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将 烛火在摇曳

大场云奈烟
Latest posts by 大场云奈烟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6章,专题:终将

烛火在摇曳,散发出那温暖而柔和的光。

果然,情侣们吃烛光晚餐就是为这暧昧的气氛。

 

 

今天是侑的生日,灯子精心做好了万分充足的准备,要给侑一个难忘的生日。不只是烛光晚餐的吃的,还有一会用的……还有作案用的道具。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灯子继续忙着准备。晚上想玩的玩法,如果直接和侑说的话,绝对会不同意的。

在沙弥香找自己补课的时候,听说某种意义上已经比自己进度快一点了……

这点上,灯子不甘心,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开始的……灯子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反超。

如果只是仅仅赶上的话侑一定会同意的啦,但是……

明明自己才是学姐啊,每天晚上却像个受一样躺在下面,自己要更像一个攻……不,是学姐一样。

心里想着,手里可没时间停下。关于烛光晚餐的准备,普通的食材自不必说,主餐灯子准备了两块澳洲M12谷饲和牛牛排,尽管超级贵,但是为了侑,值了。

然后是一瓶很普通的葡萄酒,虽然红酒看起来高雅一点,但听沙弥香说酒似乎并不那么好喝,关键点不在这里,在于给侑用的餐具,给侑用的这一套可是灯子用了昨天整整一天的时间弄好的。

从外表看,只是很普通的一套餐具,实际上已经被灯子做了手脚。将买来的安眠药取了半片碾碎成粉末,灯子可不想在睡着了没有反应的侑身上做什么,与水混合后,用棉签蘸着一点点的在侑的那套餐具的重点入口部位上统统抹了一遍,盘子的中心,杯子内壁,刀叉……为了确保干燥后药能无痕迹的留在餐具上,灯子需要涂一段就用吹风机风干一下,以免水流下干燥后药末堆积在一起被发现。

这可是项大工程,而在处理好餐具后就提前摆放好,为防止落下灰尘又盖上了一层桌布。

玩♀具准备就绪了,灯子自己也准备就绪了,中午灯子已经好好的睡了一觉,为一个不眠之夜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离约定的时间5点还有二十分钟,现在已经可以开始下锅煎牛排了,时间必须紧凑,绝对不能被侑乱翻发现任何端倪。

滋滋的油声,已经在说明两块这块牛排将会有多可口,就像在灯子的准备下今晚的侑一样。

在黄油的烹调下,肉的香味也渐渐溢出,一股沁香而甜腻腻的奶味,充斥在这间除了双人床以外明显是单身公寓的屋子里。

果然……很香呢,今晚的侑也会一样香的。

“前辈,我回来了~”侑很喜欢这句话,感觉如同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

“欢迎回来~”灯子默契的回复着,同时偷偷看了一眼表,四点五十八分,还好不是太早。

“哎~前辈你在做什么啊,好香啊……”

“侑,赶快去坐好,牛排做好了。”灯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侑用自己的特制餐具吃饭了。

更重要的是,侑赶快睡着的话,一会就能早醒一点,晚上就能多对侑做一次羞耻的事情。

“好好~”平时的侑还是很乖的,只有灯子知道她晚上在床上时那似永远喂不饱的小恶魔样子。

“滋滋~”放进盘子里的牛排依旧发着油滴迸溅的响声。

侑切了一块放进了嘴里。

该说不愧是M12的牛排吗,果然不一样。

乍看之下,似乎没有一丝肥肉,但用刀切下去的时候,满眼的瘦肉却不会有多大韧性,轻而易举被切开的同时,在缝隙间流出一缕油滴。

虽然不是刻意,但这两块都被恰到好处的做到了五分熟,切口中心处的肉有些深粉红,向外部分逐渐变白,偶有几丝焦黄的纤维,对于初次尝试的人来说还算得上是不错。

吃到嘴里,这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入口即化,毕竟烹饪的不是专业人士。但架不住牛排的底子好,如雪花般均匀分布的脂肪在经过烹饪融化后被蓬松散开的肌肉纤维牢牢锁在牛排里,却又没法完全填满整块牛排里因脂肪融化留下的空隙,肌肉纤维本身又被融化活动油脂渗透,将肌肉纤维变得松散不那么紧致。

