量的汁液流出,蝶恋的精神便被强制振奋,并开启下一轮淫刑折磨。

⋯⋯得快⋯⋯得、呜⋯⋯

或许是理智残渣被消磨殆尽,或许是触手有意而为之,又或许是少女的肉体本不该用来承受如此煎熬。蝶恋双膝一软,向前栽进触手垫中。无数触手缠上蝶恋,争相挤进蝶恋的后庭、小穴等一切可以入侵的穴口。

叽叽——

大门缓缓关上、上锁,象征挑战者的失败。蝶恋模糊的视野最终被黑暗笼罩,随后触手垫卷起,彻底把蝶恋囚禁在触手牢笼。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呜⋯⋯得⋯⋯

得⋯⋯

⋯⋯⋯⋯

嗯哼——嗯哼——

“在这么?”

“是⋯⋯这是符咒最后生效的地方。”

哈啊——哈啊——唔!呼嘿嘿——

“蝶恋闪远点!我要破门了!”

“等一下——”

“破!”

哐当一声,厚重的大铁门如朽木般被四分五裂,触手化的碎块流着液体,在地上抽搐几下后便失去动静。

““蝶恋!””一男一女的吼声同时响起,让处在仓库正中央,两手被反绑、跨坐于触手木马上的少女想到些什么,抬起迷茫的双瞳望着眼前五人。

“嘿⋯⋯嘿嘿⋯⋯”嘴角的口水因为傻笑而垂下几滴。少女兀自摆弄腰肢,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死!”又是声巨吼,少女身上身下的触手应声化为肉泥。在失去依凭的躯体倒下之前,扎着长辫的身影已将其搂住,颤着声,用安抚婴孩的语气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呜⋯⋯”少女的眼角泛起珠光,没多做应答便昏睡过去。

⋯⋯⋯⋯

呃⋯⋯

纯白的秀发垂了几丝在脸上,两只和动漫里精灵一样的尖耳扑腾了几下。红宝石般的眼瞳正一眨一眨的盯着自己,让蝶恋感觉浑身不自在。但别说是抬手拨开头发,蝶恋现在连出声招呼都做不到,只能与面前的疑似精灵系女子大眼瞪小眼。

“把人家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搞成这样,你个逼崽子找死啊!?”一道充满杀气的咆哮传进蝶恋耳膜。蝶恋只觉声音异常熟悉,却怎么也无法在朦胧的脑海里找到有关的线索。而面前的女子见到蝶恋拼命转动眼球寻找声音来源的模样,吁出一口气,转头对着一旁说道:“她醒喽。”

砰咚!门被粗暴开启的撞击声让蝶恋心里震了一下。留有余愠的面庞出现在蝶恋视野中,随即扭成八字带一杠的憋哭脸。布满泪痕的双颊再度泛滥,攥着长辫的双手终于忍不住扑上蝶恋。

“哈啊——”因为剧烈的快感而不断呻吟,成为蝶恋甦醒后的第一次出声。

“啊啊胤姐姐不行!蝶恋身上的术式还没稳固,现在不能碰她。”

“哎哎⋯⋯抱歉啊蝶恋。”

“让我看看。”数阵亮光闪烁过后,蝶恋身上奔窜的快感才逐渐平息。不过模糊的大脑似乎以此为钥,开启记忆的锁头。洪流般的画面涌入蝶恋脑海,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胤⋯⋯姐、呜——”

“不要说话,术式还没稳固呢。”女子说着,伸出手在蝶恋脖颈放出几个法阵。

哇~是魔法耶。

“帮你加上传声咒了,试着在心里说话看看。”

“嗯、嗯⋯⋯欸?”

“噗⋯⋯呵呵,这心里话真有蝶恋风格,应该没事了。”

“嘿!这可是、皆大欢喜啊?”

“吓!”听到中气十足的声音,蝶恋心跳足足漏了一拍,随后才怯懦的问道:“吴大爷?”

“咋?想咱不成?”

“鬼才想你个千杀的!”

“老婆!”

“你们⋯⋯都认识?”

蝶恋的一句疑问,使火药味十足的气氛瞬间又软了下来。胤姐拖着沙哑的哭腔说道:“蝶恋⋯⋯抱歉,姐瞒你很多事⋯⋯”

“呃⋯⋯例如?”

“我早过十八了。”

“这应该不算瞒我吧⋯⋯”蝶恋思忖着安慰的话语。“胤姐你三奔四的事我是知道的。”

然而胤姐听见蝶恋的安慰,眼眶里的泪珠再次刷刷滚落。声音也更为沙哑,几乎可与将死的秋蝉匹敌。

“啥奔四⋯⋯快奔四百了都,你叔⋯⋯”

“老婆!”

“呃——”如果用嘴说话,蝶恋这会估计下巴都掉了。

“蝶恋,我们还是好姐妹么?”

蝶恋望着面前这位红着眼眶的四百岁姐妹,支支吾吾的答道:“呃嗯、嗯是⋯⋯”

“呜哇——!”

