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医大姐姐对小萝莉性致勃勃—-反被铜练?不行不行(其实也不是不行)

 

“喂,我说,怎么崴脚会这么严重?”

轻轻的帮她褪下了纯白色的长筒袜,映入我眼中的,便是早已肿大到让人怀疑能不能穿好鞋的脚踝,以及狰狞的紫色瘀血。

“抱歉啦,校医姐姐,跑步的时候没有被同学注意到,结果就被绊倒了,脚咔嚓一下就变成这样子了……”

而坐在床上的女孩,虽然由于吃痛紧锁着面容,不过却还是扯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硬要说算是微笑的表情,同时用秋风般清爽的声音说到。

“毕竟……我是不会同学们看到的透明人嘛。”

……

是的,我面前的女孩,中学部一年级的美雪……是透明人。

并不是说像是外星人,或者说有着超能力一样,“刷啦”一下的就隐身……老实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超能力倒好了。

美雪,是不会被班里面的同学注意到的,没有存在感的透明人。

最开始听到这样的话语,我还以为这是类似于校园欺凌之类的事件。不过,在我曾经看到这个并不算娇小,外貌算是美少女的她从医务室回到班,而班上的同学却连听到响动回头看门的动作都没有……甚至讲台上,正在讲解一次函数的老师都没有做出任何停顿的时候,我便明白了。

她,就像是游离在与当下不同的另一个空间中一般,是不会被看到的透明人。

如果我要是班里面的同学,见到这样子可爱的女孩子从医务室回到班里面,一定会好好的用关切的言语拉高双方的好感度,之后,之后想近各种办法将她攻略。

毕竟,老实说,虽然我也是女性,但是在第一次看到因为流鼻血所以来到医务室的她时。

我眼中的世界,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除了那个女孩以外,一切都已经不在眼中。

因此,除了我以外没人和她搭话这件事,我想,除了透明人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了。

据她所说,在整个学校里面,能够交谈的人只有我一个。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人偏偏会是我。

是因为我灵视比较强么?老实说,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过一次见到鬼的经历,顶多,就是被邻家的女孩子在万圣节装鬼要糖而已。

所以,关于这件事,我没有任何的头绪。

不过,对于身为校医的我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来到校医室,答案都是一样的。

“好了,接下来我要上药了,可能会有些痛,你稍稍忍耐一下。”

医者仁心。

这是从小,我作为医生的母亲所教导给我的事情……

即使是在因为医患纠纷,被无理取闹的病人用刀砍伤之后,母亲仍旧在病床上对我说到。

“不要怨恨她……她也是有苦衷的。”

老实说,即使到了现在,我也不能理解母亲的行为。

如果有病人拿刀对着我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在自己受伤之前用身旁的医疗器具反击,而不是像母亲一样不做任何的反抗,便被菜刀划破了主动脉。

不过,大概,果然还是母亲从小以来的教导深入我的心中了吧。

就像是古诗说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样,在毕业之后,我也和母亲一样,选择了医学类的专业,成为了一名医生。

不过,我想,与其说是女承母业,更不如说,是因为我仍旧无法理解我一直敬爱的母亲为什么这么做,因此才踏上了母亲的道路,试图理解这个一直缠绕在我身边的问题吧。

毕竟,如今能够向我解释为什么会这么做的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怎么样,舒服一些了么?”

虽然这么说着,不过抬起头的我,仍旧还是看到了美雪紧闭着双眼的模样。

原本随着秋风飘荡的发丝,此时也被疼痛的汗珠粘在了肌肤上,那双樱粉色的嘴唇此刻也微微有些发白。

“稍稍,舒服一些了。”

看着她仍旧还在颤抖的小腿,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老实说,我从来没见过感到舒服的人会露出这样一份痛不欲生的感觉,不过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戳穿她的谎言。

“那么,既然这样,接下来你是在医务室继续待一会,还是回教室呢?如果在医务室带着的话,我可以帮你向老师请个假。”

“不用了。”

老实说,她的回答稍稍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不用请假,意思就是,即使脚已经肿成了这个模样,却还是要回教室上课么?

