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国王的我变成了敌国国王的老婆 上

“可恶,那个该死的阿尔曼国王,如果没有他,我早就统一了大陆了!”

英俊帅气普特国王此时却大发雷霆,愤恨地把拳头砸到桌面的地图上。

普特,作为新格特王国的第十六代君主,绝对是该国历史上最优秀的一任国王。改革新政,废除奴隶制度,任用一大批寒门,等等。每一项都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在他的一系列作为的影响下,本来就是桑坦大陆最大国家的新格特王国变得更加的繁荣昌盛,经济,文化都大幅提高,国家的版图也是达到了历史最大。现在的新格特王国,已经拥有了统一大陆的实力。

没错,普特也是这样想的,统一大陆,到达先人无法创造的伟业,这是多么的让人向往。

但事实却与梦想完全相反,新格特王国统一大陆的梦想被一个叫格里斯的小国给狠狠地打破,不应该准确地说,是被一个叫阿尔曼的男人给阻止了。

阿尔曼是现任的格里斯王国的国王,虽然格里斯只是一个小国,但在这个男人的治理下,国家的经济和军队战斗力完全不亚于一个中型国家。更可怕的事,虽然在政绩方面,他完全不如普特国王,但是他总是能够想出一些新奇古怪但是又特别有用的点子。

比如他提出了银行的概念,让国民把钱存在银行里,这样国家就有了大量的资金进行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这可比编造各种奇葩的税法有用得多。

关于这位国王,民间有各种说法。有的人说,当时这位国王出生的时候,有流星从皇宫飞过,所以怀疑国王其实是天外来客转世。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的普特对于阿尔曼肯定只有深深的怨恨,他恨这个阻挡了他统一大陆的钉子。

因为格里斯王国刚好处于新格里王国东出的十字路口,因此,想要统一世界,必须先拿下格里斯王国。

但是,作为一个鬼点子王,阿尔曼居然提前到其他各个小国进行了游说,让他们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和阿尔曼王国地理的重要性,让他们派出了自己的军队和格里斯一起抵抗新格里王国。

他还安排了重兵,在新格里和格里斯王国的国界交界处修建了一条防线,格里斯人把它叫做马奇诺防线。

正是因为这条防线,导致本来强大无比的新格里王国花了整整两年,都没有成功攻克这条防线。

这条防线也是采用了阿尔曼的鬼点子,挖了一到深深的战壕,配上一座座碉堡。这让擅长骑兵作战的新格里吃了大亏。而且,阿尔曼还发明了一种听格里斯王国说,名为机枪的东西。

在一次次的大军冲锋中,许多战士死于这东西喷射出来的铁制弹。

普特应该庆幸,格里斯是个小国,铁的产量特别是少,造出的机枪只够用于防守,否则,被入侵的说不定反而是新格里王国。

普特国王今年已经快到25岁了,在这个世界其他男人都已经有几个孩子了,但是他至今未婚,这在人均16岁结婚的新里王国看来是十分的不可思议。

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帝国统治者,他的追求者从皇宫门口排到了首都大门。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将军和媒婆上门提亲,但是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关于这位国王之所以一直不愿意结婚的原因,民间有很多说法。有的人说国王喜欢临海某个小国的公主,所以看不上这些女人,有的说国王是基佬,更有甚者,说国王那里不行。至于真实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该死的阿尔曼,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存在,害我的统一大陆计划整整推迟了两年,本来我准备走统一大陆的那一天大婚,也被你给破坏了。”普特一边绕着沙盘踱步,一边自言自语道。

……

(格里斯视角)

“陛下,我们又成功地击退了新格里大军的新一轮进攻。”一个小兵向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汇报到。

“嗯,做的很好,让将士们都休息一下,但是还是要时刻警惕。”这个男人满意地向这个士兵点了点头。

士兵走后,这个男人望向新格里的那一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这样哪里是个尽头啊。”

男人正是那个普特国王口中恨之入骨的阿尔曼王子,作为一个贤明的国王,他亲自来到了马奇诺防线进行了指挥,这无意极大地增加了士气,这也是这道防线迟迟无法被攻克的原因。

作为格里斯王国的国王,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来着地球的穿越者,与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在被卡车撞了之后,他来到了这个世界,投胎成了格里斯王国的王子。在年幼的时候,他便展示了自己的天赋,利用自己前世的知识创立了许多机构,做出了枪这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在老国王因病去世后,作为老国王唯一的儿子,他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格里斯王国的国王,并带领人民抵抗新格里王国的入侵。

“埃尔法回来了吗?”阿尔曼向自己的副官问道。

“抱歉,陛下,暂时还没有他的消息。”

埃尔法是阿尔曼的手下和兄弟,在这之前,阿尔曼派了12个人深入新格里王国探查情报,现在已经回来了11人,带回来的情报也足以让国王开展他那冒险的行动了。

“埃尔法大人会不会被抓住了。”副官担心地问道,“要不要推迟我们的‘闪电行动’。”

“有可能。”阿尔曼摸了摸胡子,沉思道,“但是行动不能暂停,我们晚一秒进行这个计划,我们的战士,我们的人民就会多一秒的痛苦。”

“但是陛下,对于这才行动,我有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应该再次考虑一下。”副官仍然担心着。

“恩塞斯。”他叫出来了副官的名字,“我也知道这次由我亲自带领的行动确实冒险,但是我们的资源已经完全不足以支撑新格里王国的下一轮进攻。”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他把手搭在副官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如果我被俘虏了,你一定要带着我的意志死守马奇诺防线!”

