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第二十四章

文章目录[隐藏]

搬运姬
Latest posts by 搬运姬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26章,专题:可穿戴科技

24.

虽然有石倚带路,但是因为我穿着高跟鞋所以依然难以行动。

我:“能不能帮我把高跟鞋拿下来,这个走不了路…”

石倚看了一眼我的高跟鞋,说道。

石:“…这个鞋子有锁… 也得等拿到液压钳之类的重型器具才能开。坚持下,走到车上就好了。”

我:“…那… 这个拘束具…”

石:“瞳心的直升机就在身后啊!先忍忍到车上再说吧。”

没办法,看样子得再坚持一下了。

我们继续顶着迷彩在废墟上走着。因为迷彩不够大,我不得不稍稍靠近石倚的身体。我能够感觉到她的体温从她那标志性的女仆装下透出。恍惚间一些奇怪的想法从我心中接连不断地涌出 —— 石倚长得这么可爱,身材也很娇小,感觉可以一把抱在怀里,但是又是是如此可靠,我可以…

等等,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现在有这种想法都是这春药害的。我用最大的理智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继续跟着石倚前进。

空气中的汽油味越来越浓,身后直升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在穿过了一大片烟雾后,我看见了外面的街道。街道边被秩维拉起了黄色的警戒带,有两个秩维站着似乎在维持秩序,而警戒带外则有十来个人在围观。

石倚将智能迷彩挡在了我们面前,试图阻止秩维和围观群众注意到我们。

石倚小声说道。

石:“这个不是隐身,只是干扰视线。要小心,尽快穿过人群。”

我点了点头。

石倚顶着智能迷彩,带着我从人群的一侧过了街后,她收起了迷彩。

此时,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坚持不住了。我的脑子里面充满了色情的想法,无论是体内一不留神就会注意到的按摩棒和阴道壁的轻微摩擦,或是乳头和阴蒂上挂着的跳蛋和重物随着重力的稍稍晃动都会给我带来极强的刺激。我瞟了一眼腰间的春药罐,那原本接近全满的罐子现在只剩下约 1/3 的液体了。

我:“我… 我不行了…”

石:“再忍一忍,马上就到了。”

说着,石倚指了指路边的一辆蓝色的豪华跑车。

石:“那就是了。”

什么… 石倚居然在开这种豪车?

但是没时间想那么多了,我强忍着身体深处沸腾着的性欲,勉强跟着石倚来到车边。

豪车果然不一样。似乎是探测到了石倚接近,车门毫无先兆的自动朝上打开了。我注意到车内只有两个位置。看到这豪华架势,我或多或少有点担心这会吸引瞳心的注意。

石:“你坐副驾驶。”

我:“嗯…”

我绕到了车的另一侧。

因为双手被束缚,我只得非常艰难地钻进车中。由于阴道里还插着按摩棒,我不得不瘫坐在座位上。石倚见我上车后,像晴梦慧一样,按了几个方向盘上的按钮。随即,车门自动缓缓降了下来。

我:“拘束…”

石:“嗯。”

石倚从收纳盒中拿出了一把小剪刀,剪开了我双臂上拘束具的皮带。

我:“啊…”

石:“高跟鞋、项圈什么的就太勉强它了。”

我:“嗯…”

皮带解开后,我立刻感觉到双臂轻松了许多。再稍稍活动下后,拘束了我不知道多久的拘束具终于从我的身上脱落了。

释放后,我迫不及待地将我的双手伸向了我的阴蒂,轻轻揉动了起来。

啊,好久没有能像现在一样触摸到自己的阴蒂了。

石:“…”

我突然注意到石倚似乎在看着我,便本能地停下了。

我:“你… 你看什么?”

石:“…抱歉…”

石倚脸上闪过了一道红晕后,便转过了头去。

石:“我不看,你按照自己喜欢的来就好了。”

尽管有点害羞,但是我还是抵不住性欲的煎熬。我再次将手伸向了下体。

因为阴蒂上被穿了挂着跳蛋的环,我不敢用力搓。只能用我的手指在那最敏感的位置上轻轻地划动着。

不知道为何,石倚依然没有发动汽车,而是呆呆地看着窗外。

我正准备问她在做什么,我突然注意到了石倚正透过车窗外的反光镜在看我。

我:“变态啊!”

说着,我快速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下体。

石:“啊… 抱歉抱歉… 一忍不住就…”

我:“我不弄了,快开车离开这里!”

我略带羞涩地转过了头去。

尽管说着“不弄了”,一阵一阵的性欲冲击着我。我看了看自己腰上的春药罐子。果然,那里面的液体只剩下薄薄一层了。

石:“嗯嗯… 你先系好安全带。”

我:“这、这个安全带不会是和晴梦慧的一样会把人绑在椅子上的吧?”

我感觉有些心理阴影了。

石:“确实有这个功能,但是因为你身上没有艾薇尔的中控,所以并不会强制启用…”

我:“不、不许骗我哦。”

石:“那对我没有好处。”

我半信半疑地系上了安全带。出乎意料的是,安全带果然没有像之前一样自动锁定。看起来石倚说的是真的。

然而,尽管系上了安全带,石倚依然没有发动汽车。她从中央仪表盘中拉出了一根顶部有个通用连接口的透明管子。

我:“…你在做什么…”

石:“启动这个车还得用这个…”

说着,石倚将连接线伸入了她的裙子下。

在听到一个清脆的连接声后,石倚将手抽了出来,按了下了车上的发动按钮。

顿时,我注意到石倚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汽车也随之发动了。

我:“现在去哪里啊?”