虽然从医生的角度来讲,更建议她先休养,以免对患处造成二次伤害,不过如果是她强制的意愿的话,我也不好去说什么。

毕竟,在医生的立场上,我所能做的只有劝谏而已。

“不用帮我请假的,就算我一天不去上课,也没人会注意到我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误解,她半躺在病床上向我说到。那颇有自信的语气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着为了尝试自己的“透明度”故意逃课,结果还真的没有被人注意到的经历。

不过,逃课之后回来,却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恐怕 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吧。

“这样……那么就先躺在这里吧。”

虽然说学校并不算小,不过,位于四楼的医务室却总是很清净。

毕竟,一般身体不舒服的人早早的就请假回家做自己的事情,才不会在充满煎熬的学校之中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

虽然老师们可能会因为升学率的奖金担心,不过对于身为校医的我而言,又清闲又能领到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美雪,则是躺在病床上,借助小书桌写着作业……

——透明人的话,就算不完成作业,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吧。

虽然我这么想着,不过看到她用洁白的贝齿轻咬笔尖,绞尽脑汁注视着习题册,就连精致的脸蛋都被愁色覆盖的模样,我也实在不忍心破坏这样的气氛。

这么认真的人……却因为自己是透明人,而无法被别人感知到存在……

看着这样的美雪,我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透明人,算不算一种疾病呢?

“喂……美雪,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透明人的呢?”

大概是我的问话太过于唐突了吧,美雪在听到我的话语之后,抬起头,露出了要远远比刚才做数学题还空洞的眼神。

“啊,我的意思是,透明人是不是也算是一种疾病,是不是也能用一些方法治好……”

在听到我解释的话语之后,些许神彩才重新回到了她的眼中,不过,她的表情却并不想是听到治病的高兴。

仅仅,如同拂晓前刻的启明星一般,在晨光中更加暗淡。

“大概,是在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把……”

突兀的,她张开了嘴,像是在注视着什么一般,盯着窗外。

傍晚的天空,宛若要被白昼与黑夜挤碎一般,破碎的云间渗出了血色的夕阳。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突然变得没办法被别人注意到了……最开始,还有几个之前一起玩的朋友能注意到我,可是不知不觉,就连她们也无法注意到我的存在。就算我试图向她们搭话,也不会有人理睬我……”

“这样子,是突发性的么……”

似乎并不是某种天生的疾病,而是突然发生的么?

就像是,突然就被从世界之中剥离了一般。

毫无疑问,这是以现代的医学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也完全没有从各种论文文献之中,看到过有关这种疾病描述的信息。

不过……

如果是对于那种讨人厌孩子,我恐怕会直接告诉他,这无法以现代医学解决。

但对于这样认真可爱的孩子,直接宣判“你这种病无药可治”这种事,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

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不久之前,刚脱下袜子是她那一副自嘲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同情吧,我轻轻的走到了她的身旁。

“可是我却能注意到你……难道说我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这种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么。”

如果说,我的话语更给她留下些许希望的种子就好了。

可是,接下来,她却说出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话语。

“那么……如果能让校医姐姐的一部分,进入到我的体内,是不是就能让别人在看到我的时候,像是校医姐姐一样,能够注意到我了么?”

“诶?”

这次露出惊讶表情的,变成了我。

都说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正是人小鬼大,思维跳跃的时候。

我的脑袋,的确没办法跟上美雪的思路。

“你的意思是输血么?不,输血的话可是有着严格的要求的,首先要判别双方的血型,其次……”

“不,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美雪却突然变得脸红了起来。

明明已经到了秋日,可是看起来,她却像是那些夏天在体育课上中暑的女孩子一样,脸红红的,身子也不自然的轻微的摇晃。

屋子里面有些热了么,刚才看她写作业那么认真没有开窗户,现在看起来,果然应该通通风才对。

然而,正当我准备推开窗户的时候,她的下一句话,让我的身子都僵住了。

“校医姐姐,我们……亲吻吧?”

诶?

亲吻?

虽然说,对于跟不上青春期女孩子的思路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我却万万没想到,我的耳中竟然出现了这样子的词语。

“那,那个,你这句话是和谁学的?”

