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淫纹跳过氪金玩原神(4)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4章,专题:带着淫纹跳过氪金玩原神

作者:Taihou1944

醒来之后的两人在楼下的酒店解决了早餐问题,昨天帮助西风骑士团所得到的几万莫拉在一段早饭的功夫就消费了一小半,荧怎么都想不到金灿灿的金币要一大叠一共几百枚货币才能换一两串烤串,几千枚才能换纯素起司面包。

“好夸张啊,还以为派蒙你向导都不靠谱,看来现在应该改为除了有关吃的都不靠谱了呢”

“喂喂那是什么意思啦!昨晚人家给你导路还不够精准吗?”

看着自己大把的资金丢失在区区一顿早饭上,还在想着昨晚色情梦境的荧忍不住的因为昨晚差点被人抓住露出行径的事情稍微吐槽了下昨晚派蒙带路的的事情。

“昨晚完全是因为那个绿色的家伙突然出现的样子啦!又不是人家带过来的卫兵哼”

嘴上一边说手上还不停拿上桌面上盘子里剩下的几串蘑菇烤鸡串,昨晚自己规划的路线确实是应该避开了所有卫兵的路线,只不过半路遇到了同行把卫兵引了过来派蒙自信当晚的露出是完美的。

至于当晚发生的事情,就要追溯到昨天下午回城之后,趁着琴团长和愚人众对峙的时候荧用性爱结晶复制了普通愚人众的形象后跟着结束对峙的琴回到骑士团总结了今天的成果。心不在焉的听完了有关风魔龙的状况报告后离开骑士团的荧视野里很快的划过了一道青色的身影。

“呜哇刚刚的那个人,是不是只穿了披风?”

“好像是?还有两个卫兵在追着她的样子”

青色身影的背后跟着三四个气喘吁吁的卫兵,不知道已经追击了多久的他们很快被甩开后停在原地略微沮丧的靠着墙扶着膝大口喘气的休息着。

“看起来是被甩掉了呢,要上去问问他们什么情况吗?感觉那家伙是你的同行…喂所以说了不要无视我啦!”

似乎并没有打算管派蒙的对话,荧已经先一步的自行跳下了骑士团门口的护栏跃下,进入元素视野后荧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带着浓厚风元素的青色路径径直向蒙德城居民区复杂的道路中走去,跟在后面拐过了四五个路口后来到了蒙德城高处带巨大雕像的原型广场,披着青绿色披风拿着风琴的吟游诗人模样的温蒂站在一边,周围聚集了好几圈观众听着她所讲述的故事。

“啊真是的,居然绕了一圈到这边了…那家伙还真是知道什么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呢”

“看起来她好像还是在…啊,刚刚她表情变了吧”

尽可能把观众的思绪引向了故事之后,确认了近处的观众都闭上了双眼沉浸在故事之中后弹奏风琴的手暂时松开靠风元素继续弹奏着营造出自己还在双手弹奏的错觉后用空出的手一下子揭开了自己被披风遮挡的身体露出自己其他服装完全没穿着其他衣物的白嫩肌肤以及印在自己小腹上在昏暗披风下闪烁着青绿色光泽的淫纹。

“唔哇好大胆,这家伙真厉害呢不怕被发现吗?”

“就是因为这样子大胆刚才才会被卫兵追的吧,但这次好像没别人发现呢?”

温蒂的手再一次抬起用披风遮好了身体后服装之下坠下了几滴显眼的淫水打在地上,同时故事也完全结束,四周的观众拍掌和用几枚金币打赏后离开了,而温蒂则很快看向了还留在原地的荧以及飘着的派蒙。

“呀?我记得你们是那个时候把特瓦林吓跑的人吧?我是吟游诗人,温蒂,请问有什么事吗?”

看了看四周已经没什么人后温蒂看着面前的少女干脆大方的解开了自己的披风,随着披风轻轻的搭了下去,温蒂完全裸露的身体也就随之露了出来,然而荧和派蒙的见怪不怪的表情让温蒂意识到了自己刚刚露出被发现了的事情。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什么吟游诗人呢,总感觉你更像是…”

“变态露出狂呢,对了,要找你是因为这个”

“啊!对,就是那个词,变态露出狂哼。这是刚刚害我跑了好几圈的惩罚代号。”

“啊原来刚刚追着我跑了好久的是你们吗~抱歉抱歉,还以为是卫兵所以就稍微绕了绕呢,还在想为什么你们能精准的跟上我呢。”

穿好了衣物的温蒂看着荧慢慢拿出的纯洁泪晶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之前自己得到的特瓦林的泪晶都是浑浊版本的,第一次看见纯净版本的温蒂接过了泪晶仔细的观察着。

“这个看起来确实是特瓦林的眼泪结晶呢…你可以净化它们?”

