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四)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9章,专题:前代圣女的潜入作战

第四章    最好的自慰素材

“嗯,这块风晶石的品质倒还算不错的,看来领主他所言不虚。就是放的时间有点久了,那头凶兽的灵魂已经完全消散,不然成品肯定会更厉害!不过炼制起来倒是方便多了。那家伙飞的可真快,比我自己用背包快过了。既然如此,就做一小把能自由操控的风刃好了。现在先用能量慢慢冲击这块晶石,使它可以接入我制造的回路……”
背后被紧致裙装包裹的圣女依旧躺在床上熟睡着。两人被迫分开后,伊琳无可避免地就被守卫猥亵了。忍无可忍的她在动手后被绑到了柱子过了夜不说,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受了鞭刑。比起一夜没吃没喝与绳子紧缚的折磨,更要命的还是她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台上的圣女被抽的越惨,底下的魔族欢呼声就越大。被拘束封印了强大的魔力后,伊琳也只是以为身体素质较为强大的少女罢了。伴随着最后一鞭的刺激高潮后,她就被送到了领主给斯卡蕾安排的房间内了。

“所以!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干这种事啊!明明之前都没在黑翼城玩过啊!黑翼城跟后面的尼塔城接壤。得益于尼塔城对人类奴隶的需求,两座城历来就是合作关系。加之黑翼魔族擅长速度,抓捕一些落单的美少女再合适不过了。”
“可恶可恶可恶啊!前面在人类领地那边潜伏了那么久才把消息混到手,破地方还管的严,那些娼妇有什么好玩的啊!”单是这块风晶石的初步处理就花了三个多小时,忙完后这位紫毛萝莉实在是忍不住发起了牢骚,“刚被魔族抓走的美少女才是最棒的,不仅青涩,还基本都是一副担心受怕的样子。在魔族边境的城市只要稍微付点钱,就能跟她们好好玩上一阵子。啊,有多久都没有玩了呢!还等忙完手上的制作过几天到了尼塔城再作打算。”
人不可貌相,谁一上来就知道现在气的抱头在地上打滚的小萝莉居然是一位二十阶的顶级炼器师呢?可就算能想到她的实力不俗,也谁又能猜到这样头上还挂着一根晃来晃去呆毛的可爱萝莉能一本正经地说出刚才的虎狼之词呢?

“这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要怪这位可恶的圣女大人。怎么就不能注意点啊,一分开就惹事。惹完事倒好,还要人家给她擦屁股!偏偏还打不过她!”似乎是折腾的自己累了,斯卡蕾稍作停顿,似乎想起了什么更糟糕的事,“对哦我忘了!尼塔城的人类奴隶全都是被榨乳的奴隶,哪里有人家想要的青苹果美少女啊啊啊啊啊!要不是为了去拿玉露延髓偷偷给她灌下,看她涨乳,喝她的乳汁,鬼才想去那种地方!”
气着气着,斯卡蕾就看向了把她的计划弄得一团糟的罪魁祸首。现在还未醒来的伊琳静静地躺在床上。经受过常人早就崩溃的鞭刑后,被泪水划过的脸庞依旧清冷高贵。
“仅仅是睡颜,就这么美了!这种气质的少女捆起来才是最棒的……”被伊琳深深吸引着,意识再次恢复时,斯卡蕾发现她的手已经揭开了盖在圣女身上的被子。
“不行,我在干什么啊!要是被她发现了那不就完了吗?”

想着要把被子盖回去,可手就跟不听使唤一样僵住了。虽然斯卡蕾之前把伊琳绑进拘束服的时候就已经被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色欲,可对方又怎么肯给她时间好好感受呢?实力不够的她只能在心里暗自惋惜。而现在伊琳不省人事,变态萝莉就迎来了她的机会。实力逆天的高冷圣女现在就被贴身的蓝白长裙包裹着,静静地躺在床上。她的娇躯是如此的诱人,不管是被蓝色丝绸带划过的香肩,被内部胸罩压迫下胀的一对丰腴乳房,还是被半透明薄纱掩盖的大长腿,都让斯卡蕾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是啊,最美丽的就在我身边啊!
忌惮她实力太强吗?这可不是我的风格。似乎前面她也就是用用那个禁制了,毕竟是上代圣女大人啊!拯救人类的觉悟就是高。
只是疼的话,又算得了什么!不管了不管了!我可是被她害的要在这里赶工啊。既然这样,就让圣女大人补偿一下也不过分吧!】

