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部">阅读全部"> 便乘美少女被美少女雷普的故事 - 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
便乘美少女被美少女雷普的故事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1. 作者:潘森

省流版: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正文:

“哦,莉娅,晚上好。今天的口红真的很用心呢。”林萧右手插在低腰牛仔裤的右边裤袋里,左手拿着开门的钥匙推开了门,整个人靠在门框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的浅笑。

“那个不重要啦。今天我发你消息,怎么你就回了啊。那么快。”坐在客厅沙发上,穿着一件黑色卫衣的莉娅一边低声嘟嚷着,迈开她被高丹黑色连裤袜包裹的双腿,圾拉着带有粉红色猫猫头的萌系拖鞋,走了过来。

“嗯,我今天一完成工作就看到莉娅发给我的微信。这段时间都很忙,忙人口普查的事情。那今天我亲爱的小甜心找我干什么呢?”林萧一边关上门,一边回答道。带有磁性的男中音在话语的结尾处带起了一个轻柔地上挑,显得更富有活力。

“嗯,我就想先见见林萧你嘛。呜。都有两个月没见你了。”莉娅一只冰凉的小手抓住了林萧的手腕,另一只手贴在林萧的胸膛上,轻轻地画着圈。

“哦,是么,我亲爱的小野猫。还是?”林萧缓缓地低下头,在莉娅的耳边轻缓的吐出了一句话,也许是突然遇到温热的气息,在这个只有五度的日子里,竟然刺激的莉娅的耳廓刷的一下变成了红色。

莉娅似乎是害羞了,干脆把头埋进了林萧的胸膛,另外一只空出来的右手轻轻地敲打着林萧的肩膀,轻声呢喃到:“坏人。都知道我想干什么了,你还欺负你的小野猫,坏蛋。可是人家就是想你嘛,坏蛋。”

“今天的妆容我很喜欢。但是法国大餐也有是一道道菜上来的。主菜还没到呢。好了,我亲爱的小野猫,我先去洗个澡。至于主菜嘛,待会再说。”林萧买了个关子,给予了莉娅一个温热的拥抱,然后松开手,脱下了自己的大衣。

“在小野猫的闺房里等我哦。”林萧眼含笑意,把大衣甩在了一旁,又趁莉娅不注意,一个突袭,在莉娅的脸颊边发出了“啵”的一声。

“嗯,我。。。。。我在卧室等你。”莉娅呆呆的,仿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莉娅那从耳郭一路蔓延到脸颊和脖子的绯红色,出卖了她。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耳廓处和脸颊上都润满了红晕的莉娅不敢抬头再看林萧,而是直接转身蹬蹬蹬的小跑进了卧室。

男生的洗澡,总不至于花上比女生更多的时间。但是在开启暖气的闺房里准备好决胜兵器的莉娅,却鸭子坐在床上,看着卧室里面的挂钟呆呆的出神。

这刻的时间,仿佛慢了下来。

“滴答”

“滴答”

是落针可闻的卧室里,挂钟的秒表发出的声音。只不过在莉娅的感知里,自己的心跳如同被敲响的大钟一般,正在装着d罩杯的决胜内衣包裹下不断的激荡。

“诶,洗澡之后真是缓和啊。”在四度的天气里,林萧穿着自己的白色衬衫,缓缓地打开了门,然后又慢慢的关上了门。

“亲爱的,我来了。”身上只有一条白色衬衫的林萧打开了卧室的门。扑面而来的暖风一下子包裹了他。

“那么今天,想要找到我的小野猫,已经要准备好品尝正餐了哦。”林萧看到蹲坐在床上,穿着猫咪决胜内衣,甚至已经戴好猫爪手套和猫耳的莉娅,挑逗到。

林萧并没有给莉娅反应时间,而是直接欺身而上,把莉娅压在了身下。

“轻,轻一点。”莉娅感受到自己胸前的d罩杯,仿佛接触到了另外一个节奏的心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莉娅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用一种下位者的姿态,轻声的说道。