不需要咀嚼,只靠口腔壁的挤压,牛排便如失去束缚的巨大原木堆一样崩溃解体,其间的油脂如爆裂开的水气球般,伴随着甜腻奶香与浓郁肉香扑在你的每一个味蕾细胞上。而那些鲜嫩的纤维在咀嚼时也并不费力,仿若它富含的肌糖原般,带着在咀嚼时粘在唇齿间的一丝甜味,在油脂的润滑下,滑进你的喉咙,溜到你的胃里。(我在写啥?这是终将H文对吧?我刚才想写啥来着?我为啥要写这个?剧情咋掰回去啊???)

烛光下,在灯子的眼里,侑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圣光,这就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天使吧……

虽然自己似乎在想对天使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侑~”灯子拿出了准备好的葡萄酒“要喝么?”

“唉……你确定你不是想把我灌醉之后对我做些色情的事情嘛?”

“当当当当当然不是啦……”

“既然是生日,那就喝一点吧。”侑毫无防备的递过了杯子。

并不是多么好的酒,味道有些像尚未完全成熟的葡萄,虽然有一丝葡萄的甘甜却有些涩涩的感觉,还有隐藏在味道下面,不仔细品尝感受不到的辣味。

也许是酒精加速了血液的循环,安眠药开始起效了。

“前…前辈……”

“嗯?”

“没事……”

开始只是感觉有些困倦,但现在时间还早,仅仅五点二十左右,侑还有很多想和灯子一起做的事情。她把这当做了酒精上头了的感觉,大概只是有些喝醉了吧。

才喝了这么一点就醉成这样,如果被灯子前辈知道了的话以后绝对会以此为突破点灌醉自己然后侵犯自己身体的。

但是,随着药物扩散至全身,侑依然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耶!成功啦~”灯子欣喜若狂的讲侑抱到了床上,脱起了她的衣服……

 

当侑在熟睡中被一声少女的长吟惊醒时,感觉到自己左腿大腿上一片柔软的湿热。

入眼的是骑在自己左腿大腿上,上半身趴在身上,带着急促的喘息声不时颤动的前辈。

“喂,前辈,不要趁我睡着的时候在我身上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呜~”看到侑醒来,灯子摆出一脸委屈的表情,“都怪侑嘛,每天晚上如狼似虎,一副怎么也喂不饱的小狼崽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刚才高潮后的余韵,眼角居然挤出来了两滴泪水。

“喂……前……”这时的侑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举过头顶,用两个皮环套住,用绳子捆在了床头上,似乎是怕把侑弄疼了,里面还缝了一层棉布。

但就是这种贴心的细节,才是更让人感觉害怕的,因为这说明灯子准备充分。

“前……前辈……”侑向后退了退,如果灯子想玩捆绑的话不是不可以,但是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就迷晕自己绑了起来,那……

“既然今天是侑的生日,那就一定要把侑侑喂饱才行哦~”随着侑扭动着身子向后躲,趴在侑身上的灯子的随之向上爬着。

“别……别前辈……放开我……今天……今天我不想要……”侑的心里开始有些慌乱,如果只是做的话是完全不介意的,但现在问题是,自己确确实实是被绑住了,灯子想做什么事情,自己都是反抗不了的。

灯子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台和沙弥香借的摄像机,打开了录像模式,对准了侑。

“前辈,前辈,不要,别拍下来,我害羞……”侑用力想缩起胳膊挡住自己的乳头,腿也在尽力缩起夹紧。

灯子把摄像机放在了早已准备好的三脚架上,立刻再次爬上了侑的身体,将自己整个人都压在了侑的身体上,用脸颊蹭着侑羞红的脸蛋,努力用着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如同一个小恶魔般低语道:“放心,只会有我们两个看到的……”

灯子用嘴唇在侑的嘴唇上挑逗,时不时轻啄两下。既然要找回作为学姐的面子,那就要让侑这只如饥似渴的小狼崽主动过来要。嘴唇享用够了,顺着向下从脖子到锁骨。

到了这里,灯子想到一个新奇的玩法,下床去拿来了还未喝完的半瓶葡萄酒。

以侑现在半仰的姿势,锁骨刚好是水平的,只要她不挣扎的话……

“侑,要乖乖的哦~”说着开始将手里的葡萄酒往侑的右锁骨间倒,随着里面液面的升高,灯子故意高高的抬起手里的酒瓶,让酒液经过更长的落下时间,用力砸下后飞溅倒侑的身上与发丝上,流淌下来。