石:“…去… 哈… 去我的事先准… 准备好的‘房间’。那里… 那里有可以解开拘束的、的工具。”

正当我奇怪为什么石倚说话变得断断续续时,我注意到了那伸入石倚裙底下的管子里似乎有白色的液体流过。

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我顿时脸变得通红。但是在春药的驱使下,看见石倚被榨精,一股极强的性欲涌上心头。

尽管意识到可能会被石倚看到,我还是悄悄地用手指揉了揉我那早已因为性欲鼓起的阴蒂。

石倚驾车朝前开去。我在后视镜中注意到刚刚我们逃离的地方正冒着滚滚浓烟。

唉,总算躲过去了。

不过,我还注意到,石倚依然时不时地透过内后视镜看我。我叹了口气,不打算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自慰着。

在体内春药的作用下,快感被放大了数倍后,刺激着我全身的神经。

不过就当我感觉快要达到高潮时,手上的动作还是慢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当着一个男生的面自慰到高潮还是太羞人了。

我:“哈…”

石:“其实你不必在意…”

石倚显然注意到了。

我:“还不是因为你看着…”

我稍带怨意地说道。

让自己体验了一次高潮边缘后,我无奈地一边看着窗外,一边继续挑逗着自己的下体,试图缓解一些自己的性欲。然而我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如果不达到高潮,我的性欲反而会越来越强烈。

车在转了几个弯后,开上了高速。在高速上行驶了一段路后,石倚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石:“噢,对了…”

说着,她左手扔握着方向盘,右手打开了座位中间的储物盒,然后从中摸出了一个白色的,类似话筒的物体,递给了我。

石:“用这个吧。”

见到石倚手中的“话筒”,我先是短暂地困惑了一下,随后我顿时羞红了脸。

我:“诶…”

我颤抖着接过了石倚手中的“话筒”。我注意到“话筒”的底部连着一根线,线的另一头,消失在了储物盒之中的一个洞里。

石:“你… 你知道怎么用吧…”

我:“嗯…”

我当然知道。那是在色情媒体里经常出现的在体外按摩阴蒂的 AV 震动棒。石倚这架势,估计是希望我用这个来自慰吧。

我:“你就这么希望我自慰吗…”

石:“才没有,不是怕你憋坏了吗…”

我:“…”

我轻轻叹了口气,将震动棒拿在手中,拨动了震动棒一侧的旋钮。震动棒顶端的球体立刻剧烈震动了起来。

我瞪了一眼内后视镜 —— 不出所料,石倚果然正透过内后视镜看着我,真是的,在高速上还不好好看路可是很危险的。

算了,不管了。

我将剧烈震动着的震动棒缓缓移到了阴蒂边,然后按了上去。顿时,一阵极度强烈的快感从我的下体传来。

我:“啊… 好… 啊…”

我本能地继续将震动棒按在阴蒂上。

我:“啊… 要、要… 啊… 要…”

终于,伴随着春药的快感将我送过了那条线,使我达到了久违的自愿的高潮。

我:“啊…”

随着高潮,我的身体开始猛烈地抽搐,同时开始有大量爱液从我下体喷出。我本能地用手去阻挡这喷出的液体,然而因为手也在颤抖,所以并没有挡下很多。与此同时,我注意到那进入石倚下体的管子中又再一次充满了白色液体。

在高潮结束后,我无力地瘫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连震动棒都懒得关,只是放在一旁震动着。

石:“很… 很激烈啊…”

我:“抱歉…. 车、车弄湿了…”

石:“…没事。”

说着,石倚接过了我放在一边的震动棒,关闭了开关,然后放回了储物盒中。

我注意到,石倚依然时不时地透过内后视镜看我。

我:“…你有没有衣服可以给我穿一下…”

石:“嗯… 有件披风,在你面前的储物箱里。”

我拖着疲惫的手,打开了沾满了爱液的储物箱的盖子,里面有一件黑色的披风和一包餐巾纸。

我将披风取出,盖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之后,我又用储物箱里餐巾纸,尽可能地擦去了我流得到处都是的爱液。

石倚脸上显然闪过了一抹失望。不过她没说什么,只是专心开车。

半个小时后。

春药罐里的液体早已一滴不剩了。我隔着披风,用手指继续稍稍地按摩着自己的下体。

石倚驱车下了高速,驶入了一个高楼林立的城市。

透过窗户,我看见街道边有大量来往的行人,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披风,生怕其他人注意到。

石:“别担心,这是单向透视玻璃。”

尽管石倚这么说了,我依然有些紧张。

我们的车又在城市的街道上绕了约 10 分钟后,石倚将车开入了一座大楼的地下停车库。

我:“这里是?”