但是,每一个男人生来都是征服者。

“那么,咱们开动咯。小野猫,正餐可不是你这个吃法。”林萧用一种极具侵略性的语气,在莉娅的耳边说道。

林萧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解开了莉娅决胜内衣背后的挂钩,在那一对饱满的水蜜桃上肆意的攻城略地,另外一只手则是慢慢的往下滑,通过莉娅白皙而优美的脊背,慢慢的滑到了股沟的位置,然后如同滑溜的泥鳅一般,无师自通的钻了进去。

两只虽然在暖气里,依旧是冰凉的手指,夹着水蜜桃顶端的那一抹慢慢挺立的嫣红。虽然被冰凉的手指刺激的毛孔张开,但是也带来了额外的一份刺激。

此刻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意乱神迷的莉娅根本不知道如何取悦自己的身体,而是只能无助的夹紧了自己的双腿,轻声而无力的呢喃着:“不要,嗯,不要。不要停。”

林萧贴在莉娅的耳边,哈出了一口热气,被莉娅青涩到完全不知道如何进入的表现搞得有些惊讶。

只不过毕竟是有为人事,经验丰富的林萧一只手在上面对着水蜜桃不断地挤压,揉搓,在后面的手也在不知何时慢慢的换到了前面来,在莉娅的黑色蕾丝内裤里对着莉娅下意识禁闭但是已经隐隐约约有水光绽出的门户发起了第一次试探性的抚慰。

莉娅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如同一只真正的小猫一般,弓起了身体,发出了一阵阵舒适的呼噜声。

也许是这个时候,林萧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也有了一些异样的变化,也许是不知何时显得下侧有些紧绷而上侧宽松的是四角内裤,还是胸前突然垂下的一些肥肉,亦或者是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莉娅而显得有些空虚,有一股灼热感在不断环绕的小腹部分,还是不知何时垂下的一缕黑发。

这一系列的怪异感,在莉娅已经进入了第一次宛若云端的巅峰时,达到了高潮。作为一个纵横情场的男人,林萧对七年来自己的专业技术有着足够的自信,现在是一个绝对适合进入的时刻。

林萧凉凉的小手脱下了自己的四角男士内裤,准备提枪上马,提枪上马,提枪。。。。。。等等。

林萧发现自己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片显得略微泥泞的谷地。

看着脸色绯红,神色迷离,眯着双眼躺在床上,发丝凌乱散开的莉娅,林萧觉得,自己此刻更重要的应该是搞清楚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林萧慢慢的从床上退了下来,旁边床上还在感受热情似火般袭击的莉娅神色迷离,欲求不满的弓起了身子,发出了如同小猫一般不满的呼噜声,间或夹杂着几句不满的嘟嚷:“不要听啊啊啊啊,凑林萧,坏林萧。”

只不过此刻林萧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占满视野的白衬衫,却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脚面部分,此刻大概是没有心情再对莉娅多做取悦。

林萧直接转过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用一只手横着用力的压住自己胸前把男士衬衫绷得紧紧的一对多出来的零件,另外一只手配合用力前探的身子,抖抖索索的伸进了勉强被丰满臀部挂载上面的男式四角裤。

只不过可能是那一对叠嶂峰峦过于具有弹性,林萧右手几次用力都没有把这一对巨大的白兔子给压扁,自然也没有绕过这对挂在胸膛上的巨大白兔子,看到神秘的下身体,反倒是被那一对白兔子的反抗,差点弹的失去重心。

“怎么回事。”林萧皱着眉头,被突如其来的御姐声吓了一跳。只不过当他,或者说是她,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莉娅衣柜门外侧的穿衣镜,才发现一位前凸后翘的美人,正坐在莉娅的床边,皱着眉头,似乎在她的下身,探寻着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一一个不一样的磁性成熟女声,莉娅也顾不得在在意乱神迷之中沉醉,而是拖着还在滴滴答答的下身,赶忙爬了起来。寻找声音的来源。

“你是?”莉娅看见一个陌生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前凸后翘,目含秋水,肤若凝脂的高挑女性坐在自己的床边,原来在欢爱之中令她发疯般沉醉的林萧却是不见踪影。

莉娅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和胸部的车灯,开始整理在激烈运动之中已经被有意无意的动作弄得脱离原位,乃至已经离开身体的内衣。

