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将 佐阳热恋之夏的结束,两个人的春天开始了

大场云奈烟
Latest posts by 大场云奈烟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终将

“交往已经有一年多了吧……”度过了炎热的夏季和象征丰收的秋季,眼下已是冬季的末尾,窗外的树上已经有迫不及待不少嫩芽开始提前宣布春天的到来了。

今年长出来的树叶还会是去年的位置吧?

树与叶还真的忠贞呢……

虽然树上每年都会多新的东西……

“我们也会是一样的。”看了一眼屏幕上靠在一起的两个人,沙弥香合上了手机盖。

 

Reach in season Returns and returns,And is always the same.

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始终如一。

 

春天里的朝阳,昂扬向上的少女,不管哪一个都很有活力。

今天是周末,正好没有课。而且,今天沙弥香有特殊的打算,两人的恋人关系,是时候再进一步了。

去小阳家的一路上,周围一切都伴随着春天与沙弥香的心情打上了幸福的滤镜。临街的店面二楼传来炒菜的滋滋声,空气中似有似无的传来肉香。老爷爷坐在店面前的躺椅上晒着太阳,阳光洒在皱纹如古木盘根般的脸上,相信他脸上每一道深刻皱纹都是他自己的一段岁月史诗吧。不时的汇聚目光在路过的行人身上,目光毫不违和的交融在温暖的阳光中,就如同本来就是阳光一样,或许能在行人的身上看到年轻的自己吧。

如果有一天自己老了,是不是也会与阳一起坐在外面牵着手,在剩余的日子里书写只属于彼此的那份传奇。

身旁的狗躺在地上慵懒的眯着眼,与主人一起享用这阳光,但依旧竖着的耳朵让人毫不怀疑下一秒就会跳起来忠心护主。

生活真是美好呢。

 

时间不够,么的时间写不H的内容了,以后有时间再补吧,要考试了……

 

两人已经分别喝了一瓶啤酒了,尽管喝酒的次数已经不少了,但依旧没唱出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喝的,所以自己喝的时间很少。

阳更喜欢的是和前辈一起喝醉之后依偎在一起,嘴里彼此不知道胡言乱语着什么,但那种与相爱之人甜腻腻的粘在一起,什么话都可以肆无忌怛的说,屋子里的空气不知是因为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还是那洋溢着的浓浓爱意而被熏热,模糊的视线里看不清对方真实的样子,心里只知道,那是自己爱的人,两人之间每一寸皮肤都化作磁铁吸引着彼此的感觉,其中的甜蜜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表达出来的。

借着酒力,阳将沙弥香推倒下来,自己撑臂压在她身上。

“沙弥香学姐……”此时阳的内心万分紧张,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只是觉着,两人的关系是时候更进一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再进一……”阳感觉的到,自己的声音的颤抖程度一点也不输于声音,硬要说的话,自己的声音和身体一样颤抖、娇羞且害怕。

就像退化成了一个在和陌生人讲话的内向小女孩。

沙弥香抬起左手用食指抵住了阳的唇。

“可以哦。”

这种事情,应该由自己来说——像个学姐一样。

手抚上了阳的脸,入手的脸颊柔软而灼热,沙弥香抚摸着她的脸颊,手顺着脸颊抚摸到脖子后面,同时抬起另一只手,双手交在阳的后脑勺处,手这一路触碰下来,尽是灼热的皮肤在表达阳的心意。沙弥香就这样温柔的环着她的脖颈,让她趴到自己的身上。

这大概就叫夫妻同心吧。

“可以的哦。”沙弥香看着阳那带着惊讶的动容眼神,将手环在阳的背上,用力抱紧她,相信她也一定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吧,如果是自己开口的话,也一定是这样的。

“学……姐……”阳自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股暖流,让自己鼻子一酸。

“呜哇……”阳埋在了沙弥香的肩头大哭了起来。

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同意了这样过分的请求?还是对自己的温柔?