石:“Des Lamilä 大酒店地下停车库。”

我:“为什么来这里啊…”

石:“因为之前说的‘房间’的入口就在这里。”

说着,石倚驾车在地下停车库内转了几圈后,停在了一扇卷帘门面前。卷帘门的控制器似乎是探测到了石倚的车,自动将卷帘门打开了。石倚驾车驶入了卷帘门后的空间。那是一个狭小的不起眼的车位。车位边上有一扇看上去很厚重的金属门。

石倚将车停下后,身后的卷帘门自动关上了。

石:“到了,下车吧。”

说着,豪车的门伴随着一声开锁声,再一次向上打开了。

因为脚上依然穿着高跟鞋,我披着披风,艰难地从车中钻了出来。

石倚走到了金属门边,刷了一下钥匙卡后,门便打开了。门后是一部电梯,石倚先走了进去,我便跟着石倚走进了电梯。

电梯的装饰十分奢侈。地板、墙壁、天花板看上去都是镀了蜡的昂贵木材,散发着令人精神舒缓的清香。电梯中央有一盏暖色的照明灯,灯具使用了及其华丽的金属镶边,在清香的电梯间中散发着铜的气味。而电梯的控制面板看上去就非常的精细,按钮与墙壁之间的缝隙几乎看不见,完全没有松动的感觉。不过这个控制面板上只有两个按钮:“1” 和 “2”。

石倚按下了 “2”,随后靠在了电梯的角落里,

很快,电梯门关上了。随后,我感到电梯开始快速上升。

三十秒过去了,电梯依然没有减速的意思。

我:“这电梯是要去哪…”

石:“之前说的‘房间’啊。”

我:“不是二楼吗… 为什么要那么久?”

石:“不是二楼,是 86 楼。”

我:“诶?”

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感受到电梯开始降速了,并最终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了。然而,眼前的一幕使我大吃一惊。

面前昏暗的灯光下,是一个边长两米,高约四米的大型玻璃鱼缸。鱼缸底部和地板平级,而顶部则向上接到了天花板上,与天花板平级。鱼缸顶部有几盏冷色照明灯,鱼缸内的水在这种冷蓝色的灯光下透露出冰冷的气氛,即使这里有性能很好的中央空调,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中,我还是不禁感觉到一丝寒冷。鱼缸底部有大量装饰用的鹅卵石,反射着艳丽的彩色光芒。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普普通通的迷你假山。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这个鱼缸里没有养鱼。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悬浮在水中的长发少女,少女的蓝色秀发在冷光灯的照射下更加靓丽,如同从童话中走出的妖精一般。

少女显然是注意到了电梯门的开启。她缓缓转过头来。等到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在鱼缸中的少女不是别人,而是晴梦慧。

晴梦慧的鼻子和嘴巴上用黑色带子固定着一个透明的呼吸面罩。面罩上侧则接出了一根透明的管子,与这幻想般绚丽的场景格格不入。

除了面部的面罩,晴梦慧的两个乳头上也各安装了应该是榨乳器的小型透明罩子。透明罩子也使用黑色带子固定,并在一侧接出了细细的透明管子。

晴梦慧的阴道口似乎还装着之前介绍的 Air 型贞操带。而背后的肛门里则是接出了一根黑色不透明的管子。

晴梦慧身上所有这些装备的管子都先并连在了一起,然后松松垮垮地通向了鱼缸的顶部。

除此之外,晴梦慧的身上就没有任何其他的衣物了。

看到这一幕,本应感到害怕的我,却在体内残余春药的作用下反而是感到了一丝性奋。

我:“这是… 晴梦慧?”

石:“嗯。”

石倚的语气有些奇怪,刚刚在车上时还是软糯圆嫩的甜美声音,此时突然变得冷漠尖锐起来。

说着,石倚缓步走到鱼缸边。鱼缸中的晴梦慧则也是踢了两下腿游到了鱼缸的边缘。

石:“主人大人,感觉如何?”

石倚朝着鱼缸说到。

不知道为何,见到晴梦慧以后,石倚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的声音中透露着一种令人寒颤的冰冷。

晴梦慧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我。她以一种十分不满的表情似乎在大声地想要说着什么,并用拳头不断敲击着鱼缸的玻璃,还时不时地用手指着我。然而,在鱼缸外,我什么也听不见,虽然什么都听不见,但是却有一种怪怪的违和感,她似乎是在说我的事情?

石:“看上去主人大人很精神呢… 那就来让主人多呼吸点快乐的空气吧。”

石倚笑了笑。

晴梦慧显然是听到了石倚说的话,她开始更加剧烈地拍打鱼缸的玻璃以示抗议。

然而,石倚没有理会晴梦慧的动作,并用手指在鱼缸壁上按了一下。随即,大量的文字显示在了鱼缸壁上。我注意到,显示的信息大多数都是晴梦慧的生命体征。比如心率,呼吸率,等等。

石倚往左走了一步,走到了一个饼状图边。饼状图上方写着一行大字:“吸入空气构成”。饼状图内可以看到,当前晴梦慧吸入的空气中 20% 是氧气,70% 是氮气,还有 10% 的气态催乳药。

随后,石倚轻轻碰了一下饼状图上的氮气。一个标题为“替换为…”的弹窗立刻跳了出来。石倚选择了其中的“气态春药”。70% 的氮气顿时被替换为了 70% 的气态春药。与此同时,我注意到红色的气体顺着连着晴梦慧的呼吸面罩的透明管子从顶部涌了下来。晴梦慧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一边摇着头,一边继续拼命地拍打着鱼缸的玻璃。

石倚没有理会晴梦慧的求饶。很快,晴梦慧的呼吸面罩内就充满了红色的空气。

不过,晴梦慧似乎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她牢牢地闭住了嘴巴,试图不呼吸这充满了春药的空气。

石:“不好好呼吸可不行噢。”

说着,石倚又将手伸向了饼状图上的氧气,并将其比例调到了 14%。

石:“好啦,在这个比例下,呼吸频率应该就会自然加快吧。”

天哪… 这真的和刚刚在车里还要靠着后视镜偷窥我的石倚吗?

