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of Desire(3)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7章,专题:Secret of Desire

两个月很快地就过去了,从第一天见到Amber 开始,直到现在我对她的情况几乎已掌握了百分之九十九,虽然第一个礼拜真的是震撼教育,现在想起那第一次晚餐,还真的是小菜一叠。首先从那串钥匙开始说起吧,8 支钥匙分别是她的口塞、项圈、手镣、脚镣,以及胸罩。对,没错,就连被藏在乳胶紧身衣底下的胸罩,也是用不锈钢制作的而且上锁着,这样算一算也才7 支钥匙,那还有一支钥匙是什么的呢?原来是她的内裤,又或者更贴切一点的说法,

 

Amber 只会在每天早中晚用餐的一个小时,愿意主动将口塞脱下,在每个星期日的晚上,将紧身衣脱下「洗澡」,但那套不鏽钢制的胸罩和内裤,则是从来不肯脱掉。而她现在也称呼我为主人,不再叫我高医生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负责控制她生活的人就是主人,这理由真是让我听了之后哭笑不得,就连谢护士现在也都在她面前说「Amber 你的主人来看你了」,真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魏大姊给我的文件中,我才逐渐理解Amber 的每个动作与反应,里面有三份和Amber 同时被救出来的受害者访谈,描述了那些人肉贩子是如何地控制她们的行为,又对她们做了哪些残酷的虐待,有一名受害者只被抓进去三个月,就已经快精神崩溃了,我不难想像Amber 若不是靠着自我催眠,如何能捱过这漫长五年的悲惨生活,这些受害者当然还需经过漫长的一段心理治疗,才能够慢慢地回复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因此我也明白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让Amber 恢复正常的。

 

正因为短时间内不可能让她恢复正常,而她现在身上穿的这套服装和配件又非常地粗糙简陋,我却无法让她自愿脱下,她这五年受到的管教或虐待已经让她的身体和心理习惯了一套制约,只要违反了就会造成她一种剧烈的恐惧与不可克制地歇斯底里,以口塞来说好了,只要不是在用餐时间让她脱下口塞,她就认定是要为客人口交服务,如果拒绝或是做得不好,就会被惩罚强迫用内裤塞住嘴巴直到窒息昏厥,这也是为何我和Amber 第一次晚餐的时候,她会有那样的举动。

 

然后是紧身衣,她的那件紧身衣是黑色乳胶制成的,但厚度还蛮厚的约有1mm,分别在领口、手腕和脚踝用项圈、手镣及脚镣锁住,如果不同时解开这五件枷锁,就无法脱下紧身衣,不过在紧身衣的跨下有道拉炼,拉开后可以让Amber 直接大小便。但是在她过去五年中,除了每个星期日晚上被允许脱下来清洁身体之外,其他时间一旦脱掉时就是被那些可恶的混蛋给暴力凌虐用鞭打取乐,因此只要有人在不是洗澡的时间解开她的枷锁,她就会开始害怕地颤抖,一旦脱掉她的紧身衣她就会失控地抓狂,不停地挣扎。可是因为长时间穿着这件厚重的乳胶紧身衣,已经让她的身体产生皮肤病,尤其是手脚四肢早已感染了黴菌,让她时常不停地隔着紧身衣抓挠,然而更让我担心的还在后面。

 

那套不鏽钢制的胸罩和内裤,是我觉得最恐怖且恶劣的器具,当我最初从文件里受害者的描述中看到时还不太愿意相信,直到前两个礼拜,她突然开始发烧不退,我不得已让她吃了安眠药睡着后,将她身上所有的口塞、镣铐、紧身衣都脱掉。当我解开胸罩后,赫然发现她的两个乳头竟然穿着一个小环,同时乳头根部和乳晕的交界处还套着一个橡皮圈,让她的乳头一直保持着肿胀的样子,隔着坚硬的胸罩她完全无法纾解这个痛苦,从受害者文件里的描述中表示,当她们被脱掉胸罩的时候,就是要受到乳头电刑的处罚,甚至有的时候有些变态的客人喜欢看她们被电击时的挣扎模样,而Amber 因为待得最久忍耐力最强,因此也是最常被抓去「表演」的人。看到这里时我已经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然而更不人道的虐待还在后面。

