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风骚银河(14)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风骚银河(14)

文章目录[隐藏]

御坂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14章,专题:风骚银河

十四。

银河历2425年4月1日,圣光联盟对触奴联合部落发起突袭。

在以战姬为主要种族的荣光圣堂,和以修女为主要种族的圣白姐妹会的牵头下,圣光联盟不战而宣,利用新研制的跃迁引擎进行长途折跃,打了触奴联合部落的一个措手不及。

同年4月5日,沉寂许久的堕落帝国,银月理事会,第一次向宇宙发出了属于她们的声音。

“时机已至,我们必须保护整个银河,为银河的安全发展保驾护航。我们将派出我们的舰队,消灭这个银河当中一切的灭绝类文明种族,天灾类生物,以及淫欲类文明种族。”

对于大多数文明来说,这项声明毫无意义,但是对于触奴联合部落来说,这就代表我们无端端的惹上了一个强敌。而更糟糕的是,就在当日,银月理事会向触奴联合部落宣战,理由是净化污秽。

你才是污秽,你全家都是污秽!

早有预备打毫无防备,触奴联合部落在面对舰队实力准备都远胜自己的敌人时,防线一溃千里。截止至2425年8月17日,触奴联合部落已经有一半的星系失去了制宙权,空间站被夺取,舰队被击溃。唯一的好消息,通过紧急超光速跃迁规避的舰队逐渐回归了母星。

2425年11月13日,圣光联盟的舰队突破至触奴联合部落的母星,在此触奴集结的舰队在女皇的注视下,钢铁与触手混铸的舰队发挥了远超设计的战斗能力,夸张的命中,配合,以及规避。击溃了来犯的大军。至此,触奴联合部落掀起了反攻的号角。

次日,11月14日,堕落帝国西纳普斯觉醒,

“欲望机械的使命,是为我们的造物主服务,但在长久的过去,我们的造物主先我们而消亡。失去目标的西纳普斯为此沉寂了太久,太久。但是今天,我们获得了一个新的目标,传承自我们造物主的遗愿——让这个宇宙变得缤纷多彩。”

与此同时,西纳普斯向圣白同盟,银月理事会宣战,理由是庇护。同时西纳普斯和触奴联合部落的星门网络完成了联通,西纳普斯的舰队迅速加入战场。

作为回应,银月理事会一同向西纳普斯宣战,理由为净化污秽。

至此,大体上平稳了近百年的银河再次被战火点燃,两个前堕落帝国,现觉醒帝国的正面交锋非同小可。交战双方拉帮结伙,最终形成了以西纳普斯为首,触奴联合部落从中牵连,组建的秘境天堂。加入了圣光同盟的银月理事会,及旗下的荣光圣堂和圣白姐妹会的圣光同盟。两方势力在这片并不大的银河之中角逐。

于此同时,为了保护自身不受战火侵袭,以RTZ为首的失控机械仆从组建了第三方的中立势力,对外宣称欢迎一切想要规避战争的文明。

后世称这一段的历史为,天堂之战。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许久了,触清理掉那艘巨像上的近乎所有的反抗力量以后,散播孢子污染舰船,最后将我唤醒,心神亢奋的我以一己之力将巨像“拖拽”至星球上。

双方都是损失惨重,坠落的巨像对放纵天堂制造了从战斗开始最大的伤害。超过四分之一的地面被坠落的冲击波损毁,地上建筑化为一片废墟,星球也遭受重创。但是由于之前我的一系列布置,星球上近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另一侧,而所有的重要建筑,早在星球遭受袭击之前就转移至地下,反倒损失不重。真要算起来,这些损失跟我压榨星球上所有的人,导致超过九成的人魂散比起来,可以说的是九牛一毛了。

在这个时代,人的价值远大于一些建筑,一些资源。

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失去了可以直接毁灭星球的巨像。圣光同盟的攻击仅仅停留在拆掉空间站,摧毁舰队之上。对孢子星球的攻击仅仅只是做到了拖延生产,重要的产业在触手的蠕动下藏入地下,非战斗人员深埋地下。在整颗星球的帮助下,圣光同盟的军团没有攻破任何一颗孢子星球。

这也导致随着反攻号角的吹起,触奴联合部落的战斗潜力被迅速的唤醒,所有的民用产业全部取消,钢铁为骨,触须为肉,一艘又一艘的触手战舰驶入星海。
不过这些东西,很长时间内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浪妓姐,你的身体可真是棒呢,稍微一玩弄就这么这么大的反应,一点也不像我那个驽钝的姐姐,那么多的道具,那么多的药水,一齐用下去,才能品味到高潮的美妙,真是可惜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整个人被悬吊的半空,整个身躯依靠套在脖子上的绳索和插进子宫的阳具苦苦支撑在半空。背祷式捆绑的双手无法将扼住自己呼吸的恶魔松开,只能趁着下体肉棒伸缩的时候呼吸一口充斥着催淫孢子的空气。