隔着玻璃,我依然可以看到晴梦慧正在努力地憋气。

石:“抱歉啊,琳,请稍微等一下。接下来要让主人吃饭了。主人吃完饭,就帮你解剩下的拘束。”

说着,石倚走到了一个装饰华丽的立式柜子前,打开了柜门。柜子中有五六层,每一层都整整齐齐地放着大量。直径约 10 厘米,高约 30 厘米的罐子。每一个罐子的顶部和底部都是金属材质,而侧面则是透明的。可以看到,每一层的罐子里面都装着不一样颜色的液体。

石:“今天用哪个口味好呢?嗯… 就用这个吧。”

说着,石倚从第四层拿下来一个内部液体是黄色的罐子。

石:“柠檬味,主人一定会喜欢吧~”

不过,“主人”明显并不会喜欢柠檬味。因为她又一次开始在鱼缸内拼命摇头,并敲打玻璃了,只不过这次,她因为依然在努力不吸入春药而憋着气,所以没有说话。

石倚自管自拿着柠檬味的罐子来到鱼缸旁,触碰了一下玻璃,并在弹出的选项中选择了“”。随即,一根透明管子从天花板上降了下来,直到和石倚的肩膀差不多的高度。石倚将罐子轻轻装在了透明管子的末端。

这之后,石倚在晴梦慧求饶的眼神中毅然按下了玻璃上的“开始灌肠”按钮。

顿时,罐子底部似乎有一个活塞片缓缓向上升起。罐子中原本的黄色液体开始顺着透明管子被吸入天花板中。与此同时,那根连着晴梦慧肛门的不透明管子的靠近天花板的那一头开始有绿色的灯亮了起来,似乎是在显示液体流到了哪里。

注意到这些的晴梦慧立刻开始尝试拉扯那接入她肛门的管子。然而,那根管子被数根拘束带固定,无论怎么拉扯都纹丝不动。晴梦慧眼看着管子拔不出来,而标志着灌肠液位置的灯一盏盏亮起,她转而继续拍打玻璃并时不时回头查看灌肠液的位置。

石倚再一次没有理会晴梦慧的哀求。

石:“主人,饭要好好吃哦。”

话音刚落,管子上的最后一盏灯也亮起了。晴梦慧的身体随之猛烈地颤抖了一下。与此同时,玻璃上显示出了巨大的 12mL / 2,000mL 字样。显然,灌肠开始了。

晴梦慧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晴梦慧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再一次开始拉扯那没入肛门的管子。我注意到她的眼睛开始了上翻。不过即使这样,晴梦慧看上去依然在努力地屏住呼吸。

灌肠进行得很快。没过多久,原先罐子中液体就只剩下最多三成了。而根据玻璃上的显示,现在只灌了 983mL / 2,000mL。看样子剩下的液体应该还在管子中。

此时晴梦慧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的小腹似乎已经开始微微隆起了。

又过了一会儿,罐子中的液体终于空了。玻璃上显示现在灌了 1,617mL / 2,000mL。然而,似乎是意识到了努力是徒劳的,漂浮着的晴梦慧再一次停止了尝试将管子拉出。

很快,最后 400mL 的注入也顺利完成了。晴梦慧的小腹已经因为灌肠而显著鼓了起来。

石倚将已经空了的罐子从管子上取了下来,并扔到一个嵌在墙里的垃圾桶中。这之后,石倚将目光转移到了鱼缸的玻璃上。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石:“呼吸频率… 0?主人还坚持着没有呼吸啊,那我来帮主人一把好了。”

听到这番话,已经因为灌肠而脱力的的晴梦慧再次开始了摇头。

不出所料,石倚完全不予理会,只是在玻璃上操作着。很快,她调出了一个标题为“电击”的面板。面板中有一个旋钮,旋钮右侧还有一个红色的画着闪电的图标的按钮。

石:“主人大人想要用几档呢… 7 档好啦~”

说着,石倚干脆利落地将旋钮调到了 7,然后用手按住了红色按钮。

没有一丝停顿,水中的晴梦慧立刻开始猛烈地抽搐了起来。

石:“主人还没放弃吗?”

看着在水中因为电击的痛苦而抽搐的晴梦慧,石倚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而是继续用右手按着那红色的按钮。

终于,大概是由于憋气的时间实在太长,再加上猛烈的电击,晴梦慧终于憋不住了。她张开了嘴,将大量混着红色春药的空气吸了进去。

石:“这就对了嘛。”

石倚一边说,一边松开了电击面板上的红色按钮。

似乎是因为吸入了大量春药,我注意到,玻璃上心率的读数开始迅速上升:90,100,120,140… 很快就到了 160。

晴梦慧此时显然依然想要在此尝试避免呼吸,然而由于石倚之前降低了氧含量,因氧气不足,晴梦慧还没憋几秒就开始大口呼吸了起来。

如溃决之堤,一旦吸入了一次就难以再停下来了,大量大量的气态春药迅速进入了晴梦慧的体内。

在春药的作用下,晴梦慧开始无意识地摸自己的身体。

石:“主人现在一定已经觉得很舒服了吧。那主人自己慢慢享受吧,琳,我们走吧。”

听到这番话,已经本应无力反抗的晴梦慧,精神又再一次被激了起来。她一边继续用左手摸着自己的下体,一边用右手用力地捶打着玻璃,比刚刚向石倚求饶还要卖力。与此同时,她的嘴里似乎在大声呼喊着什么。

她是… 想跟我说话吗?