狠下心来,斯卡蕾干脆把被子一扯,好好欣赏起伊琳的娇躯。看着看着她就直接侧身躺了过去,一副馋虫样的小萝莉口水都快躺下来了。
“呜哇,好想摸上去啊,但要是把她弄醒了就麻烦了。可是越是看就越是忍不住……那,或许可以自慰一下?对!就要这样发泄一下,不然等会怎么好好工作……”
从先前的背包里掏出展示给希兹拉克的小金属棒后,斯卡蕾慢慢退下裙子。她里面除了一条黑丝连裤袜以外,居然什么都没穿。用作炼器师身份证明的道具竟然都能用来自慰,可见她对色色的事情的喜爱程度。
“嗯啊,伊琳,大人……好看……欸嘿嘿……”左手握着短棒推入蜜穴后,斯卡蕾轻微的按下位于底部弹出的按钮。短棒前端慢慢展开,在少女的小穴里跟着她按动的节奏慢慢的抚慰着内壁。花瓣上泛出一层带着少许花香的润滑剂,很快就润湿了小穴,让自慰的少女进入了状态。

“呜,好舒服……伊琳大人,好棒,咿呀……才说了,要控制小声一点……但是真的太舒服了,忍不住……”大量的粘液让仙女棒每次开合都会带来一阵酥麻的刺激。下体已经完全进入状态后,少女更是加大了展开的范围。小手更是按照扩张的节奏握着短棒进出着,配合着脑海里意淫“装作”自己猎物的圣女。
“伊琳大人,好,好软……尺寸大真好,捏了很舒服……”一边呻吟着,斯卡蕾顺势用闲着的手解开裙子,揉捏起自己尚未发育的乳房。夹紧双腿的她又开始蹭里面的仙女棒,似乎在幻想着跟伊琳磨豆腐一般。
“嗯啊……果然伊琳大人,真是人家最好的,手淫素材呀!好快好舒服……都决定,自慰了呀,当然要好好做……管她呢,先爽了再说,啊哈……”体验着被梦中情人陪伴的滋味,斯卡蕾已经完全放下了警戒心。现在双手开工的情况下,再去提防伊琳醒来已经毫无意义。身体越来越舒服的她已经闭上眼睛,全身心地享受下体传来的快感。

“嗯啊嗯啊,热了,都是,哎,黏糊糊的……要,要去了啊……”小穴内咕啾咕啾的水声已经清晰可闻,快感即将突破阈值,少女也不停地喊着她此刻的意淫对象。
“伊琳,大人,伊琳姐姐……呜哇……”
“斯,卡,蕾!”
“嗯?啊啊……嗯啊!哈!”
正准备用最后一次插入结束这次自慰的斯卡蕾听到那个怒不可遏的清冷声音时一下子就慌了,本就躺在床外面的她慌乱之下一个翻身掉下了床,还刚刚好就坐在了用来自慰的仙女棒上。这一顶进去不说,重力触发了最底下的按钮,前端的花苞部分更大幅度的展开,让她来了一次仙女坐莲。剧烈的疼痛瞬间就把快感驱散而去的同时,也让斯卡蕾两腿一软瘫在地上。

“嘶,好疼,痛死了哎……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醒过来,要是再插进去就能去了……”高潮仿佛是被硬生生夹断,一边小声嘀咕着,斯卡蕾拔出震动棒丢到一边,又开始整理身上的裙子。
“好啊!我被抽的那么惨,你居然还在这里干这种龌龊的事情,还对着我?今天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醒来后,一个闭着眼睛脸上满是沉醉神色,裙子被拉下露出乳房,一手更是抓着震动棒往下体插的紫毛萝莉就出现在了自己旁边。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不说,一边自慰还一边喊自己的名字。哪怕早上刚受过刑她现在也不想放过这个变态萝莉。
“大人,您没事吧!”
“可恶这个女人,被抽了居然还在造次!”

