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uber 天星噫hihihihihi

大场云奈烟
Latest posts by 大场云奈烟 (see all)
目录顺序可能错误,请以章节号为准。 共5章,专题:vtuber

声明和上一篇一样……懒得复制黏贴了……

“噫hihihihihihi~”星姐一边高速吟唱着SC的内容,一边赶紧期待着尽快念完。而在两条SC之间,DD们总感觉似乎听到了吸口水和变态的笑声。

“是要去做什么开心的事情嘛?是的哦~”

“感觉彗酱最近更加有活力四射了。当然了,因为最近每天都很快乐呢。”

“请不要对彼方酱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不会的啊噫hihihihihi~怎么可能对同事下手呢~”

“再见啦大家再见啦~”光速下播关闭电脑后,电脑尚未关机完毕就开始迫不及待换起了外出穿的衣服,提起了早已装好奇奇怪怪东西的袋子。

明天开始是周末,星姐和天使都不约而同的请了两天的假。这行为总让某些心里变态的DD怀疑两人是去做什么色色的事情。

实际上这些变态DD们居然还真特么猜对了。

“姐街我出去了~”

“……”在姐街的一阵沉默后“真是个虚伪的大变态啊,明明这么可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彼——方——酱——”星姐用力的敲着天使的房门。

“啊马上马上我还没有下播……”

“有点大姐姐的神经病来了,喂!是有点神经病的大姐……啊不对,是可爱的大姐姐吧!”

“要和星姐去做什么呢。嗯……是快乐的事情,嗯非常快乐的事情!”

“如果星姐开始对你做奇怪的你不了解的事情请不要犹豫一定要立刻报警。唉不会的啦不会的啦~彗酱……彗酱对我很好的呀。”

“再见啦再见啦大家再见啦~”

“嘿咻。”天使开始换装出去的衣服。

对彼方用身体还债的这20天,星姐已经制定好了完整的计划,如何全方位无死角多方式的完整将天使吃干抹净,就像吃螃蟹一般,要把每一丝纤维都要仔细的吃尽。

但是,二十天之后呢,星姐没有想过,现在自己已经快要到了不吸天使就睡不着觉的地步了。不只是身体上高潮时的快乐,连同着每天对晚上的期待,甚至每次做完后抱在一起深深的睡去让每一天都过得充实的同时在第二天都会感觉身心舒畅而格外有精神。

啊~好想让彼方酱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啊~

不去想这些,今天已经定好了有大水床的情趣宾馆,星姐已经陆续的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玩具来让日后的几天的天使在床上更加可爱。而这周末,星姐准备两人完全在床上缠绵两天。

“呐呐彼方酱~来一起洗嘛~”星姐脱着衣服,看了一眼浴室里那完全能装下好几个人的浴池,在正餐之前总应该来点开胃菜。

“嗯……不要,总感觉一起洗会被彗酱……呀……”天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星姐用公主抱了起来,往浴室里走去。

“等等……彗酱,还没有脱衣服……”

“不急,让我享受一下把彼方酱一层层拨开的过程~”

“不要……彗酱……”星姐将天使放在自己的腿上,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枕在右肩膀上。手做出帮她脱上衣的样子,但却是在趁机在天使的身上乱摸。

“唉~我来帮你脱衣服哦~”右手张开按在天使的胸上,用色情的手法揉捏着,虽然平,但手感是不差的。而左手则从小腹到大腿不停来回,手从大腿内侧抚过,虽然隔着裤子,但手确实是越来越靠近敏感的地方。

“等……等下彗酱,还没洗澡,等……等一会去床上……咿……”天使的手印在星姐的手上,不停的尝试想把她的手抓开。但是……虽然天使自己也不想承认,可这种抚摸真的很有吸引力,那种伴随着羞耻心一起升起的,身体温暖到想要融化,而彗酱的手,则像冰袋一样让接触到的身体降温下来,像盛夏中的空调屋一般。但不停的对全身的抚摸,只能让身体的每一寸反而都得不到满足,而在不停的品尝却始终稍纵即逝,得不到满足的的抚摸,只能让天使身体的欲火变得更旺。