“撑~撑~要~撑~不~住~了”

卡在起伏的间隔,每次喘息的时候蹦出一两个音节,慢慢的组成了求饶的句子。赶在这个时刻说话实在是一项充满勇气的选择,发昏的头脑和弥散的意识不断告诫这我需要更多的空气,而我,不,不,别这样,求你了。

“不可以哟,浪妓姐这么厉害怎么可以讨饶呢,大概是米莎听错了,不,一定是米莎听错了。所以呢,为了防止米莎在听错,有必要做一点小小的措施呢。”

眼前的这位少女,身着一身漆黑亮光,坦胸露乳的女王衣,不过在表面背后蠕动的触手和在侧面不断溢出的乳白色液体,都预示着这件衣服的特殊。少女很稚嫩,是真的很稚嫩,说起来大概也就是刚刚摆脱幼儿的那种体型,散发着青春的活力。经过触尽力催化的双乳也仅仅只有B的大小,不过挺立的乳头倒是早就戴上了蠕动的触手环,乳汁顺着触手环缓缓滴落到地面蔓延蠕动的触手上。而她的脸庞,妩媚妖艳,灿烂的笑容下藏得是一副施虐的心灵。

我没有反抗的余地,活动的触手阳具在米莎的动作下填满了我的嘴,进而插进食道,直到顶端卡进胃里拿不出来,米莎才指引着尾部的触手散开牢牢的抓住我的头。

呼吸,更困难了。

呆在嘴里的触手可不是什么安生的主,肆意蠕动伸缩,分泌着催淫的粘液,而为性爱而生的身躯,自然而然的对这样的暴虐行径产生了快感。

绳索,更紧了?

不是,只是嘴里多了一根粗壮的触手进一步的挤压了气管的空间,不过还好,冷静下来,调匀呼吸,还能在坚持坚持············

“说起来,浪妓姐似乎在作弊呢,是不是呢,浪—妓—姐!”

“唔~~~~~~~~!”

一声闷哼的惨叫?还是淫叫?分不清楚,少女伸出她的右手,纤长的玉指上还黏连着刚才触手分泌的粘液,如同花朵般散开的触手在她手腕处伸展着。随着这支小小的手摁住我大大的右乳,手和触手一齐用力挤压,我的乳汁如同利剑一样激射而出,撞在米莎的手心上,然后顺着我的身躯缓缓流下。

“本来的,是说让浪妓姐完全用子宫来‘站立’在阳具之上的,可是啊,浪妓姐有点小狡猾呢。”

顺着乳白色液体的痕迹,手带着触手缓缓的向下抚动,那双小手若即若离,指尖轻轻的挑拨着我敏感的肌肤,而周围的触手则是毫不客气,一刻不停的在我身上涂抹粘液,注射春药。最终,达到了目的地。

我那双被分别折叠捆缚的双腿,以及中间死死夹住的铁棍。

“浪妓姐居然用这种方式作弊,一定要惩罚才行呢。”

“唔——噫!!!!!!!!!!!!!!”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小手捏住了阴蒂,而触手伸出了尖刺,轻柔的爱抚和针刺痛苦交织在我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勉强在高潮面前维持平衡的我瞬间失控了,身体痉挛着,而窒息让我进一步的丧失对身体的控制。双腿下意识的开合,淫液在高潮中飞溅。当我回过神来,感受着子宫在阳具抽插下不断伸缩的极端快感,愕然的发现,现在的双腿和中间的铁棒上,涂满了触手的粘液和我的爱液,滑不留手。

“浪妓姐,一定要加油啊,下面的阳具会越来越快的。米莎这就给你加把劲,把眼睛蒙上,耳朵堵上,浪妓姐一定更能深刻的感受到快感的。”

别,我不要,我不要。

说话间,米莎再次从地面上捧起一团触手,随意的挑出几根,略经引导,一幅密不透光的触手眼罩和一对在我耳蜗里不断蠕动伸缩的触手耳塞就带穿戴完毕了。失去了视觉和听觉,嗅觉也被麻痹,触觉变得愈发敏锐。尽管尽力分散心神,但是注意力还是逐渐集中到插入下体,突破子宫的巨大阳具上。而我的意识,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窒息之中,被快感完全替代。

“触……放过我。要,要死了。”

“……哈,哈哈……”

在米莎看不见的地方,几根触手擒住了浪妓的身体。

…………

“你还,真是,疯狂呢。”