两位守卫听到动静后直接闯了进来,两杆长枪直接对着圣女指了过去。
“我,我没事……你们出去就好,不要再打扰我们了……”逐渐坐了起来,斯卡蕾立马就想把这些碍事的人赶走。
“那好吧……大人,要是这死女人还造次,我们随叫随到!”
“好啊,还大人,小不点你真是混得不错啊!看我今天不教训你……嗯啊啊,呜啊啊啊!”
“呜啊哈,啊……疼啊……”
两声娇吟相继响起,忍着蜜穴剧痛刚站起来的斯卡蕾又摔在了地上。床上的伊琳更是惨。过了一天也算是稍稍熟悉了身上的道具,但刚刚引动禁制触发的各处震动刺激着她的伤口,疼的她立马断掉了魔力的注入。

门被再次打开,守卫提着长枪又砸了上来:“就知道你这女人不安分,看打!”然而好心的守卫没能帮上忙,长枪一如既往的被衣服震断后直接砸到了斯卡蕾身上,又疼的她发出一声惨叫。
“你,你们两个给我,滚啊!”伸手抓起刚刚用来自慰的莲花棒一按,一束细细的电光从展开的花瓣中心放出,直接就把刚刚攻击的魔族轰到了门外,在墙壁上撞出一个痕迹后才掉了下来。
“你,你们两个,觉得自己打得过我?”再次扬了扬手里已经展开的金属棒,斯卡蕾只想把这两只苍蝇赶走。
“可是……领主大人让我们保护您……”
“我说了,不需要!我现在还控制得住她,你们去休息吧!”

“那,既然这样,还是不打扰了。刚刚多有冒犯……”另一个守卫走出去扶起了倒霉的同伴后关上门就离开了。
“喂!你怎么样?还好吗?”
“问题不大……只是冲击力大,看来是留手了。我们也是多管闲事了呢。”
“走吧走吧,今个早点下班……”
“好烦,终于把那两个笨蛋赶走了。接下来就是咱与伊琳大人的独处时间了,嘻嘻……啊不好,又被听到了……”斯卡蕾暗叫不妙,但看过去后她发现伊琳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刚刚发出电光的棒子。

“这东西不是你刚刚用来自慰的吗?还能攻击?不对,这个形状!果然是炼器师呢,好像还不简单!”
“完了,好像被发现了……没什么啦,大人,您不好好休息吗?”将金属棒收齐后藏到身后,小萝莉挤出一丝笑容。
“不,拿出来,展开,快点!不然我就用禁制让你说!”
“您就不觉得疼嘛,早上都昏过去了。圣女大人犯得着跟小人动怒嘛……”
“说,还是不说!”虽然魔力被限制着大半,但那副随着实力的气质与威严依旧被伊琳展现出来,震慑着试图隐瞒什么的萝莉。
“好,好嘛……”最后斯卡蕾还是把短棒展示在了身前,就跟先前给希兹拉克做的一样。
“刚刚瞄了一眼就发现有好多花瓣……一共有……居然是,20片?你是,顶级?”

【我真是蠢啊……
魔力都被限制大半了。想要限制我这种水平的人,还真不是只有高阶材料就行的。只是,这混蛋在扮猪吃老虎吗?
这小子不简单,如果可以的话,后面真要她帮忙了。有这么强一个人在身边,目前还能指挥她,但愿在找到脱缚手段之前也算有个后手。】
“大人,您看,小的能收起来了嘛……”被气势震慑到的斯卡蕾完全没有一副顶级炼器师该有的架势,用市井小人来形容她更贴切。
“好啊,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动手?就这么投降了,心里又有什么坏水?”
“大人,您当时一招把那么多军队都秒杀了,那是小的打的过的啊!更何况后面都被近身了,哪还能有希望跟您打呢。还不如装的弱一点,至少后面不会吃那么多苦头。”
“似乎,也说得通……”

“再说啊,炼器师动手可肉疼了。魔力打完了还能恢复,装备被打坏了又要重新造了,哎……”
“你这样的人,还能缺钱?真是奇怪了!还有啊,天天又是大人,又是小的,你就不嫌怪吗?”平时被人叫叫圣女大人,伊琳觉得也没啥不好。现在倒好,想着自己一时自信居然钻进了一个二十阶顶级炼器师做出来的拘束衣装内,她就想找块豆腐撞死。发挥不出实力的她可不想听到这种奇怪的恭维了。
“嗯,也是哦!”打起了心里的小算盘,斯卡蕾早就想说了,“那,那可以叫伊琳姐姐嘛?”
“随便你吧,总比刚刚那样好……”
“好耶,伊琳姐姐!”开心的小萝莉一把就扑了上去,头还在那对丰满的乳鸽上蹭来蹭去。