“是的,而且我还知道它们可以给天空之琴充能呢,还有你接下来要去风源地吧?”

“唔哇!抢答得好厉害!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事情了啦”

提前将之后才要做的事情提前说出来的荧想方设法的节省了接下来去窃取天空之琴的剧情,温蒂也就顺路的直接提出了需要天空之琴来拯救特瓦林的事情,此时也到了晚上七点钟,负责看守教堂地下室入口的守卫结伴出来加入到了对“深夜露出狂”巡逻队中。一拍即合的荧和温蒂也就分开来各做各的去了。

“那个,旅行者,虽然知道你本来就是犯罪了但…也不用这样子给自己加上罪行吧?”

衣服被一件不留的脱下留在了外面,只穿着足袜和手套的荧一脸兴奋的在教堂大厅的立柱和长椅的遮掩下躲着留守的修女和芭芭拉悄悄的靠近了地下室入口,蹑手蹑脚一点点走下了旋转楼梯来到了教堂地下的仓库,看着留下来回巡逻的卫兵,衣不遮体的荧兴奋的喘着气开始一点点试着走向了仓库另一边摆放着的天空之琴,看着卫兵时不时扫过来的视野,荧身子不由得因为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兴奋感而不断的颤抖着,淫水一点点溢出顺着足流了下去滴在地上,一条微微反光的淫靡水渍路径就这样子绕开了卫兵的巡逻路线朝着天空之琴摸去。

“风刃!”

到达琴附近的一瞬间,荧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马上站起身来提前召唤出了风刃,青色的旋风之中一下子夹杂上了紫色的闪电,刚刚传送过来的雷荧术士一下子被卷入了旋风之中,被扩散后失去控制的雷电一下子击打在了自己身上而很快使得术士进入劣势情况,巨大的响动很快吸引了附近卫兵的注意力,荧顺势将天空之琴收下后拉扯着雷荧术士抬起了自己的单手剑。

“喂你们在看什么啦!还不赶快来帮忙,这家伙想偷东西哎!”

裸露着身子提起半昏迷的雷荧术士的荧马上朝着附近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卫兵大喊,在看着卫兵的目光看向了自己裸露肌肤之后荧的脸上很快泛起了兴奋的红晕,强行解释为是雷荧术士埋伏自己造成服装的崩坏后趁着卫兵们因为自己的露出行为和收拾雷荧术士时快步离开了。

“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等等!天空之琴!”

过了几分钟才注意到被夹在带雷光旋风之中的摆放天空之琴不见了,并且似乎大家也都没有记住那个没穿衣服的金发女性的名字,于是马上跟着追了出去。

“哈啊原来早上温蒂露出被发现后是这样子的感觉呢嘻嘻~哈啊真兴奋呢,帮我导航下派蒙~向导是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吧?”

“才不是!但被抓住的话就完蛋了啦,唔,这边”

被迫为荧开始朝着巡逻盲区的路线导航的派蒙飘在荧身前绕进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之中,眼看要成功甩掉背后追兵的两人却迎头撞到了迎面而来的青色身影。

“呀一早上就在讨论别的事情了呢?哎,你的衣服已经找回来了吗”

回忆到事件末尾的两人一下子被楼上传来的声音打断,披着青色披风的温蒂慢慢走了下来。

“在讨论昨晚的事情吗~好像快要到我出场了呢”

“啊!你还好意思说呢唔!就是因为你我们才被困在这里,要不是迪卢克老爷没把我们交出去,旅行者就不知道要被起诉多少条罪行了啦!”

看着温蒂走下楼,派蒙马上激动的蹦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喊叫着,此时酒馆的大门被缓缓的推开,西风骑士团的代理团长琴慢慢进入了酒馆之中。

“唔啊!不会是暴露了吧已经!东西已经吃完了,快跑啊旅行者”

“啊等等,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没事,我不是来抓捕你们的。听说你还拦截了愚人众的家伙?她被愚人众宣布为脱逃的了所以也没办法,但琴在你这的话…”

被荧的视野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温蒂马上想办法引导了下话题,拉着琴的手就准备朝外走。

“既然琴已经拿到了~就赶快去充好能然后去联系特瓦林吧嘻嘻~”

“哎?啊!变态露出狂!别跑!”

虽然完全没有解释要怎么充能,但看着昨晚打扰到自己露出的“仇人”这样子逃跑,荧和派蒙还是马上追了上去,留下酒馆内一直在等琴来解释情况的迪卢克无奈了叹了口气。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