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方式不正确的摸鱼

去逝的人个一
Latest posts by 去逝的人个一 (see all)

《魔王与勇者的冒险日常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作者觉得这个标题好像太长了所以想了想还是叫与共吧又名老摸鱼的作者写的都是啥玩意》

 

(ⅰ)
伊芙是魔王。

至少在人们的认知中是,虽然并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她。

但是除了异于常人的黑发黑瞳之外,伊芙并没有其他有别于正常人类的地方,甚至相对于人类少女来说显得有些娇小。

即使是最接近人类的魔族——魅魔,也不可避免的拥有一些魔族的特征。

比如角、尾巴与翅膀。

也就是说,伊芙并不是魔族,甚至见到她的人都会如此断言。

“她是人类。”

然而伊芙确确实实是魔王,那突然出现在大陆极北的城堡的主人。

与之一同出现的是将城堡牢牢守护住的魔族部队,虽然城堡的主人并没有露面,但是被魔族簇拥的城堡,那里面的主人就一定是是魔王了吧。

人们这样想着。

但和预想中即将到来的侵略不同,魔族的部队出现在极北之后选择的是驻扎在了原地,除非有人类主动进入了他们警戒范围才会受到攻击。

而这一切其实都和伊芙没什么关系,不管人们怎么想,她从魔界回到人间,并不是想要来征服人类的。

当然,面对魔界的来客,即使现在他们没有主动的进行侵略也不可能不提高警惕,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冒险者公会出现了一个委托。

调查出现在极北之地的魔王城堡。

但是大部分前往的冒险者都没有回来,而即使侥幸回来的冒险者也没有带回什么重要的情报。

大多是诸如“他们长的很恐怖”、“他们人很多”以及“他们是魔族”这样的无用情报。

毕竟冒险者也是要命的。

就在这种时候,S级冒险者夏莉丝决定一个人出发了。


“今天天气真好呢,和魔界那鬼地方相比,就算是下雨天也让人愉悦。”

伊芙躺在自己两米宽三米长的大床上,一米六的身长在这个床上显然是富余太多了。

谁让她是魔王呢。

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伊芙思考着今天该怎么度过。是去和外面的守卫玩呢,还是在床躺一天呢。

感觉都挺无聊的样子。

即使是从魔界到了人间,生活还是这么一成不变。

正当伊芙思考自己未来漫长的人生该如何度过的时候,从城堡外围的探测魔法传来了消息。神情一动,伊芙坐起身来,黑色的长发半洒在床上。

嘴角不可抑制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这就是,缘分吗。”


夏莉丝一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牌子,上面用魔界语,人类语还有天界语三种语言写着“员工通道”。

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展开啊喂……这种仿佛魔王遗址参观场景的既视感是什么情况啊。

正当夏莉丝斟酌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巡逻的脚步声,没有过多的时间思考,夏莉丝的冒险者直觉让她决定莽一下。

夏莉丝手册第一条:遇事不决莽一波!

……

“王座上的是魔王,那么王座旁正在被玩弄的人类少女呢?呼呼~”

伊芙满心愉悦脑补着接下来的展开,过于安逸的魔王生活让她不免要为自己找点乐子。但是只有魔族才能感受到来自血脉深处里对最上位者的恐惧,让她的手下从来不敢对她做出任何冒犯的事情。

面对她,就仿佛面对整个整个魔界。

即使是她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并且如此要求:

喂,你。艹我。

在服从与恐惧的矛盾下,那个触手怪选择了自杀。

啧,真是可惜。

所以她只能自己玩自己了,至少在自己的地盘上是这样。

“还用想么,当然也是魔王啦~”

伊芙如是说道。

……

“这里是魔王城遗址参观团,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二楼的会客室,魔王曾经在这里会见过各个国家的领导人。”

看着墙上的魔王城结构图,以及各个房间上的指示牌,夏莉丝感觉自己已经把导游的台词想好了。

这偌大的一个魔王城堡,所有的结构在这张图上写得一清二楚。

这儿真的不是一个旅游景点么?我应该没有走错地方吧。

夏莉丝心想着。

说来也奇怪,城堡外面森严的守卫力量,在进去城堡后就再无踪迹。整座城堡就宛如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波动。

总不可能是一座空城吧……

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跨界传送一大波士兵和空城,难道是魔界想送一个旅游景点给人界拉动一下经济么?