“嘶……别蹭啊,很疼的!可恶,你给我下去!还没跟你算刚刚的账呢!”侧身的伊琳直接被压倒,想起刚刚这家伙居然躺在自己旁边自慰,伊琳生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难为情。
“唔,被姐姐骂了……”
【真是个奇葩!】
“早上真是被你这衣服害的不浅!为什么在他们攻击回来的时候会有保护,而那个什么领主抽我的时候衣服就跟叛变了一样!”
“这个嘛,开始那些人都想杀了伊琳姐姐呀,衣服当然要保护了。至于鞭打那会领主他又没有恶意,只是想装装样子,自然就会联动里面的种种道具来扩大鞭子的效果了呗。”

“好啊,那个死东西还传音给我说,让我装样子,结果倒好,被打昏过去了……”待在小房间内,躺在舒适的床上,伊琳现在冷静多了,回想起被抽那会的失态就觉得丢人的难以启齿。
“那,那也不能怪人家嘛,明明人家已经尽力能让伊琳姐姐好过一点了……”两根食指戳呀戳呀,斯卡蕾现在看起来委屈多了。改变称呼的她立马就变成了一副圣女大人小迷妹的样子,倒不如说是原形毕露。
“好过?让我被绑在柱子上一晚上,又被抽到昏迷,你就是这么办事的!”生气的伊琳可没打算让面前的小萝莉萌混过关。
“明明人家前面都提醒了那么多次,让伊琳姐姐收敛一下忍耐一下,等回来了不就没事了……”说起那天晚上的事,斯卡蕾也有些生气,“结果还没跟城主聊完,卫兵就来报告伊琳姐姐杀人放火了……”

“那,那怎么能怪我啊!那帮混蛋又是揩油,又是羞辱我猥亵我,什么揉胸掀裙子都不说了,还扯牵在阴蒂上的锁链。一群渣滓,看我摔倒还要取笑我!我一个多少次出生入死,又杀了多少像他们这样的的杂鱼的圣女,居然被说成不谙世事的柔弱大小姐!最后甚至有个混蛋都脱裤子准备插我嘴巴了,那我能不生气吗?你倒是说啊!”被穿上这件名为圣魔剑鞘的该死拘束礼裙后,伊琳就体验到了各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憋屈。身体动弹不得,被小玩具送上高潮,被人牵着走,甚至被人猥亵还差点给别人口交。积怨已久的她化作一头咆哮的母狮子,直接对着面前的斯卡蕾发泄出来了。
“就算要发现,伊琳姐姐就不能注意一下吗?至于先杀个人,再把别人城墙都炸了吗?吸引了那么多人围观,要是发生在人类境地城主就不管了吗?而且姐姐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就被这件破衣服就限制住了呢?稍微控制一下哪怕打个缺胳膊少腿的也不至于整成那样吧……”
听着斯卡蕾前面说的话,伊琳还很生气。但一听到最后那句,知道自己是真的被限制了绝大多数的魔力的她顿时尴尬无比。脸上一阵抽搐后,窘迫的她还得糊弄这个刚认的小迷妹。不然要是给对方知道自己跑不了后,怕是直接要被当作人形抱枕带走了:“啊哈哈哈,是啊,那好像还真的是我不好,当时应该注意一下的……话说回来,你刚对着我在干什么,把我当什么了?”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想着刚刚斯卡蕾的劣迹,伊琳底气也足了。可她这么一说,对方脸上的表情更委屈了,低下头的斯卡蕾仿佛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
“还不是,城墙被炸了,不给个交代,后面要怎么办……最后先要出钱补修城墙不说,还同意了那老头的要求,帮他炼制一件装备,连材料,都是人家掏的腰包……”说了一半后,斯卡蕾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伊琳,“等把伊琳姐姐弄到床上喂下水后,人家也忙到现在啊!本来还打算出去找被抓的新鲜美少女玩的,这下都没空了……”
被提醒后,伊琳也注意到之前一整天没喝水不说,堵在她嘴里的内裤让她屈服无比的同时又吸收了大量的唾液。昏过去前她都觉得自己喉咙快要烧起来了,醒来后却没有太多不适。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钱什么的,反正……你也不缺吧!想玩的话,那,那就去找呗……你想玩就出去玩啊,休息一下工作效率更好不是挺好嘛,反正跟我没关系……”
“哦?伊琳姐姐同意人家出去找小姐姐玩嘛?”斯卡蕾的脸色好了一些,但还是挺不开心的。