我感到很奇怪,从一见到我开始,她似乎就很不安,似乎是急切地想告诉我些什么。

然而,石倚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拉起了我的手朝另一边走去。

我只得在跟着石倚走的同时,转过头去最后看了一眼晴梦慧在鱼缸中一边被迫呼吸着那充满春药的红色空气,一边拍打玻璃的样子。

在水中,眼泪是看不见的吧。

石倚拉着我走到了房间的侧面的一扇大门前。走到门边后,那扇门自动平移打开了。待到我和石倚走进房间后,那扇门又自动关上了。只见眼前是一条宽敞的走廊。走廊的装饰非常豪华,两侧甚至有装在玻璃橱窗里的奇怪大理石雕像。

这时,石倚松开了我的手。

石:“好啦,我们现在去工作室吧。”

此时,石倚的声音和说话方式又回到了见到晴梦慧前那暖人心房的状态。

我:“嗯… 晴… 晴梦慧她没事吧…”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晴梦慧。

听了我的话,石倚非常失望地摇了摇头。

石:“唉… 晴梦慧把你坑进了艾薇尔这套系统,你到头来还在担心她吗?”

我:“…”

石倚又叹了口气。

石:“唉,你不用担心她。如果她死了,我身上的设备的控制权就自动移交给她的上线了。因此,那个‘智能鱼缸’会保证她的生命安全,就算想死也死不掉。”

我:“诶?”

石:“嗯,我还没说吗,我们先到书房在细说吧。”

说着,石倚走进了走廊右手边第二扇门。我也跟着她走进了那个房间。

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简朴的房间,和外面富丽堂皇的装饰完全不一样。地板是普通的白色瓷砖。墙边立着书架上并没有几本书,而是一些奇怪的零件和杂物。房间的角落里,一张巨大的工作台上随意堆放着大量的工具和一台看上去很厉害的电脑。

石倚从一边搬来了两把凳子,虽然是简朴的房间,但是椅子依旧是奢华的木制包浆制成,石倚示意我坐在其中一张上。

我:“这… 我可能坐不…”

石:“啊,抱歉。那就先把这个裆部的东西拿下来吧。”

说着,她从工作台上拿来了一把液压钳。

石:“能… 能把披风先放下吗…”

我:“…嗯…”

尽管有些迟疑,我还是将我的披风脱了下来,将自己的裸体展现在了石倚面前。我注意到,石倚显然是害羞了。

明明都这么大胆地对付晴梦慧了。

石:“嗯… 那我开始了…”

石倚将液压钳的其中一片刀锋插入了我侧面腰与固定带之间的空隙后,按了剪刀柄上的一个按钮。随即,我听到了机械的工作声。我注意到,刀锋之间的距离开始慢慢缩小。

石:“稍等下啊…”

很快,刀锋活动到了接触金属的位置。然而,刀锋的移动完全没有受到阻碍。几秒后,固定腰环的一侧就被剪开了。

石:“还有另外一侧…”

类似地,石倚顺利切开了腰环的另一侧。这样,腰环的前侧因为失去了支持,立刻掉在了地上。不过,装置的后侧 —— 包括原先装着春药的罐子 —— 依然靠着插入我阴道和肛门的异物支持着。

石:“…那个,你把它取下来吧…”

我:“嗯…”

说着,我用手抓住了装置,开始缓缓往下拽。我立刻感受到我体内的插入物也开始向外活动。我继续轻轻拽着装置。我看到,阴道内的炮机和肛门内的灌肠管都开始被拉出。与此同时,大量的爱液开始从我的阴道渗出,滴在地上,少量粉红色春药也开始从我的肛门中流出。

我:“抱歉…”

见状,我也羞红了脸。

石:“没… 没事…”

只不过石倚的脸似乎是比我更红。

终于,在我的努力下,我将整个装置从我体内拔了出来。随着装置的拔出,更多的体液从我的下体流出。

石:“… 餐巾纸?”

石倚从桌上递过来一盒餐巾纸。

我:“嗯…”

我抽出了数张,擦了擦自己的下体。

不过原本干净的地板倒是被我搞得一团狼藉。

石:“我等会会拿拖把来的…”

本来在地板上排出这么多体液就很丢人了,石倚竟然还要损我一句,太过分了。

下体的插入物被取出后,我缓缓地坐在了石倚给我搬来的椅子上。

石:“接下来是穿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请让我观察一下…”

我:“为什么要观察…”

我还是非常不好意思。

石:“我得弄清楚它是怎么固定的。”

我:“我自己看就好…”

说着,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乳头上的挂着跳蛋的环。然而观察了半天也没找到环闭合的缝。

石:“缝如果找不到的话可能是焊起来了… 用钳子剪开再转出来吧…”

说着,她递过来了一把钳子。

我:“嗯…”

我接过了钳子,对准了乳环。然而,因为紧张,我的手不住颤抖着,根本没法好好对准。多次尝试也没能平复下心情的我把钳子还给了石倚。

我:“…还是你帮我剪吧。”

石:“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

石倚在接过了老虎钳后,用手抓住了乳环。顿时我感到自己的乳头被拉扯了一下。

我:“啊… 轻点”

石:“抱、抱歉”

