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 竹鸢

体内的振动逐渐从弱变强…竹鸢在睡梦中醒来,雪白的肌著松散的贴在身上

“唔…嗯…”木制口球正锁在我的头上,双手依然被固定在身后,我没办法自己取下下身的玩具,尽管那里没有什么贞操带…

“唔…唔~”我用微弱的声音叫着同房的女仆,她并没有像我这样被主人“宠爱”,所以基本上可以自由活动

“竹子已经醒了吗…知道了…”从她那边传来疲倦的声音,

不过竹鸢已经很难忍受下身的振动…在床上翻滚试图甩下振动器,可惜项圈和腿环都被链子锁在床上…除了让项圈上的铃铛鸣响之外没什么用

“唔,唔唔!”快拔出来,求你了,我已经受不了,

“唔…”我放弃挣扎,迎接逐渐到来的高潮

…“唔?…嗯嗯,嗯!”和往常一样,振动在高潮前停止了…新鲜的蜜液随着振动器流到体外…下面凉飕飕的,我在床上激烈的颤抖,锁链也叮当作响

同房的女仆终于被我吵醒,走过来一把拔掉了我体内的振动器…“唔…嗯…哈…”口球也终于被取下,晶莹的唾液从口球中缓慢流出,女仆帮我脱下刚刚被打湿的肌著…解下固定在床上的锁链,牵着我进入隔壁的浴室…从足底传来木制地面的温暖和瓷砖制地面的冰凉,我愈发的脸红了…可惜双手还被锁在身后

待我在浴池中坐定,女仆用木桶装的温水盖到我的身上…嗯…全身都被洗了一遍,浴火被逐渐浇灭了。我冷静下来享受着沐浴,头发散乱的随着水流垂下…

待洗净身体,擦干,女仆解开了我的双手,帮我缠上裹胸布,厚实的布料压在乳房上,完全感觉不到外界的刺激,雪白的宣纸束起长发,在脑后绑成一个单马尾辫,一件干净的襦拌套在身上,用白带束紧,衬出竹鸢细致挺直的身体…胸部微微隆起,臀部平坦,腿上也没有一丝赘肉。

女仆回到卧室,翻看一下日程表,并没有外出的需求,便打开卧室挑选竹鸢今天的着物…

然后我被牵进卧室,眼前的桌上是深绿色为底,白樱花纹的和服和同花色的行灯式下摆

旁边是浅红色为底,白梅花花纹的腰带和一些其他配件

我用手捏着襦拌的袖子穿上上衣,把衣领右左叠好,调整好衣服的位置,用腰绳把衣服束紧锁住…行灯式的裙子被提到腰胸间,同样被腰绳锁紧,和式的腰带盖住了之前的绳索,在我的腰上缠了两圈在背后打结,女仆用带锁的腰纽锁住了它,和服紧紧贴着我的身体,现出竹鸢身体的线形,不过我已经被这腰纽勒的有些喘不过气…“哈…啊…”我缓慢呼吸着…逐渐适应现在的身形,女仆收好钥匙离开,我已经没办法脱下这套衣服。

现在只好等女仆回来,房门已经被锁上了,我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体:黑色长发下紫色的瞳孔和精致的五官…白皙的颈部衬着深绿色的和服上衣,长五十厘的振袖盖住了大部分手臂,仅露出腕部和纤纤玉指,下摆那边也只能看到小腿和双足,梅花纹样的腰带衬在樱花纹中,上锁的腰纽则从其上经过,在背后锁定…我甚至没办法看到自己的锁,碍于这袖子,就算拿到钥匙也没法解开。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随着开门声,女仆带来了足袋和木屐,木屐底部垫了橡胶,使其成为一款室内鞋,鞋内则是像石抱一样的木制锯齿…如果没有足袋,我的脚会被切开的吧。竹鸢坐在床沿,穿上足袋,将木屐挂在脚上,再由锁链固定住,我同样是没办法脱下这鞋子的…“你的身材很适合和风哦,所以今天请好好表现”女仆说完就出去了。

接下来是我的工作时间了,叫主人起床然后去用早餐,我朝着主人的房间走去。

每走一步都轻轻摇动着项圈上的铃铛,这铜铃铛还是那么悦耳,就像是主人刚刚送的一样

每次抬腿,我都能感受到木屐的重量拉扯着我的腿…加上腿环的限制,每走一步都很艰…,毕竟振袖和服还穿在我的身上,抬起一只脚只会让另一只脚更加贴合木屐上的那些锯齿…迟早会被它切开的吧…唔…铃铛摇的更频繁了呢…

 

 

铃…铃…铃……耳边传来一串铃铛的声音

睁开朦胧的睡眼…

#“主人,早安”(温柔而元气满满的声音)

转过头,看见竹鸢站在床边守候着你,颈环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

竹鸢身上穿着一件暗绿色碎花的振袖和服…

足下是一双像石抱一样布满锯齿的木屐,用黄铜镣铐分别锁在雪白的足袋上

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锯齿上面,让她的双脚不断颤抖,轻轻摇动着颈部的铃铛。

#默默服侍好主人更衣…

“今天的竹鸢酱也起的很早呢”

#“多谢夸奖,那么我先离开了”竹鸢转身离开,从厨房那边端着已经盛好装盘的早餐,踏着快要麻掉的双脚走到餐厅

#“请主人用早饭吧…”脚下的疼痛逐渐蔓延到小腿,我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按照规定,等主人吃完,收拾餐具之后我才能坐下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这件衣服的原因…主人一边吃早饭一边兴趣盎然的看着我…“那个女仆的眼光不错,你以后就穿和式的衣服吧”“是…缇娜主人”#我忍住疼痛颤抖着说。

#终于等主人吃完饭离去…我的大腿已经有点抽筋了,迈出一步,小腿和足部的充血感让我差点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忍着麻木抬起另一只脚…感觉就是踩在针毯上(虽然石抱也差不多),腿环也将我的步伐限制住,每一步都都很缓慢,生怕刺激到足底而倒下,我身上的这套衣服并不便宜,要是弄脏会确实被主人调教的…我走到主人的位置前,收好餐具放回厨房,那边有专门的厨师做下一步处理。

做完早上的工作,我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卧室躺着床上…虽然我没法取下那该死的木屐,至少可以揉揉发酸的腿…我在床上躺了很久,直到女仆再次推门…

 

 

这里是竹子!完全的新人,不会写H,但我会尽力的,请多关照…

图书馆精选[AD]
竹鸢
Latest posts by 竹鸢 (see all)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女仆 竹鸢》有12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