不时有液滴飞溅在侑的脸上,侑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不知是紧张下飞溅到脸上的液滴,还是在摄像机下一丝不挂的羞耻。

“咕……”灯子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床头灯发出的橙黄色光芒给侑嫩白的身体上适当的施加了些暖色,平添几分暧昧,侑在努力偏头看向左侧,但左边是毫无感情直视着她羞耻样子的摄像机让侑只能看着左下方的地板。脸上本来的羞红留下了几滴深红的葡萄酒的划过残留的痕迹,身上也被流下来的酒滴丛横交错的划下几缕痕迹。如同被侵犯后逃出来的脏兮兮衣不蔽体的少女,勾起人的保护欲,但好身材与现在完全无法反抗却在努力遮掩自己身体的样子,还有在昏暗的灯光下敏感地带模糊不清的勾人去探寻的样子,又强行再次勾起想再侵犯她的欲望。

灯子能感受到身体里又有一团火在翻涌,冲上大脑,随即鼻孔一热……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果然不管再怎么准备还是本性难移的。

“哎呀呀呀呀呀……”

“前辈!”身旁的灯子慌乱的找卫生纸,侑却已经坚持不住了,看着自己热恋的另一半毫无防备的在自己面前全裸着跑来跑去,自己却可远观而不能碰,而且那肆意展露着的身体每一部分自己都有好好的品尝过,现在就这样无意义的浪费在空气里,简直是暴殄天物。

但是,明明一直都是前辈忍不住自己主动向自己索取,然后又在身上裹满被子想自己讨饶,在床上这方面时高傲的心态一时有些放不下。

“我……我想要……”

灯子忍不住的扑在侑的身上,埋在她肩头开始吮吸锁骨里的葡萄酒,右手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就在侑以为自己可以开始享受的时候……

“前辈,你要干……呃啊……”灯子将手指伸到侑的身下的时候,侑还没有发掘什么异样,即使手指触碰到了小穴上,平时弄的时候也会有不时碰到,甚至故意用手指肚在上面轻点。但是这次,灯子用力将手指插了进去。

感谢灯子的手指不是很粗,插进去的那一刻的短暂的疼痛并不是很剧烈,但那体内插入异物的直观感受与手指在体内的摩擦还是让侑是身体不由得缩紧,以至于锁骨里的酒液都流出来了一些。

“前……前辈……你……”嘴上想说些什么,但是手上不停歇的灯子却不停的用手指在里面旋转抽动,似在里面摸索着什么,一边看着侑的反应,这些动作让第一次被深入的侑难以抵抗。

小穴里的内壁,不像体外有皮肤的阻隔,本就柔嫩的肉下密集的神经在灯子的挑弄下更加兴奋。

“前……前……前辈……不要……快停下……哈啊……”侑不是没想过两人第一次的场景,但应该是两人恩爱的抱在一起,紧紧的搂着彼此,在那最后的时刻互相抱紧,之后两人的腿纠缠在一起,甜蜜的睡去。

而现在,自己却只能无助的等着被灯子随意侵犯。

但是如在外面不同,体内的充盈与饱和感和直接被触碰耻肉的感受更加刺激,与刺激阴蒂不同,饱满的满足感随着小小的电弧在随着摩擦中产生,然后顺着神经汇聚在脊柱,直至大脑。所过之处都留下可触却无法抓住的瘙痒,让侑不禁想扭动身子,却碍于灯子还没有饮尽锁骨中的葡萄酒,只能忍耐着。

那份满足的放松感充斥着大脑,让侑甚至忘记呼吸,沉浸在享受里。

就在此时,灯子终于找到了自己寻找的地方,如半粒葡萄般大小微微突起的一块,摸起来似乎有些褶皱的粗糙。

“咿呀……”侑感到了更甚与平时高潮巅峰时的快感一样,自子宫迸发开来却转瞬即逝的一下带着子宫收缩的酸软和电流经过的酥麻的快感,还有那深不见底想要把她吞噬的温暖满足感。