“彗酱……不要摸了……呀……先…先脱衣服……嗯……”星姐尚未教天使那些H的词汇,总感觉以她清楚的性格,总会无意间说出来的样子……yagoo知道后绝对会杀掉她的,虽然现在被yagoo知道了也会被杀就是了……

“嘘……乖,现在就让你舒服起来哦~”星姐停下左手的抚摸,用手抓起裤子的上摆,在天使自己双手的帮助下向下褪着裤子。

然而,天使只抓住外面的裤子,而星姐则直接勾在了内裤上。

星姐用一根手指慢慢的向下勾着,因为天使的屁股压着而有些费力,但得益于内裤极佳的弹性,星姐还是成功的下拉到看到了整个下身。而被拉开的内裤上,赫然已经有一抹湿润。

干燥的阴毛混在一起,看起来有些凌乱。在最下端的几根已经被打湿,在灯光下有些亮。再往下毛发逐渐稀疏,直到外表有些深色棕色的薄嫩阴唇处,从星姐的视线看去,那里在被阴毛遮挡下隐约只能看到被夹成骆驼趾的上端。

“咕咚……”星姐有些咽口水,自己心里似乎浮现了想要将脸埋在那里的念头。在惊慌下一边害羞叫着不要一边爽到淫叫的天使一定很可爱吧。

“等一下,彗酱……先把外面的裤子脱下来,不要那样盯着看那里,好羞耻的……”感受到星姐视线的天使在羞耻心的驱使下收回了脱裤子的手,捂在了那里。脸本能的想向左偏头,往星姐的怀里埋,但现在的星姐正在全裸状态,直接看过去就是那微微隆起的双峰和上面嫣红的两点。没有办法,天使只好闭上眼睛。

“喂……快点,别看了……”天使抗议般的抖着腿,但这样的抖腿只能使腿上的裤子一点点的滑下去,最终堆在脚腕上。

天使的腿即使就这样放在凳子上,大腿肚也不会因为挤压而显得粗壮,不多的脂肪与肌肉让腿柔软的恰到好处。而现在,两条嫩白的大腿就这样展示在星姐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甚至星姐都能想象出因为这样晃着而让大腿内侧贴近下身的肉摩擦而产生那种十分温暖的小快感。

还有那最诱人的,下身虽然被手捂着却依旧几根不听话的毛露在外面,与用力捂着下身,脸颊已经有些羞红的天使展现出来的柔弱给星姐带来的侵犯欲……

但现在可不是那天晚上了,星姐没必要忍着了。

站起身,将怀里的天使轻轻的放在了长凳上,对天使轻轻的说道:“对不起彼方酱,原谅我吧,我已经忍不住了……只怪你自己太诱人了吧。”

“嗯?嗯……彗酱,怎么了吗?”星姐转身走到自己脚边,弯下腰来,脱下了天使的两只鞋,拽下了她的裤子扔到一边的衣物篮里。

清澈的大眼睛里带着好奇的眼神,天使支起一些身子,抬手将脸颊的头发理到耳后,身上的衣服只遮到小腹上,盈盈的腰肢到毛再到腿一览无余,只有脚上套着袜子。

但这样半裸着的样子更加的色情。

星姐抓起天使的脚腕,顺着膝关节折起,让天使蜷起了腿,这姿势让天使不得已又躺了回去。接着用力抓着向着左右一张。

抓着的脚腕天使摆出了所谓M型腿,下体如同在做展示般露在星姐的眼前。

伴随着的,是天使惊讶的一声悲鸣。

“呀——”

而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捂,星姐就已经将脸埋进了天使的阴毛里。

最先吸入鼻腔的,是一股骚味,不管怎么说,那里总是最接近下面的。接着就是如同狐狸一般带着魅惑的阴柔味道夹杂着的厚重体香。

“不要!彗酱!快停下!你在做什么……嗯啊……停……求你了……那里脏……嗯啊……哈啊……”随着星姐扭动着头,鼻尖与脸颊在那里摩擦和接下来的用力亲吻带来的强烈羞耻感让天使几近晕厥。积郁在胸中的羞耻心让胸感觉有些痒,天使的左臂用力蜷在一起按在胸上,手则张开捂住了脸颊和嘴,而右臂在同样用力压住自己的乳头的同时想去遮下面,但却只能用那仅剩的微弱力量推着星姐的头。