 

我将小心地橡皮圈给剪断后,回流的血液似乎刺激着她的神经,让沉睡的她发出了几声呻吟,接着我拿出了破坏剪小心地将她乳头上的小环给剪断,因为只是普通的不鏽钢制,所以很容易地解决了,接着我看着她的乳头慢慢地恢复了颜色,庆幸这乳环和橡皮圈并没有造成永久性的伤害。然后我用最后一支钥匙解开了内裤的锁头,当我将不锈钢的腰带左右撑开,小心翼翼地掀开盖住她阴部的那块铁片时,我不仅震惊而且震怒了,也终于明白她为何会发烧了。

 

插在她尿道里的导尿管导致她尿道发炎了,在铁片的内侧有一个小孔,连接着一小段导尿管,就直接插入她的尿道中,我轻轻地将导尿管拔出,疼痛的刺激让她又呻吟了几声,从长度来看这条导尿管并未直接深入到膀胱,幸好,否则现在应该膀胱也感染严重了,不过可见这些混蛋应该会定期帮她更换导尿管,只是手法是否会像医生护士一样专业就不知道了,插导尿管时如果不小心是很容易造成疼痛和感染的。除了导尿管之外,阴道里也插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虽然我已经不觉得意外了但还是颇感惊讶,这根假阳具的直径大约四公分,长度约十二公分。连着阴道的假阳具一起被抽出来的是插入肛门的假阳具,而这根假阳具的直径有三公分,长度竟然约十五公分,几乎足以将她的直肠给塞满,我发现这根假阳具相连的铁片部分,外侧有个约一公分的小孔,我想这就是Amber 每天早上起床后用来将大约一公升的浣肠液注入然后才能顺利排便的管道。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终于将这条恶心的贞操带给全部脱下后,我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谢护士先拿去消毒清洁,我知道等一下还是得不情愿地将这条内裤给她穿回去,否则她一醒来肯定会开始歇斯底里发作,当我正在清洗她的阴部做消毒时,赫然发现她的阴蒂上竟然有着跟乳头一样的小环和橡皮圈,真是难以想像一个女孩子最娇嫩敏感的地方,也被如此邪恶地对待。文件里那些女孩描述Amber 曾经也被阴部电刑过,我现在是完全相信了,那群毫无天良的混蛋,就算十八层地狱也不够他们下。

 

我小心地试着将阴蒂根部套住的橡皮圈剪断,无奈钳子一触碰到她的阴蒂就让她的身体扭动了起来,看来这肿胀的阴蒂实在是对她非常的敏感,于是我更不敢将上面的小环给剪断了,心想只有日后用麻醉的方式才能把它拿掉了吧。我叹了一口气,继续给她的阴部仔细地做清洁及消毒上药,谢护士过没多久将清洁消毒后的胸罩和内裤送回来,我请她将导尿管的部分先拆掉,没想到她一拔下来后发现,原来导尿管的中间还有一根中空的细短铁管,我看了之后只能摇摇头,请她拿一条新的导尿管剪一段合适的长度后套回去。

 

隔天Amber 醒来后,似乎发觉有点不对劲,一直摸着自己的胸部,疑惑地看着我的脸。我趁吃早餐时让她先把抗生素的胶囊给吞下,然后把昨晚的过程跟她说,Amber 一听到我说把她的乳环和橡皮圈给拿掉了之后,马上丢掉手里拿的筷子和汤匙,紧抓着罩住自己乳房的胸罩,开始喃喃自语地说着「不可以、不要这样、饶了我吧、拜托」眼泪也扑簌簌地落下。

 

「Amber ,别害怕,我没有要惩罚你」我试着握住她的双手安抚她,但她还是不停地颤抖的,没想到那橡皮圈跟小环竟然也是一种制约,幸好我没将她的阴蒂部分也给拆除。

 

「主人,我知道错了,请你不要惩罚我,我会改进的…」Amber 已经跪在地上哭求我原谅,从第一个礼拜的摸索期之后,她再也未曾这样对我哭泣求饶了,我心里开始慌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也不可能马上去找到那橡皮圈跟小环的材料,我只好灵机一动编了个剧本。

 

「Amber ,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阴蒂上还是有东西在的」我板着脸沉静地说。