那要不要给魔界分成呢?

夏莉丝的思维似乎有点跑偏。

不管怎么看,这都不是一座正经魔王城吧。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夏莉丝的斗志涣散了。

“我潜入了魔界的3a级旅游景点,那里面的指引设施十分的完备,在里面根本就不会迷路的。”

这样回去,说出去谁信啊。

……

“呼呼,魔力之手真是好用。唔嗯~”

用意念操纵着魔法【魔力之手】将包裹着双臂的束手套拉紧上锁,肩部被拉扯传来的拘束感让伊芙轻轻的哼出了声。

现在的伊芙跪坐在自己的王座旁边,大小腿被皮带折叠在了一起,脚后跟顶住了从下体漏出被紧身衣勒住的两根圆柱体的底部。

身体被只有象征意义的拘束带纵横交错,一根拘束带还从下面勒过,将两个玩具吃得更死了。

不过现在它们还没有启动,被伊芙用自己的魔力抑制着,不然伊芙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别的心思去做完接下来的事情。

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还有一个塞口球,一团丝袜,一个眼罩和一个项圈。

项圈上面串着许多钥匙,那些是打开身上诸多拘束具的钥匙。但是这个项圈一旦上锁,挂在上面的钥匙是无法取下来的。

打开项圈的钥匙在丝袜里,而这团丝袜马上就要被伊芙塞进自己的嘴里了。

“checkmate~”

嘴里念叨着奇怪的话语,魔力之手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伊芙的命令,捻起了眼前的丝袜,慢慢地填满伊芙的口腔。

接下来的塞口球,将丝袜彻底的堵在了嘴里,不过伊芙并没有给塞口球上锁。

眼罩剥夺了伊芙视物的能力,而最后的项圈,只要上锁之后,伊芙所有的力量就会被压制到极点。

只要不取下项圈,那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女。

魔力之手没有任何停顿,将项圈前段的短锁链连接在地面上的一个钩子上,让伊芙的身体彻底折成三叠,随后一把精巧的小锁扣在了项圈上面。

一秒之后,魔力溃散。

失去压制的两个玩具开始肆意震动,伊芙试图扭动自己的身体,但只是徒劳的挣扎。塞口球下传出了迷乱的呻吟,视觉被剥夺让伊芙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身体内的两根棒子上。

接下来要做的,只有等待了。

……
夏莉丝感觉自己一瞬间失去了动力。

就好像费劲千辛万苦探索遗迹打开最后的宝箱,却发现居然真的只是个宝箱一样。

谁规定宝箱里面必须有宝物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

夏莉丝决定去魔王的王座上写一个“游一此到丝莉夏”。

不会被魔族追杀吧……?

总之,先去看看,魔王的王座长什么样吧。

看了一眼身旁的指路牌,王座在三楼最大的那个房间里。

夏莉丝选择了动身。

所以说,这么大的魔王城堡,难道真的没有一个活的么。

夏莉丝一边无声地上着楼梯,一边想着,即使如此,出于谨慎,她仍然给自己加持了不少隐匿的法术。

前方紧闭的大门就是王座室,而门内隐隐约约传来的一些声响让夏莉丝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在魔法的帮助下,夏莉丝大概听到了诸如“嗯嗯啊啊”之类的闷哼。

出于各种考量,比如作者想不到该如何描写了,大抵是冒险者的经验使然,夏莉丝没有
选择使用在施放容易暴露的法师之眼来探查房间里的情况。

她选择了一脚踢开门,然后跨了进去。

……

站在伊芙的王座面前,夏莉丝看着眼前的一团少女。

这算是什么呢?

