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の邂逅

Rin123
Latest posts by Rin123 (see all)

寂靜的森林,碧藍的圓月。

所能傾聽的,僅僅只有風掠過林木間的聲音。眼前所見的,是伸手僅見五指的微光。無數彷彿在向天空盡頭進軍的樹叢,高傲地宣告着此處生人勿近。

到底往那去了?

黑髮的少年抱着這份疑問,獨自朝前方走去。

幼少的身軀頂着掩蓋腰間的雜草、身上披着與破布無異的衣物、就連一盞小小的油燈都沒有,漫無目的地遊走。要是看見這副模樣,恐怕任誰也會說出「他…已經死了。」

然而,這裡作為非人異族的居所,並非是能以常識推敲之地

隱匿於黑暗中的緋紅雙目,靜靜地注視着少年。隨後,視線的主人不禁伸舌抹唇,像個憋壞的孩子般急不及待走向目標。

“呐,小朋友,夜里在森林在干什么呢?沒人告訴過你很危險的嗎?”

鈴鐺似的清澈女聲自背後傳入少年耳中,他當即轉身望去。聲音的主人要遠遠比他高出一大截,那怕少年拚命抬高腳尖也只能勉強看見那對像紅寶石一樣的雙瞳。雖然被厚重的長連身裙藏了起來,可那被白絲包襄的修長雙腿仍然穿過多層布料展示自己的存在感。即使只有剎那被風所吹起,沒有絲毫贅肉的美腿已經深深烙印在少年心中。

酒红色和纯黑搭配的连衣裙,

「你是?」

高挑女性撥起左側的長馬尾,微笑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艾米·西塔,如你所见,是這個森林的熱心居民哦。我已經介紹完了,那你又是誰呢?”

森林的住民?可這裡不是魔物的聚居地嗎?但她要真是魔物的話應該是會立即襲擊才對?說起來好像也有些獵人會住在森林附近的樣子…

「怎麼了?」

見少年久久不予回應,艾米不禁問道。少年頓時從腦内混亂的思想鬥爭回過神來,紅着臉支支吾吾的答道。

「你,你好…我叫銀,我是來這裡找我爸爸的。」

「找人?你的父親是獵人嗎?」

銀點了點頭,接著興奮地說:「嗯!爸爸他是專門對付那些吸血鬼,十分~厲害的獵人哦!」說到這,銀臉上原先的不安一掃而空。他又從衣服中拿出一把槍管斷裂的獵槍,像是炫耀新玩具般展示道:「看!雖然現在是弄壞了但爸爸他可是用這把槍打倒很多吸血鬼呢!」

被銀的話語打動,艾米稍微瞄了他手中的獵槍兩眼。作為他口中的【】,艾米在片刻間便知道這把武器別說殺死,連劃破她的皮膚都做不到。

更何況在槍上沒有絲毫同族的味道,反倒帶着些許淫魔跟精靈的氣息。

而至於他父親的下場…即使艾米與他素未謀面,也不難想像銀即將多了一個母親、或是姐姐。

迅速得出結論後,艾米將注意力移回銀身上。她再次打量起眼前這位少年,那張稚氣未退的可愛臉蛋,讓艾米心裡頓時閃過一個念頭。

一個對她而言相當有趣的念頭。

霎時間,艾米彷彿變成一名熟練的珠寶工匠,而銀在她眼裡則成了顆等待打磨的原石。

「可是,現在都已經夜了,等到明天再找吧。」

「但爸爸他仍然在迷路啊!要是不快點找到…」

艾米打斷銀的話,說出自己的依據:「沒事的,銀的父親不是很厲害的獵人嗎?就算沒有武器也肯定能保護好自己的。」

到這,銀的雙瞳明確地收縮了片刻。艾米見自己的話術見效,當即追擊道:「不過到銀你這,可就說不一定了哦。那些吃人的妖精啊、魅魔啊可是最喜歡像銀這種【可口】的男孩子呢。」

語罷,銀的臉變得通紅起來,支支吾吾的說:「即使這樣說,我好、好像也迷路了。」

「那銀的家裡還有別的家人嗎?」

說完,銀的表情突然低沉下來,細聲曰:「不,沒有…」。緊接著,他再補充道:「在我懂事之前,媽媽就已經不在了。我聽爸爸說,媽媽是為了保護我才被魔物抓走的…」

「是這樣啊,那這樣吧。我家就在附近,那裡有多餘的房間,來住一晚吧?到早上我再和你一起找你父親如何?」

真有危險的話,就找機會偷偷逃跑吧。

銀在原地想了一會,無言地點了點頭。艾米見狀,便轉過身去蹲下,把背部對銀說:「你也應該累了,我來背你吧。」

「謝、謝謝。」

語罷,銀伸手環抱她的頸部,讓自己整個人貼在艾米背上。而艾米則提起銀的雙腿,站起身來。

好冷!