 

「是的,主人」Amber 啜泣着回答我。

 

「没错,我把你乳头上的配件拆掉不是要惩罚你,只是觉得用久了想更换新的上去,只不过材料暂时还没到」我依旧保持着冷峻的语气说着。

 

「原来如此,小奴会安静等待的,谢谢主人」Amber 终于停止了哭泣,但依然跪坐在我面前。

 

「知道了就赶紧起来把你的早餐给吃完」我忍住笑意用冰冷的语气说着。

 

「是的,主人」Amber 赶紧坐回椅子上,拿起筷子和汤匙继续吃完早餐。

 

回到办公室后我开始头痛了,我要找什么东西来取代她原本身上的这些服装和配件?虽然我也想将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衣给换掉,但有什么材料是可以取代乳胶又能够让Amber 相信我没有要换掉她的服装,因而引起她的恐慌呢?毫无头绪的我直到中午和魏大姊一起用餐时,把Amber 的情况和我的想法跟她说明,她撇了撇脑袋然后又露出招牌的狡黠笑容说有个方法可以试试,不过不保证能达到效果。

 

「又来了,是什么方法呀?」我睁大眼睛地问。

 

「我有个在生技公司当研究员的学妹,是负责从事医疗材料的研发,或许可以跟她问问有没有什么新的材料可以利用」魏大姊拿出手机把她学妹的联络电话传给了我,我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她,只好叹口气后继续吃饭,闲聊其他话题。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我忐忑地拨了电话给魏大姊说的那位学妹,简单地介绍自己且说明来意后,这位林总监马上表示没问题,她一定尽力帮忙,明天她会再与我联系。挂上电话后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魏大姊的学妹来头不小,什么研究员呀,人家可是公司的技术总监耶,幸好我的语气没有太轻佻。隔天下午果然我接到林总监来的电话,她表示有一套材料或许可以符合我的病患需求,不过这套材料还在研发阶段因此价格昂贵,而且需要病患本人的配合做些检查与测试。

 

我请她提出需要的经费大约多少,病患配合检查的部分应该是没有问题,她表示需要三百万左右的费用,我一听之后大吃一惊,三百万?这笔钱医院绝对是不可能支付的,我也没有那么多储蓄可以用,林总监接着又补充说明,这是最低可能的花费,或许还会增加到五百万左右,我听完后傻眼了,只好请她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过两天再回覆她。挂了电话后,我马上去主任办公室找魏大姊商量此事,没想到魏大姊竟然冷淡地说,这是最新研发的技术当然费用会比较高啊,而且还是专属客制化,不过这笔钱医院是不可能付的,你别想从我这出主意。

 

「我当然知道医院不可能付这笔费用,之前你不是说她的父母留有一笔保险金和遗产在信托基金吗?难道不能动用那笔钱?」我把想到的可能方法提出来。

 

「呦!我还没说你就自己先想到了,果然我没看错人,是个人才呢,呵呵」魏大姊听到我说出信托基金后,开心地拍掌大笑。

 

「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该不会你学妹那个也是吧…」我挑着眉头对着她问。

 

「嗯…那个应该只能说是巧合,原本学妹就是负责在研究消除人体免疫抗体排斥性的材料,我只是以Amber 之前的状况提供了一些方向,没想到还真给她做出了一些特殊材质,同时也开发了一些装置配件,因为是以Amber 的病情需求做为发想的,所以当然也是用她的情况来做模拟的啰」魏大姊有说跟没说一样,总之现在只要能解决经费的问题,就可以让Amber 脱离现在这套会影响她身体健康的服装了。

 

「好吧,那请您跟我说要如何取得这笔经费吧,大姊」我没好气地说着。

 

「嗯,看在你诚心叫我大姊的份上,就给你一个提示吧,去拜访陈院长谈谈看」魏大姊一派轻松地说着。

 

「市立育幼院的那位陈院长?」我纳闷地再次确认。

 

「是呀,你忘了Amber 就是她来拜托我诊治的吗?而且当初法院是判定育幼院为法定监护人喔」魏大姊肯定地回答。

 

「好吧,我知道了,谢啦」我向魏大姊挥挥手后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当我转身的时候她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Secret of Desire(3)》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