“是我。”林萧皱着眉头,一边探索着自己已经有些湿润的下体,一边对自己胸前这一对在形体变化以后依旧可以把男士衬衫绷得紧紧的人间奇迹。

此刻由于一系列的运动,林萧身上这一件男士衬衫前襟部分,或者说就是胸前部分的纽扣,已经被不堪重负的紧紧崩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脱离。

林萧念及此刻尴尬的情况,也不敢有大的动作,以免失去这最后一件遮体的衣物。此刻的林萧也顾不上胸前衬衫被白色的巨峰顶起之后裸露在稍冷空气中的纤细腰肢,而是慢慢的用双手把男式四角裤紧紧地提到了最高位置,用手折叠了腰部多余的宽松部分,勉强维持着不滑下来。

只不过林萧的感觉之中,莫名其妙膨胀的臀部放在男式四角裤的下端,略微有一些被包裹的束缚,紧绷和怪异感,但是这都不如胸前被顶起来的衬衫,呼吸不通畅的憋闷,有些凉意的纤细腰肢和略微有些受力感的肩膀来的严重。

在接下来的几句对话之中,莉娅才确认了林萧的身份。这一无法想象的奇迹,此刻就在这一满园春色的温室里绽放。

“所以说,你是女的?女同?就是要骗我上床?”莉娅在确认林萧身份以后,就劈头盖脸的抛出了一串问题。

“渣男,啊呸,渣女,女流氓,女变态。要和女的上床,亏我还以为你是处男,结果技术那么好,想必不是处女了吧。呵,还枉我愿意和你交往。He,tui。从今天开始分手。”莉娅顾不得收拾自己的身体,直接大大方方的在她口中的女流氓林萧面前展示着。

“老娘说难得找到一个真爱我的,愿意陪老娘这种保守派谈婚论嫁的,已经收敛起来了脾气,没想到结果是个没那玩意的伪男异装癖。恶不恶心啊。老娘以为你是好男人。”莉娅丢下一句话,就直接爬下了床,大大方方的打开了衣柜,不作任何掩饰的换起了衣服。

只不过林萧从这句话中一直未停的颤音里听出,莉娅的心情显然不像她自己言语中表述的那样激烈与锋锐。

“你看吧。看。反正老娘身材没你好,你个渣男打完炮还能出去和人家吹嘘做过身材不如自己的年轻小姑娘,满意的了吧。”

莉亚含着已经不知何时变得满是泪水的通红眼眶,自暴自弃的说道,也不换内衣,直接套上了一件连帽衫,然后把另外一件连帽衫甩给了林萧。

“前凸后翘的贱人,穿上。不要让我看到你恶心的身体。哼。”莉娅咬着下唇,顶着一双已然通红起来的眼圈,努力把自己的头抬得更高,不让林萧发现她的泪水,故作高傲的骂道。

林萧敏锐的发现,莉亚的眼眶下面,已经缓缓地聚成了两条在灯光下微微反光的清泉,从脸颊上流淌而下,然后在收拢的弧线上汇成一滴一滴的温热透明液体,滴落在地板上。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真的很对不起,真的。”林萧站了起来,一边诚挚的对着眼前只有一米六二的小野猫道歉,一边把自己面前那只为了不被发现流泪而故作高傲的小野猫拥入怀中。

只不过胸前的男士衬衫再也禁不起多维度的挤压,上面的纽扣直接被崩飞了出来,在白色的墙角反弹了一次,而后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把头一整个埋进博大胸怀的小野猫用双手肆意敲打着十几分钟之前还没有出现在林萧胸膛上的弹性组织侧面,低声叫到:“恨你恨你恨你恨你恨你。都是坏蛋。嗯——————嗯。”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只不过莉娅似乎还未发现,自己每一记敲打在林萧那对丰硕侧面和正面的粉拳头,都在让林萧退后,最后跌坐在床上。

林萧的脸色,此刻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伴随着林萧的呼吸变得愈发粗重,带出了一丝从声带最底部所趁机出逃,充满诱惑的呻吟:“嗯。”

伴随着这一声,莉娅才真真切切的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林萧,和那个高大的男人有些许不同。