“不,我只是在想,如果说,仅仅是交换,津液的话,也算是能够让我体内,多出来一些校医姐姐的东西,这样子的话,说不定在看到我的时候,别人也能感受到校医姐姐的存在,像是校医姐姐那样注意到我。”

喂……

不是……

虽然我这么说着,可是……

那副可以用美少女来形容的面容,此时此刻正在我的眼前流露出如若惹人采撷的花朵般羞涩神色,樱唇更是如若想要被什么东西紧紧覆盖一般轻轻颤动。

而我……

则是和对男性相比,对女性更加有兴趣的那种。

这般的神色,实在是令我春心荡漾。

如果没有理智的话,此时此刻的我,应该已经褪下对方的衣物,让这娇躯在我游离的指尖下被染上我的颜色了吧。

那长长的睫毛,小小的肩膀,还有刚刚开始发育第二性状,含苞欲放的柔美曲线。我想,如果我能够用手轻轻的触摸,一定会感受到牛奶般软滑的手感吧。

但是,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其中之一便是因为理智的存在。

这里,可是学校的医务室,虽然很安静,但是很可能过一会就会有人来。

并且,除此之外……

她,可是只有十五岁的女孩子啊!

虽然对方已经超过了十四岁,如果双方都认可也并不算犯法,但是,道德的底线和法律的底线,并不是一个东西。

所以,作为有理智的人类,我是绝对不可能对她上下其手的……

至于亲吻……

嗯,只是作为医疗的尝试罢了……

“我知道了,不过这仅仅是实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直接和我说就好,请稍稍等我一下。”

快步而故作镇定的走出医务室,我将悬挂的门派反转成了“校医暂时不在”的一面,同时在心中默默祈祷之后不会有人受伤,不会有人因为被耽误治疗而难受。

日影天空的彼端闪烁着光辉,美雪看着我,微微的张开唇瓣,露出的牙齿在闪烁的夕阳下闪耀着炫目的橘粉色光芒。

压抑住我眼中突然弥漫开的兴奋,我看着面前,她如同夕阳一半被染上红色的脸颊。

并不是说那种,小女孩的可爱啊,并不是说什么萝莉控之类的。

我只是在觉得……面前的美雪,很美。

因此,我微微的蹲低之后,轻轻的把脸凑向了用力闭紧双眸的她,一股如若牛奶一般的香气,随之在我的鼻翼之间弥漫。

而我,则是触碰到了那双柔软的舌头。

很软,很弹,就像是柔嫩的果冻一般,还散发着娇柔女孩所特有的甜美气味。

而还没来得及细细的品味,我便感受到她的舌头轻轻的缠绕住了我的舌头,而那不堪一握的盈盈腰枝,也随之轻轻的软靠在了我的身上。

恐怕,这是我第一次在想,身为女孩子真是太好了吧。

身为医生,学过很多生理课程的我知道,如果我要是男生的话,此时此刻,某个器官已经会变硬,然后咯到对方,让双方一同露出尴尬的表情。

不过,即使不是男生,我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微微有些发烫。

明明都是女孩子,明明不可能会产生交配行为,可是,我的神经突触却误读了大脑所发出的信号,让我的身体做好了接受交配行为的准备。

我可以感到,我的小腹内部,为了迎接令我产生这样情绪的生物进入我的体内,已经变得酥痒难耐,渴望这被什么东西所侵犯。

我可以感到,我得私密之处,为了能够方便让我稚嫩的花径能够好好的承接接下来的侵入,正在不断的分泌粘稠的液体。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为女性的我,用来孕育孩子的小子宫,此刻都在颤抖,期待着被灌满,期待着即将从输卵管中排出的卵子能够被淹没。

为了让作为雌性生物的我完成交配,我的身体已经在生理上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

不过,我想我所穿出的神经递质没有好好的告诉我的器官,我正在对高中一年级的女孩子发情的这个事实。

或许,我的神经递质也告诉了这些事情,不过,我略显迷茫的器官在犹豫之后,也是顺从着生理本能做好了生殖繁衍的各种举动罢了。

为了交配行为,女性在发情的时候会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敏感,来缓解各种疼痛所带来的应激反应。

而我也不例外……

感受着美雪不断的吮吸着我口中的津液,同时像是小孩子咬奶嘴一样用贝齿轻轻的咬着我的舌头,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相反,却感受到一种酥痒难耐,难以获得宣泄的感受如若电流一般迅速的蔓延到了全身,我的全身,也逐渐变得酥痒难耐,变得开始渴望起奇怪的事情。

良久,唇分。

从没关紧的窗户之中吹入的冷风,让我骤然回过了神。

我在……干什么?

对高中一年纪的女孩子发情么?

骤然回过神来的羞耻感,让我不由得有些脸颊发红,不过出人意料的,注视着我面庞的美雪,此时却并没有最开始,向我请求亲吻那般的羞耻了。

“接下来的,也可以做么?”

诶?