“呃……虽说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好,但毕竟是你的癖好,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吧。”【废话!我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空管你啊!出去发泄一下总比留着力气猥琐我好啊!】
“唔……伊琳姐姐不仅善良,还包容,通人性,真是太完美了!”高兴了那么一瞬间后,斯卡蕾又摆回了那副哭丧脸,“可是啊,姐姐知道嘛!即便早上都行了刑,那些魔族还是想对姐姐不利呢,他们都觉得这样的处罚轻了,应该直接处死呢!”
“本来就是他们先对我下的手啊,还击也是正常的!现在已经受了那鞭刑,居然还想处死我,不要欺人太甚了!要不是为了不打草惊蛇,非要血洗这座城不可!”骂归骂,按照她现在的状态,别说血洗了,怕是逃出城主的地盘都很困难。
“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实力越是强的人越是喜欢掌控着一切,如今被拘束限制的圣女想着她要把未来都交给这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炼器师萝莉,她打心里觉得憋屈。

“还好领主他比较好说话,自费修了城墙,又给我提供了原材料。他还安排我们跟着两天后的奴隶车队去尼塔城,所以这两天要赶工啊!今晚怕不是都要熬夜,哪里还有时间出去找青苹果美少女……”
“尼塔城?那地方就是他们说的要把我送过去做奴隶被榨乳的地方吗?为啥要去那种糟糕的地方?就算不跟奴隶商队也有办法的吧!”
“本来我也不是很确定的,但希兹拉克他跟我说,尼塔城刚刚上任了新的城主。新城主似乎在改革,他的大致方向是改善一下生产制度,来提高人类奴隶们的地位以让她们更有动力。只是具体的方案还没想好……”说着,斯卡蕾抬起了头,以无比炽热的目光看着伊琳,“难道,正义又无敌圣女大人不想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改善一下敌后人民的生活吗?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日复一日的被榨乳吗?”
“这……如果能帮到他们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生太多事吧,毕竟我还要装着被拘束的样子,直到被送进魔王城呢!”翻车的她能不面红耳赤的说出这种话,倒也算是定力不错了。

“唔,原来圣女大人的正义心,就只有这种程度吗?只是看错人了呢,伊琳姐姐!”
“可别以为这种低劣的激将法对我有用!等魔王被杀后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反倒是路上出了意外可就没法交代了!果然还是你自己想去吧!”
“哎呀,被发现了,伊琳姐姐好聪明……但刚刚那不算唯一的理由嘛!伊琳姐姐听说过玉露延髓吗?”
“玉露延髓?听说过,那不是魔族中的一种至宝吗?听说可以大幅提升身体素质,而且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没有服用地条件,但人类这边都没太多的消息呢……难道就在那什么尼塔城内吗?”
“嘘!”斯卡蕾还特地开了房门看了下,仔细确认了外面没人后,再继续跟伊琳说道:“看来伊琳姐姐知道的也不少呀!的确,这东西就在尼塔城内,而且还不少呢!”
“不少?不会吧!这种天地财宝级别的到哪都应该很受欢迎吧!”

“其实,玉露延髓的功能是一次性的呢。只要喝下一次就能生效,到时候不仅体质会被强化,而且吃下的多余的食物都会渐渐转化为一种奇异魔力的存在。伊琳姐姐的身体强度虽然已经远超常人了,可特别是在这种需要忍受一些惩罚的情况下,更是需要这种宝物吧,对我也挺有帮助的说……”
“嗯……那好吧,你说服了我,就这么安排了。本来我也不想太张扬,混在奴隶商队里过去也挺好。不过就是那边的城主怎么样呢?”真正说服伊琳的不是斯卡蕾的花言巧语,而是她现在还在发疼的身体。
“这个不用担心,城主会先行去跟她的老朋友聊一聊的,那家伙飞的可快了。所以人家这才要急着赶工啊!城主这么好心,要是到时候交不上满意的作品,万一城主他生气了,把我们都扣在这里不给走了,那不就完蛋了!为了好好锻造,人家需要休息一下,回复一下精神状态,但是又没空给人家出去找小姐姐贴贴了……”
最后,这只贱兮兮的紫毛萝莉更是把身体慢慢贴了过去,摆出一副央求的姿态:“所以,伊琳姐姐是不是应该满足一下小愿望呢?这还不是更好的为伊琳姐姐铺平前往魔王城的道路呢……要不是前面伊琳姐姐大打出手,也不用这么麻烦的……”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伊琳姐姐的安危啦!咱现在出去,然后通宵赶进度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把伊琳姐姐一个人丢在这里真的没事嘛?伊琳姐姐现在这么漂亮,万一再来两个魔族跑进来,试图猥亵伊琳姐姐,然后要是再控制不住大打出手,那可就……”
“好了,小东西你闭嘴吧!说到底,还不就是想看着我自慰……不对,是你拿我当素材自慰吧!”【只是被她看着自慰,似乎,也没什么……总比又出了岔子好。而且她似乎真的挺卖力的,就,就稍微满足一下她吧。
而且,后面路上有的折腾了……现在先用色相收买一下这只蠢萝莉,到时候也方便骗她给我解开吧……
本圣女,居然沦落到这般田地,真是憋屈……】