不论是胸前一对巨大的白兔子,兔子前面红红的眼睛,还有那一对硕大之下衬托的纤细且曼妙的,寥寥几笔勾勒出宛若世间最美的那一份曲线,让人不禁感叹一声:“楚腰纤细掌中轻。”

顺着纤白的腰肢而下,林萧的那一对翘臀,以及两条在白色男式衬衫下不自觉夹紧,却露出一份三角区的丰润凝脂,莉娅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心中却是不得不感叹怎有这样的尤物存于世间,竟令女子也多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

莉娅再抬起头,看着眉含秋水,目蕴春意却不自觉,两只手搅在一起的林萧,用自己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林萧的脸颊。

林萧在暖气室里,突然被一只冰凉的小手袭击了脸颊,双手显得有一些无助的搅在一起,美眸中含有几分恳求之色。显然,林萧虽然身体变成了一具人间难觅的玉体,但是心里尚未及时的转变过来。

莉亚轻轻地走了过来,双手抱着林萧的头,在林萧的耳边,用轻灵婉转的少女音轻轻地吐出了一句令林萧直冒冷汗的话:“以前是你要在上面。今天我也让你感受一下女人无助的滋味,还有欲求不满的怒火。”

话音未落,莉亚的小手直接一把抓在了林萧胸前那一对的车头灯上。也许是温暖的皮肤突然被冰冷的小手触碰,林萧不自觉的发出了“噫”的一声。

林萧两只小手交替叠在胸前,试图排开莉娅那上下作乱的手。只不过从林萧两只小手之间满溢而出的雪白色乳肉,却是宣告着林萧的行动仅仅是化作一次无用功。

莉娅的两只手并没有在林萧上半身的雪山上多做停留,而是一只手从上往下慢慢的摸向了林萧那在白色男士衬衫遮掩下的新器官,另外一只手则是直接下滑,在林萧那丰满的臀瓣上轻轻地拍击了一下,晕开了几层好看的肉浪。

林萧对自己的新身体,显然没有十几年女生的莉娅那么了解。在疲于奔命的防守下,林萧还是难挡莉娅锐利的进攻。在莉娅那只冰凉小手剥开在两层花瓣包裹之下的花蕊之后,林萧猛然感受到了自己下身的那个新器官,在发烫的血液冲击下,有了一种不同于往日的感受。

不论是上半身被揉搓的雪峰顶端,还是下身被冰凉小手直接触及的温暖花蕊,都给予林萧一种如同带微电流般的刺激。从小腹下面的花蕊,到双峰的顶端,无时无刻都被一种微电流所包裹,衍生出一种略显空虚的感觉。

在血液的冲击下,林萧下半身新器官在她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开始一开一合,妄图寻找着自己的那一份宿命。

林萧自己已经被莉娅压在了床上,手脚却不自觉的无力了起来。

与男性截然不同的感受,此刻闪电般异样感觉如同波段式冲锋的日军一般,早已牢牢占据了林萧脑内理智的高地。她的双腿开始不自觉的并拢,摩擦,在激素的趋势下试图寻找这房间内任何一个有锐角的东西,缓解一下自身无处发泄的灼热。

只不过林萧咬紧嘴唇,试图在莉亚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面前维持自己男性的最后一丝尊严。她试图捡起枕头夹在双腿之间,怀念单相思的努力,最终被莉娅打断,化为了小溪里的一汪春水,潺潺的流淌在床单上,仿佛宣告着桃花源的美好。

“小馋猫,现在是我叫你了,不要偷腥哦。等我一下。”面色同样潮红的莉娅俯身在林萧的耳边,轻轻说道。

林萧此刻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脖子的下面,眼中的一汪春水却是不自觉的流动了起来。林萧看着和自己四乳相对,挤压出一个好看弧度,还在上下其手的莉娅,在混乱的脑海里搜罗了几个字眼,然后艰难的吐出:“咱们,现在,都是,是女生。莉娅你别,别戏弄我了。我,我好难受啊,就,很不一样。”

