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成为了魔女妹妹的奴隶之后

蝶天希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魔女之吻乃百合之味

”文豪试炼三期参赛作品”
点赞 收藏 评论 转发!

(1)
传说最近有着一位魔女,搬到了附近的森林之中。魔女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据说还有着许多神奇的药剂。
前段时间,有着数位冒险家组成了一支小队,前去森林之中寻找那位魔女,但是最后,却在他们最熟悉的森林之中迷路了。
还有着一些魔法使,为了进一步修行魔法的力量,想要去找那位魔女求学。但是,好像也是无果而终。
诸多神秘的传说围绕在那位魔女以及她所居住的森林之中。但是,现在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片森林。
不过,我想要去找这位神秘的魔女。
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但是内心之中却仿佛一直有着这个声音,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内心,朝向着那片神秘的森林之中迈去。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处于着少女的好奇心,或许是出于着冒险家的职责,或许是为了魔女的学识以及那些神秘的魔药。更或许……
只是我单纯觉得想要见“她”一面而已。
魔女所居住的森林,距离着我所居住的城镇并不远。但是,自从三个月前魔女搬到这里之后,这片森林之中就宛若被下了一个神秘的结界一样,再也没有任何一位冒险者敢驻足。
而现在,我就在森林的边缘,一边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一边则是拿着手电筒,朝向着这神秘的地方走去。
(2)
森林之中,仿佛都见不到什么阳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茂密的树叶将阳光悉数遮挡了起来。
好黑,好暗的感觉……
看不见……
“是,是这里吧……”
我坐在了一块石头上,从包里掏出了三明治开始吃了起来,一边环顾着周围的情况
哪里的路,都好像是一样的。
我在路上所做的标记,结果现在完全成为了阻碍我前进的道路。
找不到该朝着哪个方向走。
“这里我来过……”
“这里我好像是又走过。”
“为什么又有一个标记……”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身上所带着的所有魔导器全部失效,为什么永远都找不到正常的道路。好晕,好混乱,找不到一条正常的道路。
这里究竟是哪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她是在对我说话吗?
难不成是森林之中居住着的那一位魔女?
惊喜之中,却又带着一丝恐慌,心中的表情也显得略有几分不安。
她在哪里?
她在看着我吗?
“等你好久了呢~~”
又是这个声音,究竟是从何方而来的?
环顾着四周,却丝毫没有看见到任何一个人影。想要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却仿佛感觉到被这个声音所环绕。
眼前的景象仿佛都出现了变化,内心之中的感觉都变得无比混乱了起来,仿佛有着无数的话语在我的耳边回荡着,令我的脑袋快要炸开一般。
意识快要飘散走的最后,我只听见了她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姐姐——”
(3)
我醒来了。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
一切都显得如此的陌生。
身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戴上了拘束,脖子上还套着一个可爱的粉红色项圈,就好像是一只宠物一样。
虽然并不讨厌,但是仍然略感觉到有点羞耻。
而且,这条项圈还曾经是我买给她的礼物。
嗯……现在反倒是给我戴上了,略感觉到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从床上起身,我环顾着整个房间的装饰,魔女的小屋很是简陋,除了一点简单的日常用品之外,也就一个用于工作的炼金台了。
真不愧是魔女的小屋。
那位居住在林中的魔女,正呆在一旁的餐桌前,好像是在折腾着早餐的样子。她的身高与我差不多多,有一头宛若瀑布一般超漂亮的银发与宝石般的幽蓝色双瞳。她的身上只着一双白色的过膝袜,并没有多余的衣物来遮掩住自己那美丽的酮体。
她正是这片森林的主人,那位传说之中的强大魔女,而同时……
她也是我的妹妹,诺霖·卡蕾娜。
“你醒了呀,姐姐大人。”她对着我露出了一丝微笑,将手中的早餐放到了一旁,再轻轻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下巴,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好久不见了,大概也有两年了吧?”
“我……我就知道肯定是你。”
两年前,她离开了我们的家乡,前往了大陆上最好的魔法学院。在那之后,除了一些简单的书信往来之外,我们俩之间就好像是断了联系一般。三个月前,在听到了那个林中魔女的传说之中,我就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那位魔女的真身可能就是我的妹妹。
该说是少女的第六感呢,还是姐妹之间的心灵感应呢?