自大腿所傳來並非暖和,而是冰冷的觸感。刺骨的凍感化作蒙糊的信息,告誡着他艾米乃非人之物。

疑心隨即成了思考的燃料,使銀的腦瓜子迅速搜索老師教授的知識。

所謂的吸血鬼,簡單來說就是活著的屍體。不論怎樣的環境,作為屍體的牠們體溫都不會有變化,亦即是說,牠們永遠都只是冰冷的死者。

可接下來,銀又下意思的將其杏否定。

不對!這跟老师讲的不一样!吸血鬼不是永遠不脫抖风,鼻子长得跟矛一樣,丑到不行的…那她明显不是嘛!對,她不可能是吸血鬼,一定、一定只是因為天氣太涼而已!沒錯,一定是的!

懷抱着矛盾的想法,銀靜靜地待在艾米背上。任由命運引導他的去路。

「到了哦。」

眼前所見的,是與這昏暗之地不相稱的氣派洋館。燈火通明,沒有任何腐朽的地方,本是純白的燈光在彩繪玻璃下變為鮮豔的畫作,把銀的目光全吸了過去。

艾米放下銀,伸手開門。在門被打開的瞬間,門後同時響起整齊劃一的叫聲。

「大小姐歡迎回來!」

赤紅的地毯伸延至深處樓梯的盡頭,僕人們站立於左右兩側,她們各自不偏不倚地隔開一個身位,两手輕輕提起長裙、閉目向艾米行禮。

不論表現或是容貌,都可稱得上上乘。假若他們並非由小偷強盜騙子等三教九流轉化的話,怕是稱作完美都不為過。

「有客人來了,快去準備晚餐。」

「遵命。」

艾米說道。語罷,眾女僕隨即散去,沒有絲毫囃音和混亂,縱使有數十人在四周頻繁遊走,可能聽到的卻仍然只有自某處傳來的鐘擺發出的「滴答」聲。

「你還在發甚麼呆啊?快進來吧!」

從未見過這種場面的銀,被震撼得吊在原地。經艾米提醒才回過神來,連忙進到洋館裡。

「離晚餐還有一點時間,你就先去洗個澡吧。來,我來帶路。」

追隨著艾米的步伐,銀登上樓梯。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艾米肖像畫。

畫中的艾米雙手疊於腿上,靜坐在椅子上。身上仍然是同樣黑紫配搭酒紅色的連身禮服,白銀的雙馬尾末端散開、披於兩肩,無光的瞳孔望往畫布外的遠方。蒼白的膚色在燈光照耀下展現一種病態的魅力。

彷彿畫中的她並非由某人所創造的【事物】,不過是塊映出艾米當下模樣的鏡子罷了。

「好漂亮的畫…艾米小姐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呢。」

「有錢人家嗎,嘛,也算是吧。」

可我不是【人】就是了。

艾米將這句話藏於心中,默默帶領着銀到大澡堂前。

「女僕們已經準備了好替換衣物了,待會把髒衣服放在籃子裡就行了。」

「嗯,好的謝謝。」

迅速脫下衣服後,銀進到澡堂裡。浸泡在混合了各種藥草的紅水之中。

對村莊出身的銀而言,用溫熱的水洗澡是他從來不敢奢求的事。如今這份願望意外成長,滿足感伴隨暖水沖刷疲勞身軀的同時,也使他放下了警惕。

 

與此同時在餐厅里,負責淆湯的女僕按艾米的吩咐取出一瓶紫色液体,將內容物全倒進去。過了數秒再拿起湯勾攪拌,紫液很快就被紅湯同化,沒留下半點痕跡。

不止是湯,涂上面包的黃油、淋在肉排的醬汁等等,都混入了紫色的液體。

而其正體,乃是淫魔族添加同伴用的藥水-七日墮魔水。藥如其名,僅需一瓶即可讓服用者七日內墮為淫魔,不論出家旅行還是殺人越貨皆為首選。

虽然眾女僕手中的不過是半成品,只能夠將人強制女體化。但對想要同族妹妹而非淫魔妹妹的艾米來說,這正合了她的意。

 