“小馋猫,等我一下哦。今天姐姐肯定让你感受到快乐的、”莉娅说完,便起身下床,在床底下的箱子里面翻箱倒柜了起来。

“嗯。”林萧终究没有克制住自己紧咬的下唇,吐露出了半个带有几分旖旎的字眼。

她盲目的寻找着周围任何可以缓解下半身灼热,以及释放身体内已经满溢到无处安放性欲的那一个东西。

她找到了一个枕头,然后把它放在了她的双腿之间,用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枕头,然后一只手在狂乱之中大力的揉搓着自己上半身的那对丰盈,一只手快速的抽动着枕头,妄图以这样的方式满足下体那一份和男性时期截然不同且无处填补的空虚,去往人间的极乐净土。

“小馋猫,是你不乖哦。”不知何时,莉娅已经换好了黑丝连裤袜,带着下体在黑丝连裤袜外陡然出现的一根挺立在半空中的黑色乳胶棒子,看着正欲满足自己而不得法,只能靠大力揉搓缓解的林萧。

林萧坐起来,一见那一根二十余厘米长度,在黑丝连裤袜外用绑带固定的大棒,第一反应却是羞愧,随后才变成了惊讶。

“那,那么大,是,是会死的吧。我,我不行的吧,只在av里面看到过。”林萧看着乳胶大棒,吞吞吐吐的吐出了几个字。只不过绯红的脸色,依旧在不断摩擦的大腿根部,却是完全出卖了林萧内心的诉求。

“那你看看咯。以往你最喜欢和穿着连裤袜的我上床,那今天,我也是一样的哦。”莉娅轻声调笑道。

“那,那么大,会死的吧。我是男”林萧话音未落,便是被莉娅的一记强吻,把剩下的后半句话堵了回去。

 

莉娅反客为主的一双小手接连攻占了林萧全身上下的几个高地,在敏感区更是一阵阵徘徊,惹得林萧眼波流转之间多有几分怨色。

林萧双手搅在一起,彻底放弃了防守,贝齿轻咬下唇,努力的克制着喉咙之间几欲冲出的轻吟,却不知这一声声带有几分婉转的闷哼更加激发了身上玉人的征服欲望。

“嗯,不,不,再,快,快一点。”伴随着莉娅双手彻底开始在林萧身上的关键部位徘徊,一股股波浪式的灼热,夹杂着近乎不可言说的空虚感,刺激的林萧更加发狂,那新生的门户洞开,只是空洞的流出圣水,等待着有缘人。

“那么,要进来了哦?”莉娅一只手突然收了回来,看着身下意乱情迷的林萧,开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乳胶大棒。

莉娅用自己的左手指甲轻轻地弹了一下固定在黑丝裤袜外的乳胶角先生,随后便提枪上马,用左手扶着,准备进入新生的洞穴之中一探究竟。

恰逢其时,莉娅的右手不断地在洞穴上方花苞的花蕊出徘徊拨弄,弄得林萧彻底放弃了任何一丝抗拒的想法,全身心的投入进了那共舞的美好之中。

伴随着最后的临门一脚,林萧感觉到自己新生的器官被慢慢的撑开,带着一些疼痛,然后又带着一丝渴望。

“嗯,慢一点,疼,不要。”林萧此时已经因为下半身传来的刺痛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哭腔。

“好,宝宝乖,慢一点。”莉娅轻声的安慰道,下半身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

莉娅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伴随着一丝血迹,大棒慢慢的进入,在踏过一定的界限之后,林萧那皱紧的秀眉也渐渐地舒展开来。

大棒慢慢的进入,在进入过半的时候,林萧感觉到下半身的刺痛感逐渐加强,以及伴随着一种莫名的安心感。那一种安心,或者说被呵护的感觉仿佛是填入凹槽内的最后一块拼图,把林萧自身最后的缺陷彻底填补完整,彻底回到了小时候的摇篮。

令林萧感到奇怪的是,刺痛感慢慢消退,但是这一份安心感却随着下半身空缺的被填补,逐渐转变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幸福感,并似乎让她重新感觉到了自己作为男性时候的自信和雄风。