“那你还让我白等了三个月呀,你可能不知道这两年我过的有多苦。”她嘟起了嘴,轻轻拽了拽我脖子上套着的那根绳子,身体感觉到被轻轻一扯,仿佛贴到了她的面前。
“只,只是……因为不,不太感确定而已。毕竟,魔女什么的,也,也只是传说而已嘛……”我的眼神略有几分迷离,面对着两年未见的妹妹,我一时间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与她交流。心跳加速了起来,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小汐,你在说谎。”
“小……小霖?”
突然她整个人的身体都贴了上来,我们俩的脸颊之间距离大概只剩下几厘米了。贴的好近,都可以看见她那长长的睫毛。两年未见,妹妹成长为了一位好可爱的美少女,估计在魔法学院的时候,她的身边都环绕着许多的追求者吧?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竟然还是我的妹妹,简直是上天所赐予我的最好的礼物。
“总而言之,现在小汐沦落到了我的手里。”她放开了我脖子上的绳子,缓缓站了起来,“就不会再让你离开了哦?”
(4)
总而言之,和冒险家协会的大家警告的差不多,我的确踏入到了魔女的陷阱中,然后被她关押在这里成为了她的奴隶。
其实说“奴隶”这个词似乎也不太对。
毕竟我的主人是我的妹妹。
而且,从心理层面上来说,我也是自愿的。
照着镜子,看着自己那裸露的身体,自己的小腹上,多了一个粉红色的淫纹,此时还发出着淡淡的光芒呢。我轻轻地用手抚摸了一下,立即感受到了一阵微妙的感觉。
“呀……”口中发出了一声可爱的低吟,身体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这小腹上的淫纹,是她所给我刻下的印记,代表着她主人的身份。这淫纹上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它既是身体情欲的控制器,同时又令我完全无法违抗妹妹的命令。
“小汐~”这时候,耳边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立即回过头一看,诺霖正呆在我的身旁,手中好像是拿着一条黑色的低胸装礼裙。
“怎么,怎么了……”
“在自慰吗?偷偷自慰好像是违反我的规定的吧?”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了我的后背,再顺势移动到了我的身前,轻轻一点那敏感的小豆豆。
“呀……小,小霖!”我的身体立即颤抖了起来,紧接着,又感觉到了她所释放出的魔法作用在了我的身体上,固定住了我的身体。
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动不了了。
是她所使用的禁锢魔法。
“叫我什么?再给你一次机会哦,姐姐大人?”
“主,主人……”
好,好羞耻的称呼,明明面对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妹妹。小时候都是小霖,小霖的这么叫她,现在却要改口叫这种奇怪的称呼……
两年未见,这只丫头也真的是完全变了个样。
“嗯,真乖。今天我要给小汐一点奖励哦?”她舔了舔自己的舌头,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当当当——”
“衣服?”我看着她手中拿着的那件黑色礼裙,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略显好奇的神情。
诺霖竟然会想到给我穿衣服?
明明她现在身上都还是全裸的状态。
而我现在,也因为各种原因,而被迫保持着全裸了。
“是的哦~来,快点换上这件衣服吧——”诺霖对着我眨了眨眼,将这件黑色的礼裙递到了我的手中。
“这……?”
根据着她的要求,我默默地换上了这件衣服。穿完之后,我对着房间里的镜子照了照。这件衣服穿着很漂亮,只不过暴露度略有点高,因为是低胸装还没有肩带,总令我感觉到好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呀!”
突然,衣服莫名地收紧了,一股痒痒的感觉突然传递了过来,就好像是有着无数细小的绒毛,正在抚摸着我的全身一样。
“小,小霖!”我下意识地看向了旁边的妹妹,不由得瞪大了我的双眼,“这……”
“是哦,我精心为姐姐准备的,触手服哦?”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坏笑。
(5)
触手服,据说好像是以一些在野外随处可见的魔法触手为原材料,再利用着魔法和炼金术进行着加工而成的服装。在一些情趣用品的商店之中,时常会见到有触手服的售卖。只不过,由于原材料获取并不简单,再加上加工工艺实在是太过复杂,所以触手服的价格也一直是很昂贵的。
正常的触手服都会制作成内衣的形状,稍微昂贵一点的就是做成那种紧身衣,用来贴合身体,再让触手对着敏感处进行着爱抚。
但是,我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一件,从外观上来看,绝对不会有人把它和触手服联系在一起的。那轻飘飘的外观,那略显透明的黑色薄纱,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件正常的衣服啊!
为什么穿在身上的时候,现在却是感觉到了这种仿佛像是在被触手欺负的感觉呢?
