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uber 天星yamero!!

大场云奈烟
Latest posts by 大场云奈烟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vtuber

先提前声明,木口fackbook

这篇文是出事以前写的,本来是打算把这篇葬送在历史的长河中的,但看了水龙敬老师的名言后,决定还是留着了。

好了,正篇开始

“A…Ahoy船长~”

“Ahoy彼方碳~有事情嘛~想被我吃掉嘛~”

“啊啊啊就是这个,吃掉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嗯……不好意思……啊啊啊啊啊我在对这么清楚的女孩子做什么啊……”

“没关系的船长,没关系的,我应该知道多了解些知识的!”

“不不不不要说了我想象到了你充满求知欲的清澈眼眸盯着我的感觉……从可爱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我想知道被吃掉是什么意思,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想要再想下去了,我的负罪感已经快要如海蓝宝石号一般将我压死了……告辞!”

“嘟……嘟……”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盲音。

就如几分钟前一般,在夏色祭知道天音彼方想要知道“用身体还债”是什么意思是为了向星街彗星还债之后,一改已经开始清(hun)楚(dun)的笑声,在“不不不这对你来说还太早”的回绝中挂了电话。

而更前的直播间里询问中,弹幕已经被“住——手——啊——”这样的回复刷屏了,以至于根本不清楚都说了些什么。

但是,债还是要还的。

“用身体还债的话,肯定和身体有关吧。”不管是要做什么,总之要先把自己洗干净。

“哈~”将整个身子埋进40度的热水中,感受着身体的皮肤骤然接触温热的洗澡水而紧缩绷起,皮肤慢慢适应,身上的肌肉如同巧克力融化一般舒展,温度与水一起从舒展开的毛孔渗入身体,被温暖包围着,放松感伴随着满足,排出一天的疲惫。

”唔……“天使弓起腿扭着身体向水下缩,努力尝试在膝盖不冒出水面的情况下把还在外面着凉的肩膀也缩到水底。

然而并没能实现。

“啊……如果是阿库娅前辈那样娇俏的身体绝对能整个缩在水下吧……”天使扭头看着自己的肩膀“啊……皮肤完全比不上阿库娅前辈的……”偏头过去,略有些失望的用脸颊蹭着自己的肩膀。

“我这身体,真的够偿50W日元嘛……”

 

“咕咕……”夜深了,窗外面,接替了猫头鹰工作的鸽子叫着。

星街彗星下了播,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久坐让肩膀后背和屁股感觉有些酸痛,做为人的条件反射拿起了手机,看到了手机上马自立和船长发来的信息。

“住——手——啊——”

“你要对纯洁的天使做什么啊——”

“???”一头问号的星街彗星逐个回复,自己也没想对她做什么呀……可能……有一点?刚才自己直播说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看着俩人没有回复,星姐收拾衣服准备先去洗澡。

从玻璃门外看,浴室的灯还开着,而门缺没有锁。

“彼方碳,你在里面吗?”星姐敲着门,用力把脸贴在门上尝试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里面并没有声音传来。

“似乎没有人……大概是忘了关吧。”

然而入目却是这样的景象……

全裸着的天音彼方坐在浴缸里,水的折光让身体看起来娇小,尚未退却的水温仔细的把身体的每一寸染的红润,看起来水嫩美味。在水下红与白的交织之间,因为紧闭的双腿和弓着身体让小腹下面只露出一点黑色,但由于水面的遮光而看不清,似乎只是灯光下的阴影,但正是因为看不清却知道那个位置而产生想象,反而看起来更诱惑。

与其相反的在只有微微有些弧度的胸前粉红色的两点大方的露在外面,淡开的乳晕和饱满的乳头让人不禁想象被婴儿的嘴含住时候展现出来的母性光辉。

头靠在一边的肩膀上,微微张开的嘴,水润的嘴唇间发出的如同婴儿一般温柔呼吸吹动水面产生着涟漪,胸腔因为呼吸而起伏这——这副景象因为无声的运动和天使的可爱而变得甜美。只有几缕被打湿的头发粘在脸颊和嘴边让人看起来显得这副美丽的风景有些凌乱,但这也是出彩的地方,勾起对可爱事物的保护欲——和极致的侵犯欲望,这么可爱的孩子做色色事情的时候爽完缩成一团的样子一定更可爱。