魔王城堡的宠物女孩?

我的魔王不可能是一个变态?

这个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说好的与魔王大战300回合然后勇者成为魔王的热兵器咳咳,不是,勇者最终爆种打败了魔王然后带着众人的期待荣归故里一举成名,然后被人设计把同伴全部做掉然被关进全都是王的监狱里咳咳,不是,然后升职加薪,摸鱼终老呢?

这是个啥玩意。

被魔王调教成热兵器的人类少女?

把她救出去我不会被人当成变态吧。

万一她和魔王其实是两相情悦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跨越种族的爱情,而这可歌可泣特别社保的剧情就这样被我一个回城卷轴给打破了。

我不会被魔王追杀吧。

总而言之,夏莉丝思绪很混乱。

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身上的拘束都是带锁的,而把她锁在地上蜷成一团的项圈上挂着许多钥匙。

真是恶趣味。

完全无用的钥匙呢。

对于眼前的少女来说。

而正在不断震动发出声响的两根棒子,大概就是让夏莉丝听到嗯嗯啊啊的罪魁祸首了!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嗯嗯啊啊~”

把这个少女带回去,还是丢在这里不管?

“嗯嗯啊啊~”

就没有什么回收失足少女的商人么!

“嗯嗯啊啊啊~”

既然这里有人,那魔王又在哪?

被少女的声音吵得心烦意乱,夏莉丝有点无法思考。

这让人怎么想事情嘛……

不管了,如果是魔王的热兵器,那救下来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是魔王的爱人,那就只能用她来威胁魔王和我打一架然后去死成全一下我顺便这个少女我就收下了。

计划通り。

一瞬间夏莉丝就理清了利害关系,然后掏出了回城卷轴。

看着将少女锁在地上的锁链。

“这根烦人的锁链……炎爆……不对”

伊芙的身子好像抖了一下,虽然在两根棒子的攻势下有点无法思考,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的打开方式不对。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决定就是你了!空间切割斩!”

一番思考之后,夏莉丝用空间魔法切开了这根伊芙特意准备的普通的铁质锁链。

“那么不知道在哪的魔王大人,下次再见了。”

夏莉丝使用了回城卷轴(群体)。

……

在夏莉丝家中的地下室里,一个魔法阵散发着光芒,一霎间空间被撕裂,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传送阵里。

一个站着,一个侧躺在地上被单手套将双手束缚在背后,双腿并拢且大小腿折叠被拘束起来,眼罩塞口球项圈一个不落,两根棒子被压在了体内震动。

总而言之,如果被别人看见大概会直接被定性成绑架事件吧。

我不是,我没有.jpg

这里是夏莉丝的地下室,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这点让夏莉丝很放心。

用魔力之手将伊芙整个人提起,想了一下,放在了地下室的一张地毯上。

虽然没有了项圈上锁链的限制,但是仅凭伊芙自己的能力,还是无法坐起身来。

“emmmm,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空间切割斩和炎爆好像都不太好用。”

伊芙感觉橘势有点不妙。

“1,2,3……”

夏莉丝数了数少女身上的锁,一共有13把,而项圈上只有12把钥匙。

唯一没有上锁的物件是塞口球,但即使是没有上锁,也不是可以伊芙通过正常方式打开的。

“看来少的应该就是项圈的钥匙了。”

看着循声向自己看来,但是被眼罩阻隔了一切视线的少女。夏莉丝蹲了下来,将少女扶起,勉强保持正坐。身体的重量让脚后跟将两根棒子顶的更加深入了,让伊芙不由叫出了声。

“抱歉,但是接下来我有些话要说。”

将伊芙有些凌乱的长发整理了一下,夏莉丝继续说道。

“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是被魔王抓起来当做热兵器的宠物少女,还是与魔王跨越种族相爱的人。现在你已经被我带出了那座城堡。”

“嗯嗯啊啊~”

“换句话说,你现在正在我的手上。”

“嗯嗯啊啊。”

“我刚才检查了一下,你身上项圈锁的钥匙,应该就是被藏在了塞口球下的塞嘴物里。”

“嗯嗯啊啊!”