咿呀……仿佛有着一个软软的东西,正抚摸着我的小腹,挑弄着那淫纹上的魔力,好舒服的感觉,情欲瞬间如若着火焰一般地被点燃了起来,不断地灼烧着我的内心。
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就连站立都已经站不稳了,我好想要躺下来好好休息,但是身体上却被上了禁锢魔法,我只能维持着这个姿势,像是一只人偶一样,任由着诺霖的欺负。
“触手服,还,还可以做成这个样子吗?”
“这可是我花了三个月时间,特地为姐姐准备的呢。因为姐姐不喜欢紧身衣,所以特地做成轻飘飘的样子了哦~~”诺霖抚摸着我的胸口,指间之中仿佛聚集起了一阵魔力,朝着那件触手服之中注了进去。
“哈啊——”突然感觉到了一条触手伸入到了那湿润的小穴之中,并在其中不断地搅动着。被这么进入的感觉,一下子令我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不要……过来。”眼眶之中甚至都噙着泪水,再这么被欺负下去的话,绝对会哭出来的,“小,小霖……不要,呀……”
“叫我什么呀,亲爱的姐姐大人?”她继续将魔力注入到这件衣服之中,那些触手们在得到了她的魔力之中,反倒是继续强烈的开始刺激起了我的身体,不断地朝着里面钻着,我可怜的小穴,就这么变成了触手们的玩物。
“嘤嘤嘤……”
“嗯?不说出正确称呼的话,今天就不把姐姐放开了哦,而且嘛……”她缓缓蹲下了身体,用着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小腹,“不给姐姐,高潮的机会。”
“等等……小,小霖……”突然感觉到了仿佛有着一道无形的锁封锁住了自己的私处。身体的感觉告诉我,她在淫纹上又施加了一个特别的魔法。
竟然还是……?!衣服上附着着的各种触手开始不断地抚摸着我的全身。不仅仅是那三个敏感点,其他被衣服所覆盖的地方,也依旧没有放过。
好痒,好痒!
宛若有着无数只手正在我的身体上来回运动一样,虽然并不讨厌这种被抚摸着的快感,但是依旧是感觉到好羞耻。
就好像是当着她的面被侵犯一样。
呜呜……
“啊啊啊——”又是一根触手伸了进来,专门朝着小穴的方向里钻。我的小穴被填的满满的,里面的两根触手就好像是要去抢夺一番食物一样,在我的体内不断地运动着,阴道内壁、子宫口,身体之中的各种地方都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快感。
要坏掉了,要坏掉了。
就连后庭也一起被进入,菊花之中也已经变成了触手的乐园。胸部更是别说了,触手用着小吸盘不断地吸着我的乳头,不断地挑弄着我的情欲。
“哈……哈呀……”
“停,停下来吧,小,小霖……”
身体感觉到仿佛真的要被玩坏了一样。
要不行了,身体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
“呜呜……啊啊啊,哈啊——”
而且,燃烧着的情欲,好像是被加上了一个神奇的锁一样,不断地积压在身体之中,迟迟不肯爆发出来。
是诺霖刚刚给我施加的魔法的效果。
“给……给我……”一边被这件触手服侵犯着的同时,我一边朝着眼前的妹妹哀求着。她是一名强大的魔女,只需要用着那些魔法,便可以轻易地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就好比现在,对我施加着高潮管理,我连高潮的权利都不能享有。好难受呀,明明在被这么玩弄着,各种感觉都混杂在了一起,却完全不给我高潮什么的。
“想要高潮吗?姐姐~~”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轻轻翘起了二郎腿。身上不着一丝衣缕的她,看起来简直是满满的诱惑。
这毫无疑问,也成为了对我来说的一大视觉刺激。妹妹那充满着诱惑性的身体,实在是太,太棒了。
好想要抚摸一番,好像要和她紧贴在一起,彼此感受着对方肌肤的感觉。
“嗯?不回答吗,那就更不给姐姐高潮了哦~”
“想……想,想的。”我已经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要坏掉的。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触手再一度发起的攻势却又让我不由得清醒起来。
“那么,想要高潮的话,应该叫什么?”