“彼方酱……额……”星姐实在不想靠上去,感觉如果靠上去的话感觉自己会忍不住对这可爱的孩子出手的。

喊完之又后悔了,自己应该出去喊的,如果真的醒了……感觉会十分尴尬。

星姐一边倒退想离开浴室,一边祈祷着彼方不要醒过来。

伟大的墨菲定律告诉我们,你越担心什么越容易实现什么。

“嗯……唔……嗯……彗酱……”天使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眼神模糊间看到了星姐的身影,头睡得有些迷糊,自己在干什么来着……啊对……要用身体向彗酱还债……

大脑处于半宕机状态的天使晕乎乎的用手按着浴缸边缘站起来,随着身体一点点浮出水面,水下模糊的身体清楚的露出来,红润的身体和刚睡醒涣散的双眼如同刚刚缠绵完,下身的毛被水粘成一缕,水滴在润黑倒V字型的顶端拉出一个尖,浮于身体表面的水受重力而下,汇聚成水柱,从被黏在一缕的阴毛尖端顺流而下,流进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总感觉会令人浮想联翩。

“呀呀呀呀……”

因为长时间泡水的缘故,天使感觉一阵头晕,向身后的水里倒了回去。

“噗呜……”

“彼方酱……”星姐想上去把她扶出来,但是即使想法是纯洁的,但直面天使的身体……

“啊……活过来了……我在干啥?洗澡,嗯?彗酱,呀!”经过水的洗礼,大脑较快清醒过来的天使,看着眼前举起衣服遮住自己脸的星姐,发出了十分少女的尖叫声。

右臂横抱在胸前,左手捂在下身,一边蜷起腿一边俯下上身,但因为水面的原因头却没法埋下去,只好把脸转左侧,整个人努力缩成一团。头发因为泡入到水里,蓬松的头发紧紧贴在头上,凌乱的发丝粘在脸上,从发尖流下一道道的水渍模糊了脸颊,一副被侵犯了的样子。

星姐感觉自己下身小腹里面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我我我我马上出去!”

 

……

 

“咕嘟嘟嘟嘟……”星街彗星将自己沉进浴缸里,努力憋着气。

“啊……看到彼方酱的身体了,怎么办,以后见面是不是会变得很尴尬,以后联动的时候这孩子神经大条说出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如果天使不小心说出来的话,感觉会被粉丝炎上的吧。”

“哈……”星姐从浴缸里冒出头来,大口呼吸着。

水绝对是换过的,天使也绝对没有在浴缸里做什么奇怪的事,但总感觉即使大口呼吸天使的味道浓的让人窒息。

别误会,事实上屋内天使的味道绝对没有那么大,更多的还是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清香,但是浴室经过两个人的使用已经变得温暖,湿热的空气才是让人呼吸困难的元凶,只不过是星姐在刚刚目睹了那惹火的一幕后,对任何有关天使的事情都会做出过激的反应罢了。

尤其是……身体的味道。

急促的呼吸也无法解决问题,星姐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小腹里面本就因之前看到天使的身体而感觉有些东西在淤积,现在全身泡澡而变得放松,再加上缺氧的眩晕感,感觉呼吸再激烈一下,就在浴室里嗅着天使的味道做奇怪的事情了。

“嘶哈嘶哈……”

在出浴之前,星姐潜意识里还是大口呼吸了一下。

“啊……休息了休息了。”

但是星姐的噩梦美梦×天堂√才刚刚开始。

 

穿上轻薄松垮的睡衣,星姐回卧室。衣服就放在浴室里,明天一起洗。当然,指的是衣服一起洗,不是人一起洗。不过如果人能一起洗的话更好。

“姐!街!”星姐大声召唤就在面前吃着薯片的姐街“我!好!饿!啊!”

“好了好了好了听到了,不要喊了,再喊人要聋了。”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看吧,喊太大声把人喊来了。”

“……”星姐无言的去开了门

只围着浴巾的天使,光着脚站在门边,像被罚站一样。

星姐有那么一秒,想转身关上门……就算不是说刚才大喊的事,总感觉还是很尴尬,想想之前船长和马自立的消息,这孩子不会是想要让自己对她做点什么吧!?