“……”

突然想起了什么,夏莉丝用魔力将跳得越来越欢的棒子压制住。

“嗯……”

夏莉丝感觉眼前的少女好像突然失落了起来。

果然是热兵器吧!

“不管怎么说吧,接下来我要打开你的塞口球了,虽然这里是我家里的地下室,你就算是再怎么叫也没有用,但是如果你太吵的话我也是会很烦的。”

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这个自从棒子停下来之后就安静得有点奇怪的少女。

即使是被眼罩遮住了大半个脸,也可以看出来这是个十分精致的脸蛋。

嘴角处拉下的一根银丝给这平静的容颜平添了一丝淫靡,但又没有过度。

长发快要及腰,从魔王城堡到夏莉丝的地下室中这一系列的动作让发丝洒落在胸前,显得有点凌乱。

17、8岁的样子,不过身体发育得似乎刚刚好,夏莉丝拿自己的手比了比。

不过和我比还差了不少,哼哼哼~

莫名其妙的胜利感。

少女侧了侧头,等待着夏莉丝继续说下去。

“那么记住了,别吵。”

绕到少女的背后,将塞口球的卡扣打开,捻着两根皮带向前拉去。

没有了塞口球的阻挠,伊芙顺势将嘴里的丝袜用舌头顶了出来。

嘴角不可控制的带下了一丝津液。

夏莉丝看了看地上湿漉漉的丝袜,皱了皱眉,用魔力之手把藏在里面的钥匙找了出来。

“这就是项圈的钥匙么。”

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看上去只是一把普通的钥匙。

“是的。”

尽管被释放的只有说话的能力,但是眼前少女的语气并没有多少慌张,似乎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呢。

夏莉丝心想。

“那么,你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一下呢?不知名的少女。在那种地方被做着这种事情,你的身份应该不会太简单吧。”

夏莉丝双手环在胸前,俯视着正坐的少女。

“hmmm~我叫伊芙,是那座城堡的主人,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魔王。”

愣了愣神,夏莉丝并没有反应过来。

“啊,原来是魔王啊……”

“是的,就是我哦~”

“是魔王啊……”

“没错没错。”

“魔王啊……”

“嗯嗯……那个,不知名的小姐,能请你继续用魔力继续压制那两个小玩具吗?不然接下来的对话恐怕有点让人困扰呢。”

“王啊……”

呀勒呀勒,似乎已经宕机了。

“伊芙小姐,我觉得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但是这不是笑话啊。”

夏莉丝让自己强行镇静下来。

眼前的人不像是在开玩笑,但也有可能是魔王把她洗脑了拉出来顶缸,总之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偷偷的将自己地下室的防护法阵打开到最大的强度,一些攻击设施也预启动,夏莉丝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在魔王的王座旁被绑成了一团,甚至没有办法反抗我的任何动作的人。”

夏莉丝伸出手来,在伊芙的胸口捏了两下。

“一个被两根棒子插进身体,发出那种声音,还需要我用魔力帮忙压制的人。”

用魔力催动两根棒子,让它们震动得更强烈。受到刺激的伊芙尽管在尽力压制自己的反应,但还是轻轻的叫出声来。

“一个即使被我这样一个人类对待,但却没有任何反应的人。”

“你告诉我你是魔王。”

“是的啊。”

“那我能求饶吗?”

“啊嘞?”