接下来的……

“校医姐姐,您……应该也察觉到了吧,我的情感……毕竟,你是,唯一一个愿意关照我的人……”

“唯一一个关照什么的……那是因为只有我能看到你而已。”

“那么,校医姐姐,难道不愿意和我继续做下去么?”

“当然,你只是十五岁的孩子,我不可能对这样的小孩子做那种事情的。”

“不,校医姐姐,你在说谎。证据就是,你已经湿透了。”

瞬间,我连忙夹紧了双腿,避免被美雪发现我正在对高一女生发情这种羞耻的事情……

可是,当我低下头的时候我却发现,不要说是内裤了,就连我的裤袜上,都早已沾满了粘稠的液体。

我从来没有别人被侵犯过的身体,在期待着交配行为二十多年之后,如今已经无法抑制住发情的冲动了。

就算我是有着理性的人类,可是,我也是雌性生物。

我的生理本能,为了能够好好的促使身为雌性生物的我完成交配的行为,已经让我的神经开始通过快感的方式向我的大脑做出反馈,在不断的警告我,如果在不进行交配行动,在不被侵犯的话,在不断累计的庞大快感下,我的小脑袋会被灼热快感烧坏的。

就算理智在不断的警告我,可是此时此刻,我的脑袋已经被所有细胞所期待交配的信息所冲满,不断的由生理本能传达着进行交配准备的信息,已经没有足够的神经递质与神经突触处理其他信息的余地了。

因此,如今的我,只能像是一个暂时失去了反应的洋娃娃一样,略微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那十五岁的少女。

不管,她要做什么,我都已经没有进行任何反抗的余地了。

“校医姐姐您真好看……闻起来也很像……胸部也很大,不知道能不能挤出奶来。”

我早已开始挺立起来的乳头,被轻轻的用手指捏住了。

因为没有妊娠的缘故,所以就算被手指捏住,也不会有奶水分泌出来。而我乳房内的神经则是由于这莫名其妙的感受不断的向我的子宫发出质询,询问要如何才能响应被揉捏的手指分泌出奶水。而我的子宫就算按照每月的规律,从输卵管分泌出一个卵子,可是却也实在感受不到受精卵的存在,只能够将期待妊娠的情绪,通过焦躁的快感传达到我的脑袋里面。

为了能够刺激正在侵犯我的生物,好让我更快的交配,进入妊娠状态分泌出奶水来,再不断涌入脑海之中的快感之下,我的本能条件反射般的便将这条信息传遍了我的全身。

就算我试图压抑,可是我的喉咙却还是发出了诱惑的呻吟声。

就算我试图压抑,可是我的肌肤却还是变成了魅惑般的粉色。

就算我试图压抑,可是我的身子还是开始通过扭动吸引注意。

“不用这样子啦,我只是想要继续做下去,喝下校医姐姐您分泌的液体,好变得有存在感哦。”

就算她这么说,可是我的身体为了能够响应胸部被揉捏,试图让我分泌奶水的指令,为了能够让她讲我变成妊娠状态,已经变成为了能够被她侵犯,为了满足她的性欲被做什么都可以的状态了。

而我的意识,则是被这种不断催促着交配,催促着妊娠的快感冲击,变得迷迷糊糊的,依照这本能从我脑海中语音区块和海马体中寻找能够诱因对方侵犯我的方法,随后不断的让我本能般用娇媚的声音说出“我想要”这样的话语。即使对方仅仅是十五岁的女孩子,可是在小子宫的催促之下,我可以感受到,我已经开始有着渴望着怀上她的孩子的冲动了。

而伴随着微微有些寒冷的秋风,我的薄裤袜被她轻而易举的用手指撕开了。

她的手指,轻而易举的便顺着内裤与肌肤的缝隙,抚摸着我作为女性所特有的器官。

一瞬间,早已做好了交配准备的器官,将被抚摸的愉悦化作了如若电流般快感,涌入了我的脑海,同时,为了能够让对方继续做下去,完成完整的交配过程,快感之下的我就算咬紧了牙,也实在无法抑制住从喉咙之中发出的,足以激发任何人性欲的娇吟。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然后,我边便感受到,在短暂的抚摸之后,她轻轻的含住了沾满我体内,为了方便被侵犯而分泌的粘液的手指,随后轻轻的吮吸了起来。

“奇怪……明明都是女孩子,为什么校医姐姐的爱液是甜的……”