“怎怎怎怎怎怎么了嘛彼方酱。”星姐心里紧张中,担心着天使说出什么震撼姐街的话。

“嗯,内个,之前忘记直播,帮忙提醒万分感谢。”说到这里,天使郑重的举了个躬。

“啊……那个啊,没事没事的。”

“根据之前订下的,要给100万日元的赏金……但是……么的钱……”

“啊……那个啊,没事没事的。”

“我看弹幕说让我可以用身体偿……所以,我来用身体偿了。”

“啊……那个啊,没……等等等等等一下!”星姐听到了被震撼一整年的姐街心里发出如同其手中心爱的薯片落地清脆的碎裂声。

”咳……额……那个……我……我去买点食材,你们……注意节制,明天还得直播……”说完,姐街随手拿起了个包,往外走去。

“内个……我不是,我不想,我没有。”星姐拉住姐街尝试做着最后的狡辩。

“那你们做完后还要吃点东西么,听说那个会很累的。还有,啥时候给爸爸妈妈说,啥时候领……”

“够了够了你还是去买菜吧。”星姐把姐街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咔。”门被关上了。

一片寂静。

“嗯……彗酱,我该怎么做。”天使从自己那微微隆起的小馒头摸到浴巾下摆,虽然很小,但浴巾的上边缘依旧在上面留下一道明显的勒陷,证明着那里即使小,但依然柔软“内个……随便你怎么做都行。”天使用怯怯的声音说。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星姐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响了一声。

可爱的银发美少女,身上只裹着一层薄薄的浴巾,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里面是真空的,并且用无限勾起人侵犯的犯罪欲望声音说,对自己怎么做都可以……

啊啊啊,告诉我,我心底敲响的是什么?这就是心动的节奏吗?不是心脏跳动发出的声音吧?

身体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又有些空虚冰冷,现在真的十分想把她一把抱紧怀里,来填满自己。

好想知道腹中孕育着什么,是幸福的钟声吗?不不不,分不清,这份感觉大概可能没准差不离弄不好保不齐很可能一定是激情,自己还有理智吗?(逐渐入间人间化)

“嘶……哈……”星姐深吸一口气,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如果真的没忍住,偶像生涯会要结束的吧。

“那……先坐吧……”星姐在与自己的欲望做完斗争之后,脱力一般指着一边的一张椅子。总这样压抑自己的欲望似乎对身体不好,但是……除了自己解决之外,总不能找姐街吧?

“昂,好的。”天使听话的坐在了椅子上。

“嗯!”天使坐在了椅子上面,冰凉的椅面透过薄薄的浴巾直接传递到她的身上,从大腿到两腿之间的私处,身体肌肉受冷紧缩,一阵奇妙的感觉从身体下面传来。让天使不由得挺了一下身子,手不由自主的捂在了下身处。

天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稍微有些微妙,仿佛是在紧张,但这种紧张的感觉却说不上让人排斥,倒是转瞬即逝,让人有些想要再尝试抓住它。

但是现在不是时候,正式的对自己身体的研究要在还完债后才行。

而在星姐眼里,眼前的天使在坐下后,身上的浴巾完全没能好好的护住天使的身体,本就接近大腿根部的浴巾下摆那里露出一抹黑色。明明看不清楚是不是毛,但正是相同颜色却看不清更让人浮想联翩。

“嘶……”星姐开始质疑让她坐下是否正确了,自己刚刚压抑下来的欲望又被钩了起来“呼……”努力的深呼吸,压抑自己躁动的心。她已经想好了,一会让天使坐到自己的怀里,自己贴上去像马自立一样嘶哈嘶哈吸两下,然后就让她回去,这样就好了。

这样想着,星姐坐到了天使的对面,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来,坐上来。”

天使乖乖的站了起来,转身坐在了星姐怀里。

有那么一秒,星姐承认有那么一秒,自己动摇了。

手尽全力强忍着没有去乱摸,只是普通的放到了天使的肚子上。

但是,婴儿肥触感的大腿,和那紧致弹性十足的屁股,隔着纤维布料在自己身上摩擦着,后背主动的贴了上来。紧贴着的每一寸皮肤都能透过两人之间薄薄的两层布料感受到天使的体温,少女的体温,不同于任何一种热源,那种与身体触感一同传递过来的温润的感觉,这份温度就如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融入到身体中的自然感。

与这份温度一起升腾起来的是天使的体香,不同于刚才浴室里那种感觉浓郁实则稀薄的味道,这是真的塞满的整个鼻腔,温热的体香肆意的强奸着她的味蕾。

“啊……这就是佳人在怀的感觉吗?这里是天堂吗?”