“前……前辈……不要……别……别碰那里……我坚持不住……”对于侑这样娇嫩的少女,如此这般的刺激还是过分了点。

“这里……就是侑的弱点嘛……”灯子已经舔干净了侑锁骨里残留的最后一滴葡萄酒,舌尖葡萄酒的甜酸涩夹杂着一份侑的体香,简直是人间美味。手上是时候准备好开始此轮的最后攻势了。

当那对侑来说还是无法承受的刺激被连贯起来,接下来的就宛如快乐地狱一般,明明很……或许只能不知羞耻的用爽来形容了,但对侑小小的身体来说,这份快感已经多到快要从自己的被抽走全部力气的身体里溢出来了。

灯子在侑的耳旁不停的喘息着,侑那可爱的叫声也重新燃起了她的一丝欲望,沉重的呼吸带着刚饮下的浓浓酒气吐到侑的脸颊上,弥漫出来的酒精分子侵蚀着侑的意识,大脑已经感受到那种飘飘然的恍惚感了,侑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欲仙欲死。

侑已经顾不得噗噗的水声中的羞耻心了。

但是灯子手里的动作却不会因为侑的求饶而停下,只管把侑送上高潮。

看着侑的身体开始颤抖,继而缩紧的那一刻,灯子及时的凑了上去,吻在了侑的唇上,睁开眼享用侑眼神里交杂着求饶羞愤被侵犯的一抹屈辱还有一丝涣散的眼神,灯子的内心不可察的产生了一丝征服的快感。

怀里的少女的还不时地颤抖,人生中第一次的阴道高潮对侑来说是如此的难忘。

侑用额头轻轻顶开了满嘴酒气的灯子,示意自己的高潮已经结束“前辈……可以放开我了吧……已经……已经满足了……”语气间还带有一丝高潮余韵的喘息。

“唉~这才刚刚开始呢,平时的侑可不会这么简单被满足的哦~”灯子继续亲吻着侑的脸颊,手已经不老实的再次伸了下去。

入手一片湿润温热,似乎侑那里还在分泌着爱液,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第一次。

“等……等一下……前辈……不要……”侑用被酒精和高潮感侵蚀的为数不多的理智反抗着。小腹处的空虚感还没过去,高潮的余韵也还未完全退却,四肢也还在酸软,体内的神经被刚才汹涌高潮的经过弄的酸胀无比。

看着灯子如猫伸懒腰一样从自己的身上往下滑,脸上依旧带着小恶魔般的笑“侑~我会想办法让你立刻恢复哦~”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鼻孔里的纸巾却让她的话一点也没有说服力,更多的是略显滑稽。

即使在暧昧的灯光下,侑身体上被高潮和酒精染上的樱红依旧十分明显,值得庆幸这灯光不是白色的,不然侑现在的样子只会更加美味。两腿间的毛也被粘的一缕缕,在灯光的照耀下发着亮光。

而这一切,都会被摄像机完完整整的拍下来。

“前辈……别……不要……求你了……等一会……就一会……”看着灯子逐渐下滑,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侑只能苦苦哀求,刚才的感觉,如果自己再来一次的话,一定会坚持不住的。

但她脸上哀求的表情,只能更加勾起灯子的欲望。毫不费力的掰开了侑用最后一丝力气用力夹紧的双腿。看着现在还依然湿润着的花蕊,在侑讶异的目光中,俯下身将嘴唇印了上去。

“啊……不要……前辈……快停下……那里脏……”当侑努力的想说出更多话时,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被灯子侵蚀的绵软无力,如同撒娇一般,与娇喘一起说出来,明明是在反抗,却听起来仿若在勾引调情。

“啊……哈啊……前辈……变态……”侑此刻只能无助的反抗着。起初,灯子的舌头只是在外围徘徊,作为人身上最灵活的肌肉,灯子舌头的柔软自然可以给予侑更全面的刺激,温润的嘴唇随着开合划过整片阴唇,下身传来的湿糯感觉,不停提示着侑那是自己挚爱之人的舌头,而她的脸……此刻就在自己下身前直视自己的……