沙弥香就那样用力的抱着她,让她感受到足够的安全感。

随着怀中人逐渐从痛哭变成抽泣,之后逐渐平静下来。

“沙弥香学姐……开始吧……轻点。”阳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抽泣,但因为自己哭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已经不得不要赶快开始了。

阳已经自己起身,躺到了床上,脱起了衣服。在沙弥香脱完的那一刻,将身体压在了阳的身上,将唇吻了上去。

虽然说是一定要做点什么……但是该怎么做呢……

就像人类第一次造飞机一样,虽然有鸟儿会飞做参考,但是果然实践还是个问题。

果然应该事先问问有经验的人士,比如侑和灯子……

当下肯定不能去问,当全部的理论经验都要等日后发掘时,现在的沙弥香和阳不得不先办法拼凑一下自己的知识凑合实践。

“阳……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么……”这很失学姐的风度,至少在沙弥香看来是的。但这种娇躯在怀的感受还是给予沙弥香一种特殊的感觉,像是看更多她的身体什么的。

“唉学姐原来完全不懂么?晚上不会想着我偷偷躲在被子里做点什么吗?”

“你把我当成某种变态了么?”

 

“阿嚏。”远在千里之外,正趴在侑的身上辛苦耕耘的灯子打了个喷嚏。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前…前辈……嗯……冷…唔……库嗯……冷的话……盖上被……嗯啊……”灯子用手上加快的速度堵住了侑的嘴。

 

而沙弥香和阳还在尝试着正确的做法。

“学……学姐……”沙弥香将手指印在了阳的私处,毫无章法的揉弄起来。

大概也说不上什么快感吧,只有私处被所爱之人触碰的羞耻感,尤其还是……就在沙弥香学姐直勾勾的注视之下。

她们两个自己也不清楚,现在到底是清醒的还是酒精刺激后的鲁莽,明明大脑很清楚和理智,但不管是依旧红的脸庞还是两人呼吸间的酒气都似乎在给两人找个酒后乱性这样的借口。

娇嫩少女的身体总是很敏感,沙弥香已经感受到手心里的一片柔软中有一个很硬的一点,或许应该试试揉那里。

“嗯唔……”阳的反应明显更激烈了一些,那里的感觉似乎比其他地方要来的敏感,被沙弥香学姐触碰时有一种如同被电击的紧张缩紧感。

看来就是这里了,沙弥香努力的根据自己为数不多的经验加快着手里的速度。

“学姐……慢点……慢……”很明显此时绝对不应该降低手上的速度。

“唔……呼……”阳在努力压抑着自己身体想要发出的声音,初次尝试的少女总感觉这种事情发出声音的话似乎会显得人很放浪似的。

眼里的学姐已经看起来有些模糊,眼皮在发重,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

阳不知道是不是讨厌这种感觉,还是处于某种矜持,虽然很喜欢这种酥酥软软的感觉,但是依旧用压抑着的声音发出求饶停下来的请求。

不论如何,第一次总是要经历的。

“学姐……停……停下……不要……不……吻我……”就在最迫近高潮的时刻,似若灼神的欲火终于要被消灭时最后的挣扎般,如同难以压抑的洪流即将突破大坝。

“唔咕……”阳用力的搂着身上人,将嘴唇印在了沙弥香的唇上,想要将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宛若这样能替自己分担一些这让人坚持不住的感觉。

阳的身体骤然开始颤抖,小腹猛烈的收缩,仿若想要缩成一团。微弱的电流从下身散开,如同跃动的电弧从下腹沿血管向全身散开,带来全身轻飘飘的脱力感,染上一层红韵。

“学姐……学姐……”声音里还带着些喘,身体还难以控制的不时有些颤动。两腿间的酸软与脱力,小腹处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只想更加用力的抱紧彼此作为安慰。

“抱着我……”阳在沙弥香的怀里蹭了蹭。

怀里软软的小小的香香的少女,在自己的怀里轻喘着,呼出来的气吹在自己的身上,把身上的肌肤染红了。

出奇的……可爱呢……

“学……学姐……”

“嗯?”

