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of Desire(4)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7章,专题:Secret of Desire

为了筹措Amber 的医疗经费,我特地到市立育幼院拜访了陈院长,说明了来意后陈院长拿出了一叠法院的判决文件,她表示依目前的规定她无法动用该笔信托基金的资金,因为市立育幼院是法人,依法院判决的规定只能接收来自信托基金每月十万元的医疗费与生活费,若要变更信托基金的预算,必须是Amber 的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而我只有监护人的身分,代理人的身分目前是悬宕的,若要动用这笔资金就必须有人来承接Amber 的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的角色,但必须经由法院、我以及基金经理人的同意,我这边了解情况若是你能够提出一个适合的人选,我会协助向法院及基金经理人说明并说服他们行使同意权。

 

我向陈院长请教之后,了解了详细情况及手续,信托基金原来有一千万,每月提拨百分之一作为Amber 的日常花费,其余由基金帐户储蓄孳息,若开销超过此额度,法定代理人及监护人必须自行负担其他的费用,当前育幼院也没有那么多资金负担五百万的经费,而且未来若动支了五百万,基金将只剩下一半,每月的拨款也将降为5 万元,因此陈院长建议我要好好考虑人选,是否真有能力负担Amber 未来的照护费用。

 

我想到了当初Amber 来到我们医院的情况,父母都已离世也无兄弟姊妹,亲戚们碍于她的病情皆无意愿领养,更别说现在要他们做为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了,那还有谁能够来承担这个角色?回到医院后我又走到了Amber 的病房,看看她在做些什么,只见她站在窗户的阳台前,拿着玻璃杯仔细地为我上礼拜买给她的小盆花浇水,我看着她那瘦弱的身体,想到她身上穿戴着那套每天无时无刻折磨着她的服装,心底不禁揪痛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那晚立志要帮她回到正常社会生活的心愿,暗地下了一个我这辈子最艰钜的决定。

 

「主人,我乳头上的新配件什么时候才会好?」吃晚餐的时候Amber 怯怯地问着我。

 

「别急,再过几天就好了,不过你要先跟我去一趟健检中心」我沉静地回答她。

 

「是的,主人,小奴会乖乖配合的」Amber 松了一口气,对她来说主人的话就是一切,没有任何疑问与拒绝的权利。

 

隔天一早我打了通电话给陈院长,表示我愿意做为Amber 日后的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陈院长一听还不敢相信,一再跟我确认后才表示她会跟魏大姊商量看看是否可行,请我稍等几天,我跟她道谢后请她尽速为我办理相关手续。接着我拨了电话给生技公司的林总监,她听到我决定执行这个计画后很高兴,二话不说要我准备好相关文件跟资料,明天带Amber 到他们公司的研发中心来做相关检查与测试,不过实际的流程需等我正式成为Amber 的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后才能签署文件及同意书,当然也得先付清一百万元做为前期的制作费用。我确认了相关细节无误后便跟林总监约好明天的时间,准备跨出这重大的第一步。

 

魏大姊晚餐的时候来找我一起吃饭,想必是和陈院长沟通过了,我心里此时却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因为做了决定后变得冷静沉着了。魏大姊跟我聊了许久,她表示当初将Amber 交给我负责时并未想到今日的发展,起初她以为我会来找她当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没想到我最后竟然自告奋勇。

 

「高老弟,你说说Amber 的本名是什么?」魏大姊不经意地问着我。

 

「嗯…魏玉霞,有点老气的名字呢」我翻了翻脑中的记忆,直接回答了出来,突然灵光一闪。

 

「等等…魏大姊你难不成是…」我的怀疑马上变成事实。

 

「没错,她是我弟弟的独生女,这也是我为何从陈院长那接手过来的原因」魏大姊露出了我从未看过的落寞神情,顿时令我也心疼不已。

 

「那法院当时说没有亲戚愿意领养Amber …」我一时没想太多竟脱口而出。

 

「没错,因为Amber 刚被救出来的时候状况实在很糟,连我也没有信心可以好好地的照顾她,所以我拒绝了领养,当时我既自责又内疚,却真的毫无能力,直到想起了你,或许你的专长有机会可以挽救她,所以才跟陈院长商量后送来我们医院,陈院长对于Amber 也是束手无策,听到我说要收留立刻就答应了,之后的事情就是你知道的那样」魏大姊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

 

「大姐,你别难过,既然我已决定要扛下这个责任,就会坚持到底的」我轻拍着大姐的肩膀试着安慰她。

 

「Amber 12岁那年从国小毕业时,在回家的路上被绑走就自此一去不回,也没有任何的勒赎电话,我弟弟和弟妹辞了工作四处寻人,没料到竟然也因为一场大雨发生车祸同时过世,本来我以为Amber 再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竟然会在五年后从人蛇集团的淫窟被救了出来,这五年她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我真是不敢想像,交给你的文件其实我根本不忍心看完啊」魏大姊终于痛哭失声。

 