石倚将老虎钳对准了乳环,剪了下去。随后,他又在乳环的另一边剪开了一个口。石倚的动作熟练精准而迅速,剪断乳环的过程十分顺利。

见状,我抓住了自己的乳环,缓缓旋转,终于将一侧的乳环取了下来。不过,即使失去了乳头上的重物,我依然能感觉到乳头上隐隐的痛楚。

我:“有点痛…”

石倚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碘伏和一包棉签。

石:“我给你消一下毒,感染了就不好了。”

说着,石倚用棉签沾了碘伏,缓缓压在我因为受伤而敏感充血的乳头上,随后轻轻旋转着,挤压着,冰凉的碘伏触感和石倚轻柔的动作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呀—————”

石:“忍着点,因为穿刺型的伤口很深,所以要好好消毒才行。”

我:“嗯…啊…再、再温柔一点…”

这种凉凉的感觉令我上瘾,被男孩子揉搓乳头的感觉很奇妙,脑袋都有些奇怪了。

可惜这种享受并没有持续多久,消毒很快就完成了。

石:“嗯,之后给你一点特效药膏,敷一晚就好了。”

说着,石倚开始剪第二个乳环了。

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是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向石倚提问的大好时机。因此,我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石倚… 这里到底是哪里?”

石:“…这里是我事先准备的‘房间’,是住在 88 楼的大小姐借给我的。”

我:“88 楼的大小姐?”

石:“嗯… 这栋楼的 88 楼。这整个 Des Lamilä 大酒店都是她的私人财产。”

我:“诶?”

石:“之后应该有机会会遇到的,到时候再细说这个吧。好了,右边也剪开了,可以取下来了。”

我:“嗯…”

和左边一样,我小心翼翼地取下了右边的乳环。

然后自然是好好消毒了,石倚的手法和碘伏的触感令我欲罢不能。

石:“接下来就是… 阴蒂了… 你来还是?”

我:“麻、麻烦你了。”

应该… 也是要消毒的吧?

我心中竟然有一丝期待。

石:“嗯。”

石倚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手轻轻抓住了我阴蒂上的穿环,然后将钳子对了上去。

我:“…石倚你现在还是晴梦慧的下线吗?

石:“嗯,是的… 不过多亏了你当时打坏了她的平板,我才能成功挣脱她的束缚,并反而控制住了她。”

我:“…所以这个艾薇尔… 并不知道晴梦慧现在被你关在了那个鱼缸里?”

石:“确实不知道。而且即使现在这样,我的身上依然戴着艾薇尔的中控,只不过因为我控制了艾薇尔新寄给晴梦慧的平板,所以晴梦慧无法改变我的中控上的设置。”

我:“…那个虽然不知道… 这个… 男用的… 这个… 长得什么样… 但是…”

我自己都没理清我在问什么,石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跟我对视了一会。

石:“是想问为什么不自己拆下来对吧。”

我:“嗯…”

还是躲不过石倚的眼睛。

石:“艾薇尔的所有设备都是极度坚固的。它们不知道是采用了什么新型材料,没有任何工具能够切割它们的设备。而你这个就只是瞳心他们制造的,因此稍微专业点的工具就可以解开。好了,阴蒂上的这个环也打开了。”

我:“嗯… 谢谢。”

和乳环一样,我小心翼翼地旋转着阴蒂穿环,并将其顺利取了下来。

石:“这个… 要不你自己消毒吧?”

我:“不、不用了,你来就好。”

石:“那好吧,我会慢一点。”

石倚拿出两根新的棉签,并在一起,用碘伏沾湿。

石:“这样不好擦,你稍微过来点。”

我:“那… 好吧…”

我把屁股向椅子前方挪了挪,这样我就以背靠着椅子的坐垫和靠背的姿势摊在椅子上了,多亏了这样的姿势,我的腰部可以使上力气,将阴部抬到离石倚更近的地方。

虽说是这么做了,但还是有些距离,于是石倚把椅子推到一旁,跪坐在我两腿之间,这样她就能轻松地为我消毒了。

石倚将棉签缓缓放在我的阴蒂上,我用手捂着嘴,拼命忍住想要叫出来的冲动,这个姿势… 好色哦… 我感觉自己在做非常不好的事情。

石倚的脸离我的阴部只有不到 15cm,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石倚温暖的呼吸,挑弄着我敏感的部位,有些痒,但却使人心安。伴随着棉签的滑动,与震动棒不同的,非常温和的快感渐渐从身体深处流淌到四肢末端,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无力低瘫坐在椅子上的我只能大口地呼吸着。

渐渐地,一阵阵更强烈的快感从阴蒂传到了胸口,我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过自己的心跳,紧接着,快感冲上了我的脖颈,所剩无几的理智都变得恍惚,淡淡的晕眩感觉令我欲罢不能。我感觉浑身上下都变得十分敏感,似乎全是都变成了敏感带一般,石倚的每一次呼吸都使我微微颤抖。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

不过很可惜,石倚只是消毒而已,并不会做到最后。

石:“好啦,接下来是项圈。”

石倚再一次拿起了液压钳,将其中一个刀片插入了我的脖子和项圈之间的缝隙中,并开始了切割。

石倚看起来没有留意到我的状况,我迅速压制下胸口的燥热,因为我还有些不明白的东西想问。

我:“哈… 啊… 可是… 如果你已经控制了晴梦慧的平板… 为什么不用它解除你身上的中控呢?或者为什么你之前在汽车上会被… 被…”