虽然如果从生理上,可以通过饮食的不同影响爱液成分这一点来解释,但是如今已经被快感充斥住脑海,神经元之间充满快感信号的我而言,已经没有做出这种解释的余地了。

现在,我脑袋里面绝大部分在工作的神经,都已经被进行交配的命令所冲满了,不断的通过让身体发情,让有关器官做好准备,向意识发送快感,促进多巴胺和性激素分泌,促使爱液生成,提升细胞活度;暂时关闭大脑感受到和快感无关的信息,以及减弱除了快感以外的五感,让对方的行为都只会让我感受到快感,从而让我的神经将快感和被侵犯被交配连接起来,短时间除了渴望让对方继续交配,诱惑对方进一步交配之外什么都无法思考等多种方式,让我的身体做好人生第一次被侵犯的准备。

随后,她的手指,轻轻的进入了我体内已经经过充分润滑,做好完全准备迎接不属于自己身体的花径。

一瞬间被插入的快感,顺着神经的电流传导入了脑海之中,下一刻,我便条件反射一般的紧缩住了花径……

我可以感受到,我花径之中的每一处褶皱,都在用力的感受着被插入的愉快,伴随着快感一抽一抽的,似乎在从美雪的手指中索取着什么一般。

虽然我知道,这个让我产生情欲的是女孩子,可是我的身体仍旧在固执的,希望能够让我作为一名雌性,为喜欢的人生下孩子。

虽然说,女孩子之间如果真的想要孩子,也不是通过这种方式,而是借助科学手段,将蕴含着无数生命可能性的卵细胞,与具有极强分化能力的干细胞相互结合,从而让染色体完成交换,生成有着彼此染色体与基因,可以变成新的个体的全新细胞,在进行部分分裂之后重新放入孕育生命的子宫……不过,很明显,遵循本能的生理冲动并不在乎这些繁杂的事情。

它所做的,仅仅是让我有着怀上对方孩子的充分准备而已。

“是哪里呢?”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般,美雪那娇嫩的手指在我的花径之中不断的移动着,而每一次的移动,我都会无法忍耐的轻轻颤抖,同时感受着自己下体在不断收紧,分泌出更多的液体……

而终于,在我的神经快要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快感信号,被这种缓慢移动所带来的快感快要弄到失去意识的时候,她似乎找到了什么东西。

瞬间,无以伦比的庞大快感便席卷了我的全身……

就像是人类做的玩具都会以可玩性来让顾客喜欢一般,作为大自然的完美产物,身为人类雌性的我,为了让侵犯我的人喜欢玩弄我的身体,喜欢上与我的交配行为,我身体自然也有着一定的可玩性。

其中之一,便是所称之为G点的存在。

这是隐藏在女孩子花径的褶皱之中,略微有些坚硬,蕴含丰富快感神经的地方。

虽然对于侵犯着我的美雪而言,这个地方如果不仔细找就无法找到,但是如果找到了,我支配快感的权利便已经不属于我,而是全部都在美雪的控制之下了。

我的脑袋即使已经被快感弄到神志不清,但是,那像是不断拨动着开关一样,轻轻挑逗着我体内g点的行为,瞬间便让我脑袋中的全部神经,都不得不放下目前的工作,收取并处理这g点的信号。

也正是这一瞬间,我便无法抑制的到达了高潮。

只要被抚摸g点,这样强大的快感就可以让我不受控制的到达高潮……无论高潮的时间,高潮的强度,都在对方抚摸的时间之下。而在如此的快感之下,身为雌性的我,不要说是反抗了,就连抑制住这快感的方式,都是不存在的。

因为,这就是我身为雌性,为了能够促使对方通过支配我的快感,从而喜欢上与我交配的生理本能之一。

只要g点被她抚摸着,那么我身体的控制权就不在我的手上了。

具备足够可玩性的我,为了能够交配,在对方找到我g点的时候,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全力,变成了对方的玩具。这也是身为雌性的我,在生理的进化中,为了能够更好的交配,通过激发对方的支配欲,让喜欢的人乐于侵犯我而产生的产物之一。

事实上,因为如今神经元已经被g点所带来的快感完全占据的原因,如今不管她在抚摸g点的时候向我说什么,我都已经没有判断的余地,在被快感占据的神经下说出同意的话语吧。

不过,她却没有说什么话语,仅仅是不断的用指肚快速的摩擦着我的g点。

无法用语言形容得快感,瞬间便通过g点传遍了我的全身,我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g点所传达的快感信号之下颤抖着,战栗着,为了遵从快感的命令让我进入下一个高潮。