这感觉让星姐有些上头,呼吸即使在努力的压抑之下依旧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依旧不满足的星姐将头攀上天使的右肩头。

星姐的呼吸让天使有些害怕,粗重的呼吸产生的气流从她的脸颊和耳边拂过,感觉有些痒。与别人脸颊贴的这么近也让天使感觉脸颊一点点开始有些发烫。

“彗酱,这……这样就够了吗?”天使的声音里面有一丝惊慌,总感觉现在的星姐有些可怕,和自己认识的那个星姐相比是如此的陌生。

“嗯……”沉迷于吸天使的星姐只是下意识的模糊的嗯声。

“彗酱,你像个变态哦。”天使尝试用池面音拉回星姐的理智,期望她能扑哧一声笑出来。

正沉迷于天使身体的星姐感觉心里有一丝受到冒犯,既然现在像玩具一样被自己玩弄,那就好好当玩具啊。这样想着,原本放在天使腹部的手猛地伸向了她的两腿之间,钻进浴巾之间,手上感觉到了浓密毛发的丝丝感,手在私处上轻触了一下立刻抽了回来。

“咿呀……”骤然被袭的天使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不是发出了可爱的声音吗。”星姐的声音里充满着轻挑的挑逗,手开始放在天使的小腹处附魔。

“不要彗酱……那里不可以碰……”感受到危险的天使将手盖在了星姐的手背上。

“美人,你好火热啊。”天使继续尝试用池面音拉回星姐的理智。

“噗……”果然,伏在肩头的星姐发出一声嗤笑。这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星街彗星。

星姐深呼一口气,心里现在十分感谢天使,如果不是她的这一句戳中自己的笑点让自己笑了出来,今天晚上可能就要犯罪了。

“嗯~”星姐停下了吸天使,用脸蹭上了天使的脸颊,一边发出满足的声音“再来点。”

“那说点啥,啊,让我来背一段音乐剧里的段落吧。”

“嗯。”星姐轻轻答应着,等她背完,就让她回去吧。

“美人,我曾聊表情意,你的魅力让我一见倾心,我不幸的灵魂被你救济,我心悸动难平,你呢?

好友,我可曾告诉你,我心中的火炬总被你燃起,无论我如何试图去压抑,我身躁动不已,你呢?

每当我俩相依,尽欢愉,百无禁……啊”

就在即将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天使感觉到自己被星姐抱着倒在了床上,随后黑影闪过,星姐翻身将她完全压在身下。

“对不起彼方酱,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为什么到了最后还要这么引诱我啊……呼……”星姐一边用一只手摸着天使脸庞,一边用脸颊继续蹭着。

 

“彗……彗酱,怎……唔。”天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星姐吻了上来,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啪。”天使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星姐海蓝色瞳孔里面充斥着燃烧着的欲望和满足,还有一丝对不起的辜负,随后屋里的灯被熄灭,只有窗外面并不明亮的月亮和高楼大厦间的灯光露一丝进屋里,只能将身上星姐映成一抹黑影。

身上的单薄的一层布料被从上端用手指勾开,胸口的勒紧感消失,身上带来安全感的布料向身体两侧滑落,划过皮肤,带来对未知的紧张和无助。

“唔……唔嗯唔……”天使内心的害怕让她下意识想说些什么,但嘴唇被星姐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在身上的浴巾滑落下来后,星姐将整个身子完全压在了天使的身上。

熟悉的触感传来,天使柔弱无骨的身体如一个人形等身玩偶般,每一寸身体都能被完美的抓紧手里。

从脖子到锁骨,从乳房到腰间,从小腹到阴毛,还有下面……

“嗯嗯……唔嗯……”随着手指在私处的抚摸,让天使被封住的嘴里努力挤出呜呜的声音。

“哈……”星姐放开了天使的嘴,她想听听天使发出的可爱声音。

“彗……咿呀……彗酱……那里……害羞……呀啊啊啊……”这是未知的感觉,似乎有点像刚才的感觉。但是……下面被在被彗酱摸着,小腹处传来一阵阵的温热感,与肉体一起传来紧张感,如潮水一般一波波朝向天使的各处身体,给天使带来精神和肉体上的冲击让她想要从喉咙里发出高亢的叫声。