石:“没这么简单。我先来回答你后一个问题。汽车发动需要精液是那辆车的设置。那是之前晴梦慧通过点数换取的廉价版汽车,因此会有发动条件之类的设置。”

此时,这个神经抑制项圈的一边已经被剪开了。石倚将液压钳移到了另一边。

石:“现在回答第一个问题。首先操作平板需要生物体征识别,所以必须由晴梦慧操作。其次,即使我能胁迫晴梦慧操作平板,我这条贞操… 这条中控是使用‘按揭’模式购买的。就是说晴梦慧在给我安装的时候,并没有支付点数来购买这个中控,而是将我未来会产生的点数作为抵押,而‘贷款’购买了它。这也就意味着在贷款付清之前,这条中控并不能被取下。”

我:“…好复杂… 但… 但是如果是按揭的话,岂不是只要不支付点数,你的中控就会被回收?”

石:“并不是。中控这种东西是按照每个人体型定制的,并不能拆下来给别人用,因此也没有回收价值。所以,如果要将其取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先释放抵押物 —— 也就是所谓我未来产生的点数 —— 而要释放抵押物,则必须先偿还贷款。好了,项圈要切开了。”

话音刚落,我脖子上的项圈就断成两半掉在了地上。

我:“谢谢…”

石:“接下来是高跟鞋。‘

我:“嗯…”

说着石倚将液压钳对准了高跟鞋上的锁。

我:“贷款偿还得怎么样了?”

石:“很不幸,这个贷款是没有期限的。到现在,晴梦慧只是按时付了利息,但是本金一万点数则是一点也没动… 而且,为了买当时给你穿的中控,晴梦慧的账户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我:“…这…”

石:“晴梦慧之前对我的中控加了一些长期有效的设置… 比如… 算了… 不是很好意思说得出口… 总之,这些设置都是一旦设置就无法撤销的。所以靠着那些设置,这两天即使被关在鱼缸里,晴梦慧也赚到了一些我的点数。我用那些点数已经偿还了一部分贷款了…”

此时,石倚已经成功将我左脚的高跟鞋取了下来。我那早已疼痛到麻木的左脚终于得到了休息。石倚又将液压钳移动到了右脚的高跟鞋上。

我:“…还剩多少?”

石:“9950 左右…”

我:“…”

石:“琳,其实我有一事相求。”

我:“嗯?”

石倚沉默了许久,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口。

石:“这件事非常难开口… 我等下说了以后,在你一口拒绝之前,请务必再花点时间考虑一下,因为这对我很重要…”

这时,石倚将我右脚上的高跟鞋也取了下来。至此,我身上所有的道具都被拿了下来。我再一次恢复了自由。

我:“什… 什么事?”

石:“当我的下线吧。”

我:“什,什么?我不… 为什么… 为什么石倚也…”

石:“等等你听我说,因为按照之前介绍的,如果你能成为我的下线,那么等值于我从你身上获得点数的一半会转到晴梦慧的账户上,这样能大大增加晴梦慧的点数收入,也就能尽早让我付清债务。”

我:“…所以… 所以你救我是这个目的吗?”

石:“…不全是… 其实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可以让你住在这里…”

我:“可是… 可是我为什么要做那种…”

石:“一方面你可以想是为了帮助我,而另一方面… 琳… 我看得出你也喜欢这种东西…与其去找一个无辜的别人…”

我:“…”

石:“拜托了,你再考虑一下吧…”

我:“可是就算你这么说,连自己的债的还不完,哪来的点数买新的中控啊…”

石:“我自己有一些之前从我的下线赚来的点数,但是我不能为自己偿还贷款。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为了防止上线胁迫下线,人与人之间的点数转账是不允许的。贷款人是晴梦慧,因此偿还必须是晴梦慧。”

我:“…”

石:“其实… 实话实说,我已经把准备给你用的中控定做好买下来了…”

我:“什么… 难道你要…”

我感觉有些不妙。

石:“你放心,不会强迫的。成为下线有两条路,其一是自愿,如果不能自愿,则就必须在强制穿上后满足一系列极度复杂的条件。”

我:“…”

石:“总之,我先把中控拿来给你看看吧。”

似乎是事先准备好的,石倚拎过来了一个银白色的金属手提箱。

尽管我的理智告诉我要赶紧离开,但是我的好奇心使我牢牢地坐在凳子上。

石倚在我面前打开了手提箱。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手提箱里的中控和之前见到的贞操带完全不一样。乍一看,那只是一大摞带子。夹在带子中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有假阴茎。

我:“这是…”

石:“艾薇尔新款的 Ribbon 型中控。它不是通过腰部固定,而是通过两根交错的带子固定的。”

说着石倚从手提箱的夹层中拿出了一张宣传图。我惊愕地注意到,宣传图上的人正是我自己。

我:“为、为什么…”

石:“别紧张,这张图是根据你的照片自动生成的,所以看上去上面的人和你一模一样。”

自动生成图片… 这又是哪来的黑科技啊?