即使在这样的快感之下,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可是就算想要张开嘴求饶,发出的,却只是呻吟的声音。

因为只要她还在抚摸着我的g点,那么我的身体的一切,都变成了她努力找到了我体内g点的奖励。

除去香汗淋漓的瘫软在床上,一颤一颤的,流出渴望着对方侵犯的爱液,发出渴望对方继续侵犯的声音,本能般的用尽各种方式诱因对方侵犯我之外,我什么都做不到了。

然后,在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的高潮之后,我感受到有什么热热的东西在小腹之中游荡,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果然和书里面说的一样,潮吹是存在的啊……”

随后,我便感受到,她的手指轻轻的从我的花径之中褪了出去,伴随着液体的涌出,似乎有什么柔软东西轻轻的覆盖住了我颤抖的花苞。

因为美雪的手指不再在我体内缘故,我也勉强恢复了少许意识……

……加上她之前说的获得我的液体……她是想吮吸我的潮吹液,这样子来交换液体么?

虽然从医学上来讲,潮吹液的具体成为尚未确定,不过根据目前已知的而言,这是一种对人无害的液体。甚至因为我经常吃水果,同时用一些保健药物适当的调节自身酸碱性等原因,我所分泌的体液并不是一种难以下咽的液体。

因此,已经在连续的高潮之中没有了力气的我,并没有强撑着身体阻止她的行为,而是顺从处理了那么多快感信息,并且还迎接了那么多次高潮的细胞向我神经中枢发来的建议,沉入了调节人体疲劳的睡眠之中。

看着沉入睡梦之中,轻轻吮吸着手指说着梦话的校医姐姐,咽下了带有些许果香味道液体的美雪不由得轻轻的笑了笑。

那是身为“透明人”的她,第一次露出这样子的笑容。

不过,仅仅再数秒之后,她的神色便重新变的严肃了起来……

“对不起……”

看着那似乎并不比自己高几厘米,却有着远比自己成熟的身材与韵味的校医姐姐,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的道歉。

………………

“诶,今天的校医室关门啊,大姐姐不再么?”

在校医室门口徘徊的,有着粉色短发的少女,不断的徘徊着。

从小时候开始,她便因为各种调皮受伤,因此结识了当初还在医科大读书,是她远亲的大姐姐。

表情和语调温柔,十分体贴人,看起来很好亲近,有着水果味的体香,胸还特别大的大姐姐,谁不喜欢呢?

对于她来说,大姐姐的出现,就像是黑暗之中唯一的曙光一样。

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每当闻到大姐姐的的体香,每当听到大姐姐温柔的声音,每当扑在大姐姐柔软的胸部中时,她心中的一切烦恼就瞬间变得烟消云散。

因此,只要一有什么烦心事,她就会来到大姐姐的身旁撒娇。

甚至说,在听闻大姐姐成了校医之后,原本还是班上吊车尾的她,通过初中的努力,勉勉强强的达到了这所重点高中的分数线。

这样,时不时的,她就可以再次随便在自己的皮肤上划伤几道,然后待在了大姐姐的身旁。

在大姐姐的劝导之下,她还加入了学校的田径队……对于从小便生性调皮,有着运动天赋的她而言,极为轻易的便成为了田径队的王牌。

可以说,对于原本各方面都吊车尾,没有任何希望而言的她来说,大姐姐给了她生的希望,成为了她生的依靠。

“诶……”

但是……

很可惜,虽然大姐姐好好的关好了门,但是实在是因为她观察的太过仔细了吧。

她从偏僻的镜子折射之中,看到了……让她后悔为什么今天来是弄伤了手臂,而不是把眼睛弄伤的场景。

就像是夕阳之下破碎的云一样,她的心,被撕裂了,滴出了无穷的血液。

她心如乱麻,虽然想要推开门,可是最终,看着大姐姐的身影,她还是选择了逃跑。

奔跑,这是一无所有的她唯一获得的东西,也是大姐姐赐予她的最重要的宝物。

可是,最终,她还是虚脱一般的瘫倒在了地上。

因为已经过了放学时间,所以没有人会看她。

她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任凭地板随着她的体温变热。

好痛……

在她的全身,那些并不是由她所制造的伤口,在不断的向她传达的痛的信号。

“不想,回家啊……”