待銀出來的時候,館內早就充斥着陣陣食物的香氣。

順著這道飄香,銀像是被娼婦誘惑的旅人一樣。顧不得絲毫禮儀,驅動雙腳步往食堂。

「你來了啊,飯剛準備好了,趁熱吃吧。」

在餐卓旁坐下的艾米道,語罷,銀也跟著坐下大塊朵頤起來。

鬆軟香甜的餐包、經漫火淆煮、材料滿满的濃湯還有淋上醬汁的肉排,三者皆為佳餚。讓銀胃口大開。

不消一會,餐盤已被清空,連半點渣滓都沒留下。

「能合你口味真是太好了。」

「嗯,謝謝你的招待啊,艾米小姐。」

語罷,睡意取代了飽腹感,直衝銀的腦袋,使銀不禁扶額。

“甚麼都不用在意,小睡一會吧。”

艾米見狀提意道,這向話彷彿是某種咒語一般,銀的身體開始不自覺的往前傾,再也支撐不起本就顯為厚重的眼皮,任由它漫漫閉幕。意識亦漸漸被一對對看不見的手纏往,往不見天日的水底深處墮下。

在意識即將沉沒於水底前,自耳邊傳來最後的話語

「做個好夢吧。」

「這裡是?」

銀掙開沈重的眼皮,看著陌生的景象疑惑道。

自己敞着的,是不知名字且軟軟棉棉的玩意。雖然很讓人舒適,但終竟是未知的玩意,越是舒服越是令銀不安。

幸好這東西的表面並不黏人,銀只須用些許力氣便能站起來,邁步踏上地板。

可腳剛碰到地,銀的雙腿卻突然使不上氣力,向前摔倒。

好痛!

跌倒對銀來說稱不上是稀奇事,一天摔個三四次更是家常便飯。通常只會擦破點皮,痛一會罷了!只是不知為何,這回在體內奔流的感覺遠比過去任何一次都要刺激、敏感。

「妳終於醒了。」

此時,艾米的聲音傳入銀耳中。隨後,她來到銀的面前,扶起她來。

「艾米小姐,這裡是?」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我的睡房哦,比起這些…」說到這,艾米將一塊鏡子舉到自己面前曰:「妳不如先看看自己吧。」。

鏡沒有映照出銀的臉龐。

在鏡中反映自身模樣的,是名容貌與銀相似的少女。

烏黑亮麗的秀髮、蒼藍的雙眸、白裡透紅的嫩滑肌膚。臉頰雖然仍存些許過去的風韻,但亦僅此而已。

“怎么回事…唉!我的聲音音怎么变了?!”

一波未完一波又起,本應驚呼的銀被這不屬於自己,卻是由自己發出的聲線嚇倒。

小鳥依人般的甜聲,取代了自己真正的聲音。兩手伸向跨下一摸卻甚麼都摸不着,往上伸去,該平坦的胸膛,成了對略微隆起的包子。

這不就長得跟女生一樣了嗎?

「我、我不是女孩子…」

「當女孩子有甚麼不好嗎?」

艾米放下鏡子,漫漫走到銀身前,張手一把將她抱住,在她耳邊悄悄地道:「反正,妳都快成為我的妹妹了。」

知曉事態嚴峻的銀隨即伸手,試圖推開艾米。但別說挪動,她連艾米的一根手指都推不動。

反倒是艾米僅需輕微發力,便可將銀舉起。

雙腳離地的銀立即改變策略,挥起小粉拳锤在艾米的胸上。這副不自量力的樣子,在艾米眼裡顯得滑稽無比。

接著,艾米抓住銀的右手,轉身將她甩到床上,再扑向她,跨坐於其腰上,一把撕開她的衣服曰:「我會很溫柔的,不用擔心哦。」

阿银呆住了,随后又挣扎起来大喊:“放…放開我妳這变态吸血鬼!放开我啊!!!”