「你知道吗?她小时候我多常带着她去游玩呀!结果我这个做姑姑的竟然连领养她都不敢,看着她坚持穿戴着那套服装不肯脱下,我真是心如刀割,我好气自己无能为力,虽然好不容易透过学妹帮忙找出解决方法,但是也无法确认百分之百成功,还要花费巨额的资金,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你,但是真的,高老弟,你没有义务扛下这个责任,你千万要想清楚」魏大姊依然啜泣着。

 

「大姐,其实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也对Amber 有些感情,我是真的希望能帮助她走出这段阴影,尽管是赔上我的人生。我答应你我绝不会半途而废抛弃Amber,就算这个计划失败了我也保证会继续照顾Amber 的日后生活。」我沉静地语重心长说着。

 

「好,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只能相信你了,明天我会跟陈院长碰面,协助处理让你成为Amber 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的事宜」刘大姐收起了哭脸,害羞地擦干了泪水。

 

一早等Amber 浣肠排便后,我跟谢护士拿了Amber 的那串钥匙,只让Amber喝了一些牛奶后就带着她到生技公司去找林总监。一到了研发中心就看见林总监亲自在停车场来迎接我们,她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员工碰见Amber ,还是由她亲自来带路比较妥当。我牵着Amber 从副驾驶座下车,只见Amber 怯懦地躲在我的背后,这次出门除了口罩和外出服以外我另外准备了一双别人看起来较正常的手套和袜子给Amber 穿上,免得那显眼的黑色乳胶露出来引起异样的眼光。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你就是Amber ?您好,我是林小姐,你的主人请我帮忙为你打造一些专属的配件」林总监用我跟她套好的台词跟Amber 打招呼,Amber 仍然躲在我背后只是点点头回应。

 

「不好意思,她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会比较害怕」我尴尬地对林总监笑了笑。

 

「没关系,我带你们进去吧」林总监微笑着回答,她的笑容很甜美,想不到魏大姊的学妹也是个正姐啊。

 

当我们到了体检室后,林总监拿了一杯水及几颗药丸,要给Amber 吞下,我知道要Amber 自愿脱下口塞是行不通的,因此用主人的命令语气要她把口塞脱掉,Amber 自然地反应认为我要她做口交服务了,只好颤抖着双手等待我将束带的锁头解开,然后眼眶含泪地自己把口塞给脱下,林总监虽然事先已经知道这情况,但亲眼见到时身为女人的她也不得为之一震,竟然会有这样的女孩长期戴着这种装置生活着。

 

「主人,请让我为您服侍…」Amber 把口塞交我手上后,便在我面前跪下,双手准备拉开我的裤档。

 

「等等,先把这杯水跟这几颗药吞下」Amber 服从我的命令马上将林总监给她的那些药一口气吞下,同时也把整杯水都喝光,接着将水杯放在桌上后,她又开始准备要帮我做口交的动作,林总监的脸颊这时候害羞地红着呢。这时候Amber突然就失去意识往一旁倒去,我赶紧伸出手来扶住她的肩膀,看来这安眠药的效果很迅速啊。

 

「如何,这新式的麻醉药效果不错吧,这可是能够媲美强奸药丸的新药呢,不过目前是严禁对外开放使用的,别担心,这药的副作用很小,而且我给Amber服下的剂量可维持六个小时,足够完成检查工作的」林总监得意地说。

 

「助理们马上推来了一台病床,将Amber 抬起放在床上,然后推进了检查中心」

 

我将整串钥匙也交给了林总监,一起跟着病床走进了体检室。当Amber 身上的紧身衣被脱掉后,一连串的惊呼声从林总监和助理的口中发出,当胸罩和内裤也被脱掉后,又是一连串的叹息,我指着Amber 肿大的阴蒂说「这个部分的配件未来也必须保留,但我希望能换成让她不要那么难受的方式,可以做到吗?」

 

「没问题,我们已经设计出一套对应的配件了,当然乳头的部份也是」林总监冷静地看着我说。接着她和助理们开始用一罐白色乳液涂抹Amber 的全身,从脖子以下每一寸肌肤都抹了厚厚的一层,林总监表示这是一种促进细胞修复的材料,可以迅速治疗我提到的黴菌感染及所有皮肤病。过了一小时后她们又用清水将之前涂抹的乳液冲洗干净,然后用暖气枪吹干她的身体,我发现Amber 的皮肤果然像是蜕了一层皮似的,变的像新生儿一样,除了皮肤上的病斑连以前被鞭打时所留下的伤痕也都消失了,不得令我啧啧称奇。

 

接着他们拿出另一罐黑色的乳液,一样再次涂抹Amber 脖子以下的身体部位,林总监表示这是用来做角质转化的材料,会让Amber 将来的皮肤不会产生角质层且毛发跟指甲也停止再生「我知道,你别担心,我们会有相对应的解决方式。」我听了只好点点头安静地看着他们继续进行着流程。约莫又一小时过后,她们并没有用清水将乳液冲掉,还是直接以手术刀从脖子的地方把已经干掉的黑色乳液边缘剪出一道缺口,然后顺着这道缺口将整片干掉的乳液像紧身衣似地从Amber身上剥下,此时露出的Amber 皮肤变得更加白皙通透了,仿佛有层微微的光泽覆盖着。