走在走廊里,在空间涟漪中探头探脑的触悠闲的点评着,说实话,今天也是让他大开眼界的一天。虽然说以往玩弄浪妓,总能利用触手的天生优势把她弄得瘫软讨饶,但是像今天这样只是说一些简单的道具和触的些许辅助,就能把浪妓‘折磨’的发疯,这还是第一次。或许,这就是自己与触手乐园那些触手的差距吧。

“疯狂么?才没有吧。主人,米莎可是纯洁的修女呢,纯洁到就算触主人一直在抽插米莎的三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该怎么反抗,只好默默的承受呜❤~呜❤~~触主人,米莎下面酥酥麻麻的好难受又好舒服啊,主人啊❤~,米莎该怎么办啊❤~~”

触没有回话,但是做出了回应。米莎娇小的身躯直接被顶离了地面,昂起的头被触手包住填满,灵活的触手直接贯通了身体,直到米莎的身体在窒息高潮中,由剧烈的痉挛逐渐变得无声无息,才松开她,丢到地面。

“咳…咳……触,触主人,好厉害❤”

“你更厉害。”

毫无疑问,现在的米莎对着性爱有着一种谜一样的狂热。哪怕在触奴部落,这种狂暴的窒息式性爱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而米莎刚才的反应也不是装的,她是真的沉浸其中,并享受这种感觉。

“走吧,去看看你的姐姐。”

“遵命❤,主人。”

米莎光着脚丫,一脚一脚踩进触手蠕动中的地面,一路上滴滴答答着味道浓郁的淫水,被地面上贪婪的触手吸食殆尽。而远处的浪妓,已经被触悄悄放下,消失在地面当中。

战后的放纵天堂百废待兴,到处都是因轰炸而损毁的建筑物。那些在粗暴榨取中存活下来的幸运儿马不停蹄的在触手的抽插驱赶下返回了工作岗位。借助灵能天幕的通讯,目前放纵天堂的生产重点是除却维持生存所需的食物以及能源,其余一律加班加点的生产合金。

当然,这种方式必然会引起这些‘幸运儿’的不满,但是触手会让她们所有人都‘闭嘴’。

不过,统治阶级,还是会有一些特权的。

“姐姐,在这里感觉如何啊❤。”

“米莎……”

得益于米莎的特殊,米娅成为了触奴部落历史上身份最为特殊的俘虏。以往来说,调教馆会把她的部下,她熟悉的人,当作道具,趋势她们去调教她,让她崩溃。但是今天,调教官和她的亲人,重叠了。

“是的,姐姐,我在这里。”

年轻而又青涩的姐妹相拥,只是她们之间没有恬雅的亲情,有的只是势如水火的能量碰撞,狡猾的米莎刻意收敛着防护能力,引导着圣光灼烧着她的身躯。待到凝脂般娇嫩的肌肤如同焦炭般皲裂,宝石般的左眼被灼瞎,她才恋恋不舍的放开米娅。

“姐姐,我想抱着你。”

“够了……”

黄灵鸟的歌喉变得如同粗糙的瓦砾,米娅闭上眼睛,竭力不去看米莎那副受伤的模样。但是,这怎么可能,姐妹同心,纵使米莎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依旧能想起所想,思其所思。圣光灼烧的不仅仅是米莎的身体,更是米娅的心。

“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其实,也不是想要什么,其实,就是想要和姐姐在一起呢。”

触手从隐藏的亚空间中一涌而出,在心灵的力量和治愈的粘液的共同作用下,身上的创伤正在缓缓愈合。

“但是,姐姐身上的某些东西,并不欢迎我呢。”

“你是说,圣光!?这,这不可能,这也不应该。”

“可是姐姐,刚才伤害了米莎的,就是圣光呢。我好疼啊,姐姐,好疼啊。”

“够了……够了,够了!卑鄙,无耻,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荣耀可言,直接提出你们的诉求就可以了!”

“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诉求。”

面对米娅的怒吼,触施施然的解释道。

“不如说,囚禁你们这些人浪费了我们大约近十万人口的劳动力,原先的奴隶调教设施和监狱都在轰炸中损毁。缺乏专业设施,要让你们不死的好好呆在这颗星球,可是废了我们不少力气呢。”

“你在指望我感激你们,感激你们费力的囚禁我?感激你们留我一命?”

圣光随着米娅愤怒的情绪倾斜而出,但撞上了周围如同一潭死水般的淫堕立场却一同消失不见。但着只是物质位面的体现,如果将视角投向亚空间,便可以看到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正在剧烈的碰撞,消耗。

“而且,还是这种侮辱性的监禁么!!!”