与汗水不同的水滴,从脸颊落在地板上,清澈而柔软的折射出夕阳血红的颜色。

那个女孩子,她知道。

因为一些事情,她是被所有的学生所保持距离的存在。

大姐姐,一定是可怜那个孩子,所以才愿意,和那个女孩子做出那样的事情的吧。毕竟,大姐姐很温柔,就算是这种被嫌弃的女孩子,也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

躺在地板上,她看着泫然欲泣的绯红天空。

大姐姐,是那么温柔的人……是不会放置这样的女孩子不管的。

原来……我……一直都做错了啊……

我,真是个笨蛋……

…………………………

当我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经逐渐沉入夜色之中。

我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衣柜里面干燥的备用衣物,而在我的旁边,则是美雪留下的,已经先回去的信件。

毕竟,和我不一样,她还是有家长的孩子,没办法陪我到这么晚呢。

轻轻的站起了身,不得不说,人类真是一种恢复性很强的生物,即使经历了那样子的事情,在睡过一觉之后,虽然还有些酸痛,不过却已经能够好好的行走了。

当我起身的时候,边看到我摆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在不断的闪烁着。

是妹妹的短信,似乎是在问我现在在干什么,都已经六点半了还没到家之类的话语……

而看到了这样的短信,我不由得再次回想起,不久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即使是黑夜,我也很清楚,现在,我的脸颊一定已经红透了吧。

我竟然……真的,和没有成年的女孩子……

我想,如果这件事情被知道的话,不要说是被解雇了,我想,说不定我会立刻被起诉吧……

就算十四岁以上,还是同性的你情我愿并不算犯法,但是如果被别人知道了……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与那时候被快感充斥着不同,如今冷静下来的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清冷的月光之下,却发出了些许近似笑声的声音。

我想,我是不是坏掉了。

“月色,真美啊。”

终于,平静下来心情的我,确确实实的再次确认了医务室没有留下那些事情的痕迹之后,锁好了医务室的门,缓缓的走下了楼梯。

明天,我到底要用怎么样的神情来面对美雪呢?

………………………………………………………………

“真是……姐姐还不回来……”

独坐在电脑桌旁,有着与姐姐相同黑色长发的少女,无聊的看着电脑桌上的论文。

与那个像是小动物一般呆呆的姐姐不同,在大多数人眼中,妹妹是一个天才。

虽然比姐姐小了六岁,不过如今的她,即使还没有毕业,却早已成为了领域内的知名人物。

因为,她知道,只有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才能够保护好她这个呆呆的姐姐。

“咳咳……”

在外面,传来了那个酗酒的父亲的声音。

自从母亲过世之后,父亲便终日沉浸与酒醉之中,原本哪一个体贴顾家的好丈夫,也已经变成了沉迷于酒精,无可救药的存在。

并且,最为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每当他发酒疯的时候,她的姐姐都会为了保护好她,遭受父亲的殴打。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为了供她上大学,姐姐放弃了读硕士的机会选择工作,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姐姐放弃了去大医院的机会选择了去附近学校做校医。

如果没有这个父亲,就好了……

只要有姐姐就够了……

轻轻的从抽屉里面取出了掩藏在最深处,并不引人注目的小盒子,然后熟练的取出了些许白色霜状粉末,伴随着药物和热水冲好。确认之后,仔仔细细的把小盒子收好,重新放回了抽屉里面。

“真是的,不要这样子喝酒了,来,稍稍喝点药吧。”

强忍着厌恶,她做出了一副孝顺的模样,轻轻的将温热的药水端到了父亲的身前。

“用不着……你管……”

伴随着恶臭的酒嗝,这个身体浮肿的男人一口将药物饮尽,用力的拍开了她的手,随后重新躺在了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长期的酗酒、抽烟,已经掏空了这个男人的身体。

所以,就算稍稍的加点速,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无奈的叹了叹气,她看着醉酒睡过去的男子,然后重新望向了门的方向。

今天的姐姐,回来的好晚啊……

真是的,该不会是呆呆的姐姐被男人骗了吧?