“看在你今天,表现还算不错的份上,就,就这一次,也只准你去一次……”心里觉得过于难为情,伊琳费劲地转过了身面向床靠墙的一边。她身下的床还是非常柔软的那种,但侧躺的姿势下被压在身下的手臂早以酸麻难忍。实在是刚醒来就遇到这么多破事转移了注意力。现在理清了所有事情后,身体的不适也越来越明显了。
“哇,那真是太棒啦!人家就知道伊琳姐姐通情达理,肯定会满足一下这个小小的愿望啦,那么咱就不客气了!”
把门锁上后,斯卡蕾先是解开裙子上半部分的位置,露出了发育不良的乳房,对着伊琳被蜘蛛丝紧紧缠在剑鞘上的一对玉手。
“嗯啊,这手感,真棒……”高级丝绸所制的长手套给乳头带来了些许快感。斯卡蕾闭着眼睛用乳房蹭呀蹭呀。伊琳现在的确是背对着她,可一想到本来带着与生俱来般高贵气质的脸庞因为被当成自慰素材感到恶心与羞耻后渐渐泛红,就像是慢慢成熟的青苹果,斯卡蕾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每次小豆豆被绷得紧紧的蜘蛛丝划过一次,就会给她带来一次触电般的刺激。

“你在干什么,不是,不是自慰吗?拿什么东西在蹭我的手啊,有那么好蹭吗?”
“当然是,拿敏感的乳头啦……嗯啊,瞬间就,挺立了呀。伊琳姐姐就算被用作,自慰材料,都是最棒的呢……”
虽说是被夸着,但伊琳一点也不开心:“你快点啊,赶紧忙完,别耽误等会工作了……”一边说着,红着脸的圣女开始了催促。
“讨厌,真坏性质!伊琳姐姐明明长得这么好看,性经验倒是一点也没有,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看就没自慰过!”
“没,没自慰过怎么了,没自慰过就不能催这个变态吗?”
“自慰这种事怎么是可以催的呢?最重要的就是气氛与兴致!被姐姐这么一催,刚刚上来的快感又散去了!”嘟着嘴的斯卡蕾直接爬上了床,躺到了伊琳的对面。
“你,你下去啊,别乱动我!”刚准备翻身的伊琳又被按住了,只能看着这只衣衫不整的萝莉。

“不嘛!伊琳姐姐都答应人家了,难道还要反悔嘛?”
“是答应你了,可是你自慰管我什么事,又要看我又要动我的……”
“因为自慰本来就是这样呀,要是看着能让自己起性冲动的东西,可以去的更快,更舒服呢!”
“那什么东西能让你起性冲动啊!你明明是个女人啊,照理说,不应该看男人的那啥才对……”过于清纯的圣女被问到这种事的时候,只能凭借自己跟对方乳房一般贫瘠的想象力做着猜测。
“喂!喜欢那种东西的都是下贱的痴女跟婊子了吧!人家喜欢的是穿得漂漂亮亮的小姐姐!”
“还有呢,只是喜欢那个的话,不是看着就可以了吗?”

“那肯定不止!人家还喜欢看帅气、强大又好看的小姐姐被绑的动弹不得,想要挣脱又挣脱不了的样子与羞耻的神情!当然最棒的还是那种,明明身体被欺负却得强行忍耐的样子!”
伊琳想来想去,最完美符合对方性取向的人,似乎就是自己。这种仿佛被告白一样的话语让大脑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机:“不行,别碰我!你再这样,我就,就用禁制了……”
“可是前面才答应人家的呀,要是用了禁制,又要重新开始自慰了,就会浪费更多时间!浪费了更多时间,可能就完不了工,完不了工……”
“好了别说了,真烦啊你!我,我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吗?”越说越难为情,伊琳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你快点搞,随便你了,我都不反抗,都不出声,行了吧!”
“怎么搞都可以嘛?”