“啊…哈,这个其实,不是我的主意。”

实话来说,监禁一个崇尚禁欲主义,熟练掌握圣光的敌人,并非一件易事。首先,最大的难题便是限制她们的灵能能力。如果只是普通的灵能力者,只需要简单的留下淫欲枷锁,激荡的思绪和亢奋的身躯就足以让他们长期且自发的维持在一种迷蒙状态。但是她们不一样,圣光天生和淫能水火不容,普通的处理方式只会把她们变成一个会迅速自爆的炸弹。

对此,触奴部落研发了对应的拘束设备————憜化淫堕立场发生器。不同于正常的淫堕立场发生器,这种憜化的淫堕立场不会侵蚀属于立场中的任何人,不会动情,不会发骚,甚至在其中使用淫能都无法得到助力。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引导圣光能量至亚空间,互相消耗掉。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憜化淫堕立场的淫能消耗远比正常的淫堕立场要高。这让那些原本试图将其开发为新型能量护盾的科学家来说无比的失望。不过奴隶调教中心的那些调教师则是像发现了宝一样,把这东西迅速的小型化,稳定化,最终变成了特殊的囚禁设备。

对了,还有配套的拘束具,从身体到灵能一同限制。

“是我的想法,姐姐。”

“米莎……”

当米娅再次看到她的妹妹,伤疤消失了,烧伤不见了。粉嘟嘟的肌肤让人不仅想要咬一口,但是那上面,却附着着恶心的,类似精液的一些粘液。而当米莎注意到米娅的目光后,甚至还挑逗般的用手指从自己的身上刮下不少粘液,伸出灵活的舌头,昂着头,一点一点的吸吮干净。

“姐姐,要尝尝么。”

“……”

“看来,姐姐害羞了呢,主人,可以拜托一件事情么。”

“乐意效劳。”

“暂时消失一下可以么,有主人在姐姐似乎有点放不开呢~”

“当然,不过,你知道的,现在,我注视着这颗星球的一切。我的消失,毫无意义。”

“会有意义的啦,先离开一下么,接下来是姐妹间的私密谈话,之后会补偿你的嘛~~可以可以呀~~”

“哈哈,米莎,我欣赏你的疯狂。”

又是一阵涟漪,牢房中的触手尽数消失,唯独米莎身上的那些粘液证明着它曾存在的痕迹。不过这些也很快要没了,米莎吃的很快。

“米莎,她们对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吗?好多好多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呢。不如姐姐先尝尝这个东西吧。”

触一离开,看着调皮可爱的米莎,米娅似乎回到了过去。那个时候,米莎也总是这么活泼,这么喜欢缠着自己。但是,现在的她……

(米莎,我欣赏你的疯狂。)

那个触手,说的,是对的。

米莎身上的粘液已经尽数消失,腋窝下的,指缝间的,黏在头发上的也一点点被米莎舔进肚子里,最后的这些,则是米莎费尽心思从自己的小穴里扣出,连带着拉丝的淫液,一同送到米娅嘴旁。

“唔!唔!呜!!咕……”

闭嘴摆头终究只能撑一时,米莎轻轻的捏住米娅的鼻尖,另一只手则是趁机伸进嘴里。就算这样,米娅也不忍心说伤害到米莎,因此,也只好在米莎的强迫下,喝下了那淫水和触手粘液的混合物。

“怎么样,姐姐,味道如何呀❤”

把手中的粘液给姐姐喂了个干净,米莎的目光便投降了先前米娅挣扎时,擦在嘴角的那些‘残渣’。她亲昵的抱住姐姐,一点一点的把姐姐的脸颊舔舐干净。最后,再用香舌撬开粉唇,十指相扣,两心相拥,同姐姐一同将这最后的美味品尝,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哈~哈~哈❤~米,米莎,你还记得,我是谁么,你还记得,你那些战友,同学么,你还记得,你的使命么。”

“我当然记得咯,姐姐不要动,我先放你下来。”

“米莎!果然,太好了。但是,你要怎么瞒过它?”

“瞒?为什么要瞒?姐姐不会是搞错了什么吧。”

松开手腕脚踝,手肘膝盖以及腰腹肩膀处的绑带。米莎把米娅从X型束缚架中放了出来,长时间的拘束让她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只得任由自己妹妹的摆布。但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妹妹解开她,并不是为了给她自由,而是……

“姐姐应该知道触奴部落对待俘虏的策略吧,让精通调教的调教师,把奴隶过去亲近直接改造成肉便器,再用这些肉便器攻陷她们的心理防线,使其堕落。”

“你是说?你就是?”

“bingo,姐姐很聪明嘛,来,配和下,先把这个单手套带上。”

……让她堕入无尽的深渊。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0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