“小,小霖……求,求求你……”腰好酸,腿也感觉到好麻。任由着触手们在蹂躏着我的身体,我好想要躺下来,但是又因为这禁锢魔法而动弹不得。
“回答错误哦。”诺霖拿起了一旁的玻璃杯,轻轻摇了摇,“再给姐姐最后一次机会。再回答错误的话,今天一天都不给你高潮了哦。”
“主,主人。”我缓缓地吐露出了那两个字,在那一瞬间,禁锢魔法便是被解除了,顺着触手们的攻势,我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床上,紧接着,积压着的情欲宛若着潮水一般地爆发了出来,让我达到了高潮。
(6)
再一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又睡过去了啊……被这件触手服玩弄了整整一整天,小穴估计都已经红了吧。
“小汐?起了吗?”
“啊……小,小霖。”
“嗯?又叫错了吗?”突然,又是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胸部。我当即便是立即改口,对着自己的妹妹喊起了“主人”。
当妹妹的奴隶什么的……好羞耻的感觉。
“这才像话嘛,小汐。”诺霖轻轻晃了晃她的酒杯,同时将一瓶红酒放到了我的床头柜前,“来,给我倒酒。”
“倒,倒酒吗?”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从床上起身。摇摇晃晃的,就连走路都在颤抖着。我也不知道高潮了几次,但是不得不说,这件穿在身上的触手服,的确令我全然无法抗拒。
“帮我倒酒哦,当然,不可以洒在我的身上。”她将酒杯晃了晃,示意着我来为她倒酒。同时还轻轻一捋那银色的长发,并将那白皙的身体展露在我的面前。
“我,我知道了……”我捧着红酒,缓缓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只要动作幅度一大,那些触手就会加快侵犯我的动作,令我连站都站不稳。
“怎么了,姐姐?走路走的那么慢可不行哦!”
“唔……”
我走路走的那么慢,还不都是因为你呀。
虽然很想要对着诺霖抱怨几句,但是现在我必须认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她的奴隶,必须无条件地遵守着这个条件。
一步一步地移动着,来到了她的座位前。忍耐着触手们的动作,抽插、搅动,反正这种魔法生物,也只会做这种简单的动作而已,不用担心的,很快就可以结束的。
我缓缓地打开了瓶塞,将里面的红酒,再灌入到妹妹的玻璃杯之中。视线时不时地看着妹妹那美丽的酮体,心跳加速的同时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好美……好漂亮……
完全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掩……
还穿着白色的过膝袜,好想去舔一舔小霖的双腿。
就在这个时候,触手们突然从小穴之中抽出,而这一动作,毫无疑问带给着我另一种别样的快感。我的身体下意识地一颤,捧着红酒瓶的双手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将里面的红酒撒了出来。
“哎呀,真是一个,笨蛋姐姐呢?”诺霖看着滴在自己身上的红酒,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就仿佛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一样。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辩解,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了触手服的动作,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又被触手服给反摆了一道。红酒的位置,恰巧不巧的滴在了诺霖的股间,在那个女孩子的最私密的位置,对比着全裸的她,我又开始心跳加速了起来。
“那么,姐姐帮我舔掉吧。”她指了指自己的股间,“一滴不剩地舔掉,能做到吧,亲爱的姐姐大人?”
“诶?!是……是,主人。”
震惊之后,反倒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那里是妹妹的秘密花园,是她身体之中最重要的地方。等会要去舔这里吗……哇……
一边被触手们爱抚着自己的私处,一边我又缓缓地弯下腰来,将脑袋凑到了她的股间,舌头轻轻地抚过她的私处。
红酒香味,混杂着少女那淡淡的香气,相比起两年前的小霖来说,甚至还带着一丝成熟。我的妹妹,也不再是两年前那个蠢丫头了,现在真的是一个超棒的美人了。
好棒……好久没有品尝过她的身体了,没想到现在她的魅力也依旧是丝毫不减。
我陶醉于她的身体之中,将舌头不断地在那片秘密的小花园之中移动着。红酒早就已经被我所舔干净,但是我却迟迟不愿起身,只想沉醉于这片世外桃源之中。
“哈啊……姐,姐姐……”
小丫头的口中,还发出着娇声的呻吟。
但是,她并没有阻止我。就好像是默许了一般,允许着我进行进一步地攻势。从小她就喜欢我舔她的私处,现在,估计也一点没变吧?
这份只属于着小霖的味道……
超棒~~!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7)
距离着我穿上触手服,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这件衣服给脱下来,但是渐渐地,也已经习惯了被它欺负的感觉。
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我们姐妹从小就是奇怪的女孩子吧。
总之,这件妹妹为我特制的触手服,我虽然嘴上总是说着不要不要的,但是实际上心中却特别喜欢。
“想脱下来吗?”