“没,没错……反正搁着衣服,又能把我怎么样?不过说好了,就只准去一次!”
“嗯嗯!”
红着脸的伊琳闭上眼睛,想着不去看对方能让自己不那么难为情。偏偏预想之中的接触没有立即到来。被绑在广场上示众的经历从脑海中浮现,耳边似乎都能听到当时下面魔族一句又一句的羞辱。视野昏暗后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更加明显,加之停留在她敏感部位的那些小玩具的挑逗,小穴内又湿了起来。
【我,怎么好像在期待着被玩弄,期待着舒服……
不不不,肯定是奇怪的错觉。】
“欸嘿,伊琳姐姐,真棒的表情……”双眼紧闭,双唇紧贴的圣女看着就像一个犯错了担心挨打的小姑娘。斯卡蕾再也忍不住了,舌头在口腔里转了一圈沾满唾液后,直接对着伊琳没有被裙子包裹到的锁骨添了上去。
“咿呀……”已经准备好被对方揉胸了,伊琳却发现第一次传来的刺激与她想的不同。站着唾液的丁香小舌不停地在她袒露的肌肤上游走。被圣光浸润后的胴体是如此的洁白光滑,被舔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阻碍。软软肉质感从锁骨慢慢游走到了香肩,舔的时候是一种让她脸发烫的痒痒感,随后唾液慢慢挥发又会带来一阵凉意,身体的疲劳似乎都有些缓解。

【不能出声,不让这个变态玩舒服了,她怕是今天都不会放过我的……
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又不疼的还怕什么!】
连裤袜早就被拉下,一只手握着自慰棒插入小穴。看着伊琳真就抿着嘴闭着眼睛极力忍着自己的变态行为,斯卡蕾又把身体贴的更进的同时闲着的手也挽了上去。
“伊琳姐姐,好棒的表情……啊哈,其实,说一些不那么扫兴的话,也是可以的,啊哈……这么棒,好好好欣赏……”小舌顺着肩膀一路往上,留下一道晶莹唾液构成的水渍。斯卡蕾慢慢就顺着脖子上的项圈一下子舔到了伊琳的脸上。闭月羞花般的容貌,脸上自带的清冷又被红晕点缀着,被舔到脸上的伊琳在过度的身体接触中变得娇羞无比。大脑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运转着,只是想不去影响斯卡蕾的用餐。
“嗯啊,姐姐的身体,好软呀……这种机会,怎么可以浪费……”开启仙女棒的振动模式后,斯卡蕾用她娇小的躯体压倒了侧躺的伊琳,双手全力抱紧着对方被拘束在礼裙中的胴体,压在了她身上。

“等等你,怎么都压在身上了……”
本用来拘束并固定圣女乳房的贞操胸罩软化下来,保持着根部收紧的拘束具依旧让伊琳的乳房高高挺起,但紧绷的衣服与软化后的胸罩是如此贴合她的身体,连乳头锁的轮廓都清晰可见。
“好漂亮的水滴形椒乳……呜呜,真的,太难找了呀……”享受着身下美少女柔软的身体与体香,小穴又被震动棒欺负的湿润起来,斯卡蕾张开嘴就把伊琳的左乳带着衣服汗了进去。嘴里最高级丝绸的触感没有带来丝毫的不适。隔着衣服似乎还能闻到伊琳身上特有的洁净光明香味,是一种与牛奶很像的气息。
“唔呜,呜呜,唔唔唔……”被梦寐以求的青涩娇羞美少女以乳房堵着嘴,情欲高涨的斯卡蕾哪里还管的了衣服不衣服的,配合着震动棒刺激自己的节拍,以吮吸的方式欺负着身下的伊琳。