 

当这层硬化的乳液退到手指与脚趾时,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果然发现Amber的指甲都跟着掉了下来,指头上面一摸是软软的甲床,就在我还没意会过来时,林总监拿出了一台像小盒子的设备,将Amber 的右手掌前半段整个放了进去,过了几秒钟后那台机器发出一阵绿光,然后一声长哔,林总监把Amber 的右手掌从那台机器抽了出来,示意我贴近看看,然后拿着机器走到Amber 的左边,将左手掌前半段也放进去后开始重复刚才的步骤。

 

我扶起Amber 现在柔弱无力的右手,她的皮肤变得非常滑嫩,原本已经失去指甲的甲床,现在却覆盖着一层透明晶亮的指甲,又是一声长哔发出,林总监对我笑了笑,仿佛在问我「好看吗?」我笑着点点头回应。接着林总监用那台神奇的设备将Amber 的脚趾也都换上一样美丽的指甲。

 

「这是人造强化树脂,硬度约为正常人体指甲角质的五倍,韧性也有三倍,而且因为原本的指甲不会再生长了,因此我们用特殊的生物性黏着剂直接将其固定在甲床上,这美丽的假指甲将会随着Amber 一直到老,不用修剪也不大会损坏」林总监耐心地向我详细说明这台机器的功用。

 

再来就是内腔扫瞄了,助理们从推车上拿起了好几件不同的器具,先是分别在Amber 的鼻孔、嘴巴、尿道、阴道、肛门插入了几根粗细长短不同的管子后,又将这些管子依序连接到一台仪器上,接着我看到这些管子开始发光,同时还充气膨胀,我不清楚这些管子究竟插入有多深,但看着它们反覆地膨胀收缩填满Amber身上的孔洞,我心里不禁紧张了起来。林总监专注地看着仪器上的数据,同时偶尔调整着管子插入的深度,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完成了内腔扫描,林总监表示她会参考现在Amber 穿戴的那件口塞和内裤的假阳具尺寸,来调整之后的辅助器具外型及大小,尽量减少她在生活中的不适,且不至于触发她的恐慌症,我听了之后再次感谢。

 

「最后就是体外扫描了,还剩下多少麻醉时间?」林总监向身旁的助理询问。

 

「总监,还剩下约一个半小时左右」站在我身后的一位女助理回答。

 

「嗯,看来时间很刚好,赶快进行下一步吧」林总监指挥着助理们推来一台大型仪器,接着将一支仪器的手臂伸长横跨Amber 躺着的病床,启动仪器后那只手臂开始在Amber 的上方约十公分的距离,从头到脚缓慢地来回移动了三次,接着助理们将手臂收回,然后将Amber 往右翻成侧躺,再将手臂重新调整好高度距离,又启动了设备,手臂同样再次地来回移动了三次,我发现这只手臂并没有发出任何光线,看起来就像一支普通的L 型支架,不过支架内侧似乎整齐地排列着类似镜头的物件。扫描完成后,助理们依序又将Amber 翻成俯卧和向左侧卧的姿势,并且完成了扫描的步骤。

 

最后她们用一瓶透明的乳液又将Amber 脖子以下的全身都涂满,然后林总监请一位助理将Amber 今天穿来的服装都拿过来,我发现紧身衣跟胸罩内裤已经都清洁过了,林总监首先请我协助将内裤和胸罩穿戴回去并锁上,然后助理们再将紧身衣给穿回,最后是口塞跟镣铐。林总监表示刚才涂抹的透明乳液可以保护她的皮肤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内不会又产生毛病,但有效期约一周,希望我能赶快取得法定代理人和监护人的权利,并且将经费凑齐。

 

其实为了今天的检查量测作业,我已先将储蓄里的大半现金先提领出来,汇给生技公司一百万做为订金,但后续的两百万最慢要在一周内补齐,服装配件完成且穿戴上后,视情况可能需要再补一至两百万的材料工资,若不能赶紧完成申办为Amber 的法定代理人与监护人的手续,可是会有大麻烦的。当Amber 从麻醉中醒来后,我就带着她开车回到医院,Amber 一路上依然是安静地,没有也无法说出任何话。

 

和Amber 吃过晚餐后,我回到办公室里思考下一步的计画时,听见敲门的声音。

 

「高老弟,在吗?」是魏大姊回来了。

 

「请进」我紧张地回应。

 

「太好了,我要告诉你好消息,法院跟信托基金经理人已经同意了,你明天下午三点带Amber 并填好这叠文件到法院,我和陈院长会先在那等你们」魏大姊一进门就直接扑过来抱着我大喊,害我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真的吗?太棒了!我赶紧来填写文件」送魏大姊离开房间后,我马上将文件仔细地翻阅一次又一次,深怕有所遗漏,接着将所需的资料一一备齐并填写完成,就等待明天了。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3+

《Secret of Desire(4)》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