“方心,彼方酱,你的第一次,我会温柔的给你,让你好好享受的。”星姐用脸蹭着天使的脸颊,试图用温柔的语气掩盖住声音里冲动的欲望。

“不……彗酱……不要摸了……嗯啊……身体……好奇怪……哈啊……快停……嗯……停……那里……脏……呀啊……停……”羞耻心让天使努力压抑着不想大声叫出来。

星姐放慢了手上的速度,从天使的脸颊亲吻着,到脖子、锁骨,伸出舌头仔细品尝着天使的身体,一路来到了胸前粉色的两点。即使胸部因为平躺而变得平坦,胸前的两点依旧高高挺立着,身体的触摸使得它丰润饱满。

星姐含到了左胸上,右手则抚上了右胸,配合着依旧在下身的左手一起,带给天使第一份爱的成人礼。

在嘴里轻轻吮吸着,不时地用牙轻咬两下,舌头在上面绕着圈,肆意逗弄,另一半胸在右手里随着星姐手的力道印下五道指痕。左手中指指肚轻点在天使的阴户上,随按安在阴蒂上掌心的揉弄画着圈。

胸部被吸,传来如同力量被抽走的脱力感,明明是在被揉弄,却传来如同瘙痒一般的空虚感。一阵阵酸酸麻麻的感觉自下身开始像全身蔓延,而被蔓延到的每一处带来的冲击却又激烈的像是神经完全不够传导,每一寸神经宛若过载带来的酸胀,和快感一起沿着脊髓冲向大脑,破坏着她的理智。天使想要反抗推开星姐的手只能无力的抚在了她的后脑勺。

“啊……彗……彗酱……停下……哈啊……快停下……我不行了……啊……”

享受着天使淫乱的叫声,星姐空出自己的右手,一点点褪下自己的睡裤,将自己已经湿热的下身露出来,紧紧的贴在了天使的腿上,扭动自己的腰在上面摩擦。

快乐只给别人是不行的哦,最后一步,当然要两人一起去。

抚摸在阴户上的中指,缓缓的塞入的进去。

“咿呀——”天使发出了这辈子最大声音的悲鸣。

陌生的异物深入身体的不适,被随后空虚被填满的满足取代,而那份不适被转化成肌肉的紧张,用力的裹住了星姐的手指,酸软的感觉从双腿传来,湿润的液体从身体里分泌,随手指的抽插而流出体外,打湿了床单,与星姐流到腿上的液体交融在一起。

星姐控制着手指深入,直到摸到了一块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粗糙处,怀着天使的身体明显因为自己手指的深入而有些想要弓起,而在碰触到那片粗糙后,她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彼方酱,最后了哦。”

抽插的频率由温柔逐渐加快,同时腰也扭得更加用力,只有两个人的身体同时达到高潮,在星街彗星眼里才是最完美的交合。

随着抽插的加剧,即使是对此一无所知的天使也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酝酿,尽管身体主管上有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但肉体却对着感觉如此的渴求。

“不要……彗酱……不要……快停下……要……”

“啊…………”传来了天使的哀鸣。

星姐想上爬了些,将脱力的天使抱在怀里,互相借用对方的身体缓解高潮后余韵下的空虚。

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后,疲惫的天使在星姐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深夜,姐街打开了房间的门,悄悄关掉了只是关了屏幕的电脑。

“录下了神奇的东西呢。”

早上醒来,星姐睁开眼睛,看到了被晨光染上一层金色的天使,洁白的皮肤和头发完美的作为阳光的底色。

微微张开的樱桃嘴里呼出的风吹到身上有些凉,痒痒的。

在仅仅几秒后,天使睁开了眼。

“早上好,彼方酱。”

“早,彗酱……昨天晚上那个……算是用身体还债了吗?”

“嗯……算哦,不过只算5万日元,你还要再来十九次才行哦~”星姐努力露出一温柔甜蜜的微笑。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1+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