“不是哦,吸血鬼這個稱呼不過是妳們人類擅自強加於我等頭上的污名而已。”艾米不滿道,说完,她傾身向前,以嘴對嘴的方式堵住银的雙唇。

入侵銀口中的舌尖尤如針刺,精進地輕撫着口腔内每一個敏感之處。剛觸碰到就立即收回,挑逗銀的神經。被壓倒的銀也試着模仿她的動作,控制舌頭來對抗艾米的吻。

不幸的是,這種青澀的舌吻除了使艾米更興奮外毫無作用。

與此同時艾米的唾液亦乘勢溜進她食道裡頭,來自他人的甜美汁液混雜不道德帶來的罪惡感,侵蝕着銀的心智,緩緩讓她下意識地放棄掙扎。見此,艾米的手也沒閒着。她側過身來,偷偷地把雙手一邊移到銀的胸部、一邊往銀另一張「嘴」附近遊走。

「我等一族的真正稱謂可是【血姬】,是擁有永恆生命,支配黑夜的皇族。」

收回舌頭的艾米補充道,緊接著又以指尖輕勾銀的乳頭,再趕在她反應過來前通過食指和中指夾緊由陽具轉換而陰核,並張嘴扯咬剩餘的一個乳頭。

突然其來的三重奏頓時讓仍是處子的蜜穴滲透出不少愛液。

“别…别啃那里♡”

「很舒服吧?要是成為我的妹妹,成為血姬的話…可是有比這更極致的快感哦。」

“不…不要…放了我吧……”阿银恳求着艾米。

“好吧,既然妳這麼拒絕的話。”

艾米無奈嘆息道。語罷,她不知從那拿出一根双头龙,默默地把一头塞进了自己的穴中,再將另一頭抵着銀的蜜穴道:“那我唯有用力量使妳屈服了。”

話音剛落,另一头便捅进阿银的小穴裡,从里流出一丝鲜血沾染到假陽具上。

「哇啊啊啊!」

被異物刺穿的劇痛幾乎讓銀昏了過去,淚線頓時全力運作起來,在銀眼眶流出一顆一顆淚珠此刻他親身體驗到這副被藥重塑的幼小身軀,其敏感度到底誇張到甚麼程度。

「拔出去!求求妳快拔出去!」

快泣不成聲的銀哀求道。

艾米沒有回應,自顧自的開始抽插起來。

漸漸地,痛楚慢慢變為絲絲快感。因为这个液体除了女体化以外,还会在进行性行为的时候,越多的快感,以前的性格,

每一次抽插,都令銀恨不得咬舌自盡。可此時她的身軀已經不再受控,無視本人的意願享受起交合伴隨的麻酥感。而銀自己也意識不到,她在這場無德反常的女女交歡裡感受到快樂。

 

抵抗的力道隨時間流逝而消散,原來的痛楚化成一股暖和湧流,快將銀帶到極樂天國裡頭。

可此時,艾米卻停止了運動。

唉?

那陣暖流當即在銀體内失溫,在期待落空的失望下催化為冰冷的空虛感。

甚麼都感覺不到,甚麼都做不到的無力感仿如利刃摧殘着軟弱的靈魂。

但在銀仍未過神來之前,艾米又開始抽插活動,不讓銀冷靜下來。

在頂峰前一刻停下,在深淵中拉上繩索。操縱兩者的艾米佔據着主導權,使銀在虛無的地獄裡備受氈磨。

 

「我做!我做!人家會當姐姐的好妹妹!所以…」

銀使盡渾身力氣高喊道,她已經抵達忍耐的極限。對此時此刻的銀,所謂人類的自尊不過是令她受難的咀咒而已。

艾米聽見,故作不解的問:「所以甚麼呢?」

欲望打破論理的枷鎖,令銀像鬧別扭的孩子喊曰:「所以讓艾米娜高潮吧!」

艾米不禁微笑開來。

「可以哦~根據契約,姐姐我會給最愛的妹妹,艾米娜最棒的快樂哦。」

緊接著,艾米娜主动抱起艾米,加快跨下的抽插。

粗暴、野蠻,與野獸無異般宣洩着本能,將銀當作洩欲工具般暴力對待。那怕轉化藥仍在,但銀還是多少感覺到些許痛楚。

可對快被空虛感弄瘋的銀而言,卻並非是件慘事。

伴隨電流在全身流竄的痛感麻醉着神經,化作快感,告訴她自己正被他人需要着。

「啊…啊呼……」

兩人的呼吸逐漸重合,本來游刃有餘的艾米此刻臉也變得泛紅,帶着沈重的喘息在艾米娜耳邊低語道:「看來已經快去了呢,接好吧艾米娜,作為人類最初亦是最後…至高無上的喜悅。」

說完,艾米再次加大抽插力道,在突破保護子宮的最後一道門扉後,冷不其然地噴出灼熱的 漿液。

快感、滿足感、安全感,無數極至的感受衝擊著艾米娜腦袋。繃緊的精神終於到達極限,無色的愛液夾雜白漿從穴口飛灑。在痙攣的身軀放鬆之際,艾米娜眼中的世界,霎時蒙上純白的光輝。