“再,再进来一点。”随着刺痛感的消退,渴求那一种幸福感的林萧双手已然下伸,握住了那根角先生。她此刻已经顾不得考虑任何有关于伦理道德,或者之后的事情,她只顾试图索求着,或者说发泄着更多。春宵一刻值千金,在此刻,林萧已经抛却了考虑任何高于春宵的事情,都无异于对眼前美景的亵渎。

“是你说的哦。那我就不客气啦。”莉娅露出了一个坏笑,随后便一改慢慢的推进,而是一下子把剩下的部分全都挤到了深处。

莉娅一只手扶着大棒冲进了隧道深处,另外一只手则悄悄打开了她自己塞入阴道内的跳弹,让自己也加入进这场盛宴享受着今夜的欢愉。

伴随着一丝嗡嗡声,这场天意弄人所引发的交响曲终于达到了最高潮。那一声声不再克制,而是尽情释放的喊叫,就是生命对于生存的最好奖赏。

在狂风骤雨般的鼓点之中,她和她携手登上了最临近神明的那一片极乐净土,在假凤虚凰之中无师自通的领悟了生命的奥秘。

莉娅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潮红,利用人类制造的道具,好好在林萧面前展现了一下自己那假凤的雄风。

林萧则是一反常态的尖叫着,承受着每一份耕耘。

两人从床上战至梳妆台,再从梳妆台战至落地窗。每一个姿势下播撒的每一滴圣水,都给这个只有暖气的房间,带来了一丝百合盛开的春意。

在战斗的最后,林萧被自己的新器官弄得尖叫连连,带着一份势不可挡的浪潮,击打的晕头转向。在一切的最后,林萧和莉亚四乳相交,唇齿相依,从上到下都紧密相拥在一起,没有拔下道具就沉沉睡去。

后记部分: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林萧抬起沉重的眼皮,感受到了下半身不断传来被一种奇妙且温暖的东西塞得满满的感觉。

她艰难的抬起奋战一夜之后酸软且一丝不挂的身体,推开了身侧还在呼呼大睡,只穿着一条黑丝裤袜的莉娅。

莉娅彻底的翻了个身,平躺着呼呼大睡。伴随着“啵”的奇妙声音,一根二十余厘米长的黑色大棒就带着还在逐渐落下的,一滴滴的圣水,傲立在半空中。

林萧也没有管自己甩动着的那一对白兔子,而是裹着自己的大衣,在下半身的尿意下急匆匆的跑去了厕所。

在经历找了几分钟都没有找到自己那一根黑炎龙的尴尬时刻之后,勉强控制着自己没有叫出来的林萧只能尴尬的坐在冰凉的马桶垫圈上,岔开自己的大腿,一只手分开自己胸前那一对及其影响下视能力的巨大白兔子,弯腰伸头看着自己尿尿。

只不过作为一个新晋的女生,林萧始终没有能够完成这一高难度动作。

无奈之下决定清洗自己身体的林萧,直接抛开了大衣,借着昨晚没有关闭的热水器所烧好的热水清洗一下身体。

在经历了一次最为尴尬的洗澡时刻尿尿经历,终于清醒过来的林萧愤愤的咬了咬银牙,摇了摇头,试图把脑海里面顺着大腿往下流淌那一股暖意的回忆给甩出去。

趁着莉娅没醒,林萧翻找了一下莉娅衣柜里面的束胸带,在收到最紧那一档之后勉强套了上去。

林萧来不及管胸前那对硕大被压迫之后所带来的憋闷感觉,而是迅速的穿上,或者说重新用臀部挂上了自己的男士三角内裤之后,再勉强把皮带系到最里面一个扣子,保证自己的下半身勉强到位。

然后她套上了自己的男士衬衫,还有几件衣服之后,穿上鞋子,也不顾自己凌乱的长发,在草草整理之后,就离开了莉娅家。

 

全文完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

评论

  1. 后辈
    iPhone Safari
    4月前
    2021-1-18 2:59:09

    压力马斯内

    0
  2. 田所浩二
    Android Chrome
    4月前
    2021-1-18 16:59:13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
  3. 匿名
    Android Chrome
    4月前
    2021-1-19 3:45:55

    跑了?
    沒後續?

    1+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