“诶……可以,可以脱下来了吗?”
“嗯,三天了,里面的魔力会有点不足的。如果再继续穿的话就会变得太紧。今天我打算让姐姐休息一会的。”诺霖打量着我的身体,轻轻用手掀起了我的裙子。
“呀……”稍微感觉到一阵微风拂过了我的私处,身体也不禁小小打了个颤。
“现在竟然没在欺负姐姐嘛,果然魔力已经不够了。”诺霖用着奇怪的视线打量着我那湿润的地方,紧接着轻轻打了个响指,瞬间,那件衣服便是从我的身上消失了,我整个人又变成了一丝不挂的模样。
“嗯……”
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由”,心中的感觉反倒是有点点小奇怪?看着妹妹拿着这件触手服,将其好像是丢到了一个奇怪的容器之中,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的我,反倒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
“好了,就让它再吸收一点魔力吧。”诺霖对着我笑了笑,“今天的计划是打算带着姐姐出门的哦?”
“出门吗……好,好的。”
自从被她带到这个屋子里之后,我就再也没踏出过房间半步。嘛,毕竟我现在的身份可是魔女的奴隶,没有得到小霖主人的允许,我又怎么可以出门呢?
“对,对了……那个,衣,衣服?”我看着自己裸露的肌肤,不由得感觉到了一点点害羞。
“衣服?”诺霖歪了歪脑袋,“不是刚拿去洗吗?”
“但是,你不是想要我……出,出门吗?”
“出门有穿衣服的必要吗?姐姐?”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略显神秘的笑容,被她这么一回答,我反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现在的身上依旧是保持着裸体丝袜的状态,胸部和小穴都显得清晰可见。无论何时,她都是一个这么美的女孩子,这美丽的身体,简直宛若传说之中的天使一般。
“如果实在是想穿衣服的话……”她稍稍犹豫了一下,从柜子里拿来了一副项圈、一双手铐、一对脚铐,并将其递到了我的面前,“来戴上这个吧,小汐。”
“诶?!能,能不……”
“嗯?姐姐是想要违抗我的命令吗?”她的语气不由得提高了几个度。我的身体当即便是颤抖了一下,慌忙地摇了摇脑袋。
不可以违抗诺霖的命令,不然肯定会被她用奇怪的魔法惩罚的!我,我可不想24小时发情然后被高潮管理……
“那么就……”她拖长了语气,将项圈直接套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我知道了……”
套上了项圈,手脚上都戴上了拘束。粉红色的皮铐很是可爱——可这也是我曾经给她买的生日礼物。
(8)
“小,小霖,走,走慢一点啦……”
赤裸着的双足轻轻踏过了那片草地,被那些尖尖的小草给刺激着自己的脚底,略有点痒痒的感觉,同时铐在脚踝上的那对脚铐,又令我只能迈出很小的步伐,走路都显得好困难。
“嗯?跟上我哦,姐姐。”诺霖轻轻拽了一下手中的绳子,立即拖着我跟上了她的步伐。此时的我们俩在草地上一起散着步,而身上的装束……都是毫无疑问的全裸。
没穿衣服,没穿丝袜,甚至连鞋子也没穿,就这么走在森林的草地上,时常驻足看看风景,时常再看着那片清澈的湖泊。
应该是一种很惬意的场景吧……
身上没有任何的地方被衣物所遮掩,就好像是回归到了自然一般。
“我,我知道了……”唯独不同的是,我的身上还戴着最简单的小拘束,而且还用着一条绳子被诺霖牵着,就好像是她所饲养的一只小宠物一样。
不过,成为着她的小宠物好像也挺不错的。
这片只属于着她的森林里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是有着误入此地的冒险家,估计也会被诺霖所设下的魔法结界给误导,然后迷失在森林里。
我们不用担心被打扰,因为这里就是她所给我特地准备的世外桃源。可以尽情地去做着我们一切想做的事情。
“呼,就在这里吃午餐吧。”我们来到了湖边的一片空地,诺霖眺望着如镜子一般的湖泊,伸了个懒腰。再用手轻轻召唤出了一张透明的台布,将其铺在了草地上,招呼着我坐了下来。
“好,好的。”
“姐姐午餐想吃什么?全都是我精心所做的!三明治要吗?”她从亚空间之中拿出了不少的食品,将其在台布上展开。
“嗯……那就,三明治吧……”我刚准备伸手去摸三明治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到那手铐一下子收紧了,把我的双臂给紧紧地捆在了一起。
“今天我来喂你吃,不用劳烦小汐亲自动手了。”诺霖拿起了手中的三明治,将其递到了我的嘴边。
今天是要玩喂食play吗……不管了,能被妹妹喂也是我作为着姐姐的荣幸呀。
一边感受着湖边的微风拂过我的脸颊,一边品尝着美味的食物。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惬意的神情。
“那个,小霖。”吃完了第一个三明治之后,我在对着她开口说道。
“怎么了,小汐?”她看着我,不由得眨了眨眼,“嘴上沾到奶油了哦?”她立即凑了过来,用嘴舔过我的脸颊。
这种亲昵的举动,对于着我们姐妹来说,好像也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但是,心跳加速的感觉,仍旧是停不下来。
“唔……”稍微深呼吸了一口,我这才缓缓开口道,“小霖……你,你在魔法学院的时候,也,也不穿衣服吗?”