“是,陛下!”副官尊敬地回答道。

……

(视角回到新格里)

“陛下,我们的药水终于研制成功了。”一个穿着法师长袍的人单膝跪在普特国王面前。

“真的吗?”普特一改之前的颓废状,兴奋地上去询问道。

“陛下如果不信,可以亲自跟着我到地牢进行实验 。”长袍人笑嘻嘻地说道。

“好好好,如果真的成功了,寡人重重有赏。”

……

地牢中,普特,长袍人,以及一个年轻的骑士站在一个四肢把捆住镣铐里的男人面前。

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迟迟没有回到马奇诺防线的埃尔法。

男人听见有人到来,抬起了头,看到来人是普特,不屑地把头偏到一边,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恶的侵略者,杀了我吧,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面对埃尔法的挑衅,普特却没有表现出生气,他转过头看向那个骑士。

“乔迈尔,你是不是至今还没有老婆吧。”他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埃尔法把头扭了过来,他不明白普特居然不是威胁他说出情报,而是向那个骑士询问这种问题。

“陛下,我和你一样,在统一大陆前是不会结婚的。”乔迈尔坚定地说道。

“哈哈哈,没事,我今天就送你一个老婆。”普特向一旁的长袍男使了使眼色,长袍男立即恭敬地拿出来一瓶粉色的药水递给他。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普特一边把握着药水,一边看着乔迈尔。

“抱歉陛下,属下不知 ,是自白药吗?”

“没关系,你马上就知道了。”

普特一脸坏笑地走向埃尔法。

“就算是自白药我也不会说的。”埃尔法盯着那瓶药水,有点紧张地说道。

“除了自白药,还有一种方法能让你开口哦,而且是心甘情愿的。”普特一手钳住埃尔法的嘴,一手强行把药水灌入埃尔法的肚子里。

“呜呜呜。你给我喝了什么!”灌完药水后,普特把瓶子随意地扔到一边,然后退了一步,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变化。

“咳咳咳,身体好热。”随着他的一声声咳嗽,他的身体也在不断地发生改变。

埃尔法全身的力气好像一点点从身体中流出,他举起一只手,惊奇地看到自己那棕色强健的大手慢慢变地白皙,纤细而优美;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变化,满脸的胡须好像正在向皮肤中收缩!原来的一头短发却在奇迹般慢慢变长,成了瀑布美丽的玫瑰金长发,披在身后。

他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的肋骨压到了一起,让他得腰变的很细,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而同时就在他眼前,胸前的衣服慢慢隆起,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在胸前慢慢膨胀成一对丰满的乳房,略微有点下垂,沉沉地坠在胸前。体内一阵猛烈的疼痛让他差点昏过去,男人的器官正在一点点萎缩,融入体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特的空白感,接着他听到自己尖细的声音惊叫,恐怖而奇异的感觉冲击着他让他精神恍惚起来。

“你干了什么?”埃尔法颤抖的声音表明了她在恐惧。

“没什么,就是要女体化药水让你变成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罢了。”

普特看着自己完美的作品,一脸的满意和兴奋。

 

新格里王国,作为大陆最大的国家,长久以来,一直存在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最近的几十年越演越烈,许多女婴出生就遭到了遗弃,许多有权有势的男人都有两个及其以上的老婆,这导致了国家男女的比例极度的失衡。

以前是穷人才娶不起老婆,现在一般人也娶不起老婆了。

虽然在普特上台后,即使的设立了保护女人的一系列法律,以及国家必须遵守一夫一妻制。

但这些做法对于一个人口庞大的帝国无疑是杯水车薪的。如果再不解决好性别失衡的问题,国内就还可能爆发大规模叛乱。

所以,我们聪明地普特国王想出来一个脑洞,如果把一些多余的单身汉变成女人,不就能完美地解决性别失衡的问题了吗。

数年来,在药水研制的同时,他也在思考,如何成功的让国内的男人喝下药水,毕竟,没有几个男人愿意变成受人支配的女人。

直到最近,他突然想到,如果把药水喂给自己要征服的国家的人民,不就能既能够解决性别失衡的问题,又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地统一大陆。

终于到了今天,他的实验终于成功了。

“你知道吗?任何饮用了女体化药水的人,都会被魔咒影响,不论男女,也无论大小,都会变成美丽的少女。这个人——应该说是这个女人,会爱上第一个吻她的男人。然后,她将会一心一意地取悦那个男人。药水对任何人都会生效,其效果永远无法解除。”普特一脸坏笑地看着埃尔法,不,应该是爱尔娜了。

“不,你不能这样!” 爱尔娜惊恐地摇着脑袋。

“去迎接你的老婆吧,乔迈尔!”普特拍了拍乔迈尔的肩膀,笑着说道。

乔迈尔一脸兴奋地走到了爱尔娜的面前,亲自解开了镣铐,爱尔娜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他抓住了爱尔娜的手。她试图要将手拽出来,但做不到。这个骑士把爱尔娜拉到身边,亲吻了这个不幸的女孩。爱尔娜挣扎了一会,用未被抓住的胳膊捶打着骑士的后背。突然,她停止了反抗,将手臂绕住骑士的脖子,前后扭动着躯体,用她的乳房去触碰他毛茸茸的胸部,像一只发情的猫一样摩擦着腹股之间。乔迈尔结束了接吻,将微笑的爱尔娜搂在怀里,抱起她走出了地牢,而她咯咯笑着,舔着他的耳朵。

埃尔法已经没有了,一个年轻漂亮的爱尔娜还留在这里。

泪水从她美丽的脸庞滑落,乔迈尔将她抱起来向着她新的生活-她和他的卧室走去。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身为国王的我变成了敌国国王的老婆 上》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