“老婆!羽叶,这里就拜托了!”

“没问题。”

“那咱也先走一步。”

两急一缓的脚步声逐渐远离,关门声传来后,女子再度出现在蝶恋眼中。

“嗯⋯⋯请问你是?”

女子遮起两只尖耳,甜甜一笑,蝶恋才猛的想起:“白夫人?”

“是我喔,不过白夫人是那天的化名,恕我再次介绍。我姓亚蒂安特,名羽叶,年龄以这里的算法是二百出头。”羽叶顿了顿,露出尖耳抖了几下继续说道:“种族是正统的精灵,并不会任何类型的占卜,请多指教。”

“那⋯⋯呃所以⋯⋯羽叶姐?”

“嗯哼?”

心里虽然又产生出千万疑惑与吐槽,但蝶恋放弃追问,选择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我现在的情况是?”

“有很多事要跟你说明,等待术式稳固的期间请让我一一道来。那⋯⋯就从一切的根源,你遇到的触手生物说起。”

“触手袜?”

“是的。”

“那⋯⋯触手袜现在怎么样了?”

“它现在在你身上待的好好的。”羽叶说着,做出一面映着蝶恋身体状况的屏幕。

“呜哇⋯⋯”蝶恋全身盖着一件触手服,漆黑光滑的外表上布满闪着粉光的纹路。然而这都不是蝶恋关心的重点。

“胸变大好多喔⋯⋯”

“这是你身上术式作用的结果。顺带一提,等你身上的术式稳固之后操控权就会转移给触手袜。”

“这些术式是?”

“就是会让你产生快感的术式。”

“呃,不能直接解开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术式已经深入你的体内,解咒的话可能会让你灰飞烟灭喔。”

“欸⋯⋯”

“倒是有一个办法能把控制权交给你。”

蝶恋的眼中亮起希望之光。

“只要你学会使用魔法就行,但是得花费数年的时间就是了。”

“⋯⋯那之后再说吧,我高考都没⋯⋯等等。”

“唔?”

“今天几号?”

“喔~这个不用担心,虽然你昏迷整整三天,但这个房间有施加加速时间流动的术式,所以外面才过三小时而已。”

“嗯。触手袜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吗?”

“不是,它是我们开发的刑具,因为一些意外所以在处理掉之前流落到这个世界。”

“你们?刑具?”

“我们是谁,之后会再跟你说明。至于你身上的刑具是件瑕疵品,所以寄生在你身上的时候并未侵蚀你的意识,而是选择成为你的⋯⋯朋友?”

“宠物⋯⋯吧。”

“好的。接下来我们发现这件事后,负责研发刑具的部门决定观察你和触手袜之间的发展。确认你们之间达成共生关系后,再诱导你给触手袜注入狂化剂,并在你周围置入不同型号的刑具。结果很是惊人呢。”

“呃⋯⋯怎么说?”

“一般来说注入狂化剂的个体会把寄生体压榨致死,而你捡回去的型号可都是侵蚀性数一数二的,像这次仓库内都是属于这种。说到这次仓库的行动,主要是想测试你和触手袜的抗性,结果⋯⋯”

“结果我失败了?”

“倒也不是⋯⋯是我不小心把配给触手柜的术式搞错了,导致触手袜进入休眠状态。本来应该是加强狂化效果的。”白皙的拳头可爱的锤在额角,做出很不好意思的模样。“不过中间也一段小插曲,也是你会被救出来的原因。”

“欸?原来我会被关在那里吗?”

“嗯,流程表是这么写的。但你的朋友发现你没回家,就找了胤姐姐。然后在胤姐姐的要求下决定更改计划。大致情况是这样子,彻底完成术式及后续的调整大约还要再花三天的时间,还有其他想问的可以慢慢来。”

“嗯⋯⋯”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蝶恋的奇妙日常终章 (下)》有4条留言

  1. 什么鬼啊,啥都没说清楚呀
    “确认你们之间达成共生关系后,再诱导你给触手袜注入狂化剂”
    “一般来说注入狂化剂的个体会把寄生体压榨致死”
    这么说他们是想搞死蝶恋?
    吴大爷为啥还能跟没事儿人一样出现在旁边啊,
    “是我不小心把配给触手柜的术式搞错了,导致触手袜进入休眠状态。本来应该是加强狂化效果的”
    所以说要是术式没搞错的话,羽叶原本是准备搞坏蝶恋?
    “欸?原来我会被关在那里吗?”
    “嗯,流程表是这么写的。”
    所以说如果不是胤姐阻止,蝶恋会一直关在仓库里被刑具折磨?
    那为啥蝶恋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平和地和羽叶说话啊。。
    搞不懂啊搞不懂啊

    0
    回复
    • 本来以为终于能解开各种疑惑了,结果扔下一堆疑问啊,又看了一遍,
      那个肉虫是啥,吴大爷到底是谁呀,胤姐居然还能和他说话而不是直接鲨了他?ヽ(‘⌒´メ)ノ

      0
      回复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