这种事情,侑一想起就是满心的羞耻,虽然灯子无数次提过想这样玩,但侑始终过不了自己心理这关,一直没有同意。

现在被束缚着,侑只能依靠闭上眼,紧紧夹住双腿来求得一点心理安慰,而两腿之间就是灯子的头,这样做只能让灯子更用力贴在自己下面。

下身又开始有了痒痒的感觉,侑相信,只是灯子温热的口腔与活跃的酒精分子使自己那里的敏感度上升的,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有多强的欲望。

“咕……前辈……停……那里……我……要……嗯啊……不……”侑的内心还在做着挣扎,她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又想要的事实。

灯子开始学着网上讲的,将自己的舌头尝试伸进侑的里面,并且用力嘬着尝试吸食侑的爱液。

过分柔软的东西尝试深入自己体内,与灯子嘴里的吸力带来的释放感,还有每次吸完松开产生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与之带来的震颤,都让侑的体内不时的再次产生一缕缕刚刚平静下来的电流,而因为刚才过分强的快感,本就已经有些酸胀的神经里又开始晃过那感觉,吞噬这侑最后的力量,本就无力的双腿完全失去力量,任由灯子在自己身下耕耘。

在尝试过后发现伸不进去,灯子又开始用舌头挑弄起侑的阴蒂,但是,尽管使得侑娇喘连连,但终归还是频率过低没法直接送侑到高潮。

灯子从枕头底下摸出和侑软磨硬泡好久才买的跳蛋,灯子已经做好明天抱着侑出行的准备了。

侑一脸娇羞的看着灯子取出包起来的跳蛋,她的脸已经不能再红,只能靠眼神表达自己的羞涩。当初自己坚决反对,但是买回来后却是使用次数最多的,带着尾巴嗡嗡跳动着的小怪兽有着特殊的魅力。

接下来发生的,却和刚才一样,原本已经准备享受的侑,却被下身传来的扩张感和刚刚熟悉了的异物侵入身体的感觉打断。

而当侑意识到灯子想干什么,抬头想阻止的时候,只给灯子留下一抹惊恐而羞愤的眼神,随机被不知是享受还是忍受快感的扭曲表情取代。

“咕……唔……啊……”仅仅强撑了一秒,侑就因为坚持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跳蛋被灯子用左手中指深深的顶了进去,却没有抽出手指,似在缠绵留恋与那温暖的环境般在里面抽动着。那灵巧的舌头依旧在挺立的小豆豆上挑弄,只不过这次将右手手指也在灯子让舌头暂时休息的时候,上去拨弄。

“啊……前辈……停……停……哈啊……不要……我不行……嗯啊……”高频率的震颤随着阴道内壁传递至整个整个子宫,肌肉随振动而缩紧产生的酸软伴随着散布全身的电弧在随神经乱窜,抽走力气带来酥酥麻麻的快感,而数量庞大的的小电弧争先恐后的乱窜导致反射弧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的胀痛。而它们也让侑的肌肉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挣扎有多激烈了,如果说刚才的玩法是欲仙欲死,那么现在的感觉让侑更想死一点,因为这过度的刺激,侑几乎没坚持几秒钟就已经到了高潮。

布满全身的酥麻酸软伴随着子宫紧缩后扩散开来温暖放松的感觉如摧枯拉朽般击破侑的羞耻心和最后一丝矜持,不满全身的汗水和因高潮而想要缩紧身体似的侑的双臂终于从束缚她的皮环里逃出来,跳蛋也随身体缩紧脱出,用胳膊用力挡住胸口,另一只手用力捂在下面。蜷起腿努力的缩成一团。

侑发誓,这会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生日。

“前……前前辈……以后……永远永远……都不允许……玩这个玩法了……求你了……”

 

第二天,侑没能去上学,有人说看到她被一个黑头发身材略高的女生抱到一所小型双层环形公寓楼下放下,搀扶着如同走猫步一样加紧双腿走着,似乎还在捂着自己的腰。大概是摔到了吧。

另一边,灯子在拷贝录像之后将摄像机还给了佐伯沙弥香。

就在灯子意识到自己仅仅是复制没有删除而打过电话去的时候。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灯子,变态。”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