星姐将左胳膊伸过头顶,手肘压住天使的一条腿,手张开,按住天使的另一条腿。腾出右手来,将中指用力插进了天使的小穴里。

温热而紧致的阴道内,手指进去,指肚能轻易触碰到那一块粗糙的区域,里面的每一寸触感上起来都是那样的柔弱……如果不归自己所有,将来不知道会便宜哪个凑DD。

“停……快停下……彗酱……求你了……不要……不要……一会到……啊……停……到床上……不要……别弄……啊……呀啊……”

星姐将身体下移,吻在了阴蒂上,用牙齿蹭着那坚硬的一点,在用力的吮吸下,用舌头在上面轻点画圈。而手指此时也毫不停歇的抽插了起来。

“停……彗酱……唔啊……停下……啊……轻……轻点……嗯嗯……我……我坚持不住……嗯啊……”柔软温暖的舌头在刺激着外面,而里面紧裹的手指的饱满和满足感带来的温暖与方式。虽然已经做过几次,但身体依旧青涩的天使身体似乎马上就要到达高潮。

但已经了解天使身体的星姐完全不想就这样简单放过她,难得的机会,她想看看天使被色情的事情搞到筋疲力竭坏掉的样子。每当手指感觉被包裹的更加紧,星姐就会停下手上和嘴上的动作,等待着她在粗重的喘息中恢复到欲火焚身的状态。

不时地,星姐在等待中抽出手指,吻在小穴上吮吸着爱液,不时的尝试将舌头伸进去。

而被用力张开着腿的天使甚至无法通过夹腿来缓解,只能任由星姐玩弄。

而在恢复之后,又是另一轮无限接近高潮的快感但又无法触及的失落。

“……彗酱……彗酱……求你了……让我去吧……我……哈……我坚持不住了……呜啊……好……好难受……”

星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种求饶带来的是征服欲望满足的快感。终于天使如愿以偿的到达了高潮。

星姐在尝试用这种办法来让天使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浴室里,粉红色的格调让人感觉暖暖的,屋顶的灯照耀着赤裸的躯体。

天使搂住了星姐的脖子,星姐那沾满自己下身溢出的液体的嘴里有些咸腥。而被压在身下的感觉对高潮完后的空虚寻求安慰的天使来说更可靠一些。

当然,不排除这样压着能挡住身上敏感的地方会不那么害羞。

天使的鼻翼煽动着,呼吸渐渐平缓,这次高潮的冲击和之后的疲惫是前所未有的,余韵未消的身体依旧不时地发出颤抖,大脑感觉晕乎乎的。胸腔里那份极致羞耻感还让双峰感觉有些痒,对快乐的渴望还依旧让彼方用力夹起酸软的腿去吸食身体里高潮的每一丝余韵带来的快感。

而这时,从天音彼方小小的脑袋里生出一个大大的疑惑。

“不是自己用身体向彗酱还债吗?为什么感觉每次舒服的都是自己。”

“如果像彗酱摸自己那样去摸彗酱,彗酱也会很舒服吗?”

伴随着高潮的余韵渐消,疲倦涌上心头,天使就这样在星姐身下缓缓睡去。

 

半小时后

 

“醒了?”天使刚睁开眼,就看到已经趴在自己身上的星姐,似乎是在依依不舍的蹭着她的脸。

实际上是完全舍不得天使那如同婴儿般用嘴可爱的呼气的睡颜,甚至想用手机拍下来。

艾利浩斯投稿指南[AD]

“嗯……彗酱……我们……在干什么?”随着星姐从她的身上下来,天使起身伸了个懒腰,上身似乎因为衣服的原因感觉睡得有些累。

“嗯……在洗澡哦~”

“啊……对……都怪彗酱。”娇嗔一般的指责,又让星姐有那么一丝的春心荡漾,想要抱到怀里一边道歉一边疼爱一番。

“嗯唔……”坐起身,双腿的摩擦让身上似乎感觉还有那么一丝高潮的余韵。

“啊……因为彼方酱实在是太可爱了嘛~来,继续洗吧。”

 