不知道過了多久。

艾米娜躺在床上,喘着氣。周围都是爱液的水渍。雌性的腥臭味充斥整个房间,形成淫靡的空間,想必僅是踏入一步就會沉淪於肉欲之中。

看着眼前被自己玷污的少女,陣陣的滿足感自艾米心底湧出,刺激着意猶未盡的身軀,以與她種族相對應的冰冷語調高聲復述她與銀的契約。

“那么,依照契約,我,艾米·西塔將會把妳轉化為我等血姬一族的成員。”

語罷,艾米露出獠牙。

而銀…艾米娜亦不作抵抗,靜靜地側過頭去,向尖齒展示自己頸部的血脈。

 

几个月后。

 

在森林里一处草丛里。传出两名少女的阵阵喘息声。

“怎么样呀♡一边享受被吸血的快感,一边变成可爱的血姬,是不是很棒♡”

“嗯♡全身都在高潮♡变成血姬好舒服♡哇啊啊啊…都快變成笨蛋了~”

自成為艾米的眷屬,艾米娜便自血液中繼承轉化她人的能力。即使效率不及艾米,但在吸血饱餐的时也能将被吸血的人变成同类。雖然無法修改受害者的記憶,但價值觀和身體都已經成了血姬的模樣身心。不久,原先在丛林屬於少數族裔的血姬一族極速發展成足以動搖周遭人類領地的巨大家族。

「真是的~别忘記今天淫魔族的族長可是會來作客的哦。」

「抱歉抱歉,這就回來。」

說完,艾光娜模仿着艾米教導的方法,將四散的血凝聚到自己身上形成酒紅色的連身禮服。不同於艾米,艾米娜的服裝雖然同樣繡有荷葉邊和寬抽,但她穿的是短裙而非長裙。裙擺剛好掩蓋包裹雙腿的長身白襪頂端,配上被擦得發亮的黑皮鞋跟玫瑰髮髻,讓她活像一個剛好完工的玩偶-純潔無疵。

隨後,兩人展開翅膀,拍翼高飛回洋館去。只留下衣著凌亂的少女喘着氣,癱坐於地上。

從艾米房間的窗戶回到洋館,兩人來到樓梯處。此時,正面的大門遭人開啟,門外訪者露出她的身影-淫魔一族的首領。

不知該說是巧合還是故意為之,淫魔首領身后也跟着一个小小的女孩。

粉色的長髮編織成一條長長的左麻花辨,原先眯着的眼睛掙開,露出違反常理的漆黑眼白。 琥珀的瞳孔,尤如毒蛇般的豎直,其中映照出艾米娜的模樣。再配上青藍的膚色,無需多言,是完全的淫魔。

而她的衣著驟眼看上去是保守又不失色氣的短身旗袍配搭及肩的長黑絲手套及同樣的黑絲長襪,既勾劃出身體的線條卻不露出一吋肌膚。但若再仔細一看,包裹着她四肢可不是手套跟絲襪,而是一件半透明的連身緊身衣。彼在其上的旗袍也不是甚麼大路貨色,自胸部往下的腹部實則僅有兩條勉強能稱作吊帶的幼布連接着上下半部,中間的部分完全鏽空,讓馬甲線等線條一覽無遺。置於下腹部的緋紫紋身更可謂是通往極樂的邀請函,時刻誘惑着過客。

理所當然地,旗袍的上身亦不落下風。

除開那些「吊帶」外,上身的造型基本跟系帶比堅尼相同。稀少的布料裹着胸,兩條系帶在胸前交叉、與立領對接。

兩名少女對視片刻,各自因為理解了甚麼而下意識地露出微笑。

緊接着,搶在大人們說話之前兩人同時邁出步伐來到大廳中央。雖然沒有出言,但僅是十指相扣,便從指尖間感受到對方體内所流淌的,是同樣的血脈。在嘴唇間交替的,是喜悅和愛。

被眼前景象震驚得找不着頭腦的大人們,呆在原地一言不發,眼睜睜看著兩人緊握彼此的手踏上樓梯。

不久後,自樓上傳來陣陣嬌喘聲。

「要不…我們先喝杯茶吧?」

回過神來的艾米,對仍然處於當機中的淫魔女王問道。

成為幼女淫魔的父親。

成為血姫眷屬的兒子。

彼此交合的兩人。

即使已經成為不同的存在,兩人的扭帶亦仍然存在。

那怕它已經被扭曲成淫穢的事物……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6+

《丛林の邂逅》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