伊芙似乎有点懵逼。

“你看啊,你说你是魔王,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虽然我夏莉丝在人类里也算不上特别强,但也是算上层人士了。你的身体里一点力量都没有,但是却能这么平静的和我对话,不是想死就是不怕死。”

用魔力压制住了两根棒子的运动。

“那么伊芙小姐,我能问问这是为什么吗?”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伊芙心里想着。

“虽然我是魔王,但是确实如你所说,一点力量也没有呢,不过这不是什么下属背叛什么的。”

伊芙抬起头,将脖子上的项圈展示出来。

“看见这个项圈了没有。”

“这是魔界给我的,可以抑制我所有的力量,它的钥匙现在在你手上。”

“所以伊芙小姐你这是千里送?”

“哼哼哼,恭喜你猜对了~那么我来说明一下吧。”

“我现在确实是一个普通人类的力量没有错,只要这个项圈扣在我脖子上,就会一直这样。”

“至于我现在这个样子呢,是我自己做的,魔力之手挺好用的,不是吗。”

“反正项圈钥匙在你手上,打开来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夏莉丝将手里的钥匙捏紧,往后退了几步。

“那如果我,就这样带着钥匙走了呢?没有力量的魔王小姐,你就会一辈子在这个地下室成为我的宠物么?”

“这个嘛~”

伊芙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当然是不会啦。钥匙如果和项圈相距超过200m,那项圈就会自动失效的。如果你想把钥匙就这样放在这里然后和我玩的话,或许我会陪你玩一段时间,但是之后我会自杀的。”

“我会复活回来找你的的你信不信~”

一瞬间伊芙的语气有一点森冷,让夏莉丝滴下一颗冷汗。仿佛像是自己抛弃了什么重要的人,然后被找上门复仇一样。

“那我…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带着我一起生活啦~我很好养的!最多也就是有点任性的小要求啦,不过你可以选择不听啦~天大地大,钥匙最大嘛!”

“可是,如果不打开你的项圈的话,你身上其他锁的钥匙就拿不下来了啊。”

……

“诶,是这样的么。”

伊芙好像被震惊了。

“是的啊!”

夏莉丝很绝望,自己好像摊上大事了。

“那你把我项圈打开来拿下来钥匙再锁上去不就好了么,放心啦,你没有别的选择啦。”

好像她也不傻啊。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啦~我用我伊芙的名义担保,不会对你动手的。这可是魔界的最高信誉呢~”

“那其他人呢?”

“什么?”

“不对我动手的话,你跑出去把其他人杀了我不就全完了么。”

“不会的啦~我用伊芙的名义担保。”

“用自己的名字担保是什么鬼啊……”

尽管如此,但是夏莉丝好像确实没有别的选择了,除非决定和伊芙同归于尽。

然后伊芙用复活币复活。

“我也是能和魔王一换一的人啊!”

夏莉丝如此说道,然后十分紧张的打开了伊芙项圈的锁,感受着伊芙突然攀升的气势,用平生最快的手速将项圈上挂着的钥匙一扫而空,然后打算再将项圈扣上的时候。

她的手被另一只手抓住了,魔力之手。

身体突然绷紧,试图爆发出自己所有的魔力来战斗,但是却被更加强大的力量压制得不能动弹。

预设的法阵也被干扰,一点运转的动静也没有。

“等下嘛。”

伊芙悦耳的声音在夏莉丝耳中听来宛如地狱的呼唤。

“等我拿点东西啦。只有这点玩具以后也太无聊了,也不好让你出钱去买。”

说完伊芙从储物空间里倒腾出一大堆拘束用的器具。

堆成了一座小山。

“大概就拿这么多吧,再多也放不下了。”

“可以扣上了。”

散开了魔力之手,伊芙转过头去用被眼罩覆盖的视野看向冷汗直流的夏莉丝。

这就是魔王的力量么。

“真是的,还要我自己来么。”

再度催动魔力之手,从夏莉丝手中拿过钥匙,扣上项圈,上锁。

力量被压制下去,魔力之手也随之溃散,钥匙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那么请多指教了,我项圈钥匙的拥有者,夏莉丝主人。”


很久以前写的奇怪而又混乱的东西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打开方式不正确的摸鱼》有7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