“彗酱。”天使看着坐在自己前面,享受着自己搓背服务的彗酱,想要问出自己的疑惑。

散开的蓝色发丝被打湿,几丝与几抹白色的沐浴露混在一起,显得有些凌乱。与有些凌乱的头发形成对比的,坚实的后背看起来棱角分明,骨头、身体的筋肉线条分明的宛如石刻,没有一丝赘肉,手指触摸下,只有那柔软的皮肤被压出一丝凹陷,即使用力也仅仅捏起一点因为光滑而稍纵即逝的皮肤。以及下面,虽然坐在板凳上皮肤却依旧绷得紧紧的屁股,那里大概是她身上最大的脂肪块了吧。

天使此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嗯,自己的屁股也是身上最大的脂肪块。

彗酱这样的身体,是为了成为偶像而毫不松懈的努力锻炼出来的吧。

反观自己的身体,虽然皮肤也算的上紧致,即使松懈腰间也看不到一丝赘肉,但是用力捏总是会出现肥嘟嘟一块的样子,明明消瘦的体型,摸上去却总能发现脂肪的存在。

“这样努力的彗酱,每天一定也过得很疲惫吧。”有那么一秒,天使想到了要嫁给前面这个努力上进的女人,每天默默支持着她,每天晚上把自己的身体给她来缓解她的疲惫。

这样想着,天使逐渐走了神。

“嗯?彼方酱?彼方酱?”星姐的呼唤叫回了她。

“嗯……啊……嗯……总感觉……彗酱真的是很努力呢。”经过走神过后,天使已经忘了自己本来想说的话。

“嗯?突然之间说什么啊……”星姐摇了摇头,强自镇定下了有些波动的情绪,随即向后仰,枕到了天使的腿上“那一会就用你的身体来奖励努力的我吧~”

“唉……一会是一定会的啦……”

“嗯。”星姐闭上了眼,微微嘟起了嘴。

天使领会了星姐的意思,低头吻了上去。

嘴唇暖暖的,软软的,连接的心意,对方的味道,还有一丝,在心中升起的,宛如天边彗星般耀眼的爱意。

两人都没有更多的动作,静静的享受这一刻难得没有邪念的美好。

屋子里静静的,只有不时滴落下来的水滴发出啪嗒的声响与两人的呼吸声。

直到星姐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两人才分开。

“内个……现在就不做了吧……”

“唉~大把的时间,有什么关系嘛~”

浴室里的各处都留下了两人爱的痕迹。

 

而遥远的地方,姐街正坐在电脑前,看着针孔摄像头正拍着这淫乱的一幕。

姐街一边解着束胸带,一边确定电脑正在录制屏幕上的内容。姐妹之间的高相似度让姐街能够完美的从服务员眼前蒙混过去,进入房间安装摄像头。

看着摄像头里的两人,天使此时正跪坐在靠近浴池边,双手搭在浴池边缘,享受着身后抱着她的星姐在对她上下其手。那张开笼罩在整个乳房上的手正在肆意的揉捏,另一只手伸到天使的身下,被浴池边缘挡住,但明显能猜到放在了哪里。

几根发丝粘在天使红润的脸上,脸蛋甚至有些涨红,多次的高潮已经掏空了天使的力气和羞耻心,现在她就这样趴在浴池边,任由星姐在她身上边身体蹭着边摸来摸去。

姐街不禁一阵恶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被彗酱侵犯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身体被彗酱触摸的感觉……为什么自己反而感觉有些渴望……看着屏幕里在被星姐享用着的天使,自己心里似乎有点酸酸的。

 

“彗酱~”天使现在已经学会了开始享受这份已经开始充满着浓浓爱意的交合,每当星姐在她高潮后将她搂在怀里,天使心里总如产生依靠般想要对她撒娇。

随着天使的身体向后椅,靠在跪立着的星姐怀里,枕在她的胸上,抬头对星姐用软软的声音说:“彗酱,抱抱~”

“啊~天使好可爱哦~”从摄像头的两端同时传来的这样的感叹。只不过,姐街只能羡慕的看着屏幕里两人的温存。

“如果天使和彗酱在我怀里……”姐街看着屏幕,手不由自主的向身下伸去……

 