这样想着,她轻轻的用手捂住了胸口,那是她姐姐送给她的琥珀。因为姐姐的工资也不高,所以在送给她的时候,这仅仅是一块单纯的,没有任何内容物的琥珀。

虽然如今看起来里面也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之前,趁着姐姐睡觉的时候,她偷偷的用了一些昏睡的药物让姐姐保持睡眠,然后,在确定不会造成任何损伤之后,用微创器具轻轻的取下了姐姐体内,少许很重要的东西,借助一些方法放到了琥珀里面……

这是,姐姐送给我的最重要的宝物,这里面是姐姐体内最为重要的东西……

仅仅是这样子想着,她开始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不过,还好,很快,伴随着门铃声,她便看到了她最喜欢的人。

“我回来了,遥。”

“姐姐!”

一把扑入了姐姐的怀中,她享受着姐姐那能让人安静下来的体香,与能够让人身心放松的柔软。

不对……

这个味道,比之前更强了一些,这种很浓郁的果香味道……这是姐姐体内分泌物的味道……

并且,今天早上姐姐离开的时候穿的衣服和现在的也不一样。现在姐姐穿的是之前姐姐放到医务室的备用衣服……

结合种种信息,很简单的便能得出答案。

姐姐,果然是和什么人做了呢……

不可原谅,明明是我最喜欢的姐姐,虽然我已经拿走了第一次,但是第二次也绝对不应该让别人拿走啊……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

毕竟,姐姐那么可爱,虽然比我还要矮不过很富有女性美丽,就算是身为妹妹的我,也想要让姐姐永远在我的身边呢……

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表情又重新变回了温顺的模样。

她很清楚,占有欲太强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适得其反。适当的让姐姐放纵一下,然后再牢牢地抓住姐姐的心,这样子松弛有度,才是能让双方都开心的方法。

喜欢,可不仅仅单单只有完全占有对方而已,如果只有自己开心而姐姐不开心,才是适得其反。

不过,毕竟是从小到大在相同的被窝之中睡觉的人,她很清楚姐姐的性格,也很清楚,姐姐是天生就很温顺,很容易被驯化的那种人。

等毕业了之后,就可以让这个房子,彻底变成我和姐姐的房间,让这个家,变成满溢着水果香味,砂糖一般甜蜜的世界。

仅仅是感受到姐姐,心里面仿佛就要融化了……

“啊,抱歉……姐姐我先接一个电话。”

似乎是什么工作上的电话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要如何才能构建,让姐姐和我都快乐的乐园呢?

“啊,是的,我是星美……什么?”

姐姐没有压抑住的声音,让她不由得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不会,又是某个男人的电话吧……

“什么,你说薰从学校的三楼摔下来了……喂,别开玩笑,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成为学校田径队的王牌……现在可是秋天而不是愚人节……等等,这个……喂,你发来的这几个片子该不会就是薰的吧。刚出来的片子,我看一下……”

伴随着些许沉默之后,姐姐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些许,大概是担心声音太大,电话那一头的其他人也听到了结果吧。

“左腿是错位,还好,合理进行康复的话不会影响之后的奔跑,算是不幸的万幸,我看看右腿……诶……粉碎性骨折,软组织大面积破损,血管、神经、肌肉断裂……你是不是拿错片子了?这样薰她还怎么跑起来啊!她和我说过,这是她唯一的梦想……你是说薰的身上还有很多淤青……等等,家庭暴力,已经立案了?什么……因为其他的亲人拒绝收养她与医药费,所以希望我成为她的扶养人。”

大概,事情都希望赶在一起出现吧……

姐姐的声音还没落下,不远处,伴随着桌椅的碰撞声,那个男人发出了几声呻吟之后,像是想要握住什么一样的伸出手,可是最终,还是在冰冷的地板上不再动弹。

“抱歉,我这边有点事,过一会在打回去。”

看着姐姐落下电话,匆忙的跑到那个男人身边,伴随着检查的动作面色更加苍白的模样,她的嘴角轻轻的扬起了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那个叫做薰的女孩子她也认识,并不是什么会伤害到姐姐的人,只是一个遭受了家庭暴力之后,盲目地渴求着爱的家伙而已。

现在,最大的障碍也已经完全消失了。

啊……姐姐那甜蜜的香味,让人没有办法抑制住呢。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校医大姐姐对小萝莉性致勃勃—-反被铜练?不行不行(其实也不是不行)》有4条留言

  1. 啊要素好多,还有病娇妹妹|ω・)و ̑̑༉
    写的真的好棒呀,甚至觉得在上生理课
    (*/ω\*)
    不过这标签是闹哪样啊哈哈

    2+
    回复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