“该我给你弄了吧……”阳大概恢复了下体力,用手从两人紧贴的身体之间伸了进去,两人的身上已经布上一层汗水,使得这样做有些困难。

沙弥香的脸上罕见的露出害羞的表情,自己很期望给阳快感,但轮到自己……或许是在担心失态什么的,总之有些难以坦然面对。

“咿……”

“学姐……”

沙弥香覆上了阳的手,尽量让对非自身物体碰触产生的陌生感小一点。

就在阳打算就这样开始的时候,沙弥香拉着阳的手又向下了一点,抓起阳的手指放到了自己的最幽深处。

沙弥香偏着脸看向一边,不敢去直视阳的眼睛,虽然脸上的红晕还能体现自己依旧有着羞耻心,但是这样是不是过火了。

“学姐……这样……”

“不要问,来吧。”沙弥香努力伪装镇定的声音里因为紧张而带着一丝颤音,不管是为了接下来可能到来的从未尝试过的感觉,还是被触碰时的紧张。把头深深埋在了阳的肩头,等待着被侵犯的一刻。

“呃啊……哈……”首先是过度紧张而被无限放大的痛楚,即使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痛,但随之而来的饱满和被满足的填充感充斥着身体,冲淡了疼痛。

这一刻,她们的进度已经超过了已经久经沙场的侑和灯子了。

 

“嘶哈……”侑身上莫名一股恶寒,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

“侑……哈……怎么了……快……嗯……是不是又想……呀……”看着身下刚才刚刚还扭动着身子享受的灯子又开始不老实的抚上自己的身体,侑拿起了床头的一个发着嗡嗡响声小小的圆形蛋状物按在了她的身下,堵住了她的嘴。

 

“阳……嗯……呼……在里面轻点……”体内肉壁与异物的摩擦,如同有魔力般自愿放弃掉自己的一切,只有为数不多的理智控制着自己不去放下矜持。

“学姐……这样……更舒服么?”看着自己肩头闭眼咬着牙,一脸欲拒还迎的表情在努力不发出声音的沙弥香,手上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别……阳……别这样……我没有……嗯……轻点……”过分的刺激让阳感觉自己的子宫和阴道内壁都在收缩,更加用力的包裹着阳的手指的同时,给自己带来更加剧烈的填充满足感。

似乎这样很管用,阳加快手里的动作,用整条胳膊一起,在俩人之间的更加用力的抽弄,丝毫不顾自己的手掌在沙弥香的外阴的摩擦。

“不要……阳……别……别一起……我……我坚持不住的……嗯啊……停停……要……嗯啊……”沙弥香的身体开始在随着自己胳膊抽动频率的增加而颤抖,想到自己刚才的感受,阳知道这时应该加速了。

沙弥香的身体上已经完全布满的一层细汗,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泛着红晕的皮肤显得更加光泽,两条腿在不知羞耻的张开着,左手手抓住阳空着的右手,十指紧紧相扣,右臂则用力环住了阳的脖子。

“前辈……忍不了的话可以吻住我的唇的……”沙弥香的娇喘似乎似乎再次勾起了阳一丝的欲望,但现在更多的应该是关心她,刚刚经历过一次的阳知道那种感觉的强烈,自己不得不寻求亲吻来得到依靠。

沙弥香依旧埋头在她的肩头,只是用力摇着头,她想要像一个学姐一样,独自扛下来。

阳侧了侧头,靠在沙弥香的头上,尽力给予她更多的依靠。

“要去了哦~”

随着手上速度更加快,身上的学姐发出宛如哭泣一般的声音,身体也颤抖的更加厉害。

“呀啊……”子宫壁与阴道内壁骤然缩紧,似若用力产生的能量过多而无处释放的温热感从下身一轮轮荡漾至全身,全身的力气与欲火一起化作爱液流淌出来,弄湿了阳的手指。

俩人流出来的都意外的少。

与阳不同,沙弥香的身体向前弓起,将阳的身子压紧,高高昂起的头让想要掩盖自己色情表情的沙弥香完全徒劳,随后便是无力的瘫软,瘫倒自己爱人的怀里。

现在还只是下午,离晚上还早。

对两个人初尝禁果的人来说,离累也还早。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终将 佐阳热恋之夏的结束,两个人的春天开始了》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