窗外的天空已经微微有些泛白,长时间泡在水里的两人现在大脑都有些头晕,当然,天使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东西……在用毛巾仔细地、细致的、吹毛求疵的为对方擦干身体后,两人相互扶持着向浴室外走去。

“等等彗酱,至少……至少穿上内裤……”虽然外面已经拉上了窗帘,但是就这样全裸着在屋里裸奔也太……

“啊对对对……不过不是穿那种,等一下我找找。”星姐自己晃晃悠悠的去翻找自己带的一袋东西。

“唉……这个先拎出来。”随着玻璃瓶体碰撞发出的清脆的乒乒声,星姐首先从里面拎出来了一扎4瓶酒。

“彗酱,你还带了酒啊。”对酒并不是很了解的天使拿起酒瓶,仔细看着上面的字。似乎是4种果酒,度数并不是很高。

“嗯,不过并不都是用来喝的,还有……在彼方酱身上用的。”

“唉?用?”在身上用酒,这样的说法让天使有些理解不能“酒不是用来喝的嘛?听说似乎有用酒抹在身上那种美容项目,是这种么?”天使好奇着问星姐。

“噫hihihihihi~”星姐发出了她那富有标志性的笑声,而在天使看来,一般她发出这种笑声,绝对没有好事。

“彼方酱想知道的话,就不要穿内裤了好不好~”

“嗯……是会弄脏吗?”

“嗯!”

“好……好吧……”

“噫hi……”星姐右手提起了酒,左手则拿起一个装着带线的胶囊状物体的盒子。

坐在床边,星姐将那个盒子放在床头,自顾自去开酒瓶的盖子,内心有一种奸计得逞的兴奋,心中已经开始幻想彼方酱平躺在床上,自己把酒水倒在她身上慢慢吮吸的淫乱场景了。

嘴里含着酒接吻,将酒精送进对方的口中,喝醉酒的天使迷离的眼神和酒后乱性魅惑的贴上来的样子……

冰凉的酒液划过天使身体时嘤嘤发嗲喊着不要的样子,看着酒水分成几股在她身上流下,或许会挂在乳头上晶莹的一滴。从细腻的大腿上流下的液滴,给人留下仿佛是某种色情分泌液的幻想……

两腿之间的阴毛在金红的酒液里飘荡的样子……不不不,这样的场景只能用好多酒将天使泡起来才能实现吧。

完美的白皙皮肤底色上金红相间的酒液,醇厚的酒香和水果的香气,还有天使身体的馨香……

最后的最后,再用跳蛋从外到内……天使被这种未知的力量弄到不停高潮直到在自己怀里伴随着可爱的嘤咛求饶的样子……

啊,星姐感觉自己已经口干舌燥,感觉似乎已经闻到屋内弥漫着酒气和淫乱的旖旎的气息,就在瓶口即将打开之际……

“啊~”大脑尚在恍惚,星姐在迫不及待的堪称破拆着酒瓶的封装时,下身突然的遇袭,冰凉圆润的物体直接顶在她的小穴的口上,紧张与羞耻让星姐全身一震,手中的酒瓶在惊讶之下滑落到地毯上,发出酒瓶触地与酒液摇晃的清脆闷响,幸好没有摔碎。

“嗡……”

“唔……”顶在下身的跳蛋发出震动,酥酥痒痒的感觉借着身体骤然从小穴处开始向阴道里延伸,这种感觉……仿佛是没有前奏般,直接将快感用巨大的压力从下身注入到身体里,沿着脊柱直冲大脑一样,尖锐的快感刺得浑身发痒,全身似乎都在渴求着这震动的感觉。

“彼……彼方酱你在干什么……”星姐回头,赫然看到跳蛋的盒子已经被拆开放到一边,就在自己研究如何让彼方酱变得美味的时候,彼方酱已经打开了正趴在床上,左手里拿着说明书与跳蛋的开关,右手明显伸到了星姐身下。

“嗯……这样……”而天使正在专注于说明书上的内容,自顾自将震动频率调到了最大。

“库啊……”激烈的震动让星姐已经全身酸软,本就因为在浴室里玩了太长时间而虚浮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床上。