好奇怪的问题,但是我真的好想要问清楚!
毕竟在小屋这段时间,我就从来没看小霖穿过衣服,甚至偷偷翻过她的衣柜,里面好像也只有几件失败的触手服而已,并没有正常穿的衣服。
“如果我说不穿,小汐会怎么想呢?”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这就……”
“害怕我的身体被其他人看见吗?”她用手轻轻地戳着我的胸口,在心脏处描绘着爱心的形状,“如果我告诉姐姐,在魔法学院的时候,每天我可都是只穿着过膝袜上学的,姐姐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唔……”听着诺霖的话语,心中的感觉莫名的复杂了起来,好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无数的话语在一瞬间涌向嘴边却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且,魔法学院的大家,都把我的身体看光了哦?每一处全~都~看光了哦?”她凑到我的面前,一边舔舐着我的耳垂,一边低声地对着我说着话。
“呜……”听着诺霖的话语,心中的感觉莫名的复杂了起来,虽然我知道不可以因为这种事情责备诺霖,但是心情却开心不起来。
“好了,骗你的啦。”诺霖的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胸口,不忘轻轻挑拨了一下那两粒小樱桃,“裸体上学是真的,大概是一年前吧?因为学院里的生活太无聊,因此玩了点刺激的。不过嘛,”她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坏笑,宛若恶作剧成功的小妖精一样,“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诶,为,为什么呀?”
“因为,我是整个魔法学院,最强的魔女。”
(9)
“感觉……还不错吧?”我看着诺霖所捧着的《DreamLand》,与我在故事里所描绘出的她一样,现在在家里她的确也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过膝袜而已。
我并不是《DreamLand》的契约者,不过嘛,作为着诺霖的姐姐,再得到了伊梦的允诺之后,往上面写一点小故事还是可以的。
于是,就有了这篇《当我成为了魔女妹妹的奴隶之后》。描述了一个,大概是我被魔女诺霖抓获然后被各种play的故事。
花了一星期写完了之后,我将其递给了诺霖看,期待着得到她的评价。
“太短了。”诺霖合上了《DreamLand》,抬起头认真地看向了我。
“什么?”
“太短了太短了太短了!啊——好想继续看姐姐被我调教呀!而且,故事里我不是很厉害的魔女吗?怎么只有触手服的剧情?后续的安排呢——要给姐姐喂奇怪的药,用奇怪的道具,把姐姐调教的听话才行!”
“唔……因为……”因为我个人才华有限,写了一星期才憋出了这么一点小故事来。但是写触手服的时候,真的有点心痒痒,写着写着就好想拿起房间里的小道具自慰……
“而且,竟然没有跳蛋!”
“诶?我,我觉得这是那种RPG游戏的背景啦,所以……所以就觉得出现跳蛋这种科技产品不太好。就……”
“跳蛋是生活的必需品。”
“不,不是吧……”
“跳蛋是生活的必需品。”诺霖似乎对着跳蛋有着一种莫名的执着?
“好,好……那,那我就……”
“继续写,还要看!”诺霖鼓起了小嘴,将《DreamLand》再递到了我的面前,“伊梦也说要看哦,而且,如果故事写得长的话,晚上我们做梦的时候也可以亲身经历的哦!”
“唔……那,那就写……写吧。”
看来,被妹妹调教的小故事,还不能够就此落下篇章呢……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当我成为了魔女妹妹的奴隶之后》有4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