我继续看着那张宣传图。图中的“我”下半身穿着一个亮着绿色灯的金属片。金属片顶端连出两根黑色带子。带子在琳的身体上交错。

带子从脖颈处开始,在胸口和背部交错,使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下滑,背后部分的两根带子分别从腋下向前包裹住乳房,完美勾勒出侧乳的曲线。再往下,前后带子在两侧胸腔的结束处再次交错,描绘出极诱人的纤细腰肢,同时下方还各有一处交错,与前者相交辉映,微微挤压出的柔软也描绘出一幅令人流连忘返一般,无法离开视线的美景。

最下方的带子在阴部汇合,仅仅高过耻骨一些些的遮挡,若是站起来便什么也挡不住,带子的厚度和宽度都不高,若是站起恐怕必将显出耻丘的形状,必须实刻夹紧大腿才行,但是那样必将让插入体内的按摩棒刺激更加剧烈。

“我”的一边则是画了一些透视图,用来展现穿戴后将会插入我体内的按摩棒和将被安装在乳头上的按摩器。

点此查看该图来源及评论

看到这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虽然说我刚刚才从上一套拘束具中逃离出来,但是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些道具对我有极大的诱惑力。

我:“我… 我再考虑一下吧…”

石:“嗯。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尽快休息吧,我带你去卧室。披风先披一下吧。”

在得到了我的“再考虑一下”的信号后,石倚立刻打住了话题。她将我放在一旁的披风递给了我。我接过了披风,光着脚跟着石倚走出了工作室。

在走廊中转了数个弯后,石倚指着一扇门说道。

石:“这里就是你的卧室了。”

说着,石倚推开了门。

一瞬间,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这所谓“卧室”大概有足足一百平米。房间的正中间有一张边长大概有 3 米的大床。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我的房间显然是在大楼的角落:房间的其中两面墙都是巨大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城市的夜景尽收眼下。

我:“…”

石:“这个房间很棒吧。”

我:“嗯…”

石:“这些玻璃都是单向的,外面看不进来,所以大可不必担心其他人偷窥。好了,总之,先去洗个澡吧。”

说着石倚指了指一侧的门。

我顺着石倚的手指走进了卫生间。不出所料,这卫生间的豪华程度也完全不输卧室。我的右侧有一个巨大的圆形鱼缸,而左侧则是一个淋浴房。

石:“因为穿环刚刚取下来,今天别泡澡了。这里的水都是净化过的,所以不用担心会感染。”

我:“嗯…”

石:“等下我把你换洗衣服和治疗穿环创口的特效药膏拿来放在卫生间门口。”

我:“嗯…”

石:“那,就没别的事了。你慢慢洗吧,拜拜。”

我:“拜拜… 对了…”

我叫住了正要离开的石倚。

石:“嗯?”

我:“…谢谢你。”

石:“嗯,不客气。”

石倚笑了下,与在晴梦慧面前的笑容不同,是平常的,非常温暖的笑容。

说着,石倚离开了卫生间。

我关上门,犹豫了一下,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反锁了,然后脱下了披风,挂在一边的衣帽架上。

我走进了淋浴房,打开了水龙头。

温度适宜的水从花洒中喷了出来。水流冲刷着我那久违的自由的肌肤,使我感到格外的舒适。

尽管知道有伤口,我情不自禁地摸起了自己的阴部和乳房。

似乎是身体里还有春药的残余。这一摸,我的性欲又被钓了起来。

犹豫了一下后,我将花洒取了下来,然后对准了自己的阴部。

随着水流冲击着我的阴蒂,强烈的快感从我的下体传来。

我:“啊…”

湍流一样的强烈快感在我的身体肆意驰骋,我调节了一下花洒的出水模式,使水流变得更加集中,并开始用手稍稍揉动阴蒂。难以忍受的快感让我不住颤抖,双腿难以继续支撑,同时腰也在这湍流一般的强烈快感中难以挺直,于是我便跌坐在地上,空出另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很快,我便感觉到自己开始接近那个临界点。

我:“好舒服…”

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很快,伴随着一阵抽搐和混着洗澡水流入地漏的爱液,我达到了高潮。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高潮似乎不尽兴,带来的满足感也不是很强。

我无力地坐在淋浴房的地上,继续用花洒冲着自己的身体。

不,我其实知道为什么。这是因为我这两天受到的快感比这点水流带来的快感要强太多了。

所以,我真的应该要接受石倚的请求吗?即使不是为了获得快感,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再怎么说我也应该想办法帮帮她呀…

可是,就算这么说我也才刚刚从这糟糕的事情脱离出来我不想…

不对,我没有脱离出来。我现在是实打实的被学校开除了。我现在有这个庇护的地方完全是因为石倚。

这样的说的话…

我洗完了澡,用浴巾擦干了身体,走出了卫生间。我的卧室没有开灯,只是被城市的灯光和月光照亮着。正如石倚所说,衣物和特效药膏就放在房间门口的茶几上。除此之外,卫生间门口的地上还放了一副拖鞋。

我取出了一片药膏,轻轻地敷在了左侧的乳头上。顿时我感到了一丝凉意渐渐在我的乳头上融化开来。

这大概就是药膏在起效了吧。

我又拿出了两片药膏,敷在了右侧的乳头和阴蒂上。

随后我拿起了石倚给我准备的衣物。那是一条普通的纯白的内裤和一件纯白的小背心,摸着非常柔顺舒服,看来是非常昂贵的布料。

我穿上了内裤和小背心,然后穿上了拖鞋。走到了床边,上了床。

床非常舒服,我刚一坐上去就萌生了极强的睡意。我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躯体,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本文内容摘自《可穿戴科技》(https://wt.tepis.me)。作者:琳 缇佩斯,画师:VV,编辑:石倚。本文以 CC BY-NC-ND 4.0 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上述所有信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5+

《可穿戴科技-第二十四章》有5条留言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