“嗯嗯嗯嗯啊啊……”脱力的感觉伴随着一波波而来的高潮感,快乐本应该是能够自己控制的,现在却如失控一般不停的冲击着星姐的身体。

小腹处阴道与子宫因为用力的缩紧已经有些酸胀,但全身那如蚀骨的小虫子般侵入到乃至每一根发丝的尖端一样抓挠着,让人想要扭动身体,而酥痒的感觉让蜷一下手指都变得那么困难。

“唉?彗酱很难受吗?”看着倒在床上,嘴里只是发出混乱不堪的声音,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的彗酱,天使贴心的关上了跳蛋的开关。

“哈……哈……”星姐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缩起腿,仿佛夹紧腿就能不会再被侵入一般。刚刚那这种激烈的快感已经快要吞噬掉星姐的理智“不……不……不难受……但是……呀啊……”

第一次,星姐感觉高潮是这样的难受,明明身体的肌肉感觉是如此的放松,但那放松却不是本意,只是身体的无力。星姐痛恨着人类的神经竟然是如此发达。持续高潮的感觉让她的眼角已经流出几滴泪水,如同失智一般张着嘴努力发出无意义的淫叫来缓解身体难以承受的快感,不停张着的嘴甚至从嘴角流出了涎水。

“唉,彗酱这么舒服么。”看着星姐脸上已经红的有些发胀,从锁骨到脚尖的皮肤已经从普通的樱红染上了暧昧的嫣红,似乎在努力夹紧的双腿,还有好像在用尽自己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的扭动。

“那……”天使翻身趴到了星姐身上,回想着星姐在自己身上做的样子“那……我来让彗酱更舒服一点。”这样说着含住了星姐的乳头。

“不……不要啊……彼方酱……快停下……更舒服的话我会死的……”星姐心里是想这样说的,但当她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呜呜的字符。

“咕唔……”嘴里用力吮吸着,而左手则伸向了星姐的两腿之间。如同星姐抚摸她一般,中指夹进星姐的阴唇里,顺着方向在抚弄,毫无章法的手一上来就在用着虽大的频率,而手心却学到了安在星姐的阴蒂上。

虽然很爽,过分的爽,软糯的天使天使就趴在自己的身上,但……明明是自己想要吃掉天使,但现在……自己这样子,总感觉不只是很没有前辈的样子,反而像是被后辈调教一般,被自己的所有物压在身下,明明不仅是后辈,而且是那么娇小和身体……心里的不甘却只能埋在心底,准备下次的时候发泄到天使的身上,让她也尝尝这欲死欲仙的感觉。

但是身上的瘙痒却因为天使的吮吸而消失,而这样如饥似渴的天使与平时柔弱的那个相比,温柔可靠,虽然不懂却在努力尝试的样子,反而似乎给人一种反差萌。水床因为天使的移动在晃动,身体宛如漂浮在大海上一样起伏着,在这种漂浮感中是真的欲仙欲死。

“不……不……彼方酱,你要成为我的所有物……你不可以……不要,不要往那里……”身上的彼方酱在吮吸完星姐的乳头后,将头探向星姐的两腿之间……

 

遥远的地方,坐在电脑前面,衣衫凌乱的姐街满身汗水,抱着星姐的枕头,睁大眼睛看着屏幕里躺在床上女子力满满的星姐。

“这个样子的彗酱……好可爱……”

 

 

 

短篇

“呐呐呐,彗酱,如果你不在我想要那种感觉怎么弄呀。”

“嗯……用手,像我弄你那样弄你自己。”

“……额,自己的身体摸上去感觉……只有普通被摸的感觉……我想要那种特殊的感觉嘛。”

“那……像这样,将枕头竖起来,骑到上面,然后扭腰,蹭……嗯……啊……”

“不要……枕头会脏的,还有别的办法嘛。”

“等……等一下彼方酱……啊……等一下……嗯啊……我……我在被……彼方酱看着……啊……做这么……咿呀……啊哈……这么不知羞耻的……嗯……呀……”

“额……”

“呼……呼……这样,盖着被子的时候,张开腿,把被子的一边夹住,顶在下面,然后蹭……嗯……”

“唉?彗酱?”

“嗯……嗯……怎么……彼方……啊……我什么……什么都没做……哈……啊啊……嗯……”

“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图书馆精选[AD]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留下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位于ailihaosi.xyz上的作品创作。