“你,你不是,自慰嘛……干……啊呜,咿呀,怎,怎么回事……好,好痒呀!混蛋,这些触手……”
正如外部的鞭打会被内部的道具模拟到身上,此刻斯卡蕾的吮吸虽然只能勉强刺激着伊琳的乳房,但贞操内部堵住乳孔的触手形成了一个乳头塞,也开始了同样的吮吸。
“乳头被,被捏住了,怎么还开始转了,不要,捏着转呀……嘶啊哈,又痒又麻的,怎么会,舒服起来了……不要,你,你……”
“啊,伊琳姐姐,被欺负的,发出了好听的声音呢……来嘛,一起,舒服……”稍做休整后,小萝莉又像看到奶的孩子对着伊琳另一只饱满的乳房发动了进攻。
“你,给我,适可而止……呜哇!怎么,咿呀哈……”乳头上的触手分出细细的一小条,直接顺着乳头慢慢插了进入。外面的触手揉捏与轻微旋转并没有停止,已经把她的乳头用痒,麻与舒服三种感觉不停地洗刷着的同时,插进里面的细触手也跟着一起旋转。更恼人的是那根东西上还有一层绒毛,随着旋转不停地挑逗着伊琳从未接受过刺激的里面。

“都,说不出话了呀,伊琳,姐姐……”刚刚吮吸的同时斯卡蕾也不忘欣赏着伊琳的表情,红红的脸蛋不时抽搐着,像极了被好看火烧云染红的天空。
“一起,一起舒服呀……”
“你,过分啊啊……,肯定不,不是这样的……”被欺负到如此田地的伊琳还是忍不住了,被压着身体吮吸乳房的她有一种被人强上的感觉。她的第一反应是激活禁制。可想着疼的对方快感丧失后,这只满脑子都想着吃掉自己的萝莉肯定会嚷嚷着自己毁约并从头再来,那前面的欺负就白白承受了。
“好重,给我,下去,啊哈哈啊,可恶……”不用禁制,伊琳反复扭动着身体。可乳房被触手乳头塞玩弄之下整个身体都软了,原先乱动的她还能感受着伤痕带来的疼痛,可现在被玩弄的起了反应,身体似乎把痛感转化成了愉悦。双手又被死死地与身后的剑鞘缠在一起,不管怎么晃都甩不掉压在自己身上的萝莉。感觉到无助的自己更是觉得屈辱无比,大脑发热的同时她又感觉更舒服了。
“不,不可以呀,我要,把你,推下去……”禁制也不成,挣扎也甩不掉这只粘人的萝莉,已经娇羞到无力思考的伊琳选择了她一直以来的反应——用魔力。

“啊啊啊哈!我,我在干,什么啊……完了……”
本来还能期盼着斯卡蕾早点完事,在自己被玩弄到高潮前爬下去。可一调用魔力后所有的道具都开始了它们的职责。下体被内置在身出的光晶石震动着,震动棒与拉珠震动之余更是旋转着刺激下体。最难受的还要属胸部了,本来在乳头的吮吸,插入的细触手斯卡蕾的吮吸下就已经舒服无比的乳房被埋在里面的,跳蛋般的光晶石的震动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魔力的控制几乎瞬间就被打断,与之前单纯被道具刺激不同,现在伊琳身上还粘着一个贪婪地吮吸着他乳房的小萝莉,怎么都甩不掉。
“快,快不行了……”乳房被持续刺激下,身体不听使唤地开始颤动。伊琳下意识地又夹紧双腿想要控制身体,但稍微收紧的小穴意味着震动棒又把她玩的更舒服了。
“早上才,去,去过啊,又要,去了……呜哇啊啊啊哇啊啊!”完全脱力的身体直接散架,痉挛之中一道又一道的快感刺激着伊琳,小穴一如既往地被喷出的蜜汁填满,发出的色情喘息声还夹杂着些许粗重的鼻音。

“嗯啊好棒啊,好棒……人家,也,去了啊,伊琳,姐姐……”身下挣扎着晃动,想把自己甩下去又未果的圣女,触发道具惩罚后不断颤动的长裙娇躯,咫尺间的奶味气息与耳边的娇喘与厚重呼吸声都是自慰中的斯卡蕾的最爱。听着对方高潮时的娇吟的她立马就把小穴中被爱液浸润的莲花棒拔出后猛的一插,几乎所有的感官都感知并享受着身下的青苹果美少女,斯卡蕾也达到了她有史以来最舒服的一次高潮。被巨大幸福感烘托的她还不忘嘴里嘀咕了一句。
“果然,是,伊琳姐姐,最,最喜欢啦……”

图书馆精选[AD